闇龍紀元 異端審判 通關心得及劇情分析

24 十二月

廣告

作者:wangyibu1987

來源:3DM

 

  本文帶給大家一些玩家玩龍騰世紀審判通關後的一些心得以及對劇情的一些分析,希望對大家有所幫助。

  提起審判的劇情,想說的太多,不過我不是拿錢的編輯和評論家,所以想到哪兒說到哪兒,文字水準有限,請諒解。

  看到很多人打出了薇薇安當聖者的結局覺得很不滿也很不理解,我想說這個心情我理解,因為無論是蕾莉安娜還是卡姐,都比半路殺出的薇薇安有人氣,蕾莉安娜不但前兩作都出線,而且顏值堪稱審判前兩位,而卡姐率直傲嬌的性格也很讓大家覺得親近,誰都希望自己喜歡的人坐上聖者的寶座。

  但是我想說,別小看薇薇安這個傢伙,其實她的水在整個審判庭裡面算得上最深。第一次和主角見面的時候,如果主角選殺了那個冒犯他的二貨,薇薇安會毫不猶豫的殺了他,主角菊花一緊,問你就這麼大庭廣眾地殺貴族真的ok麼,黑妹微微一笑,說這貨該死,殺了他跟捏死了螞蟻差不多,你可以想像一下她在奧萊帝國內部的勢力有多強。

  而且如果你問她是怎麼勾搭上她那個公爵情人的,她和公爵的老婆怎麼相處,薇薇安微微一笑,說我和他老婆相處的很好,還一起去看展覽呢,夫人她好有品味啊。然後她話鋒一轉,說可惜她去年死了。少年,仔細想想公爵夫人為啥會死,有沒有覺得毛骨悚然。

  其實整個審判庭就是一個大雜燴,很多人加入進來都口口聲聲說是要幫助主角建立一個美好的世界,其實都是各懷鬼胎。索拉斯就不說了,精靈妹子一看就是組織的安排,黑牆是個典型的外強中乾型的人,他加入審判庭其實是為了贖罪,也是為了證明自己;外交官妹妹想通過審判庭撈取政治資本;小鬍子法師想通過審判庭的影響擺脫家族的控制。我看只有卡姐算是一個很純粹的漢子,鐵牛做人足夠磊落,不但明面告訴你我是間諜,還替主角擋刀子,這才是真漢子,其他很多人都是沖著主角的主角光環去的。

  薇薇安自然是想跟著審判庭混個政治資本,因為明眼人都能看明白,隨著老聖者掛掉,聖殿騎士和法環各自為戰,只有罩著豬腳光環的審判庭才是重建秩序和權威,沒有審判庭的支持,任何一個聖者都沒法坐穩位置。她其實早就覬覦聖者的寶座了,在主角幹掉大boss之後,薇薇安在慶功宴上還是微微一笑,跟豬腳說,我正發愁穿什麼衣服去聖者議會合適呢,聖者馬上就要選出來了,到時候你就看結果吧,呵呵。這樣的氣度,豈是單純的卡姐和外強中乾的蕾莉安娜可以比擬的。

  其實深入的瞭解薇薇安,你會發現這個女人不簡單,她出生在偏遠落後的自由境,又是頗受歧視和限制的法師,竟然可以超越法環的限制,進入最強大的奧萊的權力中心,不但可以擺平法環,還能游走于各個貴族之間,最後一劑斷腸散送自己的老情人公爵歸西,洗清自己情婦的污點,坐上聖者的寶座。怪不得最後知道這樣的結果,大家對薇薇安的評價是,這貨是個鐵娘子。連平時一向直著說話的卡姐都保持沉默,只是說,她很強,希望她能和審判庭合作。

  所以我認為薇薇安當上聖者應該是b社默認的結局,還是那句話,這個女人不簡單,如果下一步會繼續審判庭的故事,那麼很有可能會出現聖者和審判庭的對決好戲,當然,這只是個人的意見。

  審判的人物設定非常豐滿,除了主角的存在感稍顯單薄,幾乎每一個夥伴都有伏筆,有些人當你深入的瞭解他會發現他嘴上說的和他真實的想法完全是兩碼事。比如最後索拉斯的那一幕。其實最無辜的還是主角自己,無辜的被捲入一件驚天的大事,又無辜的被時代推著走,各種勢力都在通過支持或者反對審判庭來進行博弈,而大boss和主角一樣,無非是這些勢力運籌帷幄的棋子而已。最可怕的是老百姓,在舊秩序崩潰的時候,他們把所有幻想寄託在主角身上,他們認為你就是救世主,就像主角很多同伴說的那樣,無論真相如何,你就是安卓斯特的特使,這個時候主角根本沒有選擇,他只能成為大家都覺得應該成為的人,去戰鬥,去犧牲,這樣的人生看上去充滿英雄色彩,其實很可悲,因為你不過是一個大家都需要的棋子,當大家不再需要你的時候,結果可想而知,這是很多英雄悲劇的宿命。

