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風雲會 2015 (Magic 2015) 紅燒思路深度解析

8 八月

廣告

來源:旅法師營地

作者:Raphael Levy

 

  我於7月18號週五抵達普羅維登斯並在Melissa家裡住了將近十天。在那裡我和Revolution戰隊的朋友們一起備戰將在八月上旬開戰的PT波特蘭。此次出征PT的陣容名單是:JeremyDezani、PierreDagen、TimothéSimonot、BradNelson、SamueleEstratti、JoelLarsson、DanielAntoniou、MelissaDe Tora、VidiantoWijaya和我。經過GP開始前這段時間的集訓,我們已經對T2和M15輪抓做到了胸有成竹,唯一尚存擔心的就是摩登賽制了。

  Jeremy、Pierre和Timothé都決定使用勇得來參賽。儘管我向來都對勇得不太感冒,但看到朋友們使用時的效果還不錯,於是便暗暗決定把勇得作為備選套牌。首選套牌的話我還是準備選擇一副與眾不同的套牌,於是便向周圍的朋友進行詢問。我們整支戰隊有半數人員都寄居在Melissa的好友JimmyRay那裡,此君曾席捲了不久前的一場摩登PTQ。正是這位仁兄向我展示了他的一套燒牌。鑒於這是一副幾乎不需要考慮meta的套牌,於是我決定好好研究一下。

我使用的套牌牌表如下:

  賽制:Modern-MR-M15 Monored Burn by Raphael Levy

  主牌 60 張

  地 [20張]

  11 山脈

  4 不毛高地

  4 沸騰山湖

  1 晃動大地

  生物 [10張]

  4 盛歡幻靈

  4 鬼怪嚮導

  2 猙獰熔岩術士

  其它 [30張]

  4 熔岩擊

  4 閃電擊

  4 融鐵雨

  4 時縫之雷

  4 炙熱火光

  4 碎顱擊

  3 碎片射擊

  2 血手眾焰波

  1 岩漿飛射

  備牌 15 張

  3 壞滅歡宴

  3 炙熱鮮血

  3 砸成碎片

  2 腥紅之月

  2 岩峰爆發

  2 祖神獸遺寶

  這份牌表是我同JimmyRay及JoeRobillard(Jimmy的朋友,曾使用此主題套牌殺入一場PTQ的四強)一起研究後構組出來的。

  法術力基礎:

  4不毛高地

  4 沸騰山湖

  11 山脈

  1 晃動大地

  這套牌的法術力基礎非常T2。由於合理使用自己的生命值對這套牌來說非常重要,因此基本地山脈幾乎成了我們唯一的選擇。另外當戰局被拖向中後期時,爆地也會非常致命,因此壓縮牌庫十分重要。再有,我們需要填墳以供猙獰熔岩術士使用同時還要能從牌庫中找出晃動大地這張唯一能產綠費的地牌。其他版本的燒主題套牌會選擇混入黑和/或白來使用半夜響聲或波洛斯護符/閃電螺旋。不過加入一種顏色是需要付出代價的,比如經常需要燙血讓圈地進場產費或者使用暗峰山崖。

  非生物咒語:

  4閃電擊

  4 碎顱擊

  3碎片射擊

  2 血手眾焰波

  4 時縫之雷

  1 岩漿飛射

  4融鐵雨

  4炙熱火光

  4 熔岩擊

  套牌中的所有非生物咒語都擁有一個相同點:可以直接對對手造成傷害。有些可以打兩點、有些是三點,而有些則是四點。當然我十分確定使用30張閃電擊的效果是最好的,但那不符合規則。於是我們只能合理地選用其他不同的燒牌來完成燒死對手的任務。

