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劍奇俠傳6 劇情解析

17 七月

廣告

作者:蘭芷若翩躚

來源:仙劍奇俠傳吧

 

Chapter1.前言

仙六的缺點確實相較於前作比較多,其中可以比較集中的表現在以下三個方面:

① 實體版發貨慢

② 吃配置各種卡

③ 遊戲內BUG多

④ 毫無創新誠意

對於1,這個只能怪合作商家豬隊友不會視距離提前發貨;對於2和3,我也不會說

是由於北軟第一次使用U3D引擎不熟絡、而且沒有考慮到將引擎與用個個人機多樣性相結合考慮。

而對於4,這個就見仁見智了。

嘛,罷了,拋開所有這些不談,我可以說的是,就劇情而言,瑕不掩瑜,仙六確實稱得上一部誠意突破之作。倘若大家都能夠在比較安穩的大環境下體驗《仙六》,或許,好評應該不會如此之少。

而樓主就是那種除了收貨晚所碰BUG卡頓不多的幸運玩家(得益於2年前埋下的電腦……)

所以,就劇情方面,希望大家能夠理性對待。因為,做的壞的地方當然是好的,但不能因為某些方面做的不好而進行全盤否定,這樣實在不厚道,也確實對不起自己興致滿滿花60元去購買遊戲的初衷了。


洛昭言:來生,我陪你看盡天下風光。

Chapter2.劇情表現力總評

樓主自《仙四》入坑,所有國產三劍除《軒6》均有所染指,而且,這類遊戲之於我最吸引之處在於劇情,遊戲性方面什麼的大概都能接受,所以,此帖子著重探討一下劇情相關內容。希望以此能夠稍稍淨化仙吧渾濁的腦殘粉、無腦噴大環境。要是意見相左,還請右上角,希望吧友和諧看帖。

同時,由於樓主主線劇情剛剛行進扁洛桓之死,柷敔(這名字真難打……)鯤化吸食景安魂靈,所以也以此為劇情線,談談自己的看法。

實話實說,確實是被扁洛桓的“時間悖論”設定給驚哭了,感覺想寫點什麼,所以就動筆了,扁洛桓回溯過去的情節,讓我仿佛看到了《星際穿越》的影子,不禁令我心潮澎湃。

2.1 總體評價

《仙六》可以說是完美的實現了由山海經神話體系的女媧線路到神農線路的華麗轉變。本作的相關九泉設定以及整個世界觀體系設定頗為完美,可以說是無懈可擊,我猜吧友應該很難從劇情中發現劇情BUG與漏洞。前後關聯性極強,主線脈絡清晰,鋪墊完美、解謎透徹。劇情每到此類節點,不免讓人驚歎、心弦翻湧。

全作集中在以下五泉:

核心泉眼——霧魂:司掌時間之力

次核心泉眼——龍潭:司掌創生之力

主要泉眼——熱海:司掌生命之力

無垢:司掌未來之力

輔助泉眼——寒髓:司掌死亡之力

可以毫不客氣的說,主線劇情豐滿度橫向比較歷代相關作品,無疑最強最獨具匠心,自認為是自《仙四》以來“國產三劍”唯一可以在主線劇情上面擊敗《古1》的一部作品。因為,只有這兩部作品,讓鄙人在遊戲過程中,追隨主線欲罷不能。而這,當歸功於與層層相扣鋪墊的完美鋪設與層層嵌套的謎底揭曉。

2.2 場景

場景設計的進步還是蠻明顯的。相較於前作,具象化場景的真實性可謂大幅度提升(對比“神將秘境”的紙片狀場景),以馭劍樞、景安、洛家莊、天晴之海代表城鎮主體,特色斐然、擁有獨特的地域風情。

並且,值得注意的是,相當場景的相當數量NPC擁有與主角團隊的幾套臺詞內容。

2.3迷宮

是真的讓我驚豔到了!

倏忽之穴、歸墟、忘塵寰三地掙脫現實主義的超凡脫俗的超印象主義風格,給予了我相當的視覺震撼與美學享受。

尤其是倏忽之穴,由於並未被宣傳曝光,一進入這個場景鄙人就完全驚呆了!黑白水墨風格的倏忽之穴,簡直神來之筆!參考《秦時明月》經常使用的“回憶殺”場景,以天然純粹去雕飾的純白作為整個場景的背景佈置,空靈、寂滅之感油然而生。極其符合其“時空之隙”的設定,渲染了主角團此番司空停滯的“尋找前世之飄渺之旅“的完美意境!

鄙人仍然記得嬴旭危打開霧魂泉眼進入倏忽之穴時臨淵所說:“簡直為天地造化之驚歎的九泉形態“。而我想說,正式編劇與美術團隊的超維想像力,才為我們具象化並呈現了這一絕美空靈場景!

談到這裡,就順帶提及另兩個記憶深刻的迷宮場景:《古2》捐毒地宮、《穹之扉》華胥地道。不過這兩個都是具象化塵世化的場景。不過初次進入時也是不免為之震撼與驚歎。

PS:本次地圖自由度極高,感覺不太適合我這種站在高地邊緣心驚膽戰的微恐高症患者…………尤其是不小心掉下去還沒死,這滋味簡直酸爽。。。。(BUG)

2.4小遊戲

設計都是比較新穎有趣的,至於我這類劇情黨,表示比打怪有意思多……個人還是覺得挺有趣的。而且大都與六大主角的特性技能相結合,感覺這個設置很不錯。

如:啟魂聖宗自訂拼圖;鎖空山浮板跳躍、倏忽之穴與歸墟的跳躍隨行……

2.5配音

不多說,一個字:贊!

不愧為國內最強二次元配音團隊。個人最喜歡的四個角色配音:洛埋名、越祈、綺裡小曖、扁洛桓。

2.6配樂

整體還算是差強人意,算是比較耐聽,曲目總量也挺多的,劇情契合度也不錯。鄙人最喜歡的四個曲子是

越今朝主題曲《越今朝》

洛昭言主題曲《昭華曲》

天晴之海/水月之地場景樂??

《劍客不能說》純音樂版

不過,配樂劇情表現力方面無法超越《古2》原聲帶。

2.7劇情梗

在此之前,嚴正申明:一下探討,無法削弱《仙六》以及其他相關作品原創劇情設定的無與倫比性,也無法改變《仙六》整個劇情理論體系的嚴密性。

2.7.1扁洛桓

這個人物可以說是《仙六》的靈魂人物。其角色定位類似于《古1》少恭、《古2》謝衣。是一個身份定位雖是配角,但風頭、戲份、人格魅力等都可以超越主角而存在的核心人物。

可以說,《仙六》的故事是扁洛桓一手創造的。這一功能,無一不再次印證了其在某些方面與少恭、謝衣、魔翳等的相似性。不過,相較於少恭溫文爾雅下的自私薄情、謝衣謙謙君子後的徘徊躊躇,魔翳則由於一直暗藏幕後而戲份確實不夠。扁洛桓其人,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悲天憫人的無名英雄。

其踏步向前,迎著龍潭宿何,砥礪地說道:我準備好了。大有一番“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悲壯凱歌的意態。

他於“時間悖論“中的三年後盜取越祈、創造另一個自己”越今朝“有兩個核心原因:

① 他希望越祈不僅僅作為兵器而存在,而應該體驗自己的人生

② 三年後的自己將信交給三年前的嬴旭危,讓他明白了自己重傷無法與越祈共鳴、需要一個替代他去完成責任與使命,去拯救黎民六界的“越今朝“

所以,他雖有對馭劍樞大哥二姐小曖的萬般不舍,卻依然毅然決然得去做了。

“記住,你的名字,叫做——越-今-朝!“

可以說,扁洛桓龍潭之死應該是僅次於結局的小高潮劇情吧(雖然鄙人還沒到結局……)。

最後提一下,一開始很驚訝姜廣濤老師(小姜、瑾軒的配音)竟然沒有給主角配,看他

很會給自己選角嘛……

2.7.2越祈與越今朝

日漫中常有女主角作為兵器而存在的設定,也時有主角為人為創造的“類人“生命體。但是,第一男主角與第一女主角為同一人所創造且雙生羈絆的設定確實是鄙人第一次見到。

同時,越今朝與扁洛桓類似於相關系列前作“一命兩體“的設定。個人是由衷喜歡這種矛盾與和諧相統一的結合體。比之《古1》少恭與屠蘇的魂魄分立;《古2》偃甲謝衣與初七的記憶分立;越今朝與扁洛桓的是“時空分立”。

前兩者的一命兩體一直都是作為兩個獨立的相互個體而平行存在;而扁洛桓與越今朝的一命兩體生命線,除“時空悖論”中重疊三年外,扁洛桓代表了越今朝記憶的過去;越今朝代表了扁洛桓記憶的未來。而“時間”、“記憶”等元素,再折射到九泉“霧魂”、“無垢”……最後融入神農線路的世界觀大背景,可謂渾然天成。

2.7.3啟魂珠

吸魂,這個梗用的就比較多了,最近國產三劍作品均含有這個元素。

《古1》,少恭令人化為蠱蟲空囊;

《古2》心魔攝取下界黎民魂力;

《穹之扉》相柳為復活共工而吸魂;

《仙六》柷敔吸魂以療救禺族。

值得一提的是,《古2》、《穹之扉》、《仙六》均是作為BOSS核心手段而存在,當然,各部作品因為自己的世界觀大背景為我們帶了了截然不同的劇情體驗。

2.8感情戲

《仙六》感情戲刻畫確實很不錯,CP眾多,劇情充分,各種CP有理有據。而且,跟《秦時明月》一樣,可謂是滿足各種取向玩家的喜好。

師徒戀:明秀、顧寒江

人妖戀:閑卿、洛昭言

兄妹戀:洛昭言、洛埋名

妹控:越今朝、洛埋名(不是嚴格意義上的)

姐控:居十方(朔璿、明秀)

禦姐向:洛昭言、葛清扉

女王向:明秀

傲嬌系:綺麗小曖、朔璿

話說,如果主角團站兩隊的話,無疑閑卿、洛昭言、明秀站一排;越今朝、越祈、居十方列一隊。而且,怎麼著,就是覺得閒卿作為妖確實活的率性灑脫,但是感情裡面就有點略微悲劇了。首先,明秀是非常重視他的,可能也有點喜歡他,不過,“自是與寒江兄之地位差之甚遠“;其次,洛昭言是喜歡他的,但是,鄙人一直覺得,洛埋名在昭言心中分量明顯重於閑卿……哎,可憐的男二。

再來談談十方。誒,作為團隊活絡油的存在,十方與越祈的“對手戲“還是挺有趣的。但是十方先是天晴之海把妹不成功(本來快成功了):

朔璿抓了條魚跟他說:你要不要來摸摸看,好可愛。

十方立馬回絕了:不要了,粘粘的,好噁心。

朔璿:滾!

然後接著“跪著給女王唱征服“,然而並沒有什麼卵用……

看到這,我真是笑噴了。。。。

哎,可憐的男三。

 

2.9人物塑造

就“有效“出場角色的龐大數量,以及對次級重要角色的勾勒式描寫,確實可見此部作品對於人物刻畫的功力所在。在主要以及核心人物刻畫深入人心的同時,著重從人物”多面性“真實性格角度,有了很大的突破,不再是傳統的”老好人“模式。

而這,在《五前》已經有所嘗試。典型角色如:暮菖蘭、龍溟等。

傳統人物性格設定是從一而終的,不曾改變或是改變甚少,如《仙四》時代的雲天河。于現今看來略顯過於單純的賣萌、天真的太無所顧忌。誠然,這樣比較符合一個虛擬偶像的氣質。

而《仙六》中的人物,真可謂“終生百態“,有了殘酷現實社會的投影。下麵以越今朝與越祈為例,簡談。

2.9.1越今朝

第一感覺,腹黑、心機深、詭譎。老實說,不是很討喜,因為這不是純粹的好人,不再是《仙五》小薑、《五前》瑾軒那種一開始就是好人的形象。他多次挖角、多次在劇情中坑爹,總之,幹了蠻多缺德事。然而,我想說的是,這個角色作為《仙六》第一主角的存在,刻畫的是很成功的。

首先,他初始所表徵出來的性格特徵,完全是這三年來自我保護的意識形態的折射——為了保護祈與自己尤其是祈不受到傷害。

隨著劇情的推進,生死隊友們紛紛都吐露心跡、相信同伴、消除隔閡,他也慢慢慢慢地融入了同伴,為祈著想,也為同伴著想。當然、最終的走向應該也是融入世間、融入六界。

所以,為了黎氓,為了自己,也為了祈,奮力改變天軌、向未來與命運抗爭。

越今朝的成長過程是清晰,心路歷程比較坎坷。徐大哥死亡作為第一次打擊,讓他不在盲目相信右眼的未來;龍潭宿何告知他即將死亡,迫使他奮力擺脫命運束縛;越祈的失去讓他能夠理解身邊其他同伴的重要性;直至對越祈的放手鼓勵她的自由成長更是越今朝人格完善的重要標誌……

這個成長性的心路歷程,可以比肩《古1》屠蘇的存在,使人物的多面性得到了很好的展示與詮釋。

2.9.2越祈

第一感覺。天然呆,可愛,蠢萌蠢萌的都快萌哭了。劇情前期花了不少筆墨去塑造的一個可愛女孩子,你不能跟他較真,正如今朝對十方所說:認真你就輸了。

這,好像有點似曾相識啊。

對,沒錯,你的感覺是正確的,“她的前期“就是女版雲天河。當然,僅僅是局限於劇情”前期“。越祈這種天然呆源自于其生理年齡與沉睡多年的心理年齡不匹配。

然而,劇情對她的成長也是花了不少筆墨。

劇情中期,顧寒江告訴她凡事自己多想想、自己要明白自己幹什麼;甚至,還主動找到越今朝談這個話題,希望越今朝不要太過寵溺越祈。而越祈自身也開始有所思量。

劇情後期,明秀再次罵他是“頂著一張白癡臉”,甚至為此而”摔門而出“。這個劇情的結果終於讓祈明白了自己需要獨立的現實,也給了今朝放手祈獨立的暗示,同時,也大幅度加強了越祈與明秀之間的好感度。為此,可以明顯看出越祈努力慢慢去改變了。

就事論事,就“明秀罵越祈頂著一張白癡臉“這個情節的存在,就可以一句擊潰《仙四》的人物刻畫深度。你很難想像《仙四》會有哪個人物會這樣跳出來點醒天河;甚至你仔細想想,為什麼天河可以一路這樣天真無邪傻愣愣地浪裡個浪,而《仙四》世界中的人均安之若素,這難道不奇怪嗎?