  審判劇情給我的感覺真的是虎頭蛇尾,它更像一個史詩的開局,那個在精靈族傳說中囚禁了諸神的恐懼之狼會現身麼?審判庭夾雜在教會,帝國,聖殿騎士、黑袍守望者和法師之間該何以自處?千年之女弗萊馬斯要救神的靈魂到底要幹什麼?在這些問題面前,那個大boss黑巫師,不過是一個從歷史裡爬出來的僵屍蹦躂了兩下,實在擺不上檯面。所有的問題,都讓我覺得,這只是個開始。

  ps:再補充一點自己對於龍騰主線故事的心得,有些細節很有意思。

  首先,我覺得索拉斯可能就是恐懼之狼的化身,他和精靈的另外一個神,也就是寄居的弗拉馬斯身體裡的索米關係還不錯。

  恐懼之狼在傳說中把精靈的諸神都囚禁了,也許真相並不是這樣,就索拉斯在審判裡的表現,我無論如何也不覺得他是個邪惡的神,也許精靈諸神的離去另有隱情,而恐懼之狼只是被誤解的倖存者,他和附身弗拉馬斯的索米應該想要做一件很重要的事。而索拉斯把精靈球給黑巫師,也許是無奈或者是不情願才這樣做的,沒想到後果是他和弗拉馬斯都不想看到的,所以才化身索拉斯幫助審判庭對抗黑巫師,這個伏筆也許只有b社才知道。

  其次,弗拉馬斯肯定不是索拉斯殺死的,她也許根本就沒有死,因為這個人物太重要了,她可以說是整個龍騰三部曲的暗線,我想b社肯定不會設計她死掉。

  還有一點也可以印證索拉斯和弗拉馬斯是一個陣線的,索拉斯是在明處幫助審判庭,還記得天空堡壘是誰告訴的主角麼?那麼隱秘的地方,那麼好的位置竟然沒有人知道,而索拉斯只是輕描淡寫的就給找到了,還記得精靈球的來歷是誰告訴主角的麼,還是索拉斯,這種幾百年甚至上千年就遺失的秘密一個鄉下來的不入流的旅法師竟然能說出來,而且如果主角決定自己喝憂傷之井的水的話,索拉斯會大力發對,是因為他知道喝了這玩意會受到索米的控制,他不想讓主角變成這樣(滿滿的愛呀),這些伏筆早就埋好了,只是如果我們不仔細思考也許到最後也搞不明白是怎麼回事;而弗拉馬斯是在暗處幫助審判庭,還記得弗拉馬斯讓主角去召喚神龍麼,我可以大膽推測那條龍就是弗拉馬斯自己變的。還記得一代的主角如果和弗拉馬斯打的話她會變成一條龍麼?而弗拉馬斯之所以受傷就是因為和黑巫師的巨龍搏鬥才受傷的。所以這個兩位肯定是一條心

  又ps:剛才又想到一些弗萊馬斯的話題,很有意思。弗萊馬斯到底是什麼,現在我的理解是她是弗萊馬斯自己和索米靈魂的結合體,兩者融合之後變成了一體,所以她既是那個被老公背叛的不幸女人弗萊馬斯,也是索米。至於她需要佔有年輕女人的身體來延續生命,這個根本就不是生命邪惡的魔法,雖然這樣的做法很邪惡,但是這只是索米作為“神”轉移自己靈魂的一種能力罷了。

  弗萊馬斯體內的靈魂索米很可能不完整,索米的靈魂和思想應該可以像伏地魔那樣分裂成很多碎片附著在各種生物和器物上。比如給二代主角的項鍊和憂傷之井的水,而所謂的和索米綁定就是和索米的靈魂綁定,那麼誰喝了水肯定會受到索米的控制。那麼問題來了,如果一代主角殺掉了弗萊馬斯,那麼那個弗萊馬斯很有可能確實死了,那麼她怎麼又復活了呢?

  還記得二代的開頭麼,弗萊馬斯出現,給了二代主角一個項鍊,讓他帶到柯克沃附近的精靈部落去,這個項鍊上應該附著了弗萊馬斯的靈魂碎片,弗萊馬斯可能預料到了自己會被女兒追殺,為了以防萬一,她早就交代了精靈長老讓她來舉行復活自己的儀式。而精靈族為什麼那麼尊敬弗萊馬斯,稱她為“千年之女”,是因為弗萊馬斯庇護著精靈,而弗萊馬斯為什麼要庇護精靈呢,因為她是索米,是精靈的神。

  這件事的時間軸完全可以對上,弗萊馬斯遇到二代主角的時候是丹諾林被黑靈(也叫暗裔)攻陷的時候,那個時候她早就把一代主角和莫里甘送走了,而莫里甘隨時有可能讓無知的主角回來對付自己。主角復活弗萊馬斯是在第五次枯潮被終結之前,在這期間弗萊馬斯隨時有可能被幹掉,這也是為什麼弗萊馬斯復活後會說,現在的我不是當初你見到的那個我了。

 

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