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end of Eisenwald 流言收集攻略

16 七月

廣告

來源:3DM

作者:臨崖聽風

序章

1. Old Lighthouse(舊燈塔)
舊燈塔的守塔人一直幹不久,有病死的,淹死的,甚至就這樣人間蒸發了。民眾猜測這是Kuestenkauz兄弟對付Seidlitz領主的手段,沒有燈塔,船就不能停靠(經濟受損)。

與流言3相關

2. Ewalt The Wise(賢者Ewalt)
本地有一個無所不知的賢者Ewalt,善巫術,甚至可以不老不死!他把墓地當作另一個家,如果有人膽敢在夜晚進入他的墓穴,他會將你的命運詳細告知。

夜晚進入地圖東南方的Old Graveyard(舊墓地)會出現劇情,有個乞丐假扮Ewalt裝神弄鬼,你可以:1. 受騙,錢全沒了;2. 打他一頓,獲得幸運兔腳(飾品,+1近戰防禦,+1遠程防禦)

3. Filras(巨獸Filras)
據說有一隻人稱Filras的巨獸盤踞在森林裡,它有著像狼一樣的耳朵、像熊一樣的身體、像狗一樣的爪子、像貓一樣的頭(獅子吧?)。Bestl(任務要殺的強盜頭子)最近被Filras吞了4個兄弟,但他們依舊躲在森林裡,聲稱不怕。

獲得Bestl的所處位置。聽取這個流言之後,酒館裡有個小偷會靠近你對話,聲稱他知道Bestl的財物藏在哪裡,但要價50金幣。情報獲得後去地圖東北面的舊燈塔廢墟,戰鬥過後獲得Amulet of Samael(飾品,+3近戰防護)

4. Kuestenkauz-caper(Kuestenkauz兄弟)
“Kuestenkauz”的意思是“海岸的梟”,兄弟倆幹海盜的買賣,而弟弟最近幾個月不知所蹤。

第一章劇情的伏筆

第一章

1. Feline Mirror(狡詐之鏡)
傳說的一面鏡子,能看清過去未來現在,但不能觀其背面,否則會發瘋。製作過程和原料相當奇怪詭異。

本章沒有相關任務,但是在下一章會再次出現其傳說(見第二章流言3)。

2. Barbara Reike
領主Gunther Reike亂倫,睡了他的妹妹/姐姐Barbara……

真有其事,如果你支持Gunther,消滅了另外的2個(或3個)領主的話,他的最終任務就是讓你追回和別人私奔的Barbara

3. Pressburg Bell(普雷斯堡的鐘)
普雷斯堡市長請了國內有名的鑄鐘人Fabian為普雷斯堡市政大廳鑄造一口鐘,把這個任務視作無上榮譽的Fabian日以繼夜地忘情工作,但換來的是流言:在他離家的期間,有一位富貴的客人頻繁出入他家拜訪他美麗的妻子。鐘模完成了,只剩下澆鑄,市長帶了2磅的銀到工坊為大鐘加料。第二天,鐘在,但市長和Fabian都不知所蹤。大眾都覺得Fabian是無法忍受羞辱離開了普雷斯堡。但市長的妻子聲稱在鐘聲中聽到了她丈夫的呼喊,遂爬上鐘樓檢視並在鐘的表面發現一個綠點,這正是市長結婚當天,市長夫人送他的綠寶石結婚戒指。普雷斯堡的鐘聲低沉而有穿透力,仿佛直接敲在你的心上……

(由Bignail提供)下一章有個領主需要聽故事作為過路費,你可以把這個流言複述給他聽,以獲取其幫助

4. Erzglanz Special(Erzglanz特產酒)
有位客人的岳母去世了,他要在葬禮晚餐上供應最好的酒菜(汗)。酒館老闆推薦他到Erzglanz南邊路上的第一間酒館(Under Hill Tavern),買老闆Hans所供應的酒,而且還提及這酒有著怪異的後勁,最好不要未經稀釋飲用……

聽取這個情報之後,在Old Lotar’s酒館就有這種酒賣,和“教領主Enrich學會謙卑”的任務相關

5. Black Necklace(黑色項鍊)
“這是女巫Celine的故事”,村姑如是說。100年前Saint Lucius修道院的院長Stephan看中了一個城市姑娘,那個姑娘雖窮但相當矜持和有尊嚴,就算是修道院院長也無法讓她屈服。於是院長便求助於黑魔法,讓某術士製作了一條會讓人著魔的神奇黑色項鍊……姑娘收下項鍊之後便變得百依百順,隨後院長對她失去興趣並冷落了她。但惡果始終會有收穫的一天,姑娘9個月沒有脫下那項鍊,生下了一個脖子上有黑色項鍊印記的男孩。院長當然不會認這個孩子,姑娘沒有辦法,只好把孩子拿去樹林裡丟掉,回去的時候迷路走不出樹林了,便吊死在一棵大樹上。村民們花了一個星期都沒有找到她和她的孩子,而院長Stephan自此開始產生幻覺並夢遊,口口聲聲說姑娘會回來找他,要把他拉到樹林裡去。他每天大門緊鎖,日夜祈禱,無法入睡,完全對女人失去了興趣。

Saint Lucius修道院有兩個相關任務,第二個是去教堂墓園調查不死生物……期間會發現一顆Stephan的頭骨,再去巫女Celine處聽取情報,得知那女孩有遺願,並大概推斷到吊死的地點,把頭骨拿過去讓他們合葬(孽緣!),得到史詩品質黑色項鍊,屬性自查,個人覺得較廢

6. Old Altar(上古祭壇)
有村民說聽他兒子的教父的姐妹說(……),河東的上古祭壇最近似乎有惡魔在聚會,他們生起篝火,圍著狂叫亂舞。

上古祭壇在Quellburg的東北邊,晚上有一群拜惡魔教的傢伙在遊蕩集會,滅之。發現Grimoirium Verum(16世紀義大利的一本有名的黑魔法書,+3HP,+8精神力)和紫水晶(400元)

7. Witch Celine(女巫Celine)
有村民說女巫Celine治好了某人的眼花病,此前這人一直以為某些長鹿角的人型生物偷他家黃油,結果喝了Celine的藥水後,發現是老鼠在偷油,而那些長鹿角的人型生物據說似乎是些正直善良的傢伙,不會亂拿人東西……(???)

