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olf Among Us 第四章 圖文全攻略

1 六月

廣告

作者:179960743

來源:3DM

 

第四章:披上羊皮

沃爾夫公寓

受傷的沃爾夫從昏睡中被痛醒,他夢到了血腥瑪麗前來追殺他。
真是可怕的經歷。
而現在,醫生正在給他手術,清理傷口裡的銀子彈碎片。
 

白雪公主非常的擔心。
生怕沃爾夫有什麼動靜影響了恢復。
她的關切再也無法被高傲壓制,全部寫在了臉上。
 

沃爾夫決定自己正骨。
免得斷掉的手臂影響自己。
 

他拿起手臂用力往正確的位置扭曲。
 

一陣劇痛,手臂正骨成功。
 

白雪公主已經無法直視。
對於這樣的疼痛,她幾乎感同身受。
 

醫生叫白雪和科寧離開,別影響自己操作。
沃爾夫這時選擇了留下白雪公主。
這樣能讓他安心。
 

醫生做完手術。
並在此提醒了沃爾夫不要動一直在心臟旁邊的銀子彈。
看來,我們的警長一直帶著這個定時炸彈生活著。
 

送別醫生,白雪公主忍不住向沃爾夫敘述了自己當時的擔憂。
害怕失去。
這種感情之強烈,讓他們的氣氛變的很微妙。
 

不過,這都被科寧不合時宜的打斷了。
他對辦公室保護童話動物的集中監管行為不滿。
但是白雪公主現在已經成了實際上的最高主管。
 

沃爾夫和白雪公主只好回到案情的討論上來。
他們一致認為克萊恩只是被利用的傀儡。
背後很可能是歪男在操縱這一切。
 

正當白雪因為關心而責備沃爾夫擅用狼形時。
電話響起了。
 

居然是內麗莎。
她似乎想幫助沃爾夫。
而且只願意同沃爾夫交談。
 

白雪公主顯然有些醋意。
不過被公事很好的掩蓋了。
 

沃爾夫向科寧承諾不送他去監管農場。
這讓科寧很是感激。
對警長來說,情誼有時大於法律。
 

警長辦公室

沃爾夫隨即來到自己的辦公室。
推門就看到了內麗莎。
這個女孩似乎因為警長的到來有些高興。
 

但是,內麗莎對沃爾夫欲言又止。
似乎大有隱情。
 

沃爾夫意識到內麗莎只能給自己暗示。
內麗莎曾旁敲側擊引導他去了喜迎客。
這次也許也能用同樣的方式説明他。
 

這下變成了猜謎遊戲。
警長猜測,內麗莎給出晦澀的表示。
 

警長逐步說明了自己的觀點。
克萊恩不是主謀,歪男操控一切。
 

但是內麗莎不置可否。
她只是念叨自己曾經的朋友。
表示了懷念之情。
 

沃爾夫意識到歪男可能和菲絲以及莉莉的死有關。
 

接著,內麗莎希望沃爾夫重視友情,照顧朋友。
機敏的警長意識到自己的朋友有危險。
很可能牽涉其中。
 

突然,警長看到了內麗莎脖子上的絲帶。
菲絲也有一條一樣的!
這就是魔法物品!
 

