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生還者 (The Last of Us) 劇情深度解析

6 八月

廣告

來源:美國末日吧

作者:月星寒

 

  首先我要說,這部遊戲的劇情不簡單,很多不是一眼就能看得明白,而是需要前後聯繫、甚至透過人物的言行、心理來分析,所以要弄明白就必須對人物對話、感受、故事線條進行深入梳理。看到最後,大家也一定會明白“為什麼這部遊戲會叫做‘The Last of Us’”,畢竟雖是末世,但人類並未滅絕到只剩大叔和艾莉兩人,那為什麼會叫最後的我們呢?

  本來我只打算簡單寫寫,但寫著寫著便發現不是一兩句就能說清,如果想詳細理解劇情的人可以安下心來看看,對劇情無所謂的人我相信也不會有耐心細讀。

  正因為人物的言行對劇情產生著重要影響,所以這裡最為關鍵的人物便是艾莉

  艾莉——本作女一號,遊戲本身對她的刻畫可以說非常細緻用心,以至引人深思,並由此產生許多和她有關的話題,這些話題的產生正是對劇情理解的衍生

  一些直接與艾莉有關的話題包括‘她在結尾對喬爾說的話是什麼意思’、‘她在10章公車站悶悶不樂的原因’、‘她對手術的態度’等等,一些因艾莉引起的間接話題包括‘大衛因她而死到底是倒了大黴還是活該自作自受’、‘大叔不顧一切地救她是有情還是無義’等等。其實這些問題都可以通過對艾莉本人性格、思想、心理的解析得到答案。

  下面我就試著通過艾莉的性格和故事中心理情況來對整個劇情作出詳細解釋。

一、關於艾莉本人

  就艾莉的長相來說,應該算不上‘第一眼美女’,屬於丟在人堆不會引人注意的那一類,但也恰恰是那樣才讓人有鄰家小妹的親近感,至少不會讓人有距離感。但不得不說,如果接觸長久,你就會發現艾莉的魅力和十足的個性,性情直爽、帶點狂野、樂觀開朗、有勇有謀、有些倔強、頑皮活潑、雖然有時會給你找點麻煩、但關鍵時刻也會挺身而出、並對在乎人不離不棄。並且艾莉還能夠通過自己的魅力影響周圍人,當然這裡說的就是大叔了。這種非常有特點的個性和魅力其實來源於她成熟的思想和心理,(絕對要比同齡人成熟的多,試著比較一下艾莉、莎拉、山姆三人就知道)而這種成長的過程也在整個故事中有所體現。

二、艾莉對大叔的影響

  大家都知道,大叔對艾莉的感情不是突如其來的,而是逐步上升的。一開始,大叔是為了追回自己的武器才接受“送貨”的委託,這時候的大叔對待艾莉的態度就是“貨物”。我們看到,在市區這一章,當大叔知道艾莉被僵屍咬過後的態度,相信當時如果泰斯不在,大叔輕則棄之而去,重則一槍斃了艾莉。但隨後的經歷,使大叔對艾莉的感情漸漸發生質變,由一開始的貨物,到後來初步信任(第一次將武器交給艾莉)、再到後來的難以割捨(湯米基地這章)、接著發展成互相依靠、難以分開(湖畔章之後),這才導致最後不顧一切要將艾莉從火螢基地救出。正如大衛所說:“萬事皆有因果,一切結果都是有原因的。”這些都是受到艾莉的影響而發生的轉變,試想,如果湯米水壩那一章,在大叔準備將艾莉託付給湯米時,艾莉要是如孩童般的亂哭一氣、無理取鬧,只會增強大叔拋棄他的理念。

  很多人都認為,艾莉和大叔關係的最高頂點是湖畔度假村章節之後,也就是分開重逢之後,其實最高點是在結局,至於原因會在最後分析結局時詳細說明。

三、大衛——善還是惡

  要分析大衛的善惡,也可以從艾莉入手。我們把劇情推前,從大叔開車帶艾莉最初來到匹茲堡的時候開始。那時有個混混想通過炸傷謀食害命,當時艾莉沒有看出詐傷,但老道的大叔卻識破了混混的詭計。這段劇情的精妙在於——它是在為後面大衛的劇情做鋪墊。首先,艾莉當初沒有識破敵人的詐傷陰謀,以至於事後被大叔教導了一番,這時,艾莉已經謹記於心。最終體現在湖畔度假村這一章,艾莉直接識破了大衛的虛情假意。可以說,如果沒有艾莉的現學現賣,大衛早就將大叔殺了再將艾莉順利當成自己的寵兒。

