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劍奇俠傳6 遊戲圖文攻略

8 七月

廣告

作者:藍若恬

來源:3DM

功能表/介面介紹

進入開始介面,從左到右依次為:

初始故事:從頭開始遊戲

旅途再續:讀取存檔

天音仙曲:遊戲內背景音樂收藏在此

往事重現:經歷過的遊戲內過場動畫都保存在這裡

仙劍起源:仙劍系列遊戲的起源

製作資訊:遊戲製作人及團隊資訊介紹

離開遊戲:退出遊戲

 

遊戲場景介面介紹

1 領隊按鈕:領隊名稱,下方為角色當前“精”,按一下領隊名稱進入系統功能表。

2 小地圖顯示按鈕:按一下三角按鈕後收起右上角小地圖,再次按一下按鈕重新打開小地圖介面

3 功能按鈕:調節上方拉條,可修改小地圖的大小和透明度

 

系統介面

佇列功能表:顯示各角色的基本屬性,先後點擊角色頭像可以切換人物位置,從左到右,前四位角色參加戰鬥,排在第一位角色為戰鬥控制角色。

 

1: 佇列屬性:

戰鬥佇列:中間佇列為戰鬥佇列,顯示為較大人物圖像。

備戰佇列:右側佇列為備戰佇列,顯示為角色名稱。

控:佇列領隊,進入戰鬥後玩家所控制的角色,出現在戰鬥佇列的第一位。

隊:參戰隊員,進入戰鬥後由程式自動控制,出現在後三個位置。

等級:當前各個角色的等級

精:各個角色的生命值,生命值為零時該角色無法參加戰鬥,可通過相關道具或技能將其復活。

 技能系:該角色使用技能歸屬的屬性選中的技能系,決定進入戰鬥後該角色所能使用的技能,可通過點擊相應按鈕切換。

 

2 遊戲時間與金錢:

 金幣:玩家當前擁有金錢數。

 遊戲時間:遊戲從開始到目前所消耗的時間。

 

狀態

 

狀態功能表:顯示所有任務當前詳細的屬性,點擊名稱導航可以切換人物

 

等級:當前人物的等級值

精:各個角色的生命值,生命值為零時該角色無法參加戰鬥,可通過相關道具或技能將其復活。

下一級經驗:距離下一次升級所需經驗,打敗敵人獲得相應經驗。

屬性

 

攻擊:人物的物理攻擊力。

仙攻:人物的仙術攻擊力對應人物仙術的威力。

身法:人物在戰鬥中時間回復的速度。

防禦:人物的物理防禦力,降低人物在戰鬥中受到的物理傷害。

仙防:人物的仙術防禦力,對應人物受到仙術攻擊時的效果。

運勢:人物的運氣,對應人物在戰鬥中閃避,格擋,暴擊的概率。

暴擊:屬性越高,人物攻擊產生高傷害的幾率越大。

命中:屬性越高,人物攻擊敵人時命中的幾率越大。

格擋:屬性越高,人物受到物理攻擊是格擋的幾率越大。

閃避:屬性越高,人物受到攻擊時閃避的幾率越大。

抗性

 

凍結:人物的凍結抗性,降低人物在戰鬥中受到凍結屬性攻擊的概率。

中毒:人物的中毒抗性,降低人物在戰鬥中受到中毒屬性攻擊的概率。

脫力:人物的脫力抗性,降低人物在戰鬥中受到脫力屬性攻擊的概率。

昏睡:人物的昏睡抗性,降低人物在戰鬥中受到昏睡屬性攻擊的概率。

沉默:人物的沉默抗性,降低人物在戰鬥中受到沉默屬性攻擊的概率。

虛弱:人物的虛弱抗性,降低人物在戰鬥中受到虛弱屬性攻擊的概率。

混亂:人物的混亂抗性,降低人物在戰鬥中受到混亂屬性攻擊的概率。

污濁:人物的污濁抗性,降低人物在戰鬥中受到污濁屬性攻擊的概率。

麻痹:人物的麻痹抗性,降低人物在戰鬥中受到麻痹屬性攻擊的概率。

異變:人物的異變抗性,降低人物在戰鬥中受到異變屬性攻擊的概率。

壓制:人物的壓制抗性,降低人物在戰鬥中受到壓制屬性攻擊的概率。

裝備

裝備菜單:顯示和切換各人物當前裝備,並能預覽裝備後的屬性變化

 

稱號:更換稱號。

武器:更換武器。

衣服:更換衣服裝備。

鞋子:更換鞋子裝備。

飾品:更換飾品裝備。

服飾:更換外裝。

裝備列表:玩家目前擁有的該類道具。

裝備圖:滑鼠移動到清單中某個裝備名字上就會顯示對應裝備的樣子。

作用:裝備的威力或裝備的效果。

描述:裝備的特徵、由來和用途的說明。

屬性:當前角色更換裝備後的屬性變化。

抗性:當前角色更換裝備後的抗性變化。

符文

 

符文盤:裝備符文碎片的容器,此處顯示玩家當前擁有的符文盤,點擊後裝備。

符文碎片:貼到玩家當前的裝備的符文盤上。

符文盤的啟動效果:每個符文盤都有自己的啟動條件和啟動效果,每個符文碎片有自己的五行屬性,當符文盤中連接對應位置的符文碎片的屬性相加滿足了右邊的啟動條件,符文盤的效果即啟動。

道具

道具菜單:顯示玩家當前擁有的全部道具,點擊道具名稱後,點擊人物即可使用。

 

新品:最近獲得的道具,名稱後邊是玩家擁有該道具的數量。

恢復:恢復類道具,用於補充人物各屬性數值,和解除各種異常狀態。

輔助:用於增強人物的某種屬性。

符:玩家目前擁有的符。

特殊:劇情等特殊途徑獲得的道具,不能通過商店購買。

道具列表:玩家當前擁有的道具名稱和數量。

技能

技能菜單:顯示玩家當前所學習的技能

 

技能按鈕:每個角色擁有兩個技能系,每個技能系下對應不同的技能,點擊按鈕可切換相應技能,不同技能系在戰鬥中顯示的技能不同。

開啟/關閉技能:在技能上點擊後開啟、關閉按鈕。點擊開啟,則該角色在戰鬥中會使用該技能,點擊關閉,則該角色在戰鬥中不使用該技能。

靈脈

 

