闇龍紀元 異端審判 官方小說故事劇情介紹

4 一月

廣告

作者:Harem之王

來源:龍騰世紀吧

 

  《龍騰世紀:審判》是一個有自己獨立世界觀背景故事的遊戲,其中有一篇官方小說《Dragon age:Asunder》就介紹了龍騰世紀審判的背景故事,下面小編就為大家翻譯一下這篇小說的大概內容,希望對大家瞭解龍騰世紀審判的背景有所幫助。

  由David Gaider親自主筆的龍騰世紀官方小說《Dragon age:Asunder》詳細解說了《龍騰世紀:審判》裡的聖法之戰是如何爆發的,該小說在DAI的故事背景裡有著極為重要的地位。個人認為瞭解其中的劇情對於深入瞭解DAI的故事背景有著非常重要的作用,所以試著將《Dragon age:Asunder》的劇情翻譯了一下。

  因為翻譯小說全文的工作量太大,本人實在沒有那個時間和精力,所以我翻譯的是小說的劇情梗概,不過即使是小說的劇情梗概文字量也相當不小,所以我會以持續更新的方式貼出翻譯。

  《Dragon age:Asunder》的故事發生在龍之紀元9:40年,是DA2結尾的K城事件三年後,但是早于V叔給卡姐講故事之前。

重要人物

  Wynne:DAO中協助灰袍對抗枯潮的英雄之一,原費雷登法環高級巫師,體內寄宿著靈體“信念”,現在是法師中最大的一個派系——法師中立派的領導人物,在法環體系中德高望重,其聲望連大巫師Fiona都望塵莫及。

  Rhys:奧萊法環的高級巫師,Wynne的兒子,隸屬法師獨立派,但是主張溫和的手段。

  Adrian:奧萊法環的高級巫師,Rhys的前女友,隸屬法師獨立派。

  Cole:彷徨於奧萊法環的幽靈,視Rhys為惟一的朋友。

  Lambert(Lord Seeker):真理探索者的最高指揮官,由於真理探索者同時負責監管聖殿騎士團,所以Lambert實際上也相當於聖殿騎士團的最高指揮官。換言之Lambert就相當於教會武裝力量的最高領導人。

  Evangeline de Brassard:奧萊法環的聖殿隊長(相當於DA2裡庫倫在K城的職位)。

  Fiona:法環大巫師(大巫師由各大法環集體推選,為法環體系的最高職位,一般負責和教會進行直接溝通,有時也擔當教皇的顧問,諷刺的是Fiona隸屬法師獨立派),與費雷登前任國王馬瑞克曾經有過一段情史並為其生下一子,目前最有可能是囧A母親的人。

  Leliana:DAO中協助灰袍對抗枯潮的英雄之一,現在是直接聽命于教皇的吟游詩人/間諜,溫妮的朋友。

  Shale:DAO中協助灰袍對抗枯潮的英雄之一,靈魂為一名矮人女性的魔像,溫妮的朋友。

  Divine Justinia V:現任安卓斯特教白色教廷的教皇,Leliana的直屬上司。

  Pharamond:精靈靜謐者,溫妮的朋友。

  這位老兄就是教會“兵馬大元帥”Lambert。

第一章

  龍之紀元9:40年,秋末之時

  Cole,是一個彷徨在奧萊法環的白色高塔里的“幽靈”,法環裡的絕大多數人都無法察覺其存在,只有極少數人能隱約地捕捉到他一瞬間的身影。Cole曾經是一個法師,他被聖殿關進法環的黑暗地牢裡,那時他曾經祈禱死亡和遺忘,而現在,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個什麼東西,終日徘徊在被他稱為“大坑”的法環高塔底部。

  有一天,一群聖殿押來了一個哭泣的女孩並將她關進了“大坑”中央的監獄裡。Cole偷了鑰匙潛入關押女孩的監獄裡。不知為何監獄裡的女孩可以看到Cole,Cole拿出了一把匕首並向她解釋了他到來的目的:讓她的痛苦和恐懼消失。這個女孩對他說出了自己被關在這裡的理由:她故意放了一把火燒死了自己的家人。Cole讓她看著自己,然後一刀捅死了她。看著自己的身影定格在了女孩逐漸失去光彩的眼中,Cole感到自己又重新變成了一個真正的人。