不知所云……估計只是一些鄉間閒言碎語

第二章

1. Seven Miner(七個礦工)
從前有七個礦工,他們聽說Erzglanz最高的山——Funkelspitz,閃耀之峰——的中心富含孔雀石,於是傾盡所有購買了各種挖掘物資,進山尋礦,妄圖一夜暴富。他們每天挖呀挖,一天,兩天,一直挖了好幾個月,他們的眼中噴出狂亂的火焰,著了魔一樣地日以繼夜地發掘,補給用盡了,工具斷了壞了,雙手磨破流血,也全然不管。他們挖掘得是如此的深入,有時甚至能聞到地獄的硫磺味……終於,在他們快要耗盡體力的時候,大山屈服了,在岩石的縫隙中他們看到了日思夜想的綠光——那閃閃發亮,不,幾乎是像有生命力一樣絢爛奪目——的綠光,他們終於掘到了山脈之心。但狂喜之余礦工們發現沒有任何辦法可以離開這個深坑,他們的工具也殘破得一點孔雀石碎屑都挖不走。沒有任何辦法,他們只好就這樣躺在夢寐以求的礦藏旁邊,死去變成了山的一部分。

有一座以此山命名的城堡矗立在山的陡坡上,有人聲稱在那附近仍能聽到七個礦工的哀嚎。位置就在城堡的對面,長著三顆松樹的地方。在離其餘兩顆稍遠的松樹下伏倒,耳貼岩石,就能聽得到。

還有傳說稱,如果你能把工具帶去給他們,他們會為你採礦。工具不能是普通的那種,必須得由最好的鐵——騎士武器用的鐵——打造,需要三把開山錘、三把鶴嘴鋤和一個厚實的麻布袋。放下工具,轉身,數三下,再回頭。

這任務有點坑,因為只需要一套工具,30金,河邊鐵匠鋪有賣。起初不知道的我還買了鐵和好幾套工具。位置在Wine Wine Village的南邊山中,有個山谷長著三顆樹。獎勵幾個孔雀石,藍色品質戒指:孔雀石指環(+2行動,+1近戰,+10%HP),這個戒指據描述說是天然而成,不經人工。

2. Enzel‘s Treature(Enzel的寶藏)
Enzel是個工頭,帶領著一支礦工小隊,他們的運氣似乎不錯,村民說看見他們在顯擺其收穫:孔雀石、水晶、黃鐵礦,全部都有拳頭大。但最近這支小隊集體失蹤,村民們在Funkelspitz的南邊山谷只發現了一個空營地,和一條被塌方塞住了的小路。但他們開採出來的礦藏放在哪裡了呢?酒店老闆說他有點頭緒,Enzel是一個不按常理出牌的傢伙,越貴重的東西可能就藏得越隨便,極有可能就在他床邊箱子或水桶裡面。

隱士小居和Saint Barbara教堂的東邊,山谷裡樹林中有個箱子便是。獎勵大量礦石,可以賣錢也可以用來交任務


3. Hermit(隱士)
山中有個隱士,預言十分準確,說村民A妻子生不了孩子就真的生不了,說村民A妻子的姐姐生男孩就真的生了男孩,說村民A妻子的姐姐的丈夫戴綠帽那男孩就真的不是他的種。他也好用動物來稱呼人,牛羊馬豬什麼的。有一次一群流氓跑去找他,他稱呼其中一個人豬,流氓火大要燒他房子,但在丟火把的一瞬間改變主意走掉。真是一個神奇的傢伙。

到隱士小居找到這乞丐,他正確地預言出主角目前被追殺的狀況,還說他能看清楚人的本質,所以用動物來稱呼每一個人(主角是狼)。之所以眾人皆醉他獨醒,是因為他看了狡詐之鏡的背面,但並沒有瞎掉從而獲得超常的感知力(見第一章流言1)。主角問他鏡子在哪裡,他說他藏起來了,在Erzglanz森林,有一座高塔,其西邊有個小池,高塔南牆第三塊地板磚下的箱子裡。

4. Alpine Gold(高山中的黃金)
據說東邊山中開採出大量黃金,量多得可以買下整片Lahnstein和大半Wolmek的土地,村民想像著國富家強之後的好日子……

這解釋了為什麼你在這一章遇到的每一個城主都想向你買地……


5. Swallow Tower(雲燕高塔)
一個冷酷寡言的騎士建造了這座高塔,沒有任何明顯的入口,甚至一點機關的痕跡都沒有。但裡面有住人,一個不到十歲的男孩,孤獨地生活。唯一和他接觸的是趁他睡覺來送食物的女傭,但他也從未親眼見過她,他試過不睡覺等她,但永遠等不到。男孩唯一的樂趣就是晚上爬到塔頂平臺望星,因為平臺四周的牆壁實在太高,看不到塔下風光,因此只能望星。一天,男孩和飛上平臺的一隻雲燕做了好朋友,雲燕又帶來了其他雲燕,在塔頂築了許多巢,男孩不再孤獨,每天和雲燕玩耍說話。然而好景不長,騎士回來了,他看見上空的鳥群,於是拜託巫師調查。巫師變成一隻鷹,觀察男孩每天快樂平靜的日子,然後上報騎士。騎士很憤怒,因為他想男孩成為一個像岩石般強韌冷酷的人,遠離世上一切溫情。他命令巫師,屠盡雲燕。一天日落時分,一道黑影從天而降追殺天空的雲燕,瞬間,漫天殘羽,燕鳴連連,雲燕一隻接一隻墜落。男孩內心無比悲痛,其哀嚎竟然傳到了遠處山中的村落,讓四周村民驚懼不堪。被死燕包圍著的男孩突然往塔尖爬去,手腳被岩石劃傷流血也沒有阻止他絕望狂怒的步伐。遍體鱗傷的男孩最終爬到了塔尖,一躍結束了他孤獨困苦的一生。

騎士走了,再也沒回來。遠近村民紛紛來查探那可怕非人的哀嚎來源,然後驚奇地在塔底發現了男孩的屍身。時光流逝,逃走的雲燕沒有忘記這個地方,再次回來安居。直到現在,雲燕高塔仍然靜靜地聳立在山峰。

要通過被封閉的關口,必須幫騎士Honn奪回老婆。他老婆就被“關”在這個高塔。在第一個酒館我記得有個人(不是流言)會提及高塔的進入方法,好像是“爬上塔門口正對著的山,往下望,就會看見入口”(待詳細查證)。其實爬上的是塔門口正對著的山再南邊的山,在那裡能看見追殺你的Berthold在修橋。觸發劇情之後,再去高塔南邊的山谷盡頭(有塊大石頭),就能找到入口。

6.Golden Serpent(黃金巨蟒)
Wilbalt,一個Enzel礦工隊伍(已失蹤,見流言2)裡的小夥子,發誓說他見到過黃金巨蟒,而這個小夥子也不是那種愛胡吹的人,所以黃金巨蟒很可能不單單只是傳說。據說這怪物是地下王國的領主,人頭蛇身,紅臉黑眼,還有長達七尺的紅鬍子和金光閃閃的鱗片,頭上戴的王冠鑲嵌著世界上每一種珠寶。它掌管著地底所有的金礦,因此,每當有金礦被發現(見流言4),通常也伴隨著黃金巨蟒的現世。但不幸的是,每一個見過黃金巨蟒的人,都會不久于人世:第一個見到它的人進了山沒有再出來;第二個找到了一大塊金子但被強盜殺了;第三個變得非常有錢,然而喝酒喝死了。人們都說是黃金巨蟒把這些人吞噬到地底去了。

