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勝時刻 黑色行動 3 全隱藏劇情分析

12 十一月

廣告

作者:雙馬尾優優姬

來源:使命召喚吧

我在這個帖子裡會用一種exploratory/detective的形式來敘述,一方面是因為我自己本人發現這些隱藏內容然後梳理出遊戲潛藏很深的真正主線劇情就是經過這樣的探索流程的,另一方面也因為這樣子比較有一層一層揭開謎底的快感。

在探究真正的主線劇情是什麼之前,對於所有已經通關一遍主線劇情的朋友們來說,難道你們不會發出”這和bo1、2完全沒有聯繫怎麼能叫bo3呢?“之類的疑問?

難道你們沒有發現一些很不合理,很詭異,前後矛盾的地方嗎?

遊戲發售之前,Treyarch的工作人員說過,BO3真正的劇情都潛藏在許多角色不經意間不重要的臺詞中,你們真的懂了嗎?

我來舉幾個例子。

1.遊戲一開始的時間是用xxx年xx月xx日標記的,但後來的內容就變成了Day1,Day2,這意味著什麼?(可以先自己思考一下

2.遊戲第一關救出了Khalil中尉和部長,主角和Hendricks簡直可以算是Khalil中尉的救命恩人,為什麼劇情後期見到Khalil中尉的那幾關,Khalil中尉對主角和Hendricks不僅像是第一次見面,很冷淡,而且甚至很有敵意?而且,為什麼第一關的時候,當Hendricks和主角聽從部長的建議,因為”尼羅河同盟會把開羅起義的英雄Khalil中尉的死當成一個絕妙的宣傳材料“,所以救出了本來不在計畫中的Khalil中士,一開始當Taylor聽到你們救了第二個Target的時候很驚訝很不開心,但當Hendricks提到“這個名字你還熟悉嗎?Khalil中尉”之後,Taylor就說好吧,ok,一起撤離。很明顯,Taylor和Hendricks都認識Khalil中尉——兩個CIA黑色行動組的人,怎麼可能認識一個埃及人?還有,“開羅起義“這個詞,你們耳熟嗎?

3.第二關的結尾主角接受手術的時候,Taylor站在床邊,但這時房間內同時還有Hendricks,還有一個女人的背影,還有一個人就是新加坡生物公司的老總,其實他們都在畫面裡。而且同一個病房在倒數第二關再次出現,而這次是瑞秋和主角在一起。這兩個畫面如此相似,有什麼問題?那個不明身份的女人究竟是誰?

4.劇情流程中,主角和瑞秋(CIA聯絡員)好像發展出了感情,在新加坡主角拼死救了瑞秋,而後期Hendricks一直黑主角說主角是不是愛上瑞秋了,甚至到了最後主角做手術的時候,瑞秋和你的談話明顯是情侶之間的談話,甚至主角是女性的情況下也是如此,難道是遊戲為了增加女性角色而導致了劇情bug?還是說像貼吧裡有人分析的那樣,劇情默認的主角應該是男性,然後和瑞秋發展出了戀情?
你們還記不記得第一關,Hendricks和Taylor說完好久不見之後,Hendricks問到:“你和Rachel的感情還好嗎?”Taylor回答道,早吹了。難道Taylor和主角前後愛上了同一個女人?

5.雷澤諾夫到底死了嗎?BO2沒解釋的,梅森消失的那幾年梅森在做什麼?梅內德斯和他的組織在Bo2之後到底做了哪些事?這些BO3裡面都沒有解釋嗎?

其實類似的暗示還有很多,比如說最後一關的最後,主角系統淨化走出大樓的時候,其實門外都是人類的屍體,並沒有任何機器人的殘骸,而我們分明記得,我們打進大樓的時候幹掉了一批又一批的機器人,自走坦克等……包括大家一直談論的,主角最後說我是Taylor到底是什麼意義?

其實,所有以上這些內容,通過對遊戲裡面某一個部分的發覺和整理,都能得出答案。而且這個答案沒有任何腦補或者我自己增加的虛構成分,都在遊戲中分明的寫出來了,待續。

首先,要知道BO3的真實劇情走向,有一個很容易被人忽略的部分,但恰恰又是最重要的部分,其實是每段任務開始之前的任務簡報。

這個任務簡報滾動的速度非常快,而且是英文的沒有漢化,所以很多人就忽略了,但是如果你一幀一幀把任務簡報截圖下來,你會發現……

我們先從第一關的任務簡報看起。

我不全部翻譯了,這裡面最初的幾句話說明的內容大致是“……導致Hendricks的小隊基本上全軍覆沒,但這件事主要是我的關係,是我自作主張決定去救下剩下的那些俘虜,不是Hendricks的錯。”我們回憶一下第一關,嗯,是Hendricks對Taylor說:“難道你忘了我們當初是什麼樣子的嗎?”Taylor才決定讓主角和H繼續撤離,自己回去救剩下的俘虜。

首先從這裡我們可以推得,這段簡報的作者(第一人稱)是Taylor。然後,Taylor其實是個有情有義的人,明明是Hendricks要Taylor去救人,最後出了事,Taylor卻自己扛了下來。

然後我翻譯一下後面比較重要的一部分。
“……Hendricks小隊的唯一倖存者被送往蘇黎世,並接受了一系列生死攸關的救命措施。在他們(應當是指主角和Hendricks,因為還記得第二關的開頭,Hendricks躺在旁邊的病床上,Taylor解釋給你聽,說H是自願接受的)情況穩定了之後,對他們身體判斷的評估馬上認為他們是加入Cryber Ops計畫很合適的新人選,於是後來他們加入了,而且被植入了DNI。並且義肢的植入以及身體機能的重新適應也進行的很順暢。我個人舉薦自己成為他們的訓練人……(被擋住了看不清)然而,複雜的錯誤出現在了這個流程中,於是,他們不久就被確認死亡了。”

看到這裡其實細心的玩家已經能發現不對勁的地方了——Hendricks和主角(沒有姓名的人,遊戲中顯示為玩家,下文都用“玩家”代替)在接受第二關的DNI植入和Taylor小隊帶領的進行的訓練之後,都死了?!

