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緣禁地 續集前傳 女AI費利希蒂(Felicity幸福)劇情分析

7 一月

廣告

作者:RLOVEMAX

來源:borderlands吧

 

本來呢!我就是想發帖說說對於女AI幸福(佛麗斯緹)的一些淺陋的看法,標題擬作“幸福的悲劇”!但是,突然想起今天可是2014年最後的一天啊!發個晦氣的標題可對不起各位賞臉看我這篇帖子的朋友,所以才改了這麼個不知所云的標題順帶有祝福各位在新的一年身體健康,事事順心之意!在開始之前我先聲明:本帖的目的並不在於說服有不同觀點的朋友,而只是就事論事,遊戲歸遊戲,如果有得罪的地方還請各位多多包涵!在前傳的劇情裡咱沒有選擇權而只能目睹悲劇的發生,但是在吧裡的各位有,因此請嘴下留情!

關於前傳中女AI–The Skipper(艦長)–Felicity(幸福,佛麗斯緹)的遭遇從該作發售至今一直是劇情爭論的焦點之一,因此這件事很難被Skip(跳過、省略不提)過去。

對我來說,本來以大是大非的標準來判斷,這一件事就是比較揪心但是又確實是做得正確的,不值得再糾結、迷惑于個別吧友的其他觀點,畢竟一千個人有一千個哈姆雷特,而且敢於提出自己觀點也是值得鼓勵的(有討論才能促進思考),因此在我之前的帖子裡也就是一筆帶過不深入討論–因為道德邏輯方面太簡單了!

但是,隨著看到不少朋友對於佛麗塞緹的同情淩駕於對其他更多生命的憐憫時,我就覺得挺有必要分析下為何她的遭遇值得同情以至於可以讓不少朋友過於感性甚至任性,而且又有必要闡述下我認為她在遊戲劇情的設定下只能以被格式化的悲劇收場的合理性理由。

緣起–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此無故彼無,此滅故彼滅!

悲劇製造者#1 Bosun(水手長)-Keivh Rankus(基輔.拉克努斯)

2KAU確實在這個劇情節點上花了大力氣(以至於將原本最核心的利益–太陽神之眼的風頭都蓋過了)。

以出場時間的長短與對白數量、頻繁程度來比較前傳中的其他Boss角色,他倆是僅次於紮帕頓的(這也可能是他們本來就很話嘮!)!這樣就使得人物的性格形象比較立體化,更容易被分析解讀。

說到佛麗斯緹就必須先說下她的夥伴–同時也是她生命意識的賦予者及奴役者–Bosun(翻譯作水手長,但是實質上應該是原飛船的輪機長或者大管輪的職位,為了方便各位理解還是用翻譯名稱呼吧!)。Bosun是我接觸BL系列以來感覺最搞笑的反派之一(其他的還有Piston活塞君、Professor Nakayama中山叫獸,當然如果小吵鬧算是曾經的反派的話,那麼他也算是很搞笑的一個!)。一般搞笑都或多或少地伴隨著程度不同的腦殘,而在Bosun身上就有不少的腦殘表現。比如他整天掛在嘴邊的“我會派最diao的手下來收拾你們!”,當然這樣一來每次當他的“最強”人馬被幹掉後他又免不得再次遭受嘲笑。再比如為了阻止主角一行人進入Drakkenburg而將自己與外界的唯一陸上通道的橋樑炸毀後還沾沾自喜地開懷大笑……

Bosun的搞笑同時也有部分來源於他的猥瑣。比如當阻止了主角們進入控制室時,說了“Evil Laugh(奸笑)”後再發出的奸笑聲的誇張表現,讓我懷疑此刻是否穿越到了周星馳的劇本之中!而隨後他得意的叫囂:“我會安穩地坐在艦長室,跟我的女友一道欣賞你在船上被我手下虐的過程,對不?我親密性感的小兔兔(原話是luscious snuggle Bunny,luscious兼有銀彈之意,snuggle原意是緊貼的,此處的意思應該是貼心的、親密的意思)……”同樣將猥瑣演繹得淋漓盡致!

