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al Fantasy 零式(太空戰士 零式) 背景與劇情故事全解

21 八月

廣告

作者:太上濫情錄

來源:最終幻想吧

 

說一點我自己的看法,零式的劇情是我見過最中二的劇情。不是說劇情不好,而是把它都挖掘出來太耗腦力了。現在,這場本來就不應該存在的永世輪回,讓我來給它一個完美的記敘….

這些內容中有許多是個人推測的,但大都有理有據,是根據一些可信的文字整理出的。百分之九十五可信。

首先講零式的歷史

第一節-開天闢地

從前,世界被一個大神所主宰。他的名字叫:布尼貝爾澤。(Buniberzei)

大神布尼貝爾澤打敗了自己的母親女神穆因(Muin),而成為了世界的主神。被擊敗的穆因消失,去了不可視領域。(the Invisible World,由於也是人死後的地方,可以被認為是死亡世界,死之界)

之後大神也有了煩惱,因為世界不是永恆的,萬物都逃不過消逝的命運。他認為造成這樣是因為受到了母親穆因的詛咒。為了消除這個詛咒,他想要把穆因完全打倒。

為了找到穆因,大神就必須找到不可視世界的入口。於是,他把自己的一部分意識抽出,製造了法爾希(Fal Cie),作為他的助手。第一個法爾希叫帕爾斯(Pulse),帕爾斯的使命是開墾世界尋找入口;第二個法爾希叫艾特羅(Etro),由於失誤,大神創造完艾特羅後發現其樣子和穆因很像,懼怕如此相貌的大神於是就沒有給她任何能力和使命; 第三個法爾希叫林澤(Lindzei),她的使命是保護大神本體。創造完三個法爾希(他們是本源法爾希,此後由帕爾斯和林澤創造的法爾希都是次等的法爾希)後,大神就變成水晶開始永恆沉睡。另外,大神還給了林澤一個特殊的任務:當時機成熟時喚醒大神。

帕爾斯想要開拓世界尋找入口,於是開始創造法爾希和露西(L Cie);林澤想要保護世界,也開始創造法爾希和露西。而艾特羅什麼也不能做。 孤獨的艾特羅想起了和自己樣子相似的母親,傷心的她割傷了自己,讓血液流向大地,自己也消逝於可視世界。(注:因為三個原初法爾希的靈魂是大神的一部分,所以他們也可以被稱為大神,所以穆因也是他們的母親了。)

人類誕生于艾特羅流下的血液之中。而這種生物是會生老病死的。

可視世界生物的消逝,不是詛咒,而是規律。整個世界,是可視世界和不可視世界組兩部分平衡組成的。如果這個平衡被打破的話,世界就會崩壞。女神穆因自己也不能停止這種規律。她自己也正在被不可視世界中的混沌所吞噬。就在最後一刻,艾特羅來到了不可視世界。在自己完全被混沌吞沒前,女神穆因跟艾特羅說,一定要保持住這個平衡。但是艾特羅的愚笨讓她沒有理解到女神的話語。

孤獨的艾特羅,對不斷去世的人類心起憐憫。所以,每當有人死去,她就報以微笑(可能是死者都是在她那裡重新得到心靈,也就是混沌,然後再次被投入可視世界。由於混沌作為人心靈到了凡間後不具有純粹的混沌那樣的破壞力,混沌的數量等於在不變甚至緩慢消減,這樣世界的平衡就守住了,不會直接有過量混沌湧入可視世界將其毀滅),並且送給活著的人混沌。人們把艾特羅所贈予的“混沌”稱作“心靈”。而人們還不知道,這“心靈”可以給他們力量。

之後,人們認為帕爾斯是“全能的支配者”,林澤是“守護神”。而艾特羅。。。艾特羅則是死神。

人們生活在世界中,持著混沌(“心靈”)。因為可視世界中的人們和不可視世界的混沌聯繫如此緊密,所以兩個世界的處在了平衡之中。

此時,化為水晶的大神布尼貝爾澤還在永恆地沉睡。

直到永恆終焉的那一刻。。。

這是最終幻想零式,13,和15的共同神話背景,但零式明顯更加隱晦。所有這些神話中的神靈在零式故事中均未出現。只有一些他們後來創造的法爾希在幹活。所以其實既然並沒有什麼女神臨走前留下的詛咒,以後法爾希創造露希也好,探索開門的方法也好,全都是白費了。穆因女神早就死了,也根本不用打敗她。世界萬物會消亡這是個定律,連神都無法改變。所以說,在零式的故事裡,所有的陰謀與計畫,所有的犧牲與壯烈,都是一場愚蠢的悲歌….

 

第二節-鷗曆之前的古代史

在人類和法爾希被創造出後不久,帕爾斯和林澤就離開了這個世界。這也是為什麼總說帕爾斯和林澤不在奧利恩斯(遊戲中的世界Oriens)的原因。至少他們在整個零式中沒有出場。同樣沒出場的還有艾特羅和布尼貝爾澤。

另外有一個神秘的女神叫做迪瓦(Diva),她是在奧利恩斯之外的存在,並且幾乎從不插手奧利恩斯的事物,只是默默為其守護,偶爾會歌頌其未來與過去(不明白是什麼意思,總之不會在自己插手就對了)。至於守護的目的是什麼?這我也不清楚。可能和光明之神布尼貝爾澤有關,現在還不清楚零式的世界是否和最終幻想13以及15的世界有關聯,所以這個迪瓦是誰實在難以判斷。我有一種想法,鑒於她總是在世界之外,不斷守護這個世界,這行為和艾特羅很相像。有可能迪瓦就是艾特羅的一種稱謂。不過似乎遊戲中講述故事的女聲就是迪瓦??那兩個在OP中手捧著這個世界不斷旋轉的女人就是迪瓦?總之,迪瓦的確存在,但與這個世界毫無關係。

而在奧利恩斯在經歷了無數的歲月後,人類分化出了四個國家(其中有個國家叫聯邦,另一個叫共和國,已經都是非常現代化的政體了。相應的,技術也很先進。他們製造飛空艇的技藝令後來的朱雀國望塵莫及)

這四個國家當時還沒有後來的水晶。但要知道,其實徵召露希的是法爾希,而非水晶,實際上,水晶可以被理解成為一種法爾希。所以露西也好,魔法也好,科技也好,那個時代都是有的。因此他們之間爆發的被稱為阿魯提瑪(阿魯提瑪又稱創世)戰爭,雖然沒有水晶的助力,卻仍然將整個世界變成了一片不毛之地了。

雖然沒有明確的文獻,但是在零式的遊戲過程中,幾乎沒有出現那些帕爾斯創造的開拓天地的法爾希。所以可以理解為這些法爾希也在大戰中幾乎滅絕。這時,有兩個倖存的法爾希分別是林澤和帕爾斯各自創造的。他們並沒有忘記自己的使命,於是合謀進行一場實驗。

他們由於是比較接近帕爾斯和林澤的法爾希(所謂接近就是血緣關係近,帕爾斯和林澤分裂自己的一小部分創造出法爾希,法爾希自己也這樣做。父傳子子傳孫,越往下分裂,分裂出來的法爾希應該就越弱也越笨)所以,他們有足夠的力量改變時間和空間。就算短時間內辦不好,擁有幾乎永恆(注意也是會死的,但那是要以兆億年為單位計算的壽命,大概是這樣。有些遊戲中的資料提到過一句:直到兩位存在本身消隕。)壽命的兩個法爾希來說,這都不所謂。

最終,他們建成了整個一套螺旋系統,利用這個系統控制整個世界。一旦試驗失敗,就用這個系統將整個世界的時間拉回實驗開始的原點,再重新開始實驗。實驗的目的是:開啟通往不可視世界的大門。每次實驗的用時不超過一千年。

第三節-輪回的介紹

林澤的法爾希相信,只要培養足夠多的人類,然後把他們都殺掉,收集起其數量眾多的靈魂就可以打開大門。(因為人死後靈魂都會穿過大門回到不可視世界的艾特羅身邊,重新進行轉世。但是就那麼死幾個人,門開的太小,也不夠久,所以才要大屠殺,一口氣死很多人。所以在奧利恩斯所有的戰爭似乎都能為這個法爾希提供靈魂)

帕爾斯的法爾希相信,用特殊的強大靈魂,救世主覺醒者Agito,覺醒者的靈魂可以打開大門。兩個法爾希讓這個世界的人類繁衍生息,帕爾斯的法爾希專門準備一些特殊的靈魂。這些靈魂有個特點:死後不會回到艾特羅那裡,而是會跑到帕爾斯的法爾希那裡。帕爾斯的法爾希讓他們在一次次轉世(人類一次轉世大概也就幾十年,這是人類轉世)中變得越來越強大或者特殊。而不像普通人類死了就是死了靈魂回到艾特羅那裡轉生,原本的力量也好,屬性也好全都重新來過。

等到整個世界被毀滅(世界被毀滅一次大概一千年,有時稍短,因此世界輪回一次中包含了特殊的靈魂的數十次轉世。)的時候,他們也會死亡。(特殊的靈魂如果被特殊化太多的話就直接是非人類了,而艾特羅的大門只為人類的死靈打開。所以絕對不能讓這些靈魂輪回太多次,變異太多,因此一次實驗時間控制在一千年內)

一千年的時間到了以後(或者是奧利恩斯的勢力失去平衡,比如有一個國家統一了世界什麼的。這樣的話沒有戰爭,聚集靈魂的速度一下子就慢了。林澤的法爾希就要殺光人類,最後再聚集起一千年來收集的所有靈魂,把他們都送入艾特羅的不可視領域,試圖打開大門。),林澤的法爾希會召喚出審判者,進行滅世。

審判者也是一種露希,是露希就有使命,審判者的使命就是完成對那些特殊的靈魂的回收,並解決掉所有人類。

前面總共六億多次的實驗,那些特殊的靈魂都沒能成為Agito。因為所有的過程全都是預先設定好的,只有最後那些靈魂要如何選擇成為Agito是自己選的。(廢話,要是法爾希們知道怎樣能創造出Agito還用得著那麼多次實驗嗎?)有一本無名之書記載了這些靈魂的一切命運。但是就是到了滅世審判這裡,上面說:選擇吧,王之力或是真理。賢者說:一切都是有意義的,一切都是明瞭的,我將創造Agito,覺醒者。(然後最後一頁是空白的,也就是說最後的命運完全由這些特殊的靈魂譜寫。而創造agito的賢者,很明顯就是帕爾斯的法爾希。)

以前所有的輪回實驗都失敗了。特殊靈魂不管怎麼樣都被滅世軍團路路薩斯(林澤的帕爾斯的手下,負責殺掉所有人類,他們和審判者都有一個特性:可以直接收割靈魂。)或者是審判者幹掉了。他們的靈魂都被回收了。總之,他們的靈魂被抹除了一切記憶,去除了一千年來的所有強化,從零開始。(這裡有個疑議,那就是這些特殊靈魂是被破壞掉了呢?還是被回收?我想是被回收了,因為在這個零式故事以露希結局結束後,帕爾斯的法爾希說“這次也沒能達成啊,那麼再下一次開始之前,請好好休息吧。”就算真的是被破壞掉了,我想只要帕爾斯的法爾稀有心的話也可以修補。)另外這個審判者自身也是個獲得Agito資格的人,他也獲得了王之力而非真理,雖然這個選擇不是他自己做的…這是後話。這次輪回以前的審判者應該也就是獲得王之力者。(所謂獲得王之力,就是被水晶或者法爾希變成露希,授予使命)這裡到底是破壞了靈魂還是收割走但不破壞?有爭議,希望有人補充。

那麼可以總結:他們死亡後的靈魂如果不能成為Agito之魂打開大門,那麼帕爾斯的法爾希就會開啟時間回溯,開始下一次世界輪回。負責將世界毀滅的就是林澤的法爾希,如果殺死這個世界上所有人都不足以打開大門,那林澤的法爾希也會同意帕爾斯的法爾希開啟時間回溯。同時,法爾希們會取回那些失敗了的特殊靈魂,讓他們在虛空中等待下一次轉世。一開始特殊的靈魂只有一個,實驗反復失敗了六億多次的過程中,帕爾斯的法爾希一步步調整,最終準備了十六個特殊的靈魂。在零式故事中的這一次輪回中,有四個特殊的靈魂沒有參加。他們被認為是不需要的而從前幾次實驗開始就丟棄了。

其中兩座是Tiz(緹斯)和Joker(小丑)。他們當然還沒有被完全丟棄,只不過最近幾次實驗都沒輪到他們上場。他們因為沒有轉世而保留了記憶,據此分析出帕爾斯的法爾希覺得這兩座並不重要,就棄之不用了。因此他們很痛苦,直到那十二個靈魂經過了幾次世界輪回(注意是世界輪回,不是那十二座的生命輪回,因為緹斯說過自己的座經過了連岩石都變成碎土的時間。那可不是幾百年就夠的…)後,被捨棄的這兩座(一男一女)相遇了。於是一起幸福地浪跡天涯,不怎麼管實驗的事情了。無論經歷多少次世界輪回,他們總能再找到彼此,準確的說,他們已經是世外高人了。不過他們也一直都在觀察那些被選擇的特殊的靈魂….

還有兩座是Machina(恐懼)和Rem(愛),他們也被捨棄了。但似乎這個捨棄的方式更輕一點,他們並不作為正式實驗對象,只是作為補充體在奧利恩斯世界中與那十二個特殊靈魂一起經歷各種冒險,但最終接受變成Agito之魂的考驗的人只有那十二個。所以這兩個座在某些地方和十二個靈魂不同(他們的各項能力還是凡人的水準),這以後再提。簡單地說,他們是零式的故事中那次實驗所獨有的隨機因素,是帕爾斯的法爾希一時興起想要添加一些隨機因素試試看結果。就在這個世界輪回的最後一次十二靈魂的人類轉世中(以前都是增加靈魂力量,這次要直面審判者滅世了),讓他們在後期加入這十二個靈魂的隊伍。

同時,為了讓這個世界有特殊的文明環境,說白了就是實驗環境,帕爾斯的法爾希在這個世界上降下了四塊水晶。發現了這四塊水晶的四群人在水晶的指引下會建立起相應的文明。實際上那些人都不知道,按照水晶的指引,建立起的文明類型從一開始就是定死的。每個水晶給予的恩惠各有不同,但是都是固定的。比如朱雀國在朱雀水晶的指引下建立起了魔法為主的朱雀文明。在世界毀滅又重啟以後,第二次發現朱雀水晶的人又會按照水晶的指引建立起一模一樣的魔法文明。這就是為什麼那些特殊的靈魂在看到白虎國的城市後會有既視感,他們在前面無數個輪回中在相同的位置看到過一模一樣的城市風貌!水晶還有許多其他作用,比如選擇露希,當然所有的一切仍然是為了產生Agito服務。

現在,所有的牌都湊齊了。這一次新的實驗也將開始!

