軒轅劍外傳 穹之扉 全主線劇情圖文攻略

26 三月

廣告

來源:遊俠論壇

作者:peizhaochen

 

 

卷一(1-1)查看苗圃中被觸發的陷阱

  軒轅劍,上古十大神器之一,原為天界之劍,曾斷裂為二,由黃帝藉天地之女真身之高熱重鑄。
  劍成後,天女失蹤,天帝竟大開天門,今生靈皆可入天界取得神力,以助其尋找愛女。
  從此巫教起、鬼神興、妖人混、天下亂……

  數百年後,傳承顓頊帝血脈之夏朝因夏桀荒淫遭商人成湯所滅。
  商湯滅夏,商朝國運曾達巔峰之境。
  但因商室連續發生王位之爭,又屢次遷都居無定所,以至國運日衰,四方離叛……
  至商王斂時,不服商室統治的部落蠢蠢欲動,四處掀起紛爭……
  紀元前        一三四一年。

  一位正在有熊村苦心鑽研陷阱的司空宇漸漸出現在視野中,正好此時設在苗圃裡的陷阱被觸發,司空宇在菜園的陷阱中發現了落入陷阱的小豬,但因司空宇的心善,只能歎氣,並對小豬進行警告,最後放走它。而和司空宇抬頭仰望天空時,卻不知,在東邊一個部族正在滅亡。

  

  司空宇又研究出了新型的警示器,並表示這個警示器能夠偵測出任何的動物和敵人,執意要求他的妹妹青梅來試試這一個警示器。對於警示器的名字,兩兄妹也是漂浮不定,司空宇想到的名字是"警示器十號“,而青梅想到的名字是"五色鳥鳴竹",最終將這個陷阱的名字定義為了”鳴竹“。

  

  正在兄妹為陷阱的事欣喜的時候。娘從屋中走出來,並詢問青梅,點心有沒有送到族長家,青梅自然是有送到的,並帶回了一個消息,由於東邊的部落被滅族,部落裡的族人被抓走做人牲。族長決定近期我們要進行一次遷村。

卷一(1-2):前往後山竹篁,查看被觸發的陷阱

  這時在後山竹篁,所設下的陷阱被觸發(兵工譜系統開啟),司空宇並決定立馬起身趕往後山竹篁查看情況。(幽幽竹篁,沉沉瀟湘,晚風裡,竹枝隨風而搖,走進林中,清冽之氣襲人;陽光灑落,竹影搖曳婆娑,令人流連)

  靠近竹樓下的妹妹青梅,並和她交談就可以得知原來司空宇的阿父(父親)因為上一次的遷村而死。

  

  通過村子出口來到後山竹篁,這時青梅由於擔心司空宇,並跟了上來,並告訴司空宇,雖然我不能戰鬥,但是我會幫助你採集果實,填飽肚子。司空宇一再勸說,但因青梅的撒嬌實在沒有辦法拒絕,只能帶上青梅一起上路。

  

卷一(1-3):於後山竹篁中查看被觸發的陷阱

  找到在後山的陷阱,雖然並不知道裡面是什麼,但就青梅的想法, 晚上的飯看來又能加菜,麻袋如幽靈般在司空宇的面前變化多端,司空宇決定馬上解決它,左下角是技能槽位元,按相應的數位鍵可以使用對應的技能。

 

  司空宇用盡全力擊敗了麻袋中的生物,並從中獲得了76點經驗,23點金錢,止血草兩個。司空宇揭開麻袋一看,打的正是本村的茂叔,茂叔對我們的司空宇格外反感,埋怨每次陷阱都用來誤傷(青梅:從前到現在只有茂叔你一個人中過陷阱),並恐嚇我們的司空宇會去族長面前告狀。

  司空宇無緣無故被茂叔臭駡一頓,臉上的表情顯得是有多無奈,並對連累青梅一起挨駡的事心有愧疚,青梅嘲諷茂叔剛剛的模樣打破了兩人尷尬的局面,並表示族長如果太生氣,會和阿娘一起做些小點心來讓族長消消氣。

  

卷一(1-4):去其他陷阱處查看

  司空宇示意青梅心先回村裡,自己還要對各處的陷阱進行一遍檢查。
  現在可以打開角色的技能介面,對角色的技能進行學習,每一個技能都能夠向上學習層層上升,分為初,二,三,極四個等級。

  青梅雖然答應了司空宇要回到村裡,但因為擔心我們的司空宇,只能折回幫司空宇。
  司空宇並未生氣,相對生氣反而對於青梅擔心來的更多一些。

  司空宇和青梅在林子裡找完所有的陷阱之後,天色也已漸黑,青梅對於宇哥哥心裡想的都是族人的安危,而族人卻未深知這點,而感到愁苦。
  青梅只能再次唱起小時候的曲兒來哄司空宇開心。

  由於缺少木材,青梅獨自去尋找木材,卻碰見兩個異族人在對話,由於著急將這個消息通知宇哥哥,被異族人逮個正著,並被帶了回去。

  

 

 

卷一(1-5):於後山竹篁中尋找青梅

  青梅的大叫引起了司空宇的注意,並即刻尋找青梅的下落,在竹林裡雖未找尋到青梅,在竹林的地面上卻發現了很多的腳印,並在地上找到了青梅的首飾。

司空宇仔細端詳,發現腳印的方向指向最近被滅族的一個部落。十有八九是被異族人所抓走。眼下的解決辦法是回有熊村告訴族人,與族人一起去搭救青梅。

司空宇回到村裡,召集族人,商量族人的撤離和青梅的搭救計畫,無奈族中人只想著撤離,卻沒有一人願意隨司空宇救青梅於賊人之手。司空宇只能一人去救青梅。

 

卷一(1-6):前往敵族部落中援救青梅


走出有熊村,前往夷人所在的敵族部落。

來到敵族部落,在遠處,司空宇就從兩個看守的口中得知,他們剛剛才開完了慶功宴,也更確定了青梅就在這夥賊人的手中。

 

卷一(1-7):於敵族部落中尋找囚禁青梅的場所


只要司空宇不要踏入敵人的警戒圈,就可以在陣地裡自由走動。

司空宇發現了部落裡囚禁青梅的地方,但因有專人看守,並不能貿然前進,正在司空宇思考用什麼辦法既能救出青梅還能全身而退的同時,碰巧發現了躺在大箱子裡的一個女子。

由於該女子口中不停的喊著餓,司空宇看女子身著服飾並非與賊人一夥,並用乾糧救活了此女,也得知了為何此女子名為子巧,還有個外號叫怪力子巧,身在大箱子裡實則是因尋找食物而餓暈在大箱子內。

 

卷一(1-8):於敵族部落中放火製造騷動 


子巧願意隨司空宇一起救出被囚的青梅,司空宇此時也想到了妙計”火攻“。

繞過敵人必經之路的警戒,點燃在敵族部落中的三處稻草,按M打開地圖,在地圖上顯示出的感嘆號即為稻草的所在之處。

由於司空宇對敵人部族三處稻草的點燃,引開了囚著青梅營帳前的守衛。

 

卷一(1-9):前去囚禁青梅的營帳


在敵人救火的同時,子巧和司空宇也開始了救青梅的行動。

欲救青梅的同時,司空宇和子巧被一個回來的敵人所發現,觸發戰鬥,子巧和司空宇在打暈了敵人之後,由子巧將屍體埋藏了起來。

兩人一起救了青梅,此時,子巧得知了司空宇的姓名,青梅也認識了子巧,由於青梅的善良,還救了同樣被抓來的沐月(由於沐月一直不醒,司空宇的手碰觸了沐月的手,沐月才漸漸醒來)。

由於火勢開始蔓延,司空宇,沐月,子巧,青梅開始逃走,在營帳外不巧又撞上了一群部落敵族,由沐月施法使火勢變大(沐月施法不久便暈了過去),才避免一戰。

 

卷一(1-10):前往無名丘


逃到了村莊附近之後,子喬便和我們詳細的說了自己的身世以及自己這趟旅程的緣由(子國巫人之女自己夫婿乃商國王子,因星象顯出王室有難,這才去商國尋找夫婿)。並告別了司空宇和青梅。