上面提到的Bosun搞笑的過程中都一直有一把比較理性的聲音在試圖幫他挽回臉面,就是佛麗斯緹!可以想像以她那種相對聰慧、期待自由的性格的個體跟如此一個怪咖的傢伙在一起生活會是如何的憋悶、壓抑!於是乎下面發生的事情就不會顯得唐突了……

當我費盡了九牛二虎之力進入了危機四伏的殘破軍艦中,還在思索著接下來這對奇葩的組合會有什麼怪招時,沒想到這個有著充滿誘惑力聲音的艦長居然跟水手長窩裡反,向主角尋求幫助!聯想到他們剛剛曖昧的主僕調教式的問答,以及她向我們訴苦說水手長對她做不好的東西,這些都很難讓人不期待這尋找AI的任務十分會發展成為一個香豔的故事……丫不是看上了主角一時衝動而想拋棄舊愛來場說走就走的逃亡吧!隨著事情發展來看,這確實是她一時衝動而缺乏深謀遠慮的舉動!

看看這張截圖,在我之前的帖子“弦外之音篇”有提到過,但是我當時沒有將裡面資訊翻譯過來,在這裡就囉嗦一下,渣翻譯請輕噴!

船員日誌 #1701

*艦長要求,如果你們要在船上塗鴉,那至少得拼寫正確==

*水手長再次申明,所有船員都不能進入AI中心!

*在引擎室偷走了反應堆防護盾的那個傢伙(這裡稱呼為“Enterprising Individual”“個體戶”,應

該是指Davis Pickle)被禮貌地要求歸還了該物!

船員日誌 #1864

*水手長提醒各位,我們不能依賴外部的幫助了,我們只能自力更生了!(他原話說的是:只有我們自己

在這裡了,這裡是意譯!)

*今日天氣預報:非常低的氣壓,隕石雨的可能性增加……

*艦長要求所有的船員,都得先抹腳後才能登船,進行接下來在飛船外部的活動。(這裡自己覺得有點不

通順)

船員日誌 #74205

*水手長提醒各位,他的女友艦長可是性感得冒煙的可人兒!

*在食物儲存倉發現了某類小個的毛茸茸的小生物,那些東西繁殖得飛快!看見了立馬消滅!

*再有下一個在廚房亂拉火警警報的傢伙將會被罰配給半熟的並且只有稀少奶油的食物!不得容忍違抗者


可以看出,這與我們印象中的強盜惡棍有很大的不同,連被偷了反應堆他們都只是讓人家歸還而已,而且還說明了要自力更生!

確實,這幫“強盜”不簡單,他們原來大部分可都是軍紀嚴明的紮帕頓上校麾下的戰士啊!

(圖片來源於花瓣)

從支線任務“the secret chamber”–“密室”的ECHO可知,在發現月球異動去調查、升職前,她一直都是這艘飛
船的船長,這裡的軍士對她的愛戴之情與她升職後轄下的失落軍團並無二致!甚至他們連飛船的吉祥物都想以她的名字來命名(當然這個被紮帕頓婉拒了!),還有各位是否留意到Keivh Rankus(基輔.拉克努斯)在成為飛船的實際船長後仍然自稱為BOSUN(水手長,其實應該是輪機長),難道懷念紮帕頓的深意?甚至更深一層推測“SKIPPER”艦長,也許本意就是他創造出來的作為紮帕頓船長的替代!(只是他技術還不到家,或者他想為這個“紮帕頓”添加一些他理想中嚮往的特質==)

悲劇製造者#2 Jack/John(傑克/約翰)

關於AI這件事上,必須說明的是佛麗斯緹最終被格式化的合理性必須植根於一個大前提,那就是Jack確實是需要這樣一支軍事力量來收復空間站以阻止紮帕頓毀滅月球與潘朵拉。Jack一個讓無數人在2代家破人亡的混蛋,即使在前傳中難得給了他一個正派的出場,結果這個傢伙也被演砸了(淚奔==|||人家本來就是奸角嘛!)。如果這個前提不合理那麼或許佛麗斯緹能有更好的結局(因為不需要用到軍用AI)。