第二章

  奧萊皇宮的舞廳裡聚集了身著盛裝面戴華麗面具的奧萊貴族們,他們一邊聊天跳舞一邊玩著勾心鬥角的權力遊戲。女皇Celene未能出席,但是教皇Justinia五世卻作為貴賓到場,伴隨她的還有教會的修士們和聖殿騎士Evangeline——全場唯一攜帶武器的一個人。舞會中,同樣參加了舞會的蕾麗安娜和Evangeline交談了起來,正在兩個人交談時,一個聖殿來到兩人面前,他告知Evangeline法環裡又發生了一起謀殺,同時告訴蕾麗安娜一個來自費雷登的老朋友想要見她,於是蕾麗安娜先一步離開了。

  隨著舞會慢慢平靜了下來,教皇開始演講,令奧萊貴族吃驚的是教皇的演講竟然是和法師有關。但是教皇被偷偷潛入舞會的一名法師打斷了,這名法師指責教會自從柯克沃事件後就解散了巫師會議並且對待法師更加嚴厲。還未等教皇進行解釋,這名法師就開始襲擊教皇,貴族們驚慌失措,抱頭鼠竄。在隨之發生的戰鬥中,該法師使用了禁忌的血魔法,受到血魔法攻擊的Evangeline咬牙堅持著在自己徹底失去意識前殺死了血法師。當她重新醒來後發現自己已經來到了燃燒的皇宮外面,守候在她身邊的蕾麗安娜告訴她一名法環法師治好了她的傷勢,而教皇也安然無恙。

第三章

  兩名奧萊法環高級巫師——Rhys和Adrian在位於奧萊法環塔頂的聖殿騎士團指揮官辦公室前廳裡等候著。他們討論起了最近發生在法環中的謀殺事件,Adrian對此感到非常憤怒,而Rhys則想起了自從柯克沃法環反叛事件後發生的一系列變化:巫師會議被關閉,法師出行批准不再頒發,各種法師集(反河蟹)會也不再被允許。

  終於,奧萊法環首席巫師Edmonde從內廳裡走了出來,一起走出來的還有Evangeline,她把Rhys叫了進去。Rhys進入內廳後發現原來的聖殿指揮官不在了,負責發號施令的是探索者首領Lambert。Lambert向他詢問有關謀殺的事情並且聲稱其他法師都選擇性地無視了這些事件。Rhys想起來法師中謠傳目前可能有五到十二個人遇害了,其中包括一個在監獄裡尖叫著死去的孩子、幾名聖殿新人和一名法師學徒。然後Lambert詢問他有關高級巫師Jeannot(刺殺教皇的那個血法師)的事,並暗示這些謀殺可能和血魔法有關,因為六名真正的受害者都是被刺後大量失血而死的。Lambert提到Rhys是一名專門研究靈體的靈媒,同時Evangeline指出Rhys是法師獨立派的一員,而法師獨立派正是Jeannot所屬的法師派系。Rhys被激怒,拒絕回答接下來的問題。

  接著Adrian被叫進內廳問詢,二人的問詢結束後,法師們忍不住聚在一起討論這些新的消息,直到聖殿騎士們讓他們回到各自的房間。晚上,Rhys偷偷溜出他的房間,召喚出一隻精魂引開衛兵後他從一條密道來到了“大坑”,Rhys用自己的法杖放光照亮了房間,發現了呆在房間裡的Cole。原來Rhys不僅能看見Cole,而且認識Cole,Rhys質問Cole他是否就是殺人兇手。

第四章

  一年前,Rhys第一次注意到Cole。Adrian沒有注意到Cole,但是身為靈媒的Rhys卻發現了Cole。Rhys感知到Cole似乎不是惡魔(通常來講只有惡魔會進入現世,其它靈體對進入現世不感興趣),之後他聽說了“幽靈”的傳聞,於是來到法環底部並找到了Cole。Cole對Rhys說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離開自己的監獄,而且還變成了隱身狀態,其他人就算無意中看到他也會迅速忘記他的存在。Cole乞求Rhys不要告訴聖殿,Rhys同意了,並不時地來這裡和Cole聊天,但是隨著最近審查日漸嚴格,Rhys來的次數越來越少。一個月前Rhys曾問過Cole是否已經死了,Cole也無法給出正確答案。

  時間回到現在,Cole承認了自己就是法環中發生的謀殺案兇手,並提到他之前曾發現Jeannot和一些人在密室裡密謀。Cole解釋道他感覺自己就像被黑暗吞噬了一樣,並聲稱他的受害人被害的時候可以看到他,這讓他感到自己被人關注並從中再次感受到自己變得真實。Rhys試圖讓Cole跟他走,但是Cole逃走了,於是Rhys一邊放魔法一邊追了過去。

