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風雲會 2015 (Magic 2015) 黑綠侵染打法介紹

24 七月

廣告

來源:旅法師營地

作者:冰帝沒鼻子

 

  侵染是摩登賽制推出以來一直存在的思路。煌炎群列禁止後,侵染達成2回合殺的手牌要求大大提高——需要一回合的油亮妖精,二回合三張或以上的膨脹,且對手沒有阻擋者。這個辦法在紅群列禁止前也可以用,但紅群列在的時候可以用紅群列+祖神獸等大費貨替代前述的三張膨脹,成功率比現在高得多。

  在探討侵染套牌的構築前,我想先聊聊坐在侵染對面的牌手會想什麼。由於這套牌在平時娛樂中出現頻率低,大部分牌手對侵染的瞭解處於“三回合,見他出人就殺,拖過四回合對手基本投了”的階段。那麼,在這些資訊已成為共同知識的前提下,作為想使用侵染打比賽的牌手,你應該做什麼?是不顧他人對你套牌的瞭解,不顧勇得和紅白藍的高使用率操著老牌表硬上,還是重新考慮你的策略,採用對對手的策略抗性更高的構築?

  我選擇後者。在綠系侵染的基礎上使用非瑞克西亞聖戰軍和棄牌咒語,是我目前試過的效果最好的嘗試。下面我將先介紹主綠和主黑兩種侵染套牌的基本框架,再討論具體的牌張選擇。

  黑系侵染,指利用黑色的棄牌咒語解除對手的干擾,利用黑殺解決能換死己方生物的阻擋者,再利用難以去除的非瑞克西亞聖戰軍、非瑞克西亞育毒獸乃至枯萎巨龍極茲瑞等生物在中後期快速踢出10個毒的亞種。

  我認為這個策略是大黑8 rack的下位互換。8 rack套牌除了可以持續用非生物威脅打血,還可以兼容易形地窖和可怖雕像兩種人地。打血而非打毒的策略也使主牌的親信和馬拉奇門衛等生物能發揮更多作用。以大黑套牌的干擾量,並不需要擔心會被無限血combo打翻。而在對局長度上,8 rack與大黑侵染類似,並不存在所謂大黑侵染比8 rack打得快的“事實”。另外,8 rack套牌曲線更平滑,不像大黑侵染那樣容易抓出複數個3費以上生物的尷尬起手。因此,本文將不再進行黑系侵染的探討。

  綠系侵染,指倚重綠色膨脹咒語,利用低費的侵染生物配合前者快速打出十個毒的亞種。這個亞種又有至少五個可行的變種:純綠、藍綠、黑綠、紅綠、藍黑綠。其中:

  純綠的優勢是血線高、不卡色,而穿透力不足的問題也常用戰事聖堂這張多色侵染套牌較少採用的玩意來緩解:穿透不足,膨脹來補;

  藍綠擁有最好的穿透侵染生物——枯萎密探和額外的保護生物手段——點破咒語,擁有最好的備牌——河鼓的召還,是使用率最高的綠系侵染亞種;

  黑綠擁有最好的“決戰”生物——非瑞克西亞聖戰軍,第二好的穿透侵染生物——疫病飛刺獸和棄牌咒語,它還擁有較好的備牌——屠殺條約和肢解這樣可以彌補對部分套牌後手劣勢的牌張;

  紅綠擁有額外的穿透手段——狂暴高爾族和巨像之力,賽洛斯的泰坦之力也是可選的牌張——加3攻使它成為合格的膨脹,占卜1則對手牌品質有微妙的優化作用,還能使用長年懷恨等優秀的備牌;

  藍黑綠可以同時使用兩種2費的穿透生物,也能相容棄牌和點破咒語,還能使用藍黑兩色的優秀備牌。選擇哪一個亞種取決於你的環境。如果你周圍有大量的黑白衍生物或神器共鳴,紅綠侵染可以提高你在主牌局的贏面。在meta交複雜的地方,黑綠和藍綠以及藍黑綠可能是你的選擇。

下面介紹綠系侵染套牌的結構

  我們可以簡單將它分解為侵染生物+膨脹+穿透+生物保護。其中每一類中值得選用的牌張分別包括:

