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卷軸5:無界天際 傳奇器物圖文介紹

30 七月

廣告

來源:上古卷軸吧

作者:火星的包子

 

 

奧瑞爾之弓

  奧瑞爾之弓是曾被精靈之神Auriel用過的弓,Auriel即Akatosh.【相當於朱庇特之於羅馬,宙斯之於希臘】,時間之龍神。它擁有端莊優雅的、精靈月長石質地的形象,並是塔姆瑞爾大陸上最具威力的武器之一。

  奧瑞爾之弓的力量直接來自Aetherius【即所有尼恩世界魔法的源泉】,由太陽源源不斷的流向奧瑞爾之弓。它的神力可以讓任何箭矢化為“死亡之刺”,箭矢被賦予的魔法十分多樣:它可能被賦予魔法火焰;可能被賦予恐嚇之力,榨幹敵人的魔法和精力;可能直接借用太陽的力量。它也可以讓持有者不被較弱的攻擊所傷,而用它擊殺亡靈則可發揮它毀滅性的威力。偶爾箭矢也似乎會沒有任何特殊能力【你確定這東西不是瘋神他老人家的造物?】。當離開了Auriel的神力時,弓便用自己貯藏的能量發揮神力。當能量徹底耗盡,弓便會拋棄它的主人,在其他地方重現。

  弓與Auriel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因而它可以改變太陽的形態。它亦與上古卷軸所記載的一份預言有關,預言中提到,神弓終會用來擊碎太陽。這件傳奇器物與奧瑞爾之盾為一對。這把弓據稱“聞起來像ash yams”——一種生長在晨風省的蔬菜。

  傳說提到,在黎明紀元,這把弓由Anuiel製造,Aruiel以此弓與Lorkhan在Ehlnofey的數場戰爭中對峙。當崔尼馬克終擊敗洛克汗並挖出其心臟後,Aruiel便用奧瑞爾之弓將其射向遠方,心臟最終落在了現世紅山的位置。這把弓按傳統應雪藏於遺忘山谷中的雪精靈教會。雪精靈們發現,只要使用Sunhallowed Elven Arrows【聖光精靈之箭】,奧瑞爾之弓便可令太陽震發出巨大的力量,被箭射中的敵人會慘遭烈日灼燒。若將箭射向天空,太陽的光芒就會擊倒所有的敵人。拜其隔離所賜【不知是指教會與世隔絕還是將弓雪藏,或是弓的力量雪藏了教會】,教會的居民們沒有慘遭鍛莫奴役,或是死在諾德人手下。

  這把弓與太陽暴政的聯繫似乎始于首席主教維爾朔染上的吸血鬼病。當維爾朔染病成為亡靈之後,Aruiel便拋棄了對其一片赤誠的維爾朔。維爾朔發誓復仇。知曉滅神是無法完成的事情,維爾朔決定以擊碎太陽的方式徹底切斷Aruiel對尼恩世界的影響。為了完成其復仇,維爾朔製成了BloodcursedElven Arrow【血咒精靈之箭】——以冷港之女的血液玷污精靈箭。維爾朔與幽居地下的,被背叛、被奴役、被毒害的鍛莫雪精靈們聯盟,並屠殺了教會的絕大多數人。最後,維爾朔佔據了Aruiel的禮拜堂,高坐其上,靜待預言成真。

  幾百年來,神弓一直在塔姆瑞爾各處現蹤,而其每一次出現都成了人們嚼舌熱議的話題。這把弓曾在Imperial Simulacrum時期被EternalChampion發現於天際,瓦倫伍德和艾斯維爾。在Warp inthe West時期,一位住在骼灣的女巫又找到了關於神弓的線索。作為綁架她曾孫女來做她繼承人的報答,她將線索透露給了帝國騎士團的一名成員,該成員最終將神弓從深埋其的地牢中取出。與此同時,一把假冒的神弓也在骼灣地區流竄,這把弓是一個法師製造的,用來賄賂一位由諾克圖娜爾派遣來刺殺他的刺客。假弓與真弓能力完全一致,但不過幾日便化為塵土。

  在第三紀元晚期,神弓被Ralyn Othravel所持,他是一位Ghostgate的審判席神殿的協調者。在3E 427,Mistress Therana,一位泰瓦尼家族的古怪顧問,以未知的手段查到了弓的所在地——她說她只是聞到了那濃烈的ash yams的味道。泰瓦尼家族的一名成員從RalynOthravel處拿到了弓並將它交予MistressTherana,後者極不情願的接受了它。那年稍後,弓被賣給了TorasaAram,他將神弓展示在了他在Mournhold辦的神器博物館之中。

  在4E 201,伴隨著Serana的蘇醒,太陽暴政的預言終於實現。預言將Serana與龍裔引向了遺忘山谷,二人合力擊敗了維爾朔。神弓被取回,並最終被龍裔用來殺滅了哈孔。

  登場——上古卷軸:競技場,上古卷軸:匕落,上古卷軸:晨風,上古卷軸:黎明守衛

 

奧瑞爾之盾

  奧瑞爾之盾是曾被精靈之神Auriel用過的盾,Auriel即Akatosh.【相當於朱庇特之於羅馬,宙斯之於希臘】,時間之龍神。其貌似以月長石或是烏木製成的小盾。其擁有的神力可使持有者近乎無懈可擊。它可以抵禦火焰的侵蝕,抗擊物理或是魔法的襲擊,治癒持有者,提高持有者對魔法的抗性,甚至反射魔法【腦海中突然出現了一個小販叫賣弓盾的場面】。偶爾盾牌也似乎會沒有任何特殊能力。盾牌在用於防禦時便會汲取力量,這種能量會在用盾猛擊敵人時釋放,使敵人承受毀滅性的傷害。這張盾的防禦能力似乎無與倫比,它與奧瑞爾之弓是一對的。像很多的傳奇器物一樣,這張盾是有生命和自己的人格的,二者均不被持有者束縛。傳言說這張盾會在其持有者最需要它的時候拋棄他——這個謠言的真實性存疑。

  這張神盾傳說由Anuiel所造,以滿足Auriel的請求。這張盾隨後被用在Auriel與Lorkhan相峙的戰爭之中。

  在Imperial Simulacrum時期,我們偉大的EternalChampion在高岩或是夏暮找到了這張盾。在warp intowest時期,一位住在骼灣的女巫又找到了關於神盾的線索。作為綁架她曾孫女來做她繼承人的報答,她將線索透露給了帝國騎士團的一名成員,該成員最終將神盾從深埋其的地牢中取出。在第三紀元晚期,神盾被Drelyne Lleniml所持,他是一位Ghostgate的審判席神殿的協調者。在3E 427,Nerevarine將神盾從Lleniml中奪走,並賣給了TorasaAram,他將神盾展示在了他在Mournhold辦的神器博物館之中。

  在4E 201,神盾現身於遺忘山谷。不知為何,一名雪精靈戰士抗負著它。雪精靈們用這把張盾斬殺了諸多雪巨魔。龍裔最後找到了這位雪精靈,奪走了這張盾。

  登場——上古卷軸:競技場,上古卷軸:匕落,上古卷軸:晨風,上古卷軸:黎明守衛

 

阿祖拉之星

  阿祖拉之星是魔神大君阿祖拉的魔神器,它看起來像是一顆大而工藝雜亂的星星或是寶石,圍繞著八根像是星光的尖角【畫伯阿祖拉】。阿祖拉之星像是一顆可以重複利用的無限容量的靈魂石,這令它成為了法師和刺客們熱望的寶物。它只能貯存白魂,但經手人類腐化後,便可貯存黑魂,成為阿祖拉黑星。阿祖拉之星也通常被用來象徵阿祖拉。

  一位不知名的刀鋒會代理人從阿祖拉的教徒那裡得到了阿祖拉之星,作為砍死一名辱駡王子的骼灣醫生的回報。在3E 411到3E 412之間,Charwich和Koniinge這對友人啟程尋找阿祖拉之星。他們發現一個叫Hadwaf Neithwyr的人在晨風的Tel Aruhn召喚了阿祖拉,並被賜予了阿祖拉之星。之後Hadwaf Neithwyr便回到高岩,他和他的妹妹試圖用他們得了狼化病的家族墓地看守人來為星星充能。他們倆失敗了,而看守人便將他們的殘肢藏在了窩中。Charwich最終找到了星星,但他給Koniinge寄了一封信,讓Koniinge覺得他的友人不幸遇難了。後來。Charwich與他的未婚妻Elysbetta Moorling帶著星星跑走了,並借著星星變得財權兼備。

