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塵餘生 4 全流程生存實況戰報

15 十一月

廣告

作者:羅潔艾爾Raziel

來源:輻射4吧

雖然目前已知遊戲裡是沒有硬核模式和生存模式,但是第一個存檔想增強代入感(作死),體驗一下一個普通人(妻)女冰棍能在廢土上生存多久,所以做以下設定:
1.無SL,死亡即是刪檔。
2.該吃吃,該喝喝,一天保證三頓飯八小時睡眠,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3.每天遊戲最多兩小時,相當遊戲裡一天扣掉8小時睡覺也就是16個小時。所以進遊戲第一件事set timescale to 8 現實一天=遊戲一天
4.關於負重和撿垃圾:只背一把常用武器和一把備用武器,一個近戰指環。每天只帶必要食品和少量藥品出門。堅決不撿多餘的武器裝備,子彈只收集最常用的(當然小核彈這種稀有的肯定還是要抱回家啦)。實在要收集垃圾的話讓同伴背。
5.除了調時間和出bug或者被卡主要穿牆外,絕對不開控制台
6.第一遍絕對不看任何攻略,任務選擇全憑第一感覺
PS:因為樓主是射擊手殘,為了不要太快刪檔打臉,開局難度只敢開老手。。。
以後碰到毒蜂死亡爪變變暴君什麼的請再允許我默默調個新手。。。。

人物卡
名字:Gabrielle (應該算是常見名吧。。。希望能發音)昵稱Gabby
年齡:25(+200)
設定:普普通通的前人妻,開鎖黑電腦褲襠塞雷之類的技能統統沒有,勉強只會用用小手槍(10mm)。游泳算是唯一的一技之長?
初始SPECIAL(這流派算是…弱智作死流?):
力量:1 手無縛雞之力
感知:2 近視眼,十米之外不辨男女
耐力:5 體力尚可,而且會游泳哦(水下呼吸)
魅力:5 動物之友,可喜歡狗了
智力:3 電腦白癡。能把小零件拼起來什麼的已經是極限了。
靈巧:3 潛行肯定是必要的。。。
幸運:9 全指望暴擊了。拿到手辦立馬把子彈反射點出來。
性格設定:道德中立,應該說是沒有什麼大的是非觀。利己主義。但也不會作惡。偶爾會心軟。
嗯就是非常普通的一女人啦~
特殊設定:因為有潔癖所以排斥拾荒這一行為,只有必要時才出去撿垃圾,而且會強迫隊友去背。但是收集泰迪熊、玩具車、花園人偶之類的小孩的玩具(如果這一代還有的話)

捏臉、初始屬性

隨手捏了大概10分鐘吧,表示能看就行,有人說像凱特布蘭切特……

初始屬性:1 2 5 5 3 3 9
雖然是對照著自己來設定的,實際遊戲感覺還是蠻平衡的~~
減傷嗑藥流,基本放棄潛行讓狗肉頂在前面,v模式拼暴擊
另Gabrielle或者Gabby這個名字沒有辦法被管家讀出

難度是說好的普通(老手)。碰到死爪爸爸一秒鐘變新手。
以下開始更新廢土日記。大概會走文藝風(?)進度慢寫的更慢,要噴請輕噴……

【2287年10月23日】
天氣:晴 地點:庇護山丘
逃離避難所回到地面的瞬間,刺眼的陽光令人目眩。

我半眯著眼,勉強的抬起頭來。天空是藍色的。
天空竟然還是藍色的。

不知怎麼,從心底生出一股荒謬。
就好像遭到上帝遺棄了以後,卻發現地球還在正常轉動,而人類還是要繼續生活下去的。
遠處隱約傳來老舊電臺的音樂,反反復複的,重複著末世的藍調。

循著記憶爬下山坡,回到曾經的家園。滿眼滿目皆是狼藉。
只有忠心的鐵皮管家還守在門前,守候著不知何時才能歸來的一家人。
前言不搭後語的交談了一番,我才知道,原來兩百年的時光就這樣過去了。