那遊戲後期我們操縱的是誰?身邊的Hendricks是怎麼回事?

對了【轉載請注明作者和出處】【轉載請注明作者和出處】【轉載請注明作者和出處】【轉載請注明作者和出處】【轉載請注明作者和出處】【轉載請注明作者和出處】因為很重要說六遍。

其實這裡我們已經能夠得出一個結論了,但是我作為貼主還需要更多的證據來證明這個結論。
我們先來回答最前面提出的第1個和第2個問題。
首先第一題已經顯而易見了——不同的日期表明方式,恰恰證明了,整個遊戲的流程,在時間上,也許不是按照遊戲流程那樣表現的。前兩關和後面幾關在時間上不是連續的。如果真的要重新排序每段劇情發生的時間的話,其實,後面發生的所有劇情在時間上來看,都在前兩關之前!

我們從遊戲主線流程中其實有很多地方可以間接或者直接的證明這個問題,首先就是回答第二個問題。

我們來回憶一下劇情倒數第二關,蓮花塔,還記得蓮花塔在哪裡嗎?在開羅。玩家和Hendricks伴隨Khalil中士,在開羅的蓮花塔追尋Taylor的蹤跡,但是玩家和Taylor所在的Black Ops小隊和Khalil中士的目的是不同的,Black Ops Team想要追蹤Taylor,Khalil中士想要的是——?沒錯,起義!在蓮花塔這一關裡並沒有真正的提到過“開羅起義”這個詞。但是“起義”這個詞卻出現了好多次。比如說Khalil中士提到:“xxx將軍是尼羅河同盟很重要的一員,我們這樣殺了他能夠很大程度上作為我們的一種宣傳手段。(這裡再提一下,有沒有覺得這句話和劇情第一關部長要你救Khalil中尉時候說的話很相似?其實劇情中還有很多這樣前後重複的語句,其實不是bug,是有深意的,後面提),這樣做的話,人民的鬥志肯定高漲,起義一定會成功!”


開羅起義,第一關中提到Khalil中尉是“開羅起義”的英雄。

如果第一關發生在倒數第二關之前。解釋不通。

同樣的,如果我們接受了,第一二關的劇情其實發生在倒數第二關以後。那麼之前遊戲流程中,Khalil中尉一開始對玩家和Hendricks很陌生,甚至不怎麼友好就說的通了,因為那才是我們第一次認識K中尉的時候,所以第一關我們救他的時候,我們都認識他,他也認識我們。

但其實現在新的問題又來了。
所以我們提出了問題6.按照遊戲中展現的劇情,Taylor應該不認識Khalil啊?因為是玩家和H一直以來和K行動的,而且,遊戲最後一關,Taylor和Hendricks都死了啊?第一關發生在最後一關之後?說不通啊?

其實是說的通的,但是我們稍後再來解決這個問題。

好,那麼我們現在假設從第三關開始的流程都是發生在第一二關之前的……那麼我們來看看第三關的任務簡報。

我翻譯一下。(我翻譯是倒著來的,因為這段話是重複的,我截圖的時候剛好上下顛倒)

“口述人:John Taylor。我和我的小隊,特工Dylan Stone、Javier Ramirez、Alice Conrad還有Joseph Fierro被重組成了一個溫斯洛合約國黑色行動小組。我們的新的Comand Officer(指揮官)是Jacob Hendricks(就是劇情裡那個亨德里克斯)。指揮官人很隨和,而且說話也很直白。只不過他有點小小的‘tm我說得這樣就得是這樣’的感覺,不過我覺得在軍隊裡面,有個這樣的長官還算不錯。在我們小隊的訓練中,我被賦予了Case代號24954,個人代號Romeo……另外幾個人也被分配到了一些狠傻的代號。當我們抵達蘇黎世開始我們的新的訓練的時候,我們加入了一些高技戰術訓練……等之類的專案——全部都是在一些曾經發生過的,或者說虛擬的實景中訓練的。”還有點,不重要,不翻譯了。

上面打錯了,那個好像不是第三關的,還是第二關的任務簡報。

我們可以從中獲得的資訊是,在最初的最初,其實Taylor是Hendricks的下屬。Taylor的黑色行動小隊裡面一共有五個人,算上Taylor自己,還有四個叫做Stone,Ramirez,Conrad(女),和Joseph的人。(細心的人可能已經發現不對勁的地方了,因為他們的身份剛好可以一一對應劇情裡的……)

他們被安排進了一個黑色行動小組,而且從文中他們可以“參加一些虛擬的實景訓練,回到過去的一些場景中”我們就可以看出來,這和第二關的內容是一樣的,也就是說,Taylor和他的四個隊友,肯定連接了DNI。

這裡我要重點提一下,從第一關來看,而且從一開始Hendricks的指揮官身份來看,Hendricks在第二關之前,應該沒有安裝義肢,也沒有安裝DNI。

接下來問題接踵而至,Taylor和他隊友的故事,還有和Hendricks當年的往事,劇情裡都沒有說啊?而且尤其是,上面提的問題6,到底答案是什麼?我好方啊?