魂魄數量:每個角色都有三條魂魄,可以任意選擇點亮哪一種。

啟動節點:每點亮一個節點,所啟動的屬性和消耗的魄值不同。

屬性區分:三條魂魄對應的成長屬性不同。

隱藏屬性:每條魂魄中隱藏著一些待啟動屬性,啟動足夠多的節點後自動開啟,隱藏屬性似的培養方向的特點更鮮明。

合成

玩家可以通過合成,將低級道具合成高級道具,還有機會合成獲得遊戲中不會出手和掉落的稀有道具。

 

配方:初始玩家沒有合成配方,當玩家取得某個配方全部合成材料時,將自動獲得該合成配方。

配方物品描述:合成後,獲得物品的屬性和描述。

合成按鈕:玩家點擊後開始合成。

情報

玩家在遊戲中所經歷的主線劇情、支線劇情、人物、聲望、稱號、敵人和説明的詳細資料。

 

劇情:玩家在遊戲中所經歷的主線劇情。

任務:玩家在遊戲中所經歷的支線劇情。

敵人:玩家在遊戲中遇到和打死的敵人的詳細資料。

聲望:玩家在遊戲中獲得的聲望詳情。

稱號:玩家在遊戲中獲得的稱號詳情。

幫助:玩家在遊戲中已經獲得的説明資訊。

異聞:關於遊戲內一些名詞的詳細解釋。

系統
遊戲內各種參數設置

 

存檔:在遊戲內儲存遊戲。

讀檔:在遊戲內讀取遊戲。

配置:設置遊戲各項參數。

返回:退回遊戲主介面。

退出:退出遊戲。

第一章:西域古城

一段CG與動畫之後我們莫名其妙的看見三大主角打了起來,我們控制洛昭言對陣越今朝越祁兩兄妹。

這裡需要注意第一章戰鬥是即時制,手稍微點慢一點就會被兩兄妹擊殺。

等到右邊時間條走到三格的時候我們使用洛昭言的技能沖霄(3)攻擊兩兄妹其中一人(只把一人打敗)。

第二回合迅速使用止血草回復血量,接著繼續一套技能帶走其中一人即可。

戰鬥過後,洛昭言得知越今朝兩兄妹是為了將被啟魂邪教騙走的錢財拿回來而不得不採取的策略。

得知邪教最近的所作所為,越今朝兄妹和洛昭言打算一起去查個究竟。

根據地圖指示到達任務地點,為了能夠直搗黃龍,越今朝向洛昭言借了“幾兩銀子”去和孟誠套近乎。

孟誠看到真金立刻起了貪財之心,答應將越今朝兄妹引薦給司詔大人。劇情過後,越今朝兄妹離隊,我們控制洛昭言到達下一個任務地點。

見錢眼開的孟誠想將越今朝兄妹當人牲賣了,機智的兄妹兩騙走孟誠與洛昭言合流。

越過機關之後三人被困在石門之外,正當三人束手無策之時,孟誠恰巧從石門內走出來,看到三人一起大吃一驚,匆忙逃竄。

三人追擊到基地內部,孟誠與司詔走投無路,情急之下召喚出大蠍子與三人對抗。

這裡要注意蠍子的毒很猛烈,先打毒囊再攻擊尾刺,最後攻擊本體。最好在前面的小蠍子身上偷一些九轉金丹以防不測。

打敗蠍子後司詔束手無策,正當主角步步緊逼之時,司詔趁三人不備,喚醒蠍子將越祁抓住。

要脅三人,然而他卻小瞧了越祁,越祁反手直接將蠍子震死,司詔倉皇逃竄。

三人追擊時發現路被堵死,只能搜索密室,發現遺失帳本一部,上面記載著邪教的另一處據點,但基本燒毀看不清字跡。無奈三人只得離開。

回到城鎮,約定好兄妹回客棧收拾好後去商行見面。

第二章:西域綠洲

第二章圖文攻略

 

之後越家兄妹回到客棧收拾包裹,吃飯間聽到鄰桌的客人談論落日部那邊有怪物的傳聞,此時有一個粉衣姑娘上前打聽……

吃完飯並收拾行李後,越家兄妹便向洛家商行行去。

來到洛家商行門外,看到洛昭言與百姓爭執,有幾個冥頑不靈的啟魂信徒想讓洛承認是自己的錯誤,越看到後上前解圍支走信徒。

當洛等人與正武盟勇武堂堂主討論啟魂邪教之時,遠處一位女子緩緩行來。正是越兄妹在客棧遇到的粉衣女子。

她此來正是向洛昭言辭行去落日部抓妖,而洛等人也決定第二日返回家中查詢在啟魂據點帳冊之事。

這一夜,越祁夢見一紅衣女子與白衣女子,似乎冥冥自有註定,但卻又捉摸不透。

第二日,越兄妹與洛啟程返回家中。

管事告訴我們回家路途中會有妖獸出沒,希望我們提高警惕。

城外,綠草嚶嚶,洛昭言告訴越兄妹此地與別處不同,降水豐沛,水源充足。而此地為何有此異象?天空中一閃而過的巨大生物與此或許有些關聯。

 

向洛家堡行進的路途上,三人突然聽到遠處傳來喊叫,以為出現妖獸襲人事件,卻發現居十方因為偷看朔漩河中沐浴而惹上麻煩

一番好說歹說,朔漩離去,而居十方也因此事而覺得愧疚無比。

當幾人休息用餐之際,居十方向我們展示了他不完美的機關術並告訴我們如果有更多的鐵楊木,就能真正做出機關獸。

但是就在眾人觀察機關獸之時,食物卻被偷偷過來的飛鼠卷走,眾人決定追擊。

這裡我們要追擊三次飛鼠,之後它便會越過木橋,接下來就是BOSS戰。

這個BOSS需要我們注意的有以下幾點:

一:儘量保持健康的血量:血線維持在三分之二以上。BOSS有一個大型AOE,血量不夠很容易被秒。

二:儘量不用越今朝並在戰術面板上選擇回復優先。這樣越就能在血少的時候加血保持健康狀態。

三:BOSS在AOE之後必定會坐下來吃松果,此時是回復或攻擊的好時機。

BOSS偷竊可以獲得:金運:壹。

打完BOSS之後大家就可以到達洛家堡,洛昭言邀請我們到南邊本家。

第三章:臨陽道
第三章:臨陽道圖文攻略

在很遠就能看見洛家大院,門口坐落著兩頭雄壯的石獅。

一行人剛進入洛家宅,越祁就感受到遠處似乎有人躲藏,經過洛昭言提醒,原來這個穿著刺客裝的便是昭言的妹妹洛埋名的隨從:藏鋒。

藏鋒過來正是為了傳達埋名的口信:請越今朝一行人去花廳見面。

見到洛埋名,一番客氣之後說道正題,拿出從啟魂邪教據點獲得的帳本,研究之後,將目標定在落日部。

在眾人休息之際,洛昭言再次見到洛埋名,原來埋名是男扮女裝!