未發現相關劇情……

7. Special Wine Secret(特產酒的秘密)
有個酒客想要好酒,還提及到南方Hans的那種特產酒無人能比(見第一章流言4,其實就是穿過礦洞遇到的那間酒館)。酒館老闆說當然了,他的酒可是Adam供應的,那味道獨一無二。酒客說Wine Well村也有很不錯的葡萄架,難道他們就沒辦法釀出這樣的好酒了嗎?酒館老闆說那可是Adam的秘方,就算你折磨他他也不會透露的。酒館老闆隨後講了個故事:有個叫Rummel的人想要偷取酒的秘方,他帶了各種禮物到Adam的大宅,聲稱要追求Adam的女兒。成功進入Adam的屋子後他四處刺探,查問酒的做法。一天清晨,Adam讓他老婆給他的獲獎公牛擠奶,妻子回應道只有笨蛋才在清晨擠公牛奶,只有中午的公牛奶才利於釀酒。Rummel大喜過望,馬上告辭。回到Wine Well後他立刻牽來一頭公牛開始“擠奶”,嗯,他不僅牽錯了牛,還擠錯了地方……、
他的鄰居過來問他在搞什麼,Rummel驕傲地告訴鄰居,他是如何巧妙地獲取Adam秘方,鄰居當即笑得爬不起來,然後這個笑話傳遍全村。自此,Rummel就多了一個綽號:公牛乳房。問題是,公牛並沒有乳房……

這個應該是上一個特產酒流言的後續吧,似乎沒有任務相關。

8. About The Mountain Crystal(關於山中水晶)
酒店老闆:Enzel(這傢伙名人啊)兩星期前給我看了一下他開採出來的寶石,都是上等貨,其中有一塊水晶尤為引人注目,半透明的晶體在陽光下折射出彩虹般的七色光芒,我把它握在手上,感覺像握住了一塊冰,不斷散發著寒氣。
農婦:這樣的寶石怎可能隨隨便便在山中找得到?不會是黑魔法吧?
礦工:有人說這些寶石是惡魔的產物。他們說正義的人死了之後,惡魔會到墳墓把他/她的心臟取出,但正義之人的心是如此的純潔,可以驅散邪惡,因此惡魔不得不不停地吹著手上的正義之心,以免被燒傷。而惡魔的吐息也是強力魔法,於是正義之心就結冰並晶體化了。但最終惡魔還是無法忍受正義之心的純潔之力,把心丟下走了。
酒店老闆:那這種水晶真的不會很多,現在這世道都沒剩什麼正義可言了。(胡亂吟詩)

沒找到相關物品……

9. Merchant Jeronim(商人Jeronium)
大意就是,商人Jeronium和Kremena的雕刻工廠簽訂了協議,定時供應大量的各類礦石寶石,違約將損失慘重。但目前採購量尚未達標,還需要一點點,附近村民打算囤積礦石高價逼Jeronium買下。但酒館老闆提醒他,現在關口封閉了,渡口的船又壞了,你們的礦石也只能賣給他啦。村民天真地認為只要船修好了,他們就可以大賺一筆。

其實船壞了是Jeronium的手段,再加上關口封閉,逼Wine Well村的村民讓步賤賣礦石。急著過河的你可以扮演中間人的角色。沿途注意收集寶石的話,此時應該足夠給Jeronium的了。

10. Drowned Treasure(淹沒的財寶)
Lambert,本地強盜頭子,其名號令附近的村民聞風變色。早前他帶領其團夥殺掉了幾個在等船的礦工,搶走幾手推車的金子。強盜團夥人多,再加上沉甸甸的金子,而他們駕駛的只是幾艘破船,於是當他們行駛到湖中心,船理所當然的開始進水。這群貪婪的強盜又不捨得放棄金子,竟然把口袋錢包都裝得滿滿當當的就這麼想遊上岸。附近村民馬上就發現了這群笨賊,而當時只有Lambert和少數幾名隨從能成功上岸,其餘的都淹死了。很快Lambert等人也被問罪吊死了。據稱Lambert在河北岸的一塊大石底下藏起了他的金子,但沒人知道具體位置。有人請了當地漁民協助調查,但亦一無所獲。

過了渡口之後,東邊的一條窄窄的山路盡頭,一塊河邊空地還有幾個箱子。獎勵似乎只是錢和藥水

11. Unterufer‘s Treasures(Unterufer的贓物)
領主Unterufer的領地內暴動頻繁,某些騎士開始厭煩了閉鎖等待,開始趁亂幹起了無本買賣。他們到處搶掠商隊,並把贓物藏在離他們城堡很遠的地方以避嫌疑。某農夫的表親是城堡馬夫,他聲稱贓物放置地點只有一條路通往,而且路的入口也被城堡本身遮擋住,再者前方不遠處還有一個崗哨,果真是萬無一失,無人能近。

佔領了崗哨後,Castle Crauhang西邊的一條小路盡頭有幾個箱子,內有祝福箭矢(+2遠程攻擊,祝福效果)、祝福之劍(+5行動,+4近戰,祝福效果)和一件奢華的衣服(+3行動,+1近戰防禦,+1意志力)

第三章

幾分鐘就過了這第三章……

因此,無流言,但Feline Mirror狡詐之鏡在這章獲得。(Feline也有“貓一樣的”的意思,所以鏡子也是被黑貓守護)

打完第一波喪屍之後,右邊的森林裡有一座高塔廢墟,進入觸發劇情。獲得狡詐之鏡(飾品,+10%行動,暗夜戰鬥,祝福武器)

第四章

1. Swife-footed Mathis(落跑王馬西斯)
有個叫馬西斯的響馬頭子,其團夥善馬術,搶劫速度極快,令人猝不及防。某弓箭手稱,其實他們也沒多厲害,是那些圍捕的騎士戰術太單一了,推薦使用引誘作戰,後發制人,很容易就能捉住那些傢伙。

待查證

2. Archbishop Otto(大主教奧圖)
鎮民:其實老主教奧圖其實已經死去很久了吧?只是教會不敢承認這件事而已。
僧侶:胡扯,他還活得好好的。
鎮民:那為何總不見他出現?
僧侶:他只會在每月的第三天——聖蘭德裡日——出現,早前大家不是看見過他在聖約翰教堂的節日儀式中跪拜神像嗎?
鎮民:那根本說明不了什麼,那神像能為教堂賺那麼多錢,他就算死了也得爬起來再看上幾眼啊!
僧侶:這種大逆不道的話也敢說,小心你舌頭爛掉。

待查證

3. Chests in Norspur(諾斯帕的箱子)
據說有幾個質地厚實,封裝巧究的箱子被運到了諾斯帕堡的地城。這些箱子,騎士們不許碰,平民連看都不許看。但沒有不透風的牆,大眾都在猜測裡面的究竟是什麼。有人說是基督教嬰兒的純潔之血,有人說是財寶,有人說是土耳其煙草,也有人說其實打開裡面是無限連續的套箱……

待查證

4. The Legend of the Dancers(狂歡者傳說)
Windfeld附近有一家湖畔客棧,其優美的風光、新鮮的空氣吸引了不少學生和遊客前來觀光。這裡天天狂歡,夜夜笙歌,鬧聲震天,有一次大家太高興,玩脫了,竟把店連同他們自己一起燒掉了。但受害者似乎都沒發現這一事實,每晚依舊唱著yin詞豔曲,大吃大喝。如果你能跟他們一起耍樂到最後,還會得到他們慷慨的回報,因為店家超有錢的。

晚上到Windfeld西南方的被燒毀的旅店,裡面簡直是群魔亂舞,要跟著亡靈們唱歌,順序是:loquor mee menti… sedem fundamenti… vaga fertur avis… 簡單來說就是選736。獲得酒三瓶,書一本(愚人頌Moriae Encomium,+5精神力,+2意志力,+20%行動)