  但最終,星星消失了。Koniinge找到並殺死了二人。而兩人的信件往來則被記載在了Charwich-Koniinge Letters這本書中。

  當3E427時,Nerevarine選擇服侍阿祖拉,星星因此重回人間。阿祖拉與瘋神打賭,賭她的女祭司Rayna Drolan能在寂靜之中存活百年。賭期將至,於是瘋神便派出他的使徒去攪毀賭局。Nerevarine最終驅逐了瘋神的使徒,並收下了星星做報答。在3E433,星星又一次作為報答贈予了訪問西羅帝爾的JerallMountains的阿祖拉神殿的冒險者。阿祖拉指派冒險者去清繳一群曾經做過她祭祀的吸血鬼。他們永恆的苦難使她痛苦,因而她解開了對他們的囚禁並讓冒險者給他們安息。至於為什麼需要這顆星星,是因為馬丁.賽普丁需要用星星打開一道前往Gaiar Alata的門——那是MankarCamoran的天堂。因而Champion ofCyrodiil【四代主角】被派去拿回這顆嵌在神殿的基架上的星星。

  星星的能量最終被馬丁耗盡,並消逝了許多年,有些傳言說另一件神器已經取代了它的位置。

  在第四紀元的第二世紀,Malyn Varen,一位對靈魂石充滿學術興趣的冬堡大學教授,獲得了阿祖拉之星,並與一些教授和學生開始一同研究它。其他人不知道的是,Malyn當時已是垂死之人,他試圖用星星來捕獲自己的靈魂,以此成神。這項研究最後使他發瘋了,並使他受難于阿祖拉的幻象,直到一天,他殺了自己的一個學生,並用學生的靈魂進行了實驗。Malyn終於成功的腐化了阿祖拉之星,使它能夠吸納黑魂。Malyn將其定名為黑星。最終,Malyn死去了,但他的靈魂留了下來,困在了星星裡面。

  在4E 201,龍裔被召喚到了阿祖拉的神壇,在祭祀的測試與阿祖拉的指引下,龍裔找到了損毀的星星。龍裔被星星所捕獲,並在其內部見到了Varen和他的魔人僕人。龍裔最終摧毀了Varen的靈魂。在此,龍裔面臨一個選擇,將星星物歸原主,使其成為阿祖拉之星,或是——將其交予Nelacar,他保證將完成Malyn的工作,徹底將阿祖拉之星腐化成黑星。龍裔的選擇,我們不得而知。

 

黑書

  黑書是由魔神大君Hermaeus Mora——知識與命運之魔神,所制的魔神器。每本書都記載著一些禁忌的知識與典禮。一些書來自遙遠的過去,一些書又來自未來。這本厚重的大書包裹在不詳的黑皮之中,書封有著象徵莫拉的印記,並不斷向外散發著黑色的霧氣。這套書堪于無限智典【Oghma Infinium】比肩,那是一本亦由莫拉所著的書。而當你閱讀此書時,你所獲的力量將遠大于閱讀無限智典所得的。這套書在莫拉的驅使下在塔姆瑞爾大陸四處散傳,且往往塵封於遠古地牢的深處。

  閱讀黑書時,讀者將進入Apocrypha,由莫拉所製造和統治的湮滅領域。千萬觸鬚將從書頁中浮出並緊縛讀者【怎麼感覺那麼色氣】,而讀者體內的部分魂靈將湧入Mundus,以拘束他們的生命力量。絕大多數閱讀了黑書的凡人都瘋了,但那些成功渡過了Apocrypha之旅的人將會獲得強大的知識。若是讀者死在了Apocrypha,讀者只會回到塔姆瑞爾。等他複閱之時,他又會回到Apocrypha中的同一位置,讓他們再度遊歷莫拉的世界,或是運用莫拉不同知識帶來的力量。

  要複製黑書本身的內容十分簡單,你甚至不用進入Apocrypha便可完成這項工作。

  登場——上古卷軸:龍裔

 

哀痛之刃

  哀痛之刃是在3E 433年由Lucien Lachance交付給西羅帝爾兄弟會未來聆聽者的匕首。在4E 201,Falkreath聖所,哀痛之刃被Astrid所持,她是黑暗兄弟會僅剩聖所的領導者。在聖所遇襲之後,哀痛之刃傳承到了新的聆聽者手中。

  登場——上穀卷軸:湮滅,上古卷軸:天際

 

血腥斯卡之刃

  血腥斯卡之刃(也以“血腥斯卡”聞名),是一件年代久遠的諾德傳奇器物。就外觀而言,它是一把被附魔的銀劍,像是一把長劍,或是雙手劍,暗紅色的印記躍動其上。它蘊藏著受詛咒的魔力,可用寒霜的力量襲擊遇襲者,或是劃出一道擁有神秘力量的劍氣,奔湧而出撕碎遠方的敵人。

  這把劍由Bloodskal部族——一個居於Solstheim的諾德部族鍛造。它被置於Bloodskal 墓穴之中,由屍鬼鎮守。而由劍發出的劍氣可以用來打開Bloodskal墓穴中一扇奇怪的門。在3E 427,這把劍被Nerevarine發現,此時它位於墓穴入口處的一個神壇上。Nerevarine拿起了把劍,而這把劍亦召喚了一些亡靈骷髏與Nerevarine對抗。

  在4E 10,這把劍回到了Bloodskal墓穴,被置於神壇之上,神壇位於一個大門之前,而這把劍便可用來開門【真是人性化的設計】。那一年,東帝國公司突入了位於烏鴉岩烏木礦場下方的遺跡,Gratian Caerellius和他的助手Millius著手探索這個遺跡。Gratian找到了這把劍,但在他將劍拿下神壇之時,屍鬼們蘇醒了。兩名冒險者死在了遺跡之中,而東帝國公司亦封鎖了遺跡,對外宣稱Gratian死於洞穴塌方。

  在4E 201,Gratian的曾孫Crescius Caerellius找到了一封曾祖父的舊信,這引起了其對曾祖父死因的懷疑。身軀衰朽的他無法冒入遺跡,於是他向龍裔求助。後者找到了遺跡的入口,發現了Gratian的屍首,以及屍首旁邊的血腥斯卡之刃。龍裔用刃打開了遺跡的門並離開了遺跡,把他的發現告訴了Crescius。

  登場——上古卷軸:血月,上古卷軸:龍裔

 

Calcelmo的石碑

  作為一件傳奇器物,Calcelmo之石之上銘刻著由雪精靈文和鍛莫文兩種文字書寫的銘文,而二者皆未被完全翻譯。因為雪精靈的語言與野精靈有諸多相通之處,所以相對而言由雪精靈語書寫的部分要被翻譯的多一些。

  位於馬拉卡斯的學者Calcelmo,這塊石碑的冠名者

  登場——上古卷軸:天際

 

寒裂

  寒裂從何而來,無人知曉。其外形為一玻璃短劍,但材質並非普通的孔雀石,其劍身為藍色而非綠色。像其他的玻璃武器一樣,寒裂的劍柄亦是由稀有的金屬和月長石打制的。劍上的附魔變幻莫測,但總能予以劍鋒所指恐怖的冰霜傷害。寒裂亦有其他能力,像是讓敵人羸弱於冰霜,或暫時麻痹。

  寒裂為人們所知的第一位擁有者是 Valus Odiil,一位漫步在塔姆瑞爾的冒險家。Valus最終在西羅帝爾落戶,在Chorrol牆外買了一塊田。Valus的退休生活並不安定,他的農場飽受來自大森林的哥布林們的騷擾,而Chorrol的衛兵對他的處境又漠不關心。在3E 433,年老體衰的他將訓練自己兩個兒子斬殺哥布林的重任交給了Champion of Cyrodiil。在與哥布林的一場惡戰後,Valus將寒裂送與Champion,感謝他保護了自己的兒子,並表示他將安寧度過自己的餘生,不再冒險。