  此時Evangeline發現Rhys失蹤了,於是她和Edmonde來到了禁室取出了Rhys的血符,她發現自己越往塔的下層走血符的光芒越亮。她警告了地牢守衛並繼續往下走,循著戰鬥的聲音來到了聖殿密室,進入密室後她發現Rhys舉起了法杖擺出了攻擊的架勢。Rhys沒有反抗,但是拒絕解釋自己去了哪裡。Evangeline敲昏了他,環視四周發現沒有其他人後扛起Rhys離開了。雖然沒有看到其他人,但是在離開的時候Evangeline依然感覺有人在盯著她。

第五章

  Rhys雙手被戴上了鐐銬,關在一個冰冷黑暗的監獄裡。他饑餓難耐,失去了時間的概念,幾乎被逼瘋了。之前Evangeline對他進行問訊,但是他沉默以對,沒有供出Cole,因此被聖殿騎士關了起來。突然有一天,一個聖殿騎士來到監獄裡,告訴Rhys他已經被釋放了。經過了四天的監獄生活,Rhys感覺一切仿佛都是不真實的。出獄後他得以吃飯、洗澡並得到了一套新衣服。

  Rhys來到法環大廳,發現幾百名法師聚集在這裡。Adrian告訴Rhys在他失蹤後一群法師發起了一場抗議。在與其他獨立派法師交談的過程中,有人問Rhys他是否會和獨立派們並肩作戰。還沒等Rhys給出答案,首席巫師Edmonde就命令眾人坐好,然後溫妮走進了大廳。溫妮在這裡並不受歡迎,因為在巫師會議被解散之前的最後一次投票中,在溫妮的帶領下,會議最終否決了法環獨立的提案。溫妮指出了魔法的危險性並勸說法師們應該耐心一點。Rhys表示反對:像溫妮這樣有更多自由的法師當然站著說話不腰痛。其他法師也離座爭吵了起來,最後聖殿讓所有人都離開了大廳。

  Rhys被要求去見探索者首領Lambert,Adrian陪同他一起走進Lambert的辦公室。在辦公室裡,他們見到了Lambert、Evangeline和溫妮,讓Adrian大吃一驚的是Rhys竟然稱呼溫妮為“媽”。Lambert告訴Rhys他之所以被釋放是因為溫妮的要求,溫妮解釋道她的一個研究惡魔的靜謐者朋友變成了一個憎惡,她希望身為靈媒的Rhys能夠陪她前往西部大道去幫助她的朋友。溫妮還提到她的一個朋友將她介紹給了教皇(大家應該不難猜到是誰),教皇交給她一份由教皇親自書寫的聖諭,允許溫妮見機行事。Rhys同意了,他希望能在這次旅行中找到解除Cole的詛咒的方法來證明自己的清白。由於儀式最少需要三名法師,Adrian也將隨同前往,而Lambert命令Evangeline陪同法師一起前往西部大道。

第六章

  Cole非常想要和Rhys交談,但是恐懼讓他不敢靠近Rhys。當他從一個聖殿那裡偷聽到Rhys即將離塔後,他連忙跟在這個聖殿后面試圖瞭解更多的資訊。他想起了自己在Rhys被囚禁期間躲在Rhys牢房的門外猶豫是否要和Rhys交流。Cole潛入了Evangeline的房間,這時Lambert來到門外敲門找Evangeline,進入房間後Lambert沒有看到其他人,但是他卻感覺似乎有什麼地方不對勁。Lambert交給Evangeline三個血符,並命令她如果法師們發現靜謐儀式可以被逆轉就殺了所有知情的法師們。

  溫妮,Rhys、Adrian和Evangeline離開了瓦爾皇城,當他們來到了一個位於大路旁邊的旅館時,Adrian和Evangeline進入旅館補充補給品。Rhys想起了溫妮在枯潮之後找到了自己不久又再次離開了。溫妮告訴Rhys她之所以來到奧萊法環是因為有些事情所以必須住的和教皇近一些,到了之後才發現Rhys被關了起來並把他救了出來。之後兩個人就法師的問題爭吵了起來,結果兩個人都對對方很失望……

 