5. The Pass of Gunther the Proud(傲慢剛特小徑)
很久以前,傲慢剛特取道Volmek向Windfeld進軍。他在東征的途中一路勝仗,步步緊逼Windfeld。這時一個氣質神聖高尚的隱士出現並發出警告:停止征伐的腳步,不然你最終會被傲慢所害。剛特對此話嗤之以鼻,他指揮軍隊走山路直取Windfeld。當天中午,他站在據兩山之天險的風之塔上,洋洋得意地吹響了他的黃金號角。結果,巨響引發的雪崩把剛特一行人通通給埋了。這真是天道恢恢,疏而不失。

其後,Hohenfelz的騎士在事發地點找到了剛特的黃金號角並把它帶回城堡收藏。他們說,如果半夜爬到風之塔吹響這個號角,剛特和他的軍隊就會蘇醒。吹一次,步兵會醒來;吹兩次,騎兵會醒來;如果吹上三次,你將會見到傲慢的剛特本人。(幹嘛那些騎士不自己吹)

待查證

6. Crumbs of Bread(麵包屑)
Grain Hill村遭遇荒年,多人餓死,只有磨坊主吃得飽,你懂的,磨坊嘛。饑民多番向其討要食物,但都被趕走。在第三次索要無果後,饑民帶著怨恨燒了磨坊主的房子,殺死了磨坊主夫妻和他們的兩個孩子。但緊接著發生一件怪事,火勢不知怎麼的蔓延到另一間房子,然後又蔓延到第二間房子,接二連三地整個村子成了一片火海,完全無法撲滅,簡直就像天譴一樣。最後,所有人幾乎都燒死了,餘下的人亦作鳥獸散。

夜晚如果你經過此村並聽到有小孩子在哭叫要麵包,千萬別上當,不然村民的亡靈會從廢墟中一擁而上把你當麵包吃了!

 

晚上到該村調查,果然聽到小孩索食的聲音,幹掉一隻鬼魂和四具喪屍。主角覺得應該和Moritz神父(就是第三章救了你的那個神父)說下這些餓死鬼的事情。

8. 三個騎士
此任務和流言無關,只是協助Moritz修道院長調查亡靈的一個旁支任務。因為線索較隱晦加上情節和最後獎勵都不錯,因此放在這裡,以饗各位看官。

首先在Zhatetsky Goose Inn聽取關於Schwarzensee湖被詛咒騎士的情報,然後再到三個地方瞭解被湖靈迷惑沉入湖底的三個騎士名字:

Lake Schwarzensee村:100多年前有個Zwischenkuesste(派系組織)的騎士不幸淹死在Schwarzensee湖,他的同僚怎麼都找不到其屍體,只好在湖底挖了一塊大黑石,刻上他的名字,放在湖邊作為他的墓碑。在村莊北方找到此墓,得知騎士名字叫Calvin。

任意一個Fair或Market(市集):Darmstadt鎮的一個叫Klaus的騎士一直在觀測一顆異常閃亮美麗的孤星。對占星學過度沉迷的他開始食不知味,夜不能寐,足不出戶,天天與符文、書本和那顆孤星為伴。一天夜裡,閉門謝客了好幾年的Klaus突然沖出屋子,往著孤星方向策馬疾奔,他形銷骨立,白髮蒼蒼的外表讓每一個見到他的鎮民都震驚不已。Klaus日夜趕路,來到了Fichten,Schwarzensee湖畔,只見那孤星就在湖的正上方散射出其最明亮的光芒。Klaus下馬開始往湖心走去,原本強壯無比的身軀現在只剩下一把骨頭,幾乎支撐不住身上的大號盔甲。水漫過了他的腳踝、膝蓋,漫過了他的腰,他也只是一味地前行。自此沒有人再見過Klaus,而孤星也沒再在Darmstadt出現過。

地圖最西方Castle Grauturm:在城堡的騎士大廳四周,裝飾著以新約全書故事為主題的各色織錦。其中的一幅,無論是顏色、形狀都和其餘的織錦大相徑庭,吸引了你的注意力。畫面中,一位元美麗的少女站在水面,正向著涉水朝她走去的騎士伸出白皙的手。滿天的繁星映照著兩人,令少女散發金光的身體輪廓和騎士在陰森惡水中閃閃發亮的盔甲競相輝映。一個女僕說,這幅織錦由當地一名織錦工匠特製,描述古時候一位虔誠的騎士,Gabriel的故事。Gabriel和未婚妻因為某種緣由大吵了一架。心情沮喪的他來到了Schwarzensee湖散心解憂。日落之後,在新月的月光中,他看到一位和他未婚妻一模一樣的少女在湖中央跳舞,這位少女不斷呼喚著他的名字,讓他跟她走。Gabriel嘗試著往前走了一步,竟發現月光照射著的水面猶如橋樑一樣堅固可行。就這樣,一步,兩步,少女嬉笑著越走越遠,騎士也越跟越遠……直至黑水沒頂。Gabriel就這樣永遠地沉淪在Schwarzensee湖的魔幻深淵中。

在湖南面一處凸起的地方觸發劇情,分別喚醒這三位亡靈騎士,打敗他們破除詛咒令其安息。然後回報Moritz,得到Holy Spirits Mace聖靈權杖(-2行動,+5近戰攻擊,+1意志力,祝福武器)

9. Furious Burkhart(狂怒的布克哈特)
極度懷疑這是製作組仍處於施工中的任務,幾乎完全沒有情報相關,其位置也沒有特別的標示,能碰上簡直靠運氣。感謝jungozhu提供這把紫色品質雙手劍的獲得方法!

把Windfeld圖書館管理員Alexander Severlin要的兩本書買來給他,他會十分感激並讓你免費看書,同時開放三本禁書的閱讀選擇。有一本書書名《狂怒的布克哈特》,點選後主角只說了一句:“很容易能猜到為什麼這本書會被教會封禁,作者竟然在書中質疑耶穌墓的傳奇力量!”然後就完了!正文什麼的都沒有!看見禁♀書難道你都不想翻一下嗎?

夜晚到WindFeld西北邊,Cold Springs村、Hermitage和Windfeld燈塔三點形成的三角形中心,找到布克哈特之墓(附近有兩排斷牆),召喚它出來決鬥。得勝後獲得Burkhart‘s the Fierce Sword(感覺這個名字也有點問題,是Burkhart the Fierce’s Sword兇猛布克哈特的雙手劍?還是Burkhart‘s Fierce Sword布克哈特的兇猛雙手劍?總而言之是把好劍!-10行動,+13近戰攻擊,魔法武器)

後記:其實,在看過《狂怒的布克哈特》一書之後,Journal(日誌)的Note(筆記)一欄,會“悄悄地”多了一個和書名一樣的條目(給點提示行不行!):你讀到了布克哈特的故事,他遭遇慘況,痛極傷內,精神開始錯亂,立下誓言永不還劍入鞘。在他惡行累累的一生終結之後,其屍體被埋在了Blaukamm廢墟。人雖死,但靈魂依然得不到安息。若果你於深夜到他的墓前大聲念誦:“布克哈特!來戰!”他就會從墓中爬起來,手中還握著那永不入鞘的殺生劍……

