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恆之柱 (Pillars of Eternity) 結局解析

8 五月

廣告

作者:rnlm

來源:3DM

 

  看樣子有些人玩到最後還是沒弄明白主線究竟說了啥,所以特地開個帖,以本末體的形式大致說一下。

  話說上古有個Engwithan帝國,並不特別龐大,某些科技卻極其發達,發達到能夠製造機器操弄靈魂,甚至發達到發現要麼本就不存在神,要麼神早已不存在。

  Engwithan帝國一個小集團覺得既然木有神,那麼不如自己來統治世界,於是乾脆製造了一批神及其教義,並派傳教士向全世界傳播其宗教。

  至於這批「神」究竟是個人還是組織還是AI,目前就不得而知了,但可以確定,這批「神」有一定的能力,足以讓很多凡人相信他們真的是神。

  2000多年前,一個木精靈女傳教士Iovara發現了真相,於是站出來宣傳無神論。

  Engwithan帝國諸「神」老大Woedica有個忠心耿耿的跟班Thaos,成為宗教裁判所老大。

  Thaos有一個手下,就是豬腳當時的前世,被派去對Iovara設下陷阱,將其捉拿。

  Thaos無法逼Iovara屈服,就囚禁其靈魂而不斷折磨之。

  豬腳當時的前世卻對Engwithan帝國製造的這個宗教動搖了,向自己的上司Thaos追問是不是真的沒有神。

  Thaos似乎對豬腳當時的前世心生殺機,但難以確定是否就此做掉了豬腳當時的前世。

  可以確定,豬腳當時的前世至死也未得到令自己信服的答案,一直為此問題而糾結。

  Thaos對Woedica的忠心,換來轉世後迅速蘇醒的能力,並且能夠佔據靈魂比較弱的身體。

  Thaos又建立了一個隱秘組織:鉛鑰匙,該組織成員根本就搞不清自己究竟在幹啥,只知盲從,任由Thaos擺弄。

 

  2000後,原先的Engwithan帝國已不存在,但其造出來的「神」和宗教卻一統江湖。

  Woedica已不是「神」界老大,被其它「神」合夥趕下了台,Thaos則整天想法幫她重新上位。

  Woedica痛恨任何改變,痛恨凡人的任何科學發展,尤其痛恨可能威脅「神」的地位的靈魂學,Thaos自然就助其打擊靈魂學。

  諸「神」之間有約,絕不直接干涉凡間事務,凡間事務必須讓凡人代理來動手。

  但在15年前,光明之神Eothas按捺不住了,親自出手,佔據了一個農夫的身體,對鹿木公國發動戰爭,欲打擊Woedica重新上位的野心。

  這一來,就違反了諸「神」關於不直接干涉凡間事務之約,於是火神兼戰神Magran指使其跟班弄死了Eothas。

  Thaos更不擔心任何「神」的直接干預了,反Woedica諸「神」的代理人也不是其對手。

  Thaos在鹿木公國開動了Engwithan帝國留下的機器,以其吸魂功能囚禁鹿木公國所有新生兒的靈魂,打算攢多了之後,將這些靈魂送給其主子Woedica,以使其功力大增,壓倒其它所有「神」。

