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源詛咒 (Bloodborne) 劇情分析

26 五月

廣告

來源:A9VG

作者:minehe

 

【血液:表像的世界】
表面上看起來,是圍繞著“血療”=>“血疫”=>“獸化”這條主線往下走。
為了追求力量,血療開始流行;
血療引起人的異變,發生血疫;
血疫進一步深入導致人的獸化;
獵人們的誕生,為剷除這些畸變的不潔。

這個異變程度,隨著流程推進,越是往後,從最初的人形逐漸獸化到莫可名狀。

在白羊主教的CG中,伊始她是文靜的、人性的靜坐呢喃,直到獸化開始的一刻。
聖職者和白羊主教那撕裂無度的呐喊、異常瘋亂的狂抓,獸化已經把人的理性面皮血淋淋撕下,轉變為完全喪失理性的魔獸。

為什麼人們會使用血療?因為追求古神祗的智慧與力量;
為什麼血療會引起血疫?因為力量超出了人的生理與心理承受;
為什麼血疫會引起獸化?因為與古神祗長時間的夢境聯結;
為什麼獸化會徹底喪失理性乃至人性?因為在夢境中受到古神祗的精神控制;

所有這一切問題的背後,都共同指向了唯一一個本質:古神祗。

看似一切都是因為血液而起,但實質卻是古神祗扔給所有人的“夢境”,Bloodborne則剛好是由古神祗所聯結起來的無數個獨立而又交錯的夢之舞臺。

用心理學的角度,夢是潛意識的深淵。潛意識是本我的、非理性的、本能性的意識層面。
潛意識又有集體潛意識與個體潛意識之分。
每一個獵人所擁有的獵人夢境正是個體潛意識的表達,是獨特的唯一的。正如遺棄工廠與玩家的獵人夢境何其相似卻又存在差異(沒有樹樁、沒有側門,玩偶位置也不同),這是個體化的潛意識。

集體潛意識是來自相同文化/基因/宗教的群體長期共生積澱下來的本我共性,正是那些所共同期望的、共同畏懼的、共同行為的。如果說個體潛意識是江河,那麼集體潛意識就是彙聚江河的廣闊海洋。
古神祗所操控的應是這深如海淵的集體潛意識,所有人都做著同一個夢,而每個人的夢中都有一個唯一的你(獵人)。

集體潛意識回答了血療為什麼會導致古神祗侵入的結果,注射沾染古神祗/神子的血液,蘊含在基因中的潛意識基元也同時侵入人的潛意識領域,從而建立與古神祗的潛意識聯結。從劇情中得知,血療的程度越深時間越長,獸化就會越快越劇烈,也側面應證了古神祗的潛意識可以通過血液侵入。

夢境,那正是一個最恰當的表像世界。

【神祗:意志的世界】

Bloodborne,並不是獵人的戰場,而是神祗的焦土。

從克蘇魯神話的原生體系(Lovecraft本人的著作),所有神祗都是混沌的、狂亂的、毫無理性與邏輯的,古神祗更像是巨大潛意識的聚合體與具象化,以光怪陸離的形態和方式登場(這也是夢的恰如其分)。

劇情已交代,每一個神祗都註定會失去神子。妄圖統領一切的神祗只能不斷的尋求更強大的代理人來傳承它那“基因”衣缽。
Bloodborne中各方派系輪番登場,可撕開他們的外皮,裡面卻都住著一個神祗。與其說是派系之爭,還不如說是神祗們的代理戰爭。

1. 聖歌團,宇宙之女的派系(什麼?宇宙之女被聖歌團抓來的?別搞笑了,一窩子該瘋的瘋,該獸的獸,假神子生的滿地亂爬,一個活“人”沒有,宇宙之女可是守著時間蜘蛛在悠哉的閒庭信步)。

2. 拜爾金沃斯那幫學院派,以威廉大師為旗手,抱持“信神不如請神”的鑽研精神,搞的家不家國不國。末了,自己是害怕了,臨到頭還是拉了傻蜘蛛羅姆給月臺。

3. 教會的裡子,從白羊女案台前那個巨大頭骨看出是勞倫斯一派;勞倫斯的信條則是“請神不如成神”,自己妄圖變成神祗,然後自己把自己辦了(在神的夢境中還想成神造反,不是死路一條是什麼)。

