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卷軸5:無界天際 黑暗兄弟會全流程圖文攻略

19 十一月

廣告

作者:饅頭0802

來源:上古卷軸吧


【正文開始】

首先是難度級別:Master大師級

在前作滾4中,要加入黑暗兄弟會,必須先殺害一個平民。而在滾5中,我們需要先做一個序章任務“不再無辜/天真”。要接到這個任務,有兩種方式。
第一種,是在任意旅館和老闆閒聊“最近有什麼消息”,有幾率會出現一個小男孩Aventus(阿文圖斯)在執行黑暗儀式的消息,這樣我們就獲得了小男孩的住址。

亦或者,我們也可以直接前往他位於Windhelm(風舵城/風盔城)的家。



在這裡,我們會看見一個諾德小男孩和一個黑暗精靈女士,他們正在談論阿文圖斯的事情,而女士身後就是阿文圖斯的家。

待他們離開後,就可以溜門撬鎖了

(為毛上傳圖片這麼慢啊法克!!!)

一進家門,就會聽到阿文圖斯對甜蜜的夜母傾訴相思之苦【誤】,好吧其實是黑暗儀式的禱告詞。


結果,小男孩錯把不速之客當成了夜母派來的兄弟會刺客,並請求玩家殺掉位於Riften(裂谷城)的孤兒院院長婆婆。

我們知道,熊孩子善惡未分,說些“我恨你”“我要殺了你”之類的話根本不用放在心上。可是如此大費周章地召喚刺客,那就絕不是玩笑了,但一位孤兒院的院長為何會招致如此深仇大恨呢?我們理應調查調查。
而第一個線索,就在阿文圖斯家客廳地板上。

這是一份通知書,大致內容是:阿文圖斯父母雙亡,因其不具有自理能力,將強制送往裂谷城榮耀廳孤兒院直至成年,其所應繼承的亡夫婦遺產如房產等,將由官方代為打理
乍看起來只是正常通知,但是仔細品品就有些不對勁了,一個謀奪孤兒家產的陰謀在腦中迅速成型,或者更大膽地猜想,阿文圖斯的父母之死,會不會也是陰謀的一部分?


廢話少說,直奔裂谷。

乘坐馬車來到裂谷城北門外,如果是第一次來,會被門衛攔住收取入城費。玩家可以選擇說服或威脅,也可以真的交錢息事寧人。

進城後向南走,一直來到領主家門口。面對大門向右看,便是榮耀廳孤兒院。

進入孤兒院,院長正在給孩紙們訓話,而說話的內容怎麼聽怎麼有問題。不僅如此,玩家還可以發現一間配有刑具的小黑屋。




可能有人會說,不過是一副鎖銬而已,又不是多重的刑罰。但是貧道要說,根據現實中的法律,老滾這樣的遊戲是要限制出現對未成年人的色情、暴力等迫害內容的,因此一副鎖銬已經足以證明阿文圖斯的指控所言非虛了。
SO~替童行道。



殺掉“慈祥”老妖婆後,孩紙們雀躍不已。

之後便可以回去找阿文圖斯了,傳家寶get


這樣一來,不再無辜的任務就完成了。接下來一步是……沒有下一步!全文完!撒花!
【觀眾:……
rghorgnhrghssorghrgoringghargnriuhvsltknrsfhgrkghsfj
停停停!別打了!貧道開玩笑的。其實是真的沒有什麼可以做了,該屠龍的屠龍,該倒鬥的倒鬥,該sexlab的sexlab……直到,郵差找你。

在郵差的描述中,寄信者衣著古怪、氣質陰冷,我們這些陽光死宅怎麼會有這樣的旁友呢?

打開神秘信件,一隻大黑爪子,下面寫著we know(我們知道)

信上的黑手印,其實是黑暗兄弟會的標誌,如果你收到這封密信,就說明你已經成功引起了兄弟會的注意。接下來要做的,就是找張床鋪睡覺,等待大姐頭深更半夜偷偷爬上你的……咳咳,偷偷把你綁架。


千萬不要因為性別而小看大姐頭Astrid(阿斯垂德),哪怕你身在靈魂石塚,哪怕你身在松加德,甚至你在拉布林西安帶上龍祭祀的木制面具返回到數千年前,然後用控制台調出一張床來睡覺,她都可以把你拖走。

從沉睡中醒來後,你會發現自己身處一個陌生的破舊房間,而眼前一位身穿緊身衣的熟女正坐在櫃子上搔首弄姿……
阿斯垂德告訴玩家,阿文圖斯的契約是給兄弟會的,而兄弟會已經決定接手,可是卻被玩家橫插一杠搶了生意,所以算是玩家欠她一條人命,而償還的方法是——一命換一命,幫兄弟會殺掉另一個人。




阿斯垂德帶來了三個人,其中一個是兄弟會的目標,要求玩家殺掉。但是……是哪一個呢?(A姐說which one的時候貧道都要醉了)玩家需要自己判斷。

注意,此處出現黑暗兄弟會任務的第一個分支點,玩家可以選擇聽從命令殺人,也可以選擇隱藏路線——殺掉阿斯垂德。
如果你打算做一個高尚滴淫,一個純粹滴淫,一個有道德滴淫,一個脫離了低級趣味滴淫,一個有益於NPC滴淫,那就向阿斯垂德揮刀吧!
然後A姐慢悠悠地跳下來,隨手一刀,哇塞!出終結動畫了耶!可為神馬倒下的是玩家?
LOADING……
身上居然沒帶紅瓶,好吧為了做攻略無恥地tgm了



附A姐比基尼豔照一張

那啥,上面開tgm是由於對一開檔直奔兄弟會任務的敵人強度估算嚴重不足,下面的都是帶足藥品了的,不會繼續無賴

作為一個守法公民,殺了人該怎麼辦?當然是報警自首了!隨便找一個衛兵叔叔進行愉快的交流。

叔叔說,乖孩紙,叔叔帶你去看金魚……啊不對,叔叔說如此重大的事必須上報國安,啊呸,銳眼鷹。於是我們需要趕往銳眼鷹的龍橋指揮所。

龍橋位於Solitude(獨孤城)的西南方向,可以先坐馬車到達獨孤城馬廄,沿路行至龍橋。不多時我們就可以看到一座標誌性建築——刻有龍頭雕像的石橋,這就是龍橋這個地名的由來。

找到銳眼鷹的馬婁指揮官,他很高興聽到阿斯垂德的死訊,然後……很無恥地要求玩家好人做到底,乾脆剿滅整個兄弟會,而且,特麼的他居然一個小弟都不派!


