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olf Among Us 第五章 圖文全攻略

20 七月

廣告

作者:179960743

來源:3DM

 

第五章:狼來了

歪男的住所

沃爾夫一路調查,最終追蹤到了歪男的線索。
他穿過了隨機變換的魔法門,來到了這座古堡。
警長認定歪男就是一切罪惡的根源,而自己來這裡就是為了做個了斷。


但是,四周強敵環視。
歪男的手下都在這裡齊聚,自信的等待著警長。
沃爾夫明白,自己必須小心行事了。

歪男似乎有意大事化小,並不想惹是生非。
他想讓沃爾夫覺得一切在掌控之中。
死去的莉莉和菲絲只是一個意外,他會處理。

警長當然不吃這一套,尤其是歪男還提到死去的女孩。
沃爾夫一定要讓他付出代價。

歪男知道警長沒有明確的證據將他同謀殺案聯繫起來。
他想用從容的態度瓦解沃爾夫。
警長靈機一動,直接指向澤西魔,說澤西已經指認了歪男的罪行。

這引起了澤西激烈的憤怒和恐懼。
但是歪男卻輕鬆壓制了暴跳如雷的澤西。
他說,女孩是自己的雇員殺死的,他會妥善處理。

沃爾夫看出來,歪男不想直接和警長,或者說是和童話鎮全力機構作對。
他想儘快擺脫沃爾夫的糾纏,如果需要,他一定會棄車保帥。
敏銳的警長立即強硬的指責歪男是兇手。

歪男預料般的讓步了,他指出了殺害女孩的兇手就是喬琪。
還說自己只是為了保護聯盟的利益。
而且,他只打算自己處理喬琪,不會交給沃爾夫。

但是,沃爾夫窮追不放。
他說要帶走喬琪。
這個行動至少會產生打破僵局的可能。

歪男果然決定放棄喬琪,只要沃爾夫不再糾纏。
喬琪也因為被出賣而憤怒不已。
他指責說這都是歪男的主意,而歪男說這是喬琪對指令的誤解。

這個集團還有更大的利益。
他們都可以輕易的捨棄喬琪。
沃爾夫明白,給他們內部製造矛盾的棋自己下對了。

警長決定冒險更進一步。
他作勢要逮捕喬琪。
而喬琪瘋狂的反抗讓歪男只得祭出殺招。

血腥瑪麗!
這個瘋狂的女人從鏡子中緩緩走出。

上來就直接攻擊了警長。
叮噹兄弟、澤西魔和喬琪也蜂擁而上。

雖然薇薇安想阻止,可是大家已經打成一團。
打鬥需要狂按Q招架對手的攻擊。

還要快速準確的點擊擊打最近最快的敵人。

打鬥中,歪男趁機開啟傳送門離開。
當當和喬琪身負重傷也倉皇逃離。

通過快速按壓箭頭所示的方向躲避攻擊並進擊敵人。

沃爾夫打敗最後的對手,趕緊追了出去。
他知道歪男有瑪麗的保護不好下手。
但是抓到喬琪一定能找到更多的線索。

童話鎮街道

沃爾夫穿過傳送門,來到街道。
薇薇安正扶著喬琪乘車逃離。

警長快步沖上前去,卻只來得及拉下車子的保險杠。

一場追逐展開了。
沃爾夫必須對多個方向提示進行快速的按鍵反應。
錯誤則會縮短下方進度條。

進度條消失則追逐失敗。
警長必須快速的奔跑並閃避。

沃爾夫沖上房屋,從樓頂快速跟隨。

終於在一座大橋上找准機會。
左邊是歪男的車輛,右邊是喬琪的汽車。
電光火石間,沃爾夫決定按計劃先抓住喬琪。

警長一躍而下,跳到車頂。
擊碎玻璃,試圖抓出駕駛的薇薇安。

但是,薇薇安急刹車甩掉了警長。
雖然很不情願,但是還是在喬琪的催促中駕車沖向沃爾夫。

千鈞一髮,沃爾夫高高躍起躲過一劫。

不管如何,獵物是躲不過狼的追捕的。
警長尾隨車輛來到了喬琪的酒吧。


大量的流血可能已經讓他撐不住了。


沃爾夫必須在他死前抓住他。
畢竟死人提供的線索就太有限了。


喬琪酒吧

來到喬琪的地盤,卻發現他奄奄一息的躺倒在沙發上。
薇薇安照料著他。
虛弱的喬琪似乎已經認命了。


但是,憤怒依然讓他不肯停歇。
他大聲控訴沃爾夫,說歪男才是應該抓的人。
歪男授意他殺人,卻在關鍵時刻撇清了關係。


沃爾夫決定抓捕喬琪,這是一個突破口。
薇薇安卻執意想要阻止。
她說自己受到了喬琪的保護。


薇薇安欲言又止,沃爾夫決定繼續刺激喬琪。
酒吧老闆終於繃不住了,他說出了歪男利用絲帶控制大家的事實。
菲絲的死亡只不過因為她想要自由。

警長依然認為喬琪罪不可恕。
因為喬琪本可以偷偷放了他們。

喬琪終於忍不住了,他叫囂起來。
放了她們?自由就是死亡!結果都一樣。
他拉著薇薇安,指點著女孩脖子上的絲帶。

原來,薇薇安的童話原型就是緞帶女孩。
所有用來控制女孩們的緞帶都來自薇薇安的魔法。
緞帶讓歪男牢牢控制了他們,被控制的人甚至無法談論緞帶本身。

歪男說出了真相。
沃爾夫憤怒而震驚。
他想知道薇薇安和這些事到底有多少的牽連。

警長的質詢突然讓薇薇安有些崩潰。
菲絲、莉莉,都是她的摯友。
而這一切,薇薇安覺得都是自己的錯。

喬琪又不合時宜的刺激了沃爾夫,他認為警長找他們麻煩純屬愚蠢。
沃爾夫應該去找歪男,不然就殺了他和薇薇安,這就解決問題了?
沃爾夫趕緊向薇薇安保證,不會通過殺死薇薇安來解決緞帶的問題。