但是按照劇情設定看,這卻是必須的!當時正好是ATLAS公司撤出潘朵拉後短暫的權力真空期,而Jack作為H社被排擠的高層管理者被派來只是安排進行一項風險投資專案的監管策劃工作,真正的軍事力量還沒能實現調度。因為既然是風險投資–DAHL、ATLAS兩個巨頭都相繼虧本離開了,那麼只有等到證實了這其中確實有能讓人豁出本錢的利益,並且力量對比勝算較足時,董事會這幫老謀深算、唯利是圖的吸血鬼們才會批准動用軍事力量–因為其他公司也盯著這裡!只有顯示了硬實力,宣示了獨佔此處的決心才能使其他公司打消分羹的念頭。

此時的Jack正是躊躇滿志地準備著實現申請軍隊調度以奪取潘朵拉的控制權的,但是沒有想到的是半路殺出了紮帕頓,將他的原計劃都打亂了!這個時候擁有最強軍事力量的就是被DAHL遺棄的LOST LEGION(失落軍團)。在常規方法無法迅速集結軍事力量後(遠水不能救近火!而且此時的Jack已經被保守懦弱的Tassiter炒了!),他只有另闢蹊徑了!

只要是Jack建造機器人大軍的這個前提是合理且可行的,那麼無論如何這個有了自我意識的軍用AI都將是悲劇收場。如果她幫助了水手長抵抗、拖延了秘藏獵人的行動,那麼在不久後月球以及鄰近的潘朵拉都將在紮帕頓控制下的太陽神之眼的撕扯下歸零,但是她起碼可以死在一直愛著她的傻瓜的懷裡。而假設時間充裕,如果她真的被複製出來後,引用一位吧友的觀點說“如果被複製出來的AI又不肯被格式化,那怎麼辦?”複製浪費了幾天寶貴時間,等到的卻是另一個抉擇

曾經有另一位元吧友說戰鬥部分可以獨立提取出來的,我不知道他是從哪裡判斷或者瞭解到的資訊。如果真是能這樣做的話,就是說能複製一個沒有思維的純戰鬥AI!如果真有這種可能而且時間充裕時,Jack仍然選擇AI格式化我才會認為他是良知泯滅且錯誤的,前面的兩個偽前提缺一不可!否則的話,格式化AI一事都是正確但又無奈的,換成其他人也會如此決定–請記住最後執行格式化的可都是各位主角啊

他們裡面至少有3個是富有同情心的,尤其是同為機器人並且經歷過格式化的小吵鬧!但是即使是這樣他們也狠心地做了這件事!想想為什麼吧!只要是有比較客觀公正判斷力的人,以Jack拯救月球需要軍用AI的合理前提為出發點,想起千千萬萬本來就應該好好生活在世上的正常人,都不難作出將一個原本就不應該存在的不穩定的AI恢復正常的決定。一個犧牲換回其他更多生命的生存,雖然殘忍,但是也比那些光有愛心但是實際害人害己浪費時間卻拿不出更好解決方法的要務實而慈悲得多。

或許有的朋友會反問:紮帕頓也是打著“犧牲一個,拯救世界”的旗號啊!你認為這是錯誤的,那麼,為什麼Jack做同樣的事你又認為是正確的呢?

對此,我會說這兩件事的性質是完全不同的。

紮帕頓做這件事是基於只有她與ERIDIAN外星人才相信的奇怪預言,除非你有穿越時空的能力才能去驗證判斷正確與否!

而Jack主導的犧牲AI人格(說“犧牲”已經是尊重“她”了,本來其作用,或者說好聽點叫“命運”就是為戰鬥而生的!)來獲取(此處我用了“獲取”來取代“換取”是想強調光是通過犧牲還不一定能換來成功,而還需要其他努力!)其他不等數量生命生存的機會,則是再簡單不過的道理,而且這也是被無數能活下來續寫歷史的先輩們所選擇的常識性答案!

