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之山 (Kholat) 圖文全攻略

16 六月

廣告

來源:3DM

作者:annyroal36

遊戲上手指南

如何使用地圖

辨明方向看地圖基本能夠辨明東南西北,因為基本上所有地圖都有那麼的規律,就是上北下南左西右東。
但單憑一張地圖是無法準確地辨明方向的,你需要指南針搭配起碼兩個參照物來看清方向。
指南針在開場不久就可以獲得,地圖也是,而參照物則需要玩家自己去探索(繼而地圖會標記出來)。
參照物一般分為了兩種,一種是地圖上的圖示,另一種是場景中能夠引起玩家注意的建築物、場景等。
前者比較容易通過地圖確定下來,而後者則需要對這些地方有著深刻的印象才起效。
前者一般是比較愚蠢卻又準確的,玩家可以根據這些地圖圖示,玩家可以回訪這些地點,然後通過地圖來辨明接下來要去到的目的地的東西南北方向,再根據指南針的提示就可以相對輕鬆地找到目的地。
後者的辦法就相對比較快捷,這只需要用到指南針和玩家對場景的記憶,適當瞭解一下路線即刻。

尋找目標

在地圖左上方會標出當前一幕(章節)所需尋找到的座標。
在地圖上移動游標(黃色圓圈),游標在移動過程中也會顯示出座標,找到對應調查點的座標,然後記住通往這些目標座標的路線、沿途經過的參照物便可以找到目的地。
一般來說,地圖路線的盡頭地點多數都是可以調查的座標,所以玩家有時間都可以去遊走一下。

如何使用指南針

確定指南針的指向

這個指南針與我們平常看見的指南針有所區別,但主要還是功能是大致相同的。
首先建議是找到第二幕初始位置的火篝營地以及其南面的火坑,只要地圖上出了這兩個圖示,那麼站在其中一個地點並朝向另一個地點,如果玩家是站在火篝營地朝向火坑。
那麼指標當前朝上的指標就是指南針,指標朝下的就是指北針。

辨明距離

玩家可以隨便尋找兩個橫向或縱向的參照物。
小編選擇的是第二幕初始位置的火篝營地以及其南面的火坑,大概兩者距離是3/4格子,就大概取值為0.75單位距離。
玩家看著指南針,儘量以垂直的方向走兩趟,快跑一次、慢走一次,就可以大概預估到0.75單位距離行走或奔跑所需的時間,那麼也可以將這個時間乘以1.25,就可以推算出一格子的距離行走或奔跑所需的時間。
根據這些行走用時,玩家大概可以預估到前進道路的變化(當然需要結合地圖上當前正在行走的道路情況)。

如何應對突發狀況

體力缺乏

當主人翁奔跑大概5秒至7秒的樣子,他就會出現頭昏目眩的狀況並且奔跑越來越慢,此時玩家可以停下腳步或者慢走歇歇。
體力缺乏的情況下,容易看不清前路,一旦遭遇到敵人或者懸崖,那後果是不堪設想的。
因此在比較空曠、安全的位置或者是有敵人追擊時,才使用奔跑。

遭遇到鬼魂

鬼魂呈現半透明的金色,他們出現的地方多半是主線流程的目的座標,他們所正在做的行為是他們當時逃命的經過或是告訴玩家一些資訊。
他們逃命的經過,玩家只需要稍微留意一下就可以了;而鬼魂留下的一些資訊(座標)等,就非常有價值,甚至乎會揭開一些新的資訊(獲得檔)。
有時候鬼魂也會告訴玩家一些逃跑方向,躲避位置。

遭遇怪物

遭遇怪物的先兆就是會聽到狼嚎等猛獸的哀嚎聲,此時玩家就要警惕四周。
一般來說聽到猛獸的哀嚎聲距離怪物也有一定的距離,大概是兩格子的距離。
如果十分接近怪物的話,首先會看見地上會出現橙色的腳印,根據這些腳印的朝向基本可以確認怪物的走向,那麼主人翁就不要再靠近了。
怪物是長著人形的,他們身體會散發出黑色的氣息,他們的盲點比較多,只要不要站在他們5米內正對的位置,基本都不會被發現。
一旦被發現,馬上開逃基本都能逃脫。
但有種情況是不可以逃脫的,也就是下文提到的濃霧狀況,一旦有濃霧出現,而玩家又陷入到濃霧之中,就會突然被怪物給抓住。
躲避怪物還有一個很特別的辦法,首先就是要留意有沒有一些鬼魂,這些鬼魂通常會留下一些特別的資訊,例如可以躲避的衣櫃等。