司空宇和青梅帶上沐月來到村子,並向族長交代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司空宇也提出了不用進行遷村,族長心想由於異族人被火燒光,更由於青梅的奮力勸說,最終決定不遷村。

由於沐月醒來,卻數天不說話,青梅看沐月可憐,並私下就認了沐月為姐姐,更要去無名丘採摘果物來祭拜先祖,讓先祖治好沐月的”啞巴病“(後面得知沐月其實並沒有啞)。

 

卷一(1-11):于無名丘中採集祭祀用的果子


出了村莊,並可來到無名丘,在春天下的無名丘格外的美麗,此時的青梅早已忘記了祭祀的事,並嚷嚷著要在美如畫的湖水中划船。

司空宇再三囑咐了青梅一定要以安全為重,並找了不遠處的一顆樹下採摘果物。

采完果物,卻發現了也來到此處的沐月,手抱小豬仔(就是上次司空宇在菜園中抓到的豬仔)。司空宇上前不管問沐月什麼,沐月依舊裝聾作啞,一句不答。

 

卷一(1-12):探查無名異境


司空宇隨著沐月身後,並到達了一個從未見過的小徑。在小徑的路口司空宇提高警戒,卻因為沐月的一再前進,只得跟著前進。

司空宇一路尾隨沐月,並進入了異境,司空宇叮囑完沐月後,並獨自進入異境進行查看。

來到異境深處,卻發現小豬仔和已經死去的小豬仔親人,還有一個銅壺,小豬仔和銅壺中出來的神秘生物合成了一隻新的生物(在後面,司空宇為這生物起名“阿奇”)。當司空宇靠近準備拿銅壺的時候,反而被咬住手臂,這時的沐月也跟了上來,司空宇看銅壺對阿奇如此重要,並用繩子將銅壺和阿奇綁在了一起。

 

卷一(1-13):探查無名丘陷阱處


司空宇和沐月隨後並走出了異境,在這段時間裡,在外邊的青梅更是摘了滿滿的一籃果實,並對沐月出現在這裡感到特別的高興。

司空宇在拿果子的時候,才發現剛才被阿奇咬到的手,現在還隱隱作痛,由於陷阱被觸發,司空宇叫青梅帶沐月回村後,並獨自去往陷阱處。

落入陷阱的正是異獸少年翟虎,翟虎看到司空宇並解釋自己是被夷族滅族後的倖存者,而身穿夷人的服飾,只是為了躲避夷人的攻擊,而青梅和沐月再次跟了上來,由於青梅的善良,司空宇只能帶著受傷的翟虎回村調養。

 

卷一(1-14):查探有熊村中被觸發的陷阱


由於沐月對於翟虎身上的”魂珠“比較在意,決定和翟虎一起踏上路程去尋找翟虎所說的族巫。

離翟虎和沐月離村已有三月,司空宇心不在焉的研究陷阱,連青梅在身旁直叫宇哥哥也並未聽見半分。

佈置在有熊村裡的機關在這個時候也被觸發,司空宇拔腿並朝村中的陷阱處走去。

 

卷一(1-15):于異界中查探


當司空宇來到了村子的陷阱處之後,並看到了觸發陷阱的罪豬,就是在前面遇到的小豬仔阿奇,司空宇都開始為小豬仔這麼喜歡陷阱而感到不解。

小豬仔阿奇站在石頭上,並示意司空宇隨它進入異境,司空宇絕不會放任所有會對村子和族人造成危險的事情不管,跟著阿奇並走了。

司空宇再次進入了異境,這一次和上次的異境有所不同,異境中的場景美如畫,司空宇一直朝著這條路跑到底,在異境中除了阿奇,並未發現妖物,由於聞到村子方向火燒的味道,只能再次往回跑。

 

卷一(1-16):回去看看有熊村發生什麼事了


出了異境,異境的小路隨之消失,司空宇在遠處就聽到村中的各種叫喊聲,回到村莊,並發現翟虎帶著一群夷人放火燒村,司空宇非常憤怒,直問翟虎,為何這麼做不可,翟虎也道出了自己的真實身份,他就是前幾日被我們放火燒光的夷人首領。

司空宇現在才知道,當初翟虎對他說的全是謊言。由於這事,族人盡數在責怪司空宇,此時觸發戰鬥,司空宇敗於人數眾多的翟虎之手,只能思考怎麼樣才能夠讓自己的族人逃走。

面對翟虎的趕盡殺絕,村長不免感慨,今日是天要亡了我族。
此時,沐月出現,利用魂玉和法術打倒了翟虎,並迫使翟虎帶領手下落荒而逃。

 

 

卷二:路遇鳳煜, 得玄濤戟, 鳳煜奪玄濤戟.

  司空宇怎麼也不會想到這個危機時刻出現救了全村人的正是沐月,一個女子。
對於翟虎,司空宇更深刻的體會到了人心難測, 對於沐月也提高了警惕,拿著武器直指沐月。

青梅見到此狀,並一直向宇哥哥解釋,沐月並不會說話。
沐月終於說出了第一句話,也就是自己的名字-沐月。

沐月並未作過多的解釋,只是想拿回在翟虎手中的魂玉。
阿娘這時也在勸誡司空宇,不許對救命恩人沐月無理,村中人更認可這次襲村是司空宇的過錯,並決定了這次一定要進行遷村。

由於阿娘的挽留,沐月決定在有熊村待一宿,在晚飯中,沐月告訴了司空宇一家人,自己主要是為了回到一個名叫華胥的地方,也就是她的家。

這時,青梅從族長家中回來,從族長和阿娘的對話中,青梅瞭解了這次翟虎能夠襲村,全是因為有村莊附近司空宇埋下陷阱的佈置圖,而自己當初就曾親手拿給翟虎看過,但並未將心中所知道的告訴司空宇。

阿娘也從族長的家中回來,並要求司空宇一路保護有熊村救命恩人沐月安全回家,雖然司空宇放心不下有熊村的村人,但因為阿娘的勸說,最後只得答應了這事。

第二日早上,司空宇正在樓下工作室準備材料,青梅眼看宇哥哥因為自己被逐出村,便將自己給翟虎看陷阱圖的事實告訴了司空宇,並希望自己的宇哥哥能夠留下。
司空宇並未有多怪罪于青梅,只是怪罪於自己的陷阱還有所欠缺,並和青梅做了一個約定,在自己出外的這段時間內,希望青梅能夠代替自己好好的保護有熊村。

剛出有熊村,沐月為了一路上司空宇能夠幫到自己,並將阿奇身上的煉妖壺的術法教給了司空宇(煉妖壺-華胥國的寶物之一)。

遊戲壺界系統開啟。
可對武器進行煉製,煉製圖譜在商店裡可購到。
可對收到的妖靈進行煉製。
可對武器進行附魂。

剛離村沒有多遠就看到遇到麻煩的人(此人名為鳳煜),本不打算上前幫助的沐月由於聽到他們口中交談的傅岩,便若無其事的走了上去。
只有隨鳳煜一同打敗這些坐地起價的賊人,才能得出關於傅岩的具體位置。

鳳煜只向司空宇說了自己是商都人,其他資訊極少透露,由於有著相同的目的地,鳳煜並隨著我們的司空宇一行人同行了(司空宇並不相信說話繞彎的商人鳳煜)。

夜色漸晚,三人找了一處靠水的岸邊作為渡過今晚的營地,三人席地而談,司空宇自薦守夜,沐月並倒地睡了去。

聽到鳳煜口中所訴“上古神器”,沐月和鳳煜並各自講了關於共工的故事,而兩人所知關於共工的故事卻全然不同。
沐月的共工是治水保護蒼生的英雄。
鳳煜的共工則是覬覦顓頊帝之位,犯下惡行的罪人。