 

第四節-鷗曆開始

鷗曆說白了就是實驗週期…每次試驗失敗後,拉回的時間都正好是鷗曆元年。

先說一下現在的狀態,大地上,在那場世界大戰中倖存下來的人類已經很難再復原他們的科技了。於是在這片漸漸恢復生機的土地上,人們開始重建文明。

鷗曆元年,朱雀水晶在世界南部降下。水晶引導盧布魯姆(Rubrum)人民,託付給他們重大任務,據說這個重大任務便是培養Agito(當然那些愚民們根本不知道Agito只是神打開不可視世界大門的鑰匙。還以為Agito是菲尼斯時刻,也就是傳說中世界的終結時刻的救世主!)這就是朱雀聖櫃魔導院的那幫人都叫做候補生的原因,他們是什麼的候補?是Agito的。

聖櫃這玩意就是負責管理守護水晶的組織,後來的三個水晶也各有一個。但在不同的國家性質不同。在朱雀,由於聖櫃魔導院提供了人們強大的魔法力量來開拓這個滿是魔物的世界,因此很快,魔導院就有了地方的統治權。

鷗曆123年,隨著聖櫃朱雀魔導院的影響力擴展到了附近的托格雷斯,伊斯卡和艾本地區。各地區聯繫日益緊密,此時發生了一場針對魔導院的大規模魔物襲擊事件,魔導院向這些被影響地區請求援軍,援軍來是來了,但不夠快。最後還是借助朱雀露希的力量擋住了魔物。在這一事件的慘痛教訓後,魔導院附近各地區聯合起來建立了以聖櫃朱雀魔導院為中心的朱雀領盧布魯姆。朱雀建國!

與朱雀在同一時期發展起來的還有玄武。鷗曆28年,奧利恩斯北方的土地上出現了一些大大小小的城邦國家。其中有一個因貿易而繁榮的城市叫做羅利卡(Lorcian)。羅利卡人在一座巨大的陷落坑中找到了玄武水晶,其中一個接近他的年輕人變成了露希,守護著水晶,設立了聖櫃玄武。羅利卡人那時可以直接從露希那裡獲取力量,並學會了打造強大騎士軍團的方法。這也是為什麼玄武人都那麼壯的原因,他們使用水晶之力強化肉身。

鷗曆141年,擁有聖櫃玄武的羅利卡開始角逐整個北方地區的霸權。本來以貝利特為首的城邦聯盟對抗著羅利卡,但後來這些城市遭受了一連串的天災。為了轉嫁社會矛盾,就對羅利卡發動了戰爭。戰爭剛發動,貝利特的君主自己就先死了。(怎麼死的不確定,但是這個時候領袖的死亡的確讓貝利特聯盟人心不穩)羅利卡趁此機會,用水晶打造的騎士大軍滅亡了貝利特。這樹立了羅利卡的聲威。同年,羅利卡與周邊的城市結為以羅利卡為中心的城邦聯盟。玄武建國!(另外,玄武幾乎所有的國民都是受過訓練的戰士,他們崇尚“軍隊即國家”的觀念。)

鷗曆174年,奧利恩斯西部阿茲爾地方領主耶魯克.帕拉迪接觸了其領土內的白虎水晶,並認識了白虎露西。他學到了如何利用水晶發展機械的技術,並借此發明了槍炮。要知道當時奧利恩斯西部估計還沒完全脫離原始社會,所以後來耶魯克用一年時間征服了整個阿茲爾地區。並在阿茲爾北部建立新城市英格拉姆,耶魯克自稱皇帝,建立米利提斯(Milites)皇國,定都英格拉姆。同時,皇國開始向阿茲爾臨近的賽特梅地區擴張。此時,聖櫃白虎被建立在英格拉姆市郊。

這個聖櫃並非是用來培養Agito的,而是研究利用水晶之力建造出的水晶能源–C機關建造出更多的戰爭機器的研究機構。

奧利恩斯東方萊洛基地區出現了被稱為青龍人的種族。他們得到了青龍水晶的恩賜,那就是學會了操縱魔物。青龍人因此迅速擴張,並把水晶安置在專門的神殿中,而神殿的祭司階級也就有了特權。鷗曆197年,一位青龍人,也是水晶神殿的管理者,自稱王。並聯合周圍被支配的城鎮建立了青龍國。

米利提斯皇國為了儲蓄水晶的力量而建造了水晶機關-C機關(總之這個機關可以自由地把水晶之力運用到機械上。)。並以C機關導引水晶之力,建造了大量大炮和戰車。214年,第一家軍用飛機也被開發出來。最終,鷗曆218年,米利提斯皇國與羅利卡同盟發生邊界糾紛,皇國軍以此為理由

發動戰爭。大軍悍然入侵羅利卡管轄的貝利特地區。第一次玄白戰爭爆發!

玄武軍頂著白虎軍的炮火,衝鋒路上死傷慘重。但是一旦玄武的騎士沖到了白虎的陣地中,其近戰優勢就得以發揮,可以大殺一番。雙方僵持不下。(你們也知道,只要距離夠近,槍的作用還不如匕首…更何況玄武人一個個都是使用冷兵器的一把好手)

但是不久後,白虎的坦克戰車加入戰局。這下玄武騎士傻了眼…隨後的空中部隊更讓玄武人束手無策。玄武大軍因此敗退。白虎軍乘勝追擊。結果玄武的露希出手將白虎軍打得落花流水,只能撤離。戰爭結束。

鷗曆223年,青龍人正式成立魔物部隊。魔物部隊以數十個出生地相同的青龍人戰士和其控制的數百隻魔物為一個基層作戰單位。雖然魔物不一定都很強,但是有些大型魔物的確是青龍軍的可怕武器。

鷗曆241年,玄武在上次戰爭中痛定思痛,決定利用水晶之力開發新武器。最終開發出了水晶武器和防具。這些東西足以匹敵戰車和空中戰艦。同盟方面宣傳這是“Agito戰士”–玄武騎士團時用的“Agito武器”。(看來玄武也沒弄明白所謂Agito的真正含義)

然後,他們打算量產這種武器。由於量產需要水晶之力,而玄武沒有可以儲存水晶之力的C機關。他們就在露希的指導下,從水晶上面弄下來不少碎片。把這些碎片放在製作水晶武器和防具的作坊裡面,其產量就會明顯提高。

好了,你們都看見了,在水晶的指引下,奧利恩斯的人們沒有過上幸福地生活。卻燃起了無盡的戰火…而且水晶是故意的。

在帕爾斯的法爾希創造他們的時候,他們就有了使命。第一:自身除非在滅世臨近的情況下,否則不該太早被其他國家奪取。同時,也要保護自己的國家不滅亡(這點從每到一個國家危亡的時候,原本啥事不管的露希總是會出手相助可以看出)

第二:縱容各國發動戰爭,提升戰爭科技(如果水晶真的嚮往和平的話就不會允許人類用自己的力量發動戰爭。水晶有自由意志,有幫忙的露希,想要幹什麼的話完全可以自己幹)

第三:確保四大勢力的平衡。總之要讓他們打來打去,卻又不至於毀滅。

這完全符合林澤的法爾希的要求,也就是殺死大量的人類來,儲存其靈魂于萬魔殿,送入不可視世界,打開大門!另外有了衝突的話那些特殊的靈魂也得以在戰爭中不斷加強自身,然後死的也更快….這樣,實驗的效率就高了。

還有一個特別要注意的,水晶之力有一個副作用:水晶讓奧利恩斯的所有人失去死者的記憶。(據個人推測吧,如果奧利恩斯的人們記得那些戰爭中的死者的話,也許就不會那樣頻繁地發動戰爭。這就不利於實驗了)當一個人死去,人們就會忘記那個人的長相,做過的事情,總之一切能證明它存在的記憶都沒了。但是要注意,人被選為露希後會恢復記憶。而且死後(露希如果背叛水晶的意志就會變成一種只會殺戮的怪物–屍骸;要是完成了水晶的使命或者力盡而亡,就會變成水晶)

 

鷗曆251年,青龍人從萊洛基向羅夏娜地區擴張勢力,最終到達了朱雀的領土艾本。青龍人當時並沒有什麼外交啊,戰爭協定之類的觀念,他們直接動手攻擊艾本。朱雀軍隊一開始在魔物的攻擊面前吃了些苦頭,但是正是因為青龍軍沒什麼戰爭觀念,其指揮協調也是一塌糊塗。所以很快被朱雀軍趕了回去。

而被朱雀軍擊敗的青龍人向水晶索取更強大的力量。水晶創造出了龍(好像有聽誰提到過龍是青龍水晶創造的,因此也只有青龍和後來取代青龍的蒼龍人有龍),並給予他們控制龍的能力。然而,青龍人除了用龍來打仗,他們還吃龍….

拜託,青龍水晶本來就是讓你們去建立龍文化以作為實驗環境的一部分。你們現在吃龍,那豈不是無法建立起一個人龍共存的龍國了?所以這種行為是有悖青龍水晶也就是帕爾斯的法爾希之意志的。(水晶有自己的思想,他們也並不隨時都受帕爾斯的法爾希的管控,但是他們的確在完成法爾希給他們的使命)水晶之力因此日漸衰竭,世界的力量平衡開始被打破。

所以他們在鷗曆225年被一塊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蒼龍水晶和它的露希封印在了奈落(Naraku,是佛家用語,為無底深坑,無法脫離的黑暗沉淪之地)之地。這個地方不是個原有地名,大概是蒼龍露希做出的一個結界。(很明顯這是帕爾斯的法爾希在糾正實驗偏差才會冒出這塊水晶)

鷗曆273年,蒼龍水晶創造的露希直接開始建立國家體制。最終以女王為首的康科魯迪亞王國建立。還有一個露西同時建立以五星(五個最強部隊)為中心的王國軍隊編制也開始實行。第三個露希推動城鄉建設(…..)。第四個露希在馬哈馬尤裡之地建立了王宮,並定都與此。(所以說整個國家就是露希們趕制出來的….)蒼龍建國!(另外由於之前的青龍國是以男性為中心的結果不行,所以蒼龍國是個女權社會。)而青龍人,在那之後一直在奈落之地被詛咒,成為了一種畸形生物,不斷尋找他們的食物–龍(當然看見其他生物也會去啃…)

鷗曆301年,玄武為了報復在上次戰爭中的失利,向白虎發動戰爭。這次有了水晶武器和防具,玄武騎士輕鬆擊敗了白虎軍隊。(連空中部隊都能用水晶弓箭射下來…)玄武軍追擊白虎軍到了皇國境內,結果被白虎的露希擋住。玄武人對於露希的實力早有警惕,再加上水晶防具的保護,他們並沒有在露希的攻擊下一敗塗地。但他們也的確無法擊倒露希,於是玄武軍就倉促撤退了。吸取了這次的教訓,玄武開始開發連露希都能擊敗的武器。

鷗曆308年 白虎方面為了防禦玄武開發了新武器–魔導機甲。這玩意機動能力和火力都超過了戰車。同時,白虎還製造了許多新的C機關,抽取更多水晶之力。這些機關被分配到全國各地,又建立更多的分部。因此白虎國內開始大規模生產魔導機甲。這加速了白虎水晶的衰弱,原本貧瘠的白虎大地變得更加貧瘠….

鷗曆313年 蒼龍軍隊以龍和魔物為主要戰鬥力量地蒼龍軍開始加強軍備。採用軍銜制度,值得一提的是蒼龍軍各部隊沒有明確的司令部。全都是由被稱為五星的女王直屬近衛軍團監督指揮。

鷗曆315年 第三次玄白戰爭爆發!(真是不厭其煩…)完成了魔導裝甲部隊的建立的白虎軍開始進攻玄武。玄武還是以裝備水晶武器和防具的騎士們迎戰,結果被擊敗。白虎軍擊敗玄武軍後,向聖櫃玄武進發,結果被露希擋住。白虎軍稍微試了試用魔導裝甲攻擊露希發現打不倒後,就撤退了。

鷗曆317年,朱雀蒼龍之間又爆發戰爭。隨著蒼龍一步步升級自己的軍隊,兩國之間的火藥味越來越濃。而蒼龍為了確認自己新的軍隊的實力,開始小規模派兵進攻艾本地區。朱雀仗著自己的地盤補給支援方便,發動全國兵力馳援艾本。但是龍的武力實在太強,朱雀三萬人的部隊在蒼龍四百頭龍為中心的部隊面前勉強支撐。結果打到一半,蒼龍內部因為王位繼承問題發生內戰,蒼龍軍撤退。戰鬥結束。

幾乎敗于蒼龍的朱雀開始尋找比魔法更強大的事物,最終找到了軍神。不同于蒼龍的龍,可以確認是水晶創造出來的。朱雀的軍神有太多不明之處,他們是有自己思想的生物,但卻必須聽從召喚者的要求。召喚者首先與軍神簽訂契約,然後再將軍神召喚出來。而召喚軍神者,要付出自己的生命作為代價。雖然軍神不是水晶創造的,但是由於召喚它們需要魔法力量,所以還是要通過朱雀水晶才能召喚出來。

軍神實際上來自於不可視世界,是艾特羅憐憫人類而送來幫助人類的,擁有強大的力量。悲劇的是,人類從艾特羅那裡得到的這份禮品,並沒有被用來幫助人類建設家園,而是更加重了自相殘殺之慘況。

你們可能注意到,某些強大的存在不用付出生命就可以召喚軍神。如,帕爾斯的法爾希召喚了一頭巴哈姆特卻沒有死亡。我們可以這樣理解,召喚軍神需要極其強大的魔力,這魔力甚至會透支生命。(一些遊戲裡經常有的設定,魔力使用過度會危及生命)所以凡人往往需要三四個人甚至是二三十個人加起來去召喚一頭軍神(開場CG裡三個人一起召喚,而且魔導院裡專門有一個召喚巴哈姆特Bahamut的班級,人很多,而且經常有死傷,所以人員時常替換。)。(魔導院有個候補生曾經說過:“不需要付出生命的召喚可不是每次都有的,不能指望運氣。”這句話透露了一個資訊,凡人也可以不需要生命進行召喚,但大多數情況下還是要死人)那麼那些非常強大的存在如法爾希召喚軍神不死也是正常的。另外,如果召喚的軍神是那種較弱的,單人召喚照樣不死也是可能的。

朱雀所研究出的初期軍神力量比露希還強。如軍神拉穆(不清楚是什麼,看過的人請幫忙補充)曾因為召喚時失控而進攻玄武,甚至擊敗了趕來阻止的玄武露希,另外露希與軍神的大戰導致了貝利特地區的沙漠化。再如軍神利維坦也是個初期軍神,他曾經因為失控而導致整片因斯馬地區變成一片澤國。

總之,鷗曆339年,朱雀成立了最初的召喚聯隊。(這種活著就是為了死的聯隊真不知道加入的人是什麼心情…)

鷗曆343年,朱雀與白虎在伊斯卡以西的梅洛埃地區發生邊境糾紛。朱雀一開始用魔法進攻敵人,但是魔法對於魔導機甲來說不怎麼有用。於是朱雀使用了軍神伊芙利特。這些軍神是初級軍神,但仍然擊敗了敵人。朱雀因此決定進一步加強軍神部隊。

鷗曆348年,玄武終於開發出足以和露希抗衡的強大武器王之劍以及防具王之鎧。據其測試得出的結論,這種武器足以傷害露希。但是就當這種武器開始量產的時候,水晶之力突然變弱。量產也隨之停止。過了幾個月水晶之力恢復了,但是為了防患於未然,玄武王叫停了王之劍和王之鎧的生產。

鷗曆357年,磨刀霍霍的四個國家開始了一場世界大戰。首先,朱雀與白虎的邊界戰爭中,蒼龍軍自因斯馬地區從背後偷襲朱雀,朱雀則使用隱秘大軍神–利維坦滅了整個因斯馬的蒼龍駐軍。(據說是以水淹的方式)

同時,玄武集結部隊,進攻白虎。白虎拆東牆補西牆,先集結十萬大軍在梅洛埃擊潰朱雀軍,向朱雀腹地伊斯卡進攻。為了測試新的王之劍和王之鎧,玄武方面也向伊斯卡進發。一時間,伊斯卡成為了玄武,朱雀,白虎三國戰場。朱雀的露希也為了阻止皇國進入伊斯卡。白虎的十萬大軍在於朱雀露希和玄武王(估計也是露希)的戰鬥中折損大半。同時,另一支玄武軍隊則從北方直接進入白虎,白虎露希出動將其擊敗。

為了補充損失,各國大量消耗水晶能量,水晶之力開始消退。因此,鷗曆359年,四國停戰,開始談判。

 

因斯馬地區被大水淹沒,貝利特地區沙漠化,伊斯卡成了一片廢墟。這次大戰的結果不僅於此,各國均出現了水晶之力大衰竭的情況,因此停戰兩年後,講和條約簽訂:確定休戰時的邊境以後永久為各國邊境。被水淹的因斯馬地區歸屬朱雀。朱雀白虎兩國爭奪的梅洛埃地區從中央一分為二歸屬朱雀和白虎。

隨後,另一個叫做帕克斯.克迪克斯(英文名找不到,麻煩誰來補充一下啊)的條約被簽署。其中規定了一系列現代戰爭應有的法則如攻擊之前要宣戰,對待戰俘不得虐待等….此協定還有一項主要內容就是禁止各國露希前往他國。因為一旦露希之間爆發衝突,那結果就會使毀滅性的。

可是這裡有個疑問,國家政府實際上是管不了露希的,露希只按照水晶的意志做事。為什麼露希會誠服這條規定。

很簡單,因為水晶認可這項規定。我記得這條約裡有一句是這樣寫的:“帕爾斯神不希望各國的水晶互相交戰。”

帕爾斯在人間的代理–法爾希是誰?是水晶的創造者!所以很明顯水晶會服從這一項人類簽訂的條約是因為帕爾斯的法爾希從中干涉的結果。畢竟,太早讓戰爭把這個世界毀掉或者讓水晶之力衰竭會導致實驗環境的誤差。所以這個時候停戰恰到好處,各國的軍事科技發展的也差不多了,文化也形成了,是時候停戰了。

注意了,這上面是說水晶不得交戰,也包括露希。但國家可以,所以條約才會有戰爭中要遵守的準則。一開始就沒打算永久停戰….