  侵染生物:油亮妖精、墨蛾連接點、死冥百足蟲、膿水爪秘耳、枯萎樹蛇、枯萎密探、疫病飛刺獸、非瑞克西亞聖戰軍

  膨脹:古克洛薩之力、土地暴湧、生體突長、仇視、巨像之力、狂暴高爾族、泰坦之力、潘德庇護地、戰事聖堂、貴族大主教、廣林藤蔓

  穿透:門徒加持、仇視、巨像之力、狂暴高爾族

  生物保護:門徒加持、廣林藤蔓、點破咒語、各類棄牌咒語(丟殺)

  潤滑劑:各類棄牌咒語、貴族大主教、天堂鳥、各類低費去除

  這些元件顯然不會同時出現在一套牌中——你沒有那麼多位置。那麼組牌總有個思維順序吧?所以首先,你需要幹的是從我列出的清單中倒推綠系侵染的主要策略:三回合殺。那麼這個三回合殺具體是怎麼幹的呢?

  一回合:下地

  二回合:下地,出生物

  三回合:灌大生物踢過去,一腳踢出10個毒,這局結束

  你的對手自然也熟知這樣的節奏,他們不會無動於衷。你需要想的是如何應對他們的對策。具體來說有三點:一回合在下地以外幹什麼、二回合出的那個生物如何活下來、三回合如何保證自己的生物踢中的是對面的臉而不是一個撲翼機。

  現在你可以返回去看我的清單。棄牌類咒語和加速是你希望在一回合用的——因為你希望在二回合能留出一費來保護你下的那個二費生物,無論它是疫病飛刺獸還是膿水爪秘耳。而三回合你需要讓自己生物的傷害透過去的手段——無論是仇視還是門徒加持,甚至那些咕嚕玩意。什麼一回合橫進戰事聖堂、二回合下油亮妖精並用門徒加持坑掉對手的突發衰敗這種理想手牌反而不是我們該考慮的。我們只需要把能幫你打出這種節奏的牌滿編,在抓到的時候打出來就夠了。主要的精力應該放在研究打不那麼優質的手牌的策略上,而不是這種十歲孩子接了也能打贏Finkel的理想手牌上。

  這樣一來,前面所說的三回合殺流程應該改寫為:

  一回合:下地,如果有鳥/主教/棄牌,用掉。如果有棄牌,根據你看到的手牌決定你後面該怎麼打。

  二回合:下地,出生物。如果是油亮妖精,那你只要抓到一個保生物的玩意就有機會在第三回合踢死對手。如果你沒有油亮妖精但有多個二費侵染生物,下較差的一個去逼你神經緊繃的對手用去除幹掉。

  三回合:如果你的對手有阻擋者,你最好能想辦法穿過去。仇視、門徒加持都可以幹這個工作。當然,如果你是紅綠,對面可憐的阻擋者在你面前怎麼看怎麼傻。

  改寫後的流程是你對侵染套牌入門後會用的打法。而當你玩久了成精後,你腦海中的選擇會比這個多不少,已經不適合用簡單的文字窮舉來說了。這要結合你對對手手牌的判斷以及對對手節奏的瞭解。後文中我會列舉一些簡單的例子。在這個階段,有這個流程就夠用了。

  下面是算術題時間:如何令你的1/1小崽子變成帶毒牙的巨怪一腳爆頭?如下的結論本來是給算術不好的老外用的,咱們中國人的種族天賦本來使得咱們不需要這種東西。但還是列出來以節省體力好了。

  ——如果你有戰事聖堂/潘德庇護地/大主教,你需要兩個+4/+4,或者一個+4/+4和兩個+2/+X,或者四個+2/+X來滿足最低要求

  ——如果你沒有那倆地或大主教,你需要兩個+4/+4和一個+2+X,或者一個+4/+4和三個+2/+X來滿足最低要求

  這兩種灌法一般都要求你至少有三塊地,或者兩塊地一個法術力人。聖堂那一點無色費沒法用來放綠膨脹,所以它和潘德庇護地都可以看作一費不用咒語+1/+X。抽到大主教/三個或以上生體突長是較好的情況。而第二個+4/+X是廣林藤蔓/紅綠膨脹,或者那個+2/+X是仇視則是較壞的情況。如果多個較壞的情況發生,即你3回合只有3費但需要4費才能灌足,往往意味著你無法達成三回合殺。這時你開不開放費用,開放幾費就成為了極重要的選擇。這種不利情況下的選擇就包含對對手套牌去除密度和手牌去除數量的判斷了。

