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Vanishing of Ethan Carter 圖文全攻略

28 九月

廣告

作者:超凡聖騎士

來源:3DM

 

場景一:荒廢鐵道

劇情:我名叫保羅,我是一個靈媒師,我生來可以看到別人看不到或者害怕看到的東西……如果你碰到員警不管而牧師也不會相信的事情,就應該找我,就像我遇到的這個小男孩伊森一樣。
像所有其他向我求助的男孩,我收到伊森的來信後,就來到這個充滿憎恨的地方。首先需要穿過的是黑暗森林,這裡的鐵道似乎已經荒廢很長時間了,但我的靈媒卻感受到一些異樣之處。

 

伊森的精神線索#1:“樹液”
在走出隧道之後的森林裡我發現了5處殘忍的陷阱,前四個分別在小路旁的樹叢中,最後一個則在通向左邊山崖的小路旁。
 
 
 
 
 
拆掉所有陷阱後我突然進入了冥想,滿地都是骷髏,樹洞中的一張紙條引起了我的注意。
 
 
伊森在紙條中講了一個老人在森林中躲避陷阱尋找樹液來喝的故事,村民們卻懷疑老人將貴重的珠寶藏在了森林裡。
有一天夜裡,有人在森林放了一把火,火勢蔓延到了鎮上燒死了所有人。而老人因為把自己浸在樹液裡躲過了一劫。
 
旁邊灰燼堆中的報紙則報導了當地的一場火災,58歲的格力卡特被燒死,以及媒體和公眾對有關家族遺產繼承權的問題探討。
 

案件調查#1:“鐵軌謀殺案”
隨著殘破的鐵路橋向前進來到一個老式火車頭,有血跡,是野獸的嗎還是人類的?是一場事故還是謀殺?這些我暫時都不得而知。
 
 
但我發現車頭銜接處的曲柄不在了,使用我的靈媒能力(畫面中會出現環繞的單詞,環顧四周,如果單詞開始重合就表明你找對目標物體了)我感應到曲柄在河邊某塊礁石處。
 
 
進入車頭拉了幾下扳手,按動了開關都沒反應,看來它需要動力,因此首要目標是找到河邊那根曲柄。
 
順著鐵軌繼續向前,我突然發現在鐵軌上有一條繩子,看起來像是有人曾經被綁在這裡,難道又是一場謀殺,但是卻沒有血跡……
 
再往前走幾步,一條被扯斷的大腿以及大灘血跡映入眼簾。似乎受害者的殘肢被從鐵軌上拽走。
 
順著血跡往河邊方向的小路追蹤而去,發現了雙腿已經斷掉的男性屍體,似乎和鐵軌上的斷腿吻合。但是他頭上有著明顯的鈍擊傷害,究竟哪裡才是凶案第一現場呢?
 
我迫不及待的使用了靈媒感應能力,卻因為線索太少而沒法繼續下去。看來我得找到更多線索再回到這裡。
 
繼續順著山路下行來到河邊的碎石堆處,我發現了之前感應到的曲柄,拾取它現在回去火車頭那裡。
 
返回火車頭將曲柄裝在齒輪上,搖動曲柄為火車頭的引擎發電。當聽到轟隆聲時就表示火車頭可以行動了。現在到駕駛室去,向後拉扳手(按W)讓火車順著鐵軌回退。
 
當火車行駛越過剛剛發現的殘肢斷腿現場後停下來,下車可以再鐵軌上發現另外兩個線索:傾倒的油桶和乾草。
 
油桶明顯是在匆忙中被什麼東西碰倒,而乾草顯示這裡很長一段時間沒有日照。我看這旁邊的車頭開始聯想,難道火車頭一開始是停在這裡的,這裡才是第一現場?
 
