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靈入侵 (The Evil Within) DLC委任劇情故事及人物解析

13 三月

廣告

來源:A9VG

作者:mhx12453

 

首先,DLC開頭就給了個很重要很重要的資訊:
來自馬塞洛醫生的筆記:
 
翻譯如下:

他們(試驗體)同時存在,但是每個人卻從自己的角度看待事物(意識中的事物)
就像是每一個病人的意識填滿了各自的意識空白,創造出他們(自己認為的)真實世界。

馬塞洛醫生

這段話直接解釋了每個在STEM系統裡的人,意識共用的狀態下,世界的構成,在每個人意識裡都是不一樣的。
而在每個人意識裡,遇到的同伴其實也不一定是該同伴真正完全的意識。
因此:

正篇有兩個情況:
A:Seb用自己的視點看待和參與各種事件發生,其中教堂那段算是與Kid的意識相交共用了,有時候還會跟其他人的意識相交,出現被火燒等等的情況。被自己射殺可以解釋為自己某部分意識被另一部分扼殺了。類似求死本能與求生本能的博弈
B:遊戲玩家並不是一直從Seb的視點在看這個世界,有時候可能從另外的患者角度看著這一切變化,而當發生墜落或者被槍擊時,玩家這個視點(與Seb共用的意識連接)被切斷,接著看到的則是另外一個人(患者)與Seb共用意識的視點。

不論真相是A 還是B,其實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玩家現在知道了
1、正篇裡,確實從一開始就已經在STEM系統裡了。
2、只要是進去的人,自己看到的任何東西都會與其他人有區別,即使發生了合作行為,每個人的意識也不會完全一致。

因此,Seb開頭看到的Kid,或者中途救的Kid,從Kid自己的角度看其實是另一個情況,而各自都對對方的意識有腦補的成分。

關於STEM

DLC後,我們確定的The evil within 世界裡,存在兩台STEM
第一台是Ruvik製造的原型機,該機器被Ruvik做過手腳,只有自己的意識能作為主導意識。(Ruvik相當於造夢師+建築師)
在該機器內,測試的所有試驗體只有lestlie成功把意識帶進機器後,再重新帶出來,因為他意識與Ruvik同步率幾乎完全一致,沒有收到自我意識與Ruvik意識的衝突。
那些被Ruvik意識有意扭曲或者無意識被扭曲的人,即使能把意識帶回肉體,醒來時候也會變神經。更糟糕的就是被其他扭曲意識吞噬或扼殺,回不來,那就是直接腦死亡。

這第一台STEM原型機(以下稱STEM A),測試者需要腦後插管進行連接。
Ruvik原計劃是要用Lestlie做殼,把自己意識轉過去,讓自己重生。沒來得及,最後依然不願意與Mobius合作,被肢解去除大腦。被醫生作為運行STEM A的主導體。 醫生之所以要私自開機,是因為想把Ruvik腦中最後的秘密挖出來,不然沒辦法向Mobius交代。而Mobius知道這事後,DLC Kidman的任務就開始了。

第二台STEM B,是基於醫生給的RuvikSTEM A而新建的,wifi版STEM,該STEM不需要讓測試者腦後插管,通過腦波發生就能達到效果。但他們依然需要一個核心(主腦)來運作。
在DLC1裡,我們大概能推出來的,就是STEM B腦波發射功率強大,可以直接跟原型機 STEM A產生連結。

這樣一來,正篇裡很多現象都解釋得通了,包括早期主角們在ruvik過去的時代,後來說ruvik切斷了自己和過去(STEM A)的連結,只剩下在當下的世界,之後主角們就處於現代環境了。

STEM B 最終目的是要達成獨立運作,也就是不再依靠STEM A(Ruvik主腦)進行穩定運作。
最後醫生和Mobius共同得出的結論就是,Lesile是建立這個穩定主腦的人選。因為他的大腦意識不會跟連接者起衝突。
但同時Ruvik則是想著要附身在Leslie大腦裡。醫生決定私自打開STEM A,其實目的也是把還在機器裡的leslie找回來。
(把一個進入機器的人喚醒的過程比較困難,首先你要讓對方潛意識也相信自己沒處在現實,另外你還要確認你找到的該者的意識就是該者本身意識,而不是你自己腦補的該者)這也是為啥Ruvik想找Leslie一樣困難,因為他的意識會腦補自己找到leslie,唯一可以判斷是不是真leslie,是要從那些無關人士碰到的Leslie那下手,比如主角,比如kidman。因為他們遇到的Leslie的意識,可能性會很高。

另外,Seb自己就是靠這種潛意識腦補了自己完成任務殺死Ruvik,從而成功把意識回到肉體醒來的,他之所以成功,是因為他沒有意識到在Ruvik附身Leslie後,自己成為了所剩無幾在STEM B意識清醒的試驗體(STEM A更是死光光了),STEM A主腦沒了之後,他意外成為了主導意識(武器要啥有啥,但都是自己見到過的)。

如果單純在STEM A啟動後,Ruvik開始找Leslie,還不難,關鍵是Mobius可以從STEM B進行干預。這種干預在DLC體現在對Kidman的干預,給Kid一些特殊通道後門或者最後追Kidman。但至於如何做到的,需要看DLC2進一步解釋。有一種說法是,Mobius只能通過注射物對Kidman產生影響,順帶能對STEM A Ruvik主宰的世界產生部分影像。但是影響極為有限。

