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國無雙 4 劇情解讀與國傳劇情梳理整合

11 四月

廣告

作者:哲勒

來源:A9VG

 

前言

·本帖含有個人對劇情的見解 歡迎各抒己見的討論

·由於本貼本意為幫助不理解本作斷章劇情的人理解劇情和中心主題用 僅作劇情闡述和梳理以及少量科普。並不是劇情翻譯貼。希望看的時候以理解因果關係和之乎所以為前提。部分翻譯只是輔以理解


·暗榮洗白部分不予以多解釋 懂的自然懂的 不懂的也無所謂要懂 因為結局是唯一的 過程洗白也不影響劇情的指引性 

年表
厳島合戦

桶狹間の戦い(織田之章)=桶狹間の戦い(德川之章)

関東出兵(上杉之章)=関東出兵(關東之章)

川中島の戦い(武田之章)=川中島の戦い(上杉之章)

信長上洛戦(織田之章)

観音寺城の戦い(近畿之章)

掛川城の戦い(德川之章)=駿河侵攻(武田之章)=遠江防衛戦(關東之章)=駿河防衛戦(關東之章)/ 六條合戦(織田之章)

三増峠の戦い(關東之章)

金ヶ崎追撃戦(近畿之章)=金ヶ崎撤退戦(織田之章)

姉川の戦い(近畿之章)=姉川の戦い(德川之章)

野田福島の戦い(織田之章)

三方ヶ原の戦い(德川之章)=三方ヶ原の戦い(武田之章)

小穀城の戦い(近畿之章)

長篠の戦い(織田之章)=長篠の戦い(武田之章)

四萬十川の戦い(四國之章)

紀州征伐(織田之章)

英賀合戦(中國之章)

手取川の戦い(上杉之章)

上月城の戦い(中國之章)

禦館の亂(上杉之章)

耳川の戦い(九州之章)

天目山の戦い(真田之章)

備中高松城の戦い(中國之章)

本能寺の変(織田之章)

神流川の戦い(真田之章)

山崎の戦い(天下統一之章)

賤ヶ嶽の戦い(天下統一之章)/引田の戦い(四國之章)

小牧長久手の戦い(天下統一之章)

沖田畷の戦い(九州之章)

四國征伐(天下統一之章)

第一次上田城の戦い(真田之章)

人取橋の戦い(東北之章)

岩屋城・立花山城の戦い(九州之章)

九州征伐(天下統一之章)

郡山合戦(東北之章)

忍城の戦い(關東之章)=忍城の戦い(真田之章)/奧州仕置(東北之章)/小田原征伐(天下統一之章)

第二次上田城の戦い(真田之章•東西軍)

関ヶ原の戦い(天下統一之章•東西軍)/長穀堂の戦い(東北之章)=長穀堂の戦い(上杉之章)/石垣原の戦い(中國之章)

大阪の陣(天下統一之章)=大阪の陣(真田之章)

※戰役中=代表同一場戰鬥 /分隔代表同一時間段 不同地方的戰役

四國之章:阿讃侵攻&伊予侵攻 為半架空

因為元親統一四國是信長死後開始的。所以時間地點都對不上。但四國之章的順序與元親統一四國的順序是一樣的。

劇情綜述

劇情概要·主幹X枝幹

主幹:關係到劇情日後展開整體走勢的對話&CG

枝幹:關係到劇情人物關係&人物去向的對話&CG

時間段和起到的作用參見年表

劇情概要·章節核心

部分章節有其核心思想劇情圍繞核心思想展開

劇情概要·人物描寫

描寫人物性格的事件為以後的的展開鋪路

 

劇情·全劇寓意

花和枝幹以及季節。

 

花—主要是指櫻花,象徵日本武士道絢爛而短暫的美學。日本人認為人生短暫,活著就要像櫻花一樣燦爛,即使死,也該果斷離去。櫻花凋落時,不汙不染,很乾脆。在此特指幸村實則也隱含比喻眾多為亂世這個殘酷季節凋零的生命。

 

幹—暗喻家與國家,沒有枝幹則花不再開。沒有家維持家業的人大家都乾脆的凋零則更不會有國家。有了枝幹,才會有花。而花開花謝的輪回是季節自然現象。要是沒有了枝幹這個自然現象更不可能存在,幹與花分離悲痛萬分,但卻不能脫離泥土與花一起死去,因為幹肩負孕育花朵的使命。這裡特指信之和景勝,但這兩人擔當幹的寓意是不同的。

 