第七章

  四天后,隊伍穿過了赫特蘭(Heartland)的農場。在路人那裡他們聽說了在瓦爾弗萊特(Val Foret)發生的暴亂、領主們開始雇傭黑幫以及在東部發生的戰鬥。溫妮解釋道現在奧萊正處於戰爭中:大公伽斯帕德(Grand Duke Gaspard)密謀對付女皇並用精靈叛亂的假情報把女皇引了出來並伏擊她。溫妮在從費雷登趕往奧萊經過達爾斯的時候拒絕了伽斯帕德(Gaspard)邀請她加入自己的勢力的提議。

  當隊伍進入距離艾玟潔琳(Evangeline)故鄉不遠的瓦倫鎮(town of Velun)時突然下起了大雨。他們決定在旅館過夜。但他們進入旅館後,發現在座的所有人都很不友好地盯著他們。他們點了飯菜和酒水。艾德里安(Adrian)跟溫妮打賭她比溫妮能喝,兩人拼酒後艾德里安(Adrian)慘敗,不過溫妮也酒意上頭,打開了話匣:她講到了大惡魔,講到了灰袍守望者(DAO的主角),最後講到了自己曾經和一個聖殿騎士滾過床單並為這名聖殿騎士生下了一個兒子,這個兒子就是睿斯(Rhys)。

  這時,一個大漢打斷了他們的對話。他咆哮著指責法師是一群被詛咒的人:法師們不僅試圖刺殺教皇,而且當地一個地主擁有魔法力量的女兒在兩周前故意放火燒毀自己的家,一同燒死的還有她的父親。其他人也逐漸變得情緒激動起來。艾德里安(Adrian)開始施法,但是被艾玟潔琳(Evangeline)打斷。大漢沖上來想要進攻眾人,艾玟潔琳(Evangeline)用劍指著他阻止了他的前進。艾玟潔琳(Evangeline)向在場眾人宣告:她在此就是為了從法師手裡保護平民並從平民手中保護法師。幾分鐘後人群散開,出於謹慎和擔心,艾玟潔琳(Evangeline)決定眾人在幹草棚裡過夜。

  夜晚,睿斯(Rhys)發現了考爾(Cole)也在小鎮上。其實睿斯(Rhys)昨天就注意到考爾(Cole)跟在隊伍後面了。考爾(Cole)向睿斯(Rhys)道歉並告訴了他探索者首領給艾玟潔琳(Evangeline)下的命令。睿斯(Rhys)為考爾感到難過並擁抱了考爾(Cole),但是考爾(Cole)拒絕再回到法師塔並溜走了。當睿斯(Rhys)回到幹草棚裡時艾玟潔琳(Evangeline)在等著他。她詢問睿斯(Rhys)去了哪裡,睿斯(Rhys)表示自己已經知道了蘭伯特(Lambert)的命令了。睿斯(Rhys)告訴了艾玟潔琳(Evangeline)有關考爾(Cole)的事,但是隱瞞了考爾(Cole)就是殺手的消息。艾玟潔琳(Evangeline)並沒有完全相信睿斯(Rhys)。

第八章

  早晨睿斯(Rhys)回憶起他與自己的導師阿爾文(Arvin)在德凡特時期的生活,以及其公民對奧萊人的敵意。眾人經過商議決定,在未來的旅途中儘量避開城鎮。到了晚上,睿斯(Rhys)向艾德里安(Adrian)和溫妮揭示了考爾(Cole)的存在。溫妮推測考爾(Cole)可能是個惡魔,而艾德里安(Adrian)則表示自己很樂意幫他除掉考爾(Cole)。睿斯(Rhys)則不知道艾玟潔琳(Evangeline)偷聽到了多少。眾人花了幾天時間幾天走出綠意盎然的赫特蘭(Heartlands)進入了被泥土覆蓋的地區。每個人現在都忽略了睿斯(Rhys)。在蒙特西馬(Montsimmard)的西邊眾人遇到土匪攔路,但他們在一個帶領著上百名士兵的奧萊騎士趕到後逃之夭夭了。這期間睿斯(Rhys)沒有看到考爾(Cole)身後的路。