雖然如此,沒有了露希和水晶站在背後,誰都不敢貿然發動戰爭。因此鷗曆448年,四個聖櫃又簽訂法布拉協定,規定以後各國再也不互相侵犯。

”不過當然不能讓人類知道神的企圖,所以這種干涉應該是秘密的。“這句話我加上,是說帕爾斯的法爾希干涉條約的簽訂的內容。

好了,下面讓我們解釋一下這個人死了就會被忘記的系統。忘了告訴你們,露希就不受這一定律的影響,露希死了以後不會被遺忘,同樣的,別人死了以後露希也不會忘記。可以判斷,人們關於死者的回憶並非被徹底刪除,而是被保留在某個地方。們的思念。”根據下文以及一些可靠情報作出的解釋,就是指水晶中的靈魂和思根據Tiz在最終結局裡說的:“他們收集無數死者的靈魂,以及對他念。水晶就是一種特別的法爾希,既然林澤的法爾希可以收集靈魂,這些水晶收集靈魂也是正常的吧。(個人猜測,這些水晶可能是四個中轉站,需要經過這四個水晶才能把靈魂轉運到萬魔殿的審判者那裡)

上百年過去了,天地間出現了一個變數,這個人叫希德!(光聽名字就知道了,最終幻想再變,希德沒變)從小在白虎漸漸失去水晶力量保佑的城市裡成長的希德看見了許多人懷抱著對水晶力量的渴求而死去,饑餓地死去。其中大概也包括了他自己的親人們,因此,從小,希德就對水晶也好神也好的東西抱有一種懷疑甚至憎恨的態度。當然,這個時候他還是一個步步為營的小軍官,慢慢地累積自己的實力。當鷗曆832年,人們對於腐朽的帝國皇室憤怒到極點的時候(白虎人們會那麼無條件地支持希德不是沒有原因的,在人民受凍挨餓地同時,皇室無所作為),希德挺身而出,帶領軍隊推翻了皇帝。皇帝隨後失蹤(實為被軟禁)。這場政變由於民心所向,可以說是一邊倒。所以整個政變十分順利,沒有發生流血事件。

鷗曆841年,希德遇到了白虎露西(不知道是哪一位,估計是尼布斯,即幻雲),白虎露西向他透露了少量有關水晶的真相。然後拜託他保護水晶,而希德的做法則是把水晶置於自己的控制之下。

一個叫做昆米的露希,同時也是白虎的軍事科技研究者。十分仰慕希德的功勳,願意為他而戰。而這個昆米有一個能力,就是干擾甚至壓制住水晶的意志。希德利用她完成了對白虎水晶的控制。並開始建造一些複製品,這些複製品複製了昆米封印水晶的能力。最終被製造出來的封印機被稱為“九機關”。

隨後,他一邊以奪取他國水晶改善生活的口號吸引民眾,一邊則認為人類不能永遠像寄生蟲那樣依靠水晶,秘密地進行水晶研究,為封印水晶做準備,開始了對奧利恩斯其他所有國家的戰爭。

但是白虎水晶是由自己的意志的,很明顯它對昆米的做法非常惱怒,所以才會有以後對昆米的心靈做的一些小手腳,這個以後再分析。

好了,最終幻想零式故事之前的背景就此完畢。然後我就要開始敘述故事了。

 

最終幻想零式劇情故事

鷗曆841年,白虎軍隊進攻朱雀,除了主要部隊從邊境入侵以外,白虎的奇襲部隊從空中直接登錄朱雀聖櫃附近。聖櫃的軍隊以魔法還擊,一時間兩軍相持不下。這時,白虎軍將水晶干擾器(干擾器似乎需要有露希在附近才會運作)空投到了朱雀魔導院中央並,完全壓制了水晶之力。失去魔法力量的朱雀在白虎的攻勢下一敗塗地,各部隊傷亡慘重。更糟糕的是,白虎似乎沒有抓俘虜的習慣,見人就殺,因此整個魔導院一時間成了修羅場。(白虎國內資源貧乏,自己人都經常餓死…當然這也不是他們濫殺無辜的理由。)

此時,希德向當時魔導院院長,也是朱雀國的實際管理者–卡利亞•希巴爾六世(Khalia Chival VI)提出了降服要求–交出朱雀水晶,解除全國武裝,否則朱雀將血流成河。

這裡介紹一下這位魔導院長,他實際上不是一個簡單的世俗政治家,他非常清楚菲尼斯時刻和Agito的真正含義。並且他從年輕時就是一位法力強大的大魔導師,因此也受到各個局長的信賴。但這一切背後是怎麼回事?我們多多少少能夠看見阿雷西婭.阿魯拉西亞(Arecia Al-Rashia),也就是帕爾斯的法爾希所偽裝的女性人類。

魔導院長不僅管理著這個國家,在他的手下還有幾個很神秘的研究機構。專門研究人的靈魂(Phantom魂晶,又叫魂魔,所有上文提到的靈魂都可以被認為是魂晶,只是叫法不同。有個問題就是艾特羅只賜給了人類混沌作為靈魂,為啥魔物也有靈魂呢?事實上零式中凡是生物都有靈魂….這個真的不明。但有一點可以確定,人類的靈魂相較於其他生物要特殊的多。至於上面的那個問題,等大神補充)。雖然大多數人甚至包括魔法局的職員都不知道魂晶是什麼。但是院長知道,那就是人的靈魂。用人的靈魂可以強化魔法,提升能力,但代價是,那個靈魂將被徹底消滅,再也無法被艾特羅轉生。這樣不人道的行為是極度機密的,院長一方面為了協助阿雷西婭博士進行這種實驗來幫助她完成Agito創造,另一方面派人大量收集靈魂,不光光是其他生物和敵軍的靈魂,甚至朱雀的平民也難逃毒手。總之這個院長絕非他表面看起來的那樣。緋紅任務–那些清除內線,暗殺,滅口的骯髒任務實際上也有他的一份。

危急時刻,一支叫做零班(Class Zero)的候補生班級出動。這個班級不受到水晶干擾器的影響。零班就是那12個特殊的靈魂,他們使用的力量來源於自身或者他人的靈魂,而非水晶,因此不守影響。這點從他們在水晶工坊裡升級自身可以看出。另外,他們似乎知道吸收他人靈魂會造成的惡果。但還是遵從阿雷西婭的指示,繼續使用靈魂。不過他們的靈魂大都是從敵軍和魔物手上收來的,當然,也不可避免的會有平民的靈魂。

這裡還要提一下,零班的十二個成員可不是生下來就這麼大(出場時大概是青年)的。實際上他們也是普通人家的小孩,他們的父母並不知道他們是轉世的特殊靈魂。他們的父母只希望他們能正常地生活,平靜地死去。

但是在阿雷西婭,也就是帕爾斯的法爾希的安排下(這種安排對於阿雷西婭來說小菜一碟)他們的母親往往生下他們時就會難產而死,其父親也會在不久後遭遇各種不測而死。(往往是在那些孩子只有七八歲時)接下來,阿雷西婭就會把那十二個孩子接到魔導院,讓他們和自己生活在一起。並成為他們的Mother,也就是母親。同時讓他們成為候補生。(真讓人噁心。)

在零班出動以前,其中有個叫艾斯(Ace信賴之座,零班第一位成員,男)的,他與這次試驗中被阿雷西婭捨棄的“恐懼之座”馬奇納有過交集。(16個靈魂每個都有一個座,象徵著他們所代表的品質。這個座也只是一種說法,你就可以把它理解為品質。)(Machina Kunagiri看他的名字,Ma-China,你明白為什麼玩家叫他馬中國了吧。他是十六座中的恐懼之座。)準確的說是和馬奇納的哥哥伊薩納(Izana Kunagiri),這兩人是好友,經常在陸行鳥牧場(伊薩納在軍隊裡就負責陸行鳥飼養)一起天南海北,家長里短地閒聊。

伊沙那也向艾斯提起過自己有個弟弟,兩人關係很好,但經常鬧些兄弟間的小矛盾。有一次,伊沙那抱怨自己沒有參加前線作戰的機會,而自己的弟弟卻是精英候補生,自己感覺會有點沒面子。真希望立更多戰功,為朱雀和弟弟的未來而戰。可能是阿雷西婭提前有透露過戰爭即將爆發的事,艾斯想要遂了他的願,讓他上戰場輔助零班。結果,出事了….(另外,就伊薩納死前說的話來說,他和他弟弟有可能都喜歡蕾姆(Rem Tokimiya十六座當中的愛之座)

被擊散在戰場上的朱雀部隊完全組織不起抵抗力量,伊沙那在戰場上找了半天還受了傷都沒有找到那幾個要輔助的物件….他的任務是要把由水晶力量為媒介的通訊器送給零班,結果現在有麻煩了。

好不容易找到個自己人問一問,還被敵人幹掉了。結果靠著自己的陸行鳥吉吉利奮力殺出,同時身受重傷。就在他再次被敵人包圍的時候,艾斯終於趕到救了他一命。但是隨後艾斯在葵因(Queen,零組第11位成員,智慧之座.說明一下,由於本來應該是第10個成員的Tiz被抽走了,所以名字雖然是撲克牌中的Queen,卻是第11位成員)的提醒下發現,魔法治療術已經無法救援他了,傷的太重了。(正常人靈魂受損會死,肉體受損過於嚴重也會死。零班的人有阿雷西婭拖住靈魂和修復肉體的神力,所以只要靈魂沒有被收割,哪怕被人一槍打得腦漿噴濺都照樣能復活)

隨後,艾斯等人前往戰場,而伊薩納則和他的陸行鳥一起死在了戰場上,聽著伊薩納和陸行鳥臨死前絕望地哭喊,艾斯心中悲痛欲絕。最後,當他站在伊薩納屍體前的時候,他傷心地留下了眼淚。其實等於是他把他朋友害死了,要不是他一時發昏允許他朋友來戰場,照看陸行鳥的伊薩納根本不會死。(另外從這裡看出,人死了以後的遺忘不是立刻的。不然艾斯在伊薩納屍體前的時候不會那麼傷心。還有,其實沒有什麼會被徹底遺忘,人類總是會在某種情況下突然覺得很不對勁,那個死去的人自己有著某種熟悉的感覺,或者是夢見死去的人。這裡看來似乎人的記憶也會有一部分保留在腦海內。我想是人的大腦深處仍然有一部分記憶,而其他的則被彙聚到水晶當中去了。)

零班在正式投入作戰後功效卓著,以破壞白虎的水晶干擾裝置為目標的進攻正在執行。此時,伊薩納的名字已經被所有人忘記了….

一路前進,發現了一個巨大的紅黑色物體吸收了陣亡士兵的靈魂,它在與零班短暫交手了以後就撤走了。其實這玩意就是朱雀之暗,是奧利恩斯世界以外的生命。它能夠感知靈魂和生命,並且吸收它們以獲得能量。因此,在戰鬥中它會在吸取靈魂或死者特別多的時候出現。它的內部是與不可視世界相連的,因此內部包含著已死之物和其他世界之物。但由於就一個,每次吸取的靈魂也不多,因此對世界危害不大。(沒准它是艾特羅派來收集戰爭中的亡魂超度他們的呢?誰知道…)

朱雀軍仍然沒有沒有任何辦法使用魔法,所以反擊幾乎無法實施。這就要零班去解決掉位於白虎一艘旗艦上的水晶干擾器。(水晶干擾器的原理就是九機關。在試做階段不能離開露希獨立運作。而後來研發的改良型就可以了,現在這裡的還是實驗版,需要有露希在附近。)零班趕去將它破壞掉了。地面上的候補生,包括蕾姆和馬奇納,發現魔法力量的恢復,開始重新投入戰鬥。

在鬥技場發現新的敵人,零班趕去。白虎的準將卡特爾(Qator Bashtar)也趕到了指揮部親臨戰場,並且處決了逃兵。

白虎的露希昆米此時重啟了許多被打壞的機器,來阻止零班,都被擊敗。競技場內,蕾姆和馬中國已經與昆米交上手了。但很明顯的,沒用的….