絲帶上的魔法阻止了內麗莎吐露真相。
 

而沃爾夫想要拿掉絲帶的舉動讓她大驚失色。
警長趕緊道歉。
看來這比想像中麻煩。
 

內麗莎意識到沃爾夫可能找到了方向。
繃緊的神經鬆弛了下來。
她握住了警長的手,畢竟,這個女孩承受了太多事情。
 

不巧的是,這一幕被白雪公主看到了。
她來找沃爾夫商量事情。
好吧,也許只是個藉口。
 

內麗莎匆忙離開。
白雪公主也不掩飾自己微微的惱怒。
沃爾夫同樣也不遮掩自己的尷尬。
很多事,其實都自然的心知肚明瞭。
 

沃爾夫立即和白雪公主討論了案情。
他認為美女與野獸可能牽扯其中。
 

美女與野獸寓所

白雪公主也贊同。
畢竟事發之前美女和野獸都不同程度的有些怪異。
都向他們表達了某些不安並需求幫助。
 

於是,沃爾夫來到美女與野獸的公寓。
在門外就能聽到他們的爭吵。
 

野獸對沃爾夫依然有些不滿。
而美女似乎想要尋求警長的幫助。
 

美女拖著野獸去一邊統一思想。
沃爾夫百無聊奈的查看他們的公寓。
 

精美的畫像。
高檔的傢俱。
奢華的陳設。
 

這根本不像經濟有困難的人家。
 

當美女與野獸出來時。
沃爾夫假裝稱讚了下公寓。
並暗示這些很貴。
 

野獸因為事情被看破而有些惱怒。
沃爾夫則繼續對美女火上澆油。
提到她尋求白雪公主借款的事情。
 

夫婦兩意識到事情可能包不住了。
但是又擔心吐露真相後被報復。
 

沃爾夫立即抓住他們的擔憂。
提醒他們現在已經很危險了。
說不定下一個就是他們。
 

而這時,來自歪男手下的電話也響起了。
滿是嘲弄和威脅。
似乎和他們的欠款有關。
 

夫婦倆終於下定決定。
決定幫助沃爾夫找到歪男。
 

美女提到了她經常借錢的幸運當鋪。
那裡似乎在收集童話人物的道具。
她還看到過樵夫的斧頭在當鋪。
 

野獸則認為直接去當鋪很危險。
說是有個肉鋪,那裡是歪男貨物的集散地。
自己一直在幫歪男的手下送貨。
 

而他們似乎都和血腥瑪麗有過交道。
看來,事情牽扯的人越來越多了。
 

 

當鋪還是肉店?
沃爾夫面臨抉擇。
也許當鋪更直接,但是可能給美女帶來不必要的風險。
肉店可能要繞些彎路,但是同樣也能找到歪男的線索。
警長陷入了沉思!

屠夫肉鋪

為了不給美女添麻煩,沃爾夫選擇了先去屠夫肉店打探。
畢竟這裡似乎是歪男某種貨物的集散地。
找到這裡和歪男的聯繫也許就能找到這個幕後黑手。
 

沃爾夫注意到肉店裡的貨品都不太新鮮。
原料和商品看著也好久沒有更新。
看來這個肉店不像正常營業的樣子。
 

也許放置在桌子上的奇怪包裹箱就是原因。
沃爾夫確定他們是在暗地裡做著送貨的生意。
 

這時,老闆約翰驚慌的從內室走出。
面對沃爾夫的質問,約翰不知所措。
 

老闆藉口到後面看貨匆匆離開。
 

意識到有問題的沃爾夫立即悄悄跟上。
發現櫃檯後面有一個警報按鈕。
該死,約翰一定通知了後面什麼人。
 

警長趕緊穿過儲存間。
卻看到老闆正在搬動貨物。
但是約翰手足無措的緊張感沒有逃過沃爾夫的眼睛。
 

約翰被突然出現的警長嚇了一跳。
崩潰般的承認了這裡已經被血腥瑪麗搶奪用作他用。
可憐的約翰已經被脅迫控制,肉店只是個掩護。
 

沃爾夫拉開捲簾門,被裡面的狀況驚呆了。
這裡簡直就是一個加工廠。
原料、用具齊全,他們到底在幹什麼?
 

答案揭曉——幻術符文。
這裡就是各種非法魔法的加工點。
 

警長決定徹查這裡。
除了各種原料和工具,他注意到了牆上的黑板。
 

顯然,表面書寫的東西都是掩人耳目。
黑板後面藏有內容。
 

推開黑板,一長串名字映入眼簾。
這居然是幻術符文的交易名單。
童話鎮的人物幾乎都位列其中。
 

地上的鐐銬表明他們還在使用苦工。
歪男在奴役童話鎮的居民做幻術符文。
並廣泛的進行非法的售賣。
 

克萊恩的符文一定就是這裡購買的。
這個傢伙什麼都知道。
那他一定知道如何找到歪男。
 

約翰及時提供了線索——幸運當鋪。
克萊恩一定是通過魔鏡找到了歪男。
而他拿走的魔鏡碎片沒准就在當鋪。
 

看來,不得不去當鋪了。
警長告別了約翰,答應幫助他伸張正義。
而前路依然迷茫,沃爾夫會在當鋪找到答案嗎?