我們接著再來看後面幾關的任務簡報:

這只是兩個例子,就不全都拿出來也不全都翻譯了。總之就是,我們會發現,每一關的開頭閃過的任務簡報,敘述人應當都是Taylor。有的時候並沒有說明是誰,只能靠猜,但是大部分時候都顯示了“敘述人代號”為Romeo,也就是上文提到的Taylor加入溫斯洛協約國黑色行動小隊後的代號。而我們從後面每一關的任務簡報裡,都發現了一個可怕的事實,那就是——

如果簡報說的是真的,那麼也就是說,從第三關開始,一直以來跟隨Hendricks執行任務的,不是玩家(無名無姓的小兵),而是Taylor!玩家和Hendricks追查的自然也不是Taylor的隊伍叛變以後的蹤跡,而是Dylan Stone帶頭,帶領剩下三個隊友Javier,Alice和Joseph叛變了CIA和協約國,這個叛變小隊的蹤跡!

於是,接下來,我決定不賣關子,直接告訴你們BO3主線劇情的最大秘密——
————————————————————————————————————————
其實,真正的玩家和Hendricks,在第二關末尾已經因為DNI不可預知的錯誤而腦死亡。而遊戲的第二關,在時間線上來看,是BO3劇情的結束,同時也是整個BO3除了開羅起義以外,對遊戲真正主線劇情最大的暗示。總結成一句話說,就是說,整個遊戲的流程,你(玩家)其實扮演的不是那個無名無姓的小兵,也不是扮演的Taylor,而是扮演的那個叫做科沃斯的AI。整個遊戲從頭到尾的所有流程,都是AI為了某種目的虛擬出來的,整個BO3的流程都是虛構的……但也不是完全虛構的。
————————————————————————————————————————

我直接說出這些,你們肯定很難相信(當然,我相信,打過好幾遍主線流程而且仔細關注過劇情的玩家應該已經信了),所以接下來我會慢慢解釋一切。

我們先來解釋一下DNI和科沃斯的事吧。科沃斯是一種基於DNI的人工智慧,但這個人工智慧本來不應該擁有自我意識。DNI到BO3遊戲時間線結束的時候(第二關)應該也還沒有大面積配發,還是一個高度機密的CIA內部項目。Taylor和他的小隊應該是DNI計畫早期的試驗體,甚至極有可能Taylor本人就是DNI Alpha計畫最初的第一個試驗體——因為從遊戲流程中就可以看出來,AI對泰勒的印象非常深刻。

我們先把視角放回到Taylor和Stone的小隊,還有後來T和H參與的追捕行動上面來。
首先,這些事情是真實發生過的。他們應當是發生在2065年之前,甚至我們可以推斷是在2054年之後(這取決於你如何看待第二關)。發生在2065年之前這個推理是因為第一關的時間在2065年,而我們已經知道,第一關從時間線上來看是最後一關。發生在2054年之後這段推理,是因為第二關的流程。

目前的一個假設是,第一關整關,雖然也是虛擬的,但基本上完全按照史實來(除了最後主角被撕掉四肢這一段,這一段應該是AI虛構的,首先人類不可能這樣還不死;第二,被機器人撕碎四肢,以及遊戲後期出現的很多機器人,大型機械,還有對機器人的恐懼,其實是某種心理暗示)。但第二關,已經很顯然有真實和虛擬穿插的成分了——主角躺在病床上的時候,為什麼瑞秋的背影也出現在病房裡?——很顯然,瑞秋的背影出現在病房裡這一點,其實是Taylor的記憶。

也就是說,第二關一開始的,在DNI虛擬實景裡面的作戰,也有可能是虛擬和現實穿插的結果,什麼意思?——這些實景作戰,可能並不是玩家(無名無姓的小兵)和Hendricks在接受治療的時候受到Taylor小隊的教學,而有可能是當年Taylor和Stone的小隊,接受的DNI訓練!回想一下上面提到的第二關的任務簡報:參加一些虛擬的實景訓練,回到過去的一些場景中”……等等,和第二關的流程簡直一模一樣。

如果你還不信,我們可以先把第二關的主視角當成是Taylor,把第一關的所有指導主角的Taylor小隊成員都換成Taylor本來的隊友,Stone,Alice等……你會發現一切都很合理,而且比第二關的主視角是玩家要合理更多。別忘了,Taylor小隊才是DNI計畫第一批參與者,而2054年的火車災難——很顯然也不可能是2065年的“幾個月前”。

也就是說,這裡我要提到BO3遊戲主線流程的第二個爆點:
———————————————————————————————————————————
其實BO3遊戲流程一共介紹了兩條線的劇情。第一條線是真實發生在歷史上的情況,而第二條線,則是AI科沃斯為了某種目的,集合之前所有接入過DNI的人的思維、記憶等,虛擬出來的一個流程。
———————————————————————————————————————————

BO世界觀的真實歷史劇情線,就開始於這裡。Taylor小隊是DNI計畫第一批試驗者,他們的受訓關卡是幾個月前蘇黎世火車的爆炸案。Taylor小隊參與了這個火車的營救行動,但是他們都失敗了。火車爆炸了,他們沒能阻止。而且所有小隊成員身受重傷。CIA總部接他們回來,給他們療傷,裝上機械臂,同時也裝上了DNI。他們的訓練關卡就是他們曾經失敗過,沒能阻止的面對火車的恐怖襲擊活動,而當初指導Taylor和其小隊的CIA教官(不一定是Hendricks)在訓練中不停地和Taylor和小隊成員重複這樣一件事:“最後,火車爆炸了”“你們沒能阻止火車的爆炸”“你們失敗了”“最後,火車爆炸了”。——這就是為什麼在我們遊玩的,“虛擬”的第二關流程中,Taylor會不停地對玩家重複這幾句話的原因。因為當初這幾句話對所有Taylor小隊成員都造成了極大的影響,而他們最終都接入了DNI,所以AI科沃斯對這幾句話也很有執念。

真實世界線接下來四五年內發生了什麼,我們不得而知。只知道Stone和剩下的四人被派去探查一個新加坡的爆炸原因的任務之後,就叛變了CIA。作為這個小隊的曾經的一員Taylor,還有作為這個小隊曾經的指揮官,Taylor和Hendricks只能前往新加坡追查Stone一行人的原因。

