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黎明 劇情背景故事分析

30 八月

廣告

作者:屏清道人

來源:直到黎明吧

 

在黑木森林被當地信仰神靈的原住民稱作聖山的地方,流傳著這樣一個邪惡的詛咒:當人類在面臨危險時同類相食,聖山就會釋放出怨靈附身在吃了同伴人的身上,使他極度渴望人肉的味道,並且逐漸變成一種叫做溫蒂戈的怪物。溫蒂戈擁有著連子彈也無法打穿的皮膚,並擁有極快的速度以及極高的攻擊力,越是厲害的生物就擁有嚴重的缺憾,溫蒂戈同樣也是如此,他們就像青蛙一樣只能看到動態的生物,而看不到靜態的物體,而且他們極度怕火。黑木森林的原住民也在與溫蒂戈的對抗中,發現了諸多保護自己的方法。

後來,當地政府在這裡發現了錫礦,並且組織礦工進行開採,可沒多久,礦洞就發生了結構性坍塌,多名礦工被困在礦洞中。當地政府立刻組織救援,在很多天后,他們終於發現了在礦難中活下來的倖存者,然而這些倖存者比他們想像的還要健康。政府將這些倖存者接到療養院中接受治療。卻發現其中的一些礦工居然發生了詭異的變化。原來,在礦難中,由於缺乏食物,倖存者不得不吃掉了不幸者的屍體,得以存活。然而別忘了這裡一直流傳的邪惡詛咒,同類相食將會產生可怕的生物溫蒂戈。療養院的擁有者很快發現了變故,但他沒有將事件公佈於眾,反而開始做起了可怕的實驗。終於,所有的倖存者都變成了可怕的溫蒂戈,他們佔據了療養院並且跑了出來,使得聖山被籠罩在黑暗之中,仿佛這裡的一切都將受到詛咒。

之後的時間裡,陸續有人在當地失蹤,並且時常發現有人在山中縱火。這引起了警方的注意,在山下貼了尋人啟事與通緝令。原來,時常縱火的犯人(也就是大家說的火男大叔)竟然是在追捕邪惡的溫蒂戈,大叔在閱讀了原住民保存的書籍知道了如何躲避和抓捕溫蒂戈,並且發現變成溫蒂戈的唯一條件就是同類相食,而被溫蒂戈咬傷卻無傷大雅。他利用死人的殘肢吸引溫蒂戈,並布下陷阱竟也把這滿山的溫蒂戈都一一捕獲,關在了療養院的籠子裡。

(華盛頓家族在與當地居民達成了某種協定後,在山上修建了自己的私人領地。由於不確定時間,寫在括弧裡)山莊的主人決定邀請他的朋友們來這裡度假。於是遊戲的主角終於登場,他們分別是山莊的主人約書亞,約書亞的兩個妹妹漢娜與貝斯,喜愛攀岩的薩曼莎,博學的克裡斯多夫,強勢的艾蜜莉,善良的馬修,聰慧認真的艾希莉,性格開朗的潔西卡以及被稱作學院男神的勇敢的麥克。但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特別喜歡搞惡作劇。

當漢娜聽到自己暗戀已久的麥克同意來參加派對的時候簡直是心花怒放,高興壞了,一直等著聚會的到來。聚會無疑是成功的,大家玩的都很開心,貝斯在廚房做東西,約書亞更是喝酒醉了過去,聚會的氣氛更是被炒到了火熱。然而在火熱的山莊之外,我們的大叔卻在為一隻叫做馬卡皮托的溫蒂戈而煩惱,這只溫蒂戈比其他的溫蒂戈都要聰明而且更強,他已經幾次三番的逃脫了大叔的追捕,大叔暗下決心這次一定要抓住他。

聚會進行到最後,漢娜找到心儀已久的麥克進行表白,沒想到麥克竟然當場就同意了,這時候的漢娜別提有多興奮了,她脫下外套露出了帶有蝴蝶紋身的右臂,她甚至已經決定將自己交給麥克了。然而接下來的發生的事情完全出乎了小漢娜的預料,原來這一切都是她的朋友們對自己搞得一場惡作劇,漢娜氣壞了,她一怒之下沖出了山莊。這一切恰好被廚房的貝斯看到,不明真相的貝斯立馬沖了出去,尋找漢娜。她終於在雪地中找到了漢娜並對她進行安慰。然而姐妹兩人這裡卻突然看到了一個可怕的怪物,姐妹兩人嚇壞了,她們沒頭腦的向前跑,企圖躲避那可怕的怪物,卻沒有想到自己竟然跑到了懸崖邊上。氣憤並害怕的漢娜一下子沒有站穩,連帶著貝斯掉下了懸崖。