幸運當鋪

根據美女和約翰的線索,沃爾夫來到了幸運當鋪。
這裡是澤西魔的地盤。
而他很可能為歪男幹活。
 

剛進門,就看到樵夫和一個中年男人爭吵。
看來那個人就是澤西。
樵夫似乎在找他拿回什麼東西。
 

沃爾夫趕緊進門。
試圖問個究竟。
 

但是,不等沃爾夫弄明白怎麼回事,樵夫突然暴怒。
開始動手毆打澤西。
 

沃爾夫趕緊出手制止樵夫。
避免事態惡化。
 

沒想到澤西更是個瘋狂的傢伙。
他居然趁機攻擊了警長。
不可理喻。
 

樵夫趁機抓住澤西一陣痛毆。
 

這回,沃爾夫決定袖手旁觀了。
 

但是,看似柔弱的澤西突然變身。
澤西魔醜陋的本相露了出來。
 

 

這下,樵夫不是對手了。
沃爾夫無法作壁上觀。
只能去幫助樵夫。
 

澤西魔迅猛而殘忍。
沃爾夫意識到最好不要被他打到。
每次防禦都謹慎而快速。
 

樵夫湊准機會,找到了自己的斧子。
似乎他和澤西的爭鬥就是因為斧頭。
他認為斧頭是有人偷來當給澤西的。
 

澤西魔兇猛的用尖角攻擊沃爾夫。
如果被擊中,警長就完蛋了。
 

樵夫趁著他們搏鬥,一斧頭砍中澤西。
沃爾夫也騰出手來,舉起大鐵錠打翻澤西魔。
 

這傢伙終於老實了。
他嚎叫說沃爾夫永遠找不到歪男,歪男的門是移動的。
看來他知道沃爾夫的目的,等他好久了。
 

先著手眼前的事情。
沃爾夫問出了克萊恩的外套就在當鋪牆上掛著。
於是開始搜查。
 

從中間的口袋裡警長搜出了克萊恩貪污的部分公款。
也許留在自己身上更有用。
不過正直的沃爾夫選擇了不予理會。
 

下面的口袋中,警長有了收穫。
魔鏡的碎片!
看來終於可以修復魔鏡了。
 

沃爾夫決定趕回辦公室。
而倒地的澤西仍不忘傷害警長。
他說那些女孩都死了,而你卻無能為力。
 

沃爾夫憤怒的毆打了澤西。
卻仍舊被傷害了。
他無力的和樵夫走出了當鋪。
 

警長點燃了一根煙,樵夫想要一根。
警長緩緩遞了過去。
 

兩人沉默的抽完了煙。樵夫轉身離去。
不過,他留下了話語——你已經做到了不少事情。
你的努力沒有白費,一定能夠找到答案的。
 

是啊,不管發生了什麼,他們依然被過往聯繫著。
不論是敵是友,他們有著童話般的羈絆。
他們表面上可能互相傷害,卻在心底希望大家一切都好。
 

童話鎮辦公室

沃爾夫告別了樵夫,心情複雜。
不過,趕緊回到辦公室修復魔鏡才是要務。
 

辦公室裡,現在白雪公主就是老大。
但是藍鬍子似乎有些不滿。
正和她爭吵著什麼官僚主義。
 

蟾蜍也身在其間。
看來是關於集中保護通話動物的法令。
這讓童話動物和藍鬍子都不滿意。
 

不過,沃爾夫帶來的好消息暫時平息了爭論。
白雪舒了一口氣。
 

白雪公主叫巴普夫前去修理魔鏡。
自己向沃爾夫表達了感謝。
順便抱怨了工作,一切都變得自然。
 

沃爾夫說出了自己的推論。
歪男的房間被施了魔法。
房門會隨時改變位置。
 

白雪公主也意識到,只有魔鏡才能找到房門。
 

而魔鏡卻是有意識的魔法物品。
他被克萊恩的噁心行事折磨。
似乎不願意恢復完整,完成工作。
 

巴普夫決定哄著魔鏡恢復。
而白雪公主也希望趁這個時間處理蟾蜍的問題。
她請沃爾夫幫忙。
 

沃爾夫向蟾蜍陳述了厲害關係。
但是蟾蜍卻不想讓孩子離開自己唯一的家。
他說自己有辦法,只是需要一筆錢。
 

警長意識到蟾蜍只是想尋找魔法幫助。
也許當時拿了克萊恩的貪污款就能資助他們了。
不過,這只是一時同情的念頭。
 

最終,理智占了上風。
沃爾夫還是要求蟾蜍一家搬離。
但是科寧該怎麼辦呢?
 

