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E 2K15 生涯模式心得

6 五月

廣告

作者:RPGMAN

來源:3DM

 

一、初入NXT

  我是一個來自中國的摔跤愛好者,沒想到這次能夠在WWE中國巡演時,獲得了NXT經紀人的注意,居然將我帶到美國,參加了NXT的試訓!雖然我非常喜歡摔跤,而且身強體壯,身高達到6.9,但自己是否能通過試訓呢?心裡真是一點沒底……

  第一次訓練戰,那個帶綠色護腕的老外被我的組合腿技踢得蛋都碎了,但是畢竟他的生長環境比我更接近摔跤,經驗豐富的他抓住我一個破綻,把我鎖拍。可能是我兇猛的組合腿踢到他失去理智,在我拍地認輸後,這傢伙還是鎖著我不放。

  雖然身上的傷還沒好,但我的表現總算通過了試訓,看來教練和經紀人對我的中國腿法還挺欣賞的,畢竟像我這種力量型踢擊選手,正是他們需要的類型吧。總之,雖然還不能為觀眾表演,不過我的表現至少贏得了一份合約,不過英語很爛的我根本看不懂合約寫得什麼。

  當經紀人讓我選服裝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紅色惡魔凱恩的樣子在我腦海中浮現出來,於是我中了今後踏上WWE征程的戰袍,開始了我的夢想。

 

二、第一次失敗

  倒在一雙白色的靴子前,我心裡充滿了不甘。為什麼在電視裡如此猥瑣的他,居然有如此強悍的實力?

  “算了小夥子,這只是一次練習而已,不用這麼在意。”教練這樣勸我:“而且這傢伙是博•達拉斯,他可是和塞納交過手的傢伙。”

  “我知道,我只是,第一次輸而已。”

  進入NXT的第六周,憑著腿法百戰百勝的我嘗到了第一次失敗。輸在博達拉斯手上。但這還不算最糟糕的事情,很快我借到了下一次NXT現場比賽是對陣表,我的現場對手,竟然正是博達拉斯。

  祝我好運麼?不,與其依靠運氣這種飄渺的東西,不如花費更多的精力去練習。

  在之後的幾天,我努力讓自己的綜合評分達到了57分,苦練的汗水在地上匯成一小灘水漬,我望著自己地上自己小小的倒影,暗暗發誓一定要擊敗博達拉斯。

  現場的戰鬥很快就來臨,博達拉斯的攻擊還是一樣詭異,忽快忽慢的節奏讓我的反擊根本沒有效果,但是拼盡全力的我也用高踢腿和地板技巧把他打得夠嗆。正當比賽進入白熱化時,一次反壓制失敗,斷送了我勝利的可能。

  看著博達拉斯再一次把靴子踩到裡我臉部不到5公分的地方,屈辱的折磨滲透了我的血液。我告訴自己 ,勝敗乃兵家常事,睡一覺明天一切都會好了。然而這種屈辱,在第二天看新聞的時候,卻不知為何更加刻骨了。

 

三、我的機會

  捂著受傷的肩膀,我一個人坐在更衣室的長凳上。不知道為什麼,今天晚上我忽然特別想念祖國的親人和朋友。我知道這並不是真正的思念,或許是因為原本順風順水的NXT生涯遭受了挫折,所以自己滋生了逃避的念頭吧?

  我從小並不是運動員出生,所以在不屈不撓這方面,還真比不上那些科班出生的運動員。短暫的沮喪之後,我對剛才的情緒產生了警惕,如果這樣頹廢下去,很快我就會成為一個無名小卒,再也不會有觀眾記得,曾經有一個中國人站在這片舞臺上戰鬥過。

  是的,我摔倒了,我必須爬起來,但是現在再去挑戰博達拉斯,無疑只會再次失敗而已。我需要更多的磨礪,那麼該從何處開始呢?