遭遇濃霧

濃霧是指在山間中出現的橙色濃霧或者是某種自然災害發生後發出的濃霧。
前者是具有殺傷性的,而後者只有震懾玩家的作用。
兩者產生而當原因都是與主線流程直接掛鉤的,一旦看見這些濃霧的出現,就說明玩家來對了調查地方。
這兩種濃霧,只要流程通過了,就不會再出現。
重點要談如何躲避橙色帶有殺傷性的濃霧,這些濃霧會在山間中溢出留意濃霧溢出的源頭,往其反方向跑去。
如果這些濃霧是從四面八方溢出,留意這些溢出源頭中央,看看能否找到建築物,可以進入到這些建築物中躲避濃霧。

攻略部分

導讀:本篇攻略在搜尋目標座標時儘量按照地位置,而非地圖上顯示的排序順序來執行搜索。

第一幕

目標座標:共0處

背景故事:56年前,俄羅斯,烏拉爾山北部,9名烏拉爾理工學院的學生踏上前往奧拓頓山脈的艱苦冬日旅程。一開始旅途進展順利,但是旅行第七天,天氣情況惡化了。他們迷失了方向,被迫在名為kholat syakhl山地斜坡上紮營。這是他們最後停留的地方。在yekaterinburg過了三周後,他們的家人沒有收到任何成功的消息,此時派出了第一支救援隊。
在1959年2月25日,發現了一座被遺棄的營地。帳篷被拆毀掩埋在雪中,小組的物品依然留在其中原封不動。進一步檢查發現是被從裡到外被切開。四處亂七八糟的足跡表示組員們離開得非常匆忙。
他們光著腳,這表明嚇得神志不清的組員正狂亂地四處逃竄。兩組圖片指向森林地區,走下斜坡。救援隊發現了一個臨時性的火爐,以及兩具屍體。他們就穿著內褲躺著,四肢佈滿了傷口和抓痕,顯示著他們慌張地想爬上樹。
什麼會讓他們如此害怕?
接下來找到三具屍體,分散在第一事發現場大概數百米外的地方。其中一人出現頭顱骨折,卻沒有掙扎的跡象。
直到兩個月後春季解凍了,救援隊伍才發現了其餘的受害者。最後四名登山者被發現埋葬在一層極厚的冰雪中。他們在驗屍過程中發現了更多古怪的東西——所有屍體上都存在嚴重的內臟傷害,造成因素不明,跟一場嚴重車禍的現場很相似,卻沒有發現任何外部傷痕,除了一名從某個受害者嘴裡撕裂的舌頭,以及一身奇怪的橙色皮膚。
這些讓人費解的事件引起了各種猜測。這些推論也包括了受到本地土著的襲擊,要麼是雪崩造成的,要麼是動物幹的。每一個推論都製造出了更多的問題。這一系列悲劇事件背後隱藏的真相至今依然未被揭曉。
到底發生了什麼?也許答案還未被發現,深藏在雪底下。

step1.主人翁來到了烏拉爾山的火車站,火車站乃至這個村莊也是空無一人的(也許主人翁看見的這個世界是不同時空的世界,也就是事件發生以後的世界,或者是世界的另一面)。
往列車右側的城鎮大街走去,然後往城鎮遠端的森林跑去,玩家沿途可以領略“虛幻4”的強大動態效果以及光影效果。
森林中道路兩旁有著交叉傾側的兩排樹,它們形成了一個三角形的走廊頂棚,穿過它時會發現地面上出現橙色的腳印,這些腳印比較小,應該是人類的腳印。

男子的聲音:你是尋我而來的嗎?