 
 
我繼續將火車向後移動將其完全停在之前的位置,與乾草處吻合。我突然注意到路旁一處被砍掉的樹幹下有異樣。走過去查看,我發現了一塊帶有血跡的石頭。
 
但這塊石頭明顯不是這裡的,它一定是從其他地方撿來的。我繼續往軌道深處走,突然我再路旁的建築土堆上發現了一個小坑,將撿來的石頭放上去後非常吻合。看來石頭就是從這裡撿來的。
 
現在線索已經很明確了,是時候回到屍體處“聽聽”靈魂是怎麼說的。所有的線索都變成了死者生前的記憶,我們必須正確的按照凶案發生的次序選擇這些線索才能連成正確的事實。
 
 
 
 
 
 
 
按照正確的次序連接每一條線索我終於拼湊出了事情經過。伊森的叔叔Travis受到某種名叫“沉睡者(sleeper)”邪惡力量的影響,想將伊森獻祭給它們。
而伊森的爺爺Ed突然良心發現攻擊了Travis並開火車碾斷了他的雙腿救出伊森。但是爺爺似乎最後也無法抵抗“沉睡者”的侵擾,特別是當聽到伊森想要毀掉什麼房間之後,準備對伊森不利。
雖然這樁凶案水落石出,卻將整個事件帶向謎團深淵,這個地方究竟出了什麼差錯,“沉睡者”究竟是什麼東西?
 

伊森的精神線索#2:“爪子”
走入鐵路旁的密林我發現一根奇怪的信號燈棒,從上到下以1423的順序點亮所有藍色的信號燈。突然一個穿著宇航服的人出現了似乎示意讓我跟著他走。
 
他跑得很快,只能聽他傳送時聲音來判斷他的位置,最後我竟然跟著他上了一艘太空梭穿越蟲洞來到了異星球……
 
實際上,我知道這只是伊森的另一個故事形成的幻象,他認為有一隻名叫“Fang”的野獸憧憬著能夠到星星上去玩耍。

場景二:水壩廢墟

劇情:在目睹了伊森一家自相殘殺的悲劇之後,我收拾心情繼續沿著鐵軌前進。
最後來到一處水壩,望著底下滾滾的波濤我內心也絲毫不平靜,這安靜祥和的表面下一定隱藏著更大的動盪與陰謀。
水壩另一頭的高地有兩棟房屋,我想調查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新的線索。

伊森的精神線索#3:“實驗室”
首先來到左手邊灰色屋頂的房屋裡,我發現這裡已經很殘破了,在唯一完好的桌上發現了一張字條,上面寫著如謎語一般的字元,看上去像是某種邪教召喚惡魔的儀式。
 
然後我來到不遠處紅色屋頂的建築內,進屋就發現了一張伊森家族的照片,上面寫著:爺爺很沉默,媽媽快瘋了,Chad叔叔很兇惡,爸爸很沮喪,Travis叔叔很吵鬧。
 
 
我在不同的屋子逛逛,會聽到伊森一家對話的回音,伊森在灰色屋頂的房子中發現了一個隱藏房間,這讓他的長輩們很擔心。
因為伊森打擾了“沉睡者”的長眠,必須受到“懲罰”,最好的方式莫過於獻祭伊森給這些所謂的“沉睡者”。接下來我得找到伊森究竟在那棟灰色屋頂的建築裡發現了什麼樣的秘密。
 
我再次回到灰色屋頂的別墅,閱讀桌上的召喚儀式咒語,突然旁邊一道光門打開了,穿過後竟然變成了伊森家的佈局。
 
走近觀察光門,我發現可以透過光門查看屋內的情況,但是卻有點不對勁,怎麼閣樓會跑到一樓來呢?
我想了想,可能需要恢復到伊森家原有的佈局。如果恢復佈局正確光門就會消失,否則就會把我傳送回錯誤房間本身所在的位置。我對伊森家的觀察如下:
 