  我走進了教練室。

  “恭喜你,你的粉絲人數突破了一千。”我一進門,他就先開口說起來。

  一千嗎?我在中國的時候,微博都有七八千粉絲呢。我實在不知道這個禿子到底是真心在誇我還是諷刺我。

  “所以我決定給你一個機會,黃皮膚的幸運小子,我會安排你進入冠軍挑戰者資格賽,只要下周你能夠擊敗你的對手El Hondero,你就可以成為第一挑戰者,對戰內維爾。”

  我艸,我多心了,他剛才是真心在誇我。

 

四、冠軍之戰(上)

  保持專注,不放任自己有一秒鐘分心。我的目標不僅僅是贏得一個機會,我也要尊重每一場比賽,每一次在數萬觀眾面前,表現中國的機會。El在我的鎖技下無奈的拍地求饒,雖然我一直跟自己說,我只是一個小人物,我只要能夠不給祖國丟臉就好了,但當BOSS告訴我可以去挑戰冠軍時,我依然感覺到血管中奔流的熱血。

  冠軍,無論你的性格有多麼與世無爭,當你在這個擂臺上戰鬥到一定程度時,都會入魔般的對這兩個字產生渴望。

  阿裡的安•內維爾,178公分,88公斤,摔跤擂臺上冠軍的常客,屬於靈活型選手。我很擔心自己的重踢腿是否能擊中這麼靈活的選手,而且我隱約記得他的必殺技是角柱高空的Red Arrow,這令我更擔心在角柱區域會陷入很大劣勢。

  在興奮與擔憂的雙重折磨下,我頂著黑眼圈,走上了今夜的NXT舞臺,觀眾不斷的噓我,為他們的冠軍加油。幸好我帶著足夠遮掩自己黑眼圈和尷尬表情的面具,甩動著手臂,我故作鎮靜的站在擂臺上,等待現任冠軍的到來。

  “好好幹。”這是上臺前,BOSS對我說的唯一一句話。

  “好好幹。”在內維爾的出場音樂響起時,我腦子裡只剩下這句話。

  冠軍之戰,戰鈴已響。

  PS1:這裁判睡眠怎麼比我更不好?

  PS2:我出場時還裝逼帶了個嚇人頭盔。

 

五、冠軍之戰(下)

  下顎粉碎踢是HBK的得意招式,對於我這個練習腿法的中國小夥子來說,要在開場時衝刺飛踢內維爾的下巴,簡直再容易不過了。

  事實上,我習慣每次開場時,都兇猛地沖向對手,在解說員還沒來得及評價我時,就把自己的鞋網底印在對方的下巴上。我每次都做得很順利,就連博達拉斯也躲不過我開場的一踢,那麼內維爾當然也不例外。

  NXT冠軍展現除了他應有的風采,在地板上攻擊了他2分鐘之後,內維爾開始了他的“劇本”,他並沒有一味找機會反擊我的踢腿,反而利用更快的拳速打斷我,然後接上他的正面摔投或將我甩到邊繩上,每當我被擊倒倒地時,他也不急於攻擊,而是慢慢將我拽起來,再用難以反擊的正面\側面摔投,進行第二輪攻擊。在他發揮最順暢的時候,我連續吃了他四輪摔投。

  我的脊椎發出只有自己才聽得到的摩擦尖銳聲,背部的劇烈疼痛讓我根本無法起身,即使內維爾疲勞地半跪喘息,我也無力反擊,只能靜靜躺在擂臺上,等待身體恢復。但內維爾是個狡猾的傢伙,他不僅有冠軍的身手,也有一個冠軍的眼光。他似乎看出我多久才能恢復體力,每當我站起身時,他也會立即停止休息,並搶在我之前出手,將我再次打倒。可能我脊椎的傷痛被他看了出來,他開始頻繁壓制我,試圖讓我在反壓制時出現失誤,讓他保住冠軍腰帶。

  “這傢伙研究過你的錄影。”當我再一次勉強推開內維爾的壓制時,躺在地上大口喘息的我,看到了觀眾席第一排上,一個大聲呼喊的身影。我的教練在台下吼著,雖然觀眾的狂呼聲讓我聽不清他的話,但惡補英語的我,看懂了他的口型。

  因為知道我不擅長捕捉反壓制的時機,所以不斷的要壓制我嗎?內維爾的確這麼做了,他的打法開始失去耐心,往往在簡單將我擊倒後,不追加任何攻擊,便急著使用壓制。他的焦急讓我看到了微小的勝機——為什麼他會焦急?難道他的體力已經……

  在我的第二節訓練課上,教練就曾經教過我:鎖技只有在對方體力不支的時候,才有可能把對手鎖拍。

  我想,現在已經到了實踐這條知識的時候了。

  一次漂亮的反擊,內維爾被我絆倒在地,我飛速轉移到他的雙腳那端,使出腿部鎖技。

  一切都驚人的順利,內維爾的掙扎虛弱地令我吃驚,難道他是在體力如此少的情況下,在與我戰鬥嗎?