step2.那把男子的聲音剛落,主人翁進入到一個小山洞內,正當看見另一頭出口的光照時,主人翁眼前一白便掉了下去。

男子的聲音:倒最後,我看到的只是閃光。令人不可直視的燃燒著的光芒。疼痛正在撕裂我的身軀。我感覺到它正在撕裂我的靈魂。又過了一段時間,我迷失了我,成為了“無”。燈光熄滅後,我消失在壓迫型的黑暗中。
我愉悅地迎接我生命的盡頭。

step3.主人翁所經歷的剛才那一幕與神秘男子所描述的內容大致相同。
當神秘男子話音停止後,隨意往哪一個方向都行,前進一步就可以發現一個火篝營地,這也是主人翁第一個遇到的火篝營地。
按E鍵可以點擊火篝營地中的帳篷拿到日記本、指南針和地圖。

男子的聲音:我就在你身後。

第二幕

目標座標:共9處,分別是(37N,62E)、(7N,52E)、(54N,61E)、(43N,95E)、(45N,84E)、(14N,83E)、(62N,47E)、(51N,30E)、(66N,72E)

男子的聲音:你是否堅持過保留自己的人性?當其他人讓你相信你只是專案,一個物體的時候,他們就可以對你為所欲為。他們告訴你,你是一個怪物,你理應受到懲罰,而你卻也並不記得自己所犯下的罪過。
他們帶走你的摯愛並留下你獨自一人在黑暗中腐爛。問題是他們的黑暗之中你永遠是不孤獨的。

step1.帳篷對出雪地上忽然出現了成色的腳印,跟隨著腳印前進(往南),會發現到西南方向遠端的山上有一個發出紅色刺眼燈光的物體(信號塔)。
繼續往南走回發現幾根石柱下有一個深坑,落到深坑內搜刮石頭上的紙條可以獲得一份日誌[1/9目標座標,(37N,62E)]
隨後要趕快離開深坑,因為有一顆火球會砸中深坑並產生爆炸,爆炸過後有一個鬼魂往南面方向跑去。

日誌(1959.2.27):我觸發的時候聽到了這件事。我當時就在這個區域,所以我向單位報告並主動地要求被分配到這個案件上。
我在二月十九好到達並紮營。在研究所的救援隊幾天之前,在等他們到達的同時,我開始四處詢問這個案件的事情。其中一個受訪者提到這個區域有一個獵人小屋。這名獵人非常熟悉這片區域。我決定找這名獵人作為嚮導。
當救援隊終於到達的時候,我向他們解釋了單位在這個任務中的角色而且所有的發現或者觀察到的情況要在其他人之前首先向我報告,我們制定了優先順序,檢查了設備馬上就出發了。
直到二月二十六日,我們才找到了我覺得屬於學生的帳篷。最初的情況發現帳篷裡的人劃開了側壁,因為一些原因,試圖在恐懼中逃走。雪中的路徑指向1.5公里外的森林。
但是線索在五百米之外斷掉了並且我們需要認真地搜查這片區域。這不是什麼事故頻發的地方。因為周圍的環境我們感到寒意刺骨,我猜測這不僅僅是一個事故,我感覺我們是在與一些非自然的東西打交道。

step2.此時往深坑南面走去,通過一條獨木橋,留意過橋後左手邊的岩石旁會粘著一份次要日誌。

step3.獲得次要日誌後繼續往南走,雖說日誌(1959.2.27)提及到森林,它處於南面的稍遠處,因此先往南走幾步。
會發現左手邊有一個斷裂的吊橋,雖然是斷裂了,但它依然可以讓主人翁安全行走,去到左手邊的斜坡以後,往北面的山頭走去,山道兩旁都有一些畫有圖騰的木樁,當主人翁途徑時,木樁的圖騰會發出銀色的光芒,並且主人翁就處於紅色的氛圍當中。
在山頂的聖壇上拾獲一份日誌[2/9目標座標,(54N,62E)]

日誌(1959.2.28):我們在松鼠旁發現了第一批屍體。臨時的篝火意味著他們曾試著暖暖身子。屍體只穿著內衣。我決定徹底搜尋帳篷和林木線之間的區域。我在每幾百米都找到一些其他的屍體。他們的位置顯示受害者曾想要儘快地回到帳篷。
這可能意味著危險結束了然後組員決定返回到帳篷或者恰恰相反有人或者有什麼從森林中出來然後迫使受害者逃走。
在這一點上,很難確定到發生了什麼。為了以後在單位的實驗室進一步研究我從所有屍體上收集了一小部分樣本。我和救援隊的其他成員討論了這個情況之後,他們更專注於帳篷的視覺交叉和樹林旁邊的區域,而我進入了森林深處。