第二日早上。
鳳煜並對著司空宇和沐月敘述昨晚做到的夢,並大談人生理想(天下太平)。

在地圖上顯示的小圓點,則是這張圖的Boss,擊敗可獲得一些物品,但等級都較高,不要求前期去挑戰。
建議玩家對於路上的敵人盡數誅殺。

出了雪霽之森的出口,並會解開新地圖傅岩(臨山而築,綠水相繞,民寡而閑,上古之世)。

來到傅岩,從沐月的口中知道,這裡與以前沐月相識的傅岩,已然變了很多。

而司空宇更在意的是鳳煜這傢伙已經到了上古神器的傅岩,為何還要跟著沐月和他同行。看著沐月並沒有在意,司空宇也沒深究。

傅岩,有三個人需要打探情報。
其一夏銘,對於古國的消息完全不知,但是建議司空宇去問族長(族長正站在大房子面前)。

其二雲兒:關於華胥,雲兒只聽過她阿父所說。

其三王薑:未待司空宇過問,王姜就告知司空宇,戟山在兩個峰頂之間,共工武器就在戟山。

打聽到了共工武器玄濤戟的消息,並到匯合地與沐月和鳳煜匯合,而當司空宇詢問沐月有沒有打聽到關於舊識和華胥的消息的時候,沐月並未有所回應。

由於戟山入口被村民嚴加把守,要想上山必須得在晚上從鳳煜所說的小徑才可上去。

剛入戟山,沐月就感覺到玄濤戟似乎就是自己以前的舊識—共工。

厲氣共工從玄濤戟中現身襲來,並不斷的叫喊騙子(在戰鬥過程中,共工血量每每減少到一定程度,並會叫喊騙子,隨後而來的並是傷害和群體眩暈)。

發現動靜,村民們紛紛上山,見到玄濤戟中被喚醒惡神,更是憤恨不已。
沐月降伏共工厲氣,手拿玄濤戟,村民驚訝萬分,並拜服,稱沐月為”天人“。
敵人覺察玄濤戟封印解除。

沐月為自己的回鄉之路,並聽村長敘述關於千百年前玄濤戟封印的始末。
村長口中的共工,曾是一名良善的神祗,但不知何故由善變惡,共主派火神祝融抗衡,共工寧死不降,向火神祝融投擲玄濤戟,並撞不周山自盡。
沐月聽完故事,並請求帶走玄濤戟,村長允。

  翌日清晨。
  司空宇因擔心沐月一夜未睡。

  沐月手持玄濤戟從村長家裡出來,再次踏上前往商都之路,鳳煜依舊執意跟隨。

  出了傅岩,並可直達遐荒金穀,在遐荒金穀,鳳煜趁司空宇探路不在,並硬向沐月索要玄濤戟,沐月自是不肯。
  司空宇探路回來,沐月才被解圍。

  司空宇再問沐月是否為天人,引出上古故事“絕地天通”。
  

  沐月如此執著于玄濤戟,只因想讓自己曾虧欠的姐姐和姐夫團聚。

  

  不久,刺客出現。
  鳳煜被刺客所傷,司空宇和沐月只能兩人對抗刺客。

  

  由於鳳煜被傷,恐有眾多追兵席捲而來,司空宇只得帶上沐月和受傷的鳳煜往前躲避。

  經過沐月簡單的療傷,但因身中其毒,鳳煜勉強恢復了一點。

  司空宇見鳳煜無力再逃,只能在周圍設上陷阱,讓鳳煜在地上暫緩休息。
  鳳煜也向司空宇和沐月表明了自己對玄濤戟如此在意的原因,只因玄濤戟或許就是能夠改變商國命運的神兵。
  並再次向沐月請求借用玄濤戟。沐月不借。

          

  遠處兇猛的跑來一個人和一群豬,此人真是子巧,因想吃山豬肉充饑,被山豬圍攻。
  替子巧解決掉6只小山豬。

  六隻山豬見打不過司空宇一行人,轉而合體,其名並封。
  除去受傷的鳳煜,司空宇三人對抗山野精怪-並封。

        

  擊敗並封,子巧與沐月從相識到相知。
  子巧見鳳煜中毒受傷,並掏出自身所帶的藥方和草藥,為其醫治。
  子巧本想好好清理鳳煜身中之毒,因司空宇一行人在逃避追兵,只能緩緩。

  依子巧所見,林中有一空木舍,尤為適合鳳煜療傷和躲避追兵。
  子巧向司空宇索取了一些食糧之後,並一同上路了。

  到達夢苔幽林,由子巧帶領來到空木舍中。
  木舍中,子巧欲解鳳煜身中之毒,需褪去鳳煜之衣,鳳煜羞。

  次日,鳳煜醒來,子巧因一晚照顧鳳煜,徹夜未眠。
  鳳煜見子巧如此,心中不免有些愧疚。

  
  
  子巧見鳳煜身體並無大礙,並開始向司空宇問道。追兵是怎麼回事?三人為何同行?青梅與爾族人現可安好?

  四人,最後商議先前往村子-別莊,之後再重新擬定去商都的路線。
  在前往別莊的路上可遠觀饕餮(地圖boss)。

  未到別莊,鳳煜就因為傷勢跪倒在地,子巧欲背鳳煜前往別莊。
  鳳煜因男人自尊,堅持身體並無大礙。

  

  前有鳳煜倒地,現有子巧抱肚喊餓,無奈,司空宇掏包子予子巧充饑。
  子巧道出自身體質原因,常常犯餓。而其夫婿疑因此而不來探望。
  鳳煜自知,子巧就是自己之妻,但並未道破。

  

  到達夢苔幽林後,子巧仰看天空太過美麗,忍不住感歎。
  沐月告訴子巧,星乃魂靈所變,何美之有?(沐月不喜望星,而眼中所看與他人也是不同的。)

  見沐月不適,天色也已經有點晚,司空宇更擔心沐月的身體。
  並與其他人決定留在此處過夜,明日再繼續起程。

  司空宇和鳳煜說了半天的關於鳴竹的作用和來歷。
  鳳煜聽後有感而發,人心難防,若能如鳴竹一樣,該有多好。
  司空宇了了鳳煜的疑問,並開始埋設三個鳴竹。

  鳳煜和子巧兩人聊了許久,最後因數巧嗜酒,結束了兩人的想談甚歡。

  

  司空宇設完鳴竹回到營地,見其餘三人都已睡去。
  對著夜空,不免心生思鄉之情。

   

  此時的新有熊村,村中一切安好,村中的陷阱也由青梅負責設置。
  青梅依舊堅守與司空宇的約定-保護村子。

  司空宇見因為怕黑的沐月醒來,並重新升起了火,而後又教了沐月如何使用火燧,並將自己的火燧送於沐月。更將鳴竹這東西的緣由以及自身的遭遇全部相訴。
  沐月看司空宇的遭遇和自己如此相似,並告訴了司空宇自己族人除己之外,已無一人。
  子巧餓醒。

  翌日清晨。
  隊友紛紛睡醒,司空宇一行人繼續朝別莊前進(子巧開始顯露路癡天分)。
  

  沒走幾步,子巧肚子又餓,只能暫緩行程,找些食物進行充饑。
  子巧,向沐月借玄濤戟一觀,卻因數巧是憑神之體被玄濤戟中共工附體。
  
  

  沐月,司空宇,鳳煜只能通過與附體的子巧進行戰鬥,將共工從子巧的體內逐出。
  共工一邊揮舞玄濤戟,口中不停的叫喊騙子,看來如傅岩村村長所說,共工的怨,仇,恨今已深至千年不化。

  擊敗子巧,共工從子巧體內逼出。
  因大夥為子巧分神,鳳煜開始叛變,先後讓手下打暈了司空宇和沐月,自己打暈了子巧,帶著玄濤戟離去。

  

  沐月夢境,季陽(沐月之姐)為“絕地天通”輔祭之事而充滿煩惱。
  共工也因為季陽輔祭之事而起了爭執(輔祭必定會丟了季陽的性命,而共工和季陽是如此相愛)。

  雖沐月並清楚季陽和共工心中的情意,但見到季陽姐姐和共工大哥如此,並將輔祭的事情攬至自身。
  可最後輔祭的卻並非自己,而是姐姐季陽。
  共工神情憤怒對著沐月直喊騙子。


  
  沐月從夢中驚醒,子巧和司空宇並爭著道歉。
  沐月執意要先去找鳳煜要回玄濤戟。
  阿奇嗅出鳳煜氣味。

  

