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勝時刻 先進戰爭 Intel選項與BOSS獨白翻譯一覽

9 十一月

廣告

作者:xv25

來源:3DM

 

  遊戲內每打過一個管卡,就可以解鎖一個intel。所以遊戲內一共有17個(15個錄音+2個錄影),都是魅力大反派老鐵的獨白,獨白的內容可以作為對整個遊戲劇情的補充。

  有玩家說這部分還沒有被漢化,那我就來翻譯下這部分內容。因為下周要考試,所以我爭取每天翻譯幾個吧。

  (建議讀者腦中想像著老鐵富有魅力和權威地嗓音)

第一關

  為父喪子, 這是違反自然規律的事。沒有我們的兒子,我們也就沒有未來。我為建立一個善良的人們可以越活越好無所畏懼的世界而同愚蠢和膽小的人長時間做鬥爭。我知道這麼做的代價,我每天都能看到這些代價,並且我也接受這些代價。不過我不能接受這件事。小威的悲劇不能一了百了,我會確保這一點。這不是結局,這是個開端。

第二關

  我今天去看了看小米的訓練進度。小吉(Gideon,吉迪恩)沒對他手下留情,不過他能撐過去的。小米很聰明並且有著像小威一樣決心。難怪他們是好哥們(嘖,這基情)。海軍陸戰隊以它們無限的智慧宣佈小米不合適繼續服役 “只有一隻胳膊,無法作戰。” 你絕對不要給一個士兵說他不能做什麼。如果有人值得獲得第二次機會,那麼這種人就是小米。要是我有一整只由他這樣的人組成的軍隊,Atlas將無所不能。

第三關

  拉各斯(尼日利亞首都),政府無能的典範,我再沒見過比其還無能的政府。KVA長驅直入,為所欲為,好像這是他們的權利似得。那些無助的政府官要來向我尋求幫助,他們萬分驚訝的問為什麼這一小撮人能把這麼一個偉大,這麼有實力的國家踏在腳下,他們究竟是何方神聖?我告訴他們,他們只是普通人,有著願意做一切事情來達成目標,不帶任何情緒,不帶任何偏見的普通人。一旦你懂得這些基本道理,做什麼都不難。

第四關

  建在地面的核電設施從構思開始就是個戰略威脅。2040年,Atlas向國防部上交了一份縝長的核電站安全威脅報告。我猜他們並不喜歡這份報告,因為後來再無人提及。我覺得他們跟我簽了份提供保安措施的合同只是為了讓我閉嘴。不過我可不是為了這個才簽了這份合同。我簽這份合同是因為Atlas能善用納稅人的錢並給予最大回報。我們花了上千萬元來做混凝土加固,我們還安裝了防空系統,不過我們最大的成就是什麼呢? 我們最大的成就是消除了人為錯誤的可能性。防禦措施,你想建多強都可以,但是在任何系統中人類都是最為薄弱的一個環節。將來核電站遭到攻擊的時候,而且我絲毫不懷疑其可能性,記住我說過的話–核電站被攻擊肯定是因為有人忘記了鎖門。如果你不能控制某個東西,那你就不可能保護它。

第五關

  領袖們就是要帶頭做事,成功或失敗是基於我們做出的選擇。抓到丹博士(Danois)並將其繩之以法或許對將來抓捕黑帝斯起到極大的幫助。不過如果我們能用他來制止未來的各種反人類的罪惡,那麼現在起訴這個人又有什麼意義呢?雖然這個人的試驗研究殺了上百或者上千人,但假如有一天我們能利用他的研究來造福人類,拯救生命呢? 將這種知識加以運用,且不論其來歷難道有錯嗎?只有這樣做才能對得起為之死去的人,有什麼能比讓他們死得其所更能表達我們對死者的尊敬呢?科學研究資料存在于道德框架之外,是一種可以被來行善或者作惡的資源,選擇用它做什麼是我們的事。不過選擇不做任何事則不是選項之一,不作為等於讓那些無辜的犧牲的人白白的浪費了自己的生命。