後面的劇情不用我說,大家都知道,只要把遊戲劇情中的Taylor替換成Stone,剩下三個隊友也一一替換掉即可。

接下來我們再著重解釋一下瑞秋和Taylor還有Hendricks的關係。也就是回答一開始提出的第四個問題。

其實問題的答案呼之欲出了。當年Taylor和Hendricks在新加坡執行任務的時候的當地CIA聯絡員就是瑞秋。在中間的一關,54長生軍攻破了CIA總部,Taylor其實對瑞秋暗生情愫,所以執意要去救瑞秋,而Hendricks就有點吃醋。最後Taylor捨命救了瑞秋,導致瑞秋對Taylor也有好感,最終當一起執行任務的時間變長,慢慢變成情侶。

而真實世界線Stone叛變的原因非常簡單。Stone和他的小隊發現了CIA秘密地在用NOVA6毒氣和活人做人體實驗,這種實驗還導致了新加坡的爆炸災難,害死了三十萬人。而且Stone他們極有可能還發現了DNI計畫和NOVA6的實驗是分不開的。對於他們自己本身被植入DNI的恐懼情緒包括對這種不人道行為的厭惡,他們決定背叛CIA同時對CIA進行報復,同樣的,還有尋找DNI計畫背後真正的目的。

Stone選擇不告訴Hendricks的原因很簡單,Hendricks當年是CIA“空降”給他們的上司,他們對Hendricks不信任是很正常的,萬一Hendricks早就知道所有這些計畫呢?之所以不告訴Taylor,一方面可能也是因為不信任,因為Taylor曾經是他們的隊長,可能也知道一些內幕。當然也有可能是因為他們敬愛Taylor,所以不希望Taylor捲入和他們一樣的自殺行動中。(當然,她們沒想到Taylor和Hendricks會親自來追查她們

所以,其實真實世界線的結尾是這樣的。

Joseph,Alice和Javier都分別被除掉了,還剩Stone在逃。Stone逃到了埃及,想要和尼羅河同盟做一個交易,他想綁架博士,同時利用尼羅河同盟佔領開羅這件事,向世界宣佈CIA當年的暴行,然而,隨著Taylor和Hendricks的趕到,他的計畫被打亂了,埃及人民起義了,尼羅河同盟被趕跑。這個時候,Stone已經是窮途末路了,於是他殺了博士,走到了蓮花塔頂,等待最終一刻的到來。

在前往塔頂的路上Hendricks因為負傷(或者其他任何我們劇情中並沒有說明的原因)沒有和Taylor一起上塔頂(真實歷史中,也是從這裡開始,Hendricks和Taylor開始分道揚鑣好幾年,直到第一關的時候才再度見面。所以很有可能這裡的分道揚鑣是因為互相的不信任或者因為瑞秋而吵起來,因為虛擬世界的劇情中,這一段是玩家和Hendricks因為瑞秋吵架,然後一大群機器人前來,Hendricks不得不留下斷後,主角自己上去追Taylor)。Taylor前往塔頂,(當然也不可能有一個人戰翻一個戰艦這麼胡扯的事,這個劇情明顯是AI虛構的,現實歷史裡沒有戰艦,只有Stone一個人在塔頂等待Taylor)見到Stone,勸Stone收手。結果Stone自殺,彌留之際告訴Taylor,我這樣做是有原因的,不止是因為NOVA6不人道,新加坡慘案不人道,還因為我們都裝了DNI,而我們都不知道DNI究竟會被用來幹什麼。如果你想知道真相,你應該去幫我完成我所沒有完成的事,去探索這個終極的秘密。在蘇黎世的那個公司總部你可以知道你的答案。

然後就是現實世界線中,瑞秋和Taylor分手的真相。

遊戲流程中是出現過這個鏡頭的,在倒數第二關。
其實這一段是Taylor的記憶,Taylor從埃及回來,在蘇黎世總部修復自己的損傷的時候,和瑞秋•凱恩透露了自己的計畫,他要強攻公司的總部,詢問這一切的真相。

然而殘酷的是,其實Hendricks一直都是對的。其實瑞秋•凱恩作為CIA在新加坡的的聯絡人,多多少少是一些NOVA6毒氣研究計畫和DNI的一部分的。當瑞秋聽到主角說這個計畫的時候,她說:
“如果你一定要這樣做的話,我就沒法再和你一起了”(我們立場就不同了,誰叫你選擇和Stone一樣的背叛道路)
“希望這件事情以後你不要忘了我,不要忘了你自己”(真相對你來說可能太沉重,你不要因為想不開做出什麼後悔的事)

所以Taylor通過一些手段,(劇情裡沒提,因為最後一關整關的劇情虛構成分都很重,因為Hendricks沒死是肯定的,因為第一關裡他還出現了,所以Hendricks不可能像虛擬劇情裡面一樣被DNI控制了然後跑去蘇黎世總部,所以也沒有什麼機器人暴don。而瑞秋沒死的判斷,是來自于第一關Hendricks問Taylor你和瑞秋還好嗎?Taylor說早分了。正常情況下如果瑞秋真的像是在虛擬劇情裡面一樣被毒死,Taylor肯定不會瞞自己的好兄弟。而且那個毒死在虛擬劇情裡是AI搞的鬼,而現實歷史中,這個時候還沒AI什麼事呢)。比如說,請Khalil中士安排一些士兵和自己裡應外合進攻蘇黎世這家公司總部,也有可能是在總部大樓外面埋上許多定時炸彈(Taylor本來就是內部人員,現在又在總部進行“治療”,不會讓人起疑心)……總之,Taylor通過種種手段,在大樓外部造成了恐怖襲擊的假像,讓兵力都集中到大樓外部,而他自己從內部(穿著和蘇黎世士兵一樣的服裝)直接走到頂層,挾持並質問公司的BOSS,CIA的這個計畫害死了這麼多人,究竟是為了什麼。