可誰叫這把打算做好人呢,根據指示,來到位於Falkreath(佛克瑞斯)附近的黑暗兄弟會聖所,並使用得自馬婁的口令騙進門去。

什麼是人生最美的音樂?
是寂靜,我的兄弟。(意指死亡後的寂靜)
歡迎回家。

進入聖所,我們沿樓梯往下來到姑且稱為戰略室的地方,在左邊的門後便是阿斯垂德的臥室,現在她的老公Arnbjorn(安伯約恩)就在裡面。注意,安伯約恩是狼人,不過這次他不會變身,只會用人身和你打。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很好對付。在大師難度前期,就算一個骷髏雜兵都可以秒掉你,更別提傳奇難度了。

武器附魔好坑爹

殺掉狼哥,別急著繼續往下走,先進他臥室,進門後左轉身,拿走櫃子上的神秘寶石。這種寶石在遊戲中共有24顆,集齊後可以獲得一個雞肋的技能——開寶箱發現寶石的幾率大增。為什麼說雞肋呢?因為等你集齊24顆神秘寶石的時候你早就成為不需要撿寶石的壕了……

出去之後,可以閱讀這本書,開啟任務“禁忌的傳說”

之後轉角遇到愛……啊不對,是另一本書《Sithis(西迪斯)》,這是本技能書,沒記錯的話應該是改變系魔法等級+1

搜刮完畢,下樓

下樓來到大廳,左邊熔爐處站著兄弟會的影鱗Veezara(維紮拉)。收養並培養亞龍人孤兒成為頂級刺客是兄弟會的傳統,這樣的亞龍人刺客稱為影鱗。你可以試著偷襲,不過成功率嘛,呵呵呵呵呵呵

殺掉小維後看這邊~大廳對面那塊怪獸浮雕是不是很眼熟?沒錯那就是龍語牆。

龍語牆上的符文是KRII,這是龍吼Mark For Death(死神印記)的第一段符文

之後我們要面對三個入口,左邊通向實驗室,中間臺階上通往休息處,還有小瀑布旁邊可以去儀式廳。這次貧道選擇走右邊。

沿樓梯上去,左邊是一道鐵門,打開後就是儀式廳,我們將會遇到名字很喜感的法爺Festus Krex(費斯圖斯•科瑞克斯)。法爺遇到弓手就是個弱雞,你完全可以和他原地對射。



搞定後繼續走。

走出儀式廳來到一個圓形回廊,又是三個通道,從左往右分別通向走廊、巴貝特閨房、雜物間。

雜物間除了一根猛獁象牙之外沒什麼好拿的。

走進三百歲老蘿莉Babette(巴貝特)的閨房,可以拿一本技能書

然後進走廊。

左邊是個平臺,不用去。

右轉後左轉進入休息區。

休息處會遇到老黑Nazir(納茲爾),他是紅衛人。


可以拿他的彎刀,這是遊戲中比較少見的武器。

繞過休息室的大石柱可以發現一個上鎖寶箱,左邊樓下是餐廳。

餐廳通往實驗室,在那裡將會同時遇到兩個敵…對目標,之所以不說敵人是因為其中一個不是人。


黑暗精靈妹(jie)紙Gabriella和巴貝特蘿(nai)莉(nai)的寵物Lis(裡斯),我們從實驗室玩3P玩到大廳裡來了。

打完收工,最後檢查一下還有沒有什麼遺漏的好東西,返回龍橋領賞。

威震大陸的殺手組織就值區區3000賽普汀和幾句不花錢的好話。

咦?是不是覺得少了誰?比如小巴同學和西塞羅先森?沒錯,這就是B社的伏筆,即使玩家正義感爆棚滅了兄弟會,但是香火未絕,兄弟會仍將在滾6中出場。
接下來,就是真正的黑暗兄弟會正線任務了。

接下來是正線攻略!
如果你打算拋棄良知墮入黑暗,那就讓我們回到愛的小黑屋【誤】。
面臨三選一的情況,膽怯的傭兵、毒舌的潑婦、腹黑的奸商,誰才是兄弟會真正的目標?

其實無所謂,殺誰都一樣,全殺也一樣,你通過了考驗。因為阿斯垂德真正想考察的是——她命令你殺人,你會不會聽從?


A姐喜歡聽話的好孩紙,你獲得了加入兄弟會的資格和進入聖所的口令。



出門後發現此處原來位於天際北方。

按照上面給出的地址進入聖所,在戰略室與A姐交談,正式加入兄弟會。


兄弟會套裝get

然後下樓,發現大家聚在大廳裡交流殺人心得,首先是巴奶奶“假裝”成蘿莉殺掉另一個老奶奶。

聚會結束,與老黑談話,在簡短的歡迎過後接到三個新人契約。

三個目標分別是:伊瓦斯泰德的乞丐Narfi(納菲),安佳磨坊的前主人Ennodius Papous(伊諾丟斯•帕珀斯),還有晨星城的女礦場主Beitild(貝提爾德)
這裡我們按倒序刺殺,別問為什麼。

首先對付貝提爾德,你可裸衣硬上【誤】,也可以找個地方蹲點背刺,亦或者遠端狙擊。


其次到落魄戶。

他到底犯下了什麼過錯?即使已經窮困潦倒,仍然有人要取他性命?管他呢,你只是個把良知拿去賣錢花的殺手。

伊瓦斯泰德是個很重要的小鎮,因為正常情況下要上霍斯加高峰就必須由此而始。而不少人第一次玩滾5估計都是從雪漫出發,繞過高峰北麓前往伊瓦斯泰德的吧?

