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靈入侵 (The Evil Within) 劇情圖文解析

4 十一月

廣告

來源:3DM

作者:lsc0308

 

一、關於遊戲中的超現實世界
     首先,遊戲中的世界是各個試驗體與魯維克在瓶子中的大腦通過STEM系統連結同步以後形成的,這個世界的一切都是魯維克創造的,世界裡的生物來源於試驗體與魯維克意識合併產生。而且除了幾位主角以外,現實中其他的試驗體都死了,這點在通關之後的模型介紹中已經說明的非常清楚,這裡以雙頭怪為例,它是精神分裂試驗體連結STEM後形成。

 
二、關於腦同步試驗
      腦同步試驗分兩個階段,最初階段為魯維克個人的研究,試驗物件主要來源於麋鹿河小鎮失蹤的人們,且研究的地點主要在雪松山教會的地下墓穴(遊戲中有提到魯維克的父親是個虔誠的教徒,與教會有著非常好的關係且經常資助教會),這裡有多個線索證明:首先麋鹿鎮經常發現殘缺的屍體,但是警方均未找到連環殺手(詳見遊戲中收集品報紙的P1-P3),根據推測受害者都是試驗體;其次教會是主要試驗地點的證據為報紙報導“教會地板崩塌”、“教會發現地下墓穴”,且修理教會地板的修理工克裡斯、教會牧師格拉西亞諾的神秘失蹤,且收集品筆記中的“墳場筆記”、“墓園實驗室筆記”、“地下墓園筆記”都記錄了試驗的過程,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遊戲前期經常在門上出現的一個圖案,其實是雪松山教會的標誌,詳見下圖,注意失蹤牧師帽子上的標誌。
 

      腦同步試驗的第二個階段,是魯維克聯手了燈塔精神病院的總幹事馬塞洛(遊戲中白大褂醫生),這個階段的研究試驗體由麋鹿河鎮的居民,換成了精神病院的患者,這點應該沒什麼好說的,筆記中的“鍋爐室筆記”詳細記述了STEM系統上線第一天的運作情況,此後在試驗快突破的時候馬塞洛背叛了魯維克,並且從保險箱中盜取了魯維克的研究成果(這段經歷成為保險箱怪物意識形態的來源,同時遊戲中有打開保險箱那血流成河的嚇人場景),且遊戲中的魯維克錄音帶10“背叛”中,記述了馬塞洛竊取研究成果的過程,且交代了竊取成果的是一個組織,原話為“我太專心,沒有注意到他什麼時候帶來了那些人”。最終魯維克被殺,被取出了大腦養在玻璃瓶中,成為STEM系統的中樞(詳見錄音“監禁”)…

 

       這裡需要提到的一點就是,在遊戲初期的幾個角色中,吉德曼、馬塞洛、萊斯利都是知道自己是在夢中,一個由魯維克的大腦創造的世界裡,只有三個男性員警塞巴斯汀(包括玩家)、喬瑟夫、開車的奧斯卡是一無所知的….這也是為什麼馬塞洛對付怪物這麼有一手,且他一直追著萊斯利,目的很明確,希望逃出這個世界重新醒來。

三、關於遊戲中各人的身世及背景
       1、魯維克,即魯本,出生家庭富裕,有豪華的莊園,在穀倉中與姐姐蘿拉玩耍時被奪走土地的農民放火燒傷,蘿拉燒死,於是開始了人腦的研究,希望將無數個試驗體的大腦同步,產生一個新的世界,讓姐姐蘿拉復活,應該說魯維克是個極聰明的人且腦電波非常活躍,後來他對這個世界的恨意,創造了玩家卡關無數且噁心血腥的遊戲世界。
       2、塞巴斯汀,遊戲主角,跟魯維克有著類似大火中失去親人的悲痛經歷,雖然沉醉於酒精,但是並不是那種無目的報復社會的人,應該說本性是非常善良的,也正式這份善良成了他對抗魯維克黑暗世界的最大武器,在遊戲中喬瑟夫變異塞巴斯汀都沒有開槍且信任他,在後續多次出手救萊塞裡都可以體現。(塞巴斯汀的主要經歷從遊戲中的收集品塞巴斯汀的日記中,有詳細的描述。)
       3、喬瑟夫、吉德曼、馬塞洛,角色都很清晰,但是沒有身世及背景交代,只是知道喬瑟夫暗戀吉德曼。