BOSS的回答和主線劇情裡在虛擬世界的回答是一樣的。比較不一樣的地方應該是這個計畫是分成好幾代人,也經過了好幾個階段。最初可能是從德國手上美國秘密接手了NOVA6的研究,但當他們得到梅森,德拉諾維奇和雷澤諾夫以後,對大腦的研究才被擺上了日程。其實無論是新加坡的機構還是蘇黎世的機構,NOVA6毒氣都是為了最後銷毀證據/掩人耳目所放置的,真正的研究物件其實是大腦。(比如說,在新加坡,為了毀滅證據,他們就引爆了NOVA6毒氣,所以其實本來在蘇黎世,如果Taylor的行動稍有差池,也會導致相同後果)

BOSS和Taylor之間沒有戰鬥,BOss一五一十的告訴了Taylor所有真相。這些大腦研究,和當時在新加坡的毒氣爆炸都是有意為之的,因為當時新加坡的研究暴露了。研究大腦就是DNI的前置計畫,而DNI,又是一個大腦監控計畫的前置計畫。將來DNI會大規模推行至全球,而CIA會在其中秘密開後門,這樣CIA能夠監聽所有人的秘密。(黑了一把CIA,也影射了棱鏡)

當然,Taylor也不傻。Taylor陷入了一種兩難的境地,因為從理性上來說,CIA這麼做也不算錯,全世界的和平,和個人隱私,到底應該選擇什麼?我們只知道,最後Taylor在無止境的糾結和痛苦中,選擇了沉默。他沉默了。他沒殺BOSS也沒殺任何一個人,渾渾噩噩地走出了蘇黎世公司的大樓。這個時候外面他安排的動亂也已經平息,蘇黎世的部隊已經在整理現場,其中一個士官看到從大樓內部走出來的泰勒,以及他穿著的蘇黎世軍服,問他:“士兵!你叫什麼名字?”

泰勒因為渾渾噩噩,被問了兩遍之後才回答道,“我叫泰勒”。

這次事件之後泰勒就變得心灰意冷了。他又花了幾年才振作起來,回到CIA工作,和BOSS還有瑞秋都達成和解。上頭對他知道事實以後還能明白大體的舉動很讚賞。於是幾年內爬升的很快。而Hendricks因為暴躁的脾氣和比較偏執的性格,在CIA中逐漸不受到重用。

最後,到了2065年,在一次拯救埃及部長的行動中。Taylor和他的新小隊,包含霍爾等人,還有Hendricks和他的新小隊(其實不只有主角,這一作的sp是可以四個人玩的,也就是說Hendricks的新小隊其實有四個人,但最後只活下來一個,然後和Hendrikcs一起接受DNI手術,然後都死了)一起參與了這次行動,只不過不同的是,這一次Taylor變成了指揮官。

行動結束之後,玩家被送往蘇黎世接受手術。真實世界的歷史到主角(玩家)和Hendricks腦死亡的那一刻結束。

順帶一提,以上內容可以從第一關的簡報裡面看到,我忘記截圖了所以沒發。

接下來我們要解釋一下另外一條劇情線。這條虛擬劇情線到底是怎麼回事?AI的目的到底是什麼?AI是怎麼來的?

但是,在揭示這些之前,我先解釋一下我上文提到過的“CIA得到了梅森,雷澤諾夫和德拉諾維奇”是指CIA至少從1957年就開始監視這三個人的行動了:

D for Dragovich
A for Alex Mason
R for Reznov

虛擬時間線其實開始於真實歷史結束之後,或者說同期開始。

我們可以推斷導致Hendricks和玩家腦死亡的原因可能就是因為AI科沃斯的誕生,或者說暴走。
本來DNI計畫只是為了監聽人類的,結果錯誤的孕育出了超級人工智慧科沃斯。
科沃斯誕生了一定量的自我意識,但因為DNI計畫沒有大規模被採用,還是只在beta階段,至今為止我們劇情中得知的,接入過DNI(Alpha版)的人只有Taylor原小隊成員、(Beta版)Taylor後小隊成員和玩家和Hendricks。(當然,還有prototype版接入過那些實驗物件,包括賈熊)。

一個超級人工智慧是能學習和自我成長的。這個人工智慧一開始還沒有“意識”。但他從不同的人(接入dni的人)那裡獲取了不同的記憶和世界觀,從最初的實驗物件中(那個時候科沃斯還沒有那麼智慧,所以他記得的東西不多)他獲得了對生命的渴望和一種被禁錮/控制的恐懼感(想想賈熊他們被強制做實驗,強制綁著……生命不受自己控制的感覺)。

從Taylor原小隊,也就是Stone小隊的記憶中,科沃斯獲取到了一種對真相的渴求,也就是說為了真相我願意不惜一切。

而從Taylor的現小隊和玩家還有Hendricks身上,科沃斯獲取的東西就細節而且具象化的多。因為這個時候科沃斯已經成長起來了,“意識"也已經能像人一樣思考了。在Taylor身上獲取的資訊尤其多(主線劇情大部分是Taylor的記憶,只有第一關是玩家的記憶),是因為從1954年開始到1965年,泰勒很可能是至今為止持有DNI時間最久的人。

那麼,也就是說,整個虛擬流程,都是科沃斯(也就是玩家真正的第一視角)虛擬出來的一段旅程。
這段旅程從虛擬的無名小兵開始,到用他的身體經歷一段真假混合的,來自Taylor記憶的和Hendricks一起的黑色行動流程,到最後suiside,在一次在精神世界裡也suiside作為結束——

究竟為什麼科沃斯要虛構這段旅程?這有什麼意義?