其實找大姑父聊天就可以知道海爾根有條山路橫穿山脈。

快速旅行到海爾根後轉身,沿左邊的路一直走,就可以穿過山脈了。

到達伊瓦斯泰德,納菲就住在小鎮河對岸的破屋子裡。


關於納菲,在未開啟兄弟會任務時去找他,會發現他是個瘋子,因為他的姐姐失蹤了。而他會拜託玩家幫忙尋找姐姐,待玩家尋到其姐的屍骨後,可以哄騙他姐姐就快回來了,而他則會送給玩家隨機的煉金材料。但是不知道為何,出現人肉的概率特別高……以至於很多玩家認為是他殺害了姐姐,然後發瘋。

在這裡插些話,有很多人進了兄弟會後,發現任務流程中在老黑那裡接下的契約目標要麼很可憐如乞丐納菲和某要塞裡的那個掃地阿姨,要麼是熟人如雪漫城市場上賣肉的那個精靈,於是一個個都很糾結,甚至還出現了殺了納菲後把他的屍體搬到他姐姐身邊這樣的可愛吧友。
SO,貧道親自試驗了一下,如何不用控制台直接跳過步驟,在正常遊戲中留下這些人的命,試驗結果還算滿意,雖然還是得殺兩個人,但至少不是熟人。
首先,加入兄弟會後A姐會叫你找老黑接契約,而老黑給的第一次契約有三個目標:乞丐納菲,晨星城與丈夫決裂的女礦場主,和一個有被害妄想症的前任磨坊主。而必須殺的,就是後兩位了。
經過實地考察,女礦場主和其他任務沒有關聯,且無論有無任務與之對話時其態度均十分惡劣,結論:可殺。而那個前磨坊主,貧道在加入兄弟會前多次經過他的帳篷附近,都沒有發現他的身影,接了契約他卻會在帳篷邊出現,故強烈懷疑這是個臨時刷出來的雖然有名字但是無關緊要的NPC(參考優雅斯洛德那幾個有名字的海盜),結論:可殺。
目標確認,開始執行。在接下三個契約後,先在這兩人中隨便殺掉一個,然後把另兩個契約擱置,回聖所交任務並繼續兄弟會主線。在進行到夜母選擇你為聆聽者後,A姐會再次讓你找老黑接契約。這時去找老黑,他會說開什麼玩笑,你連上次的契約都沒做完呢。這樣你就接不到第二輪契約了,現在去把剩下的那個人幹掉,回到聖所就可以繼續主線,之後就沒有老黑契約了。除了“刺殺納菲”會留在任務列表中之外,沒有任何不良影響。

回聖所覆命,結果發現兄弟會添丁進口,多了一男一女、一活一死兩個人。男的是話癆小丑Cicero(西塞羅),女的是兄弟會祖師奶Night Mother(夜母)。

對話中可以聽出雖然A姐接受了前來投奔的兩人,但其實心裡很不爽,忍著怒火給玩家發佈新任務。



前往Markarth(馬卡斯城)會見Muiri(穆瑞)。

馬卡斯原本是煆莫城市,城內地形崎嶇、高低落差大,新玩家經常迷路甚至跌死。

一進城門就目擊一場謀殺,如果你手快的話可以把人救下。這場謀殺牽扯到棄誓者任務,不在本攻略內容範圍內,恕不贅述。

運氣好的話穆瑞會來看現場,於是我們在大庭廣眾之下談論了一些不健康不和諧的話題。

暮蕊妹紙給我們講述了一個令人歎息的故事,純情少女愛上了多金美男,豈料美男是個騙錢騙色騙感情的強盜頭子,少女的家族被美男的強盜團夥幹翻了,引狼入室的少女不僅被逐出家門,還被渣男玩膩了拋棄。於是我們的契約主目標就是幹掉渣男,可選目標則是幹掉始終不肯原諒少女的姐姐。
首先我們要在一座煆莫遺跡Raldbthar(蘭德巴爾)揪出那個人渣。

進入遺跡後是一段下坡道。

在第一道金屬拱門旁邊有兩張鋪蓋,一個強盜正在熟睡,讓我們寢取…啊呸,偷襲他。

第二道金屬拱門前有火焰機關,所以最好繞道左邊。

這個大走廊共有3個強盜,其中一個遊哨可以潛行秒殺,一個正在睡覺的和另一個被柱子擋住的都是outlaw(不知道怎麼翻譯,法外者?),血更厚一點,一箭射不死建議躲避(當然如果你連屠兄弟會都很輕鬆請無視)。



搞定後前進。

走到盡頭遇到岔路,往右直接進大廳和包括目標在內的3個敵人肉搏,這顯然不符合兄弟會的風格。所以推薦撬鎖直走,上平臺。
阿拉霍洞開!【誤】

我們在平臺上會看到兩台待機狀態的煆莫機械重弩,要用到的是光柱下那台。

就位後可以看見下面的強盜,如果你直接拉動機關是沒用的,重弩的角度射不到他們。

經過數次實驗,正確的步驟如下:先一箭射殺目標(若攻擊力不夠可上毒,之前和穆瑞對話時可以討到兩瓶毒藥),另兩個強盜會站起來,此時迅速拉下重弩開關,雙殺。



接下來是風舵城的碎盾小姐,不過這是可選任務,你可以選擇不理會。據說,如果你執行這個任務,隔天回到風舵城,會聽到她母親悲傷而死的消息。

回到馬卡斯城收取傭金,穆瑞在煉金藥品店工作,我們要去那裡找她。


如果你完成了雙目標,在原定的傭金之外還可以獲得一個煉金裝備穆瑞之戒,反之則沒有戒指。

回聖所覆命。

結果得知一個驚人的消息,最近西塞羅似乎經常深夜在儀式廳與人密語,而A姐要求玩家去聽牆根【誤】
至於怎麼聽?A姐的主意是躲在夜母的被窩啊呸,棺材裡。A姐對這樣做是否會褻瀆夜母毫不在意,她只在乎自己的權威是否受到挑戰。至於玩家?你們這些安裝mod把夜母的建模替換成豔母的紳(bian)士(tai)會在意這些嗎?