 

後來昆米還開啟了另一台水晶干擾器,導致了馬中國的魔法無效化。就在馬中國和蕾姆都已經無力抵抗昆米的時候,零班到了。零班不受水晶干擾器的影響,因此他們成功召喚了軍神奧丁並擊敗了昆米駕駛的水晶干擾器。昆米使用自己的能力多次重啟水晶干擾器,都被零班成員擊敗。於是她無可奈何,只能傳送離開。而馬中國和蕾姆看見零班的力量,非常驚駭。

與此同時,水晶力量完全解放,朱雀露希也來到戰場。卡特爾迫于形勢下令全軍撤離,實行“北方黎明”計畫。

卡利亞院長在戰鬥後正在鼓舞鬥志,宣佈朱雀與蒼龍的聯盟。原來這是白虎在玄武投下了一顆創世彈(阿魯提瑪彈),這種炸彈和核武器差不多。總之,整個玄武基本被炸沒了….(這就叫北方黎明)

朱雀與蒼龍聯盟後,蒼龍害怕白虎又來一顆創世彈,派出龍空軍進行制空防禦。同時,蒼龍積極要求息事寧人,與白虎和談。但朱雀完全不買帳,因為此時大多數朱雀領土還在白虎手中,現在議和吃大虧了。

由各大部長召開的部長全席會議–八席會議。會上,軍令部長想要讓露希參戰,但露希又不會按照政府的意志行動。後勤部長覺得可以想辦法創造出更多不守水晶干擾器的影響的士兵,就像零班一樣。但是阿雷西婭入場,表示這是不可能的。同時,阿雷西婭指出在玄武被毀以後,白虎露希昆米似乎出了什麼問題。導致了只有露希在附近才能使用的水晶干擾器無法使用,所以不同擔心水晶干擾器了。為了解決戰鬥力問題,阿雷西婭提出讓候補生們加入戰鬥,院長批准了。(這兩人本來就是一夥的)

零班此時已經進入了教室,提前,阿雷西婭向大家交代了一下有關緋紅的任務。(骯髒的幕後任務)

新任教官的暮雨教官因為不是阿雷西婭而被零班懷疑。奈因(Nine第九位,行動之座)首先上前找碴,被教官痛揍(真是行動之座啊…)。旁邊幫忙的凱特(Cater,第三位,勇氣之座)以及艾斯上前幫忙被暮雨教官瞬間制住….大家總算也承認了教官的實力,勉強服從了他的指揮。而且既然是阿雷西婭的命令,一向是最聽從阿雷西婭的零班服從了。同時,以後零班沒有作戰任務的時候不得離開魔導院,這也是阿雷西婭的命令。

馬中國和蕾姆在阿雷西婭的安排下進入了零班,葵因很懷疑他們是被派來監視零班的。另外,一種叫做莫古力的生物成為了在戰鬥時零班的指導。(這指導很業餘)。我提一下,莫古力其實是一種軍神,也是從不可視世界召喚過來的。(你對軍神的映射是不是大打折扣?)結果被辛柯(純真之座,光聽座的名字就知道是個天然呆,第5位)吐槽莫古力的全名太長,還給它(莫古力分男女嗎?…)起了個奇怪的綽號。

蒂斯(Deuce,溫柔之座,第2位)和金(12位,決斷之座,King)則去和阿莉雅(Aria Luricara,零班的勤務兵)對話。阿莉雅似乎很害羞,不願意多說話,兩個人費盡口舌才把她的名字掏出來….

托雷(3號,Trey ,知識之座)則感歎(他很喜歡感歎,話也很多):希德這個人,能夠想出水晶干擾器和創世彈這種東西,一定不是等閒之輩。

零班的人們來到墓地去祭奠死者,其實也沒啥好祭奠的。至少獲取了一個資訊,每個人出生時就會弄到一張身份證….人們先把自己身邊的人記下來,萬一哪天突然發現不認識這個人了…去墓地找找吧!(真是有種很衰的感覺)

朱雀水晶還有一個功能就是在這個世界中,有許多朱雀水晶的脫落碎片。這些水晶有著恢復生命與魔力,記錄任務,通訊的能力。有認為安放的,也有自然形成的。

馬中國也有自己的煩惱,他為自己的哥哥的死去而悲痛,儘管他想不起來他的哥哥平時生活的一點一滴了….他也很疑惑,他哥哥是個養陸行鳥的,根本就不該出現在前線,軍部到現在也沒給他一個解釋…蕾姆安慰他說他的哥哥一定是光榮犧牲的。

總之,零班暫時在魔導院站穩了腳跟。

現在,蕾姆和馬中國在陽臺秀恩愛了..零班的眾人看來涵養比較好,沒有發飆….

蕾姆和馬中國表示兩個人是一個村子從小玩到大的夥伴,在魔導院重逢秀恩愛。

現在正式進入作戰,反擊開始是從魔導院近郊的馬克塔依城市開始。敵人不強,所以一切很順利。

回到學院,遇到了星姬和一個蒼龍的官員,自稱是蒼龍的使者,要見院長

但迷了路。零班人員指路後離開…

馬奇納則仍然糾結自己哥哥的死因,查閱著首都解放作戰的資料報告什麼的…(這段真是糾結,兩人說話說得好好的,蒂斯突然跑出來問他們倆再說什麼悄悄話….馬中國立馬就走了…然後蒂斯還問我有妨礙到你們嗎?艾斯回答:有些懷念啊,一見到馬中國就有種特殊的感覺…..本來只是普通的交談搞得跟搞基被發現了一樣。)

另外圖書館有位醫生同志卡茲拉Kazusa Futahito專注於研究人體的奧秘,並試圖創造人體。我要提一下,他不是什麼邪惡的人,這個以後再說。但是他所做的那些人體研究,著實讓人感到反感。因此他的實驗進展地異常緩慢…

到了學生休息室(話說這休息室真是豪華,我們學校的休息室堪比牢房。),遇到了守財奴卡露拉.彩月(Carla Ayatsugi),這傢伙是個優等生,同時也很有經濟頭腦,在禁止學生間交易的魔導院私自開展交易。(實際上她有父親死的早,有一個久病在床的母親和一個年紀尚小的妹妹要養活)

這次遇到她的人是辛柯和托雷,雙方互打招呼後,卡露拉就表示自己會幫助人們解決困難….辛柯就提出了自己的“困難”:托雷經常挖苦她。卡露拉就誘惑辛柯來加入她的性格糾正講座,無論是怎樣的缺陷人格都可以被她調教成“順從的僕人”。托雷被嚇得魂飛天外,還好辛柯表示太貴了(一次要25萬日元,約合人名幣13000元。辛柯的原話是這樣的:果然為了托雷還做不到那種地步… 個人覺得這是在間接表示托雷應該對她再好一點嗎?…)

事後,辛柯告訴托雷:“這一切只是玩笑啦…也許…”(辛柯哪裡是純真之座,分明是腹黑之座…)

另外,即使在學院內部也有不少黑幕存在,如諜報部的人就認為艾米娜.花晴(Emina Hanaharu)教官可能是個白虎的間諜。讓零班假裝送她禮物,其實這些禮物上是附有偷窺術的,這樣就可以偷窺她的一舉一動了。(我草,緋紅任務也就算了,這樣猥瑣的事也交給零班)

零班的人於是就接近艾米娜並送給她禮物,對零班這群小孩子毫無戒心的艾米娜中了招,收下了禮物。最終,再一次偷窺中,零班發現了她背上的紋身–這是白虎軍間諜特有的一個標記。(實際上露米娜從很早前就在戰亂中被白虎軍的人救下,並被訓練成密探潛入朱雀。和暮雨等人是朱雀魔導院的同期畢業生。)在被發現了以後,艾米娜只是對零班說:如果能一直就這樣生活在朱雀,就好了。(實際上她本人在朱雀生活了一段時間後就適應了這裡的生活,再沒有給白虎輸送情報)

零班此時可以選擇向諜報部告發此事或是隱瞞。但這沒意義,因為諜報部的人也發現了艾米娜的身份。在對零班露出無憾的笑容後,艾米娜就被帶走了。然後…就沒有人再記得她了。(死了,一個悲傷的故事)

 

繼續向下,零班接到了下個作戰任務,奪回盧布魯姆地區。這次任務也很輕鬆….很快盧布魯姆被收復。

於是,八席會議決定要大規模地奪回其他領土。

同時白虎那裡戰局吃緊。據希德的判斷,謹慎的蒼龍女王不會真的大規模參戰。而事實也的確如此,蒼龍軍對朱雀的援助僅限於後方。為了挽回敗局,希德決定啟用要讓尼布斯(幻雲Nimbus,白虎的露希,是個已經沒有自己意志,對水晶唯命是從的露希)出動。

希德也讓各部隊加緊搜索玄武廢墟中的玄武水晶。在菲尼斯時刻降臨之前,他希望能夠收集起四顆水晶,挽救人類被玩弄的命運。

朱雀方面,水晶也出動了甲型露希–須臾(Zhuyu Voghfau Byot,甲型露希即是作戰型陸希。尼布斯,須臾都是甲型。乙型露希是特殊功能型露希,如昆米)出動對抗白虎。

軍令部長此時與阿雷西婭出現摩擦。首都解放作戰中,馬中國的哥哥參加戰鬥並陣亡。這件事沒有通過軍令部的許可。然而阿雷西婭有魔導院院長撐腰,軍令部長雖然很有意見,也不敢跟她挺腰杆子。

在門外的艾斯聽見了這一切後心生愧意(因為軍令部長提到是因為艾斯讓馬中國他哥上戰場才導致其死亡),對馬中國道歉,但有沒說明白為什麼。馬中國大惑不解。阿雷西婭給艾斯做了體檢,發現沒有問題,並關心了一下艾斯的情況。艾斯說自己很好,瞞過去了。

這時,朱雀出動露希的消息已經傳開,眾人有些擔心。因為露希出現在戰場其結果是毀天滅地,很久前就被禁止參戰了…

這次,蒼龍軍和朱雀軍聯合進攻北方的托格雷斯要塞。正規軍從正面進攻,候補生作為遊擊部隊從背後陰白虎軍。

一開始戰局順利,但是當白虎軍放棄戰線的維持,死守要塞時,事情就麻煩了。朱雀軍久攻不下,還是要靠零班…

一路上甚至還出現了敵人的軍神(白虎不會召喚軍神的,這是白虎佔據了朱雀的自動召喚系統)

此時可以使用軍神召喚了。同時出現了叫做“鍾馗”的實驗怪物(這名字…),擊敗他們以後繼續向前走,關閉了要塞的主動防禦系統。敵人的軍神也就不會出現了。

最後把對方的司令消滅了,要塞也就奪回了。但當然沒那麼簡單,卡特爾準將駕駛白虎的新型作戰機甲(魔法免疫機甲)來到戰場,與零班交戰。零班使用魔法無法對它造成傷害,只能平A,這仗有點艱難。

擊敗它後,卡特爾撤退。朱雀軍隨後追擊白虎的撤離飛船,飛船已經起飛,只好讓蒼龍的龍追擊。誰知就在此時,白虎露西幻雲出動,朱雀露希須臾緊接著來到戰場。 兩軍因此迅速撤離,隨後,兩大露希交戰,導致整個托格雷斯地區變成了一個大坑。

白虎方面加緊研究新的機甲,朱雀也沒心情慶祝勝利,畢竟朱雀的領土被炸沒了。

魔導院內一切照常。凱特發現了一些有關暮雨教官的八卦內容:他以前是朱雀實力最強的四個候補生之一,也就是朱雀四天王之一。因為被同為四天王之一同伴背叛導致臉受傷,因此戴面具。那個背叛他的同伴隨身總帶著仙人掌怪物,而暮雨也總帶著冬貝利怪物。

奈因和葵因則與圖書館管理員九音.世羽(Quon Yobatz)發生衝突。但是奈因因為沒有知識而丟醜,想動手又被葵因管著,非常不爽了。

蕾姆也有自己的問題。蕾姆自己從小身患不治之症,只願阿雷西婭能稍微延長她的壽命,讓她得以戰死沙場,了卻心願。阿雷西婭於是給了她一個藥方,早上喝,晚上就會痛得要死…阿雷西婭也答應她保守她生病的事,不說出去。

金和莎溫(Seven,第7位,理解之座)遇到了一個中二少女–睦月.千原(Mutsuki Chiharano),這個女孩有被害妄想症,這個病簡稱迫害狂。同時她還是個極具天賦的發明家,雖然是個研究魔法的候補生,但卻經常被武裝研究所叫去幫忙。

順便,客廳裡還有要找你借一千塊的卡露拉。

下面是幾場實戰演習,實際上是真正的作戰。首先是奇賽亞的佯攻作戰。作為托格雷斯地區少量沒有被戰鬥毀壞的地區,奇賽亞成為了朱雀和白虎爭奪之地。現在,由零班負責佯攻。

整個過程實際上很簡單,跑到那裡,幹光所有敵人。然後主力部隊就會走進城鎮。實際上戰爭感不強,朱雀主力部隊可以說什麼都沒做。

下一步是奪回托格雷斯地區的米可。這裡由於是和蒼龍配合作戰,為了避免暴露自己的實力,零班必須要在沒有魔法和特殊裝備的情況下,完成戰鬥。(所以說所謂的盟友啊….如果不是真的信得過那還不如沒有)

到達米可,第一步是破壞白虎軍的通訊天線,方便蒼龍軍的進攻。將數個天線拆掉,接下來解決掉白虎的魔導裝甲。(實際上蒼龍什麼都沒做不是麼…)然後戰鬥就結束了。

白虎軍的軍官最後似乎在要說出什麼秘密之前就被蒼龍軍官幹掉了…這個不能使用各種強力魔法的戰鬥會不會就是個陷阱呢?我不知道,反正我看那個指揮這場戰鬥的蒼龍軍官是怎麼看怎麼不對勁….

零班也因為那個傢伙囂張的口氣而差點和她起衝突。(的確,遇到這種想打一頓,也打得過,卻又不能打的人真是憋屈)

回到魔導院從四班(魔導院的另一個班)的莫古力(每個班都配備一個,總共十一個)口中得知暮雨隊長的一些事情:暮雨隊長曾和同為朱雀四天王的其他兩人追捕叛變的另一位天王。但他們卻著了他的道,雖然最後成功解決了叛徒,但是三人都已經身受重傷。最後,一名女性天王把回復魔法給了暮雨而自己和另一名同伴死去。為了不讓暮雨忘記自己,她臨死前用血在地上做了許多記號,不過好像沒用。(這兩人大概是戀人關係,我猜的)

 

馬不停蹄,下面就是收復伊斯卡了。地面上大部隊牽制敵人,零班則需要鑽下水道擺放一種魔晶石(大概是一種魔法裝置,有爆炸功能),炸癱對方的動力裝置。(動力裝置放在下水道裡,什麼腦殘設計)趁敵人失去動力而陷入混亂的時候,從下水道沖入對方司令部,結束戰鬥。

一路順利,下水道裡都是些小怪,就是視野有點差,遠端火力難以施展。地下還發現一些被白虎軍處死的平民,這也是白虎軍通常的做法。動力恢復之前,零班殺掉了對方的指揮官,這場戰鬥也就此結束。

雖然朱雀軍戰果不錯,但是白虎卻有了更大的收穫。他們發現了玄武的水晶並用九機關控制了它。情況進一步惡化。(或者說對全體人類來說是好轉…實際上沒有用,水晶是阿雷西婭創造的,就算全被封印,再造幾個就可以了,就像蒼龍取代青龍一樣)

學院內情況良好,順便提一聲,雖然人死後有關此人的記憶會消失,但是艾斯卻經常能夢見伊薩納,可醒來後卻全然不記得了…

希德(Cid Aulstyne)此時向白虎國民眾發表聲明:他號召白虎人民繼續戰鬥,摒棄舊秩序。他此時提出,白虎的國民將會成為真正的覺醒者。(希德並不是完全明白神的實驗目的,但是他也知道覺醒者說到底還是神的棋子。然而他此刻所說的是真正的覺醒者,也就是給人類本身帶來未來的覺醒者)

塞斯看了他的演講後,(第六位零班成員,執著之座,Sice)對這樣的說法嗤之以鼻,一邊喊著拯救人類一邊濫殺無辜的行為的確讓人難以接受。

在客廳裡發生了預料之中的事情,卡露拉又纏上了傑克和凱特,向她們推銷一種很貴的飲料,搞得他們受不了….

傑克此時告訴了大家葵因雖然平時一副高貴冷豔的樣子,但是一旦生氣就會變得十分可怕。變成強大的女王,無情地蹂躪敵人….