step4.此時圖騰柱和紅色氛圍的怪異現象消失了,往神壇山南面的的山腳走去,在山腳的分岔路口東面那條路旁邊可以發現一個火篝營地可以進行遊戲保存。

step5.現在繼續往南走,進入到日誌提到的森林內,這個森林一旦進入就非常黑暗。
森林初期有一個分岔口,建議是走到南部的第二分岔口,繼續往南走在一個大石上可以找到一份次要日誌。
而在第二個分岔口往東走,會發現一個石陣,石陣中有一個鬼魂,當主人翁靠近後,它會消失,而在它之前所站的大石上會顯示出一個座標(58N,71E),這是一份次要日誌的座標。

step6.去到發現座標(58N,71E)的大石東南面的大石上可以發現另一份次要日誌。

step7.在發現座標(58N,71E)的大石的東北面不遠處有一條狹隘的小道,小道末端有一條獨木橋通往一個房間。
內進房間後在桌面上找到一份日誌[3/9目標座標,(66N,72E)]
隨後屋外來了一隻怪物,此時主人翁需要進入到衣櫃內躲避怪物(之前衣櫃內躲著一隻鬼魂)。
等待怪物離開後可以離開衣櫃,在木屋對出的大石上標記著一個座標(72N,64E)。

日誌(1959.5.4):終於,我們成功過來了,感謝上蒼,我們成功了。在我們路上,我感覺到有人在跟著我們。我聽到周圍奇怪的低語聲。有時我甚至在樹林裡看到了一個人影在移動。有那麼些時候我能夠感覺到有人在我肩膀上呼吸。
當我停下,聽著有人的靴子踩雪的聲音,但是當我回頭的時候卻沒有人。我感覺這裡是一個瘋狂的可怕祭壇,壓根不像它應該的樣子…或者這是一場噩夢。
接著我們找到了屍體。
感覺告訴我不要去看,但是看起來像什麼東西探了出來。或者也許只是我腦子裡的聲音,一直在重複:“下去那裡,下去”——現在我甚至聽得更清楚了。所以,我走了下去並找到了倖存的四個。
他們看起來的樣子…酒精什麼樣可怕的事情發生在他們身上。
我無法太過詳細地描述。砸碎的骨頭,扭曲的四肢,斷掉的肋骨。撕裂,割傷或者燒傷的皮膚。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是什麼瘋狂或者病態實驗的可怕景象。就好像有什麼人或者什麼東西把玩他們,然後把這些玩具丟在森林裡。
我感到瘋狂正在慢慢,但是堅定地吞噬我的靈魂。

step8.返回到step2的獨木橋北面橋頭,只需要往西走幾步又會發現一條獨木橋可以通往南岸,沿著山路上西面走去,會發現一個火篝營地可以進行遊戲保存。

step9.在火篝營地的南面會有一片碉堡廢墟,順著這些殘壁可以靠近到之前早早就看見的信號塔。
信號塔旁邊有一個地堡,利用附近一塊傾臥在圍牆上的鐵板可以進入到地堡內。

step10.一旦進入到地堡中,身後就會出現一隻怪物,此時不斷往走廊盡頭跑去。
盡頭的房間門會往前延伸3次,最終走廊停止延伸,主人翁一旦進入到盡頭走廊的房間後,他就會重重地摔倒下層。
然後可以搜刮木桌子上的日誌[4/9目標座標,(62N,47E)]

日誌(1959.2.28):很長的時間裡我沒有任何的線索。那些軌道走來走去好像有人在捉弄我。就像那些被害人移動的時候一樣。而且一旦我確定我看到了什麼而且我在之後的樹後面找到什麼新東西,路瞬間就變冷。
我完全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情況。最終,我到了一小片草地。在那,我找到了一本裝訂的日誌——好像有人故意留在那裡。日誌屬於探險隊隊員,他們寫下了他們的想法和觀察到的東西。需要注意的是——還有一些晦澀的記錄。
考慮到他們所處的情形可能是黑暗中所寫的。這可能給案子帶來新光亮。我把日誌負載了這份報告的後面。
我們需要控制調查的進行而且在某些地方上中段資訊的交流。有關於這一事件的事實不能以任何方式、形式或者形狀公開。