這樣的比較,並不是挑《仙四》的刺,而在於說明《仙六》在人格刻畫上的功力。《仙四》更像是唯美浪漫主義的歷險;而《仙六》的人物真實性更強,更富有文學作品人性的深度。

同時,在大局觀的基礎上,《仙六》對於小角色的刻畫也相當之成功,如:徐大哥、年少雲、洛寧……(果真有這個喜歡女裝昭言的梗啊……哈哈)

2.10陰謀論

一個好的故事,怎麼能離得開一系列好的鋪墊。而好的陰謀論,則是好鋪墊的基礎。

由時間順序,主線劇情依次拋給觀眾(沒有用“玩家“這個詞)主要是以下幾個陰謀:

① 洛埋名的陰謀

② 啟魂聖宗的陰謀

③ 臨淵等人的陰謀

④ 嬴旭危的陰謀

⑤ 柷敔的目的

其中,2-1-3等相繼被解謎並都直指向4,嬴旭危成為眾矢之的。然後進入小高潮的馭劍樞劇情,揭開核心懸念點——時空悖論,以及越今朝與越祈的來歷與記憶。

最終,衡道眾組織浮出水面,現出了《仙六》的核心劇情——柷敔相關劇情。

層層相扣鋪墊的完美鋪設與層層嵌套的謎底揭曉。這是大塊劇情的鋪墊,還有許多許多小劇情分支模組的鋪墊。扁洛桓在一路上的“小動作“、第一次去烏岩村石婆婆、應龍等的鋪墊……

可以毫不客氣的說,《仙六》環環嵌套的鋪墊與劇情成就了它引人入勝的吸引力的原因。

2.11前作相關性

個人發現的比較少,有吧友知道還忘補充。

1.顧寒江的師傅師娘與雲來石(瑾軒、暇?)

2.正武盟擁有雲凡的兵刃

3.洛家商行與鯨鯊幫(《五前》巨鯨幫少幫主……)的聯繫

4.??(還有一個忘了是什麼了)

對了,馭劍樞裡面的NPC說20年前有一個很厲害的女機關術士從衡道眾中離開了,估計是十方他媽…………

 

Chapter3.劇情概述

3.1核心劇情

本代鯤——柷敔沉眠醒來,準備鵬化之際,誤將其背上的海中華都——天晴之海摧毀。柷敔不想禺族流離,於心不忍,遂借助禺族前任女王“聆夜”身軀具象化,並耗費自身鵬化所需生命力療養禺族、並為了給自己鵬化拖延時間擅自血縛了“霧魂“泉眼。

為此,九泉靈脈震動,引起了“熱海“守護——洛埋名、”無垢“守護——顧寒江、”霧魂”守護——嬴旭危的察覺。為此,嬴旭危同時身為“衡道眾”組織老大,為了九泉穩固與六界平和,用“啟魂珠”吸取人族魂力供給柷敔所需生命力而替代大勢使用“霧魂”神泉靈力的備用方案。

然而啟魂珠中飽含下界黎氓死亡時的“恐懼”、 “不幹”、“憎恨”……種種陰暗情緒,柷敔心智不斷被侵蝕。為了以防萬一,“衡道眾”以柷敔骨血,創造了越祈,作為一旦柷敔失控的人間兵器。

3.2泉眼組成

由於一切以核心劇情作為原點而展開,而且,男主角的創造也與“霧魂”息息相關。所以九泉設定自然以“霧魂“作為核心泉眼。

而“龍潭“神泉作為創生第一男主角之處,自然是串聯起整個故事的次核心泉眼。

由於柷敔一者,仍然需要大量生命力彌補損失助其鵬化;二者,就目前鄙人所處劇情來看,柷敔生出對越祈的真愛而不想急於鵬化後歸於虛空而追求永生;所以柷敔需要“熱海“之力。同時,由於洛埋名察覺到六界異動,急迫於解除自己200餘年的詛咒(其實是為了拯救昭言……),使”熱海“與柷敔、嬴旭危等產生交集。

再者,顧寒江作為”無垢“守護,由泉眼振盪,以及自己守護泉脈穩固的責任心,也捲入此間。而顧寒江作為主角團的引導者,提供了主角團進入核心劇情的契機——解除“霧魂”危機。同時,也在“時空悖論”中為“龍潭”創生第一男主越今朝而服務。

所以,“熱海”與“無垢”為重要泉眼。

就目前來看,“寒髓”泉眼的作用稍弱,主要是預測主角團結局,為故事增加懸念,同時豐富九泉設定體系。

就連最烏龍的烏岩村“應龍”的那個小小的劇情點,也是為“衡道眾”龍晶服務的。前期所有洛家莊劇情都是圍繞“熱海”泉脈而展開、落日部劇情初看有些繁瑣,確是為“龍潭”相關劇情展開……

可見,所有劇情分支都是為核心劇情服務的。所以整個故事顯得相當緊湊,主線脈絡清晰,遊刃有餘、而又不拖泥帶水。這次劇情豐滿度與凝練度做到了一個比較不錯的平衡點,如:居十方的分支劇情由於與主線關係不大,《仙六》明智的選擇了不展開。(這個可-以《古2》夏夷則分支劇情部分“皇位之爭”、“易骨化人”等可以說與流月城主線完全不相干……作為參考系)

3.3主角團構成

縱觀通篇劇情,《仙六》塑造了以衡道眾為首的,包括禺族、正武盟、啟魂邪教等四大組織,以及洛家莊這一西域大家。

而主角團的合理設定為劇情的平穩敘述做了不少奉獻。

越今朝:衡道眾。替代扁洛桓承擔責任與義務。

越祈:禺族&衡道眾。柷敔的終極殺器。

閑卿:串聯“無垢”劇情、明秀回憶劇情、昭言回憶劇情

洛昭言:洛家莊,完美契合洛家莊“熱海”主線劇情組成部分

居十方:正武盟,團隊調和劑,稍微銜接天晴之海主線劇情部分

明秀:“無垢”守護&正武盟,銜接“無垢”主線劇情部分

算是一個幾乎涵蓋所有組織的、便於劇情進展的人物背景設定了。

 

3.4時空悖論

3.4.1“時空悖論“的表現力

作為仙六整個遊戲最大的懸念點,事關第一男主角和第一女主角遺忘的過去——而這,是劇情一開端越今朝與越祈來到盈輝堡展開所有劇情唯一推動力,這個情節設定可謂是非常重要的。而事實上,本身這個設定也是非常巧妙,其主要涵蓋兩個小分支:

① 落日部箱子裡那個龍晶為何“憑空“出現。

這個小細節最重要的作用是,將主線劇情迅速推往核心劇情方向發展,起到了改變主角一行行程的作用。前期主角團在一起的目的比較雜散,凝聚力不是很強,但確實是在進行著主線——越今朝與越祈尋找失去的某樣東西(記憶)、昭言希望擊垮啟魂聖宗讓洛家莊和“洛昭言“揚名天下——這兩個最前期的劇情發展方向,實則是核心劇情——柷敔吸食魂魚而所帶來的兩個表徵現象。

那麼,這個龍晶的出現,就將主角團的行程導向了“烏岩村“,遇見”臨淵“,迅速前往”天晴之海“,揭曉部分前面的懸念,正式觸及劇情核心部分,使主線劇情進行的更加穩健、流暢。

這,是三年後的扁洛桓所看見並改寫的第一個未來。

② 盜取祈並創造今朝

這個就不用再解釋了,沒有這個情節的存在,故事根本無法進行下去,也不可能在最終結局戰勝柷敔,拯救黎氓。

這個情節,扁洛桓英雄史詩般的“獻身“環節,算是徹底激發了今朝與祈的保護欲,讓今朝明白了自己存在的意義,明白了自己身上所背負的責任與使命。所以,他最終決戰之時,從未因為自己即將死亡而怨天艾人,反而可以微笑著默默祈的頭:”現在就交給我吧。“從祈的身體中拿出那把光劍,毅然決然、義無反顧。

