異塵餘生 4 學院劇情及好壞細節分析

31 十二月

廣告

作者:從

來源:3DM

總的來說,學院是個游離於廢土外的高科技組織,打著恢復人類往昔榮光的幌子,卻是個不結合實際不在乎人類未來的偽君子(書呆子)。他們其實不關心除自己之外一切活物的生死。學院不關心一切廢土上的活物,不過由於掌握科技的先進程度外加自己的先輩也受到輻射污染,他們對於純淨人類有種奇怪的嚮往,他們非常珍視避難所內沒有被輻射污染的人類(僅僅在做實驗方面,不能成為試驗品的就悲劇了)。至於說他們和英克雷的關係,這個遊戲裡沒什麼資訊表示,個人也沒心思YY。就個人遊玩的感受,學院派系的特點如下:

一、廢土人不算人,如果礙事就滅掉,但在自身強大到逆天前不能忽視。這點本質上英克雷沒區別,信奉“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唯一不同的是他們還沒有實力像前者那樣狂妄,現在就敢滅絕所有外人,三代的李博士入夥就是例子。由於對廢土人的蔑視和敵意,所以他們沒有和其他人大多數廢土人交流和談判的想法,用合成年人替代和利用沒有原則的廢土奸在他們看來才是正道,於是出現了拉一個廢土科學家入夥非搞得雞飛狗跳的局面不可,拉克羅格入夥也是他本人表現出實力的結果(不想和我為敵,就用我。好有說服力……)。

對於純淨人類,完全是因為第三代合成年人研製的需要。不過尚恩意外的聰明和有用,居然慢慢地成了BOSS。而主角有機會瞭解學院純粹是因為尚恩這個在純理性環境下長大的孤兒那扭曲的親情和主角本身強大的能力,否則主角和學院的交集只會是在投靠兄弟會這個外來強龍後,修復自由先鋒後的挖地強攻——前提是他們的偵察隊夠給力。而宿敵鐵路(只有鐵路這麼認為,學院很長一段時間輕視了它)上了定點清除的名單自身難保,義勇軍在昆西一戰元氣大傷自保都來不及,在學院實力強大後如果心情好甚至可以成為代理地面事務的傘下勢力。

二、廢土上其他生物,不清楚,資料不多,強大後全滅就是。對於這些變異生物學院甚至都沒花心思仔細研究過,僅僅是把它們的某些特徵用於自己的研究課題,比如那個用超變樣本培育自己幼苗的生化部主管(他其實是個不錯的人,和內務部那幾個大叔大嬸一樣,但人品都讓位給了科學家的身份,都一樣的狹隘和無情)。在回收外出拾荒的一代合成年人的任務中可以很明瞭的看出,這些科學家對廢土生物的一無所知。叫你去回收一個被狂暴屍鬼搞定的合成年人,追問之下其實他也不知道狂暴屍鬼是什麼玩意兒,更別說狂暴的和非狂暴的區別了。有時任務還會出差錯,合成年人給搞定後屍鬼退散,拾荒者過來圍觀,你還必須無差別的弄死他們。典型的紙上談兵,反正以後強大了無差別滅掉就好了。

三、合成年人只是財產,我製造的工具,聽我的,不能有自己的想法,它們是工具,是機器人,有二心就恢復出廠設置。典型的代表人物其實就是在四代裡僅僅出現一個名字的奇默教授,他在三代鉚釘城負責回收保安隊長身份的合成年人。和他理論時他長篇大論,還舉例說你能奴役發電機嗎,能奴役終端嗎,我們製造的就是我們的,是我們的財產。由於他在三代有個分支結局是被殺,所以在四代裡的定位是長期未在終端上線,合成年人回收部也只有代理部長。有玩家猜測他會在DLC登場,不過自己覺得懸,除非B社抽自己大嘴巴子。