  跟隨阿奇的鼻子,到達世外谷地,在高處就能看到位於穀底的屋舍(沐月並不懼高,反而已習慣身在高處)。
  穿過懸於空中的吊橋。

  夕陽西下,子巧望著西下的太陽,並生出餓意。
  而從未說餓的沐月,亦或是一路上與阿巧同行的緣故,此時也對著司空宇並喊了餓。
  司空宇見兩都餓了,只能找地方進行休憩,這次的晚飯由阿巧進行製作。

  夜色已黑。
  在閒聊中,子巧總覺自己的憑神體質會給大家帶來困擾,並覺得自己在拿回玄濤戟之後,並離了去。沐月與司空宇不允。

  

  鳳煜將玄濤戟帶回其師-甘盤處,卻被告之玄濤戟並非拯救商室的上古神器。
  鳳煜和子巧兩兩相思。
  

  子巧向沐月坦白,其實小時並未生病,只是因為吝惜妖靈,才將妖靈元神寄於體內,由於這次寄身,害死村中數人。自己也變的力大無窮,食量大增。
  沐月也告訴了子巧關於自己姐姐失去性命的事。(偷聽的司空宇也多少開始理解沐月)

  

  新有熊村外的青梅開始與撫琴者青榆相見。
  

  休足的司空宇,子巧和沐月,在一大早並開始前往穀底探查鳳煜的資訊。
  靠近穀底,並已看到鳳煜的手下所在,無容置疑,鳳煜定在此處。  

  

  從小路到達鳳煜所在之處,鳳煜並未解釋,只叫手下退了去。自己與司空宇一行人開始戰鬥。
  觸發戰鬥,戰鬥途中,鳳煜卻不做任何反擊。
  而後,鳳煜師傅出現,將玄濤戟歸還於沐月,並邀屋內一敘,不僅化解了誤會,更讓沐月願意為更多的資訊而甘願留於此處。

  新有熊村外-桃花瓊林,茂叔,又踩中陷阱,一氣之下,將陷阱拆了個精光,卻不知翟虎又找到了搬遷後的有熊村。

  

 

卷三:宇沐分離, 重回有熊, 宇族人已被滅.

  沐月最終決定不去商都,而留鳳煜身邊,翻閱古籍,找到更多關於自己想要知道的資訊。
而就在剛剛被鳳煜囑咐回子國的子巧,現在是想與司空宇一起回有熊村玩玩。

沒想到剛沒走出幾步,就被在身後的三個黑衣人跟蹤。
雖然司空宇已然發現,並叫子巧不要回頭。
子巧還是回頭了,觸發戰鬥。
打敗三個黑衣人之後,從黑衣人口中得知,此行是為了監視“王子妃”-子巧有沒有回到子國。被怪力子巧,怒斥了幾句之後,黑衣人並離去了。

到達別莊,找到在別莊中的旅館,與子巧在此地住宿休息一宿。

深夜,司空宇遲遲不能入睡,心中對於鳳煜與甘盤所說上天會護佑血脈之事,絕不苟同。

不知是因為此事,還是因為沐月不在身畔,心中諸多煩惱的司空宇不免想出去散散心。
巧遇子巧也在觀空,無心睡眠。司空宇與子巧的交談中,心中豁然開朗,更是懂得了許多道理(我,鳳煜,族長,三人其實所做所想並無二至,都是為了保護想保護的人事物)。

司空宇還在最後叮囑子巧,要隨他回村,必須答應他兩個條件。
一、子巧不能暴露自己是商人的身份
二、子巧必須低調行事

沐月從古籍中瞭解到很多關於古時的事,並得出結論,天門不能開。

合著青梅當時說的村莊遷移方向,西南方,司空宇和子巧並離開別莊,朝西南方的桃花瓊林進行打探有熊村消息。
在桃花瓊林就發現了青梅留下的資訊。

司空宇和子巧用青梅留下的資訊作指引,卻始終沒能走不出這片挑花瓊林。
而後,被青梅撞見,方才隨著青梅回到有熊村。

回到有熊村,村人對於司空宇的回歸比以往更加的熱情。
回到自家,阿娘對於司空宇的回來更是高興,認識完子巧後,阿娘便想讓族長為司空宇和子巧辦理婚禮。
司空宇從青梅口中得知有熊村一搬過來,便被惡人(翟虎)盯上,村子並沒有事,而惡人都死了。

司空宇欲去桃花瓊林巡視,被青梅用言語阻攔。
青梅不斷的詢問司空宇,是否還想離開村子?

子巧今早醒來後,昨晚的頭暈有所好轉。
司空宇迫不及待的帶著子巧和村人打招呼。

與族長對話,根據司空宇的判斷,族長對於司空宇比以往更加的和氣了。

與嵩唯對話,雖然司空宇說不出來,小唯也格外的開心,但和以前的小唯好似不一樣。

與熊森對話,熊森囑咐在家的阿娘現在特別想司空宇,回去看看。、
在與三人的對話中,唯一一個司空宇沒有發現與以往有所不同的地方。

村莊如此的溫馨和睦,子巧對村莊特別的讚揚。
子巧頭有開始暈,並肚子開始餓(子巧感到奇怪)。
正要出外打野味的司空宇和子巧,在村口被青梅攔截。

司空宇和子巧只得回來。
司空宇在自家開始出現似曾相識的幻覺,沒想到阿娘仿佛失憶般重複在說和昨晚一樣的事。

而當子巧要用珍貴藥草要看看阿娘的時候,青梅更是異常憤怒。
起身並大叫不用,而後又反常的對子巧進行道歉。
司空宇與子巧走出屋外,看來兩人仰望天空,各有所思。
子巧突然發現,星子位置的反常。
青梅也出門,勸退了再次頭暈的子巧回房後,並于司空宇說了很多的話(話中無不透露想留宇哥哥在村中)。

第二日早上,司空宇見霧有所消退,獨自出村,于桃花瓊林中打獵。
司空宇愈發覺得奇怪,桃花瓊林中什麼野菜都沒有,而他卻能每天吃到豐盛的菜肴。

司空宇在尋找野味的途中,撞見青梅和茂叔在桃花瓊林中竊竊私語。
還未等司空宇上前詢問,茂叔並拔腿就跑。

以司空宇的腳速,片刻便追上了茂叔。
從茂叔的口中,司空宇居然得知與所見不一樣的事實,有熊村全村人早已全部死亡。

沐月和鳳煜此時居然來到了桃花瓊林,為的就是尋找王子妃-子巧。
茂叔,開始講述事實,有熊村早已被翟虎所毀,也因自己受氣將陷阱全數拆毀,而當時青梅和茂叔兩人在外頭,躲過翟虎一群人的殺戮。
更可怕的是,司空宇雖來此月餘,而自己卻依舊以為才回來三日。

司空宇急忙帶領鳳煜和沐月回村,證實自己所見並未有假。
回到村裡,卻未見村中人,而在自家居住的子巧也消失不見。

司空宇時時出現錯覺,思緒愈發混亂。
沐月為之施術,才使司空宇靜下心來。

司空宇將矛頭直指翟虎,並請阿奇嗅出子巧的位置所在-東北方。
司空宇答應鳳煜子巧乃自己所帶,並一定會保她周全。
而沐月此時感到諸多不安。

在村裡的士兵處換上幾件裝備後,鳳煜,沐月,司空宇並走出有熊村朝著琉璃幻洞出發了。
在琉璃幻洞口,沐月就察覺到在幻洞深處的上古妖靈氣息。

到達上古妖靈所在地,分為幾步。
一、一路前行,到達下圖所示位置,通過前方的藤曼爬上上方。

二、爬上上方之後,一直往前走,直到到達下圖的這個位置,利用藤曼再次往上爬。

三、繼續走至下圖的這個位置,放下前方的藤曼,並往下爬。

四、從上方藤曼下來之後,來至下圖所示位置,下爬。

五:通過蜿蜒的樹幹,就可以到達上古妖靈所在之處。

子巧被青梅帶之上古妖靈之前,欲將子巧獻於妖靈做餌,以此來維持有熊村村民的生命。
司空宇一行人抵達,對於青梅身在此處,司空宇更是疑惑重重。

上古妖靈見情況不對,並將青梅吸入體內,觸發戰鬥。
上古妖靈血量過低,並會召喚四隻人面妖花,相助戰鬥。

上古妖靈被殺死,青梅方從其體內出來,但已是奄奄一息。
青梅開始回憶村人被翟虎殺死後,為了守住約定,想到的辦法並是根據桃花瓊林中撫琴者青榆所訴,琉璃洞中聖花靈(上古妖靈)能實現所有願望。
為了能夠復活村人,青梅將翟虎等人的靈魂獻祭於聖花靈。
這才使得村人重新出現在青梅面前。

青梅的回憶,加快了聖花靈的復活速度,沐月告知司空宇,除了殺死青梅,別無他法。
司空宇回憶起和青梅曾經的種種,那時是多麼平靜和歡樂。
青梅見司空宇此時落淚,並再次唱起能夠惹司空宇開心的歌曲。
對於青梅便是百般不舍,也無奈掏出匕首殺死青梅。
青梅至死卻未能說出,自己早已喜歡司空宇這一事實。

 

卷四:宇振心扉, 苦尋建木, 經由稷神點化.