這就是夜母之棺,上了鎖的,別問沒有開鎖器怎麼辦。

手辦開箱!【誤】快點用你們那熾熱的身體軀去溫暖夜母那寂寞的嬌軀吧!【大誤】

甜蜜的豔母……啊夜母

可憐的西塞羅,雖然侍奉夜母盡心盡力,但是缺少主角光環。

夜母選擇了溫暖了她寂寞心靈的男人【誤】啥?你說你是女森?百合大法好!

夜母吹了吹枕頭風【大誤】親耐的你去Volunruud(沃倫魯德)找一個叫Amaund(阿蒙德)的傢伙接接活兒bie~

正在你儂我儂【迷茫大誤】之時,被西塞羅捉姦在床…啊棺,暴走的小羅羅要滅了你這姦夫。

對上夜母給的暗號Darkness rises when silence dies(沉默消亡,黑暗崛起),正夫瞬間變孌童。

聽到動靜的A姐闖了進來,試圖找到那個所謂的同謀者,結果她沒想到西塞羅其實只是在對著夜母自言自語。

她更沒想到的是沉默百年的夜母居然開口了,而且還選擇她新招的小弟——也就是玩家——擔任新的Listener(聆聽者,傳統上兄弟會的最高領導人)。



阿斯垂德明顯有些慌了,連忙岔開話題讓玩家去找老黑接新任務。


獻上巴奶奶的寵物萌照一張!拿去擼吧紳(bian)士(tai)們

隨便科普一下黑暗兄弟會的傳統組織結構:
黑暗兄弟會起源于合法殺手組織莫拉格幫,由夜母創建,其最高領導階層為Black Hand(黑暗之手/黑手議會)。而Black Hand則由5個人組成,即大拇指——Listener(聆聽者)和其餘四指——Speaker(代言人)。
在傳統中,夜母感召黑暗儀式,並選擇其中她認為有理的契約告訴聆聽者,而聆聽者則是轉告代言人,最後代言人制定計劃並派遣合適的下級成員去執行任務。

剩下的明天再更,大家洗洗睡吧

老黑的第二輪契約共有兩個目標,一個是Half-Moon Mill的吸血鬼Hern(海恩),一個是Morthal(莫薩爾)旅館的呤游詩人(名字沒注意),首先我們去搞定吸血鬼。

不知為何居然有人認為海恩不是吸血鬼,請注意他那對在黑暗中閃爍的猩紅眼睛,貧道保證奈恩沒有紅眼病。


此外他家河對面的屠宰室也有證據。

混雜在正常肉食中的人的骸骨。

接下來是吟游詩人。

沒想到他居然是獸人,而且唱歌超難聽,真不知他當初是怎麼從學院畢業的。

老黑的契約其實還有,比如雪漫城的木精靈獵戶、某強盜堡壘的掃地大媽等,不過因為不想造下太多無謂的殺孽,將不再敘述。
回到聖所,沒想到阿斯垂德決定接下阿蒙德的單子,聲稱刺殺皇帝是個振興兄弟會的大好機會。可是,控制欲極強的阿斯垂德真是這樣想的嗎?別忘了,這可是夜母派給聆聽者的任務。

暫不理會A姐的真實目的為何,我們先前往接頭地點——Volunruud(沃倫魯德)。

注意墓穴外頭有兩個寶箱。

進入墓穴後,我們會首先看到一副挖掘者的骸骨,旁邊還掉落了一本筆記,這其實和這座墓穴的秘密有關,但是這裡是兄弟會攻略,所以略去不談。

沿墓道下去,來到前廳,左轉身。

進入那個不起眼的小側門。

門前倒伏著幾個屍鬼,門後邊是接頭處。

這位契約人居然是來自西羅迪爾的貴族,而他的目標來頭更大——泰姆瑞爾人類帝國邁德皇朝現任皇帝!


這種等級的契約當然不是一個接頭小弟能決定的,阿蒙德要求玩家轉交給阿斯垂德一封信,以及作為定金的項鍊。

以下是信件原文,這是一封詳細的計畫書。





向A姐彙報,她表示你特麼一定在逗我!

轉交計畫書,她表示你特麼居然沒逗我!

這種契約當然不能隨便接下,A姐要求玩家跑一趟裂谷城,找到盜賊工會的銷贓者,鑒定項鍊和阿蒙德所言的真偽。


還記得榮耀廳麼?從孤兒院旁的樓梯下去,進入鼠道,才能找到盜賊工會入口。

進入鼠道,甬道盡頭是一段弧形短廊,兩個流民正在聊天。鼠道中的居民大多是雞鳴狗盜之輩,請放心下手。


通過弧形走廊,會發現一座升起的吊橋,而機關卻在對面,我們只能下去。

此處分兩條路線:一條是捷徑,左轉撬鎖開門,來到一個有光亮的房間,殺掉獸人,再往左便是盜賊工會——破碎的大酒壺的入口。



或者也可以選擇繞點路,走吊橋右邊的明顯通道。

進去會遇到一道陷阱門。

先解除陷阱。

注意,前方藏有一隻雪鼠,不想被傳染什麼怪病的話建議先射中間空地一箭,將雪鼠引出,再射落油燈。

新鮮的碳烤雪鼠!五毛一串!【誤】

之後還是左轉。

遇到一扇門,打開後是一個有著圓環吊燈的大廳。

注意哦,對面的黑暗角落裡坐著穿了衣服的拳濕,我們可以給他正面來一發。

過去時注意腳下有捕(lao)熊(shu)器(jia)。

三箭穿心才掛掉,不愧是拳濕。

我們可以拿走他的擼管手套,啊呸,拳濕手套,這是遊戲中獨一無二的裝備,酒館打架必備。

擼完後打開門走出去。

上樓梯,靠右走。
注意那斑駁的血跡,那塊圓盤絕對不是裝飾。

背後天花板上的機關撞木。

上樓梯後直行,開門來到庭院,居然發現有斷頭臺,是盜賊工會用來清理叛徒的麼?
代表死亡的大斧和代表生命的蝴蝶,頗有哲學意味。

繞過斷頭臺進入小門後,就是之前遇到獸人的房間了,往右前方走就是破碎大酒壺入口,別忘了桌子上有本技能書。


逕自走到吧台旁找到銷贓者Dalvin(戴爾文),他驗貨後說這是上古議會的古董,很值錢,並且他願意收購,於是我們帶著他的“支票”回去找A姐。




從鼠道出去的路簡單多了,回到獸人房間,走之前的捷徑旁邊的小門。

放下吊橋,通過。

回到聖所,A姐要求玩家換上美美衣,變身大帥逼,因為我們要去參加婚禮!
原來,為了平復天際省的風暴斗篷叛亂,皇帝決定與天際本地貴族進行政治聯姻。如果我們在婚禮現場殺掉新娘,則天下震驚、政局動盪。由於身邊缺少足夠分量的大臣,皇帝只能御駕親臨天際,以鎮宵小。而這便是刺皇殺駕的最好時機。