  後來,這把劍落到了Mercer Frey——天際盜賊公會會長手中。在4E201,這把劍被封存在墨瑟的宅室中,最終被入室查案的龍裔順走。

 

破曉者

  “生於聖輝,斬破晨曉。燃盡虛假,焚毀亡生。”

  破曉者是美瑞蒂亞的魔神器,當面對美瑞蒂亞所厭惡的亡靈時,它會爆發出巨大的力量,成為你最為稱手的武器。在4E201,為了獎勵龍裔,美瑞蒂亞將這把劍賜給了他。

  登場——上古卷軸:天際

 

龍祭祀面具

  龍祭祀面具誕生于神話紀元,由龍族為他們的祭祀親手打造。那些最高級的龍祭祀會被賜予最強大的面具,強大到可以挑戰時間的法律,施展威力無窮的魔法。每一張面具的製作材料皆有不同,而每一張面具都由他們的擁有者冠名。這些名字都是龍語,現世的學者們可以將它翻譯過來。現世為人們所知曉的面具共十四張,包括一張沒有名字的木質面具。這些面具和他們的擁有者一同長眠在幽深的墓穴中,直到4E201,龍的回歸驚醒了長眠的龍祭祀。後來,這些龍祭祀都被龍裔斬殺,面具也被龍裔拿走。

  登場——上古卷軸:天際

 

龍禍

  作為一把阿卡維爾侍刃,龍禍正如其名,在對抗巨龍時極為有效。在劍刃上不斷跳躍迴旋的閃電也讓它在對付其他敵人時不落下風。

  龍禍曾是刀鋒會的武器,當刀鋒會隕落後,這把刀與天空聖堂神廟一同被遺棄。在4E201,龍裔來到了神廟,取回了龍禍。

  登場——上古卷軸:天際

 

烏木之刃

  烏木之刃,亦被稱為“吸血惡魔”或是“水蛭之刃”,是魔神大君梅法拉的魔神器。其外形像是一把烏木質地的侍刃。持有者可以用它吸收遇害者的生命精華,因而世人皆認為這把劍承載著巨大的邪惡。在戰鬥中,刀刃所產生的部分傷害將化為無形的通道,源源不斷的將受害者的生命甚至是精力輸送給持有者。這把劍亦有其他能力,比如提高使用者的劍技,或是沉默受害者,使其無法誦咒念法。

  這把劍往往會以欲望為契機腐化墮落那些善男信女們,最終將他們拉入瘋狂的深淵,把他們的魂魄永遠獻給梅法拉的湮滅領域。它亦因它那墮落持有者手上沾滿的鮮血而惡名昭彰。更不幸的是,曾有一位好事的巫師給這把劍附了魔,使他能夠激起人們無窮的貪欲。這名巫師的本意是想以此救贖那些徹底沉溺在這把劍之中的不幸魂靈,而這把劍也因此成為諸多腥風血雨的刮起者,永遠不會為一位主人效力太久。在Imperial Simulacrum時期,Eternal Champion在威木找到了這把劍。在Warp in the West時期,一名梅法拉的代理人接受了一項暗殺任務,這把劍便作為回報賞賜給了他。

  登場——上古卷軸:競技場,上古卷軸:匕落,上古卷軸:天際

 

烏木鎧甲

  烏木鎧甲是魔神大君波耶西亞的魔神器。就外觀而言,烏木鎧甲像是一件烏木盔甲,有時甚至像是一件不能再樸素的烏木胸甲。它有時以重甲模樣示人,有時又化為中甲。這件鎧甲可以幫助穿戴著抵抗火焰與魔法的襲擊,或是製造魔法的結界抵禦物理攻擊。它也可以稍稍使穿戴著變得敏捷,或是使貼身的敵人受到毒害。在史料中,這件鎧甲先于波耶西亞其本人被記載,而這件鎧甲的擁有者也一直是由波耶西亞本人欽定。

  在Imperial Simulacrum時期,這件鎧甲在黑沼澤地區被Eternal Champion發現。在Warp in the West之前的一段時期,出於對力量的渴望,一名不知名的刀鋒會代理人在骼灣召喚了波耶西亞。作為斬殺一名侮辱波耶西亞的魔劍士的回報,這位代理人得到了烏木鎧甲。在話劇“Hypothetical Treachery”【《假定的背叛》】中,一群冒險者在威木的Eldengrove找到了這件鎧甲。劇終時,唯一活下來的Inzoliah將這件魔神器賣給了Silvenar的王。

  在3E427,受審判席重任,Nerevarine接受Archcanon Tholer Saryoni的委託,前往Assarnibibi山朝聖。在Assarnibibi,莫拉格巴爾關押了波耶西亞的九十九名情婦,而正是他們生出了Almalexia。完成這次朝聖後,Nerevarine得到了烏木鎧甲,並將它帶給了Tholer Saryoni。Tholer Saryon並沒有接受它,並說烏木鎧甲只有為Nerevarine所用才能發揮它的能力。後來,Nerevarine把它賣給了Torasa Aram【Nerevarine你好意思嗎】,後者將它掛在了自己的傳奇器物博物館之中。

  在4E201,龍裔接受了波耶西亞的挑戰,殺死了波耶西亞的前任代理人和他手下的匪徒,從他的屍體上剝下了烏木鎧甲。

  登場——上古卷軸:競技場,上古卷軸:匕落,上古卷軸:晨風,上古卷軸:天際

 

上古卷軸

  "它們並不存在,而又無時無刻存在著。

  上古卷軸(龍語稱之為Kelle),亦稱之為愛德拉的預言(這個稱呼的準確性存疑)。這些卷軸中記錄著過去與未來發生的事情。沒有人知道它的起源,也沒有人知道它具體有多少卷。他們是時間的碎片,而占卜和預言僅僅只是它們龐大力量最為微小的展現。

  登場——上古卷軸:湮滅,上古卷軸:天際

 

馬格努斯之眼

  瑪格努斯之眼是一件起源不可考的傳奇器物。它承載著巨大的魔法力量,並可被曾屬於魔法之神馬格努斯的神杖操控。

  在修建Saarthal之城時,一群古諾德人發現了瑪格努斯之眼。諾德人決定讓它繼續長眠地下,但當精靈們知曉了它的存在後,他們決定從諾德人手中奪走它。在哭泣之夜,精靈們發起了對Saarthal之城的突襲。諾德英雄伊斯格拉默迅速組織起他的人民與精靈相抗並最終阻止了精靈的入侵。在此之後,馬格努斯之眼被再度封印,長埋在地底深處。

  4E201,一個探險隊前往Saarthal探險。在這次探險中,冬堡大學的學員們找到了瑪格努斯之眼,他們將瑪格努斯之眼運回了大學用以實驗。當時派遣到大學的梭默特使Ancano知曉了瑪格努斯之眼的存在,便試圖從它之中汲取力量,他最終被大學學員所殺。觀察到了這一動盪後,賽伊克教會的僧侶們趕到了冬堡大學,並帶走了這件神器。雖然神器被帶走,Ancano對神器的干預依然引發了無窮的後患,導致無數道滲著危險魔法力量的裂隙在天際突現。目前,冬堡大學正盡其全力用瑪格努斯之杖關閉這些裂縫。

  登場——上古卷軸:天際

 

高多爾護符

  在第一紀元,高多爾護符是屬於傳奇法師Gauldur的傳奇法器。出於對父親強大力量的厭惡,在Harald王統治時期的某一天,他的三個兒子Jyrik, Sigdis 和 Mikrul趁他熟睡時暗殺了他。三個兒子將父親的護符分成了幾塊,並施法讓周遭的村莊陷入了長期的乾旱和荒蕪,直到Harald王派遣的巫師和戰法師團的到來才阻止了他們的瘋狂行徑。在三兄弟被擊敗後,他們與護符的碎片一同被封印了。出於對護符強大力量的恐懼,Harald王封殺了關於護符的一切。但在彈壓之下滲流不息的傳說依然把高爾多護符的故事與其強大的力量一代代傳承了下來。

  登場——上古卷軸:天際。

 

