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靈魂 2 (Dark Souls 2) 主線劇情圖文分析

21 五月

廣告

來源:a9vg

作者:AW4WA

 

(本文三分靠截圖,七分靠腦補,主要目的是串起黑魂2的背景故事,如果與事實有雷同,那就恰好如我所願了……)

在不死人的詛咒之前,世上便有名為情愛的詛咒

很久以前,這片土地上的國家叫作彼海姆,而彼海姆的龍學院是研究、教授魔法的學府。他們認為魔法源自古龍,於是以龍為尊,將龍的形象刻在戒指上,頒發給優秀的魔法師。

時間過去很久,此地誕生了兩個新的國家——雅肯與韋因。雖然彼海姆已不復存在,但魔法的使用卻流傳了下來,而且有所發展,出現了名為“人偶”的法術。

韋因的國王有兩個孩子,一個兒子,一個女兒。原本是令人羡慕的王子與公主,可到了他們情竇初開的時候,卻發現彼此相愛了。

禁忌的愛,自然是沒有結果的。

公主嫁到了友邦雅肯,不久會成為雅肯的王妃。
王子娶了美麗的米妲,總有一天他會登基為王。

婚姻與距離隔不斷情侶的愛戀。王子在韋因建造了太陽鐘樓,公主在雅肯建造了月亮鐘樓,他們各自使用名為“人偶”的法術製造了可愛的小矮人——鐘衛,來保護鐘樓,並用法洛斯的機關隱藏了鐘樓的入口。每當一地的鐘樓響起鐘聲,另一地的鐘樓也會隨之響起,先是呼喚,後是回應,二人以此來表達心中仍存的秘密之愛。


王子成為了國王,但米妲發現自己並不是國王心目中的王妃。為了獲得國王的愛,米妲開始無限度尋求使容顏變得更美的方法。不惜使用毒液的米妲,最後變成了魔物。不知是因為國王的嫌棄還是出於米妲的自卑,她再也沒有走進熔鐵城,在城下的堆土塔中,終日浸泡在地底湧出的毒液中,成為了毒妃。

不死人的詛咒開始在雅肯蔓延

雅肯的國王把不死人都關進了監獄。並使用“人偶”的法術製造了不受詛咒影響的茫然衛兵來看守監獄。

但不死人越來越多,原本由人居住的城市變成了一整座關押不死人的囚籠。



沒有人知道詛咒從何而來,弱小的人們只是出於本能地躲避著跟詛咒相關的一切。




但有一個人的思路跟弱者不同,那是來自韋因的公主。公主精習咒術,她認為不死人的出現意味著始源營火即將熄滅,於是她留在了囚籠中,開始嘗試製造始源營火,如果有新的營火誕生,替代即將熄滅的始源營火,或許不死人的詛咒就會消失。

在傳承魔法的國度中,王妃留在充滿不死人的監獄中研究咒術的起源。雅肯的人們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或許發生在自己身上的詛咒,就出自這位韋因公主之手。

雅肯開始仇視韋因。

國王任由不被愛戴的王妃留在了囚籠中。


隨著不死人越來越多,囚籠已然飽和,雅肯的國王開始把不死人放逐,從囚籠運往密港,放任其自生自滅。

但距離密港不遠,便是韋因邊境的森林,不死人開始步入韋因的國境。韋因的國王對不死人進行了狩獵,弱小的不死人躲藏在森林的邊緣不敢深入。

但越來越多的不死人進入了森林,隨著詛咒的蔓延,負責狩獵的人也變成了不死人。

看著從雅肯蔓延來的詛咒,韋因開始仇視雅肯。

雅肯與韋因終將滅亡

有一對不死人兄弟,他們沒有屈從自己的命運,在被放逐的這片土地上遊歷,他們討伐巨物,獲得了強大的靈魂與力量。

哥哥叫安第爾,弟弟叫汎克拉德。

這對兄弟要建立自己的國家,一個可以拯救不死人的國家。推翻雅肯和韋因就成為了必經之路。

汎克拉德開始組建自己的龍騎兵軍隊,安第爾製造了地龍當作軍隊的坐騎。這支軍隊四處征戰,無往不利。

戰火波及到了囚籠和熔鐵城,鐘衛們前所未有地忙碌了起來,每擊退一次侵略者,他們都會去鳴響大鐘,向遠方的戀人報捷。但在戰爭的洗禮下,鐘衛們也漸漸變得不那麼可愛了。

公主的研究接近了尾聲,但她最後一次的實驗還是以失敗告終。沒有人知道她離成功複製始源營火有多近,只知道在這次實驗後,原本擠滿不死人的囚籠變得空空蕩蕩。

如果說營火燃燒的是不死人的靈魂,那麼始源營火又是以什麼作為燃料呢?

