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 濡鴉之巫女 故事背景時間軸一覽

28 十月

廣告

作者:jinyuxiaozi

來源:a9vg

 

  有些長,每一句話後面都標有出處,方便各位查找,姑且是按照時間線來的,但有些事件之間本身發生時間順序難以判斷,所以一小部分排列不一定嚴謹。廢話不多說,下面就全部貼出來。

  時間軸:

  很久之前,日上山曾出現夜泉溢出的災厄。為了鎮壓黑之澤,三個強力的人柱自己投入夜泉之中。這三人柱最終破滅,並融入夜泉。(三人柱ノ書)

  幽之宮建立起來,並祭祀這三人柱,讓她們繼續看護著日上山。(三人柱ノ書)

  為了防止夜泉再度溢出山外,五個裝著人柱的柩籠將整個日上山變為結界之地。日上山整體成為現世和隱世的境界,只要結界存在,澤夜泉無法從山中溢出。(三人柱ノ書)

  麻生邦彥在陽炎山渡過童年。(麻生邦彥の記録 四)

  白菊危篤,但最終活了下來。因在陽炎山,成為柱的女人可以自己選擇契約物件,白菊選擇了“那個人”。(白菊の手記 三)

  祭典前日,白菊與麻生邦彥捉迷藏。(白菊の手記 二)

  祭典上,白菊將遺發交給了“那個人”。(白菊の手記 四)

  白菊被放入柩籠,並運往日上山,作為日上山的中腹之柱。(メモ:人物 白菊)

  白菊被埋於形代神社本殿的地下。(形代神社の記録 四)

  逢世在一場洪水事故中存活下來,從此能夠看到其他人無法看到的東西。她成為了巫女,進入日上山。(流水紋の手記 一)

  匡女歎息著日上山“大柱”即將破滅,結女為製作繪馬而慌忙行動。日上山開始做幽婚的準備。(流水紋の手記 二)

  逢世被選為大柱,並被賜予黑澤之名。(流水紋の手き 四)

  麻生邦彥在各地拍攝憑弔寫真(民俗學者の手記 三)

  麻生邦彥受到招待,被特別允許進入日上山。(麻生邦彥の記録 二)

  麻生邦彥在形代神社的樹蔭下睡著,並夢見了他在祭典上得到寄香。(麻生邦彥の記録 四)

  麻生邦彥並沒察覺到白菊的存在。(メモ:人物 白菊)

  日上山入山記錄中記錄的最後一年,記錄麻生邦彥活著從山中離開。日上山委託麻生邦彥為巫女攝影。(民俗學者の手記 六)

  麻生邦彥為黑澤逢世拍攝照片,逢世心中大亂。(流水紋の手記 七)

  帶著逢世的照片,麻生邦彥下山。(メモ:人物 麻生邦彥 二)

  樞木恭藏殘殺日上山巫女、火繼守。(血塗れた手記 一•二)

  樞木恭藏自盡。(血塗れた手記 三)

  日上山鎮壓黑之澤儀式開始,因同時發生的巫女殘殺事件及對麻生邦彥的思念,導致儀式失敗。黑澤逢世永墮夜泉之中。[終章•看取影像](メモ:人物 黒澤逢世)

  年邁的麻生邦彥,在分家的二之藏發現白菊的遺發,想起白菊的約定,但並不知道該帶著這寄香去哪兒完成約定。(髪の毛に添えられた文書)

現代

  日上山上的封印,依靠將那些遭到神隱的女人作為“柱”來勉強保住。(メモ:人物 黒澤逢世)

  一縷莊前任老闆,將已經無人居住的“巫女社”改裝成旅館。民俗學者•渡會啟示來到日本,調查日上山風俗。一縷莊的前任老闆協助渡會啟示在山中建造居所。一縷莊老闆協助渡會啟示收集城鎮上流傳的憑弔寫真。(黒く汚れたノート 四)

  渡會啟示在登山途中,于彼岸花盛開的小道上發現了一枚照片。(民俗學者の手記 七)

  渡會啟示失蹤,雖然不少人都去山中尋找,但連去他家的道路都找不到了。(黒く汚れたノート 四)

  一縷莊前任老闆前往山中尋找渡會啟示,最終只找到了一本存放憑弔寫真的相冊。最後連老闆也失蹤了。(黒く汚れたノート 四)

  日上山發生山體滑坡,山腳下的溫泉旅館一縷莊被大量的土砂所埋。造成大量的人員傷亡。(日上山の零落)

  一縷莊老闆在廢墟中找到了憑弔寫真的相冊。(黒く汚れたノート 一)

  一縷莊老闆在一縷莊三樓展望台自殺。(黒く汚れたノート 一)

  日上山隧道發生第三次崩塌,大量土砂將坑道內完全堵塞,十八名作業員被封堵在裡面。由於崩塌處不斷流出水來,救援工作非常困難。等待流水量減少後,才進行了救援工作。回收了十三人的遺體,這些遺體的部分變黑腐爛,看起來像是融化一樣。三天時間的救援結束,剩下五名作業員沒有被發現。崩塌現場的側壁,發現了一處人為挖掘的橫穴,內部似乎與洞窟連接,考慮到可能會逃進洞窟內,即使可能性很低,但還是繼續了搜索。洞窟內發現複數個黑色箱子,無法打開。得到了許可,允許在妨礙到搜索的情況下,將這些箱子移動以及運出。洞窟內相繼出現看見身著白色和服的女性的報告。搜索人員中,搬運黑色箱子的幾個人,手和身體的一部分變成了黑色,並出現腐爛的症狀,因此告誡他們不要觸摸箱子。擔當搜索工作的人中,有三個人沒有回來。負責搜索的其中一人,以及被認為崩塌事故中的作業員的兩句遺體在山腳下的水籠池中發現。這些遺體損傷嚴重,包括全身骨折,以及之前提到的身體部分黑色融化。由於負責搜索的人員死亡事故,搜索停止。(崩落事故の記録)