首先進門右手邊應該是一個小房間,對面是一扇帶有樓梯的通往廚房的小門。
 
進去後左轉可以看到天花板上有很明顯的一張蜘蛛網,以及一扇破爛的打不開的門。
 
而直走上樓梯的門裡面應該是有著一張桌子的廚房。
 
再來到一樓最左邊的光門前,這裡面對著門應該有一張擺放著書和碟子的餐桌。
 
上二樓後左轉的房間內應該有一把靠背椅背對著我的視角。
 
二樓另一頭的房間內對著門的是一扇釘了數根木條的窗戶,旁邊還有一個破舊的書櫃。
 
二樓正中的房間應該有一條較長的黑暗走廊,對面的門開著。
 
而進入走廊後左邊的房間內正中的牆壁上掛著一張畫有白馬的畫作。
 
走廊底端的房間內靠右側應該有一張傾倒在地的紅色沙發。
 
二樓也搞定了,現在上三樓,三樓只有閣樓了。而閣樓的特色是有三角形的屋頂和對面三個透過亮光的視窗。
 
伊森家的佈局我們已經拼湊出來了,當最後一個光門被正確佈局後,穿過它回身一看,原來的入口已經變成了隱藏房間的入口。進入到裡面像是來到了煉金術的實驗室。
 
閱讀桌上的紙條,我立刻明白了,原來伊森將他叔叔Chad用來釀造私酒的小屋想像成了某個秘密魔法師的實驗室。這種想法讓Chad叔叔非常惱怒。

伊森的精神線索#4:“女巫”
走出灰色的屋子後我決定去伊森家後面的松林轉轉,剛剛爬上山我就收到了一股靈能感應。
我似乎進入到了古代女巫的意識中,她反復的問我有沒有背叛過別人,有沒有被別人背叛,如果被人背叛應該怎麼樣?
 
 
這股意識最後引導我來到了山丘上一座帳篷處,這裡有著伊森自己寫的故事和另一張紙條。
我發現原來伊森的媽媽脾氣不好總是對伊森大吼大叫,這讓伊森很沮喪。
 
他經常幻想自己被生出來是不是一個錯誤,是不是女巫讓自己消失掉媽媽就會變得年輕快樂。

場景三:紅丘教堂

劇情:看來伊森這個小男孩發現了什麼“不該發現的東西”,讓伊森全家人都很緊張。
這些人似乎在竭力隱瞞真相,卻同時又在害怕所造成的後果。
以至於他們不惜犧牲掉年幼的伊森想要換取“沉睡者”的息怒。這個“沉睡者”究竟是什麼呢?還有伊森家的其他人去了哪裡?


案件調查#2:墓園儀式
從伊森家的紅頂別墅出來,我踏上了後院的紅土丘陵,山頂的尖塔吸引了我的注意力,那是一個教堂?
 
進入墓園,馬上就能看到地上就是一灘暗紅色的血跡,這裡又發生了一起謀殺?為什麼沒有血跡?受害者是人還是動物?
 
立馬右轉進入家族墓區,更多線索呈現在我的眼前。一個打開的墓穴旁邊有一輛裝滿水泥的手推車和一堆磚塊。看來之前有人正準備封上這個墓穴卻意外的被別人打斷了。
 
我注意到在打開的墓穴旁的牆壁上有著奇怪的烏鴉塗鴉,像是某種死靈複生儀式中常用的祈神符文。
 
這個墓穴有古怪,我迫不及待的向下去探查一番,結果墓穴太黑無法深入。入口處的把手和烏鴉雕像吸引了我,應該是一對烏鴉,但左邊卻缺少一隻。
 
對著墓穴外的空地使用我的靈媒能力,我感應到另一隻烏鴉雕像應該掉落在小墓園某座長滿青苔的石棺旁。
 
 
撿起烏鴉雕像回到墓穴裡,將烏鴉雕像安裝上,在拉動牆上的拉杆。兩隻烏鴉雕像噴嘴打出了火花點燃了油槽裡的油,終於有亮光了。
 
 
在被點亮的墓穴中我赫然發現了另一具死屍,我回憶起剛才伊森家的合影,這似乎是那位脾氣不好的Chad叔叔。
 
走進屍體仔細觀察,發現屍體沒有多少血液剩餘,傷口也不顯眼,沒有很明顯的掙扎痕跡,像是死後被人放置到這裡。
這讓我猜想兇手是一個人還是多個人?我使用了感應能力,但就像上一個案件一樣,線索太少,我還需要搜集更多情報。
 