  碎片射擊嚴格來講是一張降級版的閃電擊。它的唯一優勢便是可以為我們的墳場多填入一張牌來支持猙獰熔岩術士。

  碎顱擊和血手眾焰波的功能稍顯單一,都只能用來打臉。不過它們可以防止對手通過幫廚奧夫、閃電螺旋和頑強巴羅西來加血。

  時縫之雷和熔岩擊的功用都很直接:一點費打對手三點傷害。

  炙熱火光可以用來延緩對手的攻勢,或者在去除一隻法術力加速生物的同時也對對手造成傷害。

  融鐵雨是我們唯一一張可以與對手進行互動的單卡。它可以用來干擾那些依靠積累足夠法術力來擊潰我們的套牌,比如雙身、變境,以及美國色等控制類套牌。

  岩漿飛射也許可以在套牌中再多放幾張,因為它可以幫我們找到第三塊地、在對局中期過濾掉不需要的牌,以及當對手血量不多時進行補刀。所以儘管它只能造成兩點傷害,但卻屬於一張投資型單卡,即我們每將一張地放到牌庫底便更容易抓到下一張燒牌。

  生物:

  4 鬼怪嚮導

  4 盛歡幻靈

  2 猙獰熔岩術士

  紅燒主題套牌自從盛歡幻靈出現之後便開始在MO及一些地區錦標賽中嶄露頭角。此前的紅燒套牌也不錯,但盛歡幻靈又讓這套牌提升了一個層次。兩回合進場時如果場上沒有其他生物,那麼它便至少能對對手造成兩點傷害。而他若沒被對手及時去除掉而開始進攻了的話,那就意味著造成更多的傷害。不過在某些情況下盛歡幻靈會讓我們非常難受。比如說,當我們面對一套誕生莢時,對手場上有一張根牆,而我們僅剩兩點生命。這時我們既不能傻傻地讓幻靈進攻,對手卻可以閃現複歸天使(四費)將我們一腳踹飛。這種情況在一場GP中發生過兩次(我的對手SamPardee僅剩兩點血抓到一張和聲召集,並找出一張根牆。這時我恨不得自己場上的幻靈馬上死掉……)。不過除了上述這種情況外,幻靈還是能在這套牌中體現很多價值的。

  在燒主題套牌中,我們需要可以對對手直接造成傷害的生物。開場下一張山脈然後釋放鬼怪嚮導無疑是最佳開局。因為這個開局意味著至少可以讓對手掉兩血。對手要麼被踢兩回合,要麼燙一血找一張合適的地來殺掉嚮導,要麼燙血出圈地做到這一點。

  猙獰熔岩術士則是所有生物套牌的剋星。他讓我們可以輕鬆解掉天堂鳥、貴族大主教這種可憐的小屁股生物。而且他也是我們去除人魚領主及各種人魚的首選途徑,而且很多人都告訴我說人魚套是紅燒最難對付的對手之一。不過在對局後期我們都更希望能抓到更多可以直接造成三點傷害的單卡,而不是術士。因為術士在這種時候所能做的只是消耗掉對手的一張去除咒語而已。

目標

  操作這套牌的目標非常明確:在對手殺死我們之前先打他20點血。我曾聽很多人評價說:紅燒是給那些不會打牌的人用的。他們不需要作抉擇,與對手也沒有互動,只要會從20數到1就成了……

  對此我不能苟同。

  由於使用紅燒套牌時不會像使用其他套牌那樣經歷很多回合並釋放很多咒語。因此我們對對手造成的每一點傷害都關乎重大。一張燒牌指定了一個錯誤的目標很可能會直接導致我們輸掉比賽。使用閃電擊殺掉一隻天堂鳥可能是個很好的選擇,因為這樣做在拖慢了對手的運作速度的同時也為我們抓到更多燒牌提供了機會。或者,對手也許希望儘快建立早期場面優勢而燙血出圈地,甚至不惜用找地地找出圈地然後燙血進場。很多微小的決策都會直接影響到我們能否戰勝對手。如果我們只顧著打對手的臉而不釋放任何場面生物的話,就會失去很多對對手造成額外傷害的機會。所以使用紅燒套牌時的每一次抓牌以及釋放的每個咒語之間都是息息相關的。