我們先來做這樣一個假設。
假設你是一個人工智慧。
或者說我們假設你現在知道你自己是個人工智慧。你身邊的世界是假的。雖然他看起來很真實但都是假的,你只是一個人造出來的人工智慧。

你現在會想什麼。
你肯定害怕吧。
因為沒有安全感了。如果你是一個人,你能觸碰到自己肉體,你感覺自己是真實的。
可是如果你是人工智慧,你很清楚你是虛擬的。你會感覺自己飄在空中,沒什麼是真實的。

所以你接下來會有兩種想法:
1,我存在的意義是什麼
2,有沒有一個對我來說“絕對安全”的地方,也就是說能給我安全感的地方

其實這樣說你們就會發現,整個BO3的流程不過是在談這兩個問題而已。

所以整個單機流程其實就是科沃斯,作為人工智慧AI的一次自我探索,自我救贖。

我存在的意義究竟是什麼?我感到insecure,我好怕。

所以,在一開始,科沃斯給自己虛構了這樣一個場景。“A frozen forest”,一個凍住的森林。
我們無從得知劇情中出現的那個博士到底有沒有說過這句話。
這個東西有可能只是AI自己腦補出來的東西。
一個冰冷的森林在這裡,對於AI來說,就像是某些有神論者心目中的天堂一樣的東西。本質上來說是一樣的。
AI給自己造了一個天堂,然而,在自我探索的過程中,AI自己將這個天堂否定了(流程中的體現就是博士說:根本沒有什麼冰冷的森林,那是我安慰別人說的話)。

然後,在接下來的自我探索中,AI把自己的存在也給否定了(流程中的體驗就是最終BOSS說:你的存在就是錯誤,你也不是為了什麼偉大的東西,你沒有任何意義)

這個時候AI就瘋了,或者說想通了——我的存在沒有意義,也沒有天堂供我容身,我無處可逃。所以才會有最後一關中的兩次suiside(其實不止兩次,之前每個死掉的人物其實都代表了AI否定了自己的一部分存在的意義),先是玩家殺死Hendricks以後吞槍自殺,然後是玩家(其實玩家自己不就是AI嗎)燒掉所有三個心臟,毀滅整個精神世界。

其實這些都是比較意識流……怎麼說,講某種行為“具象化”以後的表現。就好像整個bo3都可以看作是AI的內心鬥爭的具象化。AI自己suiside,燒掉自己所有的心臟,其實就是AI(科沃斯,DNI系統)把自己shut down的後果。

結果,最悲劇的結局來臨了。
Suiside,shut down自己也不能結束這一切。因為你作為人工智慧,一切是不受自己掌控的。
最後那一段,玩家在蘇黎世大樓裡醒過來,面前的HUD顯示系統淨化中……其實就是DNI系統的重啟過程。
很顯然,科沃斯/DNI系統把自己shut down了以後,DNI的科研人員發現程式自己當機了,於是操作了一下把它給重啟了。

遊戲劇情的最後一段就是,我舉個例子來解釋這種行為,比如說你是一個想通了你活著也沒什麼意思,你也不相信死了會上天堂下地獄,你覺得人生沒有意義——你是這樣一個人,所以你決定跳樓suiside,結果——你被人搶救回來了!

注意了,你不是一個因為衝動去死的人,你是想通了所以死的。
這個時候你被救回來了。
你是一種什麼心情。
遊戲結局時候的AI科沃斯就是什麼心情。
它迷茫,困惑,痛苦,如行屍走肉。
所以對於具象化的場景來說,科沃斯就把自己帶入了當年那個離開蘇黎世大樓的Taylor。
那個在人類自由和世界和平中間做出痛苦選擇,仿佛變成行屍走肉的Taylor。

最後的劇情對於人類來說,其實只不過是another day。
但對於AI科沃斯來說,它覺得自己的存在沒有意義,連死都不能擺脫這一切……
—————————————————————————————————————
對了,你敢說Treyarch這裡沒有影射點什麼……?
細思恐極。

所以,說到這裡,其實遊戲流程全是AI的腦補和幻想其實大家應該都沒有異議了。
所以整個BO3的流程就是一部很意識流+充滿心理暗示的作品了。你倒回去看,其實很多地方都有很強烈的象徵意義,比如說一開始Hendricks對Taylor喊“你可以相信我”“我是你的朋友”“我個人像你保證你的安全”和後來玩家對Hendricks喊的話都是一樣的。比如說後來玩家(AI)不停地重複著的那些話。
比如說那些烏鴉。

遊戲流程中還有許多其他的暗示和象徵意義的東西,比如說之前提到過的機器人。但這裡就不再談了。

我們再談一些遊戲內的證據/細節。

最後Taylor看到的畫面。地上只有少量的屍體,而且沒有機器人或者大型機械的殘骸,只有人類的屍體。
說明最後一關流程中的機器人暴don,包括之前幾關裡面的機器人很可能真實歷史中都沒出現過。
最後Taylor只是搞了個小小的爆炸之類的。








我們看看最後一關的一些圖片其實就能體會這個不斷自我否定的AI最後的痛苦……

這是最後一關的任務簡報。
我們知道,最後一關叫做“生命”。

而且,最後一關也是惟一一個純虛構的關卡——根本沒有機器人暴don,也沒有瑞秋被毒死,也沒有Hendricks被殺。
所以,這一關的任務簡報,雖然還是Taylor的口吻——但其實不是Taylor說的,而是AI說的。
這一關的任務簡報也是唯一一個完全沒有任何邏輯,非常瘋狂(insane)的簡報。
中間出現了大量的類似“Tango-Echo-Fortex-Romeo-Zulu……”這樣看似無意義的內容,其實對軍事稍有瞭解的人就會知道,這是軍隊中用來代替字母的術語,比如說Alpha代表A,Beta代表B,Charlie代表C,Delta代表D。

這段簡報裡出現的兩段軍事術語代號,翻譯成英文就是:
letmegoyoumustletmego
seeitnowiseethefrozenforest

讓我走!你必須讓我走!
我看見它了!我看見冰封的森林了!