遠處看到這一切的大叔急壞了,他立馬趕了過去朝著那只叫做馬卡皮托的溫蒂戈猛一陣噴火,最終成功殺死了他。他把手伸下懸崖企圖挽救兩姐妹的性命,可惜,貝斯抓著的樹枝在這時因為支撐不住貝斯的重量折斷了。兩姐妹真正的掉下了山崖,可憐的貝斯被突起的山石撞到了背部當場死亡,而漢娜則昏迷了過去。

從山莊裡追出來的小夥伴們,無論如何也找不到兩姐妹的蹤影,只好選擇了報警,然而在警方連續一個月的搜尋下都沒有任何的進展,無奈之下,他們只好回到了都市。兩姐妹的哥哥約書亞萬萬沒有想到,只是一瓶酒,小睡了那麼一會兒的功夫,自己便失去了兩個妹妹。他認為是自己的疏忽導致了妹妹的失蹤,甚至妹妹可能已經死了。他極度的內疚漸漸導致了精神上的孤立,於是他去看心理醫生卻沒有得到進展,反而患上了精神分裂症。他其中的一個人格越來越瘋狂,另外一個人格卻保持著理智,化作醫生的樣子對自己進行治療,企圖把自己從黑暗的深淵中挽救回來。

時間就這樣過去了一年,大叔突然發現在山裡又多出了一隻可怕的溫蒂戈,這只溫蒂戈比他之前所遇到的都要強,甚至連馬卡皮托也無法與她相提並論。大叔想到了自己曾經看到的書籍上記錄著千萬不要殺死溫蒂戈的話語。每殺死一隻溫蒂戈,死去溫蒂戈的怨念便會附在人的身上,使他極度的渴望血肉,一旦他吃下同伴的肉,所異變成的溫蒂戈要比上一代溫蒂戈還要強上幾倍。大叔不由得聯想到一年前的兩姐妹,難道是其中一個吃掉了另一個人,已經變成了溫蒂戈麼?大叔的猜想無疑是對的。漢娜在掉下懸崖之後,一直等不到救援,在馬卡皮托的附身下,越來越渴望血肉,她甚至控制不住挖出了貝斯的屍體作為自己生存下去的食物。她在自己的日記裡寫到自己對於貝斯的愧疚,真的是非常的抱歉,可這一切都已經於事無補了,在吃了貝斯之後漢娜雖然活了下來,卻發現自己的身體發生了意想不到的變法,是的,她的意識逐漸混亂,直到變成了一隻真正的溫蒂戈。

約書亞帶著對妹妹的愧疚再次來到山莊,他開始恨自己的朋友,雖然他們是無意的,但這一切都是當時的那個惡作劇引起的。他不由得有了一個計畫,那就是也做一個惡作劇,來嚇嚇他的朋友們,讓他們親身體會一下漢娜當時的感受。以此來減輕自己的愧疚與負罪感。他先是偽造了一個一心想要報復自己家族的瘋子來增加惡作劇的恐怖氛圍,更是製作了各種機關來完成自己的計畫。在做完這一切之後,約書亞再次邀請了昔日的夥伴重返山莊度假,更是證明自己已經徹底從去年的陰雲中走出。

大叔從來沒有放棄過追捕漢娜,但他自己也知道這是一個十分艱巨的任務,漢娜變成的這只溫蒂戈甚至比他之前抓到的所有溫蒂戈加起來都要強。而正是在這個時候,大叔發現山下竟然有人來了,他或許已經忘了這正是一年前在山莊裡度假的麥克一行人,但他卻想到在這關鍵的時刻,該怎麼拯救這群無知的年輕人。於是他加緊了對漢娜的追捕。