在婚禮上殺掉新娘,簡直就是浪漫死了!字面意義上的浪漫死了!

單以自由度而言,這個浪漫死了的任務是貧道最喜歡的兄弟會任務,因為你可以選擇很多種方式完成它!
下面便介紹其中3種。
首先,接了任務後不要直接去婚禮現場。我們要先和巴奶奶、加黑妹(jie)對話,詢問她們對此任務有何看法。
我們先寢取巴貝特【誤】

巴奶奶你都三百歲了還戴美瞳不覺得羞恥麼【誤】
巴貝特告訴我們,新娘會在婚禮上演講,而她所站位置上方有一座並不牢固的雕像。




然後再詢問Gabriella(加布瑞愛拉/加百列),她則告訴玩家新娘演講的陽臺對面有個很好的狙擊點,而她已經為玩家備好了作案工具。



現在我們可以趕往Solitude參加婚禮了。

因為這是第一次進獨孤城,所以會發生一件不知該如何形容的事情。

諾德人果然民風彪悍、百無禁忌啊,那邊正在結婚,這邊卻要砍頭,真的沒問題嗎喂?!

這位兄台因為當初放走了烏福瑞克而被判犯了叛國罪,今天就是他去松加德的日子。兄弟走好,貧道馬上給你捎個大美女過去陪你!

婚禮現場的一對新人~交談後發現他們居然真的彼此相愛,而不僅僅是政治的工具。可惜,秀恩愛死得快,你們怎麼就是不明白!


什麼叫暗殺?竊以為刺客也是分等級的。最低等者,暴起殺人,無論是否成功,自己幾乎肯定活不了了,可為死士。高級一點,一擊必殺,遠遁千里,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可稱高手。而登峰造極者,吾雖殺之,而無痕跡,天下無人知是吾殺也,此可謂宗師
現在,貧道就來說說這三個等級的暗殺如何完成。
下面先介紹死士的做法。
死士很簡單,尾行新娘來到陽臺,用背後位給她來一發就好。


婚禮現場頓時大亂,刀光劍影中閃現出一個暗紅綠色的身影,影鱗維紮拉前來斷後。此地不宜久留,否則就算有主角光環,你也會真的變成“死”士。

然後是高手的做法,有兩種。
第一種,製造“意外”。
走出會場,從箭靶旁的樓梯上去。


拐過塔樓。

現在我們可以從上方俯視會場,那塊鬆動的雕像就在新娘頭上。

你只需要輕輕一推~

高手的第二種方法,狙擊。

來到黑妹所說的平臺,發現這裡正對著新娘演講的陽臺,而且黑妹已經為我們準備了弓矢和眼藥水。

這把弓還是挺不錯的。

接下來是重點,當新娘演講時,要潛行狙擊。

箭矢射中新娘的音效響起的那一瞬間,立刻打開大地圖快速旅行至其他地點!
千萬不要沒聽到擊殺音效就走,那樣新娘不會死,更不要等上面的羅盤指示條出現紅點,那樣你就走不了了!(下麵這張圖截得慢了)



在新娘遇害的第二秒,士兵會進入敵對搜索狀態,這時是無法快速移動的。我們要趕在這一秒內逃跑,免於戰鬥。而實際上,古代的那些真正的刺客也是這樣做的,一箭既出,遠遁千里,不管是否射中目標都會按照原定的路線逃走,絕不會傻傻地留在原地看目標死了沒。

快速旅行逃走後,仍然會跳出提示,新娘已死,任務完成。
上面推雕像的方法也可以如此,雕像剛剛砸中,立刻傳送。

最後是宗師做法,但其實在遊戲裡這是最沒有技術含量的,那就是往新娘身上丟個狂暴術,然後坐看新娘被大頭兵們輪舞。因為這個檔沒學狂暴,抱歉沒有配圖。

回去覆命,A姐讓我們找黑妹詳談下一步。此外因為我們在新娘演講時殺掉了她,所以可以獲得額外獎勵——話癆鬼一隻(真•話癆+真•鬼)



這貨是滾4的傳奇刺客,因為被誣陷而死,現在我們每天可以召喚一次他的幽靈。
這貨積累了兩百年的廢話,大家下地穴時再也不會寂寞了。

接下來的任務是找到銳眼鷹指揮官馬婁的兒子小馬婁,我們要在殺掉他後將一封偽造的信件放在他身上,讓皇帝誤以為威脅已經消除,可以安心的來天際。



又來到龍橋【咦為神馬要說又】一老一小兩隻馬婁正在進行父子交流。

不必理會他們,逕自入屋拿走日程表。雖然標著“偷竊”,但是大咧咧地拿走根本沒人管你。

這裡必須要吐槽一下,原定劇情應該是發生在天際內戰結束後的,而且是風暴叛軍被剿滅的節奏,小馬婁的日程表上居然有目前還是敵佔區的城市。
日程表大致如下:
月曜日(週一)-獨孤城
火曜日(週二)-風舵城
水曜日(週三)-裂谷城
木曜日(週四)-雪漫城
金曜日(週五)-馬卡斯城
土曜日(週六)&日曜日(周日)-自行決定