4. 曼希斯,吸取了同志們的深刻教訓,走了一條創新路子:“成神不如成爹”。曼希斯的計畫是生出神祗(做神的爹了),流程中遇到的重生古神祗就是這位兄台的傑作。所以曼希斯派的臺柱子是新生轉世的古神祗。不得不說曼希斯的創新還是很有效果的(創新才是第一生產力啊),這麼多派系當中,曼希斯派可是折騰出了兩個大BOSS:重生古神祗,還有那個梅高奶媽。

5. 污垢血族是一個比較另類的分支,貌似沒有請神降神之類。當玩家結下誓約,女王是掏出了自己的血給予玩家。並且從物品描述上,遠在血療出現之前,血族就已存在很久,血族也以自己的血脈為榮,這一點表明女王自己應該就是神祗或神祗意義的存在(不死不滅,無始無終),類似克蘇魯神話中的地球舊神。

6. 亞彌達拉也代表了一派,他們沒有強大的現世代理群體,主要和教學樓裡面那群毫無用處的書生博士們廝混,卻時刻在窺探奪權(血月後,可以看見未見村、教堂等四處都是亞彌達拉的身影)。

7. 那個自詡第一獵人的傢伙,在第三結局中露出了狐狸尾巴,獵人的背後依然是月神的爪子在揮舞鞭策。獵人,也不能免俗的與神祗捆綁。

8. 烏鴉姐、火藥桶幫,這些沒有神祗月臺的傢伙們,死的死,散的散,幾乎是身形俱滅的下場,這不是偶然,到可以說是必然了。

9. 刀斧手團,也就是該隱老王和金毛騎士那一派,看起來好像是沒有神祗做後臺,但在神祗夢境中和血族土著死磕到底,有可能是被神祗利用為剪除異己的工具,就像米國人屠戮印第安土著一樣。

每一個有分量派系的背後,都站著神祗。
這些派系都為自己的小聰明自鳴得意,以為是請來降來的受他們私欲控制的神祗,卻無一例外的都被神祗所控制。而神祗們的目的也只有一個:血脈傳承。

傳承,才是古神祗的意志表達,既是這場殘酷殺戮的起點,也同時是終點。
也解釋了為什麼神祗的夢境中會出現以獵魔為生的獵人這一不和諧音,屠戮這些獸物的目的是為了自然選擇最強大的獵人,並讓他們自然的接受成為神祗的代理。

從結局分析:
1. 如果獵人選擇不殺第一獵人而醒來,證明獵人未必是最強者(沒有和第一獵人生死相搏),所以繼續另一個夢境的開始,實際等於沒有醒來還在試煉;
2. 如果獵人不吃臍帶,選擇殺死第一獵人,獵人證明了自己是最強者,於是他代替了第一獵人繼續在這個夢境中傳遞神祗的意志,即是等待下一個更強的獵人出現殺死自己;
3. 如果獵人吃臍帶並殺死第一獵人和月神,獵人就成為了神祗的下一代,從而結束舊神的夢境,開始自己的夢境,而臍帶是神祗的意識,所以獵人不過是殺了神祗的舊象而犧牲自己成為神祗的新的軀殼。

從玩家的三個結局中,的確只有月神結局是“真”結局了。只有這個結局才是出夢境,而其他結局不過是當前夢境的循環往復而已,直到出現了第三結局為止。

【在意志與表像的世界之後】

通過上面兩節的分析解構,一副被血液表像所掩蓋的真正畫卷才鋪開,這幅畫卷通篇都寫著:神祗之意志。

等待獵人命運的只在成神或被殺之間,猶如第一獵人那樣企圖恪守人性卻終有一天被另一個獵人取代。能最終活下來的只有接納神祗意志。
獵人看似對結局握有選擇的權利,而實質上卻根本沒有,唯一的選擇只能是對神祗意志的屈從。
從頭到尾,神祗並不發令,也從不對獵人言說,而獵人卻自己“心甘情願”的踏入神祗早已埋設的伏筆,這就是“神祗的藝術”。

從頭到尾,獵人都可以完全自我、完全自由,但卻永遠只會導向一個完全不自我完全不自由的因果,彷如上帝之手。
哲學家康得所言表的世界本源之意志,大抵就是如此完美隱晦的詮釋。
這才是最深刻的黑暗,這才是Bloodborne最濃重的點睛之筆!

 

 

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