最先來到這裡的克裡斯多夫顯然不知道等待他們的究竟是什麼,他真的是來度假的,這裡的風景也的確美麗。第二個到的是薩曼莎,她見到了克裡斯多夫,並且玩起了打靶遊戲,然後一起坐纜車上山,卻發現纜車從外面鎖上了。幸好遇到了等在這裡的潔西卡,潔西卡幫助他們打開了纜車的門,在一陣玩笑後,被問到了是否和麥克在交往的問題。原來,漢娜愛著的麥克已經和艾蜜莉分手並和潔西卡在一起了。說曹操曹操到,麥克的前任女友艾蜜莉和現任男友馬修也來到了雪山,正好撞到了搞惡作劇的學院男神麥克。沒想到麥克在和艾蜜莉分手以後居然還可以輕浮的挑逗艾蜜莉,使得艾蜜莉拋下馬修獨自跑去和麥克說起了悄悄話。然而這一切都被艾希莉在望遠鏡中一覽無餘,當然,艾希莉被突然出現在鏡頭中的馬修嚇了一跳,從而使馬修也知道了這一切,馬修壓下怒火當作什麼也沒有發生。剛剛與艾蜜莉聊過悄悄話的麥克立刻又與潔西卡打起了雪仗,調起了情,看來麥克對感情的輕浮始終未曾變化過。

聚會的發起人約書亞在所有人到了山莊時終於也出現了,他的計畫也正在一步步走上正軌。然而他們並不知道,在遠處的黑暗中,有一隻可怕的怪物在默默的注視著他們。或許是曾經熟悉的好友喚醒了漢娜的一部分記憶,她一眼就認出了他們,一想到正是他們的惡作劇導致自己變成了現在的樣子,自己再也沒有可能和心愛的麥克在一起了。漢娜就十分痛苦,她決定要報復這些曾經的好友,她要質問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做。或許這一切都只是溫蒂戈的本能,她已經看好了自己的獵物並開始了捕食的計畫。

漢娜在等待著,約書亞同樣也在等待著,眾人一進入屋子就上演了一場前任與現任的撕逼大戰。這正中了約書亞的下懷,他決定分而治之,於是建議麥克和潔西卡一夥,艾蜜莉和馬修一夥分別到外面的小屋去住。而自己正好有了對克裡斯多夫下手的機會,克裡斯多夫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他相信克裡斯多夫不會讓自己失望的。

麥克和潔西嘉踏上了去小屋的路,他們一路之上仍然不忘記調情和惡作劇。卻沒想到黑暗已經籠罩了他們。漢娜一直在等,在等一個機會,在等一個可以致潔西卡于死地的機會。她撿到了潔西卡遺失的手機,並在途中傷了嚇了麥克一跳的麋鹿,麥克嘗試著去安撫麋鹿,漢娜立刻拖走了麋鹿,這嚇壞了麥克和潔西嘉,他們瘋狂的飛奔到小屋子裡,並認為這一定是雪山裡的其他動物做的,在擔憂了一陣後,反而繼續開始了調情。這氣壞了外面觀察他們的漢娜,她把潔西卡遺失的手機扔進了屋子裡,制止了麥克和潔西卡的親熱,這反而激怒了潔西卡,潔西卡認為這一定是她的夥伴們在開她的玩笑(可見這一夥人十分愛惡作劇),她打開了門沖了出去,大聲叫嚷到我要和麥克做愛了你們來咬我啊!漢娜一直在關注著他們的一舉一動,在聽到了潔西卡大言不慚的話後氣憤壞了,那是她最愛的麥克,她不能同意別人和他最愛的麥克發生這樣的關係,而她現在終於有了控制一切的能力,在潔西卡關上門的瞬間,漢娜動了,她要把潔西卡抓回去好好蹂躪,淩虐至死。

這突然發生的一幕讓麥克嚇壞了,他雖然對待感情比較輕浮,但是他無疑是勇敢的,麥克拿起狙擊槍就循著聲音追了過去。漢娜已經想好了,她要讓潔西卡死的很慘,這不僅是對一年前惡作劇的報復,更是對自己悲慘命運無聲的控訴。然而麥克的即使趕到卻讓漢娜放棄了殺死潔西卡的選擇,她要躲著麥克,她已經不再是人了,她不願意讓麥克看到自己現在的樣子,她只有放棄,躲起來不要讓麥克發現自己。