辛柯和托雷則遇到了玄武的遺留血脈–利德(Ryid Uruk)。辛柯非常讚歎利德的體魄,玄武都是肌肉男女嘛….托雷又開始說教了,叫辛柯最好不要公然議論別人的身體特徵,容易引起諸如鬥毆之類的體育運動。但是辛柯說塞斯最近才說她有點胖。托雷又耐心解釋(總覺得這兩個人真是天仙配):這是因為熟人之間可以開開這種玩笑…

此時利德突然打斷了他們的話,表示自己不介意被別人說是大塊頭,把辛柯嚇了一大跳。

知道了利德是玄武遺族的托雷表示一定要讓白虎血債血償。利德拒絕了,他要為同伴和未來而戰,而不是執迷於復仇。

實際上利德本身是一個混血,他是一名玄武大臣的女兒與朱雀的人偷偷生下的後代,為此那名大臣–恩克托(Enkidu Uruk)差點被以叛國罪被流放。還好當時的玄武王吉爾伽美什(Gilgamesh Ashur)出面阻止才保住了他。為此恩克托一直對吉爾伽美什很忠心,最終在鷗曆832年爆發的政變中為了保護吉爾伽美什而死。吉爾伽美什為了能夠以實力壓服眾人,讓他們承認自己的王者地位,(玄武那裡強者為王,而吉爾伽美什的父親也是王。導致人們懷疑吉爾伽美什的實力並不怎麼樣,只是因為父親的幫助才登上王位)成為了玄武的甲型露希。

另外玄武還有一個露希叫做阿特拉(Atola),他有收集輝石(完成使命的露希所留下的會發光的石頭,其中藏有露希的記憶)並解讀出露希的記憶的能力。以前一直在吉爾伽美什身邊,玄武滅亡後四處流浪卻還在收集輝石。

下面的實戰演習是鐘乳洞之戰,有一些持有機密文件的白虎軍被朱雀逼入了伊斯卡附近的鐘乳洞。為了奪得檔,必須派一支小隊進入。

好不容易殺完了所有敵人想打開箱子,沒想到白虎軍留了一手,他們佈置了防禦魔法。一旦箱子不被按照預先設定的標準步驟打開,其中的物品就會自毀,並吸引一些強大得離譜的怪物前來。這裡如果情況正常,基本上只能跑,被吸引來的怪物基本可以一下秒了你。

立即跑回去,逃走!

再次奪回了伊斯卡後,零班面臨一個更加艱巨的任務。那就是深入白虎國的內部,在一個機密研究室內破壞其研究中的最新魔法免疫魔導裝甲–布琉納克。(之前卡特爾開的那個是實驗版。)

按照暮雨教官的介紹,之前的創世彈和水晶干擾器也都只是實驗版。話說白虎挺有底氣啊,那麼多的秘密武器還在試驗之中就敢開戰了…

這次,潛入白虎首都英格拉姆深處(實驗室所在位置)的任務只有零班人員參加,是個秘密任務。這次沒有朱雀軍的幫忙…其實有也差不多。

零班的諸位在諜報人員納吉(Naghi Minatsuchi,一個悲劇的人。總是一副開朗的樣子,其實是因為對諜報部那些骯髒的事情早已麻木了。)的幫助下,偽裝成運輸物資的白虎軍隊,成功混入了該實驗室–第四鋼室。

諜報部的人有著瞬移和隱身的能力,很強大,是為了把不會隱身的零班眾人帶進去才搞偽裝的。那為什麼不教給零班的人隱身…因為諜報部的東西,不管你是誰,有什麼理由都不是能說碰就碰的。其中的骯髒,與朱雀光明的外表呈鮮明對比。

進入實驗室不久,通路就被阻斷了,只好從下水道潛入。通訊官給的建議是先去三個研究室找到一些這個機甲的情報,這樣會方便與它的戰鬥。

殺光研究室裡的研究員再破壞掉警報裝置,接著更改一些布琉納克的資料和作戰系統,使其弱化。

繼續前進,遇到了希德。他正在和一名軍官談話,兩人都沒有注意到零班。他們二人似乎在談論一些軍情(其實是蒼龍軍大舉突入白虎國,蒼龍女王親自出場。)希德決定先保持警戒,按兵不動。

零班無視掉他們(好像是由於位置的關係,希德他們站的位置在另一條岔道上,零班摸不到他們)繼續前進,卻遭遇了對方的露希–幻雲。其中一名隊員會秒殺…隨後幻雲就撤退了。這點打擊對零班來說不算什麼,畢竟有十幾個人呢。

 

一路殺下去,終於找到了布琉納克。布琉納克的火力相當強大,一不小心就是秒殺,還會不停的放小怪。問題是放小怪是在葬送他自己,只要往那幾個小怪放箭把它們打回去就可以。

解決掉了布琉納克以後,零班再一次遭遇了白虎露希幻雲。此時的幻雲察覺到水晶有一些異樣….

朱雀那裡,朱雀水晶變成紅色,整個地方像地震一樣開始顫動。朱雀的露希刹那(Caetuna,她五百年前就是露希了,所以說話總是帶古風)和須臾以及阿雷西婭都察覺到了水晶的異常。這也證明了這場輪回實驗即將到達終結。

轉回白虎,零班成員與幻雲開始苦戰。大家都知道,正常人類不可能與甲型露希甚至是乙型露希對抗。戰鬥進行的非常艱難,千鈞一髮之時,白虎突然宣佈停戰。原來蒼龍搬出了法布拉協定,蒼龍女王安德莉亞(蒼龍水晶乙型露希,能力是看透未來)呼籲各國以帕爾斯神的名義停戰。

希德決定接受停戰。零班本欲再戰,但是卡特爾站出來阻止了零班,因為此時再戰鬥可就成了和平的敵人了。馬中國心有不甘,畢竟自己從父母到老哥全都死在白虎軍的手上。但此刻,為了能夠達成和平,只有隱忍了。

因此,零班得到了以前一個想都不敢想的待遇–住在白虎首都的旅館裡。卡利亞院長和暮雨教官也來到了此處商談停戰。

馬中國表示很不爽,自己明明正在前線作戰,突然停戰,有種被從背後捅刀的感覺。艾斯也是滿腹狐疑,白虎難道沒玩什麼花樣?暮雨耐心解釋了一切,卻仍然難以平息馬中國的憤怒和零班的疑慮。但這沒什麼問題,明天就會回朱雀,一切都會變得正常的。

零班成員現在面臨一件更要緊的事,蒼龍的女王來到這裡看望零班了。零班雖然很有戰功,但畢竟是朱雀的人,而且也是遊擊隊性質的作戰單位。女王親自看望,實屬罕見,零班的成員們都十分興奮。

安德莉婭•卡亞•特蘭卡•法姆•佛潔莉歐(Andoria Kaya Tranka Fam Forturio),即蒼龍女王,同時也是蒼龍乙型露希,能力是…預知未來!她就是想要改變無盡輪回的未來,告知零班成員一些隱晦的線索。(當然她長相還不錯,你們是不是沒有想到這女人已經過了四十歲了)她身旁的二位守衛分別是曉之守衛(蒼龍有合成近衛五星的五個近衛兵團,曉是其中之一,曉之守衛即該軍團統領)庫拉艾絲•星姬•密斯卡•森賽斯特(Claes Celestia Misca Sancest,以後稱其為星姬)和夕月守衛–幽月(Clement Yuzuki Nes Peacemake)。

馬中國見到女王還是那句話:“為什麼要停戰?!對停戰不服。”而女王給他扣大帽子:“你背叛水晶的意志!”但是她還是透露了一些內容,諸如菲尼斯時刻可以依靠自己主導,水晶總是想要相互制衡之類的凡人無法明白的內容(之所以她能明白是因為她有讀取龍的思想的能力,龍是水晶創造的,再加上她能預知未來。)。

因為女王預見到馬中國等人將開啟一個新的時代,而馬中國他們一步步走向新時代的過程中就有自己的死亡景象。因此她來到白虎國,尋求她的死亡,期望能夠達成那個新的未來。總之如果蒼龍女王不死,許多以後的事就不會發生,馬中國他們也不會踏上新的道路。

女王走後,馬中國思索著女王的話,但卻想不通,於是決定留在旅館裡陪生病的蕾姆。其實不滿停戰的人不止馬中國,塞斯也是非常不爽。托雷和辛柯則在關心這個房間的佈置….托雷對窗戶口有柵欄,入口出口都是一個這點很有些疑慮(殺氣已現)….辛柯則覺得只要旅館住著舒服其他的無所謂。

而馬中國在之後則被軍令部長叫去談話,談話的內容是:馬中國哥哥的死因!軍令部長在談話中將他的死亡的責任全部推到了零班頭上。表示若不是零班擅自出動(他們的出擊沒有被軍令部認可,而是阿雷西婭自己說了算的。軍令部長因此不爽。)軍令部長說出了馬中國的任務:監視零班和阿雷西婭。如果馬中國對這點有意見,那麼這個任務可以由蕾姆一力承擔。實際上這怎麼可能?馬中國拒絕了,他留在了零班。

在大街上,莫古力和阿莉雅也來到這裡。阿莉雅非常猶豫自己要不要開口說話。蒂斯和金則鼓勵她說話,結果阿莉雅原來是個…個性像個開朗話多的小夥子,令人大跌眼鏡。阿莉雅就是這個原因才被其母親拜託不要說話的。

路上遇到白虎士兵,有的嘲諷有的閒聊,反應不一。傑克(零班第十位成員,無知之座 Jack)看著眼前的這個現代化城市也就是白虎首都,感歎他們沒有使用魔法技術就建造出這樣的城市很了不起。艾斯指出,其實這樣的城市建成還是要依靠魔導裝甲的,所以其實各國都很依賴水晶。

凱特有一種奇怪的感覺,眼前的城市她好像來過,原因不明。(實際上在多次輪回中她都來過,雖然被刪除了記憶,但總是好眼熟)

葵因和蒂斯看見了朱雀諜報部(諜報四科)的人在該地區活動,覺得有點奇怪,艾特也表示這個地方不能讓人安心。總之,說是停戰,實際上危機四伏。

馬中國總是在思考女王的話和軍令部部長的話,莎溫上前詢問一下被吼開。此時的馬中國已經對零班心生厭惡了。

另外,從白虎士兵那裡找到了些小道消息。第一:卡特爾準將家裡有一副全家的肖像畫,畫上面那個站在卡特爾旁邊的女子長得很像阿莉雅。(估計是卡特爾的妹妹,卡特爾太年輕了,不像結了婚的。而只是戀人的話應該不會出現在貴族家庭的肖像畫上。所以在家族的肖像畫上出現的人只能是他妹妹。順便提一聲,卡特爾是個貴族出身的人,但他堅持要從基層做起,憑藉其能力才當上了準將)

第二:白虎人民的日子因為水晶的衰竭越過越苦,否則白虎也不會如此熱衷於侵略他國奪取水晶了。….

艾特和凱特兩人突然發現在暗處,是一個白虎的士兵和蒼龍的文官在交談。一見到自己被發現,兩人迅速離開。

隨後,當零班成員全部回來時,水晶干擾器啟動了!白虎開始動手!阿莉雅趕來告知眾人這一切,結果話還沒說一句就被白虎軍一槍擊倒在地。零班自顧不暇,只好撇下她向外衝殺。

殺出旅館,殺出城市,到達了一個地下通道裡,可白虎仍然緊追不捨。同時白虎還叫停了所有的列車,零班恐怕難以逃走了。

沿著地下通道一路向前與白虎軍數次交手,並且知道了白虎追殺他們的理由:零班現在不知怎的有了暗殺蒼龍女王的嫌疑。

在記憶方面,由於活人會在死者死去後很短的時間內忘記有關這個死者的一切過去,所以零班仍然記得暮雨和院長就說明他們暫時還沒事。同時,零班還記得和蒼龍女王見面的事情,但是女王說了什麼,長得怎樣,做了什麼已經不記得了,這就說明她的確死了。

而正是由於那些將死者遺忘的事情,零班自己都無法確定是否是自己暗殺了女王。但應該不是,因為暗殺了女王後雖然會忘記女王的一切,但是還會記得自己是暗殺了“一個人”的,雖然這個人是誰忘掉了。

與朱雀方面仍然聯絡不上,不清楚是不是他們也相信了零班殺了女王。實際上他們的通訊被在天空中監視的蒼龍甲型露希–蒼龍干擾了。(蒼龍的甲型露希就叫蒼龍,是一隻巨龍)

蒼龍與蒼龍女王一樣是想要創造一個新的未來的,他服從女王的意志,想辦法拖住零班,讓他們無法與朱雀取得聯絡立即離開。至於為什麼在此刻拖住零班就可以創造新未來,我們以後再說。

 

葵因此時提出一個假設:有可能整個行動就是針對零班的!朱雀安排他們在極度危險的敵國首都休假而非讓他們立即回國。白虎在他們的房間安放水晶干擾器並且搜查謀殺女王嫌犯的士兵沒有任何猶豫直接就沖進了零班的房間。蒼龍的女王死的恰到好處。朱雀諜報部門的人曾在零班周圍活動。種種跡象說明有可能就是世界各國聯手想滅了零班。(原因可能是這樣的:白虎提出了全面讓步的談判條件,但是同時提出零班太厲害了,你們想個辦法把他們坑死。朱雀…答應了….)

馬中國覺得非常憤怒,自己被賣了!而且人家要賣的是零班,自己只是人品不好被拉進來了才被滅了。

不管怎樣,現在不能束手就擒,還要繼續逃的。

路上看到了一個叫做番外者阿卡德的傢伙,這個東西是個世界上的不應存在之物。就連白虎的士兵都不知道那是什麼玩意。很難與之對抗,一般是遇到了就跑。

再往前走一段距離,蕾姆的舊病突然復發。蒂斯想要讓蕾姆休息一下啊,但是葵因反對,表示不能為了一個人拖累所有人。馬中國被激怒了,她這話就等於是要拋棄蕾姆。(至少馬中國是這麼想的)托雷出來打圓場–再堅持一下到安全的地方在休息。但馬中國仍然對剛剛葵因的話很是不滿。

終於登上了地下列車逃生,一番血戰後,再次來到白虎首都的地面,歡迎零班的仍然是白虎軍….(我都有點煩了)再加上新型的作戰機甲降魔的糾纏,這一戰有點吃力。即使逃進一所大樓的內部,降魔仍然追著。擊退了降魔和各種魔物(蒼龍的部隊也出動了),來到大樓樓頂,降魔還是追著….