  我的疑問讓我甚至沒有發現內維爾已經在拍地求饒,若不是觀眾的噓聲讓我及時清醒過來,我恐怕會把他雙腿鎖傷。

  但是不管怎麼說,再多的疑問和感概,此時都應該乾脆的扔到一邊。我是NXT冠軍了?!我他嗎都不敢相信,就在第十周,我成為了NXT冠軍?!握著手中腰帶,感受著它的重量,我心裡忽然產生一個念頭:是時候讓這些美國佬看看我更多、更強的腿功了。

 

六、保衛頭銜,連續四個星期

  冠軍真的到手了,說實話這幾天我從未睡過一個好覺,三更半夜,我照著手機通訊錄和國內的朋友一個個打電話,說著不知所謂的蠢話,感受著對面或欣喜、或嫉妒、或不耐煩的語氣。哈,又有什麼關係呢?反正因為時差的關係,他們那裡是白天。

  但這種日子只過了三天,我開始重新調整作息時間,因為比起“奪取冠軍”而言,之後更困難的挑戰將是“保衛冠軍頭銜”。一個叫做COREY的傢伙站了出來,然後被我擊倒。我知道這樣的傢伙之後會越來越多。

  為了保證節目的火爆,經紀人決定我必須在今後的4周中,連續面對不同的冠軍挑戰者,這個COREY是第一個,我想他絕不會是最難的一個,或許他只是為了某些人來試探我的腿功而已。

  果然,在第二場比賽結束後,我從對陣表上看到了一個熟悉的名字。博達拉斯,他將是第三個挑戰我NXT冠軍頭銜的人,而在之前的比賽和練習賽中,我一次都沒有贏過他。

  我不知道這一周是怎麼過去的,失敗的陰影仿佛籠罩了整間公寓。很多次睡夢中我都問出聲來:“怎麼才能對付博達拉斯的肘擊?”我知道沒有人可以給出答案,有時候,在現有的能力下,無論我做出怎樣的拼搏,都有打不倒的對手。無論如何苦惱,時間總是依舊這樣流逝,很快便是下一個NXT比賽日。看到博達拉斯高舉雙手的拇指,滑稽地跑出舞臺的樣子,面具下的我不禁露出猙獰的苦笑:“來吧,就算我的NXT冠軍腰帶輸給你,我也要踢掉你幾顆牙!”

  整場比賽我都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現在還能記住的,只有踢他、踢他、邊繩反彈蹬踢他!我不知疲倦地催動著雙腿,盡可能把每一次踢腿都換取對方的一聲慘叫。不知道踢了多久,博達拉斯帶著呻吟的喘息聲驚醒了我,我愣了愣,看著眼前這個狼狽的傢伙……天哪,這還是博達拉斯麼?他的臉上並沒有太多的傷痕,但那雙詭異的眼睛已經渙散了。沒有時間給我太多時間驚訝,我只是重重扣住了他的腰部,給了他一記炸彈摔……

  我並沒有故意站在昏倒的博達拉斯邊上羞辱他,觀眾在歡呼,我的教練在博達拉斯慣用的大拇指手勢向我示意,我知道,這個難關終於過去了。我擊敗了帶給我人生中第一次失敗的人,擊敗了這個WWE巨星。同時,連續四周的冠軍防衛戰,也已經過了四分之三。冠軍依然在我手裡,勝利的感覺也一樣。

  “幹的很好,黃皮膚小夥子。”BOSS毫不避諱地拍著我充滿汗味的肩膀:“你做到了大多數菜鳥都無法完成的事情。”