  再來說大衛,我在打第一遍劇情時也錯誤地以為他是好人,以為他對艾莉是真心的,但隨著第三次通關,我算看透了這個人。大家還記得艾莉和大衛成功抵禦僵屍後,兩人在一個小屋生活談心,大衛說:“之前派手下去附近找食物,結果全被一個瘋子和一個女孩殺了。”在發現艾莉意識到不對之後大衛又說:“不不不,我不會怪你,因為你還是孩子。”——言下之意,他不怪艾莉但會怪大叔,更會找大叔報仇——事實也證明了這一點。試想,如果艾莉天真的相信了,大衛得逞了,那麼失去保護傘的艾莉會有什麼後果?無非就是陷入任人擺佈的境地。自己也無法達到旅行的目的(前往火螢基地)。艾莉顯然意識到了這一點。再者,當時的艾莉已經和大叔建立深厚感情,他也不可能眼睜睜地讓大叔就這麼被幹掉?如此,艾莉對大衛產生敵意並奮起反抗是自然的,否則等同於認賊作父,這是個性十足愛恨分明的艾莉所不能接受的。

  或者我們再換句話說,大家來看一下這樣的命題有多奇怪:“一群惡棍的首領是一個善良的人。”即使該命題真的成立,那麼大衛早就被人從老大位置給做掉了。我只能說,相信大衛真善美的人很傻很天真,容易受騙上當了。

四、旅途接近尾聲,艾莉心事重重——艾莉是否是自願接受手術

  在公車站這章,從一開始艾莉便心事重重,完全沒有之前吹吹口哨、哼哼歌、講講笑話的心情,於是便有玩家猜測是因為受到大衛的侮辱,這種猜測是不對的,我們完全可以從劇情以及艾莉當時的心理作出分析:首先看時間,大叔受傷時剛剛從秋天入冬,而從大叔受傷到艾莉被困,再到大叔將艾莉救出的時間最多也不會超過一個星期,然後隨著本章結束、下一章開始也就來到了春天。難道美國的冬天就這麼短?顯然不可能。而且劇情只可能省略湖畔章到公車站章的時間,不可能大幅度省略大叔受傷後的時間,不然大叔早死了,昏迷那麼久不是昏死就是餓死。所以,如果公車站艾莉的心事是由‘很久之前’的受辱引起,顯然說不過去。更何況,艾莉樂觀開朗的個性可以讓她很快地走出這個陰影(其實也沒有受到實質性的侮辱)。這麼說是有證據的,在公車站樓上,兩人看著長頸鹿離去後,發現艾莉不太對的大叔有問過一句:“你覺得這段旅程如何?”艾莉答曰:“比較驚險,但非常刺激。”由此可見,悶悶不樂的原因絕不可能緣於過往的陰影。

  那麼由此得出,艾莉不高興的答案就只有“快到終點,旅途即將結束”了。這裡也可以從劇情看出。首先,我不得不說艾莉提到自己做的一個夢。我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進行了這段談話,在高速公路上有一架墜毀的飛機,艾莉對著機身時可以找她談話,談話的內容是關於一個夢:艾莉夢見自己坐在一個航班上,她打開駕駛艙的門發現機組人員都不在,驚慌之下只能自己操控飛機,但自己又不會,最後飛機墜毀,自己也醒了。