完成以上五個亡靈相關的任務並回報Moritz,會展開最終對話,獲得Hollows(飾品,斷手一隻,+5近戰防禦,+5遠端防禦,+3意志力,祝福武器,只有神職人員能裝備)

第五章

1. Klaus the Taxidermist from Brandenburg(克勞斯,來自勃蘭登堡的標本師)
在勃蘭登堡的蘭斯特勒和威騰堡,人們最近的主要談資是一個叫標本師克勞斯的罪犯。克勞斯原本以獵獸為生,製作標本技藝相當高杆。不過後來他發現獵“人”比較好賺,於是就改行了。一個商人聲稱他曾被克勞斯的犯罪團夥囚禁過一個月,直到強盜們收到贖金放人。但克勞斯一般是直接殺人,沒有收贖金放人這一習慣,商人說這完全是因為他超好運,並對天發誓這事千真萬確。商人還說當克勞斯要將一個人開膛破肚之前,都會用一種可怕的語調對受害者說:“個頭不錯,成色正好!”商人每次想起這些話都感覺惡寒入骨。目前這位標本師克勞斯為了要逃離勃蘭登堡男爵的追捕,正往Threver的方向移動。他首先在波茨坦被目擊,然後是在Juterbog,現在又出現在蘭斯特勒,這說明他已渡過了易北河,很快就會到達Threver了!

(以上有些德國的地名實在找不到譯名)

在巡邏任務中會遇到這傢伙,他那句口頭禪出賣了他……

2. Hell’s Windmill(地獄磨坊)
Schiff附近的舊風磨不管任何天氣有風無風都在轉動,但又從沒人去那兒磨麥子,這一現象引起了一個小夥子的好奇尋問。一位老人告訴他說,那風磨是被詛咒的,所以可以自轉。磨坊的前任主人貪婪成性,不惜和惡魔定下協議,令他的風磨永不停歇。就這樣,他的磨坊變得遠近馳名,他也賺了個盤滿缽滿。冬天到了,在磨坊主那兒磨過麥子的農民發現,穀倉裡的麵粉統統變成了灰燼。慘被惡魔欺騙的磨坊主又被村民趕出了村子,隨後沒人知道他的去向,只剩下那地獄磨坊還兀自轉動。

相傳那磨坊主沒有帶走他利用地獄磨坊賺來的金幣。因為麵粉能變成灰,金幣會變成什麼實在說不準……那些金幣目前應該還藏在磨坊裡。每當有人在深夜敲響磨坊的門,都會有一把嘶啞的聲音在門後問道:“來幹什麼的?” 普通人遇到這種情況肯定跑掉鞋,但是膽大的人會回答:“來拿磨坊主的財寶!”,然後那聲音會說:“那就進來找呀!”不過,故事到此結束,那些膽大的人,似乎沒再出現過……

晚上拜訪那磨坊,然後如傳說中應答……出現一群亡靈,殺之。在磨石下面發現一個裝滿麵粉的箱子,在麵粉中發現280金幣和一個+3血的魔法戒指……好爛。

3. Two Sisters(巫女姐妹)
從前有一個老婦人,她有一對雙胞胎女兒,一個叫Ingalrada,一個叫Ragnbolda。你說她們名字很怪?因為她們的媽媽是巫婆啊,這兩個可都是巫女的名字。巫女都很漂亮對吧?長大後的她們也不例外。兩人雖然外表一模一樣,但是性格卻相去甚遠,Ingalrada正直溫柔,Ragnbolda狡猾任性。然而兩姊妹都愛上了同一個年輕人,年輕人也愛Ingalrada,對Ragnbolda沒什麼感覺。Ragnbolda妒火中燒,自己得不到的東西,別人也不能得到,她決意要詛咒此男,讓他不得好死。Ingalrada猜到了妹妹的心思,但一時無計可施,因為黑魔法防不勝防。因此,Ingalrada跑去求助於兩位鬼靈大人。(感謝qlstein給我長知識)

隨後,年輕人碰巧被領主相中,參了軍;他所在的軍隊又碰巧要駐紮到很遠的地方,於是開始行軍離開;年輕人隨軍隊遠征到一個Ragnbolda魔力觸及不到的地方,並於當地定居。就這樣,Ingalrada犧牲了愛情,拯救了愛人。對姐姐此舉一無所知的Ragnbolda因事與願違,開始憤世嫉俗。她隱居在沼澤附近的一間小屋裡,以“受人錢財,替人降災”為生。要是誰想詛咒某人,又或者想搗毀某人的莊稼,找她准沒錯。

她現在已經相當老了,但還沒死,依久住在那小屋裡。白天她變成一隻貓頭鷹或綿羊避人耳目;晚上則回到她的小屋裡做她的家常事:打打咒結,熬熬毒藥什麼的。森林中的猛獸和吸血鬼都對她十分敬畏。

那她為啥還沒被燒死呢?第一,她能感應神聖魔法,要是有神父或僧侶靠近,她馬上變身躲進樹林,完全無跡可尋;但如果沒有神職人員在,則沒有人敢冒著被致盲或變駝背的風險去招惹她。

地圖東北角的強盜營地以南,Schif城堡以北的密林裡有一間小屋,去的時候不要帶神父或僧侶。女巫Ragnbolda很欣賞你……的血,因此召喚了一群狼人和吸血鬼發動攻擊。對於章節剛開始時的隊伍來說,是場艱苦的戰役。戰勝得到Protection from Arrows箭矢防護(+5遠端防護)、Pestilential Mask瘟疫面具(+8生命,-10%行動,恢復效果)和一大堆各類藥水。姐姐Ingalrada的去向見流言4。

4. Trumpeter‘s Daughter(小號手的女兒)
有個叫裡奧波特的小夥子在追求剛特(這名字真濫)•小號手的女兒,裡奧波特雖帥但不太有錢,因此剛特棒打鴛鴦拆散了他們。兩情相悅的一對戀人,越是施加高壓他們的愛情就越堅韌,這話可不假,過不久女孩的肚子就開始大了起來。剛特怒髮衝冠,想要逮住裡奧波特往死裡打,裡奧波特見勢不妙馬上腳底抹油。怒極的小號手窮追不捨,你趕我逃一路到了Volmek。誰知道那小夥子是紅狼騎士團的人,Volmek可是他們的地盤,剛特•小號手被眾狼圍攻,客死異鄉(怎麼也算是岳父,出手竟如此狠毒,上一章二話沒說滅紅狼真是沒錯)。父親死了,情人跑了,無依無靠的女孩只好去投奔兄長約翰斯•小號手,而約翰斯則想打掉她肚裡的孩子,這也難怪,誰想要殺父仇人的野種呢?於是,他向一位巫女尋求幫助,巫女在聽取了他那可悲的故事,還有他想要親手殺掉這個野種的強烈願望之後,對他說:“你明天再過來一趟吧,我保證會盡力幫你”。