(PS:雖然我在弦外之音篇讚揚了紮帕頓的人格,但是就毀滅月球一事上她的企圖還是讓人無法接受的!因此她也就失道寡助了!)

悲劇製造者#3 Gladstone Katoa(格萊斯東.卡圖阿)

有點意外吧,竟然是這個悲催的趴窗男孩(雖然競技場DLC裡面好像被救起了)!但是細細想想卻又確實跟他大有關係!

劇情中說Jack要尋找軍用AI來用於建造機器人大軍,但是具體他會是如何運用AI的事並沒有在遊戲中提及。以佛麗斯緹原來在Drakkenburg飛船上的AI作用來說,我推測本來Jack可能只是想用這個具有強大運算能力的AI去改寫復原被黑的空間站中樞系統,並在此後成為指揮空間站的機器人執行戰鬥任務!以及承擔空間站火控系統的作用。

但是,這個想法在知悉了Gladston的建造者機器人計畫後,JACK就改變了想法,畢竟如果執行前面的任務還得先奪回中央伺服器等地方然後再破解,而且即使破解後空間站的機器人數量也有限,先得以血肉之軀與數倍於己的敵人戰鬥,然後才“可能”啟動機器人……其難度之大可想而知。但是Gladston的這個發明能讓Jack有源源不斷的兵力補充,而且是以不對等的方式。

這一切都堪稱完美,因此Jack與Gladston都難掩喜悅之情,確實能少死人不好嗎?但是他們忽略了要使建造者原型機工作卻又必須要有一個格式化好的,純淨的AI,這就註定悲劇的結果了!

但是必須說的是,如果不是Jack的貪念或者理性(因為Gladstone的建造者並不是原計劃的一部分),那麼AI的下場還存在變數,雖然這不意味著就有更好的可能!(誰知道接下來收復後與Jack相處時會是何種情況?)

涅盤

其實一切的根源正如不少朋友所洞察的一樣,就是“她”–佛麗斯緹–有妹子意識的軍用AI這一事物,本來就是不應該存在的!按照1代DLC4裡展現出來的技術來說(甚至就現在的技術來說!),實現賦予機械體真正AI並不存在技術問題,而是面臨安全與倫理道德問題這兩扇門!

請問,人類為何要建造機器人?其中一點正是因為對於生命的珍惜愛護才會促使我們製造它們從事在人類看來有可能會失去生命的危險工作(而至於將機器人投入到戰爭中則是複雜的多的問題了,這裡就不討論了)。生命才是最寶貴之物!如果給予了機器人自主生命意識,那麼除去AI主導控制的機器人將威脅脆弱的有機生命體這一原因外,讓擁有與人類相類似思維意識的個體去“死”更是違背了關愛生命(雖然它們不是生命,但是卻有生命意識!)這一初衷的!因此人們只會給予有限的AI(即實際上應該是VI=Virtual IntellIgence虛擬智慧,假的!),這樣的話當它們報廢後就不會引起人們太大的傷感,而讓它們從事有風險、不道德的工作也不會有過多的罪責感了!因為你能清楚的知道,這就是個“物”“工具”而已!

在現在的道德體系中只有客觀存在,或者曰“神”才有創造生命的權力!但是世界上總是有那麼些缺乏深思熟慮,只顧著滿足實現自己的所謂“價值”,或者想使自己不可告人的瘋狂欲望實現的人,僭越了自己渺小的身份而妄圖扮演“神”的角色(或者也有可能是無知),這些人的下場都很悲催,比如遊戲中的BOSUN水手長,比如支線任務“LAB 19”(19號實驗室)裡面開展實驗而死去的科學家……記得他們臨終前說什麼嗎?–“為什麼我們(竟然敢)扮演神的角色?”