step11.拿到日誌之後,地堡房間的門就會打開,沿著原路可以返回到地堡入口,也就是信號塔的位置。

男子的聲音:時間不能癒合傷口。
就如同我最近才悟到的那樣。這份真相伴隨著痛苦、殘酷和謊言重重砸向了我。我學習,我牢記。
揭露出來的真相差點顛覆了我認知的本質。他們拖著粉身碎骨的我滑過走廊,他們對我做手術來觀察我錯位的器官,他們讓我感受到了最恐怖的噩夢。
他們靠近我,把我的殘肢重新合到了一塊兒,讓我一次次地復活來測試我忍耐的極限…而多年之後,卻終於告訴我,妻子已經亡故。
時間不能癒合傷口。

step12.①.此時要去到信號塔對出火篝營地的西面地帶,這裡是一個暴風雪肆虐的區域,如果僅憑藉參照物是很容易迷路的。
從信號塔對出火篝營地往西走會看見一條中部因雪崩而被岩石阻隔的橋樑。
很多玩家可能在初期看地圖是沒有發現這座橋的左邊(靠近山體的一邊)是有一條密道的,通過它可以直接去到倒塌的教堂。

step12.②.如果是沒有看見密道的玩家可以選擇的是信號塔對出火篝營地北面的小徑,繞一個大圈去到地圖的最西面,途中會經過座標(46N,32E),在此可以找到一份次要檔。
記得不時留意一下南面,有可能會看見倒塌的教堂。

step12.③.在獲得那份次要檔的西面會遇到一個遠眺倒塌教堂的鬼魂,這就意味著這條路是正確的。
繼續往山下的平地走去,這裡會出現兩隻怪物,注意要躲避。
雖然感覺已經很接近教堂,但實質這個平地與教堂並不屬於同一“層”,所以此時沿著平地往東走至盡頭,留意右手邊的山,一旦發現有山洞就鑽進去。
此時四周就會飄起橙色的煙霧,闖過一條獨木橋,煙霧從橋底漫上來、從山間夾擊,一直往前跑就會去到一個森林。

男子的聲音:你得快點兒,我時間無多了,你必須儘快。找到方法,找到我,否則我不會讓你好過。

step12.④.朝森林的北部走去就會看見倒塌的教堂,此時天空四周也溢出煙霧。
記住,此時必須往教堂的右邊走去,因為門口就在那兒,如果選擇走到教堂背後,此時會被一隻藏在教堂牆中的怪物給抓到。
進入到教堂內,在教堂內跌落的大鐘錶面找到日誌[5/9目標座標,(51N,30E)]

日誌(未知):人的內心是一個好奇的玩具。它抵抗痛苦和瘋狂的消耗卻又與那些可以將自己釋放自由的東西隔離開來。通過矛盾來理解事物。我們否認簡單的事實。就是人類是真正的怪物的事實。
並且我們如此對待彼此。雖然,這麼多年來我一直在欺騙自己,我終於明白了我自己的本性。記住你在黑暗中永遠不孤獨,總有人等待你的跌倒。

step13.往倒塌教堂東南面不遠處走去,這裡會發現一個火篝營地。
在火篝營地南面有兩條路,東面的道路只能算是觀景台,沿著西面的長路去到分岔口,然後往東面的樹木橋走去,就能夠去到之前看見因雪崩而被阻隔的木橋上。
此時落到木橋左下方,繞到東面的橋底,橋底下會有木板指示牌,這意味著可以從橋底回到東面橋的橋面上。

step14.返回到四根柱子包圍的深坑,往右側的山道走進去,途中需要穿過一個山洞,山洞坐壁上會顯示一個次要日誌的座標[(69N,71E)],這個次要日誌在上文已經獲取得到。
沿著山道一直往南直走,道路的南端盡頭靠近一個森林,這個森林其實也就是上文提到的木屋下方。
在道路盡頭的石堆上可以找到一份次要日誌,座標為[(58N,71E)]。

step15.在這個森林有一條隱蔽的往北山道,這條山道可以通往祭壇,但是在地圖上是沒有顯示的,在山道與祭壇斜坡的分岔口處的木樁上可以找到一份日誌,座標為[(60N,66E)]。

step16.在step15的山道山腳的位置有一個死胡同,死胡同裡面可以找到一份次要日誌,座標為[(66N,69E)]。

step17.選擇回到四根柱子包圍的深坑,往右側的山道,這次就不繼續往南端走,而是在第一個分岔路口就往東拐。
在一個石頭上可以發現一份次要日誌,座標為[(47N,74E)]。