這樣我們就可以看著日子提前在他要去的城市蹲點了。這次選擇的是雪漫。

投放偽造信件,內容如下。

這次回到聖所,第一個看到的居然是黑妹,她恭喜玩家完成任務,而且由於是在城市裡殺掉小馬婁,這樣誣陷信會更快被上報中央,所以她給了玩家一個額外獎勵……推薦玩家去找一個算命老太婆……

不過還沒來得及高興,黑妹又告知玩家聖所出事兒了。

西塞羅不知為何突然暴走,襲擊A姐,把勸架的維紮拉打傷了,之後逃出聖所不知所蹤,而狼哥則趕去追擊。

A姐要玩家找出有關西塞羅下落的線索。



我們來到之前介紹過的雜物間,現在這裡是小羅羅的臥室。我們可以看到這裡散落著幾本日記,裡面記錄下了西塞羅是如何從一個年輕有為的五好殺手逐漸陷入瘋狂的。而其中一本,提到西塞羅發現了兄弟會以前設立在晨星城的聖所,以及通過黑門的口令。

事不宜遲,立刻趕往晨星,A姐授予玩家使用兄弟會魔馬的權利,以免狼哥獨自一人面對暴走小丑會遭遇不測。

噔噔噔噔!熱烈歡迎本吧著名萬人騎——@埃德沃爾•影襲 !


趕到晨星聖所,狼哥捂著腹部癱坐在門前。

原來西塞羅打傷狼哥後躲進了聖所,狼哥不知道口令,只能守在這裡等待後援。

狼哥受傷,所以我們只能獨自進入聖所。


What is life*s greatest illusion?(什麼是人生最大的幻覺?)
Innocence,my Brother.(是無辜,我的兄弟。)
Welcome home.(歡迎回家。)

進入聖所後沿甬道向下走,來到門前。

先往左看,桌子上擺著小丑刺客套裝,擁有和西塞羅套裝一樣的附魔,只是效果弱上一些。

開門正式進入聖所,做好戰鬥準備。

開門後往左我們會遇到一個幽靈,這是聖所守護者的幽靈,即使死去多年,他們仍然守護著自己的家園。


解決後進入左邊通道。


靠近吊橋時會開啟長矛機關,並驚動吊橋對面的守護者幽靈,不過正常情況下他會被長矛搞定。要注意的是,現在不要射落那些吊著的油燈。

利用長矛的抽插間隙通過吊橋,左轉向下。

下麵靠牆的桌子上有兩瓶藥劑和兩本技能書,別忘了拿。

左轉是訓練廳,注意絆繩,先不要進去。

靠近後會顯現兩個幽靈,此時啟動絆繩,左邊的幽靈會被摔破的油燈點燃火油燒掉,而右邊的沒事,所以可以用箭矢把他吸引到中間再割斷絆繩。

穿過訓練廳前往大廳。



大廳的守衛是兩個還是三個來著……

清理之後進入密道。

沿血跡進入密道。

途中會發現一些動物屍體,提醒著我們前方高能啊不對,前方危險。


來到一個岔路口,往右直面一頭有名字的雪巨魔,想讀檔的可以試著挑戰一下。

幹掉它之後我們可以搜刮一個寶箱。

而繼續沿著血跡走左邊則是潛行路線。



從密道出來後左轉開門回聖所。



往下走是聖所的集體墓穴,有不少守護者幽靈,而且三三兩兩聚在一起,很難各個擊破。




不小心按錯鍵召喚了擼叔幽靈,結果群鬼亂舞,貧道都不知道該往哪兒射了-_-!


離開墓穴後,打開機關門,沿路直走。

走到供桌前貌似會自動收武器,右邊就是西塞羅所在房間。



現在你有兩個選擇,殺了西塞羅或者轉身離去。

不過要是你以為西塞羅癱倒在地再無反抗之力的話就大錯特錯了,老狼、阿維你們輸的不冤

西塞羅套裝

如果你轉身離去,日後還會再次見到他。

返程抬起門閘,回到大廳。

再打開機關門。

影襲…影魘依舊等在外頭,狼哥卻已離去。

現在我們可以不急著回去,之前黑妹交給我們一件信物,現在就去雪漫找到算命老太太。


老婆子預言了兄弟會將遭受血光之災。


此外她還提到一位古代兄弟會成員的埋骨之處。

老婆子給出的地點位於Hag*s End(女妖末日),但此處無法直接到達,我們需要先到達Deepwood Redoubt(深木據點)。深木據點可以從龍橋出發,向北行至岔路口左轉,由山脈之間的狹長谷地到達。

靠近據點,可以遠端狙殺臺階上的棄誓者遊哨以及被驚動的另兩個敵人。


上臺階後左轉便是據點入口。

進門後直走。

鐵門前的壁龕上有寶箱,注意要先破環陷阱。

打開鐵門後右轉

有事離開一下,回來再更

不好意思啊剛回家,繼續更
進門之後右轉,靠左走繞過壓板機關,沿樓梯往上走。

上去後左邊有兩個站在光亮處的棄誓者,迅速擊殺。
遠處鐵籠石橋處的敵人可能會被驚動,在此處可以安全狙殺,瞄準頭、胸位置,注意計算提前量。一般只會驚動2個,運氣好可以驚動3個。