第二天一早,約翰斯來到了巫女跟前,巫女開始念咒,但其內容卻是:“汝乃惡徒,意殺人子,其情可憎,其心可誅。千斤重擔,加於彼肩,視子之命,猶如汝身。”隨後巫女召喚出管理一切生物命運的精靈,令它把約翰斯和那個孩子的命運綁定在一起,只要那孩子有什麼意外,約翰斯也無法倖免。怒不可遏的約翰斯立馬拔劍想要砍翻這巫女,但轉眼間巫女就消失了——變成了一根圍著條破圍裙的燒火棍。他只好狠狠地往地上吐了口唾沫,悻悻離開。

之後發生什麼事就很難說得清了,但孩子還是順利出生,娘兒倆被送往女修道院。很明顯,約翰斯不敢貿然出手,拿自己生命開玩笑。

在尋找星之泉的任務中會遇到Johans約翰斯,在側面證明了這個流言的真實性。那正義的女巫,就是Ingalrada(見流言3)。

5. Philip the Reaper(收割者菲力浦)
有農夫在抱怨生不逢時,不但Rothwald的軍隊在四處大肆侵略,各種綠林好漢也如蠅逐臭地過來趁火打劫,據說不久標本師克勞斯(見流言1)也要過來參一腳,而收割者菲力浦則已經在本地流竄!
酒館老闆問這標本師我也有所耳聞,但收割者是號什麼樣的人物?
農夫回答不是吧這你都不知道?收割者菲力浦是個乞丐騎士——他沒有自己的領地,以受雇傭為生。為了生計有時甚至抓小偷的工作也幹,不過他最常幹的工作是追債,其名號因此而得。據說有一次,某鎮民找他去收鄰居的欠款,但鄰居甩給菲力浦一句:“要錢沒錢,要物沒物,頭有一個,想要拿去!”菲力浦淡淡地回答:“我可不能空手回去。”然後就真把那鄰居的頭砍了下來!回去他把那顆頭丟在債主腳邊,道:“錢債物償!” 債主嚇得面色發白,罵道:“你這天殺的異教徒,我可沒讓你幹這種事!快給我滾,債沒討成,還殺了人,我不會付你錢的!” 菲力浦冷冷地說:“你得付,還得付雙倍,作為讓我纏上這破事的補償!不然,我會像對待這個頭的主人一樣,自取報酬。” 遇到這種情況債主還能怎麼辦?只好乖乖拿錢出來了。

酒館老闆感歎道,這故事真令人難忘,但這收割者來Threver幹嘛呢?

農夫說他也是聽別人說的,收割者好像在找什麼東西,大部分時間都在Kleinensee和Abkhan四處探尋,當地官方並不歡迎他,但以目前的緊張局勢,誰也不想去招惹這個大麻煩。

收割者其實也在找星之泉,碰到競爭對手的你不免恐嚇+動武……看來這傢伙沒傳說中厲害嘛。

6. Paganists at the Pagan Shrine(異教神殿中的異教徒眾)
一個農婦和一個采藥女在一起喝酒咒駡異教徒,說他們像蟑螂一樣噁心,橫行無忌;又說他們會在破曉時分摸進人家農場,把豬弄瘋;最近異教徒們又在南邊森林的中心地帶搭了個神殿,在裡面進行各種儀式,跳裸舞、和動物交配什麼的……酒館老闆似乎對這個集會很有興趣……

和尋找星之泉任務相關。神殿發生的事沒那倆八婆說得那麼誇張。

7. Lazarus Multilingual(拉紮洛斯 • 馬蒂菱格爾,Multilingual是“使用多種語言”的意思,可能是說這個人能和多種靈魂交談吧,但這和下文沒半毛錢關係,所以在此認定Multilingual是姓)
相傳,有一個叫拉紮洛斯的法師,精通黑魔術和通靈術,他還有一手絕活,就是能為首飾附上無比強大的魔法。很多達官顯貴都願意為其作品大灑金錢。有一次,拉紮洛斯妙手偶得一護符,其附魔屬性是可以讓佩戴的人操控一具無實體的靈魂,他覺得著實不錯,於是把護符戴在了身上。拉紮洛斯的財富與名聲與日俱爭,竟為他招來了想不到的災禍。一天晚上一群強盜闖進了拉紮洛斯的家,以刀脅其交出財物,“拿去吧。”拉紮洛斯說,“我不稀罕。” 隨後強盜頭子發現了他佩戴的護符似乎是純金做的,於是也令他脫下,拉紮洛斯拒絕:“像你這樣的愚者,不配操控靈魂!”強盜大怒,手起刀落砍了拉紮洛斯,搶到了護符。突然,四方八面傳來了各種可怕的咆哮、哀嚎、慘叫、低泣,仿佛世間所有生物都在悲痛發聲。強盜看見情況不對馬上奪門而逃,但是來不及了:他們打開左邊的門想從那逃跑,發現從右邊的門回到了那間屋子;打開後門踏出去,發現還是從前門回到了同一間屋子。拉紮洛斯所操縱的靈魂為了替主人復仇,讓他們陷入了這無限迴圈當中。

就算是現在,夜晚經過那屋子附近,依然能聽得見靈魂的嚎叫,有時還能聽到那些強盜在屋子裡跑來跑去尋找出口的聲音。

容我吐槽,這法師的什麼黑魔術通靈術,都是劉謙教的吧?看我們桃花島主黃藥師,同樣精通武術和奇門遁甲術,別說宅院,外人連島都登不上!外國的法師真菜。
找到拉紮洛斯的大屋,在門外聽見裡面傳來急促的腳步聲和大聲吆喝,進去和變成亡靈的強盜團夥戰鬥,戰勝之後,發現拉紮洛斯已變成了無頭乾屍,他的兩隻手一隻拿著護身符,另一隻拿著自己的頭……獲得Lazar’s Amulet拉紮的護身符(紫色物品,-1意志力,不管有沒佩戴上,夜晚都會有一隻鬼找你加入,破曉時分消失。人數不多的時候挺好用……最後竟然還會背叛,這鬼……)

8. Legend of Farald(法勞德的傳說)
從前有位騎士叫法勞德,他所管轄領地的民眾大都以放牧為生。一直以來,無論是鄰近勢力的侵攻還是強盜的進犯,法勞德都有辦法應付周全,保其人民安居樂業。但自從新的威脅——狼群的出現,不幸便開始慢慢降臨。狼是一種生長週期很短的群居動物,他們占了Blaukam山為家後,數量開始越來越多。當山上的小動物被它們吃光後,他們就來到山腳覓食。狼動作很快,羊瞬間被叼走,而區區幾個牧羊人完全無法應對大群的狼。漸漸地,損失慘重的村民開始食不果腹,而羊的減少使狼群開始把視線轉移到人身上,他們食髓知味,開始積極地對村民展開攻擊。

法勞德發誓要不惜一切消滅這些為禍鄉里的狼,而他也很清楚,要達到目的辦法只有一個——找到狼王。因此,法勞德開始了他風餐露宿、不分晝夜的艱苦監視生活。就算全身被森林的露水打濕、鬍子頭髮長到胸口、只能以野果野味充饑,他的視線也沒有一刻離開過狼群。終於,在懸崖上的一座高塔遺址旁,他找到了狼王——一隻前所未見、身形巨大的狼。法勞德向狼王射了一箭,但箭竟被其毛皮彈開。人狼大戰隨即在懸崖頂上展開,法勞德見武器無效,便用最原始的武器,雙手和牙齒,與狼王近身肉搏。最後,法勞德用牙齒撕開了狼王的喉嚨,殺死了它,並剝其皮搭在了自己肩上。狼群把他認作了首領並一路跟隨,法勞德把他們帶到了很遠的地方,遠離他的人民。

