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恆之柱 (Pillars of Eternity) 諸神背景故事全面解析

9 四月

廣告

作者:nathwax24

來源:3DM

 

  諸神與輪回

  THE GODS AND THE WHEEL

  我們對諸神和靈魂的存在毫不懷疑,唯一需要思考的只是這些無形之力如何互相影響,以及凡人怎麼做才能成功地過好每一世。

  艾歐的拉萬神殿被穹罩(Shroud)分隔在他們塵世眷族之外。作為唯一有能力穿越毗鄰諸維度的存在,諸神對許多領域的事務都興趣非凡,例如:凡人的信仰是否欠費,或者某個帝國現在過的咋樣。他們在日常生活中的影響力(比如天氣啦好運氣啦)更多是通過迷信或神話的調調傳達出來的,當然,群眾對這兩者的態度一般是:兩手抓兩手都要硬。

  諸神的行為謹遵輪回的完美敕命,並依此保障艾歐拉物理和精神兩個維度間的平衡。

  各路神祇的高階牧師都會用諸如祈禱和奉獻儀式之類的法子定期同他們的神仙老闆進行接觸。有史可證,諸神在下凡顯聖時有兩種選擇:無形靈體或有形神使。同牧師或是預言家交流一般使用前者;想對凡人衝突做進一步的干涉則使用後者。

  正因為有著這樣程度的接觸,所以諸神的特徵和性格才會廣泛地被凡人所瞭解。

諸神

Berath丨(BEAR-ath)

  各文化中不同的別名:

  Vailian:“雙子神”,“Cirono”

  Glanfathan:“Bewnen IAnkew和Ankew I Bewnen(分別是死亡中的生命和生命中的死亡)”其他別名:“蒼白騎士”,“守門人”。

  掌管的領域:門;傳送點;凡塵;死亡;必然。

  同盟:Rmrgand(可能是)注:這位是寒冷,冬天,饑荒,死亡,混沌,熵,自然災害,厄運之神。別名:凜冬之獸

  記號:鑰匙孔;缺下巴的頭骨;或者和通道大門結合的頭骨。

  據說付得起過路費就能免死的城管。。。。

  在Aedyran被稱為Berath,在Vailian則是Cirono,它是輪回,門,以及生命和死亡之神。人們通常把Berath的形象放置或雕刻在大門和窗戶或是其他連接兩處的“通道”上。雖然在某些特殊形象裡會有性別之分,(例如作為女性的蒼白騎士)但大部分情況下,不論生動或是刻板的描述,我們一般用中性代詞“It”來稱呼Berath神。

  在Eir Glanfath’s的遺跡裡,探險家們發現了兩尊普通的雕像:Bewnen I Ankew和Ankew I Bewnen(順序分別是死亡中的生命和生命中的死亡),半骷髏的男女雕像在大門處相對而立,似乎是在象徵著Berath/Cirono分裂的雙生特質。

  崇拜Berath的教團組織相對較少,一部分原因是因為它不怎麼經常和信徒們對話。不過來求神拜佛和臨時抱佛腳的人可是一•點•都•不•少。

  蒼白騎士,是Berath神在最少三個世紀l的傳奇故事中曾被稱頌過的名字。在這些傳奇故事裡,某些人逃過或是欺騙了死亡,但隨後遭遇了(或者是被這位騎士追上)一位“身著玄甲,墨染雙眸,烏雲長髮,肌膚勝雪(其實是勝牛奶。。)”的憔悴女騎士。此女向逃亡者追索一筆他這輩子都還不清的過路費,理由是他在神賜的大道上已經走得太久了。很明顯,這喻示了凡人貪戀凡塵過久,該上路了。在一些故事裡,那些人投降了;在另一些故事裡,他們不知死活地

  發起進攻,旋即被殺死;而在最後的故事裡,他們從女騎士那逃掉,跌跌撞撞地一頭栽進守門人的懷中。

  守門人(The Usher)是Berath另一個非常古老的形象。在很多故事裡,他明顯長得比蒼白騎士要怪力亂神的多:骷髏樣的身形或者直接就是個會走的骷髏。一般來說守門人是典型的人類骨頭架子,不夠偶爾也會呈現矮人狀。和蒼白騎士不同,守門人從來不說話,他會簡單快捷地給你製造一個夢幻地獄直通車場景,引領那些逃亡者走向他們的終點。(有時是直接領進墓穴裡去)

  有時這兩個形象是單獨出現的,不過通常他們會成雙成對,蒼白騎士“攔路”收錢,守門人送便當。蒼白騎士的形象更加好戰並富於對抗性,(也是因為她總喜歡說話),而守門人的形象更加悶騷,誘惑,時常地還有些譎詐。

 

Ondra丨(AHN-drah)

  其他文化別名:“挽歌女士”,“咸濕少女”(比較粗鄙的講法)“海之藏”。

  掌管領域:大洋,大海,被遺忘之地和被遺忘之事,失去之物,哀歎,潮水,無休無盡。

  同盟:無。

  敵人:無。

  記號:新月之下的流波環飾。

  如果有月亮女神,那這就是個驚悚的百合故事。。。

  Ondra是一位憂鬱悲戚的女神,在傳說裡曾愛上了天上明月。她是海洋的統治者,被水手,漁夫,以及住在海邊的人崇拜。同時也被那些哀悼逝去之物——尤其是逝去之愛的人愛戴。