  我脫下面具,抹了一把濕漉漉的頭髮,回給BOSS一個笑容,我們都知道這個笑容背後的含義——好好幹。

  “接下來,我們看看最後一周,你會對陣哪個傢伙。”

  我忽然發現自己笑得太早了。

 

七、擼射夫

  戰鬥民族,一個可怕的名字。而擼射夫更是其中最可怕的人之一。

  當我見到這張對陣表的時候,我就知道要糟了。小時候玩街霸,蘇聯老馬子打遍12人無敵手,就靠一招雙腿高踢。而擼射夫的踢腿,只要中了一下,我就別想爬起來。對於擅長腿功的我來說,這種在擅長領域被擊敗的感覺,比輸了冠軍頭銜更難受。

  看著老毛子滿面目光得走向擂臺,我連他身邊的美女拉娜都無暇欣賞,只是靜靜等待著廝殺的到來。沒錯,我沒有信心,但即使必敗,我還是要打好這場戰鬥,我是個摔跤表演者,就算倒在擂臺上,我也有責任,讓觀眾喝彩。

  擼射夫比我想像中更難纏,我一直小心防範他的踢腿,他卻不停使用推搡和摔投來打亂我的部署,他的上肢力量完全超過我,在正面的角力中,我只記得自己不斷的被拋起、落下。

  不知從第幾次開始,我的胃部開始痙攣,連踢腿都發不出足夠的力量。擼射夫忽然一記金剛臂把我打翻到場外,而當我恢復神志的時候,他已經把我拖回擂臺,並趁我昏迷時成功的三秒壓制。

  看著擼射夫手持NXT冠軍腰帶,我半跪在台下,恨恨地抹了一把嘴邊的血水。我並不是因為輸了冠軍而憤怒,我憤怒的是自己的預判。竟然因為知道他的腿功厲害,就先入為主,以至於整場比賽都被他的地板技巧和角力壓制。雖然現場觀眾不停呼喊著我的名字,有人還在噓擼射夫,但我依然感到不服。身上還帶著劇痛,然而我卻強烈渴望著再次與這個俄羅斯大漢交鋒。

  第二天回到訓練室的時候,我帶著一絲擔憂,我這個敗軍之將,何時才能再找上擼射夫一雪前恥?幸好HHH的一封郵件,給了我新的希望。

 

八、重新開始

  菜鳥和冠軍,兩個根本不可能有交集的詞彙,卻出現在了我的身上。

  WWE官網上已經很容易找到關於一個中國蒙面摔跤手的新聞,最新的一條,則是我輸掉冠軍的消息。

  至於擼射夫奪取NXT冠軍的新聞,哦,那是頭條。

  “失去冠軍並不是一件壞事,在我的職業生涯中,我好幾次得到,也有好幾次失去,這都是工作。”HHH在短暫的一分鐘內,敘述了他全部的摔跤生命,這是一種怎樣的生活呢?

  無論如何,這樣的生活對我來說,正是一個開始,我第一次失去,卻會迎來第二次得到。

  “你需要一個新的起點,換個造型怎麼樣?讓全美國都看到黃皮膚的魅力,像李小龍一樣。”新經理人薇琪這樣對我說道。

  “沒問題,我正想要換套衣服。”

  “那麼你想叫什麼名字?”

  “李。”我毫不猶豫。

  “下一場打誰?”穿著新戰袍的我,看著胸前的五星紅旗,忽然感覺失去冠軍腰帶的事情,再也無法對我造成困擾了。

  “我想像,你輸給了一個俄羅斯壯漢,下一次給你一個舞男怎麼樣?”薇琪開玩笑似得說。

  “再也沒有比這個更合適的了。”我整了整雙腿上的護具,回給她一個笑容。

 

九、縱橫MAIN

  換了一套新的造型後,我也著重訓練了自己的腿功,雖說在摔跤擂臺上,光靠踢擊很難獲勝,但我發現“腿功”兩個字其實並不狹隘,它並非僅僅指踢擊對手。相反,在鎖技、邊繩技巧、上繩飛撲等招式中,都可以利用腿技。利用這些新的技巧,我現在已經可以和WWE中叫得上 名字的超級巨星一較高下,甚至在一次練習賽中,我甚至把雷貝克都踢得三秒拍地。