季節—暗喻亂世,花開花落是季節自然現象。那麼亂世就是殘酷季節,使得盛開的花凋零。雖然明白,花開花謝只是自然現象。但仍然會為落花心痛,尤其是托載著花的幹。

 

※注:大谷吉繼的寓意也是花,不過和幸村的品種不同。是椿花。花落之時,一樹山茶同時凋零,頗具壯烈、悲愴之美,被日本人譽為「落椿」,視之為武士的靈魂。滿地凋零卻完好如初的**,那是一種不眷戀生命,傾注熱情追求永恆的壯志雄心。結合大谷吉繼的另一代表物蜉蝣共同象徵著角色主題“一瞬”

 

劇情/事件關聯整合&詳解

 

※閱讀前必看說明

 

·本帖僅說明事件串聯和劇情展開等要素用以輔助瞭解劇情之用,大意會說明但由於戰國人物關係錯綜複雜具體人物記事不予以詳細說明,請自行參照百科。


·有部分人的劇情是由“詐屍的人”頂替了如北條氏康&井伊直虎具體查找資料需要查2個人才比較容易理解分別是 —北條氏康&北條氏政/井伊直虎&井伊直政(後者為被頂替者)


·本作有部分誇勢力關聯內容具體可參照年表


·因為暗榮洗白能力高超主要矛盾看不清很正常還是那句 若有不懂 請自行百科 貴圈真亂真要具體起來跟裹腳布一樣的 而且有損遊戲裡塑造的光偉形象LZ還是縮了


·本作有部分劇情是由第三者評論帶出走勢的(一群未來眼光時勢評論家)所以不能光看關鍵人物的對話去瞭解,第三者陳述的會在後面加上(XX/XX

主幹篇·中國之章

中國知略攻防戰/百萬一心/軍師組的友情/時代流向

·調兵遣將細節請自行過目該戰役條目中國之章的主幹實則不光知略戰爭還有一個是見證時代流向但這個流向和大谷時常提在嘴邊的不一樣一句話言之 就是3代毛利掛在嘴邊的記錄歷史。至於百萬一心又是怎麼回事?這個和毛利元就生平的記載有關  保護領民為領主使命 珍惜民眾的生命。百萬一心即為同心同德萬眾一心的意思 

相關事件

知略

△瀬戸內の嵐

△戰術戰

百萬一心

△戰術戰

△感想戰

△撤退命令

△高松城水攻め

時代流向

△官兵衛の真意

△中國大返し

軍師組的友情

△友について

△感想戰

△半兵衛の死

△高松城水攻め

 

中國篇中心思想比較分散所以一個對話的信息量很大另外兩兵衛的很多事件和織田之章有關需要關聯閱讀 而隆景和半兵衛則與天下統一篇有關

△瀬戸內の嵐

·主要內容就是毛利著名的嚴島合戰戰前準備。毛利如何把陶晴賢釣來嚴島然後如何利用周邊軍勢把陶晴賢困死嚴島的。這裡說的海賊就是村上武吉  只答應借兵給毛利一天

 

△友について

·元就提到過去的友人弘中隆包的恩怨  弘中隆包作為元就的友人 基本是被元就逼死的 另外關於這位的事件帝國有不少 這裡大概是因為劇情編排問題沒法仔細交代了 具體可以翻閱相關詞條了。因為弘中隆包是元就的知己 所以能試穿元就的計謀但陶晴賢不聽 最後陶晴賢和他的軍師弘中隆包一起掛在嚴島。無論是弘中哪個行動都是竭盡了忠義 但是元就說歷史上 有才者都是孤獨的 有才華又能互相理解的同時代基本沒有 智者之間就如他和弘中隆包。註定只能對立不能相惜  

 

隆景:反過來也是有可能不是互相對立 而是因為各具才華才能互相理解而成為朋友呢

元就:因為互相察覺對方的才華然後互相理解並相信嗎?希望你能有這樣理解你的人出現

主要是為隆景日後和官兵衛的友情鋪墊那個人就是官兵衛

 

 

△戰術戰

·該對話信息量較多首先是官兵衛似是而非的計謀,再是毛利百萬一心的思想

 