  隊伍到達了西部大道——一個由紫色的砂子、凸出的岩石和強風覆蓋的寒冷沙漠。第二次枯潮期間,暗裔大軍從大峽谷中蜂擁而出,污染了土地。高聳的鐵塔為他們指明了路徑。溫妮解釋說,她的朋友菲拉蒙德(Pharamond)住在堅石堡裡——一個灰袍守望者數世紀前建起的要塞中。那裡薄弱的影障使他可以進行教會命令他進行的研究,一個月前,溫妮來到這裡尋求另一位朋友的援助時才發現要塞已經被惡魔佔據了。到了晚上,狂風止息,他們看到了深淵裂谷,這是一個上千米寬的鋸齒形深溝。他們在第二個鐵塔旁邊紮營休息。

  夜晚,睿斯(Rhys)獨自站在深淵裂谷的邊緣凝視它的深處,想到了考爾(Cole)曾經提到過“被黑暗淹沒”的感覺。這時溫妮走了過來。在他們交談中溫妮提到如果不是她的干預,睿斯(Rhys)會被變成靜謐者。突然一枝箭射中了睿斯(Rhys)。在他失去意識前,他看到不遠處一群暗裔逼近,溫妮召喚出一個閃電風暴轟殺了暗裔的先頭部隊。

第九章

  睿斯(Rhys)在他的馬上醒來,溫妮已經治好了他的傷勢。暗裔暫時退卻了,艾德里安(Adrian)和艾玟潔琳(Evangeline)幫忙趕跑了它們。隊伍到達堅石堡,發現這裡簡直是一個墳場,原本住在堡壘裡的人被惡魔殺戮並丟在原地慢慢腐爛。在堡壘內等待著的是一隊被蘭伯特(Lambert)派來協助艾玟潔琳(Evangeline)的聖殿騎士,除此之外還有一個溫妮的老朋友:魔像夏爾——夏爾還在尋找恢復肉身的方法。守在堡壘外的夏爾已經確認附身在菲拉蒙德(Pharamond)身上的那個惡魔並沒有試圖逃跑。由於菲拉蒙德(Pharamond)的實驗室位於堡壘最深處,隊伍開始向堡壘下層進發。

  與此同時,仍然跟著溫妮等人的考爾(Cole)獨自一人呆在黑暗中,害怕被暗裔們發現,同時幾乎被一種來自地底深處的奇怪音樂逼瘋(暗裔們也能夠聽到這種音樂)。他拼命地搜索要塞試圖找到睿斯(Rhys),卻發現了一個躲避流竄的惡魔的女孩。雖然他想殺了這個女孩,但是出於對睿斯(Rhys)——他唯一的朋友——知道後會怎麼看待他的擔憂,他沒有動手。考爾(Cole)為這個女孩指明了通向地表的道路,並說聖殿騎士們也許能夠幫助她,儘管他懷疑聖殿是否真的會這麼做。隨後,他繼續向堡壘深處進發尋找睿斯(Rhys)。

第十章

  溫妮、睿斯(Rhys)、艾德里安(Adrian)、艾玟潔琳(Evangeline)和夏爾繼續向堡壘深處進發,當他們從在實驗室外築巢的食屍鬼群中殺出一條血路後終於到達了菲拉蒙德(Pharamond)的實驗室。他們進入實驗室後發現由菲拉蒙德(Pharamond)變成的憎惡正在等著他們。這個惡魔被菲拉蒙德(Pharamond)事先設置好的一個魔法監獄困住了,看到這個情景,溫妮等人意識到菲拉蒙德(Pharamond)——有意或無意地——允許惡魔通過影障佔領了堡壘。惡魔開始在眾人之間挑撥離間,它微妙地暗示艾玟潔琳(Evangeline)的真正目的是調查這項實驗是否包含對教會不利的資訊,如果有的話就殺死眾人。結果差點讓艾玟潔琳(Evangeline)和艾德里安(Adrian)倆人自己先打起來。惡魔同時暗示菲拉蒙德(Pharamond)已經找到了一種扭轉靜謐儀式的方法,自然更是往二女之間的對峙火上澆油。艾玟潔琳(Evangeline)指出靜謐儀式的必要性,而艾德里安(Adrian)則認為靜謐儀式比直接處決法師更殘忍。然而,睿斯(Rhys)和溫妮終止了二女的爭吵並指出這正是惡魔的目的:讓他們自相殘殺。眾人將注意力移回了當前的任務,溫妮、睿斯(Rhys)和艾德里安(Adrian)進入靈界對抗惡魔。