屍體胸前的一把匕首引起了我的興趣,這是一把雕刻了一隻非常精細的烏鴉的黃金匕首,很像是用來祭祀的聖器,我決定先將其收好。
 
走出墓穴在旁邊可以看到一根樹樁,有一大灘血跡,旁邊是很多烏鴉的屍體和一個盛血的鐵桶。
這讓我猜到用來塗抹祭祀符號的工具,但是明顯還差一把武器……對,就是我剛剛拿到的那把匕首。
 
 
將匕首插在樹樁上後,我繼續前進準備到山頂的教堂一探究竟。我看到路旁的油壺和打火機,那麼油燈又在哪裡呢?
對油壺使用了感應能力,我查看周圍,發現有一座中世紀樣式的豎塔,油燈似乎就在那裡面?
 
 
 
進入教堂後我發現這裡非常黑,但是憑著記憶我沿著右邊的牆根摸索,在一個口子右轉終於發現了躺在這裡的油燈。
 
 
回到燈油處將油燈放在岩石上,似乎線索已經齊備了,我們應該回到墓穴看看屍體會說些什麼。
 
 
出去找到5個靈魂記憶點,我們需要將其按照事實發生的時間順序將其正確的拼湊起來才能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這難不倒我。
 
 
 
 
 
原來伊森的叔叔Chad和他的媽媽將伊森打暈並置放在墓穴中想要將他活埋,但是他那懦弱的父親很害怕後果。
結果Chad想要將伊森父親滅口,伊森的媽媽失控用匕首紮死了Chad叔叔,三人扭打在一起時伊森趁機逃出了墓穴。
最後一段關鍵的情節告訴我,伊森很可能去了老舊的礦井,並且使用了礦井門口的隧道作為入口。
 
走上教堂後面的碎石路,我準備去伊森提到的那個礦井看看。

場景四:幽深礦井

劇情:看來“沉睡者”的威脅遠比想像的大,不管伊森驚擾的是什麼東西,這個東西已經出來了而且進入到了伊森其他家人的腦袋中,
讓他們產生極為反常的行為和想法,那為什麼伊森沒有收到侵蝕?伊森想要尋找的究竟是什麼?

案件調查#3:礦洞溺殺
來到礦井門前,這裡果然已經上鎖。從右邊的土路上去我發現了靈魂記憶裡伊森提到的“隧道”。
 
 
通過隧道進入礦井,礦井的其他道路都封死了,只能一路向下,直到我發現了一座升降梯,似乎它還能運作。
 
進入升降梯我按動按鈕繼續直降到礦井最深處,在迷宮般的隧道中穿行,突然眼前豁然開闊,來到了中央採礦區。
 
沿著鐵軌走向亮燈處,我立刻發現工具架上少了一把鐵鎬。是礦工把它拿去採礦了還未歸還嗎?
 
 
我望向幽深的礦洞,靈媒能力開始感應這把失掉的鐵鎬,但是周圍非常黑暗,我無法知曉它所處的位置。
 
 
繼續前行我發現了一個操作板,似乎可以將旁邊的升降梯升上來。
 
當電梯升上來後,揭示了另一個殺人現場,伊森的母親的屍體躺在電梯裡。
看起來電梯像是從外面被鎖上的,有人將電梯降到水力導致她溺斃?還是死後才被放置在電梯裡的?線索太少,感應不起作用。
 
繼續順著鐵軌前進,我發現了一輛還能使用的礦車,似乎它被前面的碎石擋住了,如果我能想辦法弄開這些碎石,就可以開著礦車去探索了。
 
我登上礦車發動引擎,倒車到底端,然後向碎石猛衝過去,將它們撞離軌道。
 
開著礦車順著軌道行駛,借助礦車的照明燈,我發現了在黑暗中無法看清的鐵鎬,它深深的插在保險箱內,似乎有人故意破壞了這裡的電源設備。
 
現在返回工具架將鐵鎬放回原位,再去查看屍體。
 
 
繼續拼湊靈魂記憶碎片,我最終找到了事實發生的正確時間順序:
 
 
 
 
 