但是,他們的談話已經傷害到了女孩。
薇薇安徹底的崩潰了。
她覺得自己受夠了。

她突然開始述說酒吧的往事和歪男到來後的無奈。
開始述說朋友,以及自己的罪孽。
喬琪突然明白了薇薇安的想法,瘋狂的想要制止。

但是,一切都太遲了!
薇薇安突然扯落了脖子上的絲帶。
脖子上的斷痕赫然出現在了沃爾夫眼前。

美麗的頭顱隨即落地。
絕望的雙眼,空洞的沒有半點生機。
結束了。

喬琪也一改往日的痞氣。
悲慟的來到薇薇安的屍體前。

他拉著薇薇安的手。
請求警長讓歪男付出代價。
要讓他百倍償還他們經歷的痛苦。

最後,他再次請求。
讓沃爾夫給他最後的終結。

沃爾夫不再猶豫,也不想猶豫。
至少,讓相愛的人至死都在身邊。

警長給予了喬琪最後的安寧。
也給自己找到了最後的目標。
是的,他一定要讓歪男付出代價。

不管他是為了什麼,不管他能帶來什麼。
死亡不能成為童話人物的最終結局。
警長默默環顧吧台,最後一次關閉了霓虹般的燈火……

謝帕德金屬制業

根據喬琪死前最後提供的線索,沃爾夫鎖定了謝帕德金屬制業。
這裡很可能就是歪男的避難所。
趁著夜色,警長一刻不停的趕到了這裡。

沃爾夫立即注意到門前的豪華轎車。
歪男在車裡揮手制止瑪麗的情景歷歷在目。
發動機還是熱的,歪男剛到這裡。

進入廠房,沃爾夫看到了在屠夫肉店的包裹。
這裡也許就是歪男貨物的集中地。

在金屬熔爐的喧囂中,一個低沉的女聲突然回蕩在沃爾夫耳邊。
大灰狼!他們不再怕你了!
你們的時代結束了。

尋著聲音的方向,警長向前走去。
路過一處招貼欄。
正好發現了之前出現的種種照片。

歪男果然是幕後黑手。
他控制著一切。

進入廠房辦公室,沃爾夫注意到了工作臺上的物件。

有人在製作銀子彈!
目的不言而喻。

突然,血腥瑪麗瞬間出現在了沃爾夫的身後。
那個鬼魂般的女聲就是她在低語。

瑪麗打翻警長。
歪男也適時出現。
他把示意瑪麗處理掉沃爾夫,自己則去到樓上等待。

瑪麗神出鬼沒。
沃爾夫幾乎只有招架。
必須快速反應並按鍵躲開攻擊。

幾個回合下來,瑪麗卻又突然消失了。

沃爾夫追出門外。
正看到瑪麗瞬間飛馳的身影。

警長趕緊跑向最後看到瑪麗的鐵梁。
卻在獨木橋一般的空中鐵梁上受到瑪麗鬼魅般的突襲。
只要有停頓就要注意方向鍵提示,快速按鍵躲開攻擊。

可怕的瑪麗顯出了原形同沃爾夫打鬥。

在一番廝打後,沃爾夫掙脫了鎖住自己的瑪麗。
兩人從行車上跌落地面。
警長昏昏沉沉的勉強爬了起來。

嗜血的瑪麗就像不會受傷一樣繼續攻了過來。

不!不是瑪麗!
是瑪麗們!
血腥瑪麗居然召喚出了無數的分身一擁而上。

沃爾夫命在旦夕。
這場戰鬥,需要方向鍵快速反應。
同時要精確移動滑鼠打提示圓圈並點擊來攻擊瑪麗的分身。

但是,這些惡魔實在太多了。
沃爾夫被他們團團圍住。
眼看就要被生吞活剝。

狼來了!
沃爾夫露出了真正的容顏。
一隻巨型的灰狼。

大灰狼沃爾夫有著極地冰霜的力量。
每咬住一個瑪麗就能冰凍並將其擊得粉碎。

一個一個總不是辦法。
沃爾夫深吸一個口氣。
噴出寒冰的氣息。

瑪麗們再也無法招架。
被寒氣吹起,如風中之葉。

撞到牆壁,只留下殘破血腥的冰晶。

最後瑪麗的真身決定殊死一搏。
她扯下頭上的刀刺,飛身躍向狼頭。
這裡需要立即瞄準圓心點擊。

沃爾夫騰躍而起。
一口咬住瑪麗。
這個殘忍的女人終於成了警長的口中之物。

冰晶一般的瑪麗殘塊掉落地面。