大叔一直在關注漢娜的舉動,並試圖真正的抓到她,可他真的去做的時候,才發現這是多麼艱巨的任務。他只能利用自己少的可憐的武器,噴火器來制止漢娜的行動,可是即使是曾經的利器在面對漢娜的時候,也只能暫時的阻止漢娜,而不能帶來任何實質的進展。

作為潔西卡救星的麥克終於趕到了,他看到了受到驚嚇極度恐慌的潔西卡,正要去挽救她時沒想到潔西卡整個人都掉到了礦洞下面。麥克想著,潔西卡一定是死了,他要儘早的找到兇手究竟是誰。麥克發現了似乎有人躲在天窗上,朝著那裡開了一槍,卻被漢娜躲開了,他一路向上爬卻看到了追尋漢娜未果準備回到療養院的大叔。這一定就是害死潔西卡的兇手,麥克這樣想著,他就算追到對方的老巢也要為潔西卡報仇。漢娜一直躲在角落裡默默的關注著麥克的一舉一動,直到麥克點燃了燈,漢娜立馬跑開了,她不願意麥克再發現自己。邪惡的溫蒂戈應該直接撲向自己的獵物慢慢的折磨自己的獵物,並吃掉他們的內臟。然而漢娜並沒有,她是不是還保持著對麥克的記憶,對麥克無法磨滅的愛。

麥克一路追蹤大叔來到療養院,看到了很多當年的檔案,並找到了一些似是而非的線索。當他要離開的時候,在恐懼與憤怒下或許已經喪失了應有的謹慎,他先是被用來捕捉溫蒂戈的陷阱夾住了手指。更是在後來用槍打開了門上的鎖,卻沒有想到火星使火焰蔓延引爆了油桶,打開了多少年來沒有被打開過的通道。

約書亞高興壞了,薩曼莎決定要去洗澡,這是支開一個人絕佳的機會,更是對薩曼莎惡作劇的機會。約書亞已經和克裡斯多夫約好了,要對薩曼莎進行整蠱。他事先鎖好了門,並讓克裡斯多夫扮作鬼怪嚇了薩曼莎一跳。這對於克裡斯多夫來講或許是非常值得稱讚的,但對於薩曼莎來講,這無疑是一個並不愉快的經歷。(克裡斯多夫顯然沒有吸收去年慘劇帶來的教訓)

 

把薩曼莎支走之後,約書亞邀請艾希莉和克裡斯多夫去玩碟仙的遊戲。約書亞早就準備好了一切,他甚至認為接下來不僅可以對克裡斯多夫做一個絕妙的惡作劇,甚至還可以幫助他和艾希莉的關係更進一步。果然,一切都在按照約書亞的計畫有條不紊的進行著。他先是陪自己最好的朋友玩了一把電鋸驚魂,成功的假死脫身。他偷拍了薩曼莎洗澡的畫面並進行恐嚇,成功的抓到了薩曼莎。並且以瘋子的口吻命令克裡斯多夫在自己和艾米莉的生命之中做出選擇,這不僅是對克裡斯多夫的惡作劇,更是對克裡斯多夫的一個幫助,至於如何選擇全在克裡斯多夫的一念之間。

而得知了有個瘋子殺死了約書亞消息的艾蜜莉和馬修決定坐纜車出去時,卻沒有想到約書亞早就做好了一切的準備。無奈之下他們決定到信號塔請求搜救隊的幫助。(在途中遭遇鹿群的報復)與此同時,躲開了麥克的漢娜開始了自己下一步的狩獵計畫。留在山莊裡的是約書亞,薩曼莎,克裡斯多夫和艾希莉,那麼馬修和艾蜜莉自然成為了漢娜的獵物。她劃斷了信號塔的纜繩,放倒了信號塔。在馬修和艾米莉在極度恐慌之中還有心思鬧彆扭的時候,準備進行一場屠殺。(這裡選擇的不對將會導致馬修的直接死亡)漢娜追趕艾蜜莉而去,艾蜜莉在逃跑途中遇到了正四處追捕漢娜的大叔,大叔再次阻止了漢娜對艾蜜莉的殺戮。而大叔也終於在這時候意識到漢娜的可怕之處,他已經不打算單兵作戰,而是去通知那群年輕人,希望能保住他們的性命。