似乎洛家在進行什麼大計畫,要解除熱海詛咒。

第二日一行人見面後準備出發去落日部,到洛家堡入口處選擇臨陽道即可。

進入臨陽道中部之前,我們發現一大堆蜥蜴在路中央擋住去路。

此時就可以使用越今朝技能淩空飛躍:在出現光球特效標誌時,就可以使用越今朝點擊此標記使用飛躍。

越今朝一行人到達臨陽道中部,準備休息,跟在後面的白狼突然聞到空氣中傳來的血腥氣息以及明繡的味道。

接著視角轉到明繡身上,我們要進行下一段的BOSS:鄂齒蜥蜴。

這個BOSS我們要將它打到一定血量以下之後才會進入劇情

此時只有明繡和閑卿兩人,特別注意二人不要被秒,帶夠足夠的九轉金丹,就耗血吧

接著越今朝一行人趕到,接著便是BOSS第二場戰鬥。

因為人數眾多,只需要集中加血,保持健康的血量,並且優先破壞蜥蜴的尾巴。

尾巴被破壞之後就會任我們宰割。

BOSS過後獲得熾熱盤和猛力:壹

繼續出發,在路上遇到被妖物所傷的路人,明繡對她的傷口進行了處理,但還是要到落日部醫治才好。

在落日部我們見到了明繡給我們推薦的神醫扁絡桓。但是越今朝發現他似乎有些詭異,準備提防他一手。

第四章:落日部

第四章:落日部圖文攻略解說

來到落日部,閑卿詢問是否有人控制妖獸,惹當地村民的不滿,幸好越今朝及時解圍,同時村民提到有個藝術高明的扁大夫在此,正好可以救治他們帶來的傷者。

同時朔漩姑娘也在這個部落出現,神色匆匆似乎是在找越祁,而十方對她似乎別有好感,這也同時讓今朝放心不少。

眾人來到扁大夫住處覺得藥味甚濃,於是扁大夫貼心的點香祛味。
同時眾人為了打擊邪教,運用引蛇出洞之計,將傷者留在扁大夫住處,希望他能照看,扁大夫在配合的同時,貌似早已對眾人的來歷和身份瞭若指掌。

深夜,邪教為了殺人滅口,果不其然的自投羅網,中了埋伏,圍追邪教之徒,邪教之徒在發現自己無路可退之際,竟然服毒自盡,震驚眾人。
此時,村民恰巧出現,否認自己的村民會做出這種事情,同時準備回村裡喊人,來圍著眾人要求給個交代。
然而明秀等人性格直接,認為邪教之徒死有餘辜,眼看一場戰鬥難以避免,幸好他們救回的傷者已醒,指認正是這些服毒自盡的村民就是販賣人牲的邪教之徒。

獲救的傷者郎莫提到還有人被他們當牲口販賣,同時也有村民提到經常看到他們在抗麻袋裡面的大小形狀也像人。
於是建議去徹查他們的住處,來證明他們正是邪教之徒,還給洛昭言等人的清白,同時扁大夫在看這些邪教之徒的屍體之時,神色顯得有些不一般。

來到服毒自盡的邪教之徒村民的住處,發現他們果然在住所造出了一個密室,並且密室裡還關押了很多無辜的被灌了迷藥的人。
將其他村民救出地牢之後,他們便幫忙指認了邪教之徒,同時為了補償,落日部的村民願意將他們護送回家。

眾人又來到密室繼續搜查到時候,發現了製作迷藥的草藥,閑卿提到扁絡桓的身上也有這種草藥的氣味,頓時增加了他的懷疑,同時今朝懷疑這是扁絡桓棄卒保車的計謀,但是目前還是不要打草驚蛇,同時他因為自己眼睛的能力,決定自己來開啟密室中這個有機關的寶箱。

然而沒有想到還是有一個毒箭射向越祁,越祁在閃開毒箭的同時,發現扁絡桓此時正好進來,眼看要被毒箭傷到,越祁為了保護扁絡桓,拿住了毒箭,可是自己卻深重劇毒昏迷,令今朝悔恨不已。
閑卿要求扁大夫把劇毒給解了,可是這就會分明驗證了扁大夫也是邪教成員。

今朝對越祁的態度也讓明秀感覺到他們不是一般兄妹的關係,而今朝也坦率的承認,他們並不是兄妹。

眾人重新查看了這個充滿機關的寶箱,發現裡面只不過裝了很多搜刮來的金銀珠寶,而有一塊紅色的水晶引起了十方和扁絡桓的注意。
而這寶箱的部分錢財也送給了獲救村民當回家的盤纏。

在越祁昏迷之時,朔漩和她稱呼的上君來到越祁的住處,用法力讓今朝昏迷,上君用自身的法力來恢復越祁,引起朔漩的嫉妒,這令上君大為惱火,甚至掐住了朔漩的脖子。
越祁又回到自己曾經反復做的夢境,見到了兩位女子,而她們所說的結局又會是指什麼呢。

紅衣女子也相信,救治越祁的上君跟她的緣分還會繼續。

越祁醒後,今朝詢問越祁為何要冒著生命危險救扁絡桓,可越祁說他和今朝給她的感覺很像不能讓他受傷。

令今朝大為吃醋,今朝詢問越祁如何看待自己,而越祁的回答令他哭笑不得。

 