歪男最後的防線被擊碎了。

沃爾夫恢復了人形,找尋到自己的衣服。
他需要一切可用之物來保持自己的人性。
來保證自己與正義和善良的聯繫。

歪男呆呆的站在辦公室的玻璃窗後。
他知道一切都無法挽回了。
他無路可逃了。

但是,他還有最後的手段。
歪男自認自己能掌控自己的命運。

他掏出了裝滿銀子彈的手槍。
卻只要求沃爾夫不要立即殺死他。
他要求公正的審判。

歪男堅稱自己沒有殺死菲絲和莉莉。
他辯稱自己只是在幫助童話鎮的居民。
他自信白雪公主會同意給他一個公正的審判。

沃爾夫決定答應他的要求,畢竟自己認同的是人性和正義。
但是,警長還是飛快的打掉了歪男的手槍。
讓沃爾夫決定接受歪男請求的不是手槍的威脅,而是自己內心的聲音。

歪男被警長拷起。
他將被帶到幻術之井接受審判。
死罪之人將被拋入井中,失去靈魂。

幻術井房

沃爾夫押解著歪男星野趕回了幻術井房。

這裡聚集著童話鎮的居民。
他們想要最後的答案和審判。

白雪公主懷著擔憂與興奮迎接了沃爾夫的到來。
她不知道最後的審判會怎樣。
但是至少沃爾夫活著回來了。

莉莉的親朋群情激奮,想要立即處決歪男這個混蛋。
藍鬍子也是繼續著自己無謀的火爆,附和著他倆。
幸好有白雪堅定的主持著審判。

但是,歪男很快就利用了沃爾夫的仁慈和疏漏。
他說一切都是喬琪自己的意思。
是喬琪曲解了他的意圖。

聽說喬琪是兇手,莉莉兄妹立即想要一個合理的解釋。
沃爾夫知道喬琪死無對證,局面有些轉向歪男。
幸好警長機靈,趕緊讓大家意識到喬琪也是受害者,歪男才是主謀。

狡猾的歪男敗了一陣,但是他仍然不肯放棄。
他在尋思著之前發生的一切。
沃爾夫所做的一切錯誤選擇都會讓歪男獲得利益。

白雪抓住時機向大家宣讀了控訴令。
歪男被控兩起謀殺以及非法拘禁。
沃爾夫還適時補充了自己的遭遇的追殺。

但是,歪男開始了他的狡辯。
他以救苦救難之尊自居。
他認為自己給了手下生存的機會和保護。

自己還給了不下足夠的自由和行動控制權。
喬琪只是隨意扭曲了歪男的意志。
是喬琪自己做出了殺人的決定。

但是,沃爾夫立即否定了這一點。
歪男不是庇護,而是恐嚇和控制。
他的手下根本沒有自由,沒有選擇的機會。

沃爾夫之前對莉莉兄妹的幫助為他贏得了支持。
但是歪男依舊不肯甘休。
他將矛頭重新對準了美女與野獸以及綠葉阿姨。

他認為是自己在美女與野獸走投無路時給了他們維持生計的活路。
而綠葉阿姨也因為自己被焚燒的樹木而有些傾向於歪男。

歪男開始了自己的發言。
他認為是自己幫助了綠葉阿姨,幫鎮民獲得了幻術。
他在白雪公主和沃爾夫的政府不作為時幫助了民眾。

形式開始變得對沃爾夫和公主不利了。
但是,勇敢的警長立即站了出來,承認了錯誤。
他為自己沒有幫上美女與野獸後悔,為燒毀綠葉的樹木而自責。

白雪公主也適時揭露了歪男的真正嘴臉。
他不是真心要幫助鎮民。
只不過是為了金錢,為了控制,為了自己的利益!

童話鎮的居民被沃爾夫和白雪的言語所感染。
他們也意識到了歪男“善舉”背後的真正目的。
也許他們能夠團結起來,給予歪男最後的審判。
但是,囂張的歪男卻嬉笑的鼓起掌來。
這個狡猾邪惡的魔頭,殺招要留到最後!

審判

看似被逼上了絕路,歪男卻依然不緊不慢鎮定自若。
童話鎮的居民並非鐵板一塊,民主的審判中他依然還有機會。
克萊恩犯下的錯誤,沃爾夫和白雪之前的疏漏,都會給他留下可乘之機。