3.4.2時空悖論原理

  ① :7年前,本代鯤——柷敔醒來,血縛“霧魂“,九泉靈脈震動

② :越今朝與越祈在烏岩村被臨淵發現,開始了人間的流浪

③ :越今朝與越祈在盈輝堡遇見昭言,故事主線劇情開端

④ :此時三年前成長過來的扁洛桓按照被自己(注意:是自己)穿越回到三年前的扁洛桓交給嬴旭危後轉交給自己的信指示,前來穿越時空之隙,改變過去、創造今朝

⑤ :柷敔一戰,十方、今朝身死,祈心理成長完全

⑥ :結局彩蛋

現今討論“②→③→④→②”這個輪回的時空悖論。

早上“時空悖論”發生之前,在祈所夢見的柷敔的夢中,人性善之一面柷敔所化身的“聆夜”就跟吸食魂魚逐步陰暗化一面的柷敔談到過這個改變過去的話題。

柷敔表示:過去是既定的事實,是無法更改的,這是神農大神當初跟他所述。

聆夜則說:神農擔心六界生靈覬覦九泉的力量而表這樣的態,實則而未可知,尤其是九泉守護已經流傳那麼多代,這些九泉訊息都已經有所扭曲。(即指過去可能會被改變)

那麼,這個時空悖論其實很好理解:三年前一路成長過來的扁洛桓按照被自己(注意:是自己)穿越回到三年前的扁洛桓交給嬴旭危後轉交給自己的信指示,前來穿越時空之隙,改變過去、創造今朝。

即:扁洛桓至始至終就只有一個。

肯定有很多人疑問,那麼在這個時空扭曲地帶,總有第一次的時空回溯,那麼第一次的時候,按照正常的時間順序,交換還未發生,那麼今朝還沒有被創造、越祈沒有被偷出,扁洛桓是怎麼可能跟隨主角團通過“無垢”前往龍潭的呢?

那麼,如果你這樣想,你在這個設定上面就輸了。因為鄙人想告訴你的是,沒有第一次!在這個時間輪回圈(②→③→④→②)裡面,只有永遠的迴圈。因為按照故事講述的時間順序,這個時空回溯一發生,就瞬間對過去所有事件的產生了扭曲(這種扭曲,由龍潭那裡創生原理一樣,是天軌自動糾正錯誤而產生的現象),而這種扭曲,與三年前的時間節點同步發生。

即,你可以理解為:有第一次的時空回溯的存在,但那一次扁洛桓不是通過主角團而是跟其他人去實現這個行為,然而。扁洛桓一旦因為自己強大的意志和違逆天道的決心去回溯時空,那麼整個時空在②③④的時間記憶團裡面就扭曲了,扭曲的結果就是你所看到的、故事所呈現給我們的這個“時空悖論”。而除了第一次扁洛桓的行跡不同,以後,所有的這個時間段——②③④,都是“時空悖論”所呈現的這個行程。

講故事的時候是按照時間先後順序來講,而時間是超越三維空間而存在的,是不停的朝著未來而延伸的。所以,扁洛桓只存活於④之前,而越今朝只存在與②之後。

對了,“時空悖論”是《仙劍》系列經常使用的一個設定。

如果沒猜錯,《仙一》應該用了,反正《仙三外》血妖“回濡仙夢”肯定用了。

《仙五》雲凡去救他爹也用了,否則,雲凡如果沒有穿越回球劈血玉,就沒有血玉碎片,雨柔二十年前就死了。這也是雨柔與雲凡之間的羈絆之一——雲凡二十年就救了她。

 

3.5結局賞析

本來一開始認為柷敔被擊敗,應該差不多該結局了吧,想了想,正好死了兩,跟“寒髓”所預見的死亡一樣——只有兩朵蓮花被凋零了。

然而,後面還有一大段劇情。真是不知道該是喜是憂啊。

說實話,結局交代的非常全面,基本所有相關人物都有了一個交代。而且,對於次要角色的刻畫功力再次凸顯。

3.5.1祈的成長完全

祈其實是非常聰慧的一個女孩子,她自己也曾這麼跟明秀說過。她在明秀第二次罵她頂著一張白癡臉的時候,成長速度就在加快。在與柷敔一戰之時,甚至當著今朝的面道出了:柷敔,我不想殺死你,也不會殺死你,我要讓你沉睡,再找出救治禺族的辦法。

而這,標誌這祈的心理基本成長完全。

隨後,今朝戰後殞身,明秀再次以“女王“姿態降臨,怒斥越祈,殘忍的要求越祈重複”越今朝已經死了“三次。為此,昭言都看不下去了,制止了明秀。隨後明秀給越祈做了一碗雞蛋面,而自己卻又不好意思,是昭言代替她端過去的。最後越祈追出來與她談話,她直接以一句”去收拾碗筷“就走了。可以說明秀從頭到尾“女王”氣質畢現。

事實上,祈明顯跟明秀的關係好於跟昭言的關係。這與明秀斷然指責越祈不無關係。而實際上,越祈吃雞蛋面這個情節,真的讓鄙人很是傷感。越祈那聲淚俱下的模樣、淒婉無奈的聲音,簡直令人心碎。

  越祈:“昭言,原來死是這麼一回事啊,就是那個人永遠不在了……”(眼淚順著臉頰滑過……)

(樓主開的是中效,不要依此而吐槽輪廓了……)

3.5.1.1他和她的雞蛋面

越祈:“今朝,我好餓……”

(……昭言端來明秀做的雞蛋面……越祈誇這面真好吃)

越祈:“麵條軟軟的,可又不爛,今朝第一次煮面的時候煮過頭了,幾乎成了一鍋粥,後來他煮的麵條總是有點生。”

越祈:“菜葉還是綠的啊。今朝有時會把菜燒黃了,我說這樣就不好吃啦。下次他就會把菜葉過下水再端上來。”

越祈:“荷包蛋還是糖心的……我就喜歡吃糖心的,可是今朝很少煎那麼嫩,說是怕不夠熟害我拉肚子,其實是他煎的不夠好吧……

雞蛋面是今朝與越祈之間深沉的羈絆。從上面這些話,我們可以看得出來,今朝做的雞蛋面並不好吃,但是,回憶開頭,越祈連連誇今朝做的面很好吃,不知為什麼,心裡就感覺,好不是滋味。

上面這段話是越祈一個人的獨白的第一部分——“雞蛋面“的羈絆,鄙人覺得《仙六》的感情戲刻畫可謂入木三分、真實性極強、那平實生活化的語言,淒淒離離……。而這種來源於現實的場景,前後對比,非常能夠渲染今朝身死,對祈深刻的精神打擊。而這,從側面再度凸顯了今朝與祈之間深刻的羈絆。

你可以換位思考、設身處地的想一想,祈此刻這番對“雞蛋面”的追憶,是怎樣的一種心緒難平。同時,“雞蛋面”作為今朝與祈之間的牽絆,從故事開頭到結尾,強強呼應,此次吃面,憶及彼次吃面……哎,那些回憶歷歷在目啊。

3.5.1.2她和他的死

越祈:“昭言,原來死是這麼一回事啊,就是那個人永遠不在了……”(眼淚順著臉頰滑過……)

越祈:“十方死的時候,我覺得心裡破了一個洞;柷敔死的時候,那個洞更大了……可現在,我好想連心都沒有了。”

越祈:“今朝……已經死了,我哭……哭給誰看?我不能……不能在……哭……了……”

越祈:“我又惹明秀姐姐生氣了,我找她道歉。”

明秀給她做的雞蛋面,睹物思情,瞬間將今朝與她三年間的回憶拉扯到了眼前,情感順其自然的爆發。越祈再也經受不住了。哭了起來。

決戰之前,越今朝第三次問她,在祈的眼裡,今朝是什麼人。越祈那個時候還是沒有明白——什麼是深深的喜歡——什麼是深深的喜歡的人,等概念,所以今朝依然沒有得到答案,現在。祈應該是明白了吧。

