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靈入侵 (The Evil Within) 劇情詳解及幕後黑手分析

21 十月

廣告

作者:獨裄シ龍

來源:3DM

 

  現在的話,明線劇情大概是科幻類的東西,一開頭的醫生和那個帽兜貨在搞實驗,通過對腦部的實驗讓人與人之間能通過某種方法在精神上影響對方(或者資訊共用操縱記憶植入什麼的)。

  而主角暗線還不明了,估計後期能和明線匯合,暗線講的是主角是個員警,對前夥伴(女的)有好感,後來跟她結婚還生了孩子,但是沒有通過主角的口中有對這個有任何的表述(有可能妻兒已經gua了)。

  所謂暗線我指的是從文檔記錄中看到的描述,明線就是過場動畫了。

  一.Ruvik從小喜歡解剖,研究人的大腦,他一直致力於探索如何用化學或者腦電波的方式影響腦體來共用別人的記憶和知識。引起了在精神疾病醫學領域研究的一位博士的注意,博士答應免費給Ruvik一些精神病患者來供他研究,並且後面的一些檔指出不斷有人因為調查病人失蹤事件而失蹤,推測一下這些調查者應該調查中被暴露抓起來後來做了實驗致死的。過程中瞭解到Ruvik的實驗太過血腥,於是背地裡認為Ruvik太不人道,但欲望終究占了上峰,所以博士很長一段時間是Ruvik實驗研究的幫兇。

  二.當Ruvik的研究快要成功的時候,博士背叛了他,或許是想獨吞Ruvik的研究成果,或許是背後有人高價購買研究成果(我個人傾向後者)。Ruvik警告博士,沒有他,剩下的研究絕對無法完成,可是沒想到的是,Ruvik的話不僅沒讓博士投鼠忌器,反而讓博士採用了更極端的盜取研究成果的方法—-取出Ruvik 的大腦,用大腦連結的方式侵入Ruvik大腦來共用盜取Ruvik的記憶,完成最終研究成果!

  三.Ruvik小時候,因為農場火災失去姐姐並且自己毀容,在他記憶裡種下了憤怒,焦躁等負面情緒的種子,而隨著研究人腦記憶的深入,他知道了如何在人腦中竊取記憶和利用負面情緒設下陷阱來防禦他人竊取記憶,當他被博士背叛,抓住,全身麻醉送上手術臺,解剖取出大腦的時候,他的憤怒,憎恨全面爆發,使用大腦的腦波在自己的記憶裡部下重重陷阱,讓記憶中死亡的人變成恐怖的惡靈,讓自己的記憶中的通道變成了各種陷阱,目的只有一個—-決不讓別人共用並竊取自己記憶中儲存的研究成果。

  這裡提一下遊戲中的燈塔情節,男主看見一個好好的人被燈塔的光照了一下,就屍變了,開始攻擊男主。這裡的燈塔並不是指燈塔精神病院的名字,而是Ruvik在腦體被取出時,被麻醉了,看著手術臺燈光,就誤以為是燈塔,所以Ruvik就把燈塔強光設置到大腦記憶裡,作為防禦外來夢境共用者的警報開關。同理,大家注意下,Ruvik和他姐姐記憶場景裡有在人腦上紮管子的解謎環節,其中提到,紮某個區域會導致人腦的劇烈疼痛。遊戲中男主,眼鏡男,員警司機從開篇時就是都在夢境中的,他們聽到無線電裡刺耳聲響並且頭疼,其實那不刺耳的聲音不是來自無線電,而是他們現實中的身體被人紮了針,那是針的聲音,而他們夢境中的頭疼流鼻血則是身體的應激反應。

  四.遊戲中已知的,有以下幾股勢力:

  1.Ruvik

  2.博士,Leslie

  3.吉德曼,護士(如果主角朦朧中沒看錯的話)

  4.男主,男主妻子,自由撰稿記者,後面的兩位元已經失蹤了,不過在夢境裡主角見到了記者。

  遊戲提及,博士想把Ruvik竊取賣出去,很可能是賣給吉德曼一夥或者博士本來和吉德曼就是一夥的,而且吉德曼組織才是最大的幕後黑手。

  五.遊戲裡有一份博士記錄的研究報告,披露了共用侵入Ruvik大腦實驗的全過程。他將幾名昏迷的人用針管連結的方式與Ruvik的腦體連結,突然幾名實驗體表情異常痛苦,博士趕緊下令終止實驗,可是奇怪的事情發生了,這幾名參加實驗的人並沒有因為終止實驗而醒過來,而是再也沒有醒來。

  六.博士的另一份研究報告,做出了解釋。人腦在被共用夢境時會排斥攻擊並企圖同化侵入腦體中的腦電波(意念),所以連結並進入他人的大腦夢境存在很大的風險,這個風險導致博士前後實驗了多次,僅醒過來了一名實驗體—-Leslie。雖然遊戲中沒有提及為什麼Leslie會從前次實驗中醒過來,但可以猜測一下,Leslie與Ruvik的腦電波比較接近,所以可以騙過Ruvik在夢境中的防禦機制。這也是博士在乎Leslie的原因,博士希望用Leslie這把鑰匙打開Ruvik大腦的意念防線,竊取到整個研究成果。現在就能解釋男主在共用Ruvik夢境中,場景變換的橋段了。

  七.Ruvik會用腦波直接攻擊侵入實驗體的意識,這個環節,實驗體會頭疼鼻子出血,如果實驗體抵抗失敗,結果就是被Ruvik腦體中的記憶夢境同化然後現實中直接腦死亡,表現出的現象為夢境中由正常人屍變成惡靈,代表人物–遊戲開篇的員警司機。