雖然違背了自己一向的原則,警長也不得不決定下來。
他讓科寧繼續留在家裡,哪裡也不能去。
而蟾蜍一家只能去集中農場生活。
 

這種不公平的處理讓蟾蜍很是不滿。
但是他也無能為力。
沃爾夫也感到愧疚,但是自己畢竟對科寧做出過承諾。
 

白雪公主目睹了這一切,有些傷感。
她也願意讓通話動物們離開自己的家。
但是,緊急時期,只能如此了。
 

歪男利用鐐銬和絲帶控制奴役了童話鎮的居民。
他們生產並販賣非法的魔法。
他們殺死了善良的女孩們。
但是,這都是因為什麼?
也許魔鏡能告訴沃爾夫答案。

童話鎮辦公室

沃爾夫和白雪公主在辦公室艱難的商討著對策。
他們既要保護童話鎮的居民,又要儘量安撫他們的不滿。
這時,終於有好消息傳來。
 

魔鏡修好了!
帶著屈辱和憤怒。
魔鏡重新開始了工作。
 

白雪公主忍住對名字的噁心的反應,報出了追蹤目標。
克萊恩。
 

沃爾夫也被公主的表情逗樂了。
他忍不住開起了玩笑。
你確定想看他?
 

魔鏡緩緩顯示出了克萊恩的近況。
他正和血腥瑪麗在一起。
瑪麗似乎要將他弄到一個偏遠的地方躲起來。
 

這說明克萊恩對他們來說還有利用價值。
 

突然,血腥瑪麗毫無預兆的轉向了魔鏡的視線方向。
就像知道背後有人看她一樣。
她揮了揮手。
 

突然,魔鏡上的畫面消失了。
而鏡子居然也短暫的失去了意識。
可怕的女人!
 

免得夜長夢多,沃爾夫乾脆決定先找歪男的魔法門。
魔鏡順利顯示出了帶著標記的房門。
 

接著,標記移動了。
白雪公主發現自己認得新的房門位置。
 

就在中央公園的橋下。
 

中央公園

有了線索,沃爾夫決定出動。
他快步趕到了中央公園的哥特大橋。
 

房門上的標記和魔鏡裡看到的如出一轍。
帶著找到幕後黑手的決心。
以及失去朋友的憤怒,沃爾夫一腳踹開了大門。
 

門內居然是一個魔法的結界。
看來歪男就是通過這個結界保護自己的處所的。
 

警長沖入結界。
趕緊隱蔽起來。
 

瘸腿的提姆卻緩緩而至。
輕鬆的向沃爾夫打著招呼。
他已經等警長很久了。
 

沃爾夫非常吃驚。
敵人居然知道自己的動向。
而且提姆居然和他們是一起的。
 

他拒絕了提姆的友善。
不管這個人曾經如何,在這裡都不被信任。
 

警長自顧自的尋找道路。
不接受提姆的引領。
誰知道笑容背後有沒有陷阱。
 

提姆只好跟著警長。
述說自己的觀點。
對童話鎮的好些居民來說,非法的魔法也是生活的必需品。
 

人們需要警長的保護。
同樣需要歪男的魔法。
黑與白之間,還有灰色的地帶。
 

在提姆的歎息中,沃爾夫找到了一個大門。
罪魁也許就在門裡。
再一次的,警長一腳踹開了大門。
 

房門開啟了。
屋內一覽無餘。
 

警長名單上的惡棍們齊聚一堂。
歪男、叮噹兄弟、澤西魔。
 

但是,真正的老大正安然的坐在沙發上。
輕輕一個手勢,就制止了叮噹兄弟的惡意動向。
 

一個吊著眼瞼的老男人。
沃爾夫想起了他。
正是他的阻止,讓血腥瑪麗放棄了殺死警長的念頭。
 

這個人毫不緊張,甚至有些不動如山的壓迫感。
他告訴沃爾夫,童話鎮裡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角色。
只需要引導他們進入自己的命運就可以了。
 

沃爾夫對這樣的宿命論不削一顧。
但是依然決定坐下聽聽這個老人的見解。
 

畢竟,他們已經聚集起了足夠對抗白雪公主的力量。
而他們的目的和手法卻依然是個謎。
沃爾夫覺得自己必須盡可能的幫助公主,維持童話鎮的安全。
 

這個面目陰森的老人。
殘忍中似乎帶著慈悲。
這個掌控一切的黑手。
沉靜中似乎燃著的火焰。
沃爾夫的命運,童話鎮的未來。
故事將在蕩盡迷霧後迎來最終的高超。
最終的結局!
 

 

第四章完結!盡請期待第五章大結局!

 

 

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