第五章:鳴沙似繡圖文攻略


日落部的村民為了彌補過錯,將獲救的村民護送回家,同時洛昭言邀請各位去洛家做客。 明繡婉拒後,眾人準備出發,此時今朝看到朔漩姑娘貌似在找越祁,覺得她貌似知道很多過去的事情,希望可以借一步說話,可是朔漩卻使用妖法,引起了明繡的注意。

眾人將朔漩包圍,準備捉住她問個清楚,明繡見其是妖,更要準備剷除妖孽,而十方為了救心上人,關鍵時刻抱住了明繡,打斷了明繡的施法,給了朔漩逃脫的機會。

事後惹得明繡勃然大怒,給了據十方一個耳光。而祁也覺得看到朔漩手上的寶物,似乎有熟悉感,或許跟她的過去有關。讓今朝覺得讓她逃跑真是非常可惜。

眾人受邀來到洛家,扁大夫卻令人出乎意料,主動的問,他們請君入甕的把戲要唱到幾時。眾人見他如此直接,也便直言不諱的問道與邪教到底是什麼關係,為何有他們的解藥。

而扁絡桓則表示自己是與其有些關係,但不是邪教之徒,而與他們也絕非敵人的關係。於是今朝提議講扁絡桓給關起來慢慢審問。

十方看到繳獲得到的水晶,覺得可以考慮放在機器熊中使用,而越祁卻覺得東西眼熟,仔細想起來是當初自己在一個礦村所看到的一樣。

閑卿看到洛昭言神色憂慮,讓她不如把事情說出來比較輕鬆,畢竟她的臉上可藏不住事情。今朝想到朔漩的話,思慮到估計閑卿也是妖,想著今後還是多加防範。同時感歎到越祁到了有水的地方就特別精神。

扁絡桓與洛埋名相見,說道,上古神農發現天地靈脈,將靈脈在六界的九個出口稱為九泉,各有其能,其中熱海是掌握生命之力,而洛家的發跡估計與此有關,但是熱海本當循序遊移不知洛家是何方法將其束縛此地。

扁絡桓猜測估計洛家雙子多雙雙早逝估計是此天譴。扁絡桓同時要求希望配合講熱海回歸。洛埋名聽到他的要求後,卻對他施法。幸好旁邊有藏鋒提醒才沒有失手殺他。而扁絡桓也猜測到,洛家是用血縛之術將熱海禁錮於此。

洛昭言事後詢問洛埋名是否將扁絡桓的目的和來歷是否詢問清楚,埋名回答他並不回答。同時要求讓昭言用紅色寶石命名為熱海交由盈輝堡商行展示,昭言覺得這是個揚名的機會。

正當兄妹談話時,埋名發現有人偷聽,發現是閑卿,是二十年前的狼妖。閑卿也發現這是洛家雙子之一。

第二天,眾人準備出發去景安,在路上,洛昭言卻身體不適,回憶起小時候,父親為了救他們早早去世而悲痛欲絕,心裡非常恨這個洛家雙生子會早逝的詛咒,而兄長卻非常冷靜說二十餘年便可以相見。

這時,閑卿為洛昭言施法,讓她好轉很多。因為閑卿傳訊說洛家主身體虛弱,明繡也為此趕來。

 

第六章:誤落青岩晚時候圖文攻略解說

因為洛昭言身體不適,於是眾人來到客棧稍作休息。洛扁桓隨手摘取了一朵花,卻讓昭言聞到氣味後略感不適。昭言要求自己單獨一間房好好休息。

洛昭言與洛埋名聯繫,今日詛咒沒先到發作2次,埋名希望她儘快找到解除詛咒的方法可昭言卻不肯改變想法。

明繡問道閑卿何時對人如此有愛心,今日為昭言又消耗不少修為,閑卿則表示他們兄妹本來身上就消耗自己數百年修為,不甘看“他”就此死去。

越今朝讓越祁單獨看著扁絡桓,讓扁絡桓欣喜不已,而他表示自己應該是越祁唯一的主人。

扁絡桓覺得現實雖然與當初設計的不同他或許可以讓今朝承擔自己的罪孽,同時他命令越祁不許說出對話,而越祁心中雖有不從,可卻不知為何無力反抗只能乖乖服從。

閑卿和今朝去看望昭言,昭言慌張的神色讓今朝覺得是不是兄弟很難說啊,昭言的坦率和真誠讓閑卿覺得甚是可愛。

眾人離開客棧準備出發之際,扁絡桓的衡道眾組織中的葛清霏、綺裡小媛卻趕來救他,眼看一場大戰不可避免,眾人卻因為中了扁絡桓的之前精心設計好的迷藥而紛紛倒下毫無戰鬥力。