  Ruvik大腦的第二種手段,以燈塔形象意為信號,腦電波為手段,開啟防禦機制,在夢境記憶中設置各種機關陷阱,同時將記憶中的人物變為恐怖惡靈來殺死所有侵入者。

  除此之外,男主和眼鏡男有時聽到刺耳的聲響,頭部劇痛,然後就會變換夢境,這種情況並不是Ruvik在用腦電波攻擊連結的其他實驗體,而是,現實中有人用針刺的物理化學方式刺激實驗體的大腦,企圖介入引導實驗體在夢境中的行動。不用我多說,實施這個行為的一方就是吉德曼一夥,也就是說,現實中,男主,眼鏡男,員警司機正是被他們控制並用腦連結的方式連結進Ruvik的記憶夢境內。

  八.一切細節性的問題也很重要,這遊戲每時每刻都向我們透露製作人的真正想法,包括每一個人物的對話,就像一開始醫生說:“This could not be real(這不是真的)”就告訴了我們一切都在夢境中而非現實,醫生在某些方面是清醒的。

  接下來在下水道遇到的那個坐輪椅死了的精神病患者的筆記其實是他的記憶,在和魯維克連接的時候所有人遇到的陷阱應該都是差不多的,只不過有些人沒有能力抵抗同化。

  九.從過場動畫中應該能看出吉德曼是反派毫且她有著殺掉連線物件的習慣(毀屍滅跡?),無疑問,而就是朦朧中看到吉德曼在旁邊,後來她走了,一個人用槍將自己殺死,這個應該是遇難者的記憶。但是對主角手下留情,我們也知道至少最後主角沒死,就從她說的:“you are a good man(你是個好人)“中可以看出她不忍心殺掉主角,至於主角是否最後從夢境中醒過來了還有爭議,製作人可能是在為下一部留懸念。

  在遊戲中我們知道這些怪物都很怕火,在瞭解了劇情後就很容易解答,火代表著魯維克內心中最深層次的恐懼,因為大火失去了親人,所以這些惡靈(由魯維克創造)和魯維克是一樣的,恐懼火焰。

  在城市毀滅的時候唯有精神病院完好無損,這是因為這裡存放著魯維克的大腦,是控制中樞,也是要害所在,這些遇到的怪異常兇猛,是因為魯維克拼命想要保護這個地方不被外人發現,所以就像主線裡面表示的,在主角摧毀魯維克大腦的一瞬間,實驗就完成了,魯維克的防線瓦解,秘密也被組織得到了。

  十.至於為什麼遊戲裡面的怪都這麼噁心,我想可能是因為魯維克內心的憎恨化作了怪物的形象,在遊戲中魯維克對醫生說:*you think I am a monster*,就是說明在外人的眼中(甚至是他的父母,父親將他關在地下室,並且禁止他母親看望)魯維克是一個怪物,所以他就要做出來怪物,扭曲的東西來攻擊別人的精神。

  十一.關於醫院裡的護士應該是作為一個保護者的身份來幫助主角,每當主角遇到危險時(實際是精神快要崩潰甚至是腦死亡時,護士都會提供一個溫暖,安全的住處,這裡又能存檔,又能強化大腦機能),在整個遊戲過程中護士和吉德曼應該是一直都被連接著的,只不過他們可能有特殊的方法能夠在一定程度上抵抗魯維克的攻擊(她們不用往大腦扎針,所以也沒有流鼻血,也沒有耳鳴),吉德曼是執行者的身份,任務就是除掉萊斯利並且觀察與監督進展情況。

  以上是轉自百度貼吧的內容,以下是個人對賽巴是幕後黑手的幾點分析

  以下是個人對賽巴是幕後黑手的幾點分析

  其一,為什麼護士會作為賽巴的保護者而出現?為什麼只有賽巴擁有強化腦波的能力(賽巴第一次見護士的時候護士說這裡只有你一個人)

  其二,後面的章節,賽巴昏迷時看到吉德曼,隨後看到一個人指槍對向自己,那個人很明顯就是他自己。可能的原因是魯本的腦世界裡很多記憶是會同步的,而賽巴無意中跟這個被自己先前射殺的人記憶同步化了,所以出現了自己射殺自己的場景,實際上這是另外一名受害者的記憶

  其三,賽巴的實驗編號從開始的201變成後面的207又是怎樣一個伏筆?

  其四,如果你多次進入安全屋,護士會打趣的跟你說:“你不准備用你自己的綠色凝膠了嗎?”可見護士的確是以一種接待者或者保護者的身份進入到腦世界中,而且她知道賽巴有一種讓自己腦波升級的手段

  很明顯賽巴是有針對性的作為保護對象侵入到魯本的記憶中去的,且在第十章的時候魯本曾意味深長的對賽巴說:“I know who you are!" 可見魯本對賽巴是十分在意的 這也代表了賽巴的與眾不同!隨之而來的問題就是作為幾個為數不多的在魯本世界中保持清醒的人之一,約瑟夫的角色是什麼?

  最後還有一點不知道算不算,主角在遇到這一切離奇的事之後表現的異常冷靜,換做正常人早就不知所措甚至崩潰。但賽巴還能經常調侃自己,並沒有任何異常反應,如果這不是製作組的失敗之處(IGN點評主角很無聊)那只能說明賽巴本身對這一切早有心理準備

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