第十一章

  考爾(Cole)發現自己似乎無意中闖入了一個戰場,他發現自己迷失在一個燃燒的城市中,四周是無數逃命的平民和四處屠殺平民的暗裔。他與暗裔激戰並殺死了數名暗裔,但是暗裔數量太多了,所以考爾(Cole)被迫逃跑。途中他遇到了睿斯(Rhys)和他的同伴們,而且他們都能看見考爾(Cole)。原來考爾(Cole)在不知不覺中被拖入靈界了,眾人都陷入了溫妮的一個夢魘中——丹諾林之戰。睿斯(Rhys)的同伴都對考爾(Cole)持懷疑態度,尤其是眾人發現他才是奧萊法環眾多謀殺案的真凶。但是還未等眾人應對他,大惡魔(DAO的最終BOSS)突然降臨。眾人勉強撐過了腐化的巨龍兇惡的攻擊,而考爾(Cole)和眾人在混亂中被分離,其他人則逃入了靈界的其它地方。

第十二章

  在睿斯(Rhys)的堅持下,眾人同意在靈界尋找和幫助考爾(Cole)。他們分頭行動:睿斯(Rhys)和艾玟潔琳(Evangeline)去尋找考爾(Cole),而艾德里安(Adrian)和溫妮則繼續追殺附在菲拉蒙德(Pharamond)身上的惡魔。他們發現考爾(Cole)被困在一個靈界的噩夢中重溫他童年的創傷,被一個化作考爾(Cole)嗜虐、仇恨魔法的父親的惡魔威脅。艾玟潔琳(Evangeline)殺死了惡魔而睿斯(Rhys)則安撫考爾(Cole)使之平靜下來免受噩夢的威脅。

  與此同時,溫妮和艾德里安(Adrian)發現自己來到了靈界的一個新的部分,這裡看起來像是瓦爾皇城,顯然是菲拉蒙德(Pharamond)的記憶。眾人很快就發現這裡是一個噩夢,因為這裡的法環裡沒有聖殿,整個白色尖塔充斥著被靜謐了的法師。附身菲拉蒙德(Pharamond)的惡魔現身,嘲諷和折磨他們。但戰鬥爆發後,溫妮發生了變化,變得更為強大,輕鬆壓倒了傲魔並將之驅逐(信念之靈比傲魔還要強大嗎?)。

 

第十三章

  回到現實世界後,眾人發現菲拉蒙德(Pharamond)已被從惡魔的控制中解放出來變回了自己,但是當他意識到他導致了要塞裡所有人的死亡後他的喜悅很快就變成了噩夢。菲拉蒙德(Pharamond)解釋說,他在教會的命令下一直在研究寧靜儀式,看是否能找到一個可行的替代方案。當他發現靜謐儀式不能在現實世界中研究或修復後,他不得不進入靈界進行研究。由於惡魔對沒有欲望的靜謐者不感興趣,他只好設計引誘一個惡魔前來。被附體純粹是一個意外,當惡魔接觸他的靈魂後靜謐儀式被逆轉了。菲拉蒙德(Pharamond)補充說道並不非得是惡魔——只要靈界靈體的接觸都可以達成這種效果,這或許會找到一個能夠替代靜謐儀式的方案。艾德里安(Adrian)認為應該保留這種知識,因為它會終結靜謐儀式和聖殿武士們濫用靜謐儀式的潛在危險,然而艾玟潔琳(Evangeline)依然認為靜謐儀式是有必要的,這種知識太危險。就在雙方差點再次動手之前,睿斯(Rhys)提出了一個替代解決方案:因為他們的使命和菲拉蒙德(Pharamond)的研究都是由教皇下令的,他們應該把他們的發現上陳教皇,這個建議得到了所有人的同意。

  眾人還勸說考爾(Cole)與他們一同返回以便洗清睿斯(Rhys)法環謀殺的嫌疑。艾玟潔琳(Evangeline)承諾為他辯護,說聖殿武士的第一職責是保護法師,法環辜負了考爾(Cole),她不會允許它再次發生。

第十四章

  眾人開始向瓦爾皇城進發,同時溫妮派夏爾將他們的發現附帶著送往白色尖塔的指示送到蒙特西馬的法環。此時奧萊內戰的跡象更為明顯。

  當他們紮營時,艾玟潔琳(Evangeline)和睿斯(Rhys)開始討論考爾(Cole),兩人比起先前親近了不少。艾玟潔琳(Evangeline)不認為蘭伯特和聖殿武士將傾向于聽取了他們的解釋,並向睿斯(Rhys)提供了一個毀掉他的血符並帶領考爾(Cole)前往費雷登或德凡特等安全地方的機會。她說,她在完成自己的職責和做正確的事之間做出了選擇,考爾(Cole)應該得到第二次機會,睿斯(Rhys)應該有權利選擇自己的道路。