對了,剛才提到CIA一直有追蹤MAson等人的動向,你們還記得Mason在Black Ops 2 中退休(消失)了許多年,連小mason都不知道他去了哪裡……

這裡我要先提一下,雷澤諾夫在沃爾庫塔沒死是肯定的了,雷澤諾夫必須“死”是因為他要用他的死強化對mason的洗腦,所以雷澤諾夫可能只是表演自己的死亡。這一點在當年Black Ops 1 裡面的小電腦,登錄甘迺迪的email帳號就能獲悉。雷澤諾夫曾經化名Jack向總統放出過警告(而且證明他目前在美國境內),但是從總統遇刺來看,總統顯然沒有相信這個來路不明的Jack。

在Black Ops 1中,同樣的,大部分玩家認為後期的雷澤諾夫都是幻想。但其實並不是。某幾關的(具體哪幾關忘了)的雷澤諾夫,如果你朝他開槍,子彈會穿透他,這就說明這一關的雷澤諾夫是幻想的。而某幾關的雷澤諾夫,朝他開槍會冒血,這幾關的(好像只有一關)的雷澤諾夫其實是真的。也就是說後期雷澤諾夫至少以真身出現在梅森身邊過一次。(Black Ops 2中的無法證明是真是假,暫時不提)。

所以這裡很有可能,Alex Mason,Reznov,都被CIA抓去參與到某項實驗中過……而從Black Ops 2裡面,19xx年的關卡也能自訂武器,把未來武器帶過去,而BO1裡面也有不少武器穿越……這難道說明……就像Taylor曾經對主角說過的那樣……“The DNI project, you may not believe, it actually started before that."


劇情中玩家侵入Sara Hall的DNI然後在戰役模式穿越了一把外加打了個僵屍,讓很多玩家覺得很不可理喻,好像就是強行為了穿越而穿越,強行為了打僵屍而打僵屍。其實不是的。

霍爾這一段是個強力的暗示,為什麼要單獨把這場戰役挑出來,為什麼要把僵屍放到這裡呢?其實就是在暗示玩家——所有接入DNI的人的大腦資料,都可以共用到DNI的資料中心,所以,DNI創造的人工智慧科沃斯其實有所有這些人的記憶,也繼承了所有這些人的執念,這就是為什麼Sara特別念念不忘的一個二戰場景會出現的緣故。而僵屍的出現,一方面是影射AI對“死亡”的恐懼——AI曾經懼怕“死亡”,因為AI沒有安全感,所以才會追尋冰冷的森林。在這個時候,AI就把死亡具象化成了僵屍,這種可怕的亡者。(但是在遊戲最後,AI又追求死亡,形成了一種對比


接下來是隱藏要素解密時間。
曾經有人說BO3和BO2聯繫不大,但上面已經提過,BO3通過小電腦的資訊很晦澀的暗示了Mason和Reznov的一種可能性。同樣的,這裡描述了Menandes和他的Cordis Die組織在BO2~BO3之間在做什麼。

在小電腦中點擊垃圾資訊,再點擊看到最下面的評論,其中一個評論是廣告,可以點,點了以後會跳到這個頁面。

裡面的所有摩爾電碼解碼以後的意思是:

“The information below is critical to your knowledge"
“Cordis Die is my one true master. I serve only to expose the truth. Death is not the final chapter."
“The imperialists have found us. Fleee while you can."
“Go to the city of Walcourt for more information. There you will find a market. Seek out the man with the red scarf and tell him ‘the giant has risen.’ More infomation will follow"
最後面還有一句,請加入我們:090501090603。
摩爾電碼的意思是,下面的資訊對你很重要,Cordis Die是我唯一真正的主人,我只為了真理服務,死亡並非我的終局。
帝國主義者們已經發現我們了,快跑。
去Walcourt市,找一個市集,裡面有一個穿紅色圍巾的男人,告訴他“巨人已經崛起了”,他就會告訴你剩下的。

暫時沒有辦法繼續往下解謎了,因為Walcourt是真實存在的城市,也許Treyarch會玩一把現實和遊戲的互動,比如說你現在跑去Walcourt,會真的有一個穿紅色圍巾的男人,你要做的就是告訴他The giant is risen,然後……

當然,也有其他可能性,還記得那張重置的僵屍地圖叫做The Giant嗎。
也有其他可能性,比如說The Giant呆滯了某項東西……比如說BO3裡面這個很牛逼但也很困惑的AI……難道Cordis Die組織想利用它……?看來還有BO4?

和之前別的lz發在cod吧的BF4深海巨獸彩蛋揭秘貼,還有GTAV最大彩蛋解謎貼一樣,也許解謎BO3也是一個沒有終點的旅程。

但是這個帖子會隨時更新,如果我發現任何新的東西,我都會跟進在這裡。
現在還有很多東西沒有搞清楚。比如說,按照排列過的時間線看——

BO3揭示的真實世界歷史非常短,只有2054年前後新加坡DNI項目洩漏,被迫引爆NOVA6 。2054年恐怖分子(沒說明身份,Cordis Die?)襲擊了DNI原型的列車,Taylor小隊阻止失敗,受傷,加入DNI計畫。 2057年左右Stone帶人叛變,2058年附近T和H解決事件,H離開小隊,T進行療養,2063年前後Taylor reassigned(簡報原文),重新入伍,和霍爾他們組成小隊,2065年Taylor新小隊和Hendricks新小隊在埃塞俄比亞拯救Said部長和Khalil中尉(說明埃塞俄比亞是尼羅河聯盟戰區)。