四、關於場景
      首先,遊戲進行的關卡,這與腦同步試驗進行的時間順序、各個主角的主要經歷的地點都有關係,第二章至第四章場景在麋鹿河小鎮,第五章在早期的醫院,第六章至第八章場景分別在雪松山教會周圍及教會地下墓穴,第九章第十章場景在魯維克的家…第十一章至第十三章,場景回到了破敗的城市,且出現了員警僵屍,場景中的意識感覺參雜著塞巴斯汀的記憶更多一些,而且十一章中塞巴斯汀曾出現短暫的變異,本人推測,城市中的這個人行玩偶工廠,就是塞巴斯汀行動失敗被抓走當成實驗者的地方,但是這點並無明確的證據證實。
      其次,關於燈塔精神病院,燈塔本來就是希望、信仰的象徵,而遊戲中的收集品錄音8號“尋找”,已經充分揭示了為什麼會有燈塔精神病院(安全屋也是燈塔病院),魯維克的原話是這樣的“不知為何我能看見那道光,從燈塔發出的光,從這裡的任何地方都可以看見,它似乎能穿透一切穿透我。那個醫院的景觀不是我的記憶,但不知道為何它比我迄今見到的一切都更堅實,它一直都在那裡麼?某種東西在那道光下改變了。它呼喚,它反擊,它吸引其他人,他們認為他們會達到源頭,奪回他們失去的東西,他們甚至不知道那個東西是什麼。”這中間很多話都與筆記3號“湖畔小鎮的筆記”中的話相同,據此可以肯定“湖畔小鎮筆記”的作者就是魯維克,顯然那燈塔的光,給魯維克極大的衝擊…
      回想下遊戲開始的場景,三位警員邊撤離邊還擊魯維克(其實開槍魯維克就能瞬移,後來才知道 ….),他們並沒放棄還擊沒放棄希望,三個員警之後是主角塞巴斯汀,已經命懸一線了還用煤油燈砸傷了魯維克,這些都是在燈塔醫院發生,而在魯維克黑暗的世界裡,起碼還有一個無法覆蓋的光明角落,就是燈塔精神病院,而意識世界裡構成這個光明角落的,應該就是無數試驗體一點點聚集而成的善意,一些沒放棄還擊、沒放棄希望的受害者聚集起來的。
 

五、關於結局
       這段是最難寫的,因為許多玩家都有不同的看法,但是有幾點是可以明確的:
      1、病患萊塞裡是唯一一個連結上STEM系統、同步魯維克以後卻能後活著醒來的人,第一他腦電波非常強,可以理解為信仰很強,第二他非常善良,遊戲中出現的第一個拌雷,就是萊斯利提醒的玩家,同時十一章主角變異之後吉德曼拋棄了主角,而萊斯利替主角開門脫困。
      2、萊斯利手無寸鐵且不能正常反擊,他卻能一路活到最後,可見那些恨意形成的怪物根本不會找他,而且第十章結尾馬塞洛抓住萊斯利之後企圖操作機器,希望在萊斯利的幫助下逃離魯維克的世界醒來,結果被出現的BOSS一下拍死,估計那就是最後馬塞洛在現實世界浴缸中掛掉的原因,而大怪小怪從來不敲萊斯利。。。
      3、塞巴斯汀第一次醒來踩碎魯維克的大腦之後,看見身邊有一個空的浴缸,然後鏡頭特寫這個浴缸是萊斯利的,但是萊斯利是什麼時候在現實中的實驗室逃跑的並無交代,按其他在魯維克世界死亡的人,屍體都在浴缸裡,而萊斯利的浴缸卻是空的,另一種可能為萊斯利早就已經離開了魯維克的意識世界,從實驗室偷跑掉了,最後章被魯維克吸收的只是萊斯利在之前連結STEM時的意識。
      4、最後塞巴斯汀離開精神病院時,牆上的磚動了,吉德曼也讓主角閉上眼鏡說沒人可以離開,其實作者想表達一個意思:如果STEM系統真的在世界上存在的話,你如何能判定自己生活在一個客觀真實的世界中,還是一個在缸中的大腦所構建的虛幻世界中?答案是:你不能。
      其實這是個早就存在且久負盛名的著名思想試驗,有興趣的同學可以百度“缸中之腦”。

六、關於彩蛋
      遊戲中暗喻及聯繫太多,舉一個例子,第一本筆記和最後一本筆記,分別命名為“下水道的舊筆記”和“下水道較新的筆記”,這兩本筆記的作者,應該是費南多 卡別拉(尋人啟事失蹤名單4號人物),一個多次從燈塔病院逃走的人,筆記成功的預言並告訴主角第一章以後的情景:爬上梯子,並跑向電梯,你就能夠逃生,換言之,主角的經歷,其實之前被許多試驗體共同經歷過….再結合缸中大腦的思想試驗,有沒有有一種恐懼感油然而生,有一種寧可回魯維克的黑暗世界的想法,畢竟那裡已經已知,而現實世界卻變的那麼未知….完。
 

 

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