荊棘王冠

  荊棘王冠是天際至高王王權的象徵,代表著諾德統治者至高無上的地位和統治的合法性。這頂王冠可能自Harald王時期便開始傳承,亦或是更早。整個王冠由龍骨和龍牙製成。據說每一位元戴上它的至高王都會將一部分自己的力量匯儲其中。

  登場——上古卷軸:天際

 

卡格瑞納的工具

  卡格瑞納的工具是鍛莫音調工程之君Kagrenac打造的用以汲取洛克汗之心力量的三件法器,包括哀哀慟匕首【Keening,3DM將其翻譯為銳鋒匕首】,割裂之錘和死靈護衛臂鎧。這套工具的濫用似乎最終導致了整個鍛莫種族的消失。在紅山之戰期間,這套工具落入了審判席之手,後者便利用這套工具將自己升格為神。為了汲取用以保持自己神性的力量,審判席每年都要朝聖一次洛克汗之心。後來,銳鋒匕首和割裂之錘在一次朝聖中遺失了。

  在Nerevarine與Dagoth Ur的最終決戰中,Nerevarine用這三件法器摧毀了洛克汗之心的魔法屏障。

  這三件法器是汲取洛克汗之心力量的必備工具,缺一不可。在沒有穿戴死靈護衛臂鎧的情況下使用另外兩件法器是相當危險的,使用者甚至可能被另外兩件法器反噬。

  登場——上古卷軸:晨風,上古卷軸:天際(僅哀慟匕首)

 

莫拉格巴爾的釘頭錘

  莫拉格 巴爾的釘頭錘,或稱吸血鬼之錘,是魔神大君莫拉格巴爾的魔神器。它可以吸收受害者的魔力並將其傳遞給使用者,也可以讓使用者掠奪受害者的力量。說實話,莫拉格巴爾並不怎麼在乎他的這件魔神器。但在很多冒險者的傳奇和回憶中,這把釘頭錘都是擊殺法師的最好武器。

  在Warp in the West時期,作為殺掉一個擾民巫師的回報,刀鋒會密探拿到了這把釘頭錘。在3E427,這把錘被授予了Nerevarine。在湮滅危機時期,莫拉格巴爾派遣了麾下一信徒去煽動一名和平主義者搞謀殺,他給那名信徒的報酬就是這把錘子。在風暴斗篷叛亂時期,莫拉格巴爾把這把錘子給了龍裔,作為幫他捕獲一名波耶西亞祭祀靈魂的報償。

  登場——上古卷軸:匕落,上古卷軸:晨風,上古卷軸:湮滅,上古卷軸:天際。

 

卡拉威庫斯•維爾之假面

  正如其名,這張假面是卡拉威庫斯•維爾的魔神器。無論穿戴者走到哪裡,卡拉威庫斯•維爾之假面總會讓他魅力滿分。但也像其它魔神器一樣,這個假面也被維爾留了一個扣子,以便讓他隨時將這張面具從擁有者手上召回。關於這張假面最為出名的故事當屬Avalea——一名聲譽顯赫的貴族女子——的傳奇。在Avalea尚年輕之時,她被一名懷恨在心的下僕毀了容。後來,Avalea與維爾訂下了黑暗契約,得到了這張假面。縱然維爾並沒有改變她的樣貌,但她卻突然贏得了周遭所有人的欽羨與尊重。在她嫁給了一名腰纏萬貫的鉅賈一年又一天之後,維爾召回了面具。雖然當時Avalea尚有身孕,但她還是馬上被鉅賈逐出了家門。二十一年又一天之後,Avalea的女兒刺殺了他的父親,血洗仇恨。

  作為獵殺一名兇猛狼人的回報,匕落英雄得到了這張面具。在十年或是二十年之後的3E427,這張面具流落到了諾德亡靈巫師“魔鴉” Sorkvild手中,後者因經常恐嚇晨風DagonFel地區的村莊而聲名狼藉。據稱Nerevarine在稍後從Sorkvild的屍首上搜走了這張面具。在幾年後的湮滅危機時期,作為找回魔劍Umbra的回報,維爾將面具贈予了Champion of Cyrodiil。面具最後一次現世是在200年後,那時維爾將它贈予了龍裔。

  登場——上古卷軸:匕落,上古卷軸:晨風,上古卷軸:湮滅,上古卷軸:天際。

 

梅魯涅斯剃刀

  梅魯涅斯剃刀,又被成為封喉之匕(Dagger of the Final Wounds),公義之禍(Bane of the Righteous),弑君者(Kingslayer),是魔神大君梅魯涅斯-大袞的魔神器。這把烏木匕首一擊必殺,並會將受害者的靈魂獻祭給大袞。

  黑暗兄弟會曾因內戰大傷元氣,而據說這場內戰風波便是圍繞著這把剃刀而起。在Warp in the West時期,作為殺死一名叛亂冰霜惡靈的回報,大袞將匕首賜予了刀鋒會密探。

  據說有一名Sadrith Mora的泰瓦尼家族大師,其名叫Neloth,曾與另一名叫作Gothren的泰瓦尼家族大師有過爭端。在兩軍對壘的戰場上,他曾用這把利刃激勵過他的兵士們,但剃刀最後卻被一個被他虐待過的雜耍班子偷走了。這把剃刀在後來的一段時間內不幸淪為了雜耍演員們的道具,舉例而言,Master Mearvis曾用它表演過把蘆葦切成紙草的絕活。

  在3E427,Nerevarine從Alas Ancestral Tomb裡把鏽埋已久的剃刀刨了出來。作為回報,大袞用他的力量重鑄了剃刀的刃身和它昔日承載的榮耀。

  在3E433,泰瓦尼家族有名的流氓法師Frathen Drothan召集了一群雇傭兵以從松達爾絕壁哨站(一個廢棄已久的哨站兼鐵礦場)中找尋剃刀。據說在這次探險中,雇傭兵們發現了野精靈的古城,Varsa Baalim和Nefarivigum。但這邪惡的構造其實出自大袞之手,用以考驗那些前來尋求剃刀的冒險者。Msirae Faythung,一名大袞的前代理人,在令大袞失望之後便被派到了這裡守衛剃刀。作為懲罰,魔人們砍開了他的胸膛,取出了他的心臟,並用詛咒將他立在原地,永恆的守衛著Nefarivigum的入口。Drothan最終解開了Nefarivigum之中漫天符文背後的秘密,但在得到剃刀之前,他卻遭到了Champion of Cyrodiil的襲擊,後者隨後拿走了匕首。在湮滅危機之後,一群致力於將破曉神話逐出塔姆瑞爾的人偶然發現了剃刀。他們將剃刀斷成了碎片,並將它們交給了之中最為德高望重的三個人妥善保管。他們將自己稱為“剃刀守衛者”,以自譽他們的新身份。剃刀的柄,柄頭和碎刀刃被一代代地傳給了保衛者的後代們,但惟獨刀鞘不知所蹤。

  在4E201,龍裔遇到了Silus Vesuius,後者是大袞的狂信徒,他找到了刀鞘,並試圖在天際開一家破曉神話博物館。在龍裔的幫助下,他最終尋回了剃刀的其他部分。稍後,二者一同前往了大袞的祭壇以求重鑄匕首。大袞回應了,但代價卻是Silus的命。Silus以金錢為籌碼懇求龍裔不要站在大袞那邊,並保證將只收藏剃刀的碎片,永不重鑄。至於龍裔最後的選擇,我們尚不知曉。

  登場——上古卷軸:匕落,上古卷軸:晨風,上古卷軸:湮滅,上古卷軸:天際

 

死靈法師護符

  死靈法師護符是傳奇死靈法師曼尼馬克的法器。就外觀而言它是一根精美的墜飾,還有一個骷髏印章點綴其上。戴上它的人將受到它的保護,效果如同沉重的鎧甲一般。這套“鎧甲”不僅可以防住普通武器的砍殺,還可以切斷敵人的虹吸並治癒穿戴者的傷口。它會賦予穿戴者遠超其年齡的睿智,並使他的召喚系法術更上一層樓——但這一切的都需要穿戴者付出高昂的代價。護符會剝奪穿戴者的力量,耐力,健康和活力。值得一提的是,這件法器不僅在法師之間飲譽,在盜賊圈子內,它同樣是一件十分搶手的墜飾。在這個世界中,死靈法師護符的存在本身並不穩定,它時常會突然消失,然後在距離消失地點十分遙遠的地方重現人間。