關於Leslie
正篇裡,最後Ruvik找到了Leslie的真身,通過判斷Seb和Kid同時都看到一個Lesilie,他知道這個就是他要的。
於是Ruvik把他融化成水的時候,Leslie大腦的意識就已經成功被Ruvik佔據了。而Lesilie本身的意識應該是被擠壓出來,變成一堆翔的狀態,把Ruvik主宰時構造的精神世界所有殘留意識都吸收,變成了我們最後看到的BOSS。
Ruvik計畫的第一部分成功了。第二部分很顯然就是他要怎麼騙過Mobius,讓他家覺得Leslie還是他本人。看看他演技如何了。。。

關於Ruvik

Ruvik其實很聰明,在STEM A啟動後,STEM B開始干預時,剛開始他找不到介面對STEM B進行攻擊,但是Mobius似乎給Seb(每個進入STEM B的人)一個安全屋的設定後,Ruvik因為Seb與自己相似的經歷 成功找到了STEM B的介面,這也是為啥第九章安全屋裡面開始有Ruvik的畫,之後越來越不穩定。另外,他可能從一開始不久,就發現了,STEM B裡的試驗體(包括Seb JoJo 還有記者)他們都是Kidman任務的障眼法,所以一開始Mobius就已經失誤了,他們雖然想讓Kid專注任務,但是其實他們也嚴重意識到,Kid的想法是有道理的,就是現在Ruvik知道她的存在後,萬一在她之前把leslie附身了,那就前功盡棄了。當然Ruvik也是有風險的,就是他附身了如果醒來或者leslie的身體被人守著,直接殺死leslie,他也完蛋,至於他會不會裝就是另一回事。。。本篇最後,也許是Ruvik另一個驚喜,就是他還意外成功附在了Seb身上,只要Seb醒來不被懷疑,他就能存活。看看之後會怎麼說。

按照DLC的解釋,屍變的人除了STEM A的試驗體 除了純粹的意識腦補出來的東西外,主角這幾個屍變應該都是直接由Ruvik干預導致的。

關於Mobius

DLC1後,如果Kid成功脫離了Mobius控制權,應該會醒來。按照本篇最後Kid成為監視Seb醒來的人推斷,Mobius似乎最後還讓Kid升職了。至於為啥,看看DLC2
他們現在的任務變得更困難了些
讓Leslie保持“清潔”地醒過來,並且不能讓醫生動手腳或者邀功,成功後順便把醫生踢出局。

有了Leslie,他們的STEM B可以在人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讓大家共用一個意識平臺,並且是一個比較穩定不會讓主腦把連接體意識扭曲的一個平臺。至於拿這個平臺來幹嘛。不知道。  但是這樣的機器想想還是很神奇的。。。

關於醫生

醫生在決定私自接入STEM A後,他把自己也接入了。 而最後Seb看到的偽結局,大家在STEM B裡,現在可以完全證實為腦補。

有任何疑問可以再交流,以上也不排除會有錯誤,但是大體應該是沒錯的了。
這樣整理來看,基本整個Evil within的世界和正篇裡發生的事件都能看懂了。

關於Seb

在這裡強調一下他個人意志力
這也是讓他一直存活到最後的關鍵

對他個人來說,可以推測Mobius把他抓了後,可能是想讓他親自經歷一下他老婆經歷的事情,也可能純粹是白老鼠,覺得他是警探,可以打個幌子。而且很早就安插了Kidman在KCP 這個計畫不是偶然的。

Seb個人因素(主觀能動性。。。)有多大?
在遊戲世界裡,一切其實就是他的腦部活動以及記憶。

Seb最後成功回來。
1、他意識絕對要夠堅定(他之前說通過酗酒來緩解自己內心的情緒,但是這從來沒影響過他的工作,因為他收到他老婆信後,是拼死命想要解決問題。因此他內心是把自己不幸的過去全部封閉的。這也可以解釋為啥沿路撿的檔是他自己的記憶,好像要提醒自己是誰一樣。) 在這幾個人裡,KID因為目的明確,只要去做就好,對過去又沒太多羈絆,所以她人格一直比較完好(這也是為啥Mobius和Ruvik親自干預的次數也少) Seb是第二堅定,他就是想找真相。而在意識裡他就是為了以警探身份完成工作。所以他精神力是很夠的。換作小喬估計早就被ruvik屍變很多次了。

2、他的經歷跟Ruvik在“火” 方面很有共鳴。這也是為啥Ruvik留著他的原因之一(是不是愛上了他嘛…這個問題~~),而Ruvik知道他瞭解真相後會找Leslie,所以Ruvik就是想跟著他。有空的時候讓他變一下zombie騷擾一下Kidman。但他對Ruvik有用,所以儘管Mobius不關注這個人,覺得他是打醬油的,但Ruvik每次都讓他活著。讓他活著 嚇他玩
3、還是因為他意識強烈地渴求解決事情和瞭解真相,所以最後成為STEM主宰後(STEM A必須由Ruvik支配,莫非在11章的時候,他就已經被Ruvik附身了?Ruvik果然在玩弄Seb的過程中對Seb產生了異樣的感情~ ),他潛意識才會去立馬腦補把Ruvik幹掉,把腦子踩掉的時刻。這個事件的結束也是他意識回到肉體醒來的決定性因素。

所以你說他成功醒來到底是偶然性還是他個人的必然性,我覺得都有。
但不管怎麼說他確實是極少數去了趟噩夢版的駭客帝國成功回來的 生存者。
作為一個Mobius認為打醬油的角色,他是個絕對的奇跡。

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