它問我男主人去了哪裡。我假裝平靜的回答,我說他在另一個更好的世界裡,過的很好。

尚恩的房間還是從前的樣子。
甚至還在衣櫃與地板的夾縫裡發現當年為他準備的那本童書。

(↑加點書,我加了感知)
靠在嬰兒床鏽跡斑駁的欄杆上,終於忍不住,痛哭出來。

廚房冰箱的門上還貼著奈特的字條,就好像我們從未離開過一樣。
翻出豬肉罐頭和核子可樂,我強忍著存放了200年的腐味和輻射味,努力吞咽進胃裡。

一邊咀嚼食物,一邊聽著巧手先生轉交給我的錄音帶。
一遍一遍,聽著奈特說我們愛你。

想要生存下去的念頭變得無比強烈。

之後的數個小時我都在廢墟到處尋找補給。
子彈和藥品比想像的更難獲取,但是乾淨的食物和純水始終才是更需要擔心的問題。

(↑限量版核子可樂!)
穿過搖搖欲墜的木橋,我繼續向東南方探索。

一路清掃變異的生物。手中10mm小槍漸漸已經能用的很熟練了。
永遠不要小看一個家庭主婦面對蟑螂蒼蠅老鼠時的潛力。哪怕這些小害蟲如今已比記憶中要大上100倍。

在加油站裡遇上了一位毛茸茸的小夥伴。
是不是也被拋下,只剩獨自一個了呢。
我決定叫它狗肉。

這間車庫似乎能成為一個不錯的落腳點。

甚至在這裡找到了全套豪華的烤肉設備。
……雖然我並不想知道這些肉是從哪裡來的。

終究抵不過蛋白質的誘惑。
新鮮打來的地鼠肉變成了今天晚飯。味道意外的不錯。

在太陽完全落山前,我和狗肉回到家中。

用撿來的資源拼湊出勉強壞算乾淨的床褥。

我把槍緊緊撰在懷裡,爬進睡袋縮成一團。
在廢土上渡過的第一個夜晚,我連一分鐘都沒有合眼。(待續)
【生存天數】1天
【等級】lv.3
【Perk】 狗狗狗、減傷
簡單說就是第一天就是走了個序章,收了狗肉,到處搜刮然後拼了個床……

普通難度一次過了死亡爪~!淚流滿面啊啊啊啊~!!(死爪爸爸一跳出來方的都忘記調難度了。。。

【2287年10月24日】
天氣:晴 地點:康科特-自由博物館
沿著昨天的路線繼續向東南出發,我找到了這個名叫康科特的小鎮。

然後非常莫名的,被捲入了一場槍戰。

我開了槍,殺了人。有生以來第一次。
不是蟑螂不是蚊子也不是地鼠。而是活生生的人。

(姿勢好奇葩。。。

博物館二樓陽臺,拿著鐳射槍的男人招呼我趕快上樓。

他稱呼自己為“義勇軍”。和幾個難民被困在博物館裡已經有好多天了。

普勒斯頓告訴我,廢土上的生物只分為兩種。瘋狂的,和不瘋狂的。樓下那群掠奪者顯然是前者。
他似乎指望由我來突圍救他們出去。對此我的反應是——

斷然拒絕。
開什麼玩笑。我才不想替一群陌生人去送死呢。

這個嗑藥磕高了的老女人還提醒我,有什麼不得了的東西就要跑出來了。
但是當我追問時,她又神神叨叨的不願多說。

桌上有個可愛的搖頭娃娃。一旁的loser連看都沒有看它一眼。

(↑感知娃娃入手)
電腦終端裡記載了不少有趣的日誌。
有點好奇,這個人最後的命運如何了呢?我並沒有找到那間密室。

最後我還是被他們說服,跑到地下室取動力甲的核心電池去了。
畢竟,也不能幹坐著什麼都不做呢。
破解終端對我這個電腦盲來說有點超難度了。最後用一根髮卡解決了問題。

取來電池後,我在屋頂找到了廢棄已久的動力甲。
桌上有一盤磁帶,講述了核戰爆發那天,有一架直升機迫降到了博物館樓頂的經過。

(別吐槽為啥動力甲是光的。。。按錯鍵把護甲都拆下來了)
看著這台沉睡已久的大傢伙,莫名的有些好奇穿上它的感覺。
奈特退伍前曾經跟我,提起它的操作方法。於是我擰開背後旋鈕放入核心,然後整個人爬了進去。