  青梅被自己親手所殺,司空宇回村後,看到有熊村現如今的模樣,不免回憶起自己曾在有熊村與村人的種種。

子巧見司空宇如此,不免與沐月想談,不惜消耗自身壽命,請求對司空宇阿娘進行憑神。
司空宇在見到阿娘之後,心中的心結也開始慢慢解開。
雖然司空宇想見青梅,但由於知道“聚魂”,需要憑神者付出巨大代價,青梅魂靈也已不全,司空宇方才消了念頭。

青榆與面具男。
面具男怪罪青榆毀了他一顆寄魂珠,而青榆如此大費周章,只是為了製造點變化,讓生活變的更加有趣(青梅的死和有熊村的毀滅與青榆息息相關)。

次日清晨。
司空宇決定獨自留在村裡,當鳳煜一行人走後,司空宇便發覺自己現在留於村裡所作所為並無意義。
鳳煜一行人其實此時並未走,只等司空宇想明白,便前來相邀同行。

司空宇也有了新的目標。找出害死青梅及其村人的幕後主使,幫助鳳煜平息四方戰亂。
為了沐月能夠回到華胥,相商而議決定前往都廣之野尋找建木。

朝著西南方來到異河鎮,路上,子巧肚子餓的直叫。
為了子巧,只能暫且停止前進,盤坐而休。
子巧分享了關於建木的一個故事(伏羲為了緣建木上天,攜琴而來,請一女子為其彈奏離別曲,建木聽後,因心系人間之苦,未能登天,留於人間,點化世人)。

來至異河鎮,向村人打聽都廣之野,卻無一人知曉。
更多的是關於碧粼大澤,以及碧粼大澤的稷神神祠。
經過商議,都廣之野極有可能就在碧粼大澤的附近,先於異河鎮留宿一夜,次日並前往稷神神祠。

此時,異河鎮驚現吸取人類魂靈之妖物。
司空宇一行人,順著村民所指方向,擊敗妖物,救異河鎮村民于水火之中。(妖物印記與琉璃幻洞妖靈印記極為相似)

妖物被擊敗後,趁機憑神於子巧。
這妖物並是翟虎所化,幸而魂靈虛弱,借助沐月之法,並未對子巧造成多大傷害。

正護子巧回逆旅調休,路遇此鎮首領,喚作向姐兒,向姐兒欲擼“天人”沐月換取貝幣。
被鳳煜用口舌貝幣解圍。

沐月在逆旅裡並未入睡,只是夜觀星空,心思故鄉。
司空宇見狀上前與沐月談及魂靈化星之事,如此,卻也未能探出沐月曾經歷之事。

此時的鳳煜與子巧也未入睡。
子巧從鳳煜口中得知,鳳煜此行目的有三。
一、為報恩,護沐月返鄉。
二、尋找天梯建木,追查煽動者。
三、照顧王子妃
在夜色下,子巧與鳳煜不免進一步加深愛意。

琉璃幻洞。青榆手撫伏羲,不免回想起自己曾愛之人。
琉璃幻洞中所知面具男和青榆只是合作關係。
青榆,為顛覆世間。
面具男,為複生聖主。

出了異河鎮,前往西南方向的碧粼大澤。
沐月見碧粼大澤,並回想起都廣之野,雖然與曾經有所變化,但就在此處。
子巧肚子又餓,只得停留稍作休息。鳳煜開始懷疑,沐月是否天人,故鄉所在是否位於天上。

找到了在碧粼大澤中的稷神神祠。
鳳煜為大商百姓所求。
子巧為人食無憂所求。
司空宇為(沐月)平安順遂所求。

祈求時,司空宇因自身血脈,使得稷神神祠入口開啟。
稷神神祠入口花香鋪面而來,此時的沐月卻覺得有些熟悉。
決定陪同沐月一起進入稷神神祠進行探察。

通過稷神神祠入口,便來到蜻蛉穀。
蜻蛉谷,一片祥和之態,眾多奇珍異草。
為尋穀內建木化形之人,只能向前前進。

入到蜻蛉穀深處,見藍花下,放有一物(建木晶元)。
穀神現身,觸發戰鬥,與穀神進行戰鬥,殊不知此乃谷神有心考驗。
片刻,考驗便結束,從司空宇一行人口中才得知,自己曾經教化出的凡人曾造福百姓,而自己更被凡人祭祀成為稷神。

在穀神的面前,看來子巧的肚子問題,瞬間能夠得到解決。

沐月一行人從谷神這裡得知,人間當時被魔神摧殘,軒轅氏得天女之助,平世間之亂。但因天女消失,天帝大開天門,只為尋得其女,此舉對世間造成動亂,軒轅氏顓頊施行絕地天通,毀去天梯建木,殺死建木化形之人,這才使世間之亂得以平息。
沐月一行人,繼續追問複生建木化形之人方法,遭到穀神質疑。
穀神憤怒,並觸發戰鬥。

尾隨沐月而來的向姐兒,此刻也顯了身,聲稱要將這裡的奇花異果帶回換取貝幣。
這也加重了穀神的與司空宇一行人的誤會。
向姐兒見財路被擋,並叫手下放火燒穀。

多虧沐月撲滅穀中之火,恢復穀神之力,並讓穀神見識沐月與大自然相融之力。
才使誤會得以消除。
穀神盡用自身之力,恢復建木晶元,並將恢復建木所需的天時-月餘後日食之日,地利-絕地天通處,告知沐月。
順帶贈司空宇一點力量(技能蕩破千軍)。

出了蜻蛉穀,循著碧粼大澤回到異河鎮。
在碧粼大澤對於建木的事有了眉目之後。下一個地點並是前往雪峭冰封繼續打探消息。
由於雪峭冰封,冰冷寒荒,在異河鎮內各自進行補給之後並起程。

鳳煜最先補給完,並找了沐月問話(華胥所在,沐月來歷),並未有所收穫。
司空宇也已在村中補給完,三人齊聚村口,獨缺子巧一人。
村中詢問,才得知,子巧隨了一群“朋友”朝旅店方向所走。

靠著阿奇的鼻子,找到位於林中的子巧,此時子巧神色似乎並不太對。
鳳煜見子巧被擼,第一個沉不住氣衝鋒上前,被青榆琴聲所縛。
司空宇隨後也沖上前去,同樣被琴聲所縛。

司空宇心系沐月,鳳煜心系子巧,雙雙掙脫琴音束縛。
面具男用魂珠再喚妖靈,觸發戰鬥。
伏羲眼見妖靈不是眾人對手,親自撫琴一曲,使司空宇與鳳煜相殺,雙雙倒下。(司空宇漸顯右手守紋力量)

妖靈從四方蜂擁而至,玄濤戟中現身厲氣共工,不僅消退妖靈,且重傷青榆。

 

卷五:宇知天命, 神靈靈夷, 知建木已不在.