他先是鼓動鎮民,回顧沃爾夫的歷史。
警長猝不及防,只能以牙還牙。
畢竟自己有過偏離人性的黑暗過去,這樣鎮民很是忌憚。

藍鬍子想要打斷歪男,強行推進審判。
但是這引起了美女與野獸的顧慮。
畢竟在自己最危急的時刻,只有歪男給予了説明,不管他目的何在。

看到時機成熟,歪男拋出了殺手鐧。
他質問眾人,是否自己必須為喬琪的行為負責。
因為殺人的喬琪當時是為自己工作。

當得到肯定答案後,歪男微微的笑了。
那麼,白雪公主也必須為沃爾夫造成的傷害而負責。
之前警長多次打傷了他的手下,知法犯法。

沃爾夫之前粗暴的對待叮噹兄弟和澤西魔。
這一切讓他們有些啞口無言。

歪男趁機繼續鼓吹。
認為是沃爾夫的恐怖行徑導致了鎮民的服從。
情勢急轉直下。

突然,一個熟悉的女聲傳了過來。
內麗莎出現了。
他急切的跑來,要求作證。

內麗莎當面對質了歪男。
向大家揭示他的罪行。

她說自己發現了薇薇安的屍體。
這一定是歪男的惡行。
不過,這讓她不再受到絲巾的控制。

她向大家宣佈,歪男親手殺死了菲絲。
她目睹了整個過程。

決定性的證據。
歪男被突如其來的打擊所擊倒。
內麗莎也一反常態的目露凶光。

可是,大家對其罪行的審判卻各執一詞。
莉莉的兄妹、藍鬍子贊成死刑。
美女與野獸有些猶豫,綠葉阿姨認為可以有比死刑更好的解決方案。

白雪公主猶豫不決,沃爾夫只得站了出來。
他認為應該進行投票,選出的人來進行最終的定罪。
最終大家一致認定讓沃爾夫來做出最後的裁決。

雖然這可能傷害了白雪的權威,但是她依然決定支持沃爾夫。
警長於是決定先拷起歪男,看是否有合理的判決方案。

但是,當沃爾夫走進歪男時,他突然暴走。
拉住沃爾夫想將警長一起帶入幻術之井同歸於盡。

警長身手矯健,反制了歪男。
在將歪男推入井中的瞬間,沃爾夫停下了攻擊。
他不能讓憤怒代替自己做出決定。

警長宣佈了自己決定。
他想留下歪男的命。
畢竟童話鎮民已經死的太多了。

他徵詢了綠葉阿姨的意見。
綠葉對於解決方案提出了自己的見解。
雖然不是皆大歡喜,但是大家也認可了最後的裁決。

林地公寓

第二天,無事一身輕的沃爾夫叼著煙來到林地公寓。

走廊上,他遇到了提著鴉籠的綠葉阿姨。
一直黑色的烏鴉在籠中安靜的注視著沃爾夫。

嗨,歪男,你還好吧。
沃爾夫笑著跟烏鴉打起了招呼。
這就是綠葉阿姨的解決方案。

童話鎮恢復了往日的氣息。
辦公室外等待處理事務的居民再次排起了長隊。

白雪公主突然出現,將一把鑰匙交個了沃爾夫。
這是運送司機忘記帶走的鑰匙。
那個司機將負責把動物居民運送到農場進行保護。

白雪公主面對沃爾夫變得有些拘謹。
經歷了這麼多,她突然不知道自己應該怎樣去面對眼前的這個男人。
她的立場開始變得微妙。

沃爾夫只得悻悻離開,去樓下找尋司機。
他碰到了大搖大擺的科爾。
這傢伙,叫他要隱蔽行事的。

童話鎮

門外,司機正在幫助蟾蜍一家搬家。
看得出老蟾蜍有些不滿。

沃爾夫只能致以歉意。
畢竟這個決定自己也附和了白雪。

小蟾蜍請沃爾夫轉交一個禮物給白雪公主。