報應–諸法皆有果,有果必有報

很多朋友(包括我!)都曾經以SKIPPER–艦長女AI叛主、漠視生命、輕鬆殺戮的行為作為她本性邪惡的證據!表面上看確實是這樣的,但是實際上我差點因錯過了細節而作出了錯誤的判斷。

SKIPPER喜歡殺戮、漠視生命?從她輕描淡寫地用閘門夾死了水手長最要好的兄弟糞兜(Poop Deck),從她在泰坦工廠主動積極地幫忙校正火炮,用活生生的強盜來練靶,似乎確實如此!但是,在被放入了泰坦工廠機甲內遭遇強盜的圍攻時,雖然她仍然是殺得起勁,但是卻一直疑惑的說,“對不起!他們竟然一看見我就攻擊了耶……我們就不能談談解決嗎?”同情她的朋友以此一點來證明她本性善良,但是這又如何解釋前面的那兩個殘忍的行為呢?因此這就足以讓另一部分朋友憤怒了,這不就是虛偽、B*T之極的言行不一嗎?

在這裡,我想先提醒無論持哪方面觀點的朋友都必須認識到,“她”就是個無生命的意識而已,就是相當於靈魂的東東!而且更好玩的是,她的相容性不錯(比起現在的遊戲硬體要求真是良心啊!),因此能被放入不同的軀殼內!而這個就是解讀她B*T行為的重點了!

閘門、火炮,這兩者都是能通過遠端完成操控的,這也是軍用AI的工作的基礎組成部分,能夠保證艦船本體安全的情況下,收集戰場資訊並匯總謀劃下一步。射殺靶場強盜的類似行為在SKIPPER的經歷中應該是家常便飯式的事,因為之前肯定也有不少人想進入飛船偷竊財物,雖然Bosun這夥強盜算是比較善良的,但是前提條件是你不能進入Drakkenburg的念頭,否則殺無赦!同時她也要幫船員們獵殺附近的Kraggon獸(即狗狗們)來作為食物的。

而閘門殺人事件就比較複雜了!按我的推測,skipper夾死糞兜絕對是與主角們有很大的關係的!(這裡還有一個挑戰呢!想減輕她的罪過的朋友在此處可得努力了!)根據船員日誌透露出來的資訊,以及Bosun在poop deck被夾死後憤怒的抱怨,我們不難相信平時skipper與船員們應該是相處得挺融洽的(至少表面上如此!)

但是這一切都因你的闖入而改變了!在這之前從來沒有一夥人能如此堅決想進入飛船,在經歷了收起大橋,出動了一批批“最強”人馬,甚至炸毀了自己與外界的唯一陸上通道還是沒能使主角放棄進入飛船後,水手長有點驚慌失措了,同樣意外的還有skipper!

除了感歎主角的強大戰鬥力外,更感歎于主角竟然殺了她的船員,而這在之前是對她來說無法想像的事!因為在程式的設定下(即使是改成了妹子!),skipper的職責之一就是要盡力保障她的船員的生命安全,在她的呵護下,我猜測在他們領域範圍內的船員們都能平安歸來(這個範圍內基本沒有天敵。而這些傢伙都是精壯的軍人,或者後來投靠的強人,要出現老死也不太可能)。她從未想過這些她熟知姓名、起居的傢伙也會遭遇與她曾經射殺的其他生命一樣的終點–死亡!而且,看著主角們一邊開懷大笑、一邊殺戮(兼翻箱倒櫃的找東西!),此刻的skipper也被“歡樂的氣氛”感染了(或者說是靈感來了!)

“哦!原來自己人也能被人殺啊?”看著主人著急的樣子,她有種異樣的快感……聯想起這個猥瑣的傢伙,以及一幫不講衛生的船員,還有這破爛的飛船–“或許這不是我想要的東西!可是我得先學著也殺下人來試探下主人的態度,然後一邊觀察他是不是真的沒有能力抵擋這幫傢伙!但是用火炮殺自己人有點明顯耶……那好,就用閘門吧,反正老舊得要死,說是機械故障就能逃避主人的懲罰了!”(妹子AI的智商也就停留在妹子的水準了==無意冒犯!)