最後終於在一個廣場把降魔給幹掉了。新的敵人緊隨而來,星姬沖出來並且一刀秒了蕾姆,馬中國急忙上前救援,被星姬用雷電術雷了個外焦裡嫩昏了過去。

就在星姬準備進一步幹掉整個零班的時候,蒂斯站出來試圖澄清事實,星姬並不是個沒有理智的人,所以讓零班解釋了。最後星姬出於對零班的信任放了他們一馬…

零班逃到了一個荒野中的破舊小屋裡,馬中國和蕾姆相繼醒來,瞭解了蒂斯的解釋讓星姬相信了他們。

此時,馬中國突然憤怒了。長久積累的不滿終於爆發,他道出了自己對哥哥死因已經全部知道了的事實並指責零班害死了他的哥哥。零班對此不以為然,同時他們還聯繫不上朱雀,所以沒有人太關心此事。

葵因則毫不保留地痛斥馬中國這是小孩子脾氣,馬中國一怒之下離開零班出走。

這件事情其實應該從三個方面分析:

第一,零班方面:戰場之上,刀劍無眼。馬中國他哥正好作為給零班送通訊器的人上戰場,本來這不是什麼危險的活,因此沒人料得到他會橫遭不測。畢竟,又不是他們把他弄上戰場的,如果說每個傳令兵的死都要算在被傳令者的頭上,那這仗還打不打了?總之一句話,你哥運氣不佳被派去執行這個任務又正好遭遇敵人而戰死,這不能算在我們頭上。

第二,馬中國方面:如果不是零班擅自出動(其實這是阿雷西婭准許的,不能算擅自。但是軍令部沒有批准這件事。)的話,他哥哥就不用去送信。因為他哥哥就是個養陸行鳥的,正規軍送信傳令怎可能讓他幹呢?痛失雙親的馬中國在人生的關鍵時刻又失去了兄長,自然滿腔怨憤。

第三:艾斯個人方面:是的,零班的其他成員都不知道,原本阿雷西婭打算挑一個更有水準的人去。比如諜報部的。像諜報部成員這樣的會隱身會瞬移的人,在戰場上應該能遊刃有餘地完成任務。但偏偏艾斯提出要讓馬中國的哥哥伊薩納去執行這個任務。艾斯的想法很幼稚,他希望能讓伊薩納能完成任務,立下軍功,在馬中國面前風光一把,也好修補兄弟之間的關係。但是呢,他很顯然錯誤地評估了戰場的危險程度。

在艾斯向阿雷西婭推薦此人的時候,這件事情就從純粹的“馬中國的哥哥運氣不好被抽到要執行危險任務”變成了“人為推薦硬把一個養陸行鳥的普通士兵推到了最危險的戰場上”。而阿雷西婭,出於對艾斯的信任准許了這一提議,最終葬送了伊薩納的性命。

所以馬中國其實應該找艾斯打一架而不是沖著全體零班發火。這也是艾斯作為全隊的核心人物卻對出言不遜的馬中國反復遷就的原因,因為這件事的確就是艾斯的責任!

馬中國離開隊伍後,一直感覺有人在監視他(其實是蒼龍在天空中阻斷他們的通訊),就這樣一直走到了玄武巨坑那裡,居然發現了白虎露希–昆米!

原來創世彈的爆炸需要露希的幫忙,只有露希增幅爆炸效果到能夠毀滅國家的程度,否則一個實驗版的創世彈不會有太大的殺傷力。

而昆米是一個人去完成這項任務的(不然自己人也會被炸死),當爆炸發生時,她被炸飛並且卡在山岩裡出不來了(這也太倒楣了吧)。個人覺得,以露希的水準,就算是乙型露希不見得就連個山岩都破不開吧。我想是白虎水晶在從中作祟,它封住了昆米的力量並給予昆米一個新的使命–將她的力量給另外一個人,白虎水晶不需要一個背叛的露希!

而昆米無可奈何,只能等到了馬中國前來,並把力量給馬中國。馬中國正因為自己太弱,被星姬一擊就搞定,更別談保護蕾姆而發愁呢。又惱火零班對自己兄長的死去無動於衷,便接受了這份力量,成為了白虎的露希

如果不是蒼龍拖住零班,那麼馬中國就不會與昆米相遇,新的未來也就無從展開。

零班的成員此時正在思考為什麼自己無法和朱雀聯絡上…他們總算猜到了是什麼東西干擾了通訊,但還不清楚是什麼。

凱特則仍然被她對許多地方的既視感所困擾,其實,連托雷也有點這種感覺,但沒放在心上。

 

蕾姆的病越發嚴重,辛柯上前詢問。蕾姆用哮喘的理由搪塞辛柯。但這個理由很蹩腳,哮喘的人居然還上戰場…蕾姆沒辦法搬出了阿雷西婭,是阿雷西婭准許她上戰場的。辛柯這才放心,表示自己就覺得自己身體很好,元氣十足。(她一直那副樣子)

葵因則六神無主,金猜到了是葵因後悔自己說話太沖,沖走了馬中國。他對葵因說出了他的猜測,葵因激動地否認。(這正是葵因的心事被人猜到的表現)但最終承認了。

金又找到了塞斯,表示正是塞斯的話引出了葵因的話,最終氣走了馬中國(在葵因指責馬中國之前,塞斯先說了幾句不客氣的話)。而塞斯不以為然,表示即使沒有葵因痛斥馬中國,自己仍然會痛斥他一頓,無所謂。

金又進一步思考馬中國是什麼時候知道了他哥哥的事。(看見沒有,金其實是個外冷內熱的人,他在想辦法讓整個團隊能再次融洽起來)莎溫告訴眾人自己偷看到了馬中國和軍令部長在談話。估計就是那個時候馬中國知道了自己哥哥的死因。

所以塞斯總結:馬中國只是單純地被軍令部長欺騙了。

莎溫卻覺得不僅如此,馬中國在星姬的攻擊下絲毫沒能保護住蕾姆,可能他對自己的實力產生了懷疑,也助長了他的憤恨不安。

這一系列推理讓旁聽的奈因頭都昏了,最後大家只好作罷。

第二天清晨,在眾人正在想馬中國到底回不回來的時候,馬中國回來了。艾斯都擔心死了,立即詢問馬中國有沒有什麼事。(他被負罪感折磨了一夜)馬中國欲言又止…同時,零班終於聯繫上了朱雀(蒼龍看見馬中國成為露希並歸隊就解除了干擾)。朱雀派來了飛艇接零班,登上飛艇後,眾人終於回到了朱雀國。

蒼龍的國王其實是暗殺女王的主謀(雖然兩者都是王,但是蒼龍王的地位總是低於蒼龍女王,說話也挺不起腰杆,因此才配合白虎謀殺女王),此時,他已經與希德結盟,並將蒼龍水晶置於希德的控制下。朱雀要面對兩大國家的攻擊了。

八席會議那邊自知女王的暗殺不應該是自己所為,但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他們把焦點放到了失蹤多時,至今剛剛歸隊的零班身上。

因為零班只聽從阿雷西婭的命令,所以也許真的是零班殺死了蒼龍女王,只是朱雀政府除阿雷西婭以外的其他成員還不知道。這實際上是各部長內心中的想法。況且始終沒有收到零班的通訊,這點也很可疑。他們認為是零班不回復他們發去的通訊,也不主動聯繫他們。

而剛剛回來的零班則受到許多人的懷疑,零班成員普遍不滿。

但更大的威脅在於白虎蒼龍兩國聯軍此時正在襲來。院長決定要使用隱秘大軍神來對抗敵人。這也是露希–刹那的判斷。刹那作為朱雀的乙型露希,她的特殊能力就是能召喚所有類型的軍神並加以控制,所以這次召喚是由她負責的。各部長表示信服。

阿雷西婭則不為所動,表示這很無聊。(可能是這樣的…前幾次試驗中,使用隱秘大軍神的時間接近實驗結束,所以阿雷西婭據此判斷出實驗快要結束了。也有可能是因為阿雷西婭不想讓軍神這種艾特羅的手下太囂張…畢竟阿雷西婭自己是帕爾斯的法爾希)

她聯繫凱特要她過來做身體檢查。凱特趁機提出了自己的既視感問題,而這個問題,阿雷西婭是不能解答的。

此時,不滿的情緒彌漫在整個零班中。殊死拼殺,幾乎喪命,換來的只是懷疑的眼神,令人不爽!

戰爭再次開始,梅洛埃地區成為了朱雀和白虎爭奪的焦點。零班被要求派出六名成員支援2班(就是那個專門召喚哈巴姆特的班級)完成解放梅洛埃的任務。

這一眼就看得出來那些本來就是為了犧牲自己生命召喚軍神的候補生只是誘餌罷了,關鍵是零班。(所以朱雀的軍方也不是什麼好人)

在兩個班的合力打擊下,白虎準備撤退,還打算在逃跑前把城市付之一炬,在城市裡安裝了大量炸彈。零班將其一一拆除後,直逼廣場上的飛空艇,按照命令,殺死了白虎軍高級將領的護衛,將其抓捕。

此時趕來的二班如夢初醒,原來自己是誘餌…於是二班對此很不滿,打道回府了。

回到魔導院,艾斯在墓地裡巧遇隊長。艾斯本身就對懷疑他們的暮雨隊長一肚子火,此時立刻發洩了出來。暮雨教官則表示,雖然整個世界都覺得是零班殺死的女王,但自己卻仍然對零班保持歡迎態度,希望他們能在下次戰爭中保持狀態,千萬別死了….零班聽聞此言,十分感動。

至於下次戰爭,是朱雀與蒼龍的戰爭。蒼龍的龍部隊大舉進攻,跨越傑迪卡海峽。朱雀則派出飛空艇大軍迎戰。零班也要派出10人參加戰鬥。

此時大家發現,馬中國人沒了!眾人對此想法不一,蕾姆更是擔心的要死。至於零班的其他三人,則前往西方國境對抗白虎。

馬中國的離開並非毫無預兆,蕾姆早就察覺到馬中國變得有點奇怪了。

因為在離開前,他又被軍令部長和其他各部長談了一次話。在談話前,軍令部長以暮雨手下的零班有殺死女王嫌疑為理由排擠暮雨,將他派上戰場。實際上這個也是軍令部長排除異己的手段,想要借白虎軍之手除掉暮雨。而且沒有了暮雨作為教官,零班多少會好對付些,戰死的幾率也會提高。這樣阿雷西婭也就會軟下來。

這都是八席議會內部在進行權力爭鬥。然而我們似乎可以看出些其他什麼東西。可以注意到,非但是軍令部長,後勤部長,學術局長和院生局局長也加入了這個排擠阿雷西婭聯盟。為什麼阿雷西婭那麼拉仇恨?因為她的目的對於這些局長而言是在深不可測。

第一方面,阿雷西婭手下有眾多保密的研究機構。這些機構所進行的利用人類靈魂的邪惡實驗各局長雖然不知道,但是恐怕也能猜想出不是什麼好事。這點需要提防。

第二方面,阿雷西婭從來沒有表示過自己對朱雀的忠心,她手下橫掃千軍的零班也只聽她的命令。平時總是那樣飛揚跋扈(開會的時候各種囂張)卻贏得了卡利亞院長的絕對信任。實際上只要阿雷西婭一聲令下,零班完全可以幹掉學院裡的所有政府官員。

 

我想說,任何一個負責任的政治家都會對這樣的人留個心眼。局長們的動機是不太純,但是這樣的行為對朱雀國是有好處的。

馬中國對政府中的明爭暗鬥非常不滿,要知道前線的士兵還在拼命呢!但是,出於保護蕾姆的目的,他現在只能乖乖向局長們彙報情況。(不然監視任務會被派給蕾姆)

他的彙報是:零班絕對服從于阿雷西婭。同時,戰鬥時不講私情,即使同伴死去也不會停駐半刻。

馬中國隨即又糾正了:完全能救的還是會出手幫一把的。總之,他們其實什麼都不知道,只是機械地按照阿雷西婭的命令列事。他們目前並沒有什麼可疑的活動,暫時可以放心。

局長們則打出了馬中國他哥哥這張牌,激起了馬中國的復仇之心,讓他繼續打探情報。

馬中國對零班的感情其實不是完全厭惡的,但是保護蕾姆的願望,兄長死去的仇恨拉扯著他,讓他自己都無法左右自己的想法…

大概正是因為這樣,他才會選擇離開零班,玩失蹤。(隨後在朱雀和零班消滅了艾伊本的白虎軍,鞏固了與蒼龍國的國境線後,他就消失了)

在離開前,學院裡仍然發生了許多插曲。比如塞斯和奈因遇到了卡露拉,終於知道了卡露拉憑藉自己的口才能輕鬆地糊弄過那些檢察官員,因此他才能在學院裡開始進行學院禁止的交易。(她為了給自己的母親治病也是拼命啊)但是塞斯和奈因當然不知道卡露拉的難言之隱,將她理解成了為了金錢不擇手段地超級魔物….

還有個不好的消息…曾經放過零班一馬的星姬如今成為了蒼龍的露希…成為露希就意味著他們的行動是沒有自由的,只能遵循水晶的指引,所以下回相遇就只能是你死我活的結局。

零班隨後登上了前往傑迪卡海峽的飛艇。此戰,朱雀軍連訓練中的候補生也搭上了,再加上須臾的參戰,實力上可以和蒼龍軍平衡。

西方與白虎的戰鬥,則有刹那召喚隱秘大軍神來扭轉乾坤。因此,計畫已定,作戰正式開始。

首先是零班的十名成員前往傑迪卡海峽。(另外三個被調去了白虎軍對抗陣線,是納基過來傳的命令)

傑迪卡海峽的大戰異常慘烈,朱雀方面出動了近乎全部的飛空艇,蒼龍也是大量龍群出動。

戰爭首先從蒼龍方的攻擊開始,露希–蒼龍首先以寒冰噴吐凍結住了傑迪卡海峽上空的雲層。(那居然還沒有掉下去!)飛空艇的陣型被打亂,許多飛空艇被凍結在了冰塊中,無法動彈,更別提相互支援。蒼龍軍先鋒沖天隊和激兵隊趁此機會殺入其中。朱雀軍雖然受到了些損失,但是很快穩住陣腳,兩支召喚聯隊召喚了軍神奧丁和軍神巴哈姆特擊退了蒼龍先鋒隊。但即使是軍神也不是露希的對手,巴哈姆特和奧丁相繼被露希–蒼龍擊敗。此時,須臾趕到戰場,與露希–蒼龍開始大戰。

兩方面的精英武器互相牽制住了,雙方開始了普通士兵的消耗戰。零班此時也乘坐飛空艇來到了戰場。一開始零班是在飛空艇上用艦炮轟擊敵人的飛龍。打了一陣後,在空中出現了一頭巨大的飛龍襲來,還沒來得及打倒它,整艘船就被露希–蒼龍的冰凍吐息凍住了。

零班因此以被凍結的雲為落腳點開始前進。擊殺前來攔阻的蒼龍兵,魔物和飛龍後,零班到達了冰層上的朱雀軍臨時指揮部。但這裡其實沒什麼指揮人員,全都是傷殘士兵。在此地遇到了納基,納基交給大家救援其他候補生的任務。四處忙活一番後,把人都救了下來。

此時出現了一些非常噁心的生物–青龍人,他們把零班拖入了他們的飛空艇(他們出場的時候正在啃食活龍)。看來蒼龍軍方面從奈落之地弄出來了一部分青龍人,並將他們投入戰場。這些青龍人已經變成了一群要吞噬一切的喪屍,從中殺開一條血路,終於來到了飛空艇外面。

由於零班的活躍,蒼龍軍的頹勢開始顯現,星姬為了能力挽狂瀾,變身成了巨龍襲擊零班。零班跟著納基一路潰退,試圖回到飛空艇。結果地下突然冒出了一大堆青龍人進攻零班,消滅他們後才能回到飛空艇。

可惜還有最後的阻礙,星姬。星姬將零班困在一個叫做暗黑冰原的地方,並將零班擊敗。此時,阿雷西婭召喚出了最強的軍神–巴哈姆特之王(巴哈姆特零式)支援零班,零班在它的幫助下擊敗了星姬。

現在,傑迪卡會戰,大局已定,朱雀必將勝利了。

當然這還不算完,在西方與白虎的大戰中,朱雀軍節節敗退,被白虎軍以優勢兵力壓制。卡特爾此時負責指揮這場戰鬥,但他也有很多疑惑。一方面,白虎的盟軍蒼龍陷入苦戰,令他十分失望。另一方面,他手下新編成的108軍,有很多人和舊的白虎皇室一系有關係,這就意味著就不能讓他們立太大的功勞了。(希德大概已經知道了朱雀會出動隱秘大軍神,所以這次派去的士兵都是些不堅定分子。所謂打死敵人除外患,打死自己人除內亂…)

白虎的新露希來到了戰場,當然他是馬中國。普通士兵不知道此事,但是卡特爾是知道的。這裡他又多個問題,這個原本是朱雀的人的露希…真的沒問題嗎?馬中國成為露希後就過著雙面生活。現在希德也知道他的身份了,不過湊合著用吧,反正只要白虎水晶在自己手裡,就不擔心馬中國背叛。(馬中國在白虎首都單挑過玄武露希。馬中國雖然是個乙型露希,但是是個強化版)

白虎的新型魔導裝甲量產,其他大量魔導機甲出動,再加上水晶干擾裝置,朱雀軍實在是難以撐住。在零班趕去破壞干擾器的時候,對講機裡不斷傳來其他朱雀部隊潰退甚至全滅的消息,情況刻不容緩,偏偏零班還被堵在大橋口,面臨前後受敵的情況。

零班分兵拒之,將隊員分成前後兩支分別擊敗身後和面前的敵人。一番苦戰後,敵人的干擾器被擊破…

刹那此時已經開始召喚軍神了。當然要召喚這樣的軍神,需要付出一定的代價,那就是近千人的魂魄….