  四回合以後殺的策略可以期待在與非組合技套牌的對局中成為安定的選擇——例如二回合放空,三回合開放費用下生物並且扛住一個殺,四回合灌出一個超標的穿透侵染人一腳爆頭。頂著複歸毒死對手這事對於四回合的侵染來說也並不難。另外,如果對手是不那麼快的生物套——大Zoo或者黑白衍生物,你可以預期他二回合很難殺掉你人。這樣二回合下人,三回合拿來套仇視以及留費應對那個可能的去除,四回合灌出超標侵染人的概率就能大大增加——你有3-4費可以用,還有使用生體突長的機會。

  面對組合技套牌時,選擇豁命競速策略幾乎是你最好的選擇。現在使用率最高的兩個組合技——雙身和梅麗萊夾,要4回合達成反殺你的概率並沒有高到你一到四回合就完全贏不了的地步。而且梅麗萊的無限血對你來說跟沒有一樣。你高舉高打的策略也能逼迫你操控雙身的對手在二回合使用去除咒語而不是濾牌——他可不想濾出4回合的組合技後在3回合被你一腳爆頭。

  聊完了在各種對局中的策略後才能去聊構築。從上面的討論中你已經可以得出一個基本的框架:

  4 油亮妖精4 廣林藤蔓 4 仇視 4 門徒加持 4 生體突長 4 古克洛薩之力 4 土地暴湧,以及 8個或更多其他侵染生物

  這36張牌是綠系侵染套牌雷打不動的骨架。這個基礎上投入的東西都是為了幫你改善接了不那麼優質的手牌——膨脹不足,侵染人活下來等等。

  站在這個立場上,我們再去看看選擇黑綠能給你的東西:棄牌、殺和黑聖戰。疫病飛刺獸你肯定用4個,所以我們現在的注意力放在三點上:棄牌用哪個、主牌用不用殺、以及黑聖戰用幾個。

  你預期棄牌會為你做的事情是這些:首先摘掉殺;如果可能,摘掉組合技元件;如果可能,摘掉阻擋者。優先順序從高到低排列。為什麼?因為阻擋者你能用穿透應付,而你的穿透手段是很多的,所以優先順序最低。組合技元件固然厲害,但啟動的回合比你爆頭的平均回合要慢一回合,所以優先順序雖然高於阻擋者,但肯定低於殺。摘殺是最直接的提高你三回合爆頭概率的用法。

  除了這個,我們還需要考慮棄牌的副作用。思緒是最強的棄牌沒跑,但它對共鳴和小紅時就顯然不如審訊。審訊可以摘掉共鳴最可怕的大嘴和護甲,還少掉兩點血。逼從棄不掉阻擋者和大嘴,但它能棄掉審訊棄不掉的雙身、誕生莢、變境等,在你手牌較差的時候效果更好。勒索一回合的威力難以和這三張相提並論。這裡比較有意思的是葬禮護符。它是個比較弱的棄牌和比較弱的膨脹:摘不掉殺,膨得又不夠大。所以別看它一張牌有兩個作用,在黑綠侵染裡其實根本不值得考慮。

  那麼思緒、審訊、逼從裡究竟選哪個?我們來看看侵染對各種類型的套牌時哪個更好:

  對中速/控制,你有節奏優勢,思緒不太燙,逼從雖棄不掉生物也能棄掉麻煩大貨。思緒>逼從>審訊

  對快攻,你節奏劣勢或相當,思緒太燙,審訊啥能棄高爾族以外的一切,逼從次點也能棄掉燒殺。審訊>逼從>思緒

  對組合技,審訊尷尬,思緒不太燙,逼從比思緒差得不遠——梅麗萊組合技很難靠掏成形。思緒>逼從>審訊

  綜合來看選擇思緒一般較好。但也需要考慮環境中的套牌比例問題,神器共鳴如果太多,選擇逼從較安定——它在每類對局中都不差,能處理足夠多的關鍵張,還不燙血。思緒可以棄掉梅麗萊,但現在主流的梅麗萊夾子主牌一般只有1張甚至沒有,指望思緒處理梅麗萊不如指望殺。