step18.穿過前方的一個石拱橋,左側有一條路是上山前往地圖的北部,暫時先選擇探索下路。
那麼就需要進入到前方的森林,當主人翁進入到森林後,四處溢出橙色的煙霧,此時又會出現一些鬼影,這些鬼影會朝著前方奔跑,如果是錯誤的鬼影,他們跑著過程中就會消失。
因此玩家需要判斷煙霧的縫隙,然後跟著那個往縫隙沖去的鬼影走,最終可以進入到一個山縫間。

step19.山縫右邊的道路是往山上走去,走到山上就可以看見空地上有一棵枯竭的大樹,落到大樹旁可以拾獲一份日誌[6/9目標座標,(43N,96E)]
在這份日誌正對的石頭上印有一個次要日誌的座標[(39N,96E)]。

日誌(未知):太陽剛剛升起。我看見那好像我自己就在那裡。好像我就站在那樹林的中間。我不確定真實究竟是什麼樣子。我在用自己的血在樹上寫著東西。我自己的名字,安東。不,不是我的,他的。
太陽剛剛升起。橙色的迷霧,到處都是橙色的迷霧。我看到他們的屍體從樹林裡走出來。我聽到尖叫。一個從心裡對恐懼的可怕尖叫。那是我的聲音嗎?我像是的…安東在哪?他從哪裡來?他怎麼進去的?
太陽剛剛升起。他在我身體裡。他在我腦子裡。他從我的眼睛裡進來。眼睛是靈魂的窗戶。他沒有靈魂
安東在哪裡?
我掉進了無底的深淵,倒在了過去。死亡和腐爛在下降的時候抓住了我。我可以感受到它們在我耳朵裡的密語“現在,你是我們的。你永遠不會離開了。”我在叫他,我在呼喚安東。
安東在哪裡?
我不知道。我什麼都看不鍵。我的眼睛裡充滿了血。我得逃跑,我得逃走。我得開始逃…
太陽才剛剛升起。

step20.枯竭大樹往南望去可以發現到信號塔,沿著大樹西面的岩石往北走,去到盡頭可以看見冰封的河流。
找到這條河流非常關鍵,憑藉它基本可以找到紅炎森林的入口。
這條河流只有一段,而且在河流附近視野非常清晰,所以能夠判斷到這段河流的始末,根據始末來確定中點,然後往南走就可以找到通往紅炎森林的入口。
河流北面的山坡東面有一個山洞,內進一個“觀景台”在兩個木柴堆旁可以找到一份次要日誌,座標為[(28N,92E)]。

step21.在紅炎森林入口地面上有三根鐵棒,其附近就放有一份次要日誌,座標為[(39N,91E)]。

step22.沿著山道往南走,可以看見營火,在營地保存之後,往紅炎森林走進去,在森林的中部偏西的位置這有一塊黑色岩石,岩石上就放有日誌[7/9目標座標,(46N,84E)]

日誌(未知):不管是誰在讀著這些文字——我求你!救救我們!我們在一個他們叫作郵局郵箱5的地方。我不知道這裡是哪,我甚至不知道現在是多少年。他們不允許任何外界的人和我們接觸。
他們把我鎖在監牢,每個裡面四人。我看到了數十個像這樣的監牢。
他們談論什麼叫作非正常-7的東西。每一天我們都在接受測試、研究、折磨。我看到了他們如何殺人。我看到了很可怕的事情。把它寫下來!讓世界都知道!
他們進行了最惡毒的實驗。他們有一個叫作恐怖室的東西。根本不知道在那裡的人最後會落下什麼樣的結局。有些人回來了,但再也不是他們自己,他們神情恍惚。另外一些的拖出來的時候已經死了。只有幾個還保留了理智。我層看到一股橙色的光,它用惡魔般的聲音和我說話,而且給我看了你噩夢中都不會看到的可怕東西。
有時候從拿出來的人骨頭斷掉,斷足、壓碎、輻照、肢解。我再也受不了了。帶走這些圖片。
在我們中間也有一個科學家。他說在他們病態的試驗中他們發現了什麼…從這個世界中。他們想要證明它。事實上IT正在測試他們。他告訴我們世界上還有很多像這樣的地方而且終於有一天地獄的大門會打開。你需要阻止這一切,摧毀它、摧毀我們、把我們都殺死。
中心是被一個叫作俄羅斯研究自然現象單位所統治的。我曾經在審訊我的人的ID卡上看到這個。他說我們是囚犯、罪犯、殺人犯、小偷。但那不是真的,我沒有做錯事!我恨他們所有人。
他們叫我們做試驗品,沒有名字,全都是試驗品。我是試驗品β。我甚至不記得我自己的真名。我求你了,來棒棒我們!把它徹底燒毀吧!如果只有這封信傳出了中心的圍牆之外,如果守衛承諾保管它並且會遵守承諾——你需要做些什麼。
我發誓,當著所有的神聖,你必須!我唯一的獄友安東到我的耳朵低聲說,一切都會沒事。橙黃色的燈光在用數百名天使唱詩班的聲音唱歌。安東答應我如果我仔細聆聽歌唱,他會放我自由。有時,然而,我認為所有這一切都不存在,沒有監獄,沒有就把,沒有醫生,沒有安東。
那裡是只有這個可怕、穿孔、橙色的光。