幾乎是親手屠城的公主陷入了自責的深淵,帶上了罪人的刑具,把自己關在了囚籠的深處,從此不再使用咒術。


汎克拉德與安第爾帶著軍隊入駐囚籠,不再為難自責的公主,任由她留在囚籠深處。負責駐守囚籠的國王士兵並不知道這位罪人身犯何罪,而國王也只派了安第爾製造的異形留在罪人塔底看守,漸漸也就沒有人還記得有這樣一位罪人了。


雅肯國王的死應該是發生在不久之後,發生在囚籠以外的地方,但他的命令依然在束縛著自己的士兵,因不死人而招致滅國的怨毒使他們在各地遊蕩,把所見的不死人或是屠戮或是抓入已經易主的囚籠。


韋因的國王漸漸自傲起來,人稱鐵王的他,擁有著用“人偶”法術操縱的重鐵兵,加上熔鐵城易守難攻,汎克拉德的軍隊久攻不下。

為了彰顯自己的偉大,鐵王開始改建熔鐵城,使它變得越發雄偉起來。

也許是熔鐵城座落的山峰再也無法承受它越來越重的品質,熔鐵城陷入了山頂,山中的岩漿淹沒了半個城池,熔鐵城從此座落在火山口上。

而從岩漿中冒出的熔鐵惡魔燒死了鐵王。

韋因這個國家也就此覆滅了。

只有兩個鐘樓響起的鐘聲還記得曾經有一段無法公開的戀情。

新的國家名為多蘭古雷格

汎克拉德剛剛開始著手建立國家,從異國而來的杜娜湘卓就找上了門。她告訴國王和國王的哥哥,不死人的詛咒也出現在了自己的國家,且愈演愈烈,這已經不是僅僅發生在多蘭古雷格的災難了。她還說大海的彼岸有巨人的國度,巨人是接近古龍的存在,而古龍擁有不朽的生命,如果要探求靈魂的根源,研究巨人無疑是最直接的方式。她希望國王去尋求巨人的力量,借此瞭解不死人詛咒的本質。




國王渡海戰勝了巨人。安第爾得到了活的巨人進行靈魂研究,而汎克拉德得到了“巨人的共鳴”。

結合“人偶”的法術與“巨人的共鳴”,汎克拉德製造了“巨偶”。使用“巨人的共鳴”驅動巨偶,汎克拉德建造了雄偉的王城,建造了空前強大的多蘭古雷格。



隨著對巨人靈魂的瞭解,安第爾的研究越發瘋狂,無論是不死人的詛咒還是國家的未來都被他拋在了腦後。對安第爾來說與其費力去研究如何解除詛咒,不如直接讓自己成為不朽的存在。

當國王再次見到哥哥的時候,哥哥已經變成了古龍。觸碰到靈魂本源的哥哥接近全知,已然置身世外,但他還是告訴了弟弟通過傳火可以解除不死人的詛咒。

汎克拉德對外界隱瞞了古龍的真實身份,查封了安第爾之館。

之後他決定焚燒自己的靈魂進行傳火,解除世上不死人的詛咒。

動用巨偶的力量,汎克拉德在王城的地下建造了“渴望王座”,因為只有在這樣的地方才能焚燒掉強大如王一般的靈魂。所謂王座就如同孤立在地底的火爐,只有使用“巨人的共鳴”驅動巨偶搭成天橋,走上天橋越過地底的溝壑才能到達王座。

王座建成後,汎克拉德才向自己的心腹與王妃公開了傳火的決心。令他意外的是,除了騎士雷姆,王妃和其他人都不贊成自己傳火的決定。

雷姆喜歡宣告死亡的黑鳥,甚至把黑鳥的形象鑄在自己的盾牌上,但這並不是什麼奇怪的癖好,對於被奪去安息權利的不死人來說,死亡是一種美好的嚮往,所以他理解汎克拉德的執念。

而韋施塔德所代表的另一派不希望汎克拉德就此結束自己的生命。更加長久地侍奉在國王身邊才是韋施塔德所願。

就在國王的左右手反目之時,巨人王率兵渡海而來,前來奪回“巨人的共鳴”。

可還曾記得雅肯與韋因的覆滅

汎克拉德來到防衛巨人的要塞迎擊巨人王。在這場況日持久的戰爭中,不但少了哥哥安第爾的幫助,甚至連王妃也沒有出手相助,她就這樣任由巨人王奪回了“巨人的共鳴”,從而達成了自己的心願——讓國王無法傳火。

無法驅動巨偶的國王,無法傳火的國王,在這一刻才明白王妃的理想並不是建立拯救不死人的國家,而是建立屬於不死人的世界。

隨著對巨人靈魂的深入研究,安第爾、杜娜湘卓、汎克拉德都在接近靈魂的本源,但在看到靈魂的本質後,他們做出了三個不同的選擇:安第爾選擇讓自己不朽,置身世外;杜娜湘卓選擇放任始源營火的熄滅,等待黑暗的降臨;只有汎克拉德希望傳火,消除詛咒,讓世界得以在光明中延續。