學院成員對廢土的畏懼(迫不得已出一次外勤必須把自己當個處女一樣用貞操帶層層保護)加上自己是戰五渣,催生出合成年人這種炮灰和奴隸。前兩代倒是簡單,確實是物品,但得罪了老冰棍後弄出的第三代,這個真不好說。鐵路的做法沒錯,但學院線第一個回收任務也不是不對,確實是個見仁見智的問題。自己對米國歷史不是很熟,不過仍感覺就和南北戰爭前一樣。黑奴這個東西,被鐵路救走也可能亂來,不過關在種植園裡也不見得就是很幸福。真希望那時就有兄弟會這樣的協力廠商勢力來清理光算了,不過那樣的話,現在的NBA又不好看了。糾結了……

特點說完了,來說說自己的主觀看法吧,自己除過於理想和無政府主義的鐵路線外都通關過。感覺學院線是製作組所不認可的,畢竟聯邦的現狀沒有任何改變,甚至是加劇了危機。綁架替換活動的公開化,撕掉最後一塊遮羞布後廢土每個人都人人自危,白色恐怖遍地都是。退一萬步說地面勢力都不敢或者說無力起來反抗,光憑藉領導人改變的這種自上而下的改革局面就很難長久。畢竟學院二百多年已經形成了自己的傳統,多數人或多或少都已經把它當成了自己的準則,突然的改變多半會導致下層的反彈。

過於激烈的變革會很容易導致內亂,或許在主角或主角之後的繼承人的鎮壓或妥協下可以化解危機,但輕則會削弱自身實力,重則影子政府的野心泡湯繼續在地下OOXX到世界充滿愛……至於“創造人類未來”的那句廢話,這個真是廢話,除了學院派之外沒人信,更會嗤之以鼻。一群連廢土上有什麼鬼都完全沒搞懂的傢伙,拿現在的情況打個比方。你會相信一群吃著特供食品的人給你制定的食品安全制度嗎?

自己推主線過快,導致兄弟會劇情沒有展開直接就讓義勇軍幫忙進了學院。

當時自己是做好了決一死戰的準備,穿好了PA拿上高斯和死爪拳套帶著壯壯準備好了一場血戰。誰知道一進去就和同伴失聯,自以為在偷偷下載資料時才發現終端上的資訊——自己剛進來就已經完全暴露了。不知道女主角是什麼情況,自己剛下電梯就被娃娃玩了個FATHER的雙關語聖父,父親。然後又被小屁孩是合成年人的現實給雷倒,咱的娃不會被一句話就關機的。隨後老頭出現,自稱BOSS,立馬準備滅他,他卻說他是自己被搶走的兒子。當時那個暈啊,完全接受不了現實。直接爆頭轉身逃跑,被人大罵沒良心殺自己的兒。當時激動到忘了存檔。

重新造機器再進一次,這次忍住沒動手,不過對於一個陌生人的加入邀請不置可否,被請求到處參觀。確實是貴賓待遇,哪裡都可以進,東西想拿就拿,特麼商店的東西幹嘛不免費啊!這裡活脫脫一個山寨品質效應裡的神堡啊,看起來和輻射系列沒有一毛錢關係,這大概就是學院被滅的一個前兆吧。一圈轉完莫名奇妙就完成了加入學院的任務,我明明當時對加入邀請說的是不知道啊!其實裡面的好人也不少,像生化部和內務部的人都不錯,其他人也大多是醉心於自己的研究課題,合成年人更是把自己當太上皇一樣尊敬。

不過多聊聊就會發現這裡的大多數人明顯缺乏人情味,這麼說真是太輕了,說沒人性都不為過。一切都很死板有規矩,和後來兄弟會飛艇上感受到的那種有等級觀念和目標的熱情完全是兩碼事。明顯的例子是,生化部一個小夥子喜歡科技部一個妹子,多次去搭訕。對方的主管明知道是怎麼回事仍趕人了事,還警告妹子。難道那裡的人成家是靠配給制?