step23.此時返回到step18的石拱橋,選擇往左側的斜坡走上山,附近的一顆大岩石印有一個座標為[(47N,73E)],此次要日誌上文已經獲得了。
沿著狹窄的山道潛行,留意左手邊會出現一個凹陷的冰封洞窟,在內可以搜刮到一份次要日誌,座標為[(25N,80E)]。

男子的聲音:永世。這就是我懸掛在虛空之中的時長。而這一次,一道蒼白微弱的光芒充填其中。我感覺到某些意識正在滲透進我的腦袋。滴落著豆大的血液讓我不得安穩平靜地死去。我跟我自己鬥爭。我不敢睜開眼睛。而且最後,對這事況想了又想之後,我才發現…我看不見。

step24.山道上會遇見一些石頭會出現閃亮的圖騰,跟隨著這些圖騰往左手邊的山上繼續前進,就可以看見山上的營地。
這個營地比較關鍵,之後需要經過這裡兩次,所以要熟記這裡的地形。
首先往營地西北面斜坡走幾步,回來到一個分岔口,先進入到東面的山洞內。

step25.進入到山洞後,山洞同樣有一個分岔口,左邊是斜坡向下,而右側是通往瀑布。
先前往右側的瀑布,剛踏上地板不多久,地板就崩塌,主人翁便摔落到下層。
爬起來之後,在紅色光芒洞穴中的爪子形狀的石柱上獲得一份次要日誌。

step26.此時進入到另一個洞窟中,這裡會有兩隻怪物在巡邏,此時玩家可以選擇左側的斜坡跑到二層或者是右側蹲下鑽進地洞繞過兩隻怪物,但在山洞內可以發現次要日誌的座標[(21N,77E)]。
在洞窟的東部的蠟燭祭壇上可以找到日誌[8/9目標座標,(13N,83E)],這個蠟燭祭壇不時傳來女子的哭喊聲,也許這女子正是祭壇供奉的照片中的人。

日誌(日期位置):我是一具空的軀殼。形式卻神不似,一個僕人,遵從他的主人。我的身體是一個空殼,而我準備好把他吸收進來。現在我明白了計畫。我明白了毀滅的程度。造物者在召喚我。
而我願意成為他的食物。我在哼著他的曲調。我在通過他的眼睛看著世界。
我在飲用著他敵人的血,品嘗著腐爛的屍體。我在皮膚下感到罪的發芽。我聽到我鬧鐘的尖叫。我聽到他們在喊著我。我聽到那些通過他已經找到了他們永恆的住所的歡呼。給他們自由我的主。給他們自由然後用我來代替。
完成你的復仇,在我死亡的最後一刻。
從橙色光中深處有一雙天使的臂膀。他們的歌聲是有力的嗓音。我能感到他們的存在。他們扭曲的臉,他們鑽進我的意識的黑眼鏡。他們要求完成這項工作。他的存在征服了我。
如此的可憐並無助…他們對你做了什麼?怎麼的傷害?
那裡有一個地方。你在哪裡,我也是。一個巨大的閘門和隱藏在它背後的造物主。只有那些打動了她的少數人能理解。但你可以,你的理解,我通過你的理解。