  夢是潛意識的反應,所以這段夢其實是有寓意的。首先,飛機上有著各類人群,有陌生人、也有認識的人、也有對自己來說重要的人。相當於一個小社會,可以對應艾莉當時所處的那個末世。其次,艾莉打開艙門發現機組人員不在,這代表了“失控”,反應人類日後命運的不定性。接著是艾莉自己操控了飛機,這段很有意思,這正是艾莉當下情況的真實反應,自己的特殊性體現了自己手中掌握著整個機艙人員的性命,這正是她壓力所在,一方面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另一方面她頂著來自各方面的壓力。最後飛機墜毀了,也就是自己最擔心的情況,自己非但沒起到作用,反而一起死去,也就失去了最重要的人。所以,這才是她發悶的原因,來自於外界的壓力使她必須抵達火螢基地接受手術,但手術的後果完全未知,甚至有可能付出慘重代價。

  最後的結論是:從艾莉本人的意願來講,她是不想去的,她寧願選擇做一個普通人平平安安和自己在乎的人生活。

  支持這一結論的還有一個地方,也是在第十章公車站,兩人爬上公車站露臺,看長頸鹿離去後大叔會打開出口的門,在這裡大叔發話了:“其實。。。。你完全可以放棄,我們一起回湯米的大壩。”這裡,出世老道的大叔顯然已經看透了艾莉的心事,所以才支支吾吾這麼說。艾莉的回答是:“經歷了這麼說,也付出了那麼多努力、作出了那麼大犧牲,還是走完它吧。”最後還帶了一句:“我們去做個了斷,等事情全都結束後一起回去。”隨後大叔承諾:“無論如何我都不會丟下你一個人離去。”(事實上大叔也這麼做了),這句話為後面大叔救艾莉做了鋪墊。

  所以由此可見,小小年紀的艾莉身上背負了太多壓力,使得她不得不前往基地接受手術,否則一路而來的付出和犧牲都白費,而並非本人自願前往。

五、結局分析——完美結局,艾莉的釋然與大叔的善解人意構造了“The Last of Us”

  當大叔將艾莉帶走後,大叔給出的理由顯然是一種善意的欺騙,這種欺騙是為了卸下原本壓在艾莉身上的壓力,使她日後的生活不要有任何心理壓力,不要產生任何負罪、內疚。當然了,成熟艾莉顯然知道事情肯定不是大叔說的那樣。如果大叔所言是真,為什麼自己還要被穿上手術服麻醉?為什麼還會進入手術準備階段?所以,正常的理解是,手術在即將進行之前,被人打斷,被人帶走。

  所以,走在森林時,我們再次看到那個悶聲不響的憂鬱版艾莉。這個時候艾莉的心理是非常矛盾的,一方面艾莉的本願是想兩人過上平淡生活,另一方面她無法丟下卸下前期積累的壓力以及事後一走了之內疚。因此,最終在需要釋放內心感受的時候,她突然問了大叔:“你所言是否是真,你能不能發誓?”這個詢問顯然是希望通過對方的回答來讓內心的壓迫和緊張得到緩解甚至釋放。於是,便有了劇情大叔的最後一句話:“是真的,我發誓”。看著大叔堅定的眼神,艾莉以一句“OK”將之前的壓力和緊張予以釋懷。相信她也不用生活在負罪和壓迫之中,之前艾莉對於墜機之夢的擔心終究沒成真。

  如此結局難道還不好嗎?

  當然,艾莉本人肯定知道大叔在撒謊,因為兩人長期的相處讓艾莉對大叔非常瞭解,還記得匹茲堡的酒店裡,大叔的頭被混混按在水裡,幸好艾莉及時開槍救了大叔,但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大叔就是不願承認當時不是你死就是我死的局面,只是在最後準備獨自下去抵抗混混大軍前,將獵槍交給艾莉時,才支支吾吾地承認,顯然是因生死離別時刻的意境之下才讓大叔這麼做。另外還有不讓人提自己女兒等行為都可以看出,大叔絕不是一個坦然大條的人,他願意獨自承受,所以,最後他對艾莉發重誓的動機絕不是擔心艾莉責怪他,而是擔心艾莉再次背負心理壓力乃至像自己一樣產生心理陰影。完全理解大叔的艾莉當時的感動自然不言而喻。

  你看,多麼溫馨感人的結局,就不知為什麼會被有些人說成結局不完美、莫名其妙,還想在續集中完善。。。。。。。。如果要為這麼一個結局再加續集的話,我看還是不要的罷。

 

廣告

One thought on “最後生還者 (The Last of Us) 劇情深度解析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