第六關

  無數恰到好處努力才促成這次大規模的行動。在一個遊客高度密集的地區展開行動無疑是及其有風險的,不過風險也是行動成功的關鍵。黑帝斯在打人道牌,他認為如果上百無辜遊客在一次(美國)政府組織的行動中喪生,那麼那個政府坑定扛不住隨之而來的民意譴責,黑帝斯知道這一點。不過我們不是政府組織,我們的權利不是來自大眾民意。(美國)政府可以阻止我們的這次行動,聯合國也可以阻止我們,但是他們沒有這麼做,為什麼呢?因為他們覺得我已近走進了我自己的陷阱。他們都見過Atlas的實力,他們都知道Atlas現在變得有多強大。他們開始畏懼了,相比黑帝斯,他們更畏懼我。現在KVA已經不成氣候,那麼誰還有實力能與他們抗衡呢?我們的成功,他們視而不見,他們只看到了威脅,看到我們過於強大難以管制,所以他們在賭我們這次會失敗。沒錯,他們是該畏懼我,因為失敗對我們來說不是可選的。只要我們獻上黑帝斯的人頭,沒有人再會阻擋我們,人們將會追隨我們。

第七關

  如果你想向其他人兜售你的夢想,那就拿出實際的東西來給他們看看。人們稱這個地區為世界文明的搖籃,有一萬多年,這裡曾是貿易和文化的中心,無數君王,領主,暴君和獨裁者的故居。我平生所見的第一張有關戰爭的畫面來自這裡,這裡二十多年裡發生的兩次戰爭讓我懂得了不徹底的戰爭將會製造出什麼樣的泥潭窘境。巴格達是政府行政失敗的終極典範,而且我們的領導者也讓這個城市自生自滅。但是我確接過這座城市,作為實現我們使命的機會,五十年的頹敗,我們僅用五年就將其重建。現在,新巴格達不僅僅是座繁榮的都市,它還代表著未來。

  錄影 1  老鐵聯合國發言拉仇恨前幾分鐘

  每個人都認為自己的觀點是對的,這就是為什麼你叫那些人恐怖分子,他們卻自稱自由戰士。基督教原教旨主義者認為他們自己是對的,資本主義者認為他們自己是對的,GONG CHAN主義者也認為自己是對的,所以沒人能勸服任何人任何事。再看看所有這些體面的腐朽之輩在議會和國會裡尊尊不倦教誨著其他人的同時,至少在公共場合下,還不願承認一個事實:“主義不決定誰是對的,實力決定誰是對的” 。現在我有實力,所以我就是對的。

  *為什麼我覺得這段話很有道理呢?不應該啊,這是大反派說的話…

第八關

  最近一段時間都沒有什麼重大進展,上千萬美元的投資,多年的研究。我們不可能簡單的重建人的肉體,它畢竟不是一部機器。人體組織傷害得花時間去癒合,細胞得花時間去長,時間從來就不是我們這些肉體凡胎的朋友。我們成功的加速了細胞生長過程,不過過一段時間後細胞就會失去自我維持的能力。不管怎樣,丹博士一直很有用,沒有他的話,Menticore在研發階段就胎死腹中了。

 

第九關

  不忠,沒有比這嚴重的罪過了,受什麼樣的懲罰不為過。他們肯定招募了小米。我在他身上看到了一些東西,一些你很少在其他人身上看到的東西,領袖氣質,或許是我自己的影子。他能在盲目服從的同時還能自我思考。小威之前出去自立門戶,我曾認為他是不忠,但或許我錯了。我願意這麼想–給他一段時間,他會迷途知返的。

第十關

  一隻蝴蝶的蛹化意味著一隻毛蟲的死亡。毛蟲的DNA中存在著“成蟲細胞”,一旦這些細胞被啟動後它們則會突然像癌細胞一樣攻擊健康的細胞。這些“癌細胞”不停的生長,最終毛蟲將被摧毀,而後這些“癌細胞”則變成了新生蝴蝶的基礎。而後周而復始,非常殘忍但又非常美麗。我們最大的優勢也能通樣帶來毀滅,Manticore就像一條岔路,一邊領向滅亡,它是一件前所未有的武器。另一條路通向生命,人體細胞再生,對死亡的終極征服—-長生不老。