正當他們踏上Threver的土地,長久生活於狼群中的法勞德身體突然開始發生變化,他意識到自己不再是人了,於是便丟下狼皮隱居了起來,尋求再變回人的辦法。

與Dewalt的人狼任務相關。Dewalt就是Farald的後代。

9. Ghost’s Tower(鬼塔)
南方森林中聳立著一座塔,塔身相當高,就算在很遠的地方也清晰可辨。在月照之夜,人們可以看到一個蒼白得幾近透明的女孩行走在塔牆之上,她的頭髮非常非常長,要麼浮在空中,要麼一直垂到地面。下面是她的故事:
很久之前,基督教還沒進駐Threver,在那座高塔後面原來還有一座堅固無比的城堡,其主人,不用說,是個異教徒。當聖蘭德裡把基督教的聖潔之光照到Threver的時候,城堡主人拒絕受洗,亦禁止其臣民受洗。於是基督徒開始了對該地的聖戰,在天主的指引下,異教徒部隊被擊敗,餘下軍隊被圍於城堡作困獸鬥。城主挨過了幾次攻城戰,但感覺無望突圍,於是轉而求助森林之王。森林之王答應幫他消滅敵人,但作為報答,城主要獻出他那金髮及地的女兒。以下是它對他說的話:“到森林王國的路既遠又艱險,為確保你的女兒順利到達,你應該給她三樣東西防身:毛皮披風讓她不受霜凍;絲質韁繩讓她不致落馬;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一把銀制的梳子讓她別起頭髮,不然,她的頭髮會被樹枝纏住而導致掉隊,在森林裡一旦走失,就永遠別想再出來。”

要和自己的親女兒永遠分離,這真是錐心之痛,但他們沒有選擇的餘地。此時基督徒又對城牆發起了進攻,而城主則開始幫女兒準備那三樣隨行物品。女兒並不願隨森林之王遁入山林,於是她把銀梳子偷偷藏了起來,讓僕人們遍尋不獲。漸漸地城堡快被攻陷了,只剩下最後一座塔防,耐心盡失的城主大喊:“就這麼帶走她吧!森林之王!”隨即把女兒推出塔外。說時遲那時快,森林轟然發出蜂鳴般的呻吟,大地開始顫抖,猶如所有樹都活了過來並以根作腳跳起了狂野的舞步。城堡因地震坍塌,全部基督教侵略者都被活生生壓死。

一個多世紀過去了,至今沒有人去給那些基督徒一個正式的葬禮,他們也無法安息。據傳如果有人在那附近發出一點聲響,這些死不瞑目的亡魂就會醒來……人們亦不敢在異教城主的地盤居住,導致該地漸漸被密林覆蓋。至於城主女兒,由於沒找到銀梳子,她亦無法前往森林王國,因此每當月照之夜,她就會出現並尋找那藏起來的銀梳子,但直到現在都尚未找到……

夜晚到城堡廢墟驚擾那些基督教亡靈,滅掉獲得銀梳子,還給旁邊高塔廢墟中的女幽靈。女幽靈感謝你之餘揮手示意讓你跟她走,走到一個地方指了一下地面就消失了。挖開地面得到Ritual Clothes儀式禮服(布衣,+5精神力,+2意志力,力量之源),裝飾韁繩(騎兵用,+3近戰防禦,+2遠程防禦),紅寶石。

10. The Souls Stolen by the Wood King(被森林之王盜走的靈魂)
有位獵人對南方森林躍躍欲試,猜測那邊是不是有很多獵物可打。酒店老闆說獵物或許很多,但你可能沒有命回來。獵人問為什麼。酒店老闆回答那可不是片普通森林,動物是很多,但是同時也有很多古老的魔法力量在其中,舉例說,有一棵魔法蘋果樹就生長在森林深處,樹上的蘋果咬一口能長生不老。但為了不讓人接近這樹,森林之王對所有通往蘋果樹的小徑施了法,你在那小徑走上一年都未必能看見那棵樹的樹葉。唯一一條正確的路,也是隱形的。獵人表示不相信,說那是小孩子的睡前故事。酒店老闆說你不信有其他人信,每天都會有各種各樣的人來找那魔法蘋果,好運的人找不到還能回來;運氣不好的在裡面迷了路,變成了狼或山貓的食物;運氣最壞的是那些真的找到蘋果樹的人,他們一旦摘下蘋果,森林之王就會馬上出現攫取他們的靈魂。然後,這些只剩下一具皮囊的被遺忘者,將永遠在森林徘徊,迷失。

據那些偶爾路過南方森林的人們說,在林中小徑行走,會聽到兩旁的樹後有含混不清的低語聲,這時千萬要往前跑,因為你如果回頭,會發現幾個扭曲、乾癟、瘦長的可怕身影在跟著你……

主線相關。森林之王挺難打,幸好我方人多。

11. People in the Swamps(沼澤冤魂)
北方森林的沼澤中有一座城堡廢墟,那原來是一個奸狡的騎士的居所。多年之前,這位騎士為了建造一座無法攻陷的要塞,召集領地內的農民到沼澤參與興建。因為沼澤瘴氣的緣故,剛開始施工沒多久,癆病便開始在民工營裡蔓延,原本活生生的人就這麼因臟腑爛掉吐血而死(癆病不會臟腑爛掉吧?這農民沒文化。),埋骨於城堡地基。但這都無法阻止憤怒的騎士更加殘酷地鞭策他們以趕上延誤的工期,因此,無數青壯年葬身於這無情沼澤,城堡完工時民工數量只剩下不到原來的一半。一位老農,在親手埋葬了他的三個兒子後,自己也病倒了,死前詛咒:“願這城堡的主人和我們一樣,被沼澤吞噬!”

騎士搬進了城堡居住,但絲毫不感到舒適,因為沼澤瘴氣透過石板滲透到城堡的每一個角落,連最高的瞭望塔也不能倖免,多處地方長蘚發黴,地下室被毒蛇盤踞。但騎士沒有因為這些情況而動念離開,貪婪的他還這麼安慰自己:這樣我地下室的大批金幣就萬無一失了!在城堡建好後的短短一年時間內,其地基就下陷了不少;幾年過去了,城堡下陷得越來越厲害。因地基不穩,有些牆壁都裂開了,這些裂縫馬上被黴菌,看上去好像石頭腐爛了一樣。騎士依然沒有離開的意思。

就在之後的一晚,傴僂如癆病鬼一樣的城堡終於支撐不住,倒了。老農的詛咒終於得以實現。而城主的財寶仍浸沒在沼澤的污水裡,無論誰進入沼澤都無法避免泥足深陷。安全通過沼澤的方法是:晚上到城堡廢墟的大門附近,那些被埋葬於沼澤深處的淹死鬼會出來嘗試把你也拉進那無底沼澤,連續三晚打敗他們,你將通過沼澤的測試。泥濘不堪的沼澤瞬間變得如履平地。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早前有個騎士聽了這個傳說之後,穿好裝備到城堡廢墟一探究竟,還沒能走到大門前,就因為盔甲太重的原因陷到沼澤裡去了。