我在屋頂上穿著動力甲試著走了幾步,發現搖搖晃晃的難以保持平衡。
然後不小心一腳踩空,就這麼從三樓高的地方摔下去了……下去了……去了。

……結果正好空降在了敵人包圍圈中……
啊啊啊啊,只能正面突圍了!!!上啊!狗肉!

然而還沒打多久,我發現掠奪者們向後散開,紛紛朝著某個方向跑去。這是怎麼回事?

這時我聽見了。一聲嘶吼劃破空氣刺入我的耳膜。
一隻足有三人高的紅眼巨獸從地底爬了出來,一爪撓向最近的掠奪者,把他拋向半空然後撕成碎片。
我好似又被冰凍起來般,陷入了刺骨的恐懼。

由於過程過於慘烈,如今我已記不清當時的情形(即:來不及截圖)
只記得整個人被死爪壓在地上,它的獠牙離我的脖子有多麼的接近。
要不是一個莫洛托夫雞尾酒瓶從天而降,恐怕當時是難逃一劫了。
最後我成功打爛了汽車,把火引到這怪物身上。然後又用一梭加特林射穿它的皮膚。
可怕的怪物終於倒在地上,再也不動了。

蹣跚著爬回到博物館門前,我哆嗦著褪下動力甲,交代狗肉好生看護起來。

稍作休整之後,我決定潛入爬出死爪的巨坑一探究竟。

原來這裡連接著這座城市的下水道。
我小心翼翼的前進,路過一堆已變成白骨的屍體。
錯根複雜的道路盡頭竄出討厭的地鼠,還有皮厚肉糙的泥沼蟹人。
然而直面過死爪之後,這些輻射生物看起來也變得可愛了呢。

(↑撿到一本書,解鎖刺青)
這座城市的地下不知埋葬了多少秘密呢。孤獨的泰迪熊,只有毒品相伴呢。

不知為什麼,想起了我那不知下落的兒子。
素有潔癖一直排斥撿垃圾的我,默默的拾起玩具熊抱在懷裡。

爬出下水道,發現博物館左側有獨立的小房子虛掩著門。

在二樓拾獲狙擊步槍一把~!

回到博物館大廳,難民們已聚在一起準備撤離。
我對普萊斯頓沒有好氣的翻了個白眼。
這大男人,分明有手有腳,偏偏要哄騙我這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去穿動力甲。
墨菲老媽子還是一如既往的“開著天眼”。
她說我的兒子還活著。

然而我卻是不信的。什麼命運什麼天命,早已不信。

她說一切自有定數,建議我去附近最大的城市——鑽石城碰碰運氣。
五人商議著要前往我的家園庇護山丘定居。我撇了撇嘴,沒有反對。
畢竟還沒有自私到拒絕幾個鄰居的加入。

出門發現天色已經很暗了,我還需要把動力甲運送回去維修。
於是我們幾個一起結伴,走在回家的路上。
雖然普勒斯頓這黑小子說的話總是讓我很想打他。
但是不可否認,一個人孤獨的久了,有些夥伴總是好的。

回到車庫我把動力甲卸在架子上,發現我對修理它一竅不通。
……畢竟這種活,還是太為難人妻了啊……

和幾位新鄰居一起分享了晚飯。主餐是燉死亡爪肉。

明天我會去小黑說的其他據點碰碰運氣。畢竟在去鑽石城前,需要做好萬全的準備。
晚安,狗肉。晚安,世界。
【生存天數】2天
【等級】lv.4
【Perk】 狗狗狗(魅4)、減傷(耐1)、撿子彈(運2)
【完成任務】(主線)超越時空、自由鐘聲響起

從可偉加裝配廠安全歸來~~人妻又挨過了一天~!
表示狙擊槍是個好物

【2287年10月25日】
天氣:陰天 地點:十松莊-列剋星頓-可偉佳裝配廠
我向我的新朋友借來一身義勇軍的制服。
土黃色的風衣,搭配寬沿的牛仔帽。
不怎麼時尚好看,但總也好過那身粘附在我皮膚上足足兩百年又零兩天的藍色緊身衣吧……

對有潔癖的我來說,廢土生活最難以忍受的就不能洗澡。
但願等我回來時,他們已經想辦法搞定這台淨水器了!