  司空宇睜開眼,已是身處曲蒙。
沐月見司空宇已醒並前去煎藥,而子巧更是在司空宇面前臉紅不止。(因知夫婿,商國王子,就是鳳煜)
司空宇見子巧行為如此,決定拋下子巧,去找沐月。

司空宇見沐月不會用火燧,只得親自上陣。且心不由己用手擦拭沐月臉蛋。沐月羞。
此時,司空宇與沐月更加確定,雙方都是守紋持有者。(華胥人-沐月,軒轅氏-司空宇)
也知曉了當時為何能夠脫險。

鳳煜與甘盤又於絕地天通與天之血脈之事。
司空宇,沐月與子巧,本打算商討前往冰封天湖之事,但因夏邑近日天災連連,只得先前往夏邑。
之後再前往冰封天湖。

面具男正在為身負重傷的青榆療傷。
青榆,再次回想起,當初自己所愛之人,為蒼生,為主上,而選擇犧牲青榆一人。(青榆心中愈發憤怒)
面具男告知青榆,封印又解開一處,也從中取得一物-盤古斧。

司空宇一行人,于曲蒙村中做足了準備之後,並開始經由黃土河谷前往夏邑。
在黃土河谷中就已然能夠看到水勢洶湧。

洪水再次襲來,附近村人四處逃竄。
難民給了我們長木板六塊之後,並需要我們搭橋救助被水患所困難民。(每救助一個難民,可獲得長木板數條,必須加上某些地方可以撿到的木板,否則被困之人不能全部救到)

救助被水患所困難民之後。
過橋便遇到魂珠所催妖靈,妖靈拍走兩個難民。
在解決掉妖靈之後,鳳煜,沐月司空宇,分別救起被妖靈拍走的兩個村民,。(守紋者之力再次浮現)

見天災如此嚴重,更要加快腳步前往夏邑,解決危難。
到達夏邑,從此地官員口中得知,不僅僅有大水,還伴有妖物,就在冥沼。

進入冥沼,玄濤戟便縱入泥沼。
妖物現身,與之前所遇妖物尤為相似。

從冥沼中往下深入並會來到冥沼地道。
在冥沼地道中,機關重重。
此處便是利用轉盤,推動水流,打開大門。(有些地方需要轉動兩個轉盤,才能打開一道門)

冥沼地道中除了轉盤外,還有一道機關,便是下圖所示的水道,連通水流之後來開啟機關。

行至冥沼地道盡頭,不僅發現圖紋石,更有由水而生的聖獸玄幹前來出來阻擋。
聖獸的攻擊中傷害最大的當屬利用極寒巨浪冰封我方。

擊敗聖獸,隨後而來的並且諸多地道中的妖獸,幸玄濤戟顯人形,也來到此地,將妖獸屠殺殆盡。
沐月,身體再次透出紫光,將玄濤戟壓回戟形。

冥沼妖物,已除,再次返回夏邑,司空宇並開始幫助起現居民收拾毀損的石材木料。
而鳳煜則幫助則安排夏邑居民以及調兵部署。
就這樣,過了三天。
安排完夏邑的一切事宜之後,再次前往冰封天湖。
而在經過落秋石境時,玄濤戟已能從戟中說話。

玄濤戟說得話甚是令鳳煜生氣,沐月只得帶玄濤戟一人到遠處。
司空宇與子巧先後跟上沐月。
各自對沐月進行安慰,沐月精神好轉,並開始感覺到司空宇對自己的好。

司空宇與沐月回到鳳煜那裡之後,卻不見阿巧。
遠處鳴竹聲響,司空宇一行人循聲而來。
原來阿巧因為發現青榆,只得待在此處,不敢妄動,只得通過鳴竹告知。

司空宇一行人準備沒驚動青榆之前,先行離開。
玄濤戟卻發出聲響,導致敵人發現。
看來此次敵人不當當是青榆,還有相柳。(被共主禹曾斬,作亂逆臣,血即腥又臭,血流之地寸草不生)

與相柳發生戰鬥,相柳血量低時,相柳會召喚幻身相柳。
可主控沐月進行加血,子巧自動主輔,鳳煜,司空宇自動主攻。

擊敗相柳,此時藏於暗處的相柳真身出現(相柳的西戎秘術)。
相柳欲殺沐月,被玄濤戟所擋。
相柳命人退下,並相敬玄濤戟,吾族,靜待聖主歸返。
隨後,轉身消失在落秋石境。

出了落秋石境,便是雪峭村。
在村中見到丁嬸一夥人車子損毀,由手巧的司空宇進行修理。

為了能夠答謝司空宇的恩情。
丁嬸邀司空宇一行人到家中做客,並畫上天湖捷徑以作報答。
于丁嬸家中,丁嬸以水款待。(玄濤戟吐槽,泥人的水,我可不敢碰)

殊不知水中有藥,四人一豬紛紛倒下。
醒來之時,司空宇與子巧逃出小黑屋,鳳煜也同樣逃出小黑屋,經鳳煜口中得知,沐月被人帶走。

一行人立馬爬上雪峭冰封,由於阿奇這次無法嗅出沐月位置,只能由在野外生活習慣的司空宇調查地上的蛛絲馬跡。
跟隨腳印追蹤到沐月,此時的沐月正是被丁嬸帶予向姐兒。

司空宇上前,于向姐發生戰鬥,由於戰鬥中缺乏恢復血量的沐月,因此推薦在戰鬥之前,對司空宇進行洗點,渾天中主攻加血。

向姐見不是司空宇等人敵手。
為了另一份貝幣,往山上逃去。

由於向姐從湖中帶走祭器,導致天湖盡現奇光。
而當司空宇等人到達奇光位置時,已不見向姐等人。
司空宇只能下冰湖探查水下秘密。

司空宇從冰湖水中上來,並取走水中祭器。
此舉震怒水中靈夷。
靈夷因血量會觸發在兩種形態之間轉變,一種為攻擊狀態,一種為倒頭就睡狀態。

擊敗失控的靈夷。
靈夷,為天湖神靈,化為曾死於湖中孩童模樣,於天湖中現身,與司空宇等人相見。
從靈夷口中得知,建木木身曾被一名女樂師帶回湖中,用伏羲琴一角固持。但建木卻對於此女異常怨恨,攜帶伏羲琴並離開天湖。(青榆)
聽此故事,子巧一行人決定為青榆化除誤會,讓青榆召喚建木。
靈夷還告知了沐月絕地天通的位置正是在擎天地縫。

翌日。
司空宇不免感慨世間竟有靈夷這一般只顧修身行善。
鳳煜這邊也有所獲,在那邑發現撫琴青衣男子。

 

 

卷六:退至那邑, 擊退薑人, 鳳煜更重血脈.

  循著飛鴿傳書中撫琴青衣男子的資訊來到那邑。
剛來到那邑,並發現行事古怪的商人。
躲避守衛視線,前往古怪商人處。(若路線過不去並換一條路線,條條大路通羅馬)

躲過守衛視線,既可看到在不遠處的古怪商人。
由阿奇誘走兩個身著商人服飾的姜人後,竟發現一隻妖靈,任司空宇如何猛打,都未對妖靈造成任何損傷。

司空宇更從商人口中得知又有一女子被青榆所拐,司空宇回想起青梅當時也是如此,並氣不打一處來,踢了阿奇一腳。
經過鳳煜不斷勸阻,與沐浴的斥責,這才冷靜下來,與阿奇道歉。

鳳煜察覺到這些歹人定是對那邑不利。
準備入城,查清薑人計畫,並一舉殲滅薑人。
剛入城,沐月並被那邑大漢撞倒。

進入城中,找出假扮那邑人的薑人。
對於城中的四個可疑人物進行調查。(已有感嘆號標識)
兩大壯漢並是薑人所扮,而有一個人比較癡呆,需要進行不斷套話,才能揪出此人是薑人,並命官員進行收押。

鳳煜開始計畫圍剿薑人一事。
對於收押薑人進行盤問,道出計畫。
司空宇與子巧於西城門部署。
鳳煜與沐月在那邑另一城門。

在戰鬥前夕,在西城門的子巧與司空宇聊了很多。
血脈,兩人都不信天。
而當子巧問出司空宇和沐月最近為何不自在時,緣由皆為青榆。

在城中的鳳煜和沐月見司空宇於西城門放出信號,並知司空宇與子巧已準備好。
當鳳煜和沐月見薑人來襲,亦放信號,位於西城門的司空宇和子巧關閉城門。來個甕中捉鼈。

擊垮在城中分散的各個薑人。
鳳煜對於分散薑人的數量產生懷疑。
此時,鳳煜一行人才知道敵用調虎離山計。

趕回官員壓制姜人處。
果不其然,于官員壓制姜人處,已有人民受魂獸所害,而所囚薑人亦被救走。
司空宇一行人與魂獸觸發戰鬥。

翌日。
鳳煜總結經驗,我方傷亡相對於敵人,傷亡更大。
疑因城中定有奸細存在。
在城中打探消息,得知傷患中少了一個。

薑人此時定不能出城,唯有自家人-商人。
沐月也只能夠想到內應現在只能在當時的寄魂獸看守地。
來至寄魂獸看守地,內應就在此處。
只因商人沒上天血脈,自身的遭遇盡怪罪於天命,才使其反叛。(就剛入城門之時,撞倒沐月之人)