  在Imperial Simulacrum時期,塔林從高岩或是夏暮島尋回了墜飾,在Warp in the West之前,一位古老的巫妖在骼灣找到了墜飾。墜飾稍後落入了Underking手中,他保證會把墜飾獎勵給任何能給他帶來泰伯賽普汀圖騰的人。在Warp in the West時期,墜飾的命運無從知曉,也許它是落入了一位刀鋒會密探手中吧。在3E 427,這枚墜飾屬於大法師Trebonius Artorius,他隸屬于Vvardenfell的法師公會。在一場後來的殘酷的決鬥中,Nerevarine得到了這根墜飾,同時還有大法師的頭銜。

  在3E433,這根墜飾被送往帝都的奧術大學妥善保管。在升格成神的曼尼馬克重返人間後,法師議會的Caranya叛變並偷走了墜飾。她與她的支持者們一同來到了Fort Ontus,並準備將這根墜飾物歸原主——歸還給死靈法斯曼尼馬克,使他無人能敵。西羅帝爾冠軍在危急時刻發現了他的變節陰謀並殺死了他,將護符還給了大法師Hannibal Traven。

  在4E201,法師公會解散許久之後,護符曾又一次重現人間,但很快便又消失了,這一切都歸咎於風盔城的Calixto Corrium,他在自己的姐姐Lucilla死去後便瘋掉了。他決定用死靈法術挽回自己親愛姐姐的生命,並在此過程中成為了死靈法師,並不知為何得到了死靈法師護符。

  後來龍裔涉入了一場關於風盔城連環謀殺案的調查,並最終找到了連環殺手“屠夫”。屠夫的真身便是Calixto Corrium。在這場調查中,龍裔探明了真相,履行了公義,找到了護符。

  登場——上古卷軸:匕落,上古卷軸:競技場,上古卷軸:晨風,上古卷軸:湮滅。上古卷軸:天際【五代元老】

 

無限智典

  這本古老的典籍記載著無窮的知識,承載著強大的力量。撰書者為沙克斯【Xarxes】,奧瑞爾的抄寫員,莫拉之徒。書名“Oghma”來自沙克斯妻子的名字。翻閱智典之人將被授予智典中的知識和力量,這將會賦予閱者接近半神的能力。

  全書主要分為三個部分——鋼鐵之路,陰影之路和靈魂之路。只要讀者閱畢,智點將會立即消失。而若在閱讀黑書後再閱讀智典,閱者將會從智典中得到更多的力量。

  在Imperial Simulacrum時期,塔林在天際或是艾斯維爾尋得此書。在Warp in the West時期,莫拉曾派遣一名刀鋒會密探去暗殺一位貴族,後者的所作所為令莫拉十分不快。對密探來說,這次交易的報酬就是這本智典。莫拉出賣了自己的代理人,告訴了密探智典所在,後者也就循著線索殺死了他,易手智典。在3E433,智典又一次成為莫拉的籌碼,而交易的物件變成了西羅帝爾冠軍。在目睹了冠軍與其他魔神所做的種種交易後,莫拉將冠軍送到了Jerall Mountains的祭壇,並令他收集來自十個不同種族的靈魂,以供自己的信徒行占卜之用。冠軍稍後完成了交易並獲得了智典。

  在第三紀元之後的某個時候,智典被鎖進了一個鍛莫鎖箱之中,以保證之中的危險知識不會重見天日。這當然令莫拉十分不快。箱子是鍛莫製品,它內部的空間似乎比它外部的尺寸要大上許多。箱子被棄置在天際極北冰原的一個小窟中,並只可用鍛莫之血開啟。受到其主神的感召,莫拉信徒賽普丁默世來到了這個小窟定居,並著手研究開啟的方法。默世相信箱子裡面鎖的是洛克汗之心。

  莫拉告訴默世,若想打開箱子,必須得到上古卷軸的指引。而恰好,默世對上古卷軸亦是頗有研究。當4E201,龍裔前來拜訪默世時,默世把龍裔遣去了黑降。龍裔最終在黑降中找到了卷軸,並將卷軸中的知識刻在了一個方典之中。通過方典,默世終於找到了打開鎖箱之法,但鑒於鍛莫滅族已久,他不得不另尋替代。默世說,通過往自己身上注入多種精靈的血液,他也許可以欺騙鎖箱。

  稍後,一個淒慘之淵突然張裂開來,莫拉從中湧出與龍裔對話。他告訴龍裔,默世的精神已經接近崩壞,留他無用。龍裔回到天際,並尋回了高精靈、木精靈、暗精靈、雪精靈和棄精靈的血液。通過這些血液,默世成功打開了鎖箱,尋得了智典。但當他啟閱智典之時,他卻突然化為了齏粉。龍裔撿起智典,莫拉又突然湧現,並告訴龍裔,他的知識終於得以重見天日,令他十分高興。

  登場——上古卷軸:競技場,上古卷軸:匕落,上古卷軸:湮滅,上古卷軸:天際

 

海爾辛之戒

  海爾辛之戒是魔神大君海爾辛的魔神器。戒指由金屬打造,上有花雕狼頭襯飾。但有些時候,這枚“戒指”也會化為一張皮革小盾。戒指中蘊藏的詛咒會讓佩戴者化身為狼人。若佩戴者本身便身中狼人咒詛,則可運用這枚戒指更好地控制自己的能力。佩戴戒指的狼人將從圓月與殺欲的枷鎖中掙脫,按自己的意志變換形態。對於普通人來說,則最好對這枚戒指敬而遠之,儘管它可令穿戴者化為狼人並延年益壽。戒指內的力量不僅可以作用於狼人,還可以作用于熊人以及其他獸化人。

  海爾辛之戒曾被Tharsten Heart-Fang——Skaal部族的偉大領袖——傳家之寶般秘密珍藏了許久。在Warp in the West時期,刀鋒會密探召喚了海爾辛,並接受了後者的試煉,為海爾辛殺死了一名忘恩負義的熊人。試煉的報答便是海爾辛之戒。在3E427,Tharsten尋回了他的戒指,但隨後便被海爾辛的獵犬們視為血月預言裡的“獵物”,並被擒獲了。他被送往了Mortrag Glacier之下幽暗冰冷的蜿蜒隧道之中,被迫參加海爾辛的狩獵。獵祭期間,Tharsten遇到了尼瓦瑞恩。發狂的Tharsten用戒指化為了狼人並襲擊了尼瓦瑞恩。後者打敗了他,撿走了戒指。

  在約4E201,諾德狼人辛丁偷走了戒指,以試圖控制自己身上愈加瘋狂的狼人咒詛。事與願違,目睹一切的海爾辛詛咒了戒指。被詛咒的海爾辛戒指會讓佩戴者完全無法控制自己的狼人化,並會讓佩戴者無法取下戒指,除非另一名受害者自願戴起它。在獸化時,無法自製的辛丁誤殺了一名小女孩,並因此被打入了福克瑞斯的大牢。龍裔在經過福克瑞斯時聽說了辛丁的事,並在監獄中從辛丁手裡接過了戒指。辛丁越獄後,為了討得海爾辛的歡欣,龍裔獵了一頭極其少見的白雄鹿以獻祭。海爾辛現身後告訴龍裔,他無法原諒辛丁的背叛。海爾辛稍後為龍裔安排了一場狩獵,獵物便是辛丁。殺狼剝皮,海爾辛就會獎勵龍裔救星皮革。龍裔是放棄魔神器以從獵人們手中救下辛丁,還是為了魔神器背叛辛丁,搶先獵人們一步殺死了他,我們不得而知。

  登場——上古卷軸:匕落,上古卷軸:血月,上古卷軸:天際。

 

娜米亞之戒

  娜米亞之戒是魔神大君娜米亞的魔神器。娜米亞會將戒指賜予他的信徒。戒指可以幫助佩戴者反射敵人的攻擊,並據說可以讓佩戴者以一種作嘔的方式恢復自己的生命——吞吃敵人的屍體。