  於是,在練習賽中博得了眼球之後,我收到了HHH新的安排,我即將參加一檔新的節目。

  MAIN的舞臺比NXT豪華一些,觀眾也更多,有時候他們會噓我,幾句“滾回中國去”尤其刺耳。當我去和現場經理交涉的時候,薇琪卻只是搖著手指說:“他們付過門票錢,只要他們不舉標語,就不能趕他們出去。”

  說完,薇琪看著我不怎麼好的臉色,趕緊給我安排了一個新的比賽:“嘿,我給你一個重奪NXT冠軍的機會,你要嗎?”

  我忍不住愣了一下,NXT冠軍?在幾周的MAIN征戰之後,這個名詞對我來說竟然有一些陌生了。

  “你不用急著回復我”薇琪似乎很理解的說:“畢竟NXT腰帶雖然是一個榮耀,也是一個負擔。失去NXT冠軍,你卻會獲得更多機會,MAIN、SUPERSTAR甚至SMACK DOWN。”

  我陷入了思考。

 

十、PPV之夜

  “你確定嗎?”

  “我確定。”

  我用已經比較流暢的英語回復著,而坐在我面前的正是WWE的總裁HHH,我正在向他敘述我的決定。

  “我決定放棄這次NXT冠軍重賽。”

  “好吧,我尊重你的選擇,我們會另外安排人和盧瑟夫展開劇情的。至於你……有趣的中國小子……”HHH打量著我,似乎我放棄NXT冠軍的行為讓他感到驚訝。

  “我想參加下一個PPV的演出”我好不隱晦地說出了早就想好的計畫。

  在我的印象中PPV才是WWE最受歡迎的節目,每次PPV都會有超過7萬的現場觀眾,還有比平時多上1倍的電視觀眾,只有在PPV上出現,才是成為超級巨星的捷徑。而根據我的觀察,NXT冠軍在PPV上出現並不多。

  “這就是你放棄NXT冠軍的原因?為了這次的血債血償賽?”

  “是的。”

  “好吧,小夥子。”HHH摸了摸下巴,似乎打著什麼主意。

  我的郵箱裡很快出現了薇琪的通知郵件。

  意料之中的是:我順利獲得了血債血償比賽的機會。

  但還是有一點意料之外的事情:我的血債血償賽對手竟然是Blade。

  還記得Blade嗎?就是在我第一次NXT練習時,即使在我拍地求饒後仍然用鎖技折磨我的傢伙。說實話我一直在等機會好好報他娘的仇,想不到HHH竟然查出了我和他的這段恩怨,而且開始在網站上開始宣揚這段往事。

  我甚至在一個WWE官方臉書上看到了一篇完全重現當時情景的文章《中國小子的屈辱——選手後臺恩怨16》

  難道是Blade為了配合HHH的宣傳,親自動筆投的稿?否則怎麼會描述得如此詳細……

  不過很快我發現,這次血債血償賽,並不僅僅是拿我與Blade之間的恩怨炒作。這傢伙最近似乎在劇情中惹上了韋德•巴雷特,並且已經在SUPER STAR節目中打了兩三次,兩人之間的仇恨似乎是不共戴天了。

  所以這次的血債血償墊場賽,我將于韋德巴雷特、Blade兩人一起,上演一場三重威脅賽……

  這是我第一次與韋德•巴雷特交手,和“從未打過三重威脅賽”比起來,“對抗戰錘”這件事情才更辛苦。

  韋德上場就把Blade打翻到了場下,讓我奇怪雙方實力差距這麼大,是怎麼上演恩怨劇情的?然後我便陷入了獨立對抗巴雷特的困境。

  為了防止他的肘擊,我奮力擺動雙腿,全力制止他靠近我。即使被他反擊,也會順勢到底,寧願讓他使出地板技,也不給他肘擊我的機會。

  Blade這時在台下抄了一個鐵椅子回來,對著我和巴雷特一頓猛砸,竟然把我倆都砸暈了……

 

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