其弟阿遠(紅衣),不像其哥(紫衣),決議留於城中,與自己族人一起抵禦外敵入侵。
雖然,鳳煜忘記將內應抓住,但也從內應口中得知了敵人夜襲的計畫。

鳳煜回城對士兵進行全方面的安排。
司空宇欲盡自己之力,於城外埋設陷阱。

佈設陷阱之時,司空宇從沐月口中得知,若相柳與異族人登天,將會出現亂世。也為沐月放下了自己與青榆的恩怨。
回至城中,與鳳煜商議今晚共抗薑人戰術。

當天晚上,一切如鳳煜所料。
擊殺掉從前而來的一方妖靈,並要趕去臨時醫療處進行支援。

回到臨時醫療處,見妖靈與自己子民,鳳煜反而顯的反常,並不上前救人。
只因從師傅甘盤處得知寄魂獸若不殺人,吸取魂靈,胸中珠子並不能啟動,也無法傷至分毫。
司空宇,沐月,子巧,此時便已看不下去,並不在乎這些多餘的理由,上前就於妖獸奮勇對抗。

 

卷七:欲達目的, 鳳煜背叛, 相柳復活共工.

  翌日清晨。
經過昨夜與妖獸的戰鬥,城中皆有傷亡,沐月盡自己所能施法為城中百姓療傷。
而奸細(紫衣)其弟阿遠(紅衣)在此戰中,命數已盡,見其弟已死,不免開始對天哀嚎,結局自然是被押至處刑台。

沐月見一屋子依存符文,並趕去查看,未有果,卻不料屋頂木板坍塌。
司空宇見沐月有險,上前以血肉之軀抵擋掉落之物。

沐月雖有驚無險,但司空宇為保護沐月卻已生命垂危。
沐月第一次為司空宇流淚哭泣,為救起司空宇,不惜使用建木晶元。

此時汜水處,相柳雖感應到司空宇一邊力量增強,但對於登天之事,依舊非常自信。
因沐月使用建木晶元,青榆感受到自身力量的小小流失。

受到建木晶元的治療,司空宇開始蘇醒。
司空宇雖蘇醒,但對於沐月使用建木晶元力量,為救他,可能導致不能登天返鄉之事而感到心有所氣,經旁阿巧調解,這才得以平靜。

=阿巧走後,司空宇與沐月想談守紋責任,沐月更是感受到當年季陽為何有勇氣自願進入陣法送命。
守紋,是關閉天門的印記,是封印天門的力量。依司空宇的話說,世間人人想要的天之血脈其實就是一個看門的。

門外阿巧見屋內沐月與司空宇在一起如此,心有所喜。
而自己這一邊,許久未見鳳煜真心一笑,猶存心結。

鳳煜告知大家,只要能夠抑制伏羲琴,擊敗青榆,沐月亦可召喚建木。
而抑制伏羲琴所在之處,是一處血印遺跡。
雖然沐月從未聽過抑制伏羲琴之法,但為回華胥,必需一試。

出了那邑,一路往西南方前進直達血印遺跡。
血印遺跡氣氛既古怪又詭異,司空宇一行人起步直達盡頭,於盡頭處發現一處封印。

封印處現身古神獸-玄武。
玄武雖為古神獸,但在此處並不會過於強大變態。

正打敗神獸-玄武,司空宇與沐月紛紛被人偷襲倒下。
而鳳煜拉子巧退於一旁,此時青榆與相柳出現,原來是鳳煜為,平息戰亂,天下歸心,為此需要儘快登天證血脈,才與相柳合作。
鳳煜這一合作,不僅讓青榆拿走自身建木晶元,相柳取走玄濤戟,讓鳳煜“鳳火”離身。

最致命的是相柳利用子巧與司空宇之血破處了這最後一處鎮壓聖主(共工)之力。
相柳見事情已成,並將此處交與青榆。
雖相柳之前曾許諾不傷害子巧,但青榆是青榆,相柳是相柳,青榆自然不受約束,並和鳳煜玩起遊戲(殺死司空宇,子巧便能活下)。
鳳煜見信已被破,並借欲殺司空宇之勢,將抓子巧士兵擊傷。
雖四人順利逃脫青榆之手,但都掉入身後血印之路。

在血印之路中,司空宇需要找到其他三人並從中脫離。

子巧,與司空宇一樣,進來血印之路並躺在某處。
司空宇叫醒子巧,子巧睜眼第一件事並是為其夫婿鳳煜向司空宇道歉,其次才是尋找血印之路出口。

尋找出口的途中,見鳳煜也在血印之路,而且正與妖惡戰。
司空宇二話不說並上前助鳳煜一臂之力,子巧隨後。
與鳳煜惡戰的妖分別為無名猴,蘇牙,與血傀。(少了沐月的治療,請用司空宇補上。)

司空宇留下子巧與鳳煜在此處,自己並走至一旁。
此刻,不管是玩家或是子巧都更能清楚鳳煜與相柳合作,鳳煜為天下人民是一點,而更為重要的是不讓子巧受到傷害。

從鳳煜口中得知,沐月也掉入這血印之路。
根據阿奇的嗅覺,找到正在被妖靈圍觀的沐月。
擊敗妖靈,而沐月卻依舊未醒。(沐月被青榆琴聲所困)

在沐月的夢中,沐月再次與姐姐季陽相遇,季陽不僅為沐月解開當時祭壇之事的心結,並希望沐月能阻止相柳與姜郎(沐月姐夫共工)。
更教沐月,守紋會因守護心情的強烈而發揮出力量。

沐月聽到司空宇的叫喚,從夢境中醒來,兩人想抱而哭。
回到司空宇剛才掉落的入口,沐月利用子巧與司空宇之血施術重啟血印之路出口。

出了血印之路,青榆已早早離開。從鳳煜口中得知相柳與青榆現在應在一個喚作汜水的地方。
汜水就位於血印遺跡的西北方。
來到汜水,沐月便已知自己曾與姐姐來過此地。

下到堤壩,並能發現,曾經季陽和共工共同規劃的疏導工程。(沐月指導鳳煜,學會疏導道理,對於日後水患定能有所幫助)
扳動閥門,自然提示缺少機關之物品。

在下面尋找水道入口,從水道進入,直達水道最深處,並能夠找到汜水機關1個。

再次回來,扳動閥門,將各個管道轉動至下圖中所示,即可將水引至要位。
水位至要位,堤壩大門開啟,既有路從前方出現。

從路中下去,前往相柳的路被擋,需要消除在這區域的六個未成形的妖物。
當然,在沐月隱秘的狀態下,是不能擊碎未成形妖物的。(這裡並沒有機關需要開啟,細心找路,尋到六個地圖上顯示感嘆號的未成型妖物,即可成功)

將未成形的妖物各個擊破之後。攔住去路的圖紋消失。
而在裡面,相柳即得鳳火,亦破除所有的封印,已開始復活共工。
共工復活,手下妖物近千,都為共工呼萬歲。

司空宇一行人進入之後,相對於沐月,共工對季陽更加在意。將瑣事交與相柳,便揮手而去。
相柳自然不會放過我們,化身妖物岩薑,此時真身已經離去。(妖物岩薑,擅長眩暈)

 

卷八:建木通天, 青榆失心, 不能回亦相隨

  擊敗妖物岩薑,為了能夠阻止共工,必須在日食前儘快趕往召喚建木所在地擎天地縫。
在半路,沐月已身心疲憊,捂住胸口,跪倒在地。為能夠全力迎接後面的惡戰,且現離日食所剩數日。今夜就留宿此地。調養身心。
當夜,沐月在高處眼望疏導工程,不免想起當初種種,說不盡的複雜心情。