  在3E405,受娜米亞之命,帝國特使殺死了一名失寵的吸血鬼。娜米亞之戒便作為回報贈予了特使。在3E433,娜米亞又考驗了西羅帝爾冠軍,令後者去殺死一群阿凱的祭祀,那群祭祀試圖感化娜米亞的信徒們並將他們收為門徒。考驗的報酬也是這枚戒指。在4E201,龍裔將一名阿凱的祭祀誘騙到了娜米亞的祭壇裡。龍裔儀式般的殺死併吞吃了那名祭祀,並因此獲得娜米亞之戒。

  登場——上古卷軸:匕落,上古卷軸:湮滅,上古卷軸:天際

 

悔恨之斧

  悔恨之斧是魔神大君克拉維斯威爾的魔神器。斧子用烏木打造,上面雕飾著狼人花紋,但就外觀而言卻像是把鐵戰斧。斧子異常沉重,厚重鋒利的斧刃造型不詳而邪惡,鋒利的像是可以劈開諸神一般。斧上的附魔會使受害者感到疲憊無力。

  威爾為何打造此斧?是為了一名布萊頓巫師,其名為Sebastian Lort。Sebastian 的女兒是一名海爾辛信徒,並因此不幸染上了獸化咒。Sebastian 祈求威爾拯救他的女兒。作為回應,威爾把斧子遞給了Sebastian ,並告訴他,所謂“治療”的最好方法就是讓他的女兒從痛苦中解脫【“治療感染,一次一板斧。”威爾如此說道】。但即使死亡也沒能拯救這位可憐的女孩,她的魂靈最終被送到了海爾辛的狩獵場中。【威爾你個逗比!】

  在4E201,威爾考驗了龍裔,令他從Sebastian 那裡取回斧子,當時這位絕望的父親已經隱居到了Sebastian Lort之中。作為回報,龍裔請求威爾原諒被他放逐到塔姆瑞爾的巴巴斯。出人意料的是,威爾給了龍裔另一種選擇——用悔恨之斧殺掉巴巴斯,這樣龍裔就能保留悔恨之斧。或是按照原來的交易繼續下去,這樣巴巴斯和悔恨之斧就會物歸原主,而龍裔將得到威爾的假面。我們不知道龍裔的選擇。

  登場——上古卷軸:天際。

 

血污玫瑰

  血污玫瑰是迪德拉大君血腥的魔神器。其外形變化多端,時而是一朵鮮豔的玫瑰,時而是一根精雕成玫瑰外形的木杖。儘管這朵玫瑰十分強大,但人們卻往往對其唯恐避之而不及。通過玫瑰,持有者可以召喚出攻擊欲極強的魔人,魔人們會向除了召喚者以外的任何生物發起襲擊。

  這些魔人桀驁不已,無法被控制,遠比那些用召喚法術召喚出來的魔人傲慢。作為召喚生物,這些魔人在奈恩的存在並不穩定。每次進行召喚,這朵玫瑰就會更為枯萎。當玫瑰的所有花瓣都掉落後,血污玫瑰也就失去了力量。當血污玫瑰失活後,一朵新的玫瑰花蕾就會在湮滅的某處綻放,並被血腥大君摘走。血腥大君會將這朵新玫瑰賜予他的另一位代行者。

  登場——上古卷軸:匕落,上古卷軸:湮滅,上古卷軸:天際

 

救星皮革

  救星皮革,亦名背誓者之厄,是一件與魔神大君海爾辛有著聯繫的魔神器。所謂“救星皮革”這個稱呼往往只是用來稱呼背誓者之厄的胸甲。這套魔神器的其他部分也曾在奈恩出現過(成套即靴甲,胸甲,手甲,護脛,頭盔和肩甲),但除胸甲以外的其他部分自從3E399以後便再沒了蹤影。這件胸甲可以幫助穿戴者抵抗魔法攻擊。關於救星皮革的起源有兩個說法。最廣為人知的那種說法稱救星皮革的主人是海爾辛,而那不怎麼為人所知的說法則說這件胸甲的主人是馬拉卡斯。兩種說法中,似乎是海爾辛的那個版本更為可信些。但馬拉卡斯版也有其價值,這個版本中提到,整套的背誓者之厄會削弱穿戴者的魔法抗性,也會讓叛徒的刀劍魔法毫無威力。兩種說法都提到一件事情,即是救星皮革可以擋下苦仁之矛的攻擊。

  一個更廣為流傳的傳說提到,海爾辛將一張剝下的獸皮作為獎賞贈予了一位凡人——這位凡人是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逃離了海爾辛獵場的人。這位凡人後來便將獸皮裁剪縫製成了胸甲,以供冒險之用。這個版本裡也提到救星皮革有著抵禦魔法攻擊的特殊能力。

  登場——上古卷軸:戰鬥神塔,上古卷軸:晨風。上古卷軸:湮滅,上古卷軸:天際。

 

伊斯格拉默之盾

  伊斯格拉默之盾與一名神話紀元的諾德英雄一同長眠于古墓之中。鑒於傳說裡的伊斯格拉默總是和他的巫斯拉德形影不離,我們也不知道伊斯格拉默是否曾持盾作戰過。在4E201,戰友團的成員從古墓中找到了這張盾。這張盾能幫助持有者抵抗魔法攻擊

  登場——上古卷軸:天際

 

印記石

  印記之石是一種前神秘時代的類晶體靈介器,但在刻上某種迪德拉銘文之後,它便被轉換成了一種異次元器物。通過印記石,使用者可以創建一條從奈恩連接到湮滅領域的通道。印記石外形呈球狀,並不斷向外發出一種嗡嗡的噪音和一種黑紅色的詭譎光芒。用於製造印記石的靈界器只能在湮滅領域中尋得,而要獲取這些靈界器也必須借助迪德拉的技術。將這些靈界器呈獻給迪德拉大君,他們就會在其之上刻上銘文,將其製成真正的印記石。若要使用印記石建立通道,迪德拉大君必須同造石技工一同念誦召喚術咒語,以撕裂屏障。這條通道能維持多久,完全取決於施法的位置和屏障的強度。據記載,這種通道最久也曾僅維持過幾分鐘。通道的不穩定性也使其自身幾乎無用。

  印記石的作用類似於充滿靈魂的靈魂石,但其遠比後者強大。在湮滅領域裡可以發現許多已經製成的印記石。一個強大的法師可以通過奴役一名魔族來收穫印記石。魔人通常是最好的選擇,但這麼做往往會惹怒他們的主子梅魯涅斯大袞。

  在湮滅危機時期,隨著龍火熄滅,奈恩與湮滅領域的屏障逐漸消亡,連接奈恩與湮滅領域的通道也因此可以長存。破曉神話與大袞利用這一現象創造了“湮滅之門”,通過這些血盆大口,大袞便可指揮他的魔族軍隊入侵奈恩。在科瓦奇之役中,西羅帝爾冠軍發現了封閉湮滅之門的方法——穿越湮滅之門,攻破魔族防禦,奪走湮滅之門的能量來源——印記石,便可將印記石周遭的一切送回奈恩,並最終摧毀湮滅之門和這枚印記石。有些時候,為一扇門供能的印記石不止一個,此時想要關門則只有將這些印記石全部拿走。而有些時候,一枚印記石也可能同時為多扇門供能。

  這種用石開門的技術在布魯馬之戰期間也被用來召集西羅帝爾方面軍(由馬丁賽普丁領導)以奪取“大印記石”,一塊更為強大的供能石。這塊石頭被用於支撐更為巨大的湮滅之門,像是“巨門”這種。每一扇張開的湮滅之門都會進一步削弱屏障,而若放任不管,屏障最終便會被壓碎。而一旦屏障不存,梅魯涅斯大袞的真身也就可以降臨奈恩了。

  若想修復屏障,唯一的方法便是打碎帝王護符,召喚阿卡托什的力量放逐大袞。

  除了建立通道,印記石也有其他作用。其中之一便是打開通往Gaiar Alata【破曉神話天堂】的門【這不還是建立通道嗎】。魔族的“攻城魔蟲”【4代魔族的一種攻城武器】也用它作為供能裝置。印記石飽含的神秘力量也可拿來附魔,但在附魔的過程中會消耗印記石。一個大法師在使用元素熔爐時也需要用到印記石,以召喚來自湮滅領域的器物和魔族。當然,在召喚一些次級器物的時候是用不到印記石的。