此時新的威脅出現了,白虎軍抬出了巨大的炮塔,轟擊朱雀軍,一時間朱雀軍損失慘重。更危險的是,一旦召喚軍神的儀式被炮擊打斷,整個作戰

計畫就泡湯了!

 

又是零班一路趕去破壞炮塔,敵人的部隊接連而來,我方的援助少得可憐,從來都是這樣的。但每次零班都能完成任務。

在炮臺被擊垮後,零班為了躲避即將來到的隱秘大軍神攻擊而需要迅速撤離。一路上各種異常的消息。先是暮雨教官突然發來訊息,告訴零班:他們要選擇自己的道路!說完這話,通訊就中斷了…

同時,最後的倖存朱雀軍–魔導院2班在撤退時遭到不明物件的攻擊,瞬間全滅!零班前往支援的一路上全都是候補生甚至軍神的屍體。

原來是已經瘋了的玄武甲型露希–吉爾伽美什!他為了能夠奪取強大的武器來到了戰場,他的心中只剩下貪婪和暴怒,因為玄武水晶想要吞噬一切!這就是水晶的意志在露希身上的反應。水晶的意志,會在露希身上有所反應,而背叛水晶意志的露希,會變成屍骸。

惡戰一番擊敗吉爾伽美什,吉爾伽美什遁逃。零班為了儘快撤退也無法窮追。

此時,隱秘軍神召喚已經到了最後時刻,許多召喚者已經因為生命的透支而死去了。白虎方面也感覺到了朱雀軍有重大的魔法反應,但是卡特爾誤以為是對方的露希來了,堅持讓軍隊前進,試圖撐過去。畢竟自己這裡也有一個露希,不用太害怕。因此,一部分白虎軍受命後撤,其餘部隊(主要是舊帝國的人),繼續前進。

所以對白虎來說,為時已晚,他們錯失了最後的機會。刹那召喚出了隱秘大軍神–亞歷山大!亞歷山大的聖光以摧枯拉朽之勢粉碎了眼前的任何事物,白虎軍幾乎是被全部殲滅。堅固的國境要塞被一道聖光就變成了一堆粉塵….

馬中國與卡特爾的魔法免疫機甲拼盡全力才擋住了這一下,兩人狼狽撤退。卡特爾此時開始懷疑希德早就知道了朱雀的計畫卻故意讓自己人送死,心情憤恨到極點。

亞歷山大維持了一段時間後就崩潰了,而召喚亞歷山大的朱雀人員,已經死光了…連刹那都無法倖免,力竭而亡,化為了水晶。(也有可能是朱雀水晶使她變成了水晶。我更偏向於後面一種。因為隨後卡利亞院長和阿雷西婭交談中透露出了一句話:“刹那卿昇華了?看來這是水晶的意志。”刹那最後死前也有說:“是嗎?是神的旨意啊。歷經無數歲月,我也要在這裡走向終點了。”)

刹那的水晶後來被運往地下神廟進行保存了。從此,刹那也就不復存在了。而卡利亞院長和阿雷西婭的對話反應了卡利亞院長是知道阿雷西婭的身份和目的的。當阿雷西婭背出無名之書的一段內容後,卡利亞很熟悉地就接了第二段內容,兩人很默契的樣子。而無名之書,正是記載世界命運的書籍。

零班也回到了魔導院看望暮雨和其他陣亡將士。但是,他們怎麼都想不起來這些人和平時自己相處的一言一行,因此,一滴眼淚都沒有。但是,零班即使已經不記得他們的長相,卻仍然要記住他們的名字,和他們的犧牲,繼續前進下去。

墓地飄起漫天的櫻花瓣….

戰局逐漸逆轉,受到致命打擊的蒼龍和白虎已經無法再抵擋朱雀了。於是八席會議決定朱雀軍開始向兩國首都進攻。

零班由於暮雨之死,傳達命令的任務由莫古力繼任。零班則全部都無視了莫古力的新任務,只有金和蒂斯兩個人還安慰了莫古力一下。

順便提一下,馬中國不知什麼時候回來了。他已經不想多說話,這可能使水晶的影響。他簡單地表述了一下自己的心理狀態就是自己都弄不懂,糾結萬分,不想失去重要的人(蕾姆)也不想被遺忘或者遺忘他人。

先不說馬中國那裡,奈因和凱特一起來到了墓地,兩人只是從官方的記錄中瞭解了暮雨的一些生平。由於暮雨曾經懷疑零班暗殺蒼龍女王(這只是暮雨在公開場合的表現被記錄下了而已,私底下他還是信任零班的),所以凱特也對這個暮雨教官毫無好感,覺得零班能信任的還是只有阿雷西婭。可是奈因好像突然想起了什麼,本能地覺得,說暮雨是個不值得信任的人是不對的。但他也說不清楚為什麼…(大概是他被教官痛打過,對此人記憶深刻吧)

蕾姆的病又犯了,托雷和凱特上前詢問。蕾姆敏銳地察覺到馬中國的變化,卻也不說什麼。馬中國的偏執越來越嚴重,甚至凱特和托雷兩個人只是帶著好意關心一下馬中國卻反而被他一把推開。凱特當場就想發飆,但被托雷勸住。馬中國在他們二人離開後對蕾姆表示,自己要自己保護珍視的一切。(可你明明只是乙型露希….)

另外,在學院會客廳,卡露拉那裡在借錢,借十萬塊….

接下來,零班就要進行對蒼龍的萊基洛州佔領作戰。該作戰難度不大,所有的成員都能參戰,實際上大勢已定,所以零班也只是推波助瀾一把罷了。很快零班就攻進了對方的核心據點夏拉卡,值得一提的是,此城的守將是星姬之子,護桐(Claudio Tonogiri Misca Sancest)。在擊敗護桐後,戰役勝利。

蒼龍王氣急敗壞,他覺得蒼龍正處在生死存亡關頭,但露希–蒼龍卻不出手相助很不正常。原因很簡單:聽得懂龍語的女王已經去世,沒人再能和露希–蒼龍溝通了。而且白虎已經封印了蒼龍水晶,作為露希的蒼龍會有點不正常也是自然的。他決定要打開奈落之地,放出青龍人,來解決朱雀軍。(星姬和其他官員表示這會造成巨大的平民傷亡,不過蒼龍王堅持如此)

同時,他命令星姬去抵擋敵人。(其實就是叫她送死)護桐(我不明白為什麼零班上次擊倒護桐的時候甚至吸收了他的魂晶,現在他卻還站在這裡…我想這是製作者的欠考慮之處)對此非常不滿,試圖勸阻星姬。看見勸阻無用,又與其母共進退,抵擋朱雀。

朱雀軍以摧枯拉朽之勢又攻進了萊洛基,這次抵擋零班的也只是一些蒼龍兵和魔物,沒什麼實際戰力。(所以我跟你說這是個很簡單的任務)擊倒防禦此地的魔物–鐵腕和暴雷雲龍,基本上戰鬥就結束了。

再進攻蒼龍王都,一切毫無難度。

朱雀軍進攻王都,遭到了星姬和蒼龍兩大露希的對抗,一開始沒能成功。但是不久後,聖櫃蒼龍(可能就是指蒼龍的兩個露希,也就是蒼龍水晶,歷史上並沒有對蒼龍的聖櫃的明確定位。我想他們投降的原因也是大局已定,再說水晶其實不真正關心國家存亡,既然Agito即將產生,那蒼龍滅亡也無所謂)宣佈投降。蒼龍王看來也沒能來得及打開奈落。

朱雀八席會議因此宣佈,蒼龍滅亡!

 

好吧,敵人只剩下白虎了。順便提一聲,白虎那裡卡特爾準將收留了被白虎軍擊傷的阿莉雅。(別忘了他妹妹和阿莉雅有相仿的外貌,會動惻隱之心也是正常的)(但很快就發現了阿莉雅的真實性格,被折騰得不行…不過這樣的喜劇,隨著白虎的大幕落下,也算到頭了。

零班回到魔導院,老問題又來了,凱特通過她的既視感提前說出了蒂斯想說卻還沒說出口的話。這一場景又被金捕捉到了,金是個善於思考的人,他多少有點懷疑什麼。蕾姆也開始對水晶的做法感到懷疑,死了那麼多人,卻都被遺忘的一乾二淨 。一想到自己死後也會被忘掉,蕾姆覺得很寂寞。托雷表示贊成,但是奈因不以為然,覺得既然是候補生就應該有所覺悟了。

在餐廳裡,卡露拉將自己曾經借過的錢雙倍還給了零班,還通過“門路”加入了零班,這簡直嚇壞了蒂斯和艾特。

此時,前線戰事還是有點嚴峻,因為白虎軍為了保衛白虎首都與朱雀軍殊死相搏,使朱雀軍損失慘重。軍令部因此命令零班出動!

出發前,蕾姆和馬中國相逢,馬中國顯得有些迷茫。他問蕾姆為何來到魔導院,蕾姆說她希望成為Agito(覺醒者),保護所有人,也不被遺忘。而這正和馬中國的想法相同。但是馬中國卻表示零班不是自己應該呆的地方,自己在零班其實一直在被人幫助,說到底其實是自己太弱了。馬中國說完這番話,再一次離開零班。

卡特爾也正整裝待發,準備再玩最後一次命。他在出發前讓阿莉雅自己去找朱雀軍,別留在這裡送命。阿莉雅卻選擇留下,她和士兵們拜託卡特爾不要死了。卡特爾雖然臉上還是很不屑,卻軟了心腸,答應了。

不過話是這麼說,卡特爾最後還是落敗了。當然打不過就跑吧。可是這時卻出現了一個意想不到的情況….卡特爾駕駛的魔導機甲裡突然出現了阿魯提瑪彈(創世彈)的反應。原來是一個白虎文官已經喪心病狂,想要和所有人一起同歸於盡。卡特爾拼盡全力才駕駛飛行機甲把創世彈送上太空。最後,與爆炸的創世彈一起死去。

希德此時說了一句話:“是嗎?成功了嗎?”我不解其意,但有可能是希德知道了創世彈的失控,所以見到最後創世彈沒有波及到城鎮後自言自語了這一句。

阿莉雅則更是可憐,卡特爾準將死後,她和她身邊的白虎士兵忘記了卡特爾的存在和一切他做過的事,當然也包括卡特爾保護阿莉雅的命令。於是白虎士兵本能地舉起槍瞄準了這個穿朱雀制服的人,阿莉雅這次徹底命喪於槍口之下…

哀哉,白虎!

戰爭已經結束,奧利恩斯被統一,希德卻不知所蹤。

但事情遠遠沒有結束,才剛剛開始,因為隨著三個國家走向其終點(三個9相逢,即三個國家終結),世界末日開啟了。

回到魔導院,先是蕾姆突然發病失去意識。然後世界各地出現了叫做路路薩斯的可怕怪物,瘋狂地屠殺一切生命。魔導院的背後大海中,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座巨大的神殿(萬魔殿,收集靈魂之地)。天空變為紅色,下起了血雨,大海變成黑色,浮現出腐臭。一切,正在走向終點。

魔導院已經是一片屍山血海,無數候補生橫屍在地。魔導院長失蹤(其實是躲到了地下神廟內等候最後一刻的到來),其他部長失蹤(大都是死了或快死了),露希須臾失蹤(擊敗了無數路路薩斯後,引出了路路薩斯的首領,林澤的法爾希–假面人。隨後須臾被假面人一擊殺死)

零班此時所進行的那些緋紅任務卻不知怎麼的曝光了。新仇舊恨之下,倖存的候補生紛紛指責零班。(零班的行為詭異,並且異常的強大,會招人怨也正常)

而零班內部也是一片茫然,滿肚子委屈無處申訴,甚至連一向智慧的葵因都慌了。蕾姆的倒下更增加了大家的負擔,大家都明白了蕾姆的病其實很要命,心情更加沉重了。奈因指責馬中國說是要保護蕾姆,如今蕾姆有此一劫他卻無影無蹤。托雷根據大家還記得馬中國指出馬中國還沒死。這就更氣人了。塞斯還是很瞧不起馬中國,覺得關鍵時刻跑得快真是噁心

。傑克卻站出來力排眾議,表示大家一定要振作起來,只有振作起來才能想出好辦法。(有點諷刺的是,傑克是零班的第十位成員,也是無知之座…阿雷西婭覺得這次試驗需要分別具有十二種美德的靈魂,分別對應十二座才能打開艾特羅的大門。而無知為什麼是美德呢?此時你應該明白了。)眾人驚歎傑克此時居然變得這樣可敬了….同時也振作起來了。

阿雷西婭解放了零班眾人的靈魂(也就是要讓他們去挑戰審判者了),葵因想明白了阿雷西婭所說的:零班的所有人其實只是按照無名之書的記載生活到現在,從來沒有自己選擇過。

而現在,阿雷西婭要讓他們自己選擇要如何生存,如何死去,如何書寫無名之書空缺的最後一頁!(就是讓他們自己想要怎麼成為Agito)

當然這話多少有點難懂,所以零班的人都不太明白。

此時大家還是著眼於實際的任務,那就是收集情報。他們在軍令處找到納基,納基此時臨時接管了朱雀的指揮系統,但力不從心。納基告訴眾人由於路路薩斯可以破壞生者的魂晶,所以治癒法術毫無用處。情況非常糟糕。

此時爆出了更糟糕的事情,希德進入了學院後面的神殿。納基派去追擊希德的諜報人員因為未知原因而全滅。葵因,艾斯和托雷根據無名之書的內容思考出了關鍵內容:希德也許進入神殿是想成為覺醒者。那就意味著零班必須去阻止他。(他們認為一旦希德這樣的人成為覺醒者,朱雀就完了。)

葵因此時把大家集結到水晶工坊,告訴大家:魔導院背後的神殿其實是萬魔殿,是試煉覺醒者的地方。如果最終這個世界沒有出現覺醒者,那麼,路路薩斯滅世軍團會將這個世界屠戮殆盡。不過如果神殿中的BOSS審判者判定這個世界出現了覺醒者的話,那麼滅世軍團就會消失,世界會被拯救。

辛柯則有點疑慮審判者的動機,也就是審判者究竟為什麼要滅世,他又是以什麼標準來判定這個世界是否出現覺醒者的?

 

葵因覺得審判者大概也是露希一樣,沒有自己的思想,只想完成水晶賦予的使命的存在。辛柯表示那大家既然不知道審判者的使命,那又怎樣去讓審判者給予這個世界“留存”而非“抹除”的判決呢?