而後,她立馬話語一轉,跟昭言表態自己要堅強,不能哭,要找明秀姐道歉。這個小細節,再次表露了祈的成長——她體諒明秀姐、昭言,她不想讓她們擔心自己。

然而,其實他並沒有放棄對今朝的牽掛與留戀,她只是為了不讓明秀姐、昭言擔心,他仍然希望今朝,深深的想念著今朝,所以,她才會最終去“龍潭”歸墟,希望用自己換回今朝,而這——就是祈對今朝“我是你什麼人”最好的回答。

“你,就是我的今朝,我心中最重要的、無法割捨、無法放棄的存在……。”或許祈心裡就是這麼想的。所以,最後告別明秀姐三人的時候,她沒有說再會,她來到歸墟,心理暗想:“在柷敔戰敗,今朝殞身之際,我就已經做好了這個決定。”——用自己,去換回今朝。

這些是後話,所以,明秀才會擔心祈如此快速的從這樣一個人生最艱難繁重的打擊中走出來,不哭不鬧,沉穩著跟她道歉。明秀說了一句:“我有點害怕了。”就是這意思,她害怕祈會做出什麼“傻事”,而事實上,她的女人第六感是正確的——因為自己也深刻體會了失去了自己的摯愛的那種悲傷與絕望,自己花了那麼長久的時間獨處才走出的陰影,祈卻只花了一碗“雞蛋面”?

如果你靜下心了,好好看這一段,這一段祈的心裡獨白,實話實說,真的特別感動與悲傷。(注意,鄙人截取的實際臺詞,都是越祈的獨白,昭言沒有插話,只是她一個人在靜靜的訴說)

比《仙四》封神陵一章節菱紗對天河表白說的那一番話(正面直接抒情、表露心意),這番話,以及話外之音,可說再次可以一舉擊潰《仙四》對人物、對感情、對細節的刻畫深度。

  越祈(對綺麗小曖):“沒有正常人可以一直不長大,如果有人能一直像個小孩兒,那時因為有人幫他承擔了她不應該承擔的東西。”

越祈跟明秀道歉後與小媛所說的,這番話,其實就是在說她自己,只是,現在她已經明白了。

 

3.5.2昭言的偽善

與明秀抨擊越祈白癡一樣,閑卿一直說昭言是偽善。可能這個“偽善”與字面意思有些不一樣。昭言確實是淳樸善良的,只是一種片面的善良,一種顧此即彼魚魚和熊掌均可兼得的善良。

而這樣一種“貪心”的善良,是無法實現的。閑卿所一直想要她明白的東西只有一點——學會選擇、學會捨棄。

所以,昭言在最終盈輝堡劇情中,帶頭當起了“人間妖邪”、“極惡四凶”。

昭言:“盈輝堡本來就是依附我洛家水源而興盛,你們都虧欠我洛家極多。要你們走,你們就趕緊滾!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3.5.2.1盛世偏愛,維爾一人——埋名

這是昭言為了拯救盈輝堡裡愚昧的百姓而說的托詞,但是,這話其實也有一定分量的真實想法。

昭言是極其重視埋名的,這種關係絕不僅僅是兄妹關係這麼簡單。為此,她其實也恨,恨埋名所背負的詛咒。埋名是個想法獨特,比較符合我的審美的人,他認為,他們洛家根本沒有碧瑤為西域犧牲這麼多,而他殺那麼些人解除自己的詛咒,也絕不虧欠於洛家。他已經為了西域這一帶的繁榮,束縛了自己整整200餘年。

終於,在這一世,他遇見了第一個她,那個完完全全體諒自己、幫助自己、立即自己的痛楚、心甘情願為自己提供生命力分享自己壽元而註定早逝的那個她。

所以,埋名是愛著昭言的,可以從他密室裡狂熱的收集,珍視,並保存這昭言畫給他的所有的畫卷看出。但是,他又不能跟她說,是一份壓抑的,類似於狂熱的愛。

埋名對昭言強烈的情感,劇情前期就有“分鏡、伏筆“暗示。隨後,進入埋名小高潮劇情(埋名施法接觸血縛),這些暗示顯得更加的清晰。

① 葛清扉:舍一族而保一人,真是無情的多情人啊。(解除血縛之時)

  ② 閑卿:虹兮縛兮,吾心念之……這並非昭言的字跡。洛埋名,你果然…………(埋名死後,閑卿與昭言進入埋名密室。閑卿看到了埋名收藏的昭言畫卷上埋名的題字)

  ③ 埋名:我雖早已身陷無間地獄,亦有願其一生安樂之人啊……(嬴旭危回憶為何洛埋名如此果斷就與之合作共同對抗柷敔,防止人界崩潰,埋名自白)

  埋名礙于這兄妹的關係(就生理方面來說是的,根據現代遺傳學,生出的孩子…………你懂得),始終沒有直白的告訴昭言自己的情感,就是臨死之際也只是暗示:

“只可惜……你畫過的那些……風景……我本想以後……與你……一同去看……“


有溝必火

  洛昭言其實心裡也是喜歡並深深牽掛著埋名的,所以,她才會回應埋名的心思,同時,旁邊那麼多“外人“,所以也只是側面回應:

“來生,我陪你看盡天下風光。“


看著昭言泣不成聲的樣子,埋名卻是聰慧非常之人,自然明白昭言話的涵義,欣然溘然長逝,帶著嘴角一抹淺淺的微笑。

  埋名究其一生,所做的,在昭言幼時發現他與洛望平之間的秘密,而選擇體諒他幫助他的那一刻開始,就是為了拯救昭言。他本來解除血縛只為了掙脫自己的詛咒,後面,卻完全是為了早日解除血縛,給昭言更多的生命,最終希望自己能夠有朝一日,陪著昭言,不離不棄,浮游江山罷了。然後,最終,因為“此一人“而沒有實現自己的夙願:

① 毫不猶豫與衡道眾練手設計柷敔。

② 為了保護昭言不受法陣影響,要求衡道眾拖住昭言不讓她在法陣完成之前返回洛家莊。

③ 為了保護昭言不被法陣吸取生命力而死亡,提前終止法術,所以法陣不完全導致剩餘陽壽過短。

④ 所以,他來到了他認為最該死的地方,把所有的鍋都背下來,還昭言一個清白,讓她能夠從容過完餘生。

盛世偏愛,維爾一人。我,不曾後悔。我的傻昭言……

3.5.2.2只因我在人世間多看了你一眼——閑卿

閑卿是只率性灑脫的妖,也是一隻可愛迷人的妖。

20年前,因為洛望平一句話,就將半生修為給了他,讓他拿去代替昭言的生命力供給埋名。然而,埋名只能吸取身為洛家雙子之一的昭言的生命力而生存,所以,埋名將那一半的妖力——也就是閑卿當時四分之一的修為給了昭言續命。

然後,在那個落日餘暉的盈輝堡內,那是一場美麗的邂逅。

  那個她,一副男兒裝,可還真是乾淨爽朗。閑卿看得有點呆,妖類本身驚人的洞察力以及狼妖更加敏銳的感知力,一眼就讓閑卿知道了。

就是她!

落日部一回來,閑卿就暗示昭言,自己知情,不要用一幅躊躇的神情跟大家說謊。然而昭言此時不免顧慮良多,沒有給團隊道明。同時,也被“調戲“了。閑卿把妹還是很有一套一套的。不僅閑卿,明秀也是被他……咳咳


閑卿:真可愛。


越祈:今朝,昭言是被調戲了嗎?