約書亞成功了,他成功的嚇到了薩曼莎,克裡斯多夫和艾希莉。他得到了極大的滿足,約書亞覺得這一切都結束了,是揭露真相的時候了。卻被趕回來的麥克所誤解,認為是他殺死了潔西卡。在約書亞的極力辯解下,一行人決定把約書亞綁在小屋裡進行懲罰。在做完這一切後,驚魂未定的艾蜜莉跑回了山莊,正當小夥伴們一片恐慌時,大叔及時的趕到了,他告訴大家這裡既不是政府的地盤,也不是華盛頓家族的地盤,而是溫蒂戈的地盤,並且懷疑約書亞已經被溫蒂戈殺死了。

漢娜一路追趕艾米莉來到莊園,卻看到了被綁在小屋裡的約書亞,她立馬決定把約書亞帶回自己的老巢慢慢的折磨他,報復他。卻沒想到大叔和克裡斯多夫來的如此之快,漢娜立馬改變計畫,先殺掉一直在跟她作對的大叔,消除復仇的阻力,再殺掉克裡斯多夫完成復仇。漢娜不愧是最強的溫蒂戈,在空闊的雪地,正面對抗大叔,瞬間完成單殺。克裡斯多夫在極度恐慌之下跑向了山莊,得到了艾希莉的救助(如果之前選擇錯誤,艾希莉將不會開門。克裡斯多夫在這裡會直接被秒殺)漢娜在門外看到了心愛的麥克,她不能在這裡待的太久,於是把大叔和約書亞的屍體拖回了自己的巢穴。

大家安定下來之後又發現艾蜜莉已經被咬傷了,缺乏謹慎而又無知的麥克直接開槍殺死了艾蜜莉(也可以選擇不殺,或許麥克對艾蜜莉還保有感情),勇敢的他決定找到約書亞要到纜車的鑰匙,於是他拋下了小夥伴們獨自一個人回到了療養院。由於之前的爆炸已經打開了療養院很久沒有打開的通道,麥克在這裡第一次遇到了礦工變成溫蒂戈,他們穿著藍色的衣服被鎖在籠子裡,其中有幾隻已經從籠子裡跑了出來,麥克直到現在都沒有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並且在逃離療養院時引爆了油桶,放出了更多的礦工溫蒂戈。

薩曼莎和艾希莉等人準備出去尋找麥克,卻發現大門已經被麥克鎖上,他們下了井蓋,從地下通道出去。漢娜早已在這裡觀察了太久太久,她模仿潔西卡的聲音引誘艾希莉的到來並殺了她得以復仇。漢娜並沒有忘記潔西卡,她一路追蹤馬修看到了潔西卡,並將他們雙雙殺死,漢娜掰下潔西卡的下巴,緊緊的盯著潔西卡的臉,仿佛在質問她一樣。而馬修則在漢娜的憤怒之下被一拳砸死。

薩曼莎最終找到了麥克,兩個人來到了漢娜的老巢,看到了漢娜的日記並見到了被漢娜拋下來的約書亞。直到此刻,約書亞都沒有從愧疚中走出,他本來以為自己只是害死了兩個妹妹,卻沒想到又害死了潔西卡(如果死了很多人,那麼這裡會出現死去人們的質問)薩曼莎決定回到山莊告訴大家這一切,而麥克則決定救約書亞回去。來到水邊,漢娜首先把麥克拉到水裡送到一邊,並且對上了自己的哥哥約書亞,約書亞終於成為了整個遊戲裡唯一認出漢娜的人,漢娜並沒有立刻殺死自己的哥哥,而是把他重新拖了回去。作為一隻溫蒂戈,絕沒有可能只殺死一個人而放過另外一個人,那麼漢娜真的完全變成溫蒂戈了麼。或許是她異變的時間太短,還保留著大量的意識,而不像礦工溫蒂戈一樣腦子裡只剩下了殺戮。

漢娜處理了約書亞之後決定追殺獨自一人的薩曼莎,眼看就要成功的時候麥克卻突然出現打亂了漢娜的計畫。薩曼莎和麥克終於決定先到地下室去避避風頭的時候,被麥克放出來的礦工溫蒂戈已經出現在了莊園裡面並準備開始屠殺。而漢娜已經在上面等著他們了,這似乎是漢娜的最後一次機會,也真的是漢娜的最後一次機會。