  同時,Thaos又散播謠言,聲稱這場空心兒危機都是靈魂學引發的。

  現在,鹿木公國鍍金谷領主發廣告引進移民,豬腳與一個移民團車隊結伴去鍍金穀。

  車隊女嚮導的姐姐住在鍍金穀,寫信要女嚮導趕緊去她家。

  車隊老大為了女嚮導而抄風險較大的近路,途經一個Engwithan帝國遺跡,Thaos正好在此給吸魂機充能。

  Thaos在附近出現,引發豬腳2000多年前曾與其相處過的前世的部分蘇醒,豬腳感到不適,以為自己生病了。

  車隊在遺跡附近停下宿營,車隊老大讓豬腳在女嚮導陪伴下自己采草藥,讓另一個嚮導去取水。

  無論豬腳怎麼做,最後都要為了躲避吸魂旋風而進入遺跡。

  豬腳從遺跡的另一個出口逃出,正好見到Thaos用其鉛鑰匙的手下的靈魂給吸魂機充能。

  目睹該場景,使得豬腳更進一步蘇醒。

  吸魂機充能引發又一場吸魂旋風,但豬腳的靈魂很強,倖免於難,同時還觸發了其潛在的Watcher能力。

  Watcher的前世若有未了之心願,就可能被某些場景或人物觸發而蘇醒。

  當然,Thaos的出現才是觸發豬腳前世蘇醒的真正動因,即使豬腳不是Watcher也難免蘇醒,而Watcher能力將使豬腳在未來旅程中受益匪淺。

  車隊除了豬腳之外的其它所有人都已領了便當,豬腳尚不知道自己是Watcher,也沒其它地方可去,於是照原計劃去了鍍金穀。

  鍍金谷當地小吏得知豬腳是移民團成員,讓其暫且去旅館歇腳。

  豬腳在旅館睡覺時做了一個夢,夢見鍍金穀眾屍中的女矮人靈魂學者。

  醒來後,豬腳找到女矮人靈魂學者的屍體,與其靈魂交流,得知自己是Watcher,並且已開始漸漸蘇醒。

  女矮人靈魂學者的靈魂提供不了更多幫助,但建議豬腳去附近一個叫做Caed Nua的城堡尋找另一個名叫Maerwald的Watcher。

  豬腳終於在Caed Nua地下找到了Maerwald,Maerwald卻已被N個已蘇醒的前世折磨,失去對自己身體和心智的控制。

  豬腳於是得知,Watcher必遭蘇醒厄運,自己未來很可能也落得這麼一個精神分裂似的下場。

  Maerwald還向豬腳提供情報,稱鉛鑰匙組織很可能知道應該怎樣對付蘇醒,並且鉛鑰匙在Woedica神廟有據點。

  豬腳戰翻被前世控制的Maerwald之後,成為Caed Nua之主,好歹也算個鄉紳了。

  Caed Nua被封印的女僕靈魂告訴豬腳,附近的Woedica神廟在鹿木公國都城反抗灣。

  豬腳在反抗灣找到地下的Woedica神廟遺跡,果然見到鉛鑰匙,並得知其正在進行中的三個計畫的線索。

  在反抗灣瘋人院,豬腳撞破Thaos栽贓靈魂學的陰謀。

  在反抗灣傳承山,豬腳再次發現鉛鑰匙開動Engwithan機器栽贓靈魂學的線索。

  在反抗灣東面一個Engwithan帝國遺跡,豬腳發現鉛鑰匙才是空心兒危機的幕後黑手。

  豬腳對鉛鑰匙的調查行動引起間諜組織Dunryd Row老大Lady Webb的關注,Lady Webb邀請豬腳去Dunryd Row總部。

  Lady Webb與Thaos曾經是相好,但後來翻臉了。

  Lady Webb打算幫豬腳對付鉛鑰匙,經過一番周折,最後讓豬腳出席鹿木公國公爵正在舉行的關於靈魂學的聽證會。

  在聽證會上,豬腳當眾揭發了鉛鑰匙的陰謀,Thaos一怒之下行刺公爵,引發反抗灣大暴動。

  豬腳立刻去找Lady Webb,卻發現Lady Webb已被Thaos做掉。

  但Thaos一時大意,被Lady Webb在臨終前探測了心靈,Lady Webb的靈魂將Thaos的去向告知豬腳。

  豬腳按照Lady Webb靈魂提供的線索追到雙榆城,發現Thaos已從神殿去了地下的Sun in Shadow。

  在反Woedica諸「神」的幫助下,豬腳從雙榆城葬禮島大坑跳進Breith Eaman。

  在Breith Eaman,豬腳見到Iovara被囚禁的靈魂,終於得知自己2000多年前的前世為何蘇醒。

  為了了卻自己前世的未了之願,豬腳就必須再一次面對Thaos。

  到了Sun in Shadow,豬腳終於最後一次見到Thaos。

  兩人促膝長談,對噴之下,面紅耳赤,都覺得不做掉對方就太沒天理了。

  豬腳戰翻Thaos目前的肉身後,其作為Watcher的能力使其可以任意擺弄Thaos剛出竅的靈魂,狠狠的出了一口惡氣。

  豬腳終於使自己2000多年前的前世得以安息,不再有蘇醒後瘋掉的危險,等待自己的,暫時似乎只有平靜的生活。

 

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