  期間,在景安、有青山,閑卿都在實施自己的把妹計畫,這裡就不詳談,連明秀也來了一句:“大尾巴狼。“

  在烏岩村,為了安慰明秀,閑卿一把抱住了明秀,然後昭言驚呆了……期間這種情節還有挺多,所以,這也是直到大結局,閑卿在昭言心理地位才追上埋名的吧。

  來一發。主角大團圓情節,類似於《仙四》即墨,《仙五》青木居。

“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本人只想說,閑卿66666)

  接著是啟魂聖宗劇情,顧寒江身死,明秀主場戲,閑卿去討好、哄明秀了。……(閑卿6666)其實個人覺得,昭言也是心胸開闊,能夠容忍閑卿這樣……咳咳……左擁右抱。算了,畢竟人生大贏家,讓我去靜一靜。

  好了,進入閑卿-昭言的小高潮劇情了。埋名督促閑卿趕緊去換女裝(當時我就想,特麼終於等到這一刻了。)

閑卿:“能被如此美麗的姑娘欺騙,是我的榮幸。“

  然而,十五餘年沒有當眾女裝示人的昭言也是一陣羞澀,沒有接受……

昭言覺得女裝不好意思,想回去換男兒裝,埋名瞬間就拒絕了:“九泉不在人界,你乘機體驗一下女子的感覺又何妨?“(埋名6666,打死我也不信你沒有私心……)

  昭言回身,發現被自己放在角落處的那朵紅花兒,環顧四周,並沒有人。便拿起來仔細端詳了一會兒,然後被蹲點等候的閑卿抓了個正著。(閑卿6666,這點你還是會蹲。)

昭言:“我……那個……。“面如桃花,一陣忸怩,一番羞澀憐人模樣……

  龍潭歸墟,明秀得知龍潭創生所需代價,又是一陣崩潰,然後閑卿故技重施……(啊喂,旁邊的昭言你當空氣啊?)

  然後芒宛寨劇情是越祈越今朝、衡道眾的場子,閑卿老實了一會兒。

埋名高潮劇情,閑卿公主抱。埋名也是心胸開闊,毫不介意,還邊用手撫摸了昭言的臉頰還跟閑卿說:“20年前如此,現今還如此,還真是一隻可愛的妖啊……“他當然指的是犧牲妖力為昭言續命之事。(我發現洛家雙子都是心胸開闊啊……)

然而,雖然昭言被公主抱,心理此刻卻想的全是埋名,望著埋名離去的方向……陷入深深的追憶之中。

  馭劍樞昭言誓要閑卿安全就不提了……直接結局高潮劇情吧。

昭言:“閑卿……你,可以陪我一起去找嗎?“


誒,這花還沒謝。


美女與野獸……

  好吧,閑卿與昭言的“發糖簡史“已經概覽完成……真是甜爆了,哎,狼妖《仙六》人生大贏家……不提也罷,不提也罷。哎。

昭言篇結束………………

 

3.5.3次要角色的塑造

可以毫不客氣的說,《仙六》是國產三劍目前來說唯一一部花費了不少筆墨去塑造眾多次要角色的作品。

採用勾勒式描寫,一筆一畫,隨即帶過。但是,人物利用率極高,前後出場關聯性強,使得故事首尾呼應,強強聯合之感。使作品除主線外的分支劇情也很有料

如:苗人朗莫、洛家小丫頭洛甯、正武盟勇武堂堂主溫仰……

或許他們確實只是一個不起眼的小角色,有關他們的情節也不多,但是,前後呼應式的出場,對人物刻畫也有了相當的筆力。使整個故事的豐滿度大大提高。

以洛寧為例。每次回到洛家莊,洛寧都會給昭言打個招呼。埋名之死情節,洛甯黑化。而到大結局之際,洛寧再度出場,給了佯裝窮凶極惡轟趕盈輝堡百姓昭言一巴掌“原來,你和你哥哥洛埋名果真一樣!“以此收尾。

不難看出,洛寧這個角色由天真爛漫的小姑娘,因為殘酷的現實,而逐漸變得理性,變得富有現實主義抗爭意味的轉變。(哎)

  再如藏鋒。可說這個角色就是埋名的影子,每次埋名的分鏡,藏鋒都會對埋名說說的話拆臺,嘲諷埋名所作所為,劇情一開端就打聲呵斥埋名是瘋子。

大結局之刻,按照埋名死前交代給她完成了埋名的遺言,特來向昭言告別。並吐露了自己暗自對埋名的心意,揭示了自己不離不棄追隨埋名的原因:“您認為自己不需要保護;而主人選擇了我,他說……“我喜歡你的眼神”。“

  可能有人會覺得,藏鋒這類角色很多餘,完全沒有存在的必要。你錯了。不能說塑造角色眾多是文學名著的充分條件,但是,古今中外無論任何一部名著,其中所塑造的角色數量不僅多而且各個有血有肉,《紅樓夢》就是典範。

而次要角色藏鋒的作用,就是從側面凸顯主要角色埋名人性特徵,在使埋名這個角色“多面性“豐滿的同時,也用不多的篇幅,用前後呼應的方式,強化了本作——《仙六》在於劇本上的豐滿度!

——而這就是《仙六》劇本對於次要角色塑造的最合適的拿捏之處。

而後,昭言躺在星空下的一番話,無疑不再次讓昭言這個角色的多了一層特徵。她再也不是出場時那個單純天真的小姑娘了,她也變得冷漠、變得自私了不少。別人與我何干?遺臭萬年也好,流芳百世也好,又有何關係?

這也就是《仙六》劇本對於主要人物塑造的最大特色體現——“多面性“。

 

3.6關於彩蛋的真正結局

3.6.1越祈之生命存在與記憶存在

越祈下定決心用自己換取今朝。

此時宿何想起之前嬴旭危跟他說的需要補償“那兩人“之話,並告訴嬴旭危,由於其生命力所剩無幾,所換取之人的性命也極短。嬴旭危嘴角一笑,說道:“加入還有別的代價呢?”

接著,視角切換,回到越祈視角。越祈答應用自己的“存在“去換取今朝。其中,可以發現的是,宿何此次強調的存在與第一次扁洛桓過來創造越今朝的不一樣。

宿何:“所謂存在,為汝之所有記憶,及世間所有人對汝之記憶。再在消失,世間便再無人記得汝。“

  這個理論大家可以當心了,其中並沒有包括越祈的生命力。這是為何?扁洛桓創造今朝的時候自己可是死了的。

這裡,我可以負責任的告訴大家,越祈是失憶的,但是越祈在交換過程中並沒有死亡。即:

越祈的記憶存在被抹去了,而生命存在並沒有……

3.6.2扁洛桓的全部存在被抹殺對嬴旭危造成的影響

當初扁洛桓消失的時候,天軌為了糾正錯誤,以今朝彌補了扁洛桓的三統領空位元,同時,根據小媛多次的表現:她始終記得有個人答應給她折100只蝴蝶,但就是想不起是誰。這可以表明:

雖然被交換的人(即許願者)在人們中的記憶消失了,但是卻並沒有消失對以前人思想意識影響。(這個很重要!!!)