  登場——上古卷軸:湮滅,湮滅手機版,上古卷軸:天際

 

骷髏鑰匙

  【從上到下——匕落,晨風,湮滅,天際】

  骷髏鑰匙是魔神大君諾克圖娜爾的魔神器。說是鑰匙,但就外觀而言,他有時卻也並不像是一把鑰匙,例如有時候它看起來更像是把開鎖器。在它以鑰匙的形態出現的時候,使用者可以用它打開全天下任何一把鎖。在它以開鎖器的形態出現的時候,它堅硬無比,無法被撬斷,並可以被用來撬開世界上最難攻克的鎖【所以說有鑰匙形態了要開鎖器形態來幹嘛,諾克圖娜爾姐姐你的惡趣味簡直可怕】。如果一個巫師想保護他的店門不被盜賊光顧的話,他必須認識到這把鑰匙亦有兩個缺點——第一,這把鑰匙一天僅能用一次。第二,沒有哪個盜賊能長久的保留鑰匙,即使沒有同行垂涎,鑰匙自己也會最終消失。

  事實上,這件魔神器更是一個能解開萬物之“鎖”的工具。通過它,使用者可以開啟傳送門,激發自己的潛能等等。他的根本用處,便是開啟Ebonmere,一個坐落於天際黃昏之墓的通往諾克圖娜爾領域的通道。黃昏之墓的守望者——夜鶯的職責之一,便是在鑰匙被偷走時奪回它【諾克圖娜爾姐姐你是多容易掉東西】。不幸的是,大君曾說過,她允許骷髏鑰匙週期性的被偷走或是遺失【…………………..】,她有時會故意讓鑰匙被盜【藉口吧喂】,有時則對鑰匙失竊漠不關心。

  盜賊Arrovan被認為是骷髏鑰匙的首任擁有者。鑰匙在消失後通常會被安置在一個隱蔽的地方,而為了方便歷史學家們的工作,Arrovan甚至把他知道的所有鑰匙可能出現的地方匯在一起列了張表。在Warp in the West事件之後,瓦登費爾地區盜賊公會的領袖Gentleman Jim Stacey拿到了鑰匙。在3E427,鑰匙被傳給了尼瓦瑞因。至於鑰匙是怎麼到尼瓦瑞因手裡的,有人說是殺死戰士公會一把手的報償,有人說是尼瓦瑞因硬搶的。在3E433,安置在諾克圖娜爾神廟中的魔神器“諾克圖娜爾之眼”不幸被盜【姐姐你又丟東西!】,諾克圖娜爾令西羅帝爾冠軍找回魔神器。盜走魔神器的小偷是一對Leyawiin的亞龍人夫婦,他們將魔神器藏在了Topal Bay的一個淹水洞穴裡面。冠軍最終找回了魔神器並被賜予了骷髏鑰匙作為報償。

  在4E201之前,鑰匙失竊,下手者是墮落夜鶯墨瑟佛雷。鑰匙的失竊導致天際地區的盜賊們失去了諾克圖娜爾的庇護,厄運連連。盜賊們的日子一日不如一日,最終縮進了裂谷地下的鼠道之中苟活。借著鑰匙,墨瑟倒是好運當頭,但卻最終也難道一死。墨瑟被殺後,龍裔帶著鑰匙回到了黃昏墓穴,歸位了鑰匙,開啟了Ebonmere。登場——上古卷軸:競技場,上古卷軸:匕落,上古卷軸:晨風,上古卷軸:湮滅,上古卷軸:天際

 

腐敗頭骨

  腐壞頭骨可謂是魔神大君瓦爾迷娜的標誌了。這把難以名狀的法杖能複製受害者的形體,以創造出一個新的個體。這個個體會受使用者的命令攻擊受害者。

  傳說提到這把杖是有自我意識的,並會以其周遭的記憶為食養活自己。

  登場——上古卷軸:匕落,上古卷軸:湮滅,上古卷軸:天際。

 

破法者

  破法者是魔神大君魄伊特的魔神器。其外觀酷似矮人塔盾,實為整個塔姆瑞爾上下最為古老的傳奇器物之一。這張盾不僅能為持有者擋下刀劍的劈砍,亦能幫助持有者抵禦電光火石的魔法襲擊,驅散持有者所受的詛咒,並沉默任何膽敢在它面前念咒的法師。流言提到,這張盾至今仍在找尋它最早的主人。因此,它絕對不會為任何一位新主效力太長時間。

  在史詩般的Rourken-Shalidor之戰中,破法者曾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有這麼一名叫Mastrius的人曾與破法者有過故事。他是一名被阿祖拉封印在靠近紅山地區的Salvel Ancestral Tomb中上百年的暗精靈吸血鬼。為了重獲自由,他亟需用破法者打破將他封印在此的詛咒。在3E427,虛弱的Mastrius被他的一位吸血鬼朋友發現了,這位朋友打算幫他重獲自由。在一個鍛莫遺跡裡,他終於找到了破法者,以及躺在一旁的破法者上一任主人的屍骸。Mastrius以破法者為管道,設法施法破除了阿祖拉的封印,找回了自己的全部力量。他稍後便背叛了那位幫他的吸血鬼並殺了他,只因後者想拿走破法者。那年稍後,Toeasa Aram發現了破法者,並將它掛到了自己的傳奇器物博物館中。

  在3E433,為了討好魔神大君魄伊特,西羅帝爾的魄伊特信徒們進行了一次帶有自殺性質的儀式,將他們自己的靈魂困在了Pits——魄伊特的湮滅領域之中。西羅帝爾冠軍在旅行中發現了魄伊特雕像和它周遭一圈的凍僵的身體。魄伊特開口與冠軍交流,要求冠軍進入自己的湮滅領域並把他信徒們的靈魂領回去。冠軍搞定了,並被魄伊特賜予了破法者以作報償。

  在4E201,龍裔召喚了魄伊特,並接受了大君的任務,殺死了叛教徒,木精靈Orchendor。這位木精靈當時正龜縮在天際的一個矮人遺跡裡面,身邊是一群來自高岩的佈雷頓人,皆感染著魄伊特降下的可怕瘟疫。龍裔清繳了整個遺跡,把這群佈雷頓人從折磨中解脫了出來,然後把木精靈的靈魂送去了Pits。作為回報,魄伊特給了龍裔破法者。

  登場——上古卷軸:競技場,上古卷軸:匕落,上古卷軸:晨風,上古卷軸,湮滅,上古卷軸:天際

 

瑪格努斯之杖

  瑪格努斯之杖是塔姆瑞爾大陸的上古器物之一。它的製造者是大法師馬格努斯——魔法之神,曾在洛克汗設計奈恩時為其效力。對於馬格努斯來說,這把杖的定位其實更像是一塊“蓄能電池”。在眾神于黎明紀元逃離奈恩時,這把杖被留了下來。此後,它便開始為凡人們效力了。就外觀而言它是一把鐵杖,有時候也以魔族法杖的樣子示人,往往在它的一端會有一個球體。它可以幫助持有者抵禦魔法傷害,恢復持有者的生命,並吸收法術。你也可以大逆不道的把它當一根棍子使,並以此吸收敵人的法力,法力吸盡以後便吸生命。有時候,若是持有者過於強大或是將要打破法杖所守護的法力平衡的話,法杖便會棄他而去。法杖也可用于操縱馬格努斯之眼,儘管我們並不知道二者有何聯繫。

  在3E427,這把杖被暗精靈女巫,召喚師Dreveni Hlaren持有,她住在Vvardenfell。法師公會嗅到了這把傳奇法杖的位置,並派尼瓦瑞因去殺人越貨。後來,尼瓦瑞因把這把杖賣給了傳奇器物博物館。