可偏偏啟魂邪教的人這是趕來,居十方用自己的機械熊為閑卿拖延的足夠的時間,讓他運功化身狼妖嚇退邪教的人。

閑卿在強行運功後,卻虛弱不堪,其他人為了醫治好他,紛紛去追扁絡桓要回解藥。

綺裡小媛個性好鬥,早就準備好迎擊眾人。萬萬沒想到在戰鬥過程中,卻令今朝和越祁墜落山崖,讓她後悔不已。眾人只好分開行動,去尋找下崖的方法和看望閑卿。

洛昭言找到閑卿時發現啟魂邪教的人趕來,不得不背著無法行動的閑卿逃跑,好在遇到明繡和居十方。

由於明繡他們並沒有找到下崖的道路,閑卿身負重傷,只能先回青山為閑卿醫治。

而山崖的今朝因為落入網中沒有被水沖走,決定順著路出去是否能找到人求救。

第七章:天晴之海圖文攻略解說

越祁和越今朝走了一段路後發現有人來,卻沒想到居然是啟魂邪教的人,真是冤家路窄。邪教的人召喚了震鰩,不得不大戰一場。注意攻擊電鰩先攻擊兩邊的電球。

今朝為了保護越祁,擋住了震鰩的攻擊,昏迷不醒,為了保護今朝,越祁居然爆發自身能力將電鰩一擊必殺,嚇退啟魂邪教眾人。

越祁背著今朝走了很遠,到了一個安全的地方後生火照顧今朝。

今朝醒後讓她放心肯定不會拋棄她,畢竟他們連自己的身世都不清楚不會這麼甘心就死去。今朝身負重傷,表示睡過休息後明天帶越祁離開這裡。

此時葛清霏卻出現了並制止了越祁,由於他們傷勢非常嚴重,建議朔漩帶她去天晴之海休養。

越祁蘇醒後跟隨朔漩來見那位大人。見到柷敔越祁覺得非常熟悉似乎見過,可柷敔表示不曾相見。

柷敔與越祁相擁,讓越祁覺得非常溫暖,朔漩醋意十足在旁提前越祁需找今朝。柷敔表示今朝沒事,答應帶越祁去看望今朝。

見到今朝,越祁對扁絡桓表示敵意,因為是他害他們受傷,扁絡桓表示抱歉。柷敔詢問越祁今朝是否對她好,今朝表示是世界上對她最好的人。

扁絡桓向衡道眾組織的老大嬴旭危彙報情況,越祁他們幾近康復已送飲馬河,他也對越祁下了命令不許說在天晴之海的事情,並對越祁的封印重新加固。

扁絡桓說道埋名對解除血縛之法非常感興趣,估計對他們的怠慢不爽,意圖用一個水晶命名為“熱海”引起世人注意,威脅他們,但擔心反而引起柷敔注意。

越祁感謝顧寒江的救命之恩,顧寒江則表示發現他們時,他們的傷勢明顯是接受過醫治,並且身上有和朔漩姑娘很像的輕微妖氣,覺得他們應該另有奇遇。

顧寒江表示明繡(囡囡)也不是小姑娘了,希望她找個心上人,可明繡卻毫無此意。

第八章:忘塵寰圖文攻略解說

越今朝應邀去和顧前輩過招,雖然顧前輩只用5成功力,但是不可小看,輸了可是要畫花臉的。(在畫面出現的黑色區域,用滑鼠左鍵按住劃出)不出意料,越今朝輸了,畫了花臉。

洛昭言表示已經康復要去處理扁絡桓的事情,居十方怕同盟嘲笑自己讓扁絡桓逃跑表示留下來照顧越今朝。明繡也去送昭言。

越祁說顧叔讓她什麼事情多自己考慮,要自己有主見。惹得越今朝醋意大增,要問清楚顧前輩什麼意思。

顧前輩則表示過度保護並不妥當,並且幫他們算了一卦,卻未曾想在自己有生之年九泉將發生大變。

顧前輩第二天對他們表示卦象模糊,可他們和九泉關係緊密,準備帶他們去一處危險的地方,或許和他們有關。而這次,顧前輩也會去。

明繡待他人走後表示師傅怎麼準備帶他們去泉眼“寒髓”那麼重要的地方,而顧寒江則表示二人恐怕和九泉關係匪淺。

今朝對飛來石倍感驚訝,顧寒江也感歎自己當初看到師傅使用這個以為他們是神仙。

顧前輩作為泉眼守護者表示,九泉鑰匙並不是世代相傳而且上任守護者挑選,若未有選出便死去,鑰匙變變成普通手環,知道遇到下一位有緣人。

從飛來石下來後,顧前輩表示此處只是臨近鬼界,此地為忘塵寰,此路盡頭便是泉眼寒髓。

而泉脈相連,他們有無垢鑰匙環,可以從無垢進入泉脈欠我其他泉眼。

越今朝問顧前輩如果達到寒髓,希望他說出三年前的奇事,顧前輩並未說話,今朝表示未說話則代表你默認。

為了安全,顧前輩要求閑卿也前往,閑卿則無奈問道這個人情要還到何時。而顧前輩表示當初他將大半修為贈送他人,結果被仇敵追殺,自己耗費很多藥才救他需要他慢慢償還。

第九章:雲山嫋然出泉澗圖文攻略

 

將控角切至今朝駕駛船隻,用滑鼠左鍵按住劃動兩側來控制方向,上下劃動來控制前進和後退。
沿著水面的紫色蓮花走,就能找到下部分迷宮的碼頭。

第二部分迷宮是田字形,在迷宮的西南角找到出口,乘船前往下部分迷宮。

第三部分迷宮是一條蛇形蜿蜒的通道,從末端找到擺渡的船隻,前往最後部分。

完成三段划船獲得稱號操舟熟手。
沿階梯上至一座大平臺,在這裡遇到寒髓衛戍-忘塵司命,稱在眾人之中,不日將有二人死亡,勸眾人退去。
然而眾人執意前往,不得不大戰一場。

眾人來到泉眼寒髓,看到顧寒江和司命都在這裡,才得知剛才只是一個考驗。
顧寒江說,九泉各有奇能,共中無垢可預見未來,而寒髓則能昭示世間生死。

越祁按住顧前輩的吩咐將手放泉水裡,飄來兩朵並蒂蓮,上面寫著她和今朝的名字,顧寒江說,眼前的這株巨大的蓮花樹便是泉眼寒髓。

寒髓之上,每朵命蓮對應一個生命,每時花開花謝,象徵著生命的誕生與消逝。
顧寒江三年前來到這裡,發現這枝並蒂蓮與無垢鑰環共鳴。忘塵司命說,這並蒂蓮花憑空出現,不知其由來。
三年前他和祈在山上醒來,除了只記得自己的姓名,其他的一律不知。

越祈和顧寒江身上的鑰環相共鳴,說明她和靈脈的關係匪淺,而他們兄妹的命運又息息相關。
顧寒江勉勵兩人,將來無論發生何事,都戒嗔戒懼、不要放棄。

回去之後,越祁很想吃面,而今朝卻在思慮他們的未來。

今朝在床上輾轉反側,此時他左眼看到洛昭言在一個大殿中的景象,經過和居十方的核實確認自己看到的就是正武盟的總舵,想起和昭言的約定便與顧寒江辭行,用雲來石前往景安城。

剛來到繁華的景安,就聽聞有邪教徒呂大志在武盟門口鬧事,要求左冠人停止污蔑和加害他們的冥主。
此人迷戀邪教弄得妻離子散,而女兒前來報信通知母親和外婆都死了,反而被他澆上汽油準備自焚。