大叔已經告訴過他們只要保持不動,溫蒂戈便看不到他們。於是,在大家都保持不動的時候,漢娜居然大打出手,連殺幾隻礦工溫蒂戈。也許是為了心愛的麥克不受傷害,也許是為了宣示自己的存在。但也許是造化弄人,漢娜的打鬥使得煤氣開始洩露,成了最要命的東西。

薩曼莎的一直躲避成功的救出了所有的朋友,當她最後沖出村莊時,漢娜已經無力再做改變,她只有撲向離她最近的礦工溫蒂戈,保護了薩曼莎,也完成了自我的救贖,被引爆的煤氣炸死。

薩曼莎沒有躲避成功,漢娜想要殺她卻誤傷了趕來救他的麥克,薩曼莎仍然沒有躲避成功,被漢娜立刻擊殺。整個屋子裡只剩下漢娜和麥克的時候,漢娜作為溫蒂戈的本能想要殺死麥克,但她永遠深愛著麥克的感情卻無法使她這麼做,她抓起麥克的頭並將他甩在一邊。漢娜伸著手似乎想要說些什麼,可惜即使是看了日記的麥克也並沒有明白事情的來龍去脈,他毅然的選擇了用打火機點燃煤氣與漢娜同歸於盡了。

無論如何,漢娜都徹徹底底的死在了煤氣爆炸之下,她永遠永遠再也不可能和麥克在一起了。但是她的怨念還會尋找下一個繼承者繼續她的復仇。

被營救的大家似乎根本沒有想起約書亞,放任約書亞孤零零的一個人待在地底。約書亞正在經歷著當初漢娜的經歷,也許他選擇繼承了漢娜的遺志,也許他只是單純的餓了。約書亞自己也沒有想到,自己幻想的那個瘋子,竟然實現了他的所有目標。華盛頓家族仿佛被聖山詛咒了一般,發生了這樣的慘劇。

最後總結一下,縱觀這部遊戲:

其實最悲劇的是漢娜,她只是暗戀麥克卻遭到大家的惡作劇,一怒之下跑了出去沒想到卻遭到了意外,吃了貝斯變成了溫蒂戈.一年以後,再次見到了心愛的麥克,卻看到了麥克的現任女友潔西嘉,她發起了對昔日好友的報復,卻沒想到無論是死在薩曼莎的手中,還是最終與麥克一起化為灰燼,她都真正的永遠再也無法和麥克在一起了.或許一起化為灰燼也是一種美好的結局吧.

而這一切的始作俑者正是這群喜愛惡作劇的年輕人,一年前的慘劇不僅沒有警醒他們,在一年後不僅如此,反而愈演愈烈。

麥克對於感情的輕浮更是釀造悲劇的根本,他不僅捉弄暗戀自己的漢娜,更是在和潔西卡戀愛時仍和前任女友艾蜜莉有著一些似乎扯不斷的聯繫。他自身雖然勇敢卻缺乏智慧和謹慎,無知的放出了火男大叔辛苦捕獲的礦工班迪戈。拋棄自己的夥伴獨自走上尋找約書亞的道路,給了夥伴們被害死的可能。在看過漢娜的日記後也未曾明白一切的來龍去脈,眼睜睜看著朋友約書亞被抓走卻被恐懼所支配,即使在最後選擇與班迪戈同歸於盡的勇氣可嘉,但卻不明白自己面對的正是最愛自己的漢娜,也許正是這一切的巧合與無知造就了這樣一場不同於東方喜劇的西式悲劇。

躺槍的貝斯和可憐約書亞:只是在聚會中喝醉了酒面對突發事件無能為力,極度的內疚使自己越來越孤立直到精神分裂,作為一年後惡作劇的策劃者及聚會的發起者,他也只是相讓自己的朋友感受到漢娜當時的感受,卻被朋友誤解,被自己的妹妹拖走。也許約書亞內心已經有了懺悔,作為唯一一個認出漢娜的人或許使漢娜也有一種欣慰。卻沒想正是這次的聚會讓自己從真正意義上失去了兩個親妹妹,在繼承了自己妹妹漢娜遺留下的怨念後變成了溫蒂戈。也許復仇終將繼續。

 

廣告

One thought on “直到黎明 劇情背景故事分析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