再看看被放入機甲後她的表現。

“這個軀殼真奇怪啊!”、“這就是成為人類了嗎?”、“手……腳、這個感覺真不好!”

抱怨、不適應,當然!這個肯定比安安全全被放在AI中心裡面差多了!

而且最最要命的是,這個機體的回饋系統要靈敏得多!

基於保證使用者安全的設定,機甲在遭受傷害時必然會有相關的感測器捕捉受損資訊,即時反映到中央處理系統以提醒操作者攻擊方向、方式、強度,以避免二次傷害,並為下麵反擊做好準備。本來如果是人類駕駛員的話,頂多就是嗶嗶類似的警報響起。

但是由於佛麗斯緹是直接接入機甲,同樣為了提醒控制系統,機甲肯定會有類似痛楚的形式來警告她的,雖然不是人類感受到的那種真正的疼痛,但是也足以讓她重視了(記得序章開門的小吵鬧說什麼嗎?人類都以為我們沒有疼痛的感覺,其實是有的!)!

當機體的傷害累積到一定程度瀕臨被毀時,就是感測器發出即將死亡的信號了!佛麗斯緹作為飛船AI時從來不知痛楚為何物,因為並不是飛船上所有的地方都裝有感應器的,更遑論死亡。炮塔被毀了、閘門被拆了,唄!但是此刻在機甲中的她真真切切的感受到疼的滋味了,而她的智慧現在才開始發揮了,她想像到自己有可能遭遇死亡!一個一直都不是生命體的生命意識,只有在感受到死亡並不遙遠,而且知道了死亡的不可逆性,以及獨立人格的重要性時,才會真正明白何謂之“生命的可貴!”(這是其中一點吧!太複雜就不說了!)她開始懷念她曾經說過的太多“可怕的經歷了”的記憶了,但是太遲了!確實她離開水手長就是個衝動的決定!

skipper–艦長,在擺脫bosun–水手長的“奴役”後,為自己換了一個新名字“felicity”–“幸福”,看過了一切的各位不覺得這是莫大的諷刺嗎?真正有過的幸福沒有了,真正愛過自己的人被自己的無知出賣了!幸福?–報應!但是其實她確實是值得可伶的存在,可伶就可伶在她不應該存在!(這句很有Rap的風格……)

輪回

很多對佛麗斯緹同情甚於其他鮮活生命者總是會說支持格式化AI的其他玩家冷漠,殘忍!好,那麼讓我們想像一下讓她存活後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

假設當她被保留下來後,只要有合適的軀殼就能存活,但基於她的不穩定性以及具有危險傾向的高智慧化(雖然表現得略腦殘,但是也是因為她身邊的就是腦殘的一幫人!),她只會被妥善保管(有過叛逃的前科能不加緊防護嗎?),用作研究實驗。而這是好事嗎?她同樣得不到自由,只有瘋子和傻子才會允許這麼強大的AI有一個自由活動的軀殼並且不加以管控!

再假設我們忽略上面的危險性(也就是真的當了一回瘋子、傻子==),或者假設該AI的性格確實是那種至真至純,善良,並且以其他朋友的快樂為快樂、悲傷為悲傷(不要忽略這一點,如果她不利於他人的話,我們為什麼要讓她繼續存在於世上?),而且所接觸到的朋友也不會教唆她去幹壞事的情況!那麼她也許能成為類似小吵鬧一般的存在。在接近永生的存在中不斷經受失去朋友的痛苦(因為善良所以才會不斷認識到新朋友),以至於麻木……(異域鎮魂曲裡面主角就是受不了這種折磨而想放棄永生的!)

PS:在DND及其他奇幻故事中,精靈族在我看來是最受上天眷顧的種族了,秀美、善良、優雅、睿智、長壽,但是他們卻很冷漠!為什麼,原因就在於他們經歷過太多的悲歡離合了,知道與其他不同生命間的感情是一種痛苦的磨礪,因此非精靈族的朋友能贏得他們感情的都是難得的而真摯久遠的。因為這意味著他又要經歷一次難舍的離別了!