越今朝準備賣左盟主一個人情,於是出手相救菲兒,明繡看到菲兒像過去的自己也上前安慰。左盟主感謝眾人邀請廳內說話。

眾人來到廳內,發現扁絡桓居然也在,真是冤家路窄,而左盟主則表示他是自己的線人,希望雙方有什麼誤會一筆勾銷。

通過扁絡桓大家得知教內等級森嚴,而以他目前的身份無法見到冥主,而他現在也不得不想辦法得知邪教總壇所在和冥主真身,洛昭言則擔心邪教的人會有更大的陰謀。

因為去過寒髓,今朝更對他們更坦誠了,提及日落部的晶石在烏岩村曾見過,提議去那裡調查。臨別時,今朝拜託左冠人調查他和越祁的身世。

第十章:飄蓬卷蕩擊塵垢圖文攻略

今朝帶著小祈在鬧市遊逛並且買了很多好吃的,越祁感歎為何還有人信邪教,今朝感慨的說因為內心空。

小祈去買東西時會到染坊,開放變裝系統,可以改變衣服的圖案和顏色。

埋名思索洛扁桓背後的人何時上鉤,為何知道他血縛熱海後用緩兵之策,估計是七年前血縛的另一個泉眼讓他無暇顧及。


埋名從昭言那得知扁絡桓是正武盟的臥底,推斷九泉和啟魂聖宗也有關聯,說著嬴旭危登門拜訪。


大家來到烏岩村,發現這裡就位於泉眼無垢的下方。
然而明秀居然對此毫不知情。

而閑卿解釋她不願繼承守護一職,鮮少逗留此地。


三年前無垢異動,今朝和越祁也在此蘇醒,今朝想起這個村子已採礦為生。

由於礦上采完導致村裡貧困,如今看起來卻比當時好很多,估計是開採晶石賣給啟魂邪教改善了生。

這裡的村民對他們也並不友好,警惕性很高。

村莊的西南找到村莊主事石大娘,她以為他們是來找臨淵的。

因為臨淵是最初發現今朝和越祁並送到村子休養的人,但得知大家是為調查晶石,便態度非常不友善。

今朝讓越祁擊倒旁邊的一棵樹以作威脅,給石大娘一天考慮的時間,在他們的後方則有幾個彪形大漢在虎視眈眈的盯著他們。

閑卿留下監視是石大娘,而其他人在一礦井前找到了臨淵大叔。

居十方看到臨源的裝束頗為驚訝,而臨源則解釋因為自己來自波斯,而十方心裡卻想朔漩和他的裝束很像,如果只是異族人就好了。

他邀請越祁和今朝去找好的落腳點休息。

閑卿在石大娘那偷聽的礦挖完後,因為有這些人購買龍晶村子才有了起色,而根本不在乎購買者是什麼人,而今朝那些人因為破壞村子的利益估計會慘遭毒手。

大家在屋內等待閑卿的消息,閑卿如期而來,說明天去陷龍坑找線索那裡會有埋伏。

閑卿把今朝叫到屋外,問他們今日見到什麼人,因為他聞到今朝的身上有股淡淡的妖氣和朔漩身上的很像。

經閑卿的提點,今朝突然注意朔漩和臨源的裝束很像,想必是一夥的。

今朝表示因為臨沂是他們的救命恩人,從沒想過他會是妖,而曾經在飲馬河獲救身上也沾染一樣的妖氣,看來他們知道越祁和今朝的身世,並且時刻在附近保護越祁和今朝。

想到這些今朝有種被戲弄的感覺非常憤慨。

第十一章:天晴之海療情傷圖文攻略

進到陷龍坑,根據石大娘提供的地圖,右手邊應該有條路,此時卻是封鎖的。

大家意料之中的黑衣人也這時候現身了,將他們擊退後,今朝想以身犯險試探臨淵會不會現身相救。

繼續前行,路上有巨石封堵,將領隊切換到趙祈,用她的“念力移物”將巨石搬開,順利通行。

前方會有提醒有異動,小心躲避滾動的石塊即可。

眾人來到石大娘地圖上所標記的空地,明繡祭出燈光,發現洞壁上有些晶石透射出熠熠紅光,正是要找的龍晶。正想著黑衣人何時現身。

這時黑衣人拿著火把要引燃炸藥,卻被一人給擊倒,此人正是臨淵
臨淵說炸藥爆炸會造成礦井坍塌,今朝便讓越祁和明繡使用召水之術講火藥浸濕。

今朝說臨淵身上的妖氣和朔漩相同,臨淵無奈之下現出妖身,和大家大戰一場。
大戰過之後臨源說若再打下去會震塌坑道,大家都會有麻煩。
越今朝怒聲斥問臨淵,到底兩人的身世是什麼。
臨淵說這裡不是說話之地,還是出去再說。

來到外面,臨淵對越祁施大禮尊稱少君令眾人大吃一驚。原來他和朔漩都是妖界天晴之海的禺族,而祈是他們君上柷敔的骨血。
數十年前,禺族遭遇大難,倖存者沉入休眠狀態,其中包括小祈。
三年前她意外進入人界,蘇醒後找到了越今朝成為她的扈生。所謂扈生,就是幼年禺族尋找的守護者,會激發守護者的能力並驅使他行使職責,一切以保護自己為要務。
而越祁因為無法控制力量而傷及今朝的記憶。

臨淵曾經追察過今朝的來歷,發現他只是普通的孤兒,以狩獵為生。
君上就讓小祈流連世間,並命臨淵和朔漩暗中保護她。越今朝提出要去天晴之海。
臨淵說沒問題,君上也很思念祁。

大家為了安全起見,決定一起前往。
明繡心生不悅質問他們為何都要前往妖界,這時閑卿施法昏迷了她,將她輕輕的摟在懷裡。

此時的陷龍坑裡,葛清霏說已收集足夠的龍晶了,既然也被正武盟和禺族的人盯上,吩咐手下的黑衣人立刻撤回馭界樞。


大家從雲來石向遠處觀望,
空中出現一座巨大的城池,被圓形魔法屏障包裹著。
正是越祈曾到訪過的天晴之海臨淵送給每人一隻銀魚,執有此物可在城中活動自如。

進到大殿,居十方看到朔漩連忙上前打招呼,可朔漩卻非常不屑。
一位白衫女子端座在中央座位,端莊肅穆。臨淵介紹說,她就是禺族的女王柷敔。

小祈步向王座,柷敔也步下臺階,兩者的身體散發出感應的微藍輝光。祁沉浸其中,讓今朝擔心不已。

越今朝上前呼喊小祈,讓小祈冷靜下來。柷敔揮手發出一股強橫的力量,逼得諸人後退。
大家感覺到強烈的壓迫感,閑卿從她身上感覺不到任何氣息,尤若混沌。
今朝欲拔劍相向,而柷敔也不甘示弱準備用更強大的法術,在祁和臨淵的勸說下,柷敔才甘休。