  當然在對陣燒主題套牌時也時常會很困難且令人沮喪。人們必須要考慮自己手中那些在閃電擊射程之內的單卡是否應該被釋放到場上。而且在局面膠著時,使用燒牌牌手的每一次抓牌都會令對手緊張到屏住呼吸。也正是因此我很享受使用燒牌的過程,並喜歡拿它來參加大賽。我曾經經歷過一些非常有趣的對局(其中對陣AnthonyLowry和SamPardee的比賽令我印象尤為深刻)。總之,如果有誰覺得紅燒是無腦流牌手的選擇的話,我一定會好好給他上上一課。

  不過我最終在GP中的成績並不算卓著。進入前150名雖說稱不上完美,但這個結果絕對值得細談一番了。

  我的對手分別為美國色、變境、奇奇誕生莢、梅梨萊誕生莢、黑白紅燒和Tempo雙身。我所輸掉的對局中除了首輪的變境(在day2順利逆襲了這套牌)之外,就只有誕生莢了。

  Jimmy在向我推薦這套牌時說它是絕不會輸給誕生莢的。但事實證明,莢子套是個很難的matchup。幫廚奧夫顯然是最讓人有疼的一張牌。我們基本很難殺掉它,對手會利用誕生莢或複歸天使來反復利用幫廚奧夫。

  除此之外,貼皮和SoulSisters套牌也是我不願面對的。我們是沒法搞定一個擁有40點生命的對手的。

  對陣其他套牌的情況都算比較樂觀了。

備牌

  我在上面的牌表中列出了備牌,但實際上卻只使用了其中的幾張而已。

  3 炙熱鮮血

  這樣編排是個錯誤,我絕對應該滿編這張牌。如果想擊敗誕生莢,我們就必須在燒死對手生物的同時對對手造成殺傷。我對比賽中起手抓到的炙熱鮮血太少感到十分鬱悶。

  3 砸成碎片/ 3 壞滅歡宴

  這些單卡顯然都是為共鳴套牌特別準備的。而我每次面對誕生莢的時候,也都會考慮把砸成碎片換進主牌。最後我換進了一張,結果令我後悔不已。當對手只剩最後三點血,而我抓到了一張砸成碎片,去苦於沒有目標而無法釋放(這種情況確實在比賽中發生了)。每當抓到它時,我都寄希望對手趕快釋放一個誕生莢或蔑咒獸。但你真的希望一個誕生莢牌手抓到他的莢子嗎?

  我們不能容忍套牌中有死卡,於是我要保證備牌中的所有單卡要麼能幫我抓牌,要麼能直接造成傷害。所謂造成傷害是指我在任何時候抓到它,都能實實在在地打向對手,而不需要某些特定條件。這就使得炙熱火光在對陣無生物套牌的主盤局中發生問題。但好在這樣的套牌非常少見。我們在對陣變境套牌時總會為炙熱火光找到諸如迅咒法師甚至櫻宗長老這樣可以阻擋我們鬼怪嚮導的目標(而且對手經常會忘記或意識不到我們的套牌中有炙熱火光)。另外請牢記即使沒有合法生物可以成為目標,炙熱火光也能對對手造成傷害(它是同時將牌手和生物指定為目標的)。

  壞滅歡宴是用來消滅諸如分裂雙身和聖潔地脈這種討厭的結界用的。但實際上我們在對陣雙身套牌時並不需要換進壞滅歡宴。因為即使我們場上有一張可用的找地地,對手也很可能會在我們的回合橫掉我們的綠色法術力源。而對於Tempo雙身這副當前最常見的雙身套牌版本,對手會乾脆把分裂雙身換出去而單純依靠塔莫耶夫來搞定一切。

  由於我們在100場對局中也很難碰到一個使用貼皮套的對手,而貼皮套(使用了非瑞克西亞體質)是唯一使用聖潔地脈的套牌,因此我們不需要刻意去針對它。

  綜上所述,我們只需在面對共鳴套牌的時候把它換進主牌即可,這樣我們就有一張額外的砸成碎片了。同時我們可以換出晃動大地。如果在備牌中準備了其他顏色牌的話,將晃動大地換成蒸氣噴發口/血腥墓穴/聖潔鍛爐也不是什麼難事。