  *我覺得小威被Manticore復活了

第十一關

  只要花些想像力,你能把任何東西變作武器。一些最成功的軍事戰役之所以成功就是因為沒人覺得它們能行得通。如果你打算幹掉世界上最強大的海軍艦隊,那就別想著在開放水域和其交火,你得從海底對其進行攻擊,或者趁它們還沒離開港口的時候發動攻擊。把大橋砸到了艦隊身上,我就能成就兩件事。第一件,戰術方面我癱瘓了美國第三艦隊。第二件,象徵意義,一個世紀以來,金門大橋象徵著美國的技術創新和實力。在摧毀一個實力象徵的同時,你就把它變為一個虛弱的標誌。讓你的對手感到虛弱,那麼他們就會變得虛弱。

第十二關

  一次卑怯的恐怖襲擊?他們以為自己在搞笑嗎?我用一小批訓練精良,態度積極的特工和史上最強大的海軍艦隊對戰,結果是我贏。任他們隨便胡編,當時的畫面可不會騙人。卑怯?當然不,我敢作敢當。恐怖主義?這是當然。如果你的行動不能給你對手的內心造成恐懼和恐慌,那麼你還是別打仗的好。

第十三關

  和我預想的一樣,他們展開攻擊了。在我的高壓之下,他們愚笨的回應了,因為他們沒有實力做出其它的回應。不過他們這次展露出的力量和決心只能暴露出他們完全的無能。實力?他們才沒有真正的實力!他們有的是宣傳,他們有的是資源,他們還有無數委員會,預算,投票,提議和修正案。全部毫無用處。如果我們明天還活著的話,我們將會迎來嶄新的黎明,而後真正重要的活兒該開始了。

第十四關

  我為這一刻已等待許久,上千萬元的投入,數年的研究,無數的試驗失敗和突破。許多人都懷疑過這一天是否會來,不過它現在來了。再不用遮遮掩掩了,Menticore的表現超越了所有的期望,它表現的美麗非凡。就現在,雖然我親眼所見其功效,但我覺得它還是像一個奇跡。我走在戰場上,上百敵人在我身邊當場暴斃,我卻毫髮無傷。每個人都有自己獨特的DNA,就像一個隻屬於他自己的代碼;也好比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命運一樣。誰掌握了Menticore, 誰就掌握了整個人類的命運。沒有任何事,沒有任何人能夠阻擋我們了。

第十五關

  敵人已兵臨城下,不過我們是絕不會讓他們贏的。不管我在不在,我所發起的事將會持續進行。我最多只是個引導大家前往我們共同命運的媒介罷了。在我們孩子的有生之年,再也不會有恐怖,饑荒,壓迫和暴力,他們將會見證一個所有需求都能得到滿足的世界,一個沒有政府暴政,人為製造的不同以及錯誤的信念的世界,一個團結在同一面旗幟下的世界。

  *續作的伏筆有木有,有木有!?

錄影2

    老鐵有關民主的看法

  民主?民主呦。這些人不需要民主,草,民主也不是他們想要的東西。有一個世紀,美國跑遍全球,試著在一個又一個的國家發展民主,但到現在一次都沒成功過。你覺得這是為什麼呢?因為這些國家根本沒有構建民主的基礎,比如:我們得能容忍那些跟我們有不同意見的人,我們得能容忍那些跟我們信奉不同神明的人,再比如記者可以不同意總統的意見。而美國卻確本著些基督教原教旨主義和宗教目的,扔些炸彈,推翻幾個獨裁者,然後就民主了?別逗了。人們不想要民主,他們要的是規則,底線和保護來抵抗來自內部和外部的敵人。人們需要的是一個能同時提供管制和支援的,能讓他們遠離混亂的領導者。假如你能給人們這些東西,他們就會追隨你。所以,現在該是我出手的時候了。

  *老鐵,一路走好,續集再見…

 

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