越今朝質問柷敔,自己是否祈的扈生,如果是,請證明給他看。
在臨淵的指導下,小祈催動自身的力量,在身周催發出金色光芒,今朝上前摸碰那股力量,感覺和祈連結在一起。
這種力量的共鳴,就是扈生的證據。而今朝知道自己身份後異常失落離開大殿。

朔漩給眾人安頓好後離去,十方居然神不守舍的跟去,閑卿提醒這裡是妖界,昭言卻認為這裡的妖並無敵意,不要冒犯便好。
明繡對妖族恨之入骨,怕安奈不住殺意連累大家。

十方鼓起勇氣尋找朔漩,發現她正在賞魚,朔漩表示她喜歡大英雄大豪傑。
而十方表示自己會努力,朔漩提議打一架,贏了就讓他喜歡,無奈大戰一場後不料慘敗。
朔漩卻心情好了不少,提議讓十方摸可愛的魚,十方居然不解風情的說魚噁心,令朔漩大為惱火。

今朝獨自在一個小亭子裡異常消沉,越祁發現他後上前安慰,如果不是因為扈生的關係話兩人或許不會一起這麼久,表示自己願意當今朝的扈生。
而今朝想起在寒髓時,他心想自己命中註定是要照顧祁的,此情此景讓他不由自主拉住祁的手,希望她不要離開。

 

正在兩人情濃意和時,居十方過來,意外撞見兩人的手握在一起,知道破壞了氛圍,可已經來不及了。這時今朝朝他走過去,狠狠的扼住他的脖子,罵他白癡。

 

第十二章:不離不棄面未來圖文攻略

越祁,今朝與眾人回合,昭言問今後打算,越祁表示要跟隨今朝。
今朝準備明早去和祝攤牌離開此地。

半夜時分,昭言舊疾發作,而閑卿恰巧看到。
閑卿覺得她的舊疾更像詛咒估計和洛家雙子早逝有關,昭言表示不想欺騙他,希望他不要在追問下去。
而閑卿開玩笑的說想吃海鮮覺得海馬不錯,昭言怕禺族人聽見,緊張兮兮的樣子令閑卿哭笑不得。

昭言腰間的熱海之水發出輝光,與埋名取得聯繫。
感歎這裡的美景,同時幫助埋名將大家召集起來,用個新方法就是有意向他們透露已知道總壇所在,然後放掉他們。
或能跟蹤到總壇的線索,此方法需要大家的合作。

第二天,大家集合來到大殿。小祈向柷敔說出要離開晴天之海的意願。
柷敔見她心意已定,便交給小祈一件信物,可以隨時回來探親。

臨淵指責葛清霏,若不是召集他及時趕到,越祁和今朝估計性命難保。
而那個閑卿則將他身份撞破比較棘手,需要借刀殺人不能容忍他繼續逗留祁身邊。

臨淵向柷敔彙報洛家莊的熱海傳聞,估計大概衡道眾和洛家也有所關聯,因為據情報顯示嬴旭危親自去了西域。

離開天晴之海,來到正武盟,彙報了烏岩村的發現,昭言也講了埋名的計策,讓左盟主覺得此計可行。

在前往客房的路上,有人對居十方出言相譏,令本來就因為扈生之事而倍受打擊的今朝大動肝火。
與對方在擂臺按照約定比武,並且取得勝利後讓徐陳兩人依約向居十方道歉。

左冠人突然召集眾人,點破閑卿的身份,要求他離開景安,而閑卿不但不計較反而安慰明繡。
左冠人接著說道收到消息,飲馬河處估計又邪教據點,讓眾人調查。
眾人離開後,十方說盟主做法不妥,左冠人見他心地善良為朋友出頭非常欣慰。

大家準備明天去抓邪教,不在其他人面前丟人。
十方提到,盟主是收到扁絡桓的信件才變臉,估計趕走閑卿就是因為扁絡桓從中作梗。

第十三章:飲馬何處追邪教,埋名欲將詛咒除圖文攻略

眾人和正武盟的人出發去飲馬河追擊邪教。
但是邪教行蹤詭秘,並不知道具體入口。
正當徐啟明準備準備帶領大家尋找邪教入口時,今朝感覺前方路有異樣。
投石問路,果然引爆了埋藏的炸彈救了徐啟明一命。

前方發現機關,用居十方的“機巧運轉”來開啟機關。

方式如圖所示,通過移動方塊,將光線投射到接收圓盤上。
中間有的方塊是實心的,鐳射不能穿過,而有的中間則是有管道的,可以改變鐳射的方向,完成獲得機關師稱號。

開啟機關,恰巧遇到啟魂邪教的孟誠,隨即發生戰鬥。
孟誠落荒而逃,讓徐啟明等正武盟的人守在洞口,其他人繼續到浪隱閣調查。

進入浪隱閣,沿著通道進到一間大廳,周圍有4個小香爐可以用來引爆。
先用越祈的“心念移物”將香爐移到大門口,再切換到明繡。
按F鍵進入射擊模式,運用明繡的技能“靈術火彈”將香爐引爆,炸開大門,按F鍵退出此模式。

眾人繼續前進,而昭言卻有種脫力的感覺,估計埋名那邊有情況發生。
與此同時,洛家莊確有貴客降臨,一顆水泡從天而降,裡面站著柷敔和朔漩兩人

柷敔為熱海而來,直接展開法術攻擊,卻被埋名輕易抵擋。
埋名表示熱海之力為他所用,源源不絕,在熱海的境內,任何人也傷不了他。
界樞的嬴旭危也這時趕來,埋名邀請他們到屋裡敘茶。

埋名承認自己用了血縛之術,將熱海縛於此地。
本以為只是犧牲自己一人,卻不想他永遠被困禁於此,無法輪回轉世,也無法離開熱海半步。
嬴旭危說,血縛泉眼違逆天理,以親族之血催動秘法才能解除。