  之後艾德里安(Adrian)來找睿斯(Rhys)說話,認為他應該更強硬地反對聖殿,而如果聖殿們想利用他殺雞儆猴,法師們將誓死維護他。但睿斯(Rhys)拒絕了,由於想幫助考爾(Cole)和擔心柯克沃事件再現。他試圖和艾德里安(Adrian)理論,並借用他母親的話說“還有其他的選擇”。然而艾德里安(Adrian)卻認為睿斯(Rhys)不應該相信溫妮,由於在靈界發生的事情,艾德里安(Adrian)懷疑溫妮是個憎惡。

  第二天,睿斯(Rhys)告訴了溫妮艾德里安(Adrian)的看法。溫妮解釋了她與信念之靈的關係,並坦白它在第五次枯潮期間救了她的性命,她相信信念之靈是出於某種目的讓她活著的,雖然她不知道什麼。她還要求睿斯(Rhys)學習菲拉蒙德(Pharamond)扭轉靜謐儀式的方法,因為她擔心教皇支持法師和想要改革法環的意願不太可能會被有著幾百年傳統的聖殿和教會接受。溫妮還解釋道她認為法環並不需要像艾德里安(Adrian)等自由派相信的那樣被銷毀,但它可以得到改善。然而,直到聖殿和教會意識到這一點,法師們必須保護自己,而掌握靜謐儀式的逆轉方法將是不可或缺的。睿斯(Rhys)很反感他的母親和他的朋友試圖利用他來達成自己的目的,但他還是勉強同意了。

第十五章

  眾人來到瓦爾皇城時卻發現這裡一片混亂:一支軍隊紮營在城牆外,並有證據顯示,由於逐漸展開的內戰騷亂在不斷地發生。他們在探索者首領蘭伯特(Lambert)的親自護送下進了城。探索者首領對艾玟潔琳(Evangeline)未能完成她的使命而感到憤怒:她讓溫妮在蘭伯特(Lambert)得以封鎖消息之前送出了一條有關逆轉靜謐儀式的方法消息。對此他威脅將剝奪她的聖殿騎士隊長的頭銜。艾玟潔琳(Evangeline)對他的威脅毫不在乎。蘭伯特也明確表示,仍將睿斯(Rhys)作為謀殺案的首要嫌疑人,但他很不情願地承認直到教皇垂詢之前什麼都不會決定。

第十六章

  眾人被傳喚到了大教堂覲見教皇。教皇拒絕了蘭伯特(Lambert)不用親身處理這些事務的建議(因為她知道蘭伯特(Lambert)正試圖阻止自己干涉相關事務),要求眾人報告他們的發現。菲拉蒙德(Pharamond)解釋了他在尋找一種替代靜謐儀式的方法上的成功,教皇尤斯蒂尼亞(Justinia)對此表現出了極大的興趣,儘管蘭伯特對此強烈抗議。教皇表明她同情法師並希望結束數世紀以來法師們承受的迫害和冤屈。然而,菲拉蒙德(Pharamond)的研究的第二部分——找到一個可以降低法師的力量而不會破壞他們的頭腦的方法的研究失敗了。這進一步堅定了蘭伯特(Lambert)銷毀所有研究成果和知情人的念頭,儘管睿斯(Rhys)和艾德里安(Adrian)反復強調對法師實施更嚴厲的措施只會使事情變得更糟。

  然而,溫妮表明就算想銷毀這些資訊也已經為時已晚:在她的要求下,蒙特西瑪法環已經將和菲拉蒙德(Pharamond)的研究有關的資訊傳遞到了賽達斯的每一個法環中。儘管蘭伯特(Lambert)對此非常憤怒和教皇對溫妮自作主張表示不滿,教皇尤斯蒂尼亞(Justinia)還是同意了重組巫師學會,同意巫師會議在白色尖塔舉行,而不是在傳統的坎伯蘭。蘭伯特勉強同意了,但提出三個條件:只有首席巫師可以參與會議;睿斯(Rhys)、艾德里安(Adrian)和溫妮都要被限制在自己的宿舍,直到會議召開(不過教皇能夠讓溫妮自由活動不受限制);最後菲拉蒙德(Pharamond)必須要再次成為靜謐者。教皇勉強同意了這些條件,儘管溫妮和睿斯(Rhys)懇求她寬恕菲拉蒙德(Pharamond) 。