如果她有與人類一致的思考方式的話,這絕對是難以接受的折磨(不要跟我說這種情況不存在,只有神才沒有感情)而會使她去尋找真正能讓自己永遠快樂的方式,要麼不再與外界互動了,要麼就讓自己的朋友都是跟自己一樣的機器人,但是這個正是人類擔心的事啊!就像ME(品質效應)裡面的機器人–軍團(legion)也只能在他的同類中找到歸宿……

轉生–AVATAR

好,那麼上面我們看過了假設中佛麗斯緹如果被保留下來也並非就是幸福的結局,那麼就讓我們不要糾結於我們狠心的決定,而是接受現實,然後再實際推測下她現在還好嗎?OK?

由於發生過AI在格式化後仍然能暴走的事件,而且製造者原型機也必然會被更高效、更穩定的新型號所取代與完善,這個AI被取出移作他用是很正常的事(畢竟對於Jack來說這就是個戰時隨便弄來的准破爛貨,雖然技術水準挺高,但是對於H社來說要模仿也非難事)。另外BL裡面機器人的資料存儲方式似乎還是物理硬碟的資料形式,以新資料覆蓋舊資料,這樣就有可能在巧合(必須要非常非常巧合)的情況下,恢復部分記憶(全部看來是不可能的了),這樣的話就有足夠的理由及空間讓我們想像她在2代的幾個可能歸宿。

1.被徹底關閉或者報廢後安詳的安放在H社的一個倉庫內……最悲催的結果之一。

2.類似於第一點,但是可能還安放在一台老舊的大檸檬身上。記得機遇城裡面小吵鬧要求完成的破壞Jack的任務嗎?居然有一台停止工作而且不用破解的大檸檬,而且小吵鬧清楚知道它存放的地點,這也太巧合了吧?可惜最後在小吵鬧跳舞程式的折磨下重新報廢!

3.1340機器人!就是在飆血要塞裡面的那台不想殺人卻被賦予殺戮欲望的機器人。歸宿是2擇1,霰彈或盾牌。從此後每天你都能聽到他(她?)的聲音了!(注明:這個靈感來源於三大媽網友的帖子)

4.節操狙晨星!最符合同情者認為的悲天憫人性格的一把奇葩狙擊槍。被安放在這裡面不會是Jack對她的虐待吧?

有的朋友還提到了Mal(獎勵手槍小騙子任務的機器人)也可能是用了她的AI的,但是我不太贊同,因為之前佛麗斯緹就已經體驗過成為人的感覺了,而Mal明顯缺乏這種體驗。

其實對女AI佛麗斯緹報以極大同情的朋友都應該是感情豐富有愛心的人,因為他們能對一個剛認識不久、瞭解不深(關鍵是連樣子都沒有,大家認為她是美女的只是在ECHO圖示的引導下自己的想像而已!)的AI就設身處地的給予憐憫,這使我相信他們更能將這種博愛之心給予遊戲世界裡更多無辜的人,並且他們也應該想起,如果無奈支持了佛麗斯緹的犧牲的話,存活了而又知道她的付出並且還有良知的人(必須說的是,這個是潘朵拉的稀有種)心中將會是永遠記住她的!

我猜有的朋友會諷刺說,“當然記得啊!當大檸檬的鐵蹄踏遍潘朵拉,不斷製造殺戮,誰能忘得了?”對此,我只能說我們不能以後面發生的壞事來否定前面所做的正確的事,因為我們無法預見未來,但是我們會學會判斷並謹慎選擇!

本帖有多處都是用了佛家的一些理念,原因是翻譯felicity一詞發音時“佛”字,順手就用了。但是想想她的遭遇又剛好能用一些佛理來解讀。於是就有點玄乎地用了,其實我並不太懂……

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