粗線條的塞斯表示無論怎樣都至少要做些什麼,不能讓那些路路薩斯就這麼毀掉世界!

凱特突然提出一個建設性意見:直接滅了審判者,審判不就無法下達了!奈因表示同意,這最符合他的性格了。

葵因提出:無名之書記載,不是覺醒者的人一見到審判者就會被強制性秒殺。所以必須要先變成覺醒者。

又是一個問題:怎麼變成覺醒者!(其實零班本身就是覺醒者,天生要和審判者作戰的)

眾人一籌莫展之際,入口突然闖入未知對象–其實是星姬。她告訴大家,希德已經成為了覺醒者(這個消息有可能是露希–蒼龍傳達給已經身為露希的星姬的),星姬表示要前往萬魔殿阻止希德,只有靠露希開路。自己可以替他們開路。(此時的星姬能夠違背水晶的意志幫助朱雀的零班是因為露希–蒼龍承受住了水晶的壓迫,讓星姬得以脫身,保持了人的意志)

眾人思前想後一番,相信了身為敵人的星姬,前往了萬魔殿!

隨著零班眾人抵達萬魔殿,金開始詢問為什麼星姬要幫忙?(這裡提到星姬的兒子護桐死了,他不是被零班幹掉的,而是死于路路薩斯之手)星姬表示,自己一定要試一下,那個死去的蒼龍女王所相信的未來!

此時星姬感應到了水晶的意志:他背叛了水晶的意志,選擇了自己的道路,此刻已經到達自己的終點。

說完他從萬魔殿縱身躍下,化作了一條毫無意志,只知道殺戮的瘋狂巨龍。(屍骸,只具有原本的身軀和力量,卻沒有了一絲一毫人性,同時也不再能感應到水晶命令的殺戮死屍)

順便提一聲,就是那個白虎文官把創世彈放進了卡特爾的機甲裡面

此時的希德已經死去了,他被林澤的法爾希帶到了萬魔殿,被告知了有關輪回的一切。當林澤的法爾希讓他成為審判者的時候,他拒絕了。因為他是希望人類能夠自己左右自己的命運的,而非按照神的意思生存和毀滅。這樣的話,還不如死去。於是他沒有屈從于林澤的法爾希的逼迫,而是抽刀自刎。但是,林澤的法爾希還是將他的死屍和一點點殘存的精神復活糅合成了審判者!

零班成員一路血戰來到了一處地方,突然感應到了朱雀水晶的意志。朱雀水晶此時無人保護,它希望零班成為它的露希去為它而戰。然而零班既然要作為人戰鬥下去,就不能成為非人的露希,於是他們拒絕了!

然而水晶把自己的意志灌注到了昏迷的蕾姆體內,把她打造成了最強的露希….

領班仍然一路血戰,一路上希德仍然在碎碎念,但估計他自己也不知道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因為此時他是完全混亂的個體…

零班過關斬將來到了最後的關卡….他們分別從傳送門通往白虎,朱雀,蒼龍,玄武四國。希德召喚出一些死者的亡魂,如卡特爾和朱雀的士兵來阻擋零班,零班將其擊敗。最後零班在玄武對抗瘋狂狀態的吉爾伽美什,此時的吉爾伽美什已經是除了殺人只想殺人的怪物了,好不容易將他擊敗,零班前往了審判的地點

但是僅僅是一道雷電,就將零班的所有人擊殺。連他們的魂晶都被被打得破損。

就在不久前,在神殿的頂層也發生了一場血戰。馬中國和蕾姆因為受到水晶的控制,而互相廝殺。(朱雀水晶希望自己的露希能夠成為覺醒者,因此要幹掉抱著同樣目的的白虎的露希,白虎水晶自然也操縱馬中國反擊。)

當然馬中國是個乙型露希幹不過蕾姆的。結果馬中國被擊敗,可是在最後一刻白虎露希頭盔掉落,露出了馬中國的臉。見到這一幕的蕾姆強行扭轉了水晶要她殺死馬中國的命令,卻一不留神撞在了馬中國的長槍上。馬中國和蕾姆一個被打得奄奄一息,另一個則是一劍穿身,恢復了記憶和自我意識的兩人最終失去了水晶之力,相擁著化為了同一塊水晶。

零班的眾人趕上來看到了這一幕,唏噓不已。拖著已經殘破不堪的軀體來到頂層的他們,聽到了希德的審判–不合格,零班是無用之物了。但是零班不會甘心這樣的審判,仍然起身挑戰。

希德化為了巨大的怪物–審判者,而星姬所化成的巨龍挺身而出,雖然已經成為了屍骸,但那最後僅存的一絲意識仍然執念著要幫零班一把….最後她被審判者殘忍地殺害,連靈魂都被碾成了碎片。零班更是無力招架,紛紛倒下。

然而在這最後一刻,世界輪回之外的兩枚碎片,愛與恐懼結合的產物–馬奇納和蕾姆的魂晶帶著對這個世界的眷戀,將最後的力量注入零班的身體內。

零班的成員化成了一道無敵的力量,每個人都義無反顧地沖向希德,將他身上的十二個能量核心奪去。帶著耀眼的生命光華,眾神再也無法審判人類,世間的秩序,在這一刻,隨著審判者的轟然倒下,要洗牌了!!

精疲力盡的零班也隨之倒下,因為馬中國和蕾姆的靈魂之力已經用盡了..失去了魂晶的零班也走到了盡頭….

艾斯回到了魔導院,眾人說說笑笑地十分開心,每個人都安靜閒適地等待暮雨教官前來上課….

艾斯醒了過來,發現事情並不是這樣的…魔導院已經是一片廢墟,而他們自己也無力再生存下去了。哀傷,沮喪,絕望無可避免地蔓延著,沒辦法,死去,被徹底地遺忘,會害怕也是人之常情。

仿佛在為自己送葬一般,艾斯唱起了阿雷西婭經常唱的那首歌(此時的阿雷西婭不來就他們是因為他們是註定要死去的,然後開啟下個輪回,即可重生):“迷途者的腳步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那祈願的頌歌。那一定會像是火焰一般,照亮後人的燈火…”(金爆出了內幕,艾斯總是只唱到這裡是因為他只記得這些歌詞)

在歌聲中,大家都平靜了下來…艾特覺得應該想想未來的事情,即使對他們而言已經沒有以後了。

 

凱特想要和阿雷西婭一起去蒼龍或者白虎(你們這些噴馬中國的傢伙注意了,比起馬中國,我覺得阿雷西婭更值得噴一萬倍。零班的人都那麼信任她,她卻從頭到尾只把零班當成工具….),塞斯表示以前不是去過嗎。但是凱特說以前是去執行任務,現在終於戰爭結束,可以去玩了。

托雷對這種安逸的生活十分嚮往,葵因甚至興致勃勃地要寫旅行計畫表了。搞的傑克受不了,嘲諷葵因是“委員長”。(注意是班大隊長的意思,不是老蔣)艾特則想要學習一些戰鬥以外的知識。傑克大霧,那不是又要考試?奈因也是,他不知道有什麼其他的好學。蒂斯提出學學古代歷史,澆花種草也很好啊。塞斯說這也挺有趣的。

辛柯聯想到了更久遠的未來,該幹什麼呢?這就想不出了,但大家一定仍然那麼快樂…就像現在這樣….大家笑了。

暢所欲言,其樂融融,對未來的安逸生活充滿了嚮往….歡聲笑語中,零班迎接了自己的終點…

辛柯抬頭道:“我不是獨自一人,太好了。”

緬懷逝者的歌曲,激勵生者的歌曲,在同一首歌中響起:

日文歌詞

迷子の足音消えた 代わりに祈りの唄を
そこで炎になるのだろう 続く者の燈火に

瞳の色は夜の色 透明な空と同じ黒
確かさに置いていかれて 探して見つめすぎたから

配られた地図がとても正しく どこかへ體を運んでいく
速すぎる世界で はぐれないように
聞かせて ただひとつのその名前を

終わりまであなたといたい それ以外確かな思いが無い
ここでしか息が出來ない 何と引き換えても 守り抜かなきゃ
架かる虹の麓にいこう いつかきっと 他に誰も いない場所へ

心に翼をあげて どこへでも逃げろと言った
心は涙を拭いて どこにも逃げないでと言った

命まで屆く正義の雨 飛べない生き物 泥濘の上
***の途中で 見つけた自由だ
離さないで どこまでも連れていくよ

怖かったら叫んで欲しい すぐ隣にいるんだと 知らせて欲しい
震えた體で抱き合って 一人じゃないんだと 教えて欲しい
あの日のように 笑えなくていい だって ずっと
その體で生きてきたんでしょう

約束はしないままでいたいよ その瞬間に最後が訪れるようで
ここだよって 教わった名前 何度でも呼ぶよ
最後が來ないように

広すぎる世界で選んでくれた
聞かせて ただひとつのその名前を

終わりまであなたといたい それ以外確かな思いが無い
ここでしか息が出來ない 何と引き換えても 守り抜かなきゃ

怖かったら叫んで欲しい すぐ隣にいたんだと 知らせて欲しい
終わりまであなたといたい もう それ以外確かな思いが無い

架かる虹の麓にいこう ずっと一緒 離れないで
あの日のように笑えなくていい いつかきっと
他に誰も いない場所へいない場所へ

迷子の足音消えた 代わりに祈りの唄を
そこで炎になるのだろう 続く者の燈火に 七色の燈火に

中文翻譯

迷路孩子的腳步聲消失不見 取而代之的是哼唱著祈禱的歌
在彼處應能化作火焰 化成照亮後繼者的燈火

瞳色是黑夜的顏色 與透明的天空一樣深邃黑暗
那是因不甘為既定的命運所縛 仍在苦苦追尋著

手中的地圖是如此的準確 將我們的身軀引向某個未知前方
為了不在變幻莫測的世界裡迷失
聽見了嗎? 我喊出那唯一的名字

只願與你走到最後 除此之外便別無他想
若離開此處我便無法呼吸 捨棄一切都定要守護住此處

前往那懸起彩虹的山腳下 總有一天 能到達那再無紛擾的棲地
在心中揚起翅膀 對它說:逃往到遠方去吧
心卻在將淚痕拭去對它說:請不要離我而去

正義的雨露 穿透生命
無法飛翔的凡人,在泥濘中掙扎
這是在生命的單行道中找到的自由

請不要將它放開 無論去往何方
如果你感到恐懼請叫出來吧 告訴我: 你就在身邊
相互緊擁著顫抖的身體吧 告訴我: 我並不是孤單一人
就算不能像在那天一樣笑出來也沒關係

因為 一直以來我們都這樣生存著
像這樣不需要任何約定 在這個被視作終結的時刻到來時
就這樣叫著,那我曾告訴你的,我的姓名吧。

祈望著最後一刻不要來臨。
即使在太過廣闊的世界中被選擇

我要讓你知道 那唯一的名字 聽到了嗎?
願和你走到最後 除此之外便別無他想
離開此處我無法呼吸 不惜一切定要守護住此處

如果你感到恐懼請你放聲大叫 好告訴我 你就在身邊
我只想在終結之前與你在一起 除此之外便別無他想
前往那懸起彩虹的山腳下 永遠在一起 怎麼也不分開
就算不能像在那天一樣笑出來也沒關係 總有一天定能 去往那再無紛擾的棲地

前往那地方
迷路孩子的腳步聲消失不見 取而代之的是哼唱著祈禱的歌
會在此化為一道烈火 化成照亮後繼生者的燈火
那彩虹七色的燈火

(許多版本的翻譯往往不知所云且毫無詩意,我自己綜合各版本的進行了修改)

 

就在阿雷西婭看見零班未能打開艾特羅的大門,準備將世界重新打入輪回時,緹斯和小丑回到了她的身邊。

緹斯和小丑是為了這世界的眾生來這裡和阿雷西婭交涉的。

即使在曾經六億多次的輪回中,這個世界從未向現在這樣,充滿著那些選擇自己的死亡,要充滿尊嚴地死去的靈魂。正如阿雷西婭所說的:人不能選擇自己的出生,卻能選擇自己的生存和死亡。

緹斯感知到了這一點,她還感知到四個水晶中收集的無數靈魂和思緒。(渴望吞噬一切的玄,就像吉爾伽美什那樣。在高處注視一切的蒼,就像露希蒼龍一樣。精心選擇的朱,那是蕾姆被選為露希的事。付出一切的白,那是昆米將自己的力量給了馬中國。這四個巧合亦或是冥冥之中的命運,造就了如今的六億多次輪回中最特殊的一次)而小丑則讓她去告知阿雷西婭,兩人一起前往輪回之處。

小丑叫出了阿雷西婭,阿雷西婭一臉的不在乎,還嘲諷小丑總是和緹斯黏在一起。

小丑告訴了阿雷西婭零班那悲壯的陌路,以及世界上許多同樣的生命也這樣悲壯的死去。

緹斯將記載著眾生臨死前的意志的書(這本書就是眾生彌散的意志,書只是其具象化的形式罷了)交給阿雷西婭。零班最後的一絲意志(零班已死,這只是一縷殘魂罷了)告訴阿雷西婭,他們希望阿雷西婭能滿足他們的一個願望:不要再重複這一切悲劇了,讓這個世界停止輪回吧!

阿雷西婭冷酷的面具破碎了,她答應了這個願望。並在緹斯和小丑的建議下,前往了馬中國和蕾姆的水晶處,向他們的靈魂詢問那些孩子們最後所做的一切,最後的那一幕…

阿雷西婭瞭解了這一切後,複生了兩人,讓他們記住已經死去的零班。並承諾,以後的世界不再會忘記死者…

說完這些話,阿雷西婭(帕爾斯的法爾希)放棄了所有的實驗,離開了奧利恩斯。而林澤的法爾希則陷入近乎永恆的沉睡….

而零班,徹底地死去,前往了不可視世界即艾特羅女神的領域。在艾特羅的微笑中轉生…

被復活的馬中國和蕾姆闖進了魔導院的廢墟中,卻只看到零班的十二名成員手拉著手,死在了一杆由他們的披風結成的旗幟下。馬中國和蕾姆頓時涕淚俱下…他們為死去的零班宣誓:

弱小愚蠢的人,犯下過錯的人,戰鬥的人,忍耐的人,新時代已經來臨。

歷史雖然忘記了他們,我們卻記得,我們矗立於此!

戰後的奧利恩斯,因為水晶失去了力量而哀鴻遍野,後繼無力。馬中國和蕾姆卻首先團結起了倖存的朱雀魔導院候補生,穩定了秩序,繼而援助其他各國渡過難關。隨著馬中國發明了蒸汽機和風力發電機(結局有張照片裡有大量這種東西,沒想到他還有理工科的天賦),世界的能源危機得到緩解。各國繼而統一在了奧利恩斯的旗幟下,奧利恩斯終於迎來了真正的覺醒者–救世主。

奧利恩斯統一後,馬中國在妻子蕾姆的微笑注視下平靜地逝世….享年六十七歲。(這個時候其他舊時代的人應該也死得差不多了。可以知道的是,各大露希死絕或喪失力量,進入沉睡。各部長基本死絕。卡利亞院長沒死,但這樣的人肯定受到了新政府的打壓。)

最後的片尾曲叫做:零(ゼロ),可以用日文輸入進音樂搜索,這樣可以找到完全版的音樂。至於簡單版本(就是開場馬中國的哥哥死的時候那一段音樂),也很容易找到。好了,《最終幻想:零式》全解析劇情小說,就此完結!

 

廣告

2 thoughts on “Final Fantasy 零式(太空戰士 零式) 背景與劇情故事全解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