浪隱閣這邊,眾人穿出大廳繼續行進。前面是一道石門,用越祈的技能扳動右側牆壁的拉杆開門。
繼續走找到第二道機關,讓居十方去破解,解法如圖。

在浪隱閣找到孟誠等人,司詔高驍逃走前對他使用了啟魂珠。
孟誠的力量大增,但常人難以抵抗不住這股強橫的力量,發狂殺死周圍的邪教弟子。
大家打敗了這個早已喪失理性,或許已經不能稱之為人的孟誠。

從垂危的弟子口中,得知啟魂珠之事。
正武盟的人也正好進來,瞭解情況後一起尋找線索,這時越今朝找來一盒珠子,外表像是普通的珍珠。
明繡細探之下,發現上面有微弱的氣息,卻不是妖氣。

洛埋名承諾,解除血縛之日,便將鑰環交給嬴旭危。
柷敔說七年前為救禺族,她血縛了霧魂,並和嬴旭危達成約定,由嬴旭危提供啟魂珠作為食物,而她不可擅動泉眼。
啟魂珠中也將宿主的陰暗情緒一併吸取,使她日漸狂亂,不能自已。
如今她想利用熱海的力量來補充能量,可遭到嬴旭危的阻攔干預。
雖然柷敔說在關鍵時刻也準備了自己的女兒來阻止自己。
嬴旭危不信任柷敔,勸她帶著禺族進入時間禁錮,才是最穩妥的辦法。

第十四章:征衣滿,弓刀染,昨如舊圖文攻略

回到正武盟,將搜獲的啟魂珠交給盟主左冠人,左冠人將其交給徐啟明,要其調查這些珠子的用處。
徐啟明離開大殿,陳千軍喚住了他,問這些珠子是否真的能讓人功力大進,不知他準備作何用。

左冠人說邪教立了新的宗主,準備趁機欲擒故縱,一舉殲滅。
左冠人邀請眾人加入正武盟。
洛昭言因為洛家家主身份,不便加入,但可結盟,而今朝則擔心越祁妖族少主的身份,入盟更加不妥。

越祁不經意提及落日部,讓昭言突然想起了什麼,面色凝重。
記得當初解救旅人,把珠寶分給他人,其中有人拿了的珠寶,那盒子以及裡面珠子的樣子,像極了啟魂珠。她連忙前去確認。

眾人回屋休息,越祁也很快入睡,並且夢到了自己熟悉的夢境。
柷敔對聆夜說,她快要控制不住自己。啟魂珠中那些人類垂死的情緒,猶如跗骨之疽,揮之不去。
昔之神農所言,過去之事皆註定,但和嬴旭危所言相左,大概時曆千萬年,訊息的傳遞會出現謬誤吧。
聆夜對越祁回眸一笑,讓她驚歎其二人長得如此神似,這時祈今朝把她叫醒了。

徐啟明等正武盟弟子趕來幫忙,大家來到練武場的擂臺,切磋武技。(這裡要擊退3波敵人才可以取得勝利)
比武完畢,眾人看到顧寒江居然來此,頗為驚訝。顧寒江號稱墨流掌,當初是江湖名人,和左冠人頗有私交。

大家上前和顧大叔說話,小祈說今朝剛知道過去的事情後,一直鬱鬱寡歡,雖然看起來好多了但並不是真的開心。
昭言詢問閑卿的近況。顧大叔前去找愛徒,途中看到居十方在研製機關。

十方說明繡心情很不好。明繡一直躲在居十方的屋子裡表示今天不想見人,顧大叔給了十方一些錢,果斷破門而入。
眾人震驚感歎不愧是明繡的師傅。顧寒江進得屋裡,邀請繡兒陪著到景安城逛逛。同時對眾人說在渡口溫酒相候。

眾人前往顧前輩所租的小舟,驚歎發現在舟上撫琴的俊美男子正是閑卿!

洛昭言說西域風俗,壽星會對天許願,期望上天讓其願望實現。
居十方便催促明繡趕快許個願,明繡則說她的願望,師父是瞭解的。
顧寒江明明知道這個徒弟喜歡自己,卻說期望有人能幫她實現願望,而明繡則直接說有的願望並不是什麼人都可以實現的。這番對話令眾人汗顏。

眾人談及自己心中的願望。

小祈說的願望,就是永遠和今朝開心的在一起(咳咳,典型的情侶心願~)

昭言的願望是要在有生之年,讓江湖中人都記得西域有個洛家,有個洛昭言(生命雖然註定短暫,但是必須璀璨耀眼,刹那即永恆)。
閑卿說自己心無雜念,所以也就無欲無求(真是狼妖有的就是時間,你既然無欲無求有本事別喜歡昭言!)。
居十方的願望是,成為和娘親一樣的機關術。(真是一個乖寶寶)

今朝帶著越祁觀看河中的小魚追逐著他們燈籠的光影,嬉戲歡笑,羨煞旁人~居十方則不勝酒力。
在夢中詢問娘親自己是否有機關術的天賦,而顧前輩見明繡也累了,便提起她的童年往事哄她入睡,可明繡卻捉住他的手,生怕他離開自己。

回到正武盟,顧寒江對左冠人說,卜卦顯示,正武盟近日恐有大劫.
他擔心會應驗在此次圍攻邪教總壇的行動上。
左冠人卻不太相信命理定數,說好不容易找到邪教總壇的方位,機不可失,必將其一網打盡。

在大家商討攻打邪教總壇的時候,顧寒江卻悄悄離開大殿,明繡看出師傅另有隱情連忙跟著出來。
她發現師父的眼睛有了問題,顧寒江說自無垢窺得天機所付出的代價,但是這是值得的。
而這次行動他會和左盟主一起行動,明繡要和今朝等人行動。
因為他覺得明繡已經長大不需要他保護了,而明繡卻因為師傅令她失望,憤然離開。

顧寒江的所看到的幻想顯示正武盟死傷慘重,想必和圍剿邪教有關。
越氏兄妹的命運線牽連到更遠的未來,眼下看來比較安全,讓明繡呆在他們身邊應該更妥當。
他祭出一隻紙鶴,委託閑卿暗中保護明繡。發誓就算以生命為代價也要扭轉這雙眼所見之事。

 

 

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