第十七章

  三個星期過去了,被當做囚犯一般對待的艾玟潔琳(Evangeline)由於和考爾(Cole)有關的報告被探索者首領蘭伯特(Lambert)召見。她不像蘭伯特那樣相信考爾(Cole)的能力是來自於血魔法。但她同意考爾應被轉化成靜謐者,以免他再次傷害別人。蘭伯特贊同艾玟潔琳(Evangeline)的這一選擇,他向艾玟潔琳(Evangeline)提出了一項交易:他會找到考爾(Cole)並問話,以此來證明睿斯(Rhys)是無辜的,作為交換艾玟潔琳(Evangeline)必須掩蓋菲拉蒙德(Pharamond)的研究成果。蘭伯特(Lambert)意識到艾玟潔琳(Evangeline)同情法師,他承認將會在未來尋找取代靜謐儀式的方法,但是必須是在以後,而不是當法師們正在尋找任何藉口來反抗的現在。

  但是艾玟潔琳(Evangeline)認為教會可以在不使用嚴厲措施的情況下管理法師。但蘭伯特堅持認為他已經見識過了所謂的寬大處理的結果,並解釋說,他是在德凡特帝國土生土長的,最初是在帝國教會服役。多年來,他都相信帝國的信條——法師們可以管束自己,但是在他的好友——一名他眼中法師的楷模成為黑教皇之後,他看到了法師願意使用任何手段——包括血魔法和其他禁術來維護自己的權力。而聖殿騎士在德凡特幾乎沒有權力,從此他意識到了魔導師的腐敗程度。他擔心如果滿足了法師的需求會看到同樣的事情發生在其他地方。艾玟潔琳(Evangeline)拒絕了他的提議,她認為如果繼續殘酷地對待法師,同樣的事情還是會發生。

  與此同時,睿斯(Rhys)受到了溫妮和艾德里安(Adrian)的拜訪,她們告訴他首席巫師們都到達了集會地,大附魔師——一名名為菲奧娜(Fiona)的前灰色守衛同時也是法師獨立派的領軍人物也已到場。艾德里安(Adrian)試圖說服睿斯(Rhys)讓他去說服溫妮同意法師從教會分離,因為如果溫妮同意的話,所有的中立派法師都會聽從她的決定。但睿斯(Rhys)知道溫妮是不會聽他的。艾德里安(Adrian)懇求睿斯(Rhys),並試圖用他們彼此的舊情來說服他,但睿斯(Rhys)拒絕了,他知道他曾經愛過的那個女人已經消失了。最後艾德里安(Adrian)失望地離開了。

第十八章

  巫師集會召開的過程中,考爾(Cole)再次在白色尖塔里徘徊起來,不知不覺中發現自己來到了菲拉蒙德(Pharamond)的房間。這名驚慌的精靈十分害怕被再次變成靜謐者,於是在考爾(Cole)提出把他帶到安全的地方時乞求考爾(Cole)殺死他。

  巫師集會終於開始了,大巫師一開始就單刀直入地提出了從教會分離的議案,她認為聖殿騎士甚至不會考慮聽從他們而且不應該再有任何一個法師被轉變成靜謐者來提醒法師們教會控制著他們。溫妮試著勸說法師們保持耐心,向眾人解釋教皇正在試圖改變一些東西,但菲奧娜和獨立派都不願意聽,並舉了柯克沃大主教無所作為的例子說指望教會什麼事情都做不成,而艾德里安(Adrian)補充道,聖殿武士不希望改變,只想要控制。

  還未等眾人投票決議,探索者首領蘭伯特(Lambert)突然帶領一支聖殿騎士軍隊闖了進來,宣佈在場眾人的行為為叛教行為。蘭伯特還告知眾人菲拉蒙德(Pharamond)已被睿斯(Rhys)所殺,殺人兇器已經在睿斯(Rhys)的房間發現了。集會眾人拒絕向聖殿交出睿斯(Rhys),最終雙方爆發了戰鬥:聖殿騎士們率先進行攻擊,法師們也開始反擊,造成雙方數十人的死亡。儘管損失慘重,蘭伯特和他的手下仍然壓制和抓住了法師們和倖存者,其中包括睿斯(Rhys),他將被關押起來等待處決,但溫妮和艾玟潔琳(Evangeline)設法逃脫了出來。

 

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