之後走到坡上,對面門裡也有一個棄誓者。

擊殺後走左邊。

此處我們會看到一道上鎖的鐵門,可以撬鎖,也可以進另一邊的房間找鑰匙。

進房間時注意走中間,碰到兩旁的骨骸會驚醒熟睡的棄誓掠奪者。

鑰匙就在掠奪者身上。

打開鐵門後是一段破路,走到盡頭左轉。

這次壓板放在正中,不能繞行,但可以跳過。

往上坡走就來到剛才的鐵籠石橋了。

如果剛才只遠端擊殺了2個棄誓者,那麼第3個就坐在石橋對面的拐角的桌子前。

傻掉他後右轉離開深木據點。

出來後向前走兩步左轉,就看到了這夥棄誓者的大本營。


大本營大門左右各有一座哨位,在2個哨兵不動時迅速狙殺,否則很快會驚動其他敵人,他們幾乎不用搜索就會直奔你所在的位置。

然後走到橋頭,狙殺右側高臺上的敵人。

走到大本營門前,可以看到有棄誓者在烤火,同樣迅速狙殺,這時一定會驚動其他人,在他們沖過來之前迅速擊殺。


前營清空,而左邊塔樓裡還有1個。

之後轉身出塔,對面平臺上還有棄誓者。

注意左邊帳篷裡還有1個。


然後遠處兩塊傾斜的石頭處也有。

繼續前進到這道木梯處就要小心了,因為你將遭遇最強棄誓者——火龍果之心!他們將靈魂賣給烏鴉鬼婆,換取了火龍果之心的強大力量,面對他們要做好隨時讀檔的準備。


即使物品名稱叫荊棘之心,也改變不了這是個火龍果的事實,玩家的眼睛是雪亮的。

幹掉火龍果之心,這個營地就沒有什麼需要注意的地方了,迅速肅清殘敵、搜刮戰利品。

現在我們向女妖末日進發。


載入地圖後可以看見左邊的大木門,要小心,裡面有1個烏鴉鬼婆和3個女巫正在聚會,除非潛行等級很高,否則就拼命嗑藥吧。

優先對付烏鴉鬼婆,她損失一定的血量後就會傳送走,壓力大減。

解決女巫後打開大廳另一邊的小木門,可以看見前方有個雜亂的庭院。

估計很多人第一直覺是進庭院,其實這時我們應當右轉上樓,這個轉角真的是很不明顯。

上去後小心壓板,面前的桌子下有個寶箱,需先解開陷阱。

之後打開右邊的木門,又是一場惡仗。

戰鬥結束後,我們就可以發現任務指標就在寶座後面。

打開寶座後面的機關石門。

兄弟會前輩埋骨于此。

古代套裝get,數值比現代的高不少。

之後玩家可以繼續探索這處遺跡,消滅那個討人厭的烏鴉鬼婆,還能學到龍吼Slow Time的其中一個符文,不過由於已經無關兄弟會,就不再攻略了【才不告訴你們是因為截圖時按錯了旁邊的鍵結果沒有圖呢

回到聖所,從A姐處得知狼哥安全無恙,再報告西塞羅已死之後,A姐讓玩家去找法爺商討下一步行動。



找到法爺,得知下一步是找出並頂替即將為皇帝主廚的傳說中的食神,但問題是法爺也不知道食神到底是誰。唯一的線索是馬卡斯城的宮廷廚師與食神有聯繫。


再度來到馬卡斯,這次要前往領主的宮殿。

第一次經過廢棄小屋時會遇到兩個人在交談,右邊這位是專門對抗魔族的斯坦爾達警戒者,與他對話可以開啟魔神器任務“恐懼之屋”,不過這次我們先不管他。

到達門口。

領主的宮殿是由煆莫城市稍加改造而成,充滿煆莫風格。


拾級而上後左轉進入生活區。

威脅廚師提供食神的情報,之後殺人滅口。


食神藏在一座山中旅館裡,可以從半月磨坊前往。

發現旅館。

如果是白天,食神可能會站在橋上看風景,此時不要動手。

等到晚上,食神會回到旅館,這是我們就可以動手了。

走正門明顯不符合此刻的的身份,所以我們繞到後面直接從小門進入地窖。

食神就在地窖裡晃蕩。

殺掉食神並取走通行證,這是食神唯一的身份證明。


之後記得把屍體藏起來,藏到木桶後面。

找法爺彙報工作。

因為藏好了屍體而得到額外獎勵。
之後再找A姐,冒名頂替計畫開始。

現在我們再次來到獨孤城,在城堡門口遇見和玩家有殺子之仇的馬婁指揮官,使用通行證使之放行。

進入城堡後走左邊進廚房。

在廚房遇到女廚師,表明身份後,她表示作為食神不戴廚師帽真的大丈夫?

從旁邊取一頂廚師帽戴上。


禦膳房的食材裡居然有查露絲之卵……

接下來由偉大的食神閣下指導後輩如何調製美味濃湯,這段劇情惡搞意味十足,你可以決定要在湯裡放入什麼材料,比如——巨人的腳趾!當然還有臨行前A姐給的天下奇毒“加林根”。【不過就算不放加林根,皇帝也會被巨人的腳趾噁心死吧



美味濃湯完成,跟隨女廚師一同上菜。

皇帝正在宴請客人。

皇帝大聲稱讚巨人腳趾濃湯十分美味,然後……就被噁心死了

趁著眾人方寸大亂,從角門逃走。

正要過橋,沒想到前方突然響起掌聲,馬婁指揮官隨即現身【這貨居然一手拿著火把,那他剛才到底是怎麼拍掌的?

原來剛才殺掉的皇帝只是替身,這一切都是馬婁與阿斯垂德所做的交易:馬婁已經發現兄弟會聖所的位置,以剿滅兄弟會威脅阿斯垂德,逼其交出殺害他兒子的兇手,而阿斯垂德既可以保住兄弟會,而可以除掉聆聽者保證控制權。但是阿斯垂德沒想到馬婁會過河拆橋,此刻聖所已經遭到了銳眼鷹的圍剿。




心系聖所,無需戀戰,迅速從塔樓下層逃離獨孤城。



打開大地圖,聖所已經不能直接傳送了,只能傳到附近再趕過去。

在聖所外面會遇到幾個銳眼鷹。

法爺已經被萬箭穿心。

通過黑門,發現昔日那個溫暖的家已經被火海吞噬。

在斬殺了3個放哨的銳眼鷹後來到大廳,發現狼哥已經變身,正與敵人血戰。

即使你迅速殺掉圍攻的敵人,他仍然會力竭而死。


繼續搜索聖所,發現黑妹也已經倒在血泊裡。


裡斯也熟透了。

萬幸!老黑還活著!趕快幫他解決敵人。

火勢越來越大,只好放棄搜索,逃命要緊。


就在這時,夜幕的聲音在耳畔響起:若想活命,擁我入懷。

要節操還是要命?廢話當然要命!命都沒了談什麼節操!