  下面到了決定主牌放不放殺的時候。主牌的殺首先相當於穿透。殺掉對手的飛機使自己的疫病飛刺獸能踢過去或者殺掉對手唯一的生物使油亮妖精能踢過去是第一要務。其次才是干擾,回應對手貼雙身幹掉惱人鬼或者督教,或者幹掉對手剛夾出來的梅麗萊是附加價值。這樣一來,哪張殺最優質就一目了然了:屠殺條約。它不用費用就能去除對手的阻擋者,對於3回合爆頭的策略是最好的補充。而用作干擾的場合,打斷了對手這回合後下回合你橫掉所有地也沒有那麼傷——對手很難在你傻一回合後立刻重新開機被你打斷的組合技。第二好的殺是肢解。它只要一個費用,這點費用墨蛾或者戰事聖堂來支付對你來說是獎勵——你那塊無色地本來也沒法支付膨脹的費用。另外肢解對自己節奏的破壞要低於黑條約,這也是我備牌選擇它而不是黑條約的理由。至於毀容和M15要出的那個小肢解,都不在我們主牌的考慮範圍內了,它們那一點黑費太傷。

  最後的選擇是黑聖戰用幾個。北京這環境主牌紅白一個不沾的幾乎見不著,而且和侵染拖得越久越容易贏這事幾乎人人都懂,不像某些資訊閉塞的老外見個侵染就滿口“Oh shit, this deck is crazy, never seen this before”弄得你都不好意思吐槽他。所以這玩意我是滿編4個的。你周圍的人如果不熟悉侵染,或者不沾紅白的人太多,你可以考慮用藍綠甚至紅綠,而不是黑綠。

  決定滿編黑聖戰以後就要面對調色問題。我們都清楚墨蛾地在手牌不好時的優秀,大都滿編它。而潘德庇護地作為一個能產綠費的戰事聖堂,大家一般也都用——要不是它是傳奇,我真想下3或4個。這樣一來你剩下的地就算全產黑費,也不一定保證掏到黑聖戰就能下。那麼你面臨的選擇就是:多下地還是用天堂鳥?我選擇多下鳥。無論是鳥還是主教,都給你二回合三費的可能性——下個人並且有費保,這有多重要你早已明白。同時,鳥和主教填旋來維持你的血線更是多數用鳥和主教的套牌都能用的策略。最後,鳥令你二回合直接下黑聖戰的概率從無到有。主教雖然也能辦到這件事,但他不能產黑費使你二回合黑聖戰的概率降低,也無法打出一回合下黑綠圈下鳥,二回合下蛾子地下黑聖戰的節奏。這個節奏好不好?紅白藍牌手可以告訴你。

下面是我目前的牌表

  賽制:Modern-MR-JOU 黑綠侵染 by

  主牌 60 張

  地 [18張]

  4 墨蛾連結點

  4 蔓生墓園

  4 新綠陵墓

  2 潘得庇護地

  2 林地墓園

  1 樹林

  1 霧漫雨林

  生物 [16張]

  4 天堂鳥

  4 油亮妖精

  4 非瑞克西亞聖戰軍

  4 疫病飛刺獸

  其它 [26張]

  4 門徒加持

  4 土地暴湧

  4 古克洛薩之力

  4 生體突長

  4 仇視

  4 廣林藤蔓

  2 逼從備牌 15 張

  4 突發衰敗

  4 肢解

  4 還諸自然

  2 逼從

  1 戰寧劍

  組備牌的考慮是四點:砸護甲、殺梅麗萊、阻止雙身組合技、增加控制套對策。共鳴對我血線壓迫最大的就是護甲,備牌的8個砸神器可以保證我在砸護甲之餘幹掉一些一直蹭我血的玩意。梅麗萊難以在4衰敗4肢解下存活,這兩個東西同樣也能用來干擾雙身。面對控制和黑綠rock時,額外的逼從和紅白劍都能提高贏面。逼從可以摘掉解來提高三回合爆頭的成功率,紅白劍則看作第五張黑聖戰——它甚至有可能是飛行的。

  有限的15個位置要盡可能留給我更懼怕的套牌。共鳴比我快,阻擋者多,用八張備牌照顧情理之中。梅麗萊只要站場我就贏不了。別想著用天堂鳥兩回合踢死人這事,你也就能用這招幹掉連續掏殺且沒掏著馬和流漿的勇得(這手得多頹),還得你膨脹夠多。四回合組合技中雙身是最難對付的,出現率也高,所以也用八個位置。雙身在你維持跳人橫你時,只有4個門徒加持和4個廣林藤蔓往往不夠應付,這樣你的殺雖然不能使你的生物不被橫,卻也能阻止下回合可能啟動的的組合技。再到你的時候侵染人立起來,對面沒人沒費,你膨脹完一腳踹過去就能結束這局。三張面對控制套的對策我認為已經足夠了,這套牌本來就容易在面對慢速套牌時偷得勝利,而且你四回合再爆頭與三回合並沒多大區別——你的血線足夠高。這樣你就能放心地換出幾個鳥換入逼從和紅白劍了。