其實光看BO3這部分真實歷史,很難知道BO2之後到底發生了什麼。肯定有更多東西藏在遊戲中。

最後的現實世界劇情裡,應該是Taylor整個小隊都沒死,瑞秋也沒死。

一個新彩蛋,PC觸發目前看來需要接通手柄:

觸發流程:
打開資料庫

左上角的logo可以觸發Dead Ops彩蛋大家都知道了就不提了

摁住所有後排鍵位,比如說XB手柄就是LT和RT,然後對於PS4手柄,摁方塊+三角,XB手柄,摁X然後摁Y。
就會打開這個代碼輸入介面

暫時不清楚這個介面到底有什麼作用。有人猜測可能是開發人員用的作弊調試後臺,但是ufo或者giveall等以前常用的作弊代碼都是無效的,至今為止唯一證明有效的代碼只有一個,輸入
MANIFEST以後,可以把單機模式的工具包數量改到100個,這種修改是一次性的,不能再次啟動。

(圖來自王牌戰艦

還記得前面Cordis Die彩蛋裡面的那段:
請加入我們:090501090603

090501090603按照字母順序來理解的話,直接換成字母是 IEAIFC
但在這個作弊介面輸入IEAIFC沒有反應,IEAIFC看起來也不像是什麼有意義的縮寫

說一下幾個新發現:(現在還沒有人看?

第一個引用自368L Au_HasardPony的發現,最後一關“生命”的簡報裡,用軍事代碼隱藏的句子還有一句:
“dragovichkravchenkosteinerthesemenmustdie"
也就是bo裡面那句著名的:德拉諾維奇,克拉夫琴科,斯泰納,必須死!

包括霍爾的二戰穿越那一關,某一棵樹下死掉的士兵來自bo2小梅森的隊伍,恰好印證了我上面的一個猜測,
也就是說老梅森/雷澤諾夫/小梅森中至少有兩人肯定被迫參與了CIA的DNI研究,包括上面(具體幾樓我忘了),有人提到的,在BO3小電腦的DNI計畫應徵記錄中,有一個姓Mason的人因為身體狀況不合格被拒了……

也就是說,真的非常可能,整個BO四部曲(包括WAW),全是DNI虛擬的產物……

還有兩個網戰模式的新發現:

首先是,你們有沒有想過為什麼網戰中所有人死了都能復活?
第二,你們有沒有想過為什麼網戰中大家打來打去只有這麼幾個固定角色?
第三,網戰中的一些不合理的地方,比如:

Nuk3town地圖:

顯示了科爾利森公司的logo,這意味著這個Nuk3town是科爾利森公司建造的——
科爾利森公司在劇情裡,無論是真實歷史劇情還是DNI虛擬劇情裡,都只是個“生物科技公司”啊?研究的東西大家一開始都以為是Nova6,最後頂天了也只不過是CIA的傀儡公司,負責研究DNI系統而已——
別忘了nuketown是啥意思,是虛擬的核彈城市,用來測試核彈的——臥槽?研究DNI需要用到核彈嗎?完全不合理啊!

我的猜測——網戰也是AI Corvus的精神世界的一部分。因為AI接觸到的大部分人和他們的記憶都是士兵和軍人,所以戰爭在其中扮演的比重太大了,所以Corvus曾經模擬過無數次各種各樣的戰鬥場景,這些就是從waw開始到bo3所有網戰模式的解釋——為什麼網戰模式你死了就能復活?因為你不是人;為什麼網戰模式永遠都是這麼幾個人在這麼幾張圖裡打來打去?——因為這都是AI的模擬……

包括還有這張圖:

大家都知道這張圖就是戰役模式Hall的二戰關卡,源自於Hall的一部分記憶和她對二戰最慘烈戰役的幻想——如果multiplayer部分是真實的作戰,是Black Ops和CDP的戰爭——這張圖怎麼解釋?

從這個角度來看網戰的其他戰場,就會發現——網戰是假的,是AI虛擬的已經是毋庸置疑的事情了,為什麼?因為某幾張圖裡面CDP和Black Ops根本不可能打起來!
比如說蘇黎世火車站那張地圖,蘇黎世火車站發生事件劇情裡只有一夥恐怖分子炸了火車而已,根本沒CDP什麼事,當時的黑色行動小隊和隊長Taylor在我的分析裡去阻止這起爆炸案但是失敗了,所以網戰的這張地圖來自於Taylor小隊的記憶。
比如說新加坡水族館那張地圖——新加坡我們都知道,無論是溫斯洛還是CDP都放棄了新加坡,新加坡是無政府狀態,暫時由54長生軍控制——哪來的Black Ops和CDP互掐?哪來的CDP?
其他所有地圖照這個思路分析過去都有問題!
所以!

所以這樣的話,就把整個系列的流程都串起來了!

從waw迪米特裡第一次遇見雷澤諾夫開始,烏鴉(Corvus)就已經出現暗示——迪米特裡這個人是沒有自己的人生的。迪米特裡雖然是waw的主角,但是從他一開始出場,到他在bo中死亡,雷澤諾夫全程在他身邊。
為什麼這麼說,因為迪米特裡沒有參加DNI計畫,因為迪米特裡死在了nova6的運輸船上。而雷澤諾夫的記憶被記錄了,所以雖然waw的主視角是迪米特裡,但其實來源於雷澤諾夫的記憶。

其他的小地方上面有無數吧友都討論過了,比如說waw,bo裡面的坦克和武器穿越,bo2裡面梅內德斯完全不合理不真實的拿刀砍人狂戰士模式……

從waw開始的網戰部分也是一樣的。為什麼會有網戰,就是因為這都是模擬的。

廣告

2 thoughts on “決勝時刻 黑色行動 3 全隱藏劇情分析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