  放生蓮小時候,曾在夏天時于陽炎山山麓的親戚家(麻生家分家)居住,並常到山中神社遊玩。(累の手帳 二/蓮のメモ)

  放生蓮小時候在本家的藏內發現了白色頭髮的發束,觸碰之後,繼承了麻生邦彥教授關於“在祭典上殺害少女”的記憶。(メモ:人物 放生蓮 二)

  深羽三歲時,深紅失蹤。(深羽の殘したメモ)

  深紅神隱的四年前懷孕,並因產下夜泉子,導致壽命大減。深紅得知幽婚的事。(深紅が殘した紙片 一/メモ:人物 雛咲深紅 二)

  黑澤密花從一些老太婆處以及文獻中,學會了影見。其中一位老太婆手中有一台攝影機。(メモ:人物 黒澤密花 二)

  黑澤密花在擁有影見能力的故人(上文提到的老太婆)的家中,得到其家人同意後得到了攝影機。(密花からの手紙/メモ 黒澤密花 二)

  井山幸委託黑澤密花尋找失蹤的雛咲深紅。(失蹤者 雛咲深紅)

  成海あかり失蹤,黑澤密花接受成海響子委託前去尋找,但最終未能救下成海。之後向委託人報告後,被委託人的反應所震驚,從此拒絕尋找人的委託。(密花の手帳 五/失蹤者 成海あかり)

  黑澤逢世即將破滅,融於夜泉之中。(黒い表紙の手記 一)

  因日上山異變導致失蹤人數增多,已經波及到自己認識的人。又因為深羽的依賴者的悲傷的話語所感,決定再次開始尋找失蹤者。(メモ:人物 黒澤密花 二)

  不來方夕莉因能看見死去的人,而感到恐懼。(夕莉のノート 一•二)

  不來方夕莉失蹤。(失蹤者 不來方夕莉)

  黑澤密花救下不來方夕莉,並收留其在黑澤經營的古董咖啡店住下。(夕莉のノート 三/失蹤者 不來方夕莉)

  蓮將家中相機交給黑澤密花,之後密花返還,並提出想要借用。(密花からの手紙)

  榊一哉從放生蓮處接受情報收集的打工,在收集憑弔寫真的情報過程中失蹤。(メモ:人物 榊一哉)

  放生蓮委託黑澤密花尋找憑弔寫真的相冊。(失せ物探しの依頼書)

  不來方夕莉第一次影見的工作。(影見の報告書)[第一章]

  冰見野東陽委託黑澤密花尋找失蹤的百百瀨春河。(失蹤者 百々瀬春河)

  井山幸委託黑澤密花尋找失蹤的雛咲深羽。(失蹤者 雛咲深羽)

  放生蓮委託黑澤密花尋找失蹤的榊一哉。(失蹤者 榊一哉)

  黑澤密花將委託物品交給鏡宮累。放生蓮發現黑澤逢世的憑弔寫真,並被上面殘留的麻生邦彥的思念所憑依。(メモ:人物 放生蓮 二)

  黑澤密花為尋找失蹤的人,而決定前往日上山。(密花の手帳 一)

  黑澤密花抵達忌穀。(密花の手帳 二)

  黑澤密花失蹤。[第二章•影像]

  冰見野冬陽親自來到咖啡店詢問尋人事宜,之後獨自前往日上山。不來方夕莉在密花房間內找到冰見野冬陽照片,作為影見之寄香,前往日上山尋找冬陽。冬陽自殺。[第二章]

  為尋找憑弔寫真線索,放生蓮與鏡宮累前往溫泉旅館一縷莊。[第三章]

  不來方夕莉尋找百百瀨春河。不來方夕莉邂逅白菊,在形代神社地下胎內洞窟的黑色箱子內發現百百瀨春河,並帶回古董咖啡店。百百瀨春河再次失蹤。[第四章]

  鏡宮累向出版社尋找關於“マヨイガ”的錄影帶。(ビデオ「マヨイガ」について)

  依靠錄影帶和不來方夕莉的情報,放生蓮與鏡宮累前往形代神社,遭遇白菊。經過胎內洞窟,找到渡會啟示的房子,之後成功逃脫。[第五章]

  不來方夕莉前往幽之宮尋找雛咲深羽,遭遇黑澤逢世,兩人成功逃脫。[第六章]

  不來方夕莉前往大禍境•彼岸湖尋找黑澤密花,未果。[第七章]

  怨靈出現在古董咖啡店。不來方夕莉、鏡宮累失蹤。[第八章]

  雛咲深羽帶著攝影機尋找不來方夕莉,在彼岸湖遭遇黑澤逢世。[第九章]

  放生蓮尋找失蹤的鏡宮累。[第十章]

  雛咲深羽尋找失蹤的雛咲深紅。[第十一章]

  不來方夕莉打開幽之宮水門,乘彼岸舟抵達水上宮,救出黑澤密花。[第十二章]

  禍津陽出現,怨靈入侵古董咖啡店。[第十三章]

  夕莉•蓮•深羽,各自前往最後的目的地。[終章]

 

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