伊森的父母來礦井尋找伊森,伊森的母親決意要將伊森獻給“沉睡者”以喚起它們,
但是伊森父親的懦弱變相的抵禦了沉睡者的精神控制,他最終阻止了自己妻子的瘋狂行徑。
他破壞了電梯並將其浸入水中。跟著靈魂去其展現的最後的場景,伊森的父親想讓伊森跨過滾水,並告訴他那只是化學反應而已。
 

伊森的精神線索#5:“水葬”
在解決了伊森母親的謀殺案後,我深知這個礦井還有我所不知道的秘密,於是我乘著礦車順著軌道搜索,直到我發現第一個岔路旁的入口。
 
在不知道向下走了多少級臺階後,我終於來到了一個隧道門口,有張字條警告我快點離開。這對我來說就是讓我一定要進去查看。
 
我在詭異的點滿蠟燭的隧道中慢慢前行,突然前面出現了一個拿著油燈的鬼魂,
我趕緊蹲下(按Ctrl)躲到旁邊岩石的陰影處,它似乎沒有發現我,然後消失了。
我在礦洞中發現了一張地圖,上面的紅叉表明了我所處的位置,而大型的方框則表示了巨大的空洞,也就是我要去的地方。
 
在隧道的摸索中我發現了很多屍體,它們都化成了靈魂的形式指引我前往目的地。
 
終於我來到了中間的空洞,抬頭發現岩壁上有座奇怪的大門,而地上的屍體旁的紙條有兩個明顯的符文,
 
我認為我應該把它們記下來。調查屍體時他突然變成了靈魂沖上高臺。
 
來到高臺上,已經有幾個靈魂站在不同的符文上了。我敏銳的意識到符文外圈的形狀一定和門上的相對應。
 
我按照靈魂腳下的符文和形狀對應以及紙上所記錄的一頭一尾的符文轉動門上的圓環。突然門打開了,地動山搖,章魚的觸鬚伸出來,世界變成了一片汪洋……
 
 
我知道這又是伊森的一個幻想,關鍵是什麼造成這種幻想的。看來伊森的父親在搞什麼專利發明,
卻一次都沒有成功並且被伊森的母親所反對,他只能把儀器搬到礦井深處進行測試,伊森將其寫成了幻想故事。
 
我覺得是時候離開這個詭異的地方了,按照伊森父親的說法,我乘著礦車來到長長隧道的底端,
這裡果然有個“滾燙”的水池。我毫不猶豫的下水,沒有受到絲毫傷害,終於離開了礦井。

場景五:大河谷

劇情:的確有黑暗已經竄出來了,只不過有些黑暗我可以走進去再走出來;
有些埋藏得更深的黑暗則不會消失,一旦獲得獵物就會牢牢的掌握他們。
關鍵是這裡的黑暗是前者還是後者,抑或兩者都不是,它更想我離開別插手它們的好事?

案件調查#4:自殺疑雲
從礦井出來後我發現自己已經身處水壩下的河谷了,前往水汞房試試運氣,發現門鎖著,只好去遠處的穀倉看看了。
 
 
一進門就發現異樣的地方,斧頭已經不在凹槽裡面了,使用感應能力發現了凶案現場。
 
 
 
上二樓我發現門已經被撞碎了,但還不清楚是從裡還是從外面用什麼撞碎的。
 
果然,伊森的父親已經躺在了血泊中沒有了生氣,但光從屍體上看不出什麼端倪,
沒有搏鬥的痕跡,除了喉嚨上有道傷口,似乎是流血過多而死。
 
同時,我也找到了失蹤的斧頭,就在屍體旁邊。
 
我檢查了屍體旁的桌子,文具筒似乎被人在匆忙中撞到,裡面的器具傾倒了出來,像是在裡面翻找什麼。
我使用了自己的靈媒能力,感應到那是一把剪刀,被放置在一個線圈上面,周圍的場景看起來像是一部電梯?
 