  在第四紀元,這把杖落入了亡靈龍祭祀Morokei之手,這位龍祭祀不久前才從他的棺木裡蘇醒。Morokei被埋在Labyrinthian,這地方也曾是諾德古城Bromjunaar,拜龍教的首府。有一天,冬堡大學的一群愣頭青們加入了一場前往Labyrinthian的科考探險,意在取回瑪格努斯之杖,但只有Savo Aren【現任冬堡大學校長】最終幸運存活。Savo不得不犧牲自己的兩名同伴去困住Morokei,並封印了遺跡的入口。在4E201,Synod來到天際尋找瑪格努斯之杖,他嘗試用Mzulft的矮人占星器【Oculory,矮人的一種光學儀器,或許不是占星器】偵查瑪格努斯之杖散發出來的法力。在一位冬堡大學學徒的幫助下,Synod找到了馬格努斯之杖的位置。大學學徒進入了Labyrinthian並打敗了Morokei。後來法杖便被用來控制瑪格努斯之眼,直到瑪格努斯之眼被賽伊克教會從奈恩回收。

  登場——上古卷軸:競技場,上古卷軸:匕落,上古卷軸:晨風,上古卷軸:天際

 

沃倫之錘

  沃倫之錘,或稱力量之錘 ,是一件由鍛莫Rourken【後音譯洛肯】宗族鍛造的傳奇器物。這是一把巨大的烏木戰錘,但有時也會變成一把劍。不知為何,沃倫之錘後來變成了馬拉卡斯的魔神器。它的力量會在錘擊敵人時被釋放出來,在麻痹敵人的同時抽幹他們的精力,並把精力輸給持有者。在戰錘的鍛造者——鍛莫一族集體蒸發後,這把錘也多多少少顯出了一些隨主子而去的跡象。它有時會在一天或是一段時間之內變成好幾種不同的樣子。最早的時候,這把錘是洛肯族族長的專屬武器。他和他的宗族拒絕加入第一議會後,這位族長將戰錘拋向遠方,並保證會將自己的宗族流放到這把錘落地之處。這把錘最終落到了大陸西岸,尋覓而來的洛肯宗族便在此地安家落戶,稱此地Volenfell,取“錘之城”之意。這片地區後來便被稱為落錘。

  洛肯一族的旅程後來被族人們頌為傳說,關於這段傳說的很多資訊都能在落錘地區的鍛莫遺跡中尋到。在那些藝術作品中,沃倫之錘往往被描述成在遠方天空綻放光芒的星星,為洛肯一族指引方向。

  後來沃倫之錘落入了Fel Fyr的Divayth Fyr手中。他十分珍惜這件寶貝,把它鎖在了自己病院的箱子之中。這位主兒有一個怪癖,他特別喜歡給那些小偷留一個後門,故意讓他們來偷自己的沃倫之錘。那些小偷都沒能成功,而他也就把戲耍這些小偷視為一種消遣。

  後來,3E427,尼瓦瑞因偷走了沃倫之錘。

  在3E433,馬拉卡斯命西羅帝爾冠軍去Lord Drad的私人礦井中解放被奴役的獸人奴隸【果然是護犢子的魔神】,西羅帝爾冠軍完成使命後,便得到沃倫之錘做報償。

  大約是在4E201,Largashbur的獸人要塞陷入了巨人的攻堅之中。獸人們輸得很慘,巨人們褻瀆了馬拉卡斯的神像,還搶走了煞葛洛的戰錘。因為這個部落的怯懦,馬拉卡斯詛咒了他們,獸人們因而一直苦尋獲得大君寬恕的方法。為了獲得寬恕,酋長Yamarz與龍裔一同前往馬拉卡斯神像清繳巨人。這位羸弱的酋長後來背叛了龍裔。在馬拉卡斯的指示下,龍裔殺了他。後來馬拉卡斯又指示龍裔把戰錘帶回要塞。在戰錘歸位後,大君點化了這把平凡無奇的戰錘,使它化為了沃倫之錘。

  登場——上古卷軸:競技場,上古卷軸:匕落,上古卷軸:晨風,上古卷軸:湮滅,上古卷軸:天際

 

瓦巴傑克

  瓦巴傑克是魔神大君謝爾格拉的魔神器【魚棒棒】,長著一張烏木法杖的皮。作為瘋神的造物,這把法杖和其他瘋神器一樣,總是充滿驚喜。這玩意兒的力量可以把受害者隨機變成任何東西。如果運氣好,把敵人變成一隻溫順無害的小動物,那麼這把法杖的確可以救主子一命。但同樣的,你要是把它指向一個羸弱不堪的敵人,你就很可能要面對一場與青面獠牙的巨獸展開的決戰了。這把法杖也有其他妙用,像是傷害,治癒或是瞬殺物件。

  有個匿名作者曾寫了本叫《瓦巴傑克》的書,講了關於他和這把法杖邂逅的故事。在研究無限智典時,他中計召喚出了謝爾格拉。這件事兒本身就夠不幸了,更不幸的是他還把謝爾格拉錯認成了知識魔神莫拉。在殷勤侍奉了魔神大君一段時間之後,瘋神的侍從給了他瓦巴傑克。在第一紀元晚期,一名強大的紅衛勇士拿到了瓦巴傑克, 人們稱他Prince Maleel al-Akir。在他死後,他被下葬到了一個大墓之中,與他的戰友們一同在Asakala的墓穴中長眠。在同盟戰爭時期,本應長眠的死者被在其長眠之地發生的戰鬥驚醒了。在2E582,大法師Shalidor和Vestige【無魂者,OL主角】從眾暴怒亡靈之中殺出重圍,尋回了瓦巴傑克。稍後,Vestige又聽命將瓦巴傑克用在了戰慄孤島的居民之上,以完成瘋神的試煉。

  在3E433,謝爾格拉借西羅帝爾冠軍之力折磨戲耍著Border Watch的虎人居民們。這些虎人十分之迷信,謝爾格拉利用他們這一特點,仿造著他們的K’sharra 預言造出了一番假像,讓他們以為世界末日將至。我們也不知道這事兒是在冠軍登基瘋神之位前還是後發生的,管它怎樣,冠軍最後從謝爾格拉或是Haskill手上拿到了瓦巴傑克。

  在4E201,龍裔莫名其妙的進入了死去的瘋王伯拉糾 賽普丁三世的思想之中,接下了把瘋老爺子哄回戰慄孤島的任務。瘋老爺子同意回去,前提是龍裔能逃出瘋王瘋狂的思想。為了助龍裔一臂之力,瘋神將瓦巴傑克給了他,然後手把手教他如何用瓦巴傑克糾治瘋王的思想。在完成了幾項挑戰並最終戰勝了瘋狂的心魘後,龍裔終於得以逃出此地——當然,熱情的瘋老爺子把瓦巴傑克也送給了龍裔,就當是一份嗨趴紀念品。

  登場——上古卷軸:匕落,上古卷軸:湮滅,上古卷軸:天際,上古卷軸OL

 

白瓶

  白瓶是一個滿載傳奇的瓶子,據傳,在天際剛剛披上白衣之時,白瓶就已經被打造成型了。這枚小瓶裡所裝的,是第一片落在世界之喉上的雪花。據說這雪花給了它魔力,使它成為了一件非常強大的煉金器。只要你把一種液體倒入白瓶,白瓶就會源源不斷的產生這種液體。白瓶是由古時候的煉金大師Crualmil製造的,他把它作為陪葬品帶入了自己的墓中。在4E201,在高精靈煉金術師 Nurelion 窮盡其一生精力後,他終於找到了白瓶的位置,並設法找到了它,但白瓶已經被打碎了。他的學徒最終修好了白瓶,可惜他在此之前就離世了。白瓶最終送給了龍裔。

  登場——上古卷軸:天際

 

巫斯拉德

  巫斯拉德,在Atmora語中的意思是“風暴之淚”,是伊斯格拉默在征服天際時所持的傳奇戰斧。戰斧在手,五百戰友緊隨其後,伊斯格拉默屠殺了不計其數的精靈,並最終用屍體給第一諾德帝國鋪平了前路。對戰友團來說,巫斯拉德更是一種神聖的“遺產”,他們對其寄予了無限的尊崇與敬意。而靠著這把戰斧的與戰友團相伴的歷史,他們也可以把他們的歷史一直回推到他們的第一位先知身上。

  登場——上古卷軸:天際

 

 

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