第一個任務是回收失控的合成年人,這次確實是在給鐵路擦屁股,他們只負責把合成年人弄走,至於怎麼安置是不仔細管的。這倒是讓人想起當下那些上輩子狗投人胎的“愛心人士”,除了搗亂一無是處,不過鐵路弄走那麼多有一些出了紕漏倒是可以理解。第二個任務前加入了兄弟會,穿著騎士甲在學院亂逛也沒人管,太上皇就是好。

不過煽動李博士跑路時發現,這人完全和三代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啊,我哪裡得罪你了嗎?我又沒打算加入學院,難道因為這次我不是101小子了,你喜歡的不是我老爸?為了她還有發光海那個聯邦最聰明的超變,咱去了趟超變稱為“綠綠的東西”的研究所,這一看真不得了。難怪學院剩下的人都沒人情味,有人性的寧可變成超變輻射免疫躲到發光海也不陪他們玩了。

於是又怒了,李博士跑路後自己直接把潛入碉堡山的任務變成了三方亂戰,順便帶上壯壯撿了好多比垃圾值錢得多的好東西。最後還和壯壯一起把一路監視自己的不死追獵者給“做”了。回去報信時心想紙包不住火,乾脆攤牌吧。沒想到老兒子三言兩語就信了自己的話,只好作罷繼續潛伏。

其實咱不傻,老兒子更不傻,李博士跑路前直接點明自己每次傳送時用的晶片就是個定位器,他還會不知道自己去過兄弟會跟鐵路總部嗎?咱對這個六十年不見的外加三觀完全不同甚至對立的兒子真沒一絲親情,除了血緣之外什麼都不剩,可他卻有一股只能說是扭曲的親情。這次見面也是老兒子第一次到地面上來,但他很快就武斷地認為人類已死,只有學院這一套才可以恢復人類文明。

這句話讓自己徹底絕望,感覺學院不僅僅殺了自己的老婆,連自己的兒子也被他們永遠奪走了。只是看一看周圍的高樓就認為地面世界死了,卻不願花一點點時間到處看看,庇護山丘的人們從無到有打造出一個永久定居點,復活我們的老家。也無視鑽石城這個四代版的核彈鎮人們二百多年來和各種威脅的抗爭一直矗立到現在,學院還無恥地換掉了鎮長。

他的看法就是學院典型的看法,懶得調查只顧自己閉門造車,他就是學院的代表。有毀滅才有重生,自己寧可不要恢復過往雲煙的戰前文明,而願意面對現實打拼一個全新的人類文明。

聊完後我們立馬參加了高層會議,老兒子不顧自己的反對強行指定咱為下一代繼承人,可惜自己心已死你這出溫情戲煽情劇只是如同大陸連續劇一樣讓人不感冒。說來也巧,繼承人的投名狀就是取得一個咱之前偷偷修復自由先鋒時同樣需要的反應器核心。自己立刻傳送到了兄弟會總部,這也是最後一次傳送,雖然傳送很省時間之前給義勇軍跑腿時靠它搶救過數不清的任務。兄弟會那邊的事這裡就簡略了,自己成了聖騎士,還打破了兄弟會見面必殺合成年人的規章。

在自由先鋒啟動的那一刻,學院也意識到了我的“背叛”和自己的末日一路拼死抵抗。可惜,連三代英克雷都扛不住大金剛,更別說學院了。三代即視感滿滿的啊。

和長老麥霸攻進去後一路無差別屠殺,這讓自己突然有點後悔,不過很快就打消了這個念頭,或許這就是巫師系列裡說的“兩害取其輕”吧。最後麥霸決定核爆學院,自己有幸(不幸?)最後碰到了一次老兒子。自己和這個陌生人已經沒什麼好說的,自己的決定不會後悔也更不會道歉。

老兒子你要不高興就先到下面去找你老媽評理去,如果你成功說服了她,我過幾十年再能跟你們好好講講。打開反應堆大門時自己又一次違背了麥霸一個不留的命令,發佈了避難警報,希望其他科學家在僥倖逃脫後可以好好看看這個廢土並不是那麼心中的那個樣子,至少義勇軍會庇護他們的。

在最後撤離前小合成年人終於被加裝了記憶跑過來想一起逃走,不過自己真是受夠了一語雙,也受夠了學院給咱一家人搞的這些破事。在向其他說出這是個合成年人後,兄弟會戰士們無視它撤退了。不久,自己親手引發了戰後聯邦的第二次大型核爆。多往好處想吧,至少自己是目前幾個人裡唯一一個看過兩次大型核爆的人,我們一家人和學院的恩怨也終於了結了。

 

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