警長爽快的答應了。
一隻漂亮的甲蟲,他們認為白雪公主會喜歡的。

警長還善意的安慰了小蟾蜍的擔憂。
告訴他農場是一個漂亮又好玩的地方。
這讓小蟾蜍稍微寬心了一點。

突然,沃爾夫餘光瞟到了街對面。
一個熟悉的人影站立在街沿上。
內麗莎。

她似乎有事想要告訴沃爾夫。
卻不知如何開口。

警長建議她拿到絲帶,這是慘痛回憶的標誌。
但是內麗莎拒絕了,她說這是自己的心意。

最後,內麗莎決定講出自己的故事。
原來,一開始她就是和菲絲、莉莉謀劃逃離歪男的控制。

內麗莎幾番猶豫,沃爾夫只得鼓勵她繼續故事。

最終,內麗莎開始哭泣。
莉莉和菲絲偷了歪男的照片,想著握住歪男的把柄會更有利。
但是內麗莎卻因為害怕事情出現紕漏而請求喬琪幫忙解決照片的問題。

喬琪雖然答應,但是時態卻向著預料之外的方向發展。
似乎歪男有所覺察,喬琪不得不殺一儆百。

正在內麗莎和喬琪對話之時,菲絲走了進來。
一切都太突然了。
內麗莎崩潰的哭泣了,她看著喬琪殺死了菲絲。

沃爾夫意識到內麗莎在歪男殺人的事情上做了偽證。
但是畢竟都想給予歪男制裁。
警長決定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內麗莎繼續自己的故事。
在菲絲死後,她想立即去提醒莉莉。
但是時間上卻錯過了。

她只好將菲絲的頭顱放到了沃爾夫的公寓門前。
並在嘴裡放上了戒指作為線索。
希望這能引導警長拯救她們。

所以,一切事情的開端都是以為內內麗莎。
女孩述說完故事,準備向沃爾夫道別。

她感激沃爾夫所做的一切。
沃爾夫顯然還沒有從故事中走出來。
他覺得自己犯了很多的錯誤。

菲絲揮手告別,回首一笑。
警長,你沒有人們說的那麼壞。
你是一個好人。你會找到你在尋找的東西的。

沃爾夫心中一凜。
有什麼東西觸動了警長的記憶。

菲絲帶著一根絲帶。
內麗莎帶著一根同樣的絲帶。

警長,你是一個好人。
希望你能找到你在尋找的東西。
這是菲絲的話?這是內麗莎的話?

天哪!這兩個女孩為什麼有這麼多驚人的相似?
一樣的語氣,一樣的神態,一樣的話語,一樣的姿勢。
內麗莎為什麼還不肯取下絲巾?
警長突然意識到自己必須跟上內麗莎。

回見了!內麗莎輕輕的說道。但是沃爾夫卻不想馬上說再見。
他意識到,有可能從頭至尾都是菲絲(內麗莎)策劃的。
她利用絲帶改變著容貌,她在警長沒有頭緒時給予線索和答案。
她出現在每一個關鍵的時刻,最終,歪男被抓捕和定罪。
而內麗莎(菲絲)終於擺脫了控制,獲得了自由。
但是,還有什麼不對啊?那菲絲的頭顱是誰的?莉莉的死是計畫的一部分還是意外?
菲絲、內麗莎,她還有什麼樣的秘密?也許這還不是一個完美的結局!



後記:

看這個趨勢,遊戲應該還有續集。
畢竟就漫畫來說,這只是一個前傳。
狼飯們懷著期待繼續和小夥伴們愉快的玩耍吧。
搞不好什麼時候就有驚喜喲!

全流程全劇情攻略完結!謝謝觀看!

 

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