  和其他諸神很多傳說相比,Ondra的故事要古老一些。關於她和月亮間的纏綿悱惻零散見於全世界各地的文化傳說之中。這些故事講到:Ondra愛上了月亮,可月亮無視她。她追逐著月亮,嘗試去碰觸,結果把它的一部分扯進了自己的懷抱,讓這部分墜月失去了清輝並深眠於她。這次事件導致了世界範圍的大災變;不過,故事還講到,時至今日Ondra仍在孜孜不倦地追逐著她的摯愛。人們相信,潮汐就是她對殘月無休止的追逐。浪潮,海嘯,還有類似的災難,都是她愈發熾烈的嘗試所致。

  傳說中,Ondra是為數不多沒有物理形態的神祇。極少數情況下,她會通過水和水棲居民來對現世干預。同樣她還以緘默著稱。大眾喜歡把她想像成一個靜靜聆聽,容納一切卻從不回應和評判的女神。所以,很多人將她當做懺悔的物件(對著大海),傾吐那些無法在別處吐露的情感。人們還會為了遺忘而把物件丟入大海(包括其他人和自己的屍體),他們相信,Ondra會將這些納入自己的玄淵之中——和她的那塊月亮碎片葬在一處。

  Ondra的尋禮者是一個群體,這些男女接納內地人的一些捐贈,例如小飾品,情書以及其他物件等等,並收取一點小小的費用。然後他們帶著這些物件去海上,在一個特殊的深點上,通過儀式把它們丟下去。記載中也曾留下過尋禮者的黑歷史(或者別人黑他們),說有些尋禮者濫用職權,把捐贈物拿去當掉,或者私自閱讀情書和日記中的內容,再反過頭來以此敲詐捐贈者。所以在某些地區,尋禮者不被人們信任,甚至會受到當地懷疑者的攻擊。

  海面緩緩升起由Ondra長髮塑形而成的水柱,這是記錄裡女神最常見的物理形態。這些長髮可以輕易塑形和操控周圍的環境物事,甚至能用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和波濤萬丈之力發動攻擊。傳說,Ondra會操控她的長髮阻撓和懲罰那些把手伸向海洋深處的掠奪者。

 

Rymrgand丨(REE-mear-gabnd)

  其他文化別名:凜冬之獸

  掌管領域:寒冷;冬天;饑荒;熵;自然災害;厄運;家國隕落。

  同盟:無。(說好的雙子神同盟呢,敢情那是人家單方面靠攏。)

  敵人:無。

  記號:有角的Aurochs(原牛,已滅絕的古代野牛)頭骨。

  無敵破壞大野牛

  跟Ondra和Berath很像,Rymrgand似乎也是某種形態更古老的神祇。對它的描述——或者說有一位和它很像的神——存在於某些最古老的Glanfathan遺跡中,所以它的存在應早于現存文明的歷史。

  凜冬之獸的外貌是一頭巨大,毛髮蓬亂的aurochs,它白化的毛皮被冰霜外殼厚厚地包裹著。關於這頭野獸身高的記錄各不相同,但一般都會超高三十碼。有時還會更高。(非常懷疑這是怎麼計算的,因為這貨很難近身,估計都是遠遠看一眼估算的)雖然很大只,但它經常被描述成很憔悴的樣子,好像多日甚至幾個星期都未曾進食一般。

  所有目擊報告幾乎都認同一件事,那就是Rymrgand始終保持一個恒定的速率前進,從不停下,也不踟躕。通常它出現的前兆,就是幾公里內都會迴響起一種深沉的,類似蜂鳴般的低吼。凜冬之獸所過之處寸草不生,活物都逃不過它的死寂之力。甚至,傳說連神都會回避它的出行。Rymrgand的周圍會伴隨著酷寒,而且離它越近這種寒意就越強烈,被驅使的風雪也常常遮蔽住神祇本身的輪廓。

  目擊者——那些靠近Rymrgand並倖存下來的人——還報告了他們的另一個發現:在野獸厚厚的皮毛下隱隱藏著許多人影。人們都相信,這些就是那群冒險靠的太近的倒楣鬼們的靈魂,他們的肉身冰封長逝,但靈魂卻依附在神多毛的大衣下,絕望地尋找避寒之處。Boreal South的矮人間留傳著這樣的故事:英雄們曾嘗試將自己的摯愛從那種悲慘命運中解救出來,但這些故事經常以悲劇結尾。

  有些人相信Rymrgand沿著一條從南到北的路線遷徙,向北走的時候,它把寒冬從南極帶到人間,然後等它南下時大地再一次春暖花開。而北極的發現——同時也在那裡發現了凜冬野獸的蹤跡——則給這古老的迷信打上了問號。。。。雖然也有可能是Rymrgand可以同時擁有多個化身之故。

  目擊或者看到這野獸的幻像,往往會被認為是不祥之兆或無可避免的厄運,當一族即將遭受大難時,這種凶兆就會出現在他們族長的夢中。所以野牛的頭骨幾乎在全世界範圍內都是厄運的象徵。

  Berath和Rymrgand之間的神域關係複雜且微妙。雖然兩者都是掌管死亡的神祇,但Berath被視為職掌生閉環的守護者,而Rymrgand則更想破壞這種迴圈,讓裡面的靈魂灰飛煙滅。這種對立的關係也反映在Rymrgand的崇拜者群體中,他們會把復活視為一種懲罰而非祝福。(基本福利都沒了,真的會有人崇拜這種野獸麼。。。)

 

 

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