汎克拉德開始畏懼王妃的想法,離開了戰場,逃離了王城。

王妃任由國王離開,只是讓韋施塔德寸步不離地保護國王。對於韋施塔德來說,王妃剛好滿足了自己的願望,從此他便可以永遠侍奉不死的國王了。

雷姆意識到了王妃的想法,在得知熔鐵城的主人已經變成熔融之土的化身後,開始尋求他的幫助。或許在多蘭古雷格的土地上,只有熔融之土才能與王妃抗衡。

雷姆暗中把熔融之土提供的重鐵兵編入要塞的守軍中,加強對巨人的防守。並在要塞中飼養熔融之土提供的火蜥蜴,希望它們能夠成為對抗巨人的戰力。但當他把重鐵兵編入王城的守軍中,準備伺機扳倒王妃時,很快便被王妃察覺了。

王妃石化了王城裡的重鐵兵,並以國王的名義把雷姆定為反叛者。

曾經賞罰分明的國王,如今卻定罪于忠心守衛要塞的心腹,這讓其他士兵很是不解,他們只能得出“國王變了”的結論。

雷姆從此消失了,只剩他那鑄有黑鳥圖案的盾牌留在了飼養火蜥蜴的房間裡。

為了不讓“巨人的共鳴”落在別人的手上,王妃以國王的名義發號施令,開始積極地應對戰局。她用詛咒的力量仿造勇士的鎧甲,以國王的名義賜給不敢衝鋒陷陣的士兵,促使他們直面巨人的進攻。但收效甚微。

最後,戰爭在無名英雄的幫助下結束了,巨人王倒下了,多蘭古雷格慘勝,可是沒有人找到“巨人的共鳴”。

早已離開前線的汎克拉德來到阿馬那祭壇,聽著此地米勒法尼特唱給死者的歌聲,念及這世上無法得到安息的不死人,他想要傳火的執念愈發無法割捨。仿照“渴望王座”的佈局,國王在阿馬那祭壇的一處岩洞中央擺了一把椅子。想要繼承火的男人,就在這把椅子上親手結束了自己身為生者的時光。他的靈魂,還有傳火的執念,都留在了這小小的王座上。

韋施塔德在阿馬那的營火旁找到了已經變成游魂的國王。按照國王希望得到安息的遺願,韋施塔德將他帶到了不死靈廟的深處,因為只要心存敬畏,這裡接納一切死者。韋施塔德從此再也沒有離開過不死靈廟,他也不允許別人見到國王的這副尊榮,寸步不離地守在汎克拉德的身邊。

不死人的使命

化身古龍的安第爾得知了弟弟的結局,雖然對他來說世界無論光明還是黑暗都已沒有意義,但手足之情還是促使他去完成弟弟傳火的心願。在某位老防火女的幫助下,安第爾創造了擁有防火女特質的夏娜洛特。這位老防火女來到多蘭古雷格之外的地方,引導異邦的不死人前往多蘭古雷格尋找解除詛咒的方法,再由夏娜洛特引導其中的強者來到龍祭壇。安第爾會把能夠穿越時空的“灰霧核心”交給強者,讓其回到過去完成“無名英雄打敗巨人王”的宿命,帶回“巨人的共鳴”,最終登上“渴望王座”。

杜娜湘卓看著這一切,緩緩移動著自己手中的棋子。

自己能夠自由進出“渴望王座”的王妃卻讓來到王城的強者去拿汎克拉德的戒指。又從阿馬那祭壇擄走了一個米勒法尼特,用她的靈魂和自己的詛咒製造了歌唱惡魔,安置回了強者的必經之路上,以慰藉黑暗生物的歌聲為誘餌,讓強者步入自己認為的安全地帶。


要見汎克拉德更是要過韋施塔德這一關,於其說是在效忠國王,韋施塔德的行為不如說是在效忠王妃。或許杜娜湘卓的黑暗之力已經深深侵蝕了韋施塔德的靈魂,這才是他與雷姆反目的根源。

在“渴望王座”前,王妃安排了監視者與守護者。或許他們曾是國王的心腹,但現在他們被黑暗侵蝕的靈魂不允許任何人登上王座。

而一旦得知有人找回了“巨人的共鳴”,杜娜湘卓更會親自在王座前恭候強者。

在始源營火即將熄滅的此刻,她要做的就是確保薪火不會傳遞下去,耐心等待黑暗的降臨。

假如有人登上王座,渴望的會是什麼

是焚燒自己的靈魂,讓世界在光明中輪回下去?

還是單純看著王座的大門緩緩關閉,等待四周陷入黑暗,讓世界不再輪回?

那就只有登上王座的人才會知道了。

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