出發前,我挑選出三把稱手的武器調試到最佳狀態。
最愛的10mm手槍、一把雙管散彈槍,以及一把0.308口徑的狙擊槍。
誰能想到,在短短兩天裡,我就幾乎從一個家庭主婦變成一個女蘭波了。
如果奈特還活著,他會為我驕傲麼?

天氣並不怎麼好的樣子。厚重的烏雲覆蓋了天空,似乎預言了我的這一場多災多難的旅途。

根據小黑給我標記的地圖,我抵達了名叫十松莊的定居點。
說是定居點,其實居民也不過就是一對夫妻罷了。

做丈夫的極不友善的迎接了我。我想,或許,這才是廢土通行的“禮貌”呢。

他要求我前往一處名為可偉佳裝配廠的地方殺掉掠奪者們的頭領。
一項對我來說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待續突然覺得寫不動了。。。明天繼續。。。。

……但是看著他手中的槍管,我哪裡還有說“不”的權利。
下山路上差一點撞進五個掠奪者的包圍圈裡。趕緊俯下身來拿出汽油瓶招呼。

清理完敵人後,透過狙擊鏡,我看到一個穿著眼熟的藍色緊身服的男子在不遠處晃蕩。
正想出聲叫住他,他卻像是見了鬼似得,朝著南面的方向撒腿就跑。
……什麼鬼?

途中還路過了一處垃圾掩埋場,遠遠的看見一個女人正在玩敲地鼠,一拳一個。
果然能在廢土存活下來的,不是瘋子便是怪物麼。

忍受著惡臭在垃圾山中找到一些可憐的補給。

從後門潛入一處名為神秘松的廢棄的養老院。
幽暗的光線下面,隱隱約約覺得氣氛開始變得詭異起來。

在桌上找到一本雜誌,似乎是十年前就開始流行的小說。

穿過養老院正門,四周高大的建築多了起來,似乎是一處城鎮的中心。
我勉強認出這裡曾是有名的繁華小城。列剋星頓。

狗肉似乎嗅出什麼不妙的問題,嗚咽著不肯往前了。
想起普萊斯頓曾經說起過的“瘋狂僵屍”的故事,我也開始躊躇起來。

然而距離目的地還有一段不小的距離。

最後決定沿著小城的側翼悄悄通過。
然而掠奪者們可沒有這麼簡單的放過我。被樓頂的機槍發現了!

發現10mm小槍完全無法打穿它的硬殼,我默默的拿出了破片手雷….
“Boom!”

哈!簡直愛死這爆炸聲了。莫非我有抖S的潛質?

從大無敵超市門前慢慢的通過。
有些懷念起我的主婦生涯。那個時候,到超市購物就是生活中唯一的冒險。

這時狗肉突然狂吠起來。
透過瞄準鏡,隱約看到對面房屋的頂樓,一個不明生物正幽幽看著我們的方向……
趕緊端起槍擊穿了它的腦袋。
……一個僵屍倒下去……

一排僵屍跳起來!