所以,此前剩餘主角團成功攔截正武盟,使朔璿完成了對“熱海“之力的適當使用,鏡頭切換至馭劍樞之時。嬴旭危在天臺上喝酒,側身,酒罐子旁邊出現了扁洛桓的影子。注意:

這並不意味著嬴旭危還記得扁洛桓,扁洛桓在嬴旭危中的記憶存在已經被抹去了,只是,嬴旭危還記得:有個人陪他在那裡喝了酒,然而並不記得那個人是誰。

在扁洛桓被龍潭抹去之前,嬴旭危就一直覺得對不起他家老三——扁洛桓,讓扁洛桓承擔了那麼多責任與義務,而自己這個老大卻……;接著,扁洛桓連同記憶與生命存在同時被抹去,創造了一個嶄新的短暫生命——越今朝。

此時,由於天軌糾正錯誤,越今朝被天軌放到了——三統領——這個位置上面。之後,嬴旭危就會一直覺得對不起他家老三——越今朝。同時,由於越今朝與越祈為了擊敗柷敔(柷敔畢竟是祈的母親),做出了極大的犧牲。

所以,龍潭宿何才會在—越祈過來請求交換時—回憶起嬴旭危跟他說這樣的話:“此次動亂皆是由於自身失職,而卻令那兩人犧牲良多。雖不能補救天下,卻可補償那兩人。”

中間有一段劇情被鏡頭省略了——嬴旭危知道祈會來與宿何交換今朝,所以提前跟宿何協調交換規則。

3.6.3嬴旭危與宿何之間的不等價交換

接著,鏡頭切換至馭劍樞,以綺麗小曖的視角告訴你,越祈沒有死的真正原因。因為早在越祈之前,嬴旭危就已經和宿何定下了交換規則——即用嬴旭危的生命存在和記憶存在+越祈的記憶存在——去換取今朝的重生。

因為這個原因,嬴旭危一開始並沒有被抹殺。由於嬴旭危一個人的代價不夠,所以宿何在等待另一個代價的到來,才能實現交換之重生——創造今朝的存在。

在越祈答應宿何的要求之後,越祈本以為自己會消失。此時鏡頭切換至馭劍樞。小媛再次重複著“100只蝴蝶“的約定,即是暗示玩家。她起先是向”二姐“抱怨”那個爽約之人(她根本就不記得扁洛桓)“。

注意了!此時,由於越祈答應了宿何交換,條件滿足,宿何開始施法,收取交換的代價。因此,一旁默默飲酒等待這個結局的嬴旭危被“龍潭“作為代價吸走並被抹殺了。緊接著,小媛的抱怨物件由”二姐“變為”大姐“

  緊接著是正統結局——交換完成,越今朝誕生。

這次交換不是等價交換,可能存在—身為仲裁者的宿何—吹黑哨的嫌疑…………所以,我們可以“天真的認為“:因為加入了祈的記憶存在,使得所再度創造的今朝生命力是正常長久的。

3.6.4關於今朝的記憶存在

經過前面多次闡述,可以明確的是,越祈是沒有任何記憶的,而且越祈作為許願者,這個世界沒有人記得越祈。所以,彩蛋中說書人說的是:望風原戰後,“三個妖人“(世人遺忘了越祈)在盈輝堡什麼什麼的……

那麼今朝到底有沒有記憶呢?我可以負責任的告訴你,今朝是有記憶的!

首先,扁洛桓創造的今朝是一個嶄新的生命體,所以沒有記憶是正常的。其次,由於扁洛桓重傷在身,所以“一代越今朝“生命短暫,於柷敔一戰之後身亡。

接著,我們來看看“龍潭“宿何作為仲裁者的遊戲規則:

① 只負責交換,卻不能創造

② 收取等量的代價,創造出許願者所希望的存在

那麼,在前面所討論的,在宿何“吹黑哨“修訂原本“一換一”而採用嬴旭危的交換規則後的條件下,滿足了條件1

接著,由於創造出的是許願者所希望的存在,而祈當然是希望越今朝記得自己與他的那些回憶,甚至在交換施法過程中還回憶與今朝的記憶。滿足條件2

所以:交換出來的今朝,按照遊戲規則,是有記憶的!即,他記得所有事情,也就當然記得越祈、明秀、昭言、閑卿、十方……(有一點悖論的味道,因為這個”二代今朝“因為出生時間晚于”龍潭“之前收取代價抹殺嬴旭危與越祈記憶存在的過程)

所以,這也就是彩蛋結局中,今朝跟越祈能在一起的真正原因。倘若兩個人都失憶了,那麼人海茫茫兩個人再度相遇並成為情侶的概率太小了吧?正是因為雖然越祈沒有記憶但是今朝有記憶,所以他能夠快速找到越祈。

同時,因為人死前肯定會有感覺,所以他完全可以再根據在歸墟時那的回憶,瞭解到事情的真相。當然,他也可以將自己所知道的這些所有,都告訴越祈,但是,就結局彩蛋來看——他並沒有這麼做。

他希望越祈忘了那些不愉快的經歷,跟自己重新開始吧。

(補充一點,這個越祈又回到了那個最開始的呆萌可愛的越祈了)……

有一個小細節可以表明這些:明秀問他們是否以前見過的時候,他回答說沒有見過,但是嘴角卻微微一笑……

3.6.5關於明秀等人對今朝的記憶存在

是的,他們記得今朝,但忘記了越祈。

原因很簡單。縱觀本作:“龍潭“宿何完整的抹殺了嬴旭危與扁洛桓的所有存在+越祈的記憶存在。然而,這些對明秀他們腦中的越今朝並沒有什麼卵影響。

但是,有一點必須注意的是——在此次相遇之前,明秀她們肯定記得,今朝在柷敔一戰身死。

所以,在彩蛋之中的重逢之中。

一則,明秀看到一個跟已經死去的“越今朝“一模一樣的人,肯定非常驚訝,

二則,儘管越祈的記憶存在被抹去,但是她的某些影響還存在,明秀可能借由“氣流感知”能力覺得這個越祈有一份熟稔之感。

所以,明秀問今朝:“我們是否認識。”

今朝搖了搖頭。明秀也是聰明人,也不再糾纏,就此作別。而穿上的閑卿、昭言兩人看著今朝,微微一笑,卻是不再說話。

你(們)在船上看風景,我在岸邊看著你(們);

一船、三人,滿池春色,山河無限風光;

似是年華流轉,美夢徜徉。

全劇終。

3.6.6關於彩蛋結局吐槽

① 小十方很萌,牽著一隻小木熊,撞了今朝和明秀兩人一下。

② 拍全家福的時候,小十方竟然沒出鏡,再怎麼也要在邊角處給個留影啊!果斷差評,十方果然不是親生的(主角)。

③ 關於這個接近於HE結局的結局

1.我想說的是,編劇團隊在維持基本的“悲劇思路”的大環境之下,考慮宣傳期間眾多玩家的呼聲強烈要求不再BE,還是用一個極其精妙的劇情設定,使得這個HE顯得懸念重重,而又給足了糖分,這裡先點贊!

2.在正統結局之前,以“一代”今朝之死,配合越祈的淒離獨白,也算是賺取了蠻多淚點。

3.同時,還是運用到了經典的“死女主”設定,雖說用的比較多,但這個梗還是有存在的碧瑤的。估計蠻多玩家玩到正統結局最後可愛呆萌的越祈又特麼死了去換那個腹黑的今朝肯定是心都碎了吧……

4.為了設計這個HE結局,可憐的十方被拋,仲裁者“龍潭”宿何“吹黑哨“,劇情設定合理而精妙,不是為了發糖而發糖(參考《穹之扉》DLC“守望之篇“給宇月HE就有強行發糖的嫌疑……)

你問,什麼是良心?我告訴你,這,就是良心!