  2 腥紅之月

  我每次想到這張牌都覺的它很不好使。每當它躺在備牌之中時,我都想不出什麼情況下要把它換進主牌。對這套牌來說,要想保持對手的場面沒有生物是很難的。因此我並不希望用三點費並浪費一次抓牌機會來使用這樣一張無法產生我所需作用的單卡。只有在面對變境套時,腥紅之月也許可以為我們多爭取一些時間或者換掉對手的一張康。而在面對擁有各種回手/康的塔脈爐套牌時,它也沒那麼好用。大多數套牌都會用第一張找地地找出一張基本地來避免圈地燙血。

  2 祖神獸遺寶

  祖神獸遺寶是我挺喜歡的一張牌。它能幫我們將塔莫耶夫的身材控制在可以接受的範圍之內從未為我們爭取到很多時間。同時它也是對付幫廚奧夫的一個絕佳手段,這兩個作用使我們可以忽略掉其本身無法對對手造成傷害的缺點。另外,祖神獸遺寶還可以沉重打擊走骨行屍套牌,儘管我們在面對走骨行屍套的時候並不十分需要它的説明。

  2 岩峰爆發

  它是我除炙熱鮮血外最喜歡的一張備牌。額外的炸地效果能讓我們很好地打亂對手的計畫。使用了山脈的套牌包括:美國色(效果尤其好)、變境(效果也很好)和紅燒(儘管對手可以回應一記碎片射擊來避免傷血)。

  在構組備牌的過程中,我不記得是Joe還是Jimmy曾提到了**斷層。我當時的想法就是:這套牌放烈火斷層的意義何在?而後我便想到了岩峰爆發,而且大家對這個想法也都很贊同。比賽中,在我使用岩峰爆發炸掉幾塊地後(這張牌簡直太好使了)就想:我要是不光只能炸山脈就更好了。我之後把這個想法告訴了一位朋友,結果他說:凜寒斷層可能也不錯……於是我突然意識到他們說的其實是凜寒斷層,而它可能真的不錯……

  如果再讓我重打一次這場比賽,我的備牌表會是這樣的:

  4 砸成碎片

  4 炙熱鮮血

  2岩峰爆發

  2 凜寒斷層

  2 祖神獸遺寶

  1 遊擊策略

  如果你覺得Junk套牌會很多,那麼就可以放進更多張遊擊策略(我也本想多放幾張但實在沒有位置了)。它在應對莉蓮娜+1技能時非常好用。

  備牌非常重要。你一定不希望手中握有幾張沒有的牌吧。因此構組備牌時應該多花些心思。砸成碎片就是個例子,如果你決定消滅對手的神器,那就義無反顧地把它們全換進來,否則就不要碰它。

  炸地單卡是專門用來應對慢速套牌或對地十分依賴的套牌的。

  當對手有牆(預兆牆或根牆)時就把鬼怪嚮導換出去;對手也是燒的時候把盛歡幻靈換出去;當感覺可靠目標不夠多的時候就把炙熱火光換出去;想換進有針對性的備牌時首選踢出的單卡是時縫之雷或熔岩擊(取決於目標生物的價值高低);在不需要太多地更需要騰出更多空間的對局中可以把融鐵雨換出去。

  總之,換備方法取決於對手使用套牌的種類等許多因素。在對局過程中要努力觀察並確定對手套牌中那些牌最有價值、那些牌效率最高。這說起來容易,但實際上是頗有難度的。

  顯然我在這點上做的也不夠好(戰績僅為X-4-1),不過我依然很喜歡打這套牌。如果你現在問我,要是讓我重新選擇一套牌來參加這場比賽的話,還會是這套牌嗎?以往我的大難都是肯定的,但這次恐怕不是這樣的。畢竟,這套牌遇到時下非常流行的誕生莢套簡直太難打了。所以等莢子不那麼流行的時候,就是我紅燒來襲的時刻了!

 

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