*^%^&&$%$%&((__#
抱歉,我已經無法組織起語言,來形容當時的恐慌混亂。

(ps:普通難度用改過的攻擊力46的狙,僵屍是一槍一個。手槍3槍一個,散彈2槍一個。被撓一下大概是10%血。應該說還能接受吧)

心有餘悸再也不敢戀戰,連滾帶爬的逃出列剋星頓。
城郊那標誌性巨大的水塔,便是我此行的目的地了。

可偉佳裝配廠。

自知我絕不可能正大光明突進去,還是放棄幻想保命要緊。
先用一發0.308子彈幹掉高架上的狙擊手,然後利用這個轉角吸引敵人過來,一槍一槍的幹掉。

(中程用10mmV模式慢慢打,近身就散彈槍一發入魂。AP不夠了退回去一點,”危險“變成”警覺“時回AP。我在這裡升級點出了死神感覺灰常有用。走V模式暴擊流的一定要儘早點出)

小心翼翼的,一點點滲透進去。
幾乎毫髮無傷的攀上了高塔,不敢相信自己的好運。

在水塔的最高處撿到一個珍貴的限量版手辦。

(↑修理娃娃入手,動力甲核心消耗速度-10%)
(吐槽一下輻射3的修理技能,為了不掉耐久影響攻擊力,每次出門背一堆一模一樣的槍,簡直中二)

從高處向下俯瞰過去,終於在二樓找到一處合適的入口。
進門之前我深深吸了一口氣。
Let’s go, boy~!

(寫的累屎了,吃完飯待續)

一進門果然佔據了極好的射擊位置,居高臨下的調戲了底下一眾活靶子。

擒賊先擒王,射人先射腿兒。

樓梯轉角處有一具炮臺,老樣子還是用手雷招呼。
掠奪者嘍囉還以為爆炸聲是嗑藥磕出的幻覺。

在炮臺附近的控制室裡找到一台終端。
葛雷斯托,不正是昨天在博物館門前被死爪撕成碎片的那個掠奪者麼?

查看日誌我才明白過來。想來裝配廠的這一夥歹徒早就盯上普勒斯頓他們幾人。

控制室裡還有一道被鎖的十分嚴實的密室。
我翻出從葛雷斯托屍體上順來的鑰匙,果不其然打開了門。

原來是敵人的彈藥庫。我就不客氣啦~

為了節省彈藥,我小心的繞過防線,乘電梯直達二樓的生產車間。

藏身在暗處,我用狙擊鏡四下張望一圈。
在高處平臺的房間裡,終於找到頭領模樣的男人。——我的目標。

然而同時也偵查到這裡重重的兵力。
不但有七八個掠奪者守在附近,還有兩架火力十足的全自動炮臺。
如果貿然行事的話,一定無法全身而退。

這時我注意到大廳裡有一台全新的守衛型機器人。心裡忽然有了一個主意。

我屏住呼吸集中精神的瞄準,然後扣下狙擊槍的扳機。
就在目標應聲而倒的瞬間,我解除了守衛機器人的安全模式。

敵我不分的機器人機器人開始清場。敵人亂作了一團。

配合著機器人的掃射,我見縫插針的扔出手雷,一時間火光沖天、炸的飛起。Boom!Boom!Boom!

衝擊波平復下來,我指揮狗肉撕咬敵人,一邊用手槍中距離點射,配合的天衣無縫。
然而平臺的頂上還有一架炮臺並未被爆炸波及,只要我略微探出頭去,便會被探照燈打個無所遁形。
這時一梭機槍子彈射穿了我的肩甲,疼痛令我險些暈厥。
我強按住血流不止的傷口,匍匐著躲到一排鐵皮矮櫃櫃之後。這裡是炮臺攻擊範圍的死角。

(這裡記得要讓狗肉呆門口,被狗卡位的話很難躲子彈)

紮下一管治療針和灌下所有的止痛藥片後,肩膀的槍傷好歹是暫時止了血。
但是我知道若不能解決到頂上的炮臺,絕無生還下去的可能。
臨界最危險的境地,心思反而冷靜下來。
找准炮臺攻擊的間隙,突擊!!

在彈盡糧絕之前,可怕的炮臺終於自爆了。
按下按鈕打開通道,到達了最後的房間。確認了目標的死亡。
因為他的頭顱已被我先前的那一槍打飛了。

我以為我會覺得噁心的。我真的以為。
然而看著地板上滾來滾去的人頭,發現自己並沒有過多的想法。
或許在被冰凍200年後,人性中有一部分已經完全無法解凍了吧。

只是心裡淡淡的惆悵。
他應該也是,什麼地方、什麼人的兒子呢。
是否也有親人正在等他回家?