step27.從祭壇佈滿蠟燭斜坡行走,可以從盡頭的洞口外出返回到營地。
再次進入到洞內,選擇洞內分岔口左側往下的通道。
沿著通道一直往西走,注意的是一旦遇到分岔口就選擇右側的道路,其中最為關鍵的就是要蹲伏進入一處地道。
地道外出之後便是冰封湖。

step28.地圖上顯示冰封湖東部有兩條路徑可以上山,其實不然。
需要去到冰封湖的西部,這裡會有一條帶有火把的獨木橋,才可以讓主人翁走上山。

男子的聲音:你知道嗎,一開始我是想把事情弄好。我相信是上帝照拂了我。我獲得了一次機會,作為我受到的邪惡災難的補償。隨後我明白了這不是上帝,不是什麼好事或者賠償。只是個復仇的工具。

step29.沿著山路走,途中經過一個火把後需要踏上一段獨木橋,然後穿過一個石拱橋後會有落石不斷地掉落。
穿過山洞外出時,在一個岩石上印有一個次要日誌的左邊[(10N,57E)]。

step30.穿過像似一隻巨手企圖抓住山道的走廊,前方有一隻鬼影,正當主人翁想追上去時,腳下的獨木橋卻碎裂了。
身旁的怪物並不會抓主人翁,只是嚇唬一下玩家,此時不必四處找出路,因為出路正正就是在吊橋的下方,需要蹲下即可進入到吊橋下方的洞內(這個比較陰)。

step31.沿著山路進入到一個祭拜一個鹿行精的神壇內,拿取到鹿行精骸骨前的日誌[9/9目標座標,(7N,52E)]

日誌(1961年4月12日):我親愛的維艾拉,我在研究所久久地漫步打法時間。只有在這裡我可以找到安慰。只有在樹木的陰影裡。當我看到陽光灑在綠色樹葉裡,柔風拂過我的臉頰,我的想法是平靜的。
醫生說我糟糕的日子已經過去。癱瘓是暫時的。而且對我而言很難說是什麼導致了這樣的狀況。我知道你永遠不會原諒我所做的一切。我造成的慘劇永遠不會有任何的弓藝或者解釋——我只能用瘋狂來掩蓋它。但我知道這是一個可悲的藉口,我不能躲在它背後,
我為所發生的一切負全責。而且我準備接受懲罰。然而醫生說,我永遠也不可能離開研究所,你要知道我寧願為對你所做的事在監獄裡爛掉一百次。
我必須承認我欺騙了你。我知道你永遠不會願意聽到我和你所講的。這就是為什麼我讓我的朋友帶著這封信去找你的姐妹,然後花了很長時間說服她後,她才同意讀給你聽。我從我心底感謝她。
這封信快寫完了。我也不想再讓你感到厭煩。我愛你而且相信有一天,希望,我可以自己去告訴你這一切。
幸運的是,我的朋友,按動始終在我身邊。他就是那個拜訪你姐妹的人。我希望這封信到的時候,你們都安好健康。我祝福你一切都好。
你永遠的——維塔利。

step32.取得這封信後,洞窟內發生了強震,從另一側的通道外出,此時會看見前方出現一個鬼影,濃霧也從四處溢出,此時可以發現到附近的營地,在營地附近的石頭上印有一個次要日誌的左邊[(29N,93E)]。
使用營地傳送至第二幕最初的營地。

step33.此時會發現深坑旁邊的四個石柱都升起來了,當主人翁靠近以後,他拿出日誌本,日誌本內其實全是空白的…大風將所有的空白頁都吹散了,主人翁眼前一片漆黑。

第三幕

目標座標:共0處

男子的聲音:而我們,也終於到達了終點。你瞭解你需要為我做什麼嗎?沒有隨機的受害者。這世上無人是完全無辜的。你可能不同意。但當22號部門的入口被打開讓全世界見識到真正的瘋狂時,你就會瞭解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有必要的。

step1.地上有多條類似單車行徑的痕跡,遠方有一個營地,主人翁可以不按照單車痕跡前往營地,可以直接翻山越嶺地過去。
身後搖曳的大樹恍如跟在主人翁被的人群。
走到營地前,主人翁割開了帳篷,隨後只能聽見一把女聲的慘叫…

 

 

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