 
看來得將這把剪刀找到,案件才會有所突破,
我沖出穀倉向剛才感應的方向望去,確實有一部高架電梯聯通山崖上的住宅區和山下的河谷。
 
我奔過去果然找到了線圈上的剪刀。
 
線索搜索完畢,我返回案發現場將物件放回原位,首先將斧頭放到凹槽中。
 
再把剪刀放回文具筒。
 
現在可以調查屍體弄清楚真想了,我利用了靈媒能力搜索到5個記憶碎片,
其中一個甚至遠在礦井的入口處,我將它們按照事實發生的正確順序拼湊起來:
 
 
 
 
 
原來伊森的父親想要幹掉自己的另一個兒子Travis,保護伊森並破壞沉睡者的計畫。
實際上沉睡者已經選擇了伊森的母親以及Travis為載體,它們將殺掉所有干擾自己喚醒計畫的障礙。
伊森的父親最後用剪刀自殺表示自己死也不會被沉睡者所控制,Travis冷血的看著這一切不為所動。
最後我跟隨最後一個靈魂前往水汞房,在這裡Travis終於找到了伊森。而我也進入到了在現實世界中原本上鎖的水汞房。
 
靈魂讓我來到水汞房一定是有其原因的,我發現我可以關掉中間的水汞,不過這有什麼作用呢?
 
從另一側打開的門出去轉了一圈並沒有什麼實質的發現,所以我決定原路返回看看有什麼改變。
 
當我順著河邊走的時候,水汞發出的惱人的轟隆聲已經停息了,
我突然看到穀倉前河堤缺口上面有階梯,睡著水流減弱我可以過河到另一邊去。

場景六:湖畔死屋

劇情:過河後我不由自主的向前跑去,感覺冥冥中有人在召喚我。
我知道我離伊森已經很近了,伊森知道我在這裡,也知道我會來。但糟糕的是,我想沉睡者也知道這一點。

案件調查#5:焚盡黑暗
我順著河流走到一條溪流的交匯點,再向山上走去,經過一座石橋,
順著小路來到一片靜謐的湖邊。沿著湖邊走我發現了一棟被燒焦的房屋廢墟。
 
我沿著廢墟繞了一圈,從有著兩頭石獅子的正門進入。
 
房屋顯然剛剛燒完不久,殘垣斷壁之間還有這明亮的煙灰和殘火。
當我進入右邊的房間時,地上一個圓形類似魔法陣的東西吸引了我。
 
我站在上面用靈媒感應其中奧妙,一個單詞浮現在我的眼前:Corvus。
我轉動圓盤上的字母組成了這個單詞。中間的圓球變成了一個按鈕。
 
按下按鈕後,身後的地道暗門被打開了,我決定繼續深入。
 
 
樓下的密室是一個奇怪的房間,牆壁上的人好像是準備破牆而出一樣。
 
在廢墟中我發現了三張字條和一具燒得面目全非的屍體。
觸摸屍體我能夠感受到的是平靜祥和,再沒有之前其他屍體上那種暴虐的憎恨和怨氣。
 
我知道是時候解開最後一件案子了,來吧,我準備好了:
 
 
 
 
伊森和他的爺爺Ed終於找到了密室,這一切都源于伊森發現了這個別墅主人的日記,上面記載了折磨自己所愛的人可以喚醒沉睡者。
正當伊森準備進入最後的密室時,Ed絕望的關上門,他不認為伊森的計畫能夠成功,並且引火自焚。
我跟隨最後的靈魂準備前往密室一探究竟。
 
當我發現伊森時我叫醒了他,告訴他所做的一切,結果他說一切都晚了,我又回到了現實世界。
 
牆上的一幅圖像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我猛然發現這幅圖記錄了我在此所有的經歷。我感到天旋地轉,我究竟是誰,這一切是否是真實的?
 

大結局(劇透):
劇情:伊森是一個非常熱愛偵探小說和超自然神秘現象的小孩,他將周圍的一切都帶入到自己腦海的故事中。
他的家人對此擔憂不已,最終他們找到了伊森進行“創作”的密室。
在Chad叔叔和表格Travis的嘲笑下,伊森的媽媽惱怒不慎打翻了油燈,大火堵住了密室的出口。
有毒的煙霧讓伊森開始昏迷,在夢中他遇到了自己創造的“超自然偵探”也就是保羅,我。
我完成了伊森的故事,我告訴他他可以休息了,去創作更多更棒的故事。而我的故事,已經結束……

 

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