桌上發現了一本野蠻人的雜誌。
隱約想起核彈落下的那一天,奈特正在看的好像也是這個系列的漫畫。

照例的打開終端閱讀日誌。原來他是墨菲婆婆的舊識。
究竟是什麼讓一個掠奪者的受害者成為另一個掠奪者的呢?毒品麼?

在平臺正下方發現一塊寫著Keep Out的木板,後面藏著的正是傑瑞德的保險箱。
欲蓋彌彰的讓我不知道該從哪兒開始吐槽。

在地下室發現成噸的僵屍屍體。查看終端似乎是僵屍和掠奪者們在爭奪著列剋星頓的控制權。
看著已經庫存見底的彈藥和肩膀的傷口,我決定放棄繼續深入的念頭。

從裝配廠安全撤出時已經接近半夜,我順著來時的道路一路向家奔跑。
尖利的風聲在耳邊呼嘯。看不清的黑暗裡不知隱藏著多少危險?
止疼片的藥效漸漸退去。體力已經達到極限,腳下再也無力支撐。

穿過木橋回到庇護山丘的刹那,我腳下一滑,重重的摔倒在地。
陷入昏迷前只留下最後一個念頭。
我還活著。我到家了。
【生存天數】3天
【等級】Lv.6
【技能】攻擊犬(魅4)、堅忍(耐1)、搜刮者(運1)、死神的衝刺(運7)、鎖匠(感4)
【完成任務】(義勇兵支線)第一步

艾瑪,昨天的日記寫了整整一天,被各種雜事打斷
今天就在家種地造屋吧,讓女主好好養傷。

【2287年10月26日】
天氣:晴 地點:庇護山莊
我又在做夢了。
夢裡回到了尚恩出生那一天。小小的胳膊,小小的手腳。
然而我卻看不清他的臉。脖子以上,模糊一片。
我很害怕。也許總有一天,我會忘記我兒子的相貌。

醒來時發現我竟睡在一張床上。鋼絲的,有彈簧的,軟乎乎的床上。甚至還有一隻舒適的枕頭。
巧手先生一如既往的情緒高昂的向我問早。
才知道昨天是狗肉吠來了正在巡邏的普勒斯頓,把受傷昏迷的我搬回房間的。

僅僅才一天的功夫,他們已經把我的房間打理的乾乾淨淨了。
也許這是他們在以自己的方式表達感謝吧。

尚恩的房間,我也努力的收拾回原樣。
雖然等他回家時,極有可能已經用不上這張嬰兒床了罷。

因為受了不輕不重的肩傷,不敢再冒險外出。今日一天,便在家中悠閒度日吧。
搬來椅子和老太太閒聊。
雖然一向聽不進她的胡言亂語,但總覺得她是個深藏不露的女人。
她給我講了一個故事。一個有超能力的女孩和她男朋友的故事。