再次向夜母獻上自己的肉體【誤】

棺材外傳來琉璃破碎聲、劇烈的震動和水聲,應該是棺材撞破琉璃跌入外面的水潭中了。

不知道多久後,我們聽到了巴貝特的聲音,又一個倖存者。

這時夜母再度發話,要玩家在聖所中找到阿斯垂德。她居然還活著?!

出棺後與老黑簡單交談後,立刻搜尋A姐。


在A姐臥室中的衣櫃已被移開,顯露出一間密室。

A姐就在密室裡,只不過她已經被重度燒傷,還躺在一圈燭臺裡,那情形就好像……黑暗儀式。

鳥之將死,其鳴也哀。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此時的A姐終於看破了一切。她終於明白,那些被她拋棄的過時教條是如何保存兄弟會的血脈,她也終於明白,正是她那被控制欲蒙蔽的心靈使兄弟會陷入萬劫不復之地。她請求玩家重建兄弟會,並完成她這輩子執行的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真正的黑暗儀式——殺掉她自己!









拾起一旁的哀傷匕首,結束A姐的痛苦。

然後再次聆聽夜母的教誨:兄弟會已毀,聆聽者仍在。黑暗儀式仍然有效,皇帝必須死!不過首先要把計畫告知老黑。相互信任、團結一致,這才是兄弟會永存不滅的奧秘。而這也正是阿斯垂德沒能做到的。




得知弑君任務仍要繼續,老黑表示支持,並打算兵分兩路,由玩家執行契約,他則與巴貝特護送夜母到晨星聖所重新安家。




還是雪漫城木馬橫幅旅館的那個房間,與阿蒙德會晤。

阿蒙德因為兄弟會不僅沒能刺殺皇帝反而被剿滅一事正大動肝火,玩家一進屋就開始叫駡,但待他看清來者是誰後表情就像見了鬼一樣。

得知兄弟會遭受巨大變故之後仍然決定執行契約,阿蒙德喜出望外。

他交代真正的皇帝就在獨孤城外的龍船上,而馬婁指揮官則呆在碼頭。

先來到獨孤城碼頭,殺馬婁以報滅會之仇。



然後游泳靠近龍船,從船尾左後舷的船錨鎖鏈處進入船內。


進入船內,我們來到了貨艙,接下來要找到皇帝的房間,有兩種前進方式。

第一種,潛行模式。
偷偷跟隨船員走出貨艙,當他打開船員休息室的門與另一個人交談時迅速通過拐角。


然後我們來到餐廳,這是會有一個銳眼鷹從左邊走出來到吧台坐下。偷偷移到他後面,跟著走,趁他在吧台坐下時迅速上樓。

上樓後是一道上鎖的鐵門,撬鎖進入。

通過走道時不要走太快,右邊房間有個銳眼鷹正要入睡。

等他躺下時可安全通過。

不要手賤開門哦,一個銳眼鷹就站在門後,此時應右轉。

上樓。

上樓後眼前對面第一道門是通往甲板的,請往右看。

這道門後就是皇帝寢室了。

一道大師級的鎖,慢慢撬吧各位

好吧,如果被大師鎖坑到了,也可以選第二種簡單粗暴的方式。
就在剛才第一道上鎖鐵門的位置,先幹掉這一層的2個銳眼鷹,然後走到對面的木質梯子處。

梯子通向甲板,而右邊的房間是船長室。

幹掉船長,拿走鑰匙,可以打開上面提到鐵門和皇帝的房門。


別忘了寶箱哦

進入房間,沒想到皇帝居然早就料到玩家的到來。誰都無法阻止黑暗兄弟會,他早就做好了受死的準備。




不過在死前他想提個請求。

那就是幹掉弑君的主使者,也就是我們的契約人阿蒙德。



得到答覆後,皇帝平靜的迎來自己的末日。

完成契約,我們可以直接離開,也可以留下來做點別的。

比如弄走兩套龍袍和遊戲中獨一無二的鍍金護腕。


然後從進來的門出去,上甲板。

一場血戰之後,我們在船頭首斜杠頂端贏取獎勵。


近戰無敵神奇風刃,讓你的敵人始終跪下唱征服。

回去找阿蒙德。

要做些不好的事情的話記得關門。
已經得知皇帝駕崩的阿蒙德喜不自勝,爽快地交代出尾款就藏在之前沃倫魯德接頭處的陪葬甕裡。

如果你選擇完成皇帝遺願,可以在阿蒙德身上搜出不少寶石。

在沃倫魯德取得尾款,20000賽普汀。

現在回聖所吧,注意這次說的是晨星聖所哦!

老黑得知皇帝已死非常高興。


當然他最關心的是到底阿蒙德給了多少報酬?
你可以如實回答,也可以撒謊。但是何必呢,別忘了要團結,而且反正最後那些錢都要進戴爾文的口袋。


沒錯,雖然聖所已經被大致清理過了,但還有許多地方需要專業人士處理,老黑讓你去找戴爾文裝修聖所。

正要出門,夜母突然發話,她表示很欣慰。

走出聖所,發現西塞羅就在門外。他獰笑著聲稱玩家錯誤地選擇放虎歸山,現在他要奪回本應屬於自己的聆聽者之位。


當然啦,這只是個玩笑,小羅羅是永遠忠於夜母和聆聽者的話癆蛇精病。

現在你可以將西塞羅招募為同伴了。

現在我們就去找戴爾文裝修聖所吧,合計19000大洋,皇帝的一條命就這麼沒了。

回到聖所,這裡已經煥然一新。



而老黑也成功招募了兩個新人。


一切興興向榮,待到滾6,兄弟會仍然會屹立於四大工會之列!

以偽誓詞結束吧
When other men blindly follow the justice,remember…
(當其他人在盲目地追求正義時,要記住…)
Nobody is innocent.
(無人稱義。)
When other men are limited,by morality or law,remember…
(當其他人被道德與法律束縛時,要記住…)
Everything is permitted.
(諸行皆允。)
We work in the darkness to serve the Night Mother,
(我們游走於黑暗而侍奉於夜母,)
We are Dark Brotherhood.
(我們是黑暗兄弟會。)
May the Blade of Sithis guide us.
(願西迪斯之刃指引我們。)

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