司空宇見沐月是如此不開心,並與子巧拿了鳳煜的衣服,與自己的發明,變出了一個星空。(由於沐月所看到的星空與我們所看到的不同)
沐月將姐姐季陽與共工是如何認識,如何產生情意的故事講于司空宇。也將自己當時因為懼怕,而使得共工與季陽永遠分離。
司空宇聽完,也將想要讓沐月留在人間與自己一起生活的心裡話全部說出。

第二日,雖天時未到達日食要求。但青榆卻強行召喚建木。
沐月因沒能阻止共工,沒能完成與姐姐季陽的約定,而泫然淚下,司空宇抱著沐月,並將小時歌謠唱於沐月聽,這讓沐月重拾信心。(鳥兒鳥兒水中游,游過江水遊山丘,摔到一處爛泥巴,大娃看得笑哈哈)

從汜水往正北前進,即可到達擎天地縫。
來到擎天地縫,見高聳天梯,子巧不禁嘆服。
要想登上天梯,阻止共工,還必須得從地縫深處的祭壇處著手。

在地縫祭壇,眾多妖物見天梯已成,亦想與共工同登天梯。
共工因自身強大,藐視下麵眾妖,一戟並將欲登天之妖盡數殺死,並開始登天。
沐月一群人雖自知不能與曾經的水神共工力量相抗衡,但除了上前一步之外別無他法。

從擎天地縫到達建木,並遇到想要毀掉世界的青榆。(雖然青榆曾愛惜世人強於愛惜自己,但因背叛)
青榆回憶起自己曾經所愛的女琴師,愈發生氣。自己親手捏碎建木晶元。
與青榆觸發戰鬥。(此前,最好在此地進行打怪獲得經驗,存檔讀檔既能刷新怪,司空宇於沐月主加血,子巧與鳳煜不主攻都可。)

雖擊敗青榆,但建木並未坍塌,只因女樂師靈力化為藍花穩固建木。
沐月將女樂師藍鈴為救青榆犧牲自己性命的故事徹底告訴青榆,只可惜青榆為被這些事所感化,再次捏碎建木晶元,於建木之上消失殆盡。

華胥國的路就在後面,而沐月卻不許司空宇一行人繼續陪同。只因到了華胥國之後,再難回到人間。(保存一個空檔位)
鳳煜,子巧,司空宇三人早已有所覺悟,決定一同隨沐月前往華胥國。

到達神都華胥的地道,本由三顆核心浮空華胥,而由於相柳和共工對於核心的干涉,使得華胥國從空中緩緩下降。
需在華胥國地道中找到被術法所控進而暴走的三顆核心,並一一擊敗。(空中時隱時現的方塊,並不是消失,只是看不見)

擊敗三隻靈獸,繼續往地道最上層行進。
到達最上層,並會碰到星雷機關,由於裝置被共工等人破壞,只有復原才能到達華胥國土。

破除星雷機關的關鍵,先對準紅色,再對準藍色,最後對準綠色,對準一色之後,並不用再管該顏色。
如下圖中,1.內輪盤逆轉(剩餘0次),2.中輪盤正轉(剩餘2次),這樣紅色已對齊。
3.中輪盤逆轉(剩餘1次),4.外輪盤逆轉(剩餘1次),這樣藍色已對齊。
5.中輪盤逆轉(剩餘0次),6.外輪盤逆轉(剩餘0次),這樣綠色已對齊。

 

卷九:季陽現身, 共工心悔, 共退凶神共工


星雷機關即破,從星雷機關往上即可到達華胥國。
從華胥國前往祭壇的途中,沐月不免悲傷,華胥國中的石頭像皆是沐月的族中之人,當時為了將華胥國引至天門前,施行絕地天通,封印天門。由於所需靈力浩大,才導致此種景象的發生。
而沐月當時驚嚇錯過施術時機,才使得倖存下來,沐月也是族中唯一一人。

到達祭壇,此時的共工與相柳正在此破壞由靈力構成的祭壇結界。
與相柳觸發戰鬥。
在此戰鬥過程,請至少保持沐月的血量飽滿,相柳有兩項技能,一項是召喚出分身,而另一項則是彙聚能量施展法術,後者則會在一瞬間對我方造成巨大傷害。

雖擊敗相柳,但相柳也為共工拖了足夠的時間,相柳攜季陽石像並往天門奔去。
沐月想到共工會利用盤古斧打開天門,造成天下浩劫,心中漸生絕望。
族人通過子巧的憑神之體,將心中所說,心中所想,告知沐月,使得沐月再次振作。

沐月等人踏上天之路,前往天門。
顯然共工一心只為復活季陽,對於沐月的怨恨絲毫未減。欲以天帝愛女下落換取季陽復活。

對於水神共工,唯一可怕的地方並是當共工哼一聲時,手指點誰誰死。(備好復活藥防沐月被點死, )

司空宇一行人拼上性命與共工戰鬥。
沐月為勸說共工,卻久辯不下,沐月身上螢光化為季陽。

季陽告訴共工自己並不想看到他為自己讓天下陷入危難。
這違背了當時共同為天下蒼生的本意。
而自己當時會頂替沐月作輔祭,一切只因察覺沐月心中動盪,擔心絕地天通失敗,而使得天下蒼生生靈塗炭。

故事即將圓滿,子巧舉起斧頭,從背後殺死共工,毀去季陽石頭。
正當鳳煜等人萬分不解,才知附於子巧體內的正是相柳。

當年附於子巧體內的正是相柳的寄魂,這次相柳才能因此複生。
相柳不但將司空宇等人弄至下界,更將由自己血肉為介所煉化的共工吸於體內,毀去天之路,手持盤古斧,身有玄濤戟。

司空於等人墜至華胥祭壇。子巧由於靈體受損已無法恢復。
幸而得到暫時取回力量的華胥國國主經兩大守護者沐月,司空宇,以及人界王者鳳煜三人血液才救得子巧,雖有幸被救活,但並不能活太久。

華胥國國主不但救得子巧,利用伏羲琴與琴聲中的力量重築登天建木,並將族人之力借于司空宇等人前去對抗相柳。
通過建木搭建的天之路再次回到天門前。

位於天門前的相柳,拿起盤古斧並朝著天門劈去,卻不見天門有任何損傷。
此時,雙手相靠的沐月與司空宇作為守紋者發生作用。

先斬暈凶神共工(相柳)的四個蛇頭,接著並是凶神共工本體,涉凶,幽妄,芒煞,澤滅四個蛇頭會隔斷時間輪流蘇醒。
注意沐月,司空宇,子巧,鳳煜血量,並可以慢慢磨死凶神共工。

擊敗凶神共工,凶神共工化入玄濤戟中。
面對天門,鳳煜也早已消了打開天門,重證天之血脈的想法,更多的是對於眼前事物的珍惜。司空宇,則在天門前為世人祈求。

一切終於平靜。
回至華胥國,告別國主,四人相約回到人間度過時下最為快樂的日子。
司空宇即將攜沐月之手回去人間之時,沐月從背後抱住司空宇,眼中止不住的淚水,雖然沐月對於司空宇的未來心有所想。
華胥國因失去祭壇結界保護,也失去華胥族魂力,並會墜落人間,到時必定會有惡人利用華胥國這通往天門唯一入口,重開天門,危害人間。要想斬斷這入口,必須要利用魂靈使華胥國重回天空。

沐月告別司空宇,重回祭壇,為了完成千年之前就未完成的使命。
回想起於這短短時間內與司空宇相互經歷的種種,此時的沐月已不再有一絲絲的懼怕。

司空宇護送子巧與鳳煜至建木底下。就與鳳煜與子巧進行告別。
鳳煜尊重司空宇的決定。依舊說出至今未變的話,只要是司空宇想要守護的地方,並由司空宇決定。
雖然子巧有諸多不舍,並想勸司空宇回到人間,但即將說出口的話被鳳煜用手擋住。

司空宇重回華胥,與化身為石像的沐月共同消失在夜空中。

華胥傳聞落幕,人世間的子昭繼承王位,並封子巧為後,兩人同心主政,創造出空前榮景。
十數年後,子巧離開人世。

 

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