三晚殺三波喪屍,然後泥濘散去陸地出現,進入城堡尋寶,發現一箱子,裡面有藍裝三件:Druid‘s Rod德魯伊之杖(+5生命,+1意志力,+8%精神力,恢復效果)、“Avenging Hand” Pickaxe“復仇之手”鶴嘴鋤(-1行動,+5近戰攻擊,擊昏效果)、Enchanted Arrows附魔箭矢(+1遠程攻擊,魔法武器)。不錯哦。

12. Unlucky Brigand(不走運的土匪)
倆村姑聊天,其中一個說我講個發生在我身邊的笑話你聽,保證把你笑脫臼:

我們村Undertail是個清淨的地方,沒太多事情可做,閑得發慌的男人們突發奇想想去當土匪,就算妻子們動用家暴都沒能改變他們的主意。一群人吵吵嚷嚷的到森林裡建什麼大本營,還好沒把孩子老人們攪和進去。我讓大兒子跟著他們,好隨時通風報信免得這群笨蛋又捅出什麼簍子。他們一路走到Schwantz,經過奇裡安教堂——就是那個被火燒毀的教堂——的時候已經入夜了,這群傢伙開始害怕想回家,因為那教堂實在有太多的恐怖傳說,而搶劫這種事也並不是靠吹就能成的。最後他們還是決定繼續走,但為了不驚擾教堂廢墟中的“東西”,他們打算靜靜地溜過去。走著走著,死寂中突然有人放了個方圓十裡都能聽見的響屁!所有人立馬被嚇了個屁滾尿流雞飛狗跳,大叫著往各個方向四散奔逃,因為場面過於混亂驚慌,大家都一致認定他們是遇到吸血鬼了。到了早上,男人們總算滾回家了,滿身泥巴,爛身爛勢的他們開始講述昨夜的“撞鬼”事件。但他們可不知道,我的大兒子早就把整件事的真相給告訴我們了!在這些所謂的“土匪”講完故事後所有人爆笑,他們的笑話引起的“笑果”直到現在還沒消退!

此留言揭示了奇裡安教堂的位置,與解除主角壞運氣詛咒的任務相關。

 

第六章

1. Legend about East Rothwald Abbey(東Rothwald修道院的傳說)
僧侶:各位善長仁翁,現在讓我來講一講東Rothwald修道院的來由:

從前,在這附近有一隻怪物,人人談之色變。這怪物相貌猙獰,弓背長身,四肢粗大而扭曲。據稱怪物窩裡藏有大宗的寶藏,不過沒多少人願意冒這個險。一個少年決定無論如何都要得到這些寶藏,並計畫設陷阱困住怪物乘機盜寶。他在森林裡設下了許多陷阱,每天都會去檢查。直到有一天,他自己不小心被其中一個陷阱給弄傷困住了。少年開始大聲喊救命,但這怪物出沒的密林深處,哪會有人?更糟糕的是,喊聲招來了別的東西——怪物。

怪物一步步地向他靠近,然後,用它巨大的手扭斷了——

扭斷了陷阱。還把少年帶到了它簡陋的小窩,捏碎草藥給他裹傷。驚訝不已的少年向怪物表達其謝意,在交流中發現,這怪物竟懂一點人話!原來,“怪物”是個人,因過於醜陋畸形而被大眾排擠誤解。少年回村後將其遭遇告訴村裡的人,但沒有人願意相信他。少年的事蹟漸漸在附近鄉鎮傳了開去,大家都笑話他:“回去跟你的怪物玩吧!”的確,接下來的十數年時間裡,少年幾乎都是和這位森林怪人一起度過。怪人逐漸蒼老,最終逝去,已長大成年的少年打算把這位可敬的朋友埋在他們第一次見面的療傷小窩旁。在掘墓的過程中,少年的鏟子碰到了像是木板一樣的東西,挖出來發現是個裝滿寶石的箱子。少年用這些財寶建了一座修道院,好讓那些居住森林裡,每天都必須與大自然作殊死鬥爭的人們有個精神支柱,不至於因殘酷的生活而失去人性。

該修道院會在主線任務中遇到。

2. Chapel of Death(死神的禮拜堂)
酒館老闆:前幾天又有一個笨蛋在“那個地方”丟掉了性命。
村姑:幹嘛,那人也去那個禮拜堂了嗎?
酒館老闆:可不是嘛!三天前他說想上那兒碰碰運氣的時候我都警告過他了,去的人沒有一個回得了來!但他就是不聽,還從湖邊走水路過去了。到現在也有三天了吧,我覺得他可能……
村姑:死定了啦!我聽說呀,那禮拜堂沒有地板的哦!底下是通往地獄的深淵!
酒館老闆:什麼地獄深淵?那禮拜堂因為年久失修、地基不穩而掉到了湖裡,但不知道為什麼沒沉下去,它的木地板呀都被湖水泡爛啦,現在那邊就是一個大水坑,去的人估計都掉水裡了。跟什麼地獄什麼深淵一點關係都沒有!

似乎沒有任何劇情和這地方有關。

3. Karl from Ramm(來自萊姆的卡爾)
以下摘自兩個士兵的談話:

一個來自萊姆叫卡爾外號“賭徒”的傢伙據說加入了Landgrave的軍隊。這位“賭徒”的出名之處,是好跟對手以骰子定生死。卡爾有次在擲骰子決鬥中輸給了鴛鴦眼塞巴斯汀,他毅然放下武器,引頸就戮。塞巴斯汀很欣賞卡爾的勇氣,就放他走了。自此卡爾就變得幸運非常,在早前的擲骰子決鬥中連勝三次的他,目前尚無人敢與之一戰。

在北方Landgrave的領地遇到這人,會跟你玩擲骰子定生死的遊戲。

4. Athena of Rothwald(Rothwald的雅典娜)
關於在營地Retainers Tent的雅典娜,有很多傳聞。雅典娜不是她的真名,她以這位以智慧著稱的異教神祗來為自己命名。她原是貴族,在Rothwald發生動亂時,很多人選擇了逃離,但他們家族依然留在本地。她終其一身住在森林中的城堡廢墟裡,和鬼魂,野獸,怪物等打交道,總理大臣覺得這種地頭蛇有著相當重要的戰略意義,於是把她請到了營地協助軍隊作戰。雅典娜的博學讓普通人敬而遠之。

她能告訴你在本地的注意事項。

第七章

第七章玩的是潛入,因此沒有流言。但在此地有一把紫色長弓可獲得。

地圖西南角有一城堡廢墟,在夜裡光臨的話會有一些吸血鬼招呼你,打敗後獲得“Fail-Not” Bow必中之弓(+4行動,+4遠程攻擊,穿刺攻擊)。

第八章

1. Father Norbert(諾貝神父)
聖安娜教堂有位諾貝神父,是位極端的宗教狂熱者。上至貴族下至貧民有很多諾貝神父的忠實支持者,這些人只向他一人告解。而最近諾貝神父失蹤了,之前也有一位神父失蹤,大眾猜測這可能是總理大臣的作為,因為諾貝神父之前曾公開挑戰總理大臣的權威。

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