最後我想聊的是侵染遊戲計畫的幾個細節

  具體包括先後手計畫、重調決策、膨脹的使用順序。

  先後手對侵染來說差別很大。先手侵染對重調的容忍更低——只允許一次,而後手則可忍受兩次。先手侵染的節奏優勢很大,大於多數套牌。相應地後手的節奏劣勢也大於多數套牌。

  重調的決策較複雜,除了參考專門討論各類套牌重調的文章外,我還想說說練習中總結的一些經驗:

  ——單地起手必須調,除非有兩個鳥。

  ——五地或更多起手必須調,除非有黑聖戰或者複數蛾子地+雙膨脹。這套牌即使滿了黑聖戰,指望靠生掏他來打長對局也不合理。

  ——四地起手看情況,保不住生物最好也重調。——爆生物起手可考慮不重調,除非顏色非常卡(只有一點有色費用還是綠這種)。

  ——無侵染生物起手必須調,指望掏得2-3張裡有12張侵染生物之一不合理。蛾子地太吃費,是你四回合或更後的策略,不能指望。

  ——重調一次後只要有地,最好不要重調第二次。因為即使你的起手不好,也要去賭打長對局的可能性了。你調到五張後除非運氣特好,能在起手+抓牌的7~8張裡湊出2地+1侵染生物+3膨脹的手,否則你一定會打長對局。長對局中你應該指望的是侵染生物和生物保護把去除換乾淨了還給你留下一個,用那個生物2或3回合踢死對手。

最後是膨脹的使用順序

  ——最基本的一點:土地暴湧使用的回合更早,古克洛薩之力在回合內使用的時機更早。土地暴湧的地落越到後面觸發的概率越低,古克洛薩之力的效用穩定,還能在自己行動階段回應閃電擊。但若你有土地暴湧,則應先用古克洛薩之力。你踢過去的人有多大會影響對手的阻擋策略。

  ——仇視永遠先貼,且最好在下地後貼。這樣保證你有16張牌可以回應你試圖在你貼仇視時殺你生物的對手。即使對手用得去除不是燒殺,你也有八張牌可以應對。

  ——生體突長是可以付費用的。這點很重要,別在毒不死共鳴的時候拿臉支生體突長開放一費嚇唬對手。對手沒什麼殺,同時也根本不用殺你人就能懲罰你剛才支得兩點血。——廣林藤蔓不到萬不得已或者對手沒費時,最好別增幅來當回合內的第一個膨脹。它是這套牌最好的trick,同時也是最差的膨脹,對手費多時,也要慎用增幅。如果你增幅後沒費,這玩意被康/被回應第二個去除可以讓你崩盤。沒手牌的侵染是要贏起來太困難了,在這波打錯攢齊第二波爆頭前被對手踢死是家常便飯。——潘德庇護地是最差的膨脹。除非你的膨脹不夠,不然最好還是開放它。你開放它使你的侵染生物能活過火焰柱、伊捷護符、烈火斷層甚至火焰大師和紅帽客,還能使你有費來用廣林藤蔓和門徒加持回應對手。

  ——先用門徒加持還是先用廣林藤蔓取決於兩點:一是你手上膨脹多不多,二是你能不能穿透。面對一堆徘徊靈魂,一般你得先用廣林藤蔓,留著門徒加持使你的蛾子地和飛刺獸能穿過去。手上膨脹少時,廣林藤蔓的膨脹作用可能是你必需的,先把門徒加持拿來保生物吧。另外,回應對手回應你仇視的殺增幅一個廣林藤蔓可以得到7/5或許帶飛行的侵染源,踢對手一腳對手在下回合就必須解掉你的侵染源。對手不一定有那麼多殺。

  對黑綠侵染的介紹就到這。最後說說我對綠系侵染日後變化的看法。我覺得紅綠侵染可能會越來越受歡迎。它保留了綠系侵染的八個生物保護,三回合殺的概率與別的綠系侵染差不多,而且應對徘徊靈魂的手段比其他綠系侵染多。最後,它的B計畫也足夠強大:被拖到後期且侵染人被招待乾淨時,用高爾族+膨脹擊殺對血線掉以輕心的對手。但這副牌的trick最少,需要一個適合的環境才能發揮它的威力。

 

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