吃過早飯,開始幫忙做一點農活。
儘管我很懷疑這片荒草叢生的土地能長出什麼東西。

壓泵、取水。累歸累,總也好過打打殺殺吧。
暫時回歸普通人的生活讓我的內心平靜下來。

唔……已經平靜到能夠一腳踩死蟑螂、被綠色的液體糊個一臉也無所謂的地步了……

好在司特吉搞到一台發電機,終於讓淨水器運作起來。
簡直等不及想拖根管子來,把水直接灌進我房間的浴缸裡。

我和之前我一直瞧不上眼的loser朱恩說上了話。
他告訴我,他的兒子死了。

除了“感同身受”之外,我還能說些什麼呢。
我什麼也說不出來。

午後我們建起了一座廣播塔。很快難民們就會聚攏而來了吧。
司特吉說,漫長的旅途能有一個稱之為“家”的地方,感覺很不錯。

雖然很想一起幫忙修造房子的,結果發現自己實在是無能為力。
……於是被打發來橋頭的碉堡站崗……

(求造房攻略 自己弄的完全不能看!)
還抽空去了一趟十松莊,通知他們任務已經完成。

老實說我一點也不關心這些人打算要怎樣。
但是義勇兵人數增加的話,小黑大概會很高興吧。

因為我知道,身邊的人們一個個消失不見,最後只剩下你一個人是什麼感覺。

出乎意料的是,他竟然又一次趕鴨子上架,稱呼我為“將軍”。

……果然還是忍受不了他的自以為是和推脫責任呢……
不過,“女將軍”……好吧,聽上去也沒什麼不可以的呢。

抱歉,巧手先生,我一點也不關心你的“人民”。
我需要的是一個目標……一個可以暫時讓我擺脫痛苦的目標。

通電後,屋子變得通透明亮起來。
即使是夜晚我也不必再擔心受怕了。

我甚至還接上了電視——雖然只有一個節目,反反復複的播著避難所科技的“Special”

明天我就要踏上前往鑽石城的旅途了。再怎麼不舍,終究是要離開。
但是就如司特吉所說,漫長的旅途中,能有一個可以回去的、能稱為“家”的地方,比什麼都重要。
並且下一次,我一定會帶著尚恩一起回來。
我發誓。
【生存天數】4天
【等級】Lv. 8
【技能】攻擊犬、堅忍、搜刮者、死神的衝刺、鎖匠、槍支迷、水女孩
【完成任務】(支線)庇護山丘

又是命運多舛的一天
第一次碰到變變(那什麼狗啊一口咬我半管血)第一次碰到傳奇怪
還差點被個骷髏頭掠奪者飯桶收去一血
跟不要錢似的打針吃藥,終於還是熬過去了~~安全睡入鑽石城~~

【2287年10月27日】
天氣:時陰時雨 地點:星光休息站-格雷花園-奧博蘭車站-鑽石城週邊-鑽石城
重新換上洗滌一新的藍色連體服,今天是出發前往鑽石城的日子。
抱歉了,夥計。這一次的旅途太過危險。
等我在城裡安頓下來就來接你。

特意記得去和小黑告了個別。沒想到這廝又是毫不留情的扔了一堆任務給我這個“將軍”。

打聽完廢土生存常識和各種鄉土傳說(什麼綠皮膚的光頭巨人啊,什麼穿動力甲拿大胖子的掠奪者啊,什麼名字帶星號的傳說怪啊),我對照地圖設計出一條安全路線:繞開列剋星頓,從靠西的鐵道橋過河,進入市區。
我還從庫房取回了動力甲。但願在備用電池用完之前就能安全抵達。

途中經過星光休息站,發現所謂的“怪物”的氣息只不過是幾隻地鼠罷了。

趕緊脫下動力甲(節約電池)、爬上屋頂端起獵槍來玩打地鼠遊戲。

這裡比地鼠更可怕的存在其實是地雷。小心翼翼的用槍點掉。

在推門進屋前我聽見滴滴滴的倒數聲,趕緊向後退開。果不其然,被炸了個一臉懵。

用一根髮卡撬鎖摸進了工棚小屋,找來一些必要的工具。

水塘裡散發著強烈輻射的鐵桶是可以被分解的!
拆成資源後,這裡就不會再有輻射污染了。

我按小黑的吩咐建起了招募遊民的廣播站。
至於以後這個據點能不能被保住,那可就不在我的關心範圍內了。

(小發電站和廣播塔需要銅、瓷器等等資源,事先準備好免得白跑一趟)

離開星光休息站繼續前進。只要沿著鐵道一路奔跑便不會迷路。

大約兩小時之後,我到達地圖上標記為格雷花園的安全場所。
原來是一處由機器人經營著的農林花圃。

這位奇葩的”幫手小姐“十分在意她的皮膚。
我只得答應她,有空的時候會去河對岸的淨水廠瞧瞧情況。

我立在河岸邊向著南面眺望。過橋便是進入市區的範圍了。
鑽石城——那被稱為聯邦的”珍珠“的城市,就在那裡。

順著鐵路橋過了河,我首先到達了義勇兵據點之一——奧伯蘭車站。

這次的目標是一群佔據了服裝店的強盜。好吧、好吧。
為什麼我一點也不意外呢。

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