這個角度,繡兒女王氣質畢露無遺

 

3.7關於最終BOSS柷敔死後的終局

本作《仙六》不僅於刻畫次要人物這一角度,使用“前後呼應”的藝術手法,就連大結局,也是採用“前後呼應”,加強對玩家之於結局的共鳴。

正如那首歌——《那些年》所唱的:又回到最初的起點,呆呆的站在鏡子前……終局,主角團再度回到故事的起點——盈輝堡,睹物思情,物是人非之感油然而生。

越祈變了,變的成熟理性了;昭言變了,變得率性無為了;就連那個繁華的盈輝堡也變了,變成了一番廢墟。

只是不見了當初的那個他,而我,已經明白了自己的心意。

故地重遊,別是一番滋味在心頭吧。這種強烈的前後對比反差,也更能夠激起玩家此時失落的心態,為終局的暮雨蕭條、悲歡離合而悲歎;也為彩蛋大結局提供一個低起點,使得HE結局男人可貴而溫馨。

昭言:好亮的星光。


是啊,好亮的星光。

 

3.8關於劇情表現力的其他助力

3.8.1鋪墊概覽

一周目、即使再怎麼小心謹慎看待劇情,由於缺少對大局觀、核心劇情的瞭解,有些人物的對白、行為,玩家都玩法理解透徹。而二周目就不一樣了,你可以清楚的看到編劇團隊在鋪墊上面的苦心。

這也是,遊戲設置一個“可繼承”的“100號存檔”的一大原因之所在——鼓勵玩家進行二周目,

① 在發現編劇伏筆埋設的功力

② 更加細緻的理解玩家對於城鎮NPC的用心設置

③ 與前作人物的關聯性(很多NPC都有跟前作的聯繫,而且這種聯繫貫穿了整場遊戲的進程——葬風源那裡有隱藏“夢膜“透露”少主思念故人前去拜祭了“……)

這裡,著重舉例討論一下①

3.8.1.1盈輝堡

1.片頭就早已表露了今朝來此並糾纏昭言的原因,為今朝在芒宛寨之前揭曉的那只預言金色瞳仁鋪墊(這個應該第一次玩也能注意到這個貓膩)

(越祈:今朝,你肯定之前“看到”的就是這個洛昭言?)

  2.高曉等人一開始看到主角團闖進來,就是想去叫扁洛桓幫忙,諸如,“聖宣左右手”、“那個人”……(這種特寫鏡頭第一遍應該很容易就被忘記)

  3.溫仰的引薦為十方的恰當出場出了不少力。

4.閑卿與昭言回憶之間的羈絆

閑卿:那個氣息,絕不會錯。但為何……??

  5.以祈的夢境為載體,迅速將核心劇情——柷敔,放置在玩家眼前,擱置最大的懸念。並在主角團由臨淵正式引入天晴之海揭曉這部分懸念。

紅衣女子:若是天不可違,你我又如何共看此一輪明月?

  3.8.1.2落日部

落日部的劇情比較長,然而仍然在編劇的架構之下顯得異常出彩。給予了玩家很多的懸念,同時也涉及了“時間悖論“那兒的鋪墊。

1.十方與朔璿

越今朝(對十方):…………你……對她有意思??

  2.朗莫芒宛寨劇情分支鋪墊

洛昭言:這樣吧,我們找到了一些邪教搜刮來的財報,你們就取一些權當路費,這邊我會補上。

  3.柷敔與祈的關係(再次加強玩家的疑心)

??:…………祈…………

  4.祈與朔璿的關係

越祈:她(朔璿)剛才手上拿的那個東西,我有種很熟悉的感覺……

  5.扁洛桓自己也質疑那個龍晶是如何被放置進去的

………………

其實還有蠻多小細節做了鋪墊,沒有截圖,就不再贅述了。可見,編劇在伏筆方面做的用之處吧。

3.8.2臺詞功力與話外之音

本作的劇情表現力也離不開深厚的臺詞功力與“話外之音“,往往就是這些看起來平常的人物對話,卻隱藏著莫大的內在涵義。這種小細節的佈置,從故事開局一直到結束

如:

1.眾人經過金翠洲,讚歎沙漠此處的“江南狀貌“,昭言暗暗道:”卻不知為了這份幸運,有人付出了怎樣的代價。

2.眾人在臨陽道糾結,到底是把受傷的朗莫送回洛家莊還是一起帶入落日部時,十方來了一句:“明姑娘,你不是有……”明秀緊接著來了一句:“我有什麼?……嗯?——”然後十方趕緊改口。

這裡也是體現了明秀現在冷漠還沒有把主角團當朋友,不想暴露自己的雲來石吧。

3.落日部柷敔救治祈之後,夢中,柷敔跟聆夜說道,自己會盡力克制。

4.結束時,如明秀擔心越祈因為一碗雞蛋面就走了那個坎而說的:”我有點怕了。就是屬於話外之音。

正是這些小小的話外之音,使得整個劇本顯得懸念與趣味重重。

3.8.3角色的智力表現力

可以說,這部作品劇情表現力還有一個重要的因素就是主要角色的智商。這樣高智商的設定,使得雙方甚至三方、四方之間的衝突有看點,異常激烈而精彩。

如:

1.開頭一開始,今朝——先給教使演戲、再給昭言演戲、最後跟祈表露自己的真實目的。

2.扁洛桓一開始就給眾人下藥,便於後面有緊急情況逃脫(風煙驛),以及一眼看破眾人”請君入甕“的招數,將計就計前去探查”熱海“

3.洛埋名與前來探查“熱海“的扁洛桓于洛家莊的一番對話,再次將洛埋名的智商暴露無遺——思維縝密、洞察力驚為天人。

4.嬴旭危等人的智商就不再說了……

(還有很多、不再贅述)

總之,《仙六》的劇本,只能說,確實吊。

 

chapter4.結語

感謝所有認真看到這裡的讀者,由衷的。

行文至此,也有近1.7W字了,確實是個大工作量。很多的情節都沒有在帖子中描述,如:顧寒江之死……其實,我估摸著,按照編劇的意思,這應該也是一個小高潮劇情了。在遊戲中的“情節“介面,可以發現:

“顧寒江之死“為一個章節,是明秀的主線劇情分支;

“洛埋名之死”為一個章節,是“熱海”之力、昭言的主線劇情分支;

“扁洛桓之死“為一個章節,是越今朝與越祈的主線劇情分支。

三個章節緊湊連接在一起,應該算是以小波連續的小高潮(側面再次佐證了本作《仙六》在劇本凝練度方面的優越把握度)。

可惜的是,個人不是很喜歡師徒戀這個形式。但並不能否認,明秀這個章節也是很精彩的。

明秀的執著追求、顧寒江的理性閃躲,都是栩栩如生。尤其是在景安7人齊聚船頭給繡兒慶生,顧寒江與明秀的細節分鏡很是精彩。

顧寒江自是明白繡兒的意思,但是,他作為一個有原則有操守的長輩,不想貽誤繡兒這一生,所以一直選擇視而不見。——可以算作顧寒江對繡兒一種不一樣的愛吧。同時,也是閑卿一直“嘲笑“顧寒江是個裝模做樣的演員的原因。

當初欣賞這一段劇情的時候,有種小時候看過的電視劇《天若有情》的既視感(董潔、車仁表領銜主演的——女主角愛上了收養她的監護人,那監護人也是像這樣可以當她爹了。),感覺特別熟稔。

好了,不多說。《仙六》劇本確實是出彩,劇本創作很是成功。只能在這裡默默祈禱大家都有那份耐性與細心去品嘗吧。

(那些浮躁的人自己不用心去體會,去怪這怪那的,挺可悲的。當然他們更不可能看這種帖子。對於他們,看這種帖子還不如去斯比來的痛快。)

最後,希望《仙六》大賣,我們一起相約《仙劍奇俠傳七》。


《軒轅劍6外傳-穹之扉》沐月女神

 

廣告

2 thoughts on “仙劍奇俠傳6 劇情解析

  1. 寫得很好,但是覺得裡面有 bug
    柷敔 應該是 十數年前就醒來了,而在7年前 血縛泉眼, 劇情中 十數年前 贏旭危就為了助柷敔暫緩鵬化,而動用霧魂之力,使得內腑受創。 所以遊戲中有提到 贏旭危不相信現在的柷敔,而他也無法代替老三去做與祈共鳴的人。

  2. 版主您好
    我有問題
    今朝被換出來後…世人就會忘了祈…所以 今朝應該也不會記得祈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