元就:織田軍以羽柴秀吉的本隊和羽柴秀吉的別動隊兩方面進軍毛利家

隆景:要是這邊兩方面應戰的話簡直愚蠢至極

元就:是的所以只能時間差各自擊破首先擊破兵力較少的官兵衛比較妥當

隆景:官兵衛當然猜到這樣所以會在姬路城附近無縫隙的分佈守備隊。以鞏固萬全。但僅限一個方向城南附近因為地形難以攻陷所以沒有配置守備隊

元就:所以從這方面考慮一定會先攻陷這裡但這其實是陷阱 守備隊才是真正的偽裝

隆景:把民眾偽裝成守備隊真正的兵埋伏在城南附近。只要進攻過去就會將我們一網打盡

元就:只要擊破偽裝成守備隊的民眾攻入姬路城就可破解官兵衛的計策。姬路城別動隊也會崩潰

隆景:不這樣的話秀吉本隊會進攻吧沒有以民為敵最終成為勝利者的人

元就:原來如此毛利家就以隆景的策略為本次作戰方針吧

↑倒數第二句百萬一心思想見證。與後續的事件有呼應具體查看分類目錄表

 

△感想戰

·智者惺惺相惜的伏筆對話同時也是本作時間線上第一個提到花和幹的對話有比較深的寓意

 

官兵衛:你不想在戰場上花散就別勉強自己

半兵衛:難道你覺得花太虛幻?官兵衛大人花謝一期 並不是終點  花開輪回只要枝幹尚存。

官兵衛:敵人似乎也有優秀的軍師指揮,但卻有繞開民眾避免民眾犧牲的天真性格

半兵衛:但是官兵衛你喜歡這樣天真的人吧我的話是喜歡的

剔除花開花謝的兩句F L A G  後兩句都是為官兵衛和隆景的友情(天下統一之章)做伏筆。

 

△撤退命令

·一是為日後半兵衛病死鋪墊二是隆景和官兵衛兩軍師惺惺相惜鋪墊三是秀吉不犧牲己方的戰法與毛利百萬一心思想的吻合點。半兵衛那句死於戰場是真有其事

三成:失禮了秀吉大人  毛利元就的策略(毛利的離間計有名 可以去自行查詢相關事蹟)我軍背後的三木城背叛了。信長大人的命令停止救援上月城 火速撤退

秀吉:對上月城的同伴見死不救?

半兵衛:要撤退才行秀吉大人 這樣下去很危險。而且這是信長的命令吧

秀吉:不行信長大人的做法是信長大人的做法我有我的方法

半兵衛:跟著秀吉大人真的太好了

秀吉:半兵衛你要去哪裡

半兵衛:去準備救援上月城的官兵衛大人那裡我好歹也是軍師啊

 

 

△官兵衛の真意

·這段CG其實跟織田之章兩兵衛死勁跟信長插F L A G有關也和時代的流向有關

隆景:你應該知道信長的做法 無法統一天下

官兵衛:我沒有看信長所創造的天下我看到的 是更前方

隆景:更前方?

官兵衛:準備迎接戰亂

 

 

△半兵衛の死

·和花有關的第一個死去的人是半兵衛往後和花有關的人死去也有花落的鏡頭暗示。另外這CG半兵衛的遺言會有理解你的人出現的那個人就是指隆景也對應元就之前的△友について

半兵衛:再等等馬上 馬上屬於秀吉大人的天下就會到來了。

官兵衛:信長的天下要結束了

半兵衛:人之將死總有看得到的東西吧官兵衛

半兵衛:真相創建秀吉大人和大家都會歡快大笑的盛世……

半兵衛:你會變得寂寞吧官兵衛(就是我走了你在世上已經沒有知己)但是 理解你的人一定會出現的……  

 

 

△高松城水攻め

·可以理解類似於下邳之戰的水淹城池建立堤壩將城置於其中讓水流不出來以此圍城 用意是挫敗敵方戰意,以求不戰而屈人之兵 減少犧牲 官兵衛這思想在天下統一事件 天下三策也有表述

 

隆景:他們在努力控制死傷秀吉是這樣 他的軍師也是這樣

元就:你看來很欣賞黑田官兵衛你能讀懂他的思想嗎

隆景:我覺得他在等待時機。織田信長消失後的世界

 

 

△中國大返し

·秀吉領命攻打中國途中光秀造反本能寺信長被光秀打趴然後秀吉從中國大規模撤退往後就是山崎之戰了。對應之前兩兵衛和隆景給信長插的F L A G 這段也是天下統一之章的開場CG。但這段多了毛利後方追擊與否官兵衛的旁白。官兵衛說的隆景是要見證時代變遷的人。而另一方面隆景也說了織田不會來了。可以見得他和官兵衛相互理解程度對應後來天下統一之章描寫兩人友情的分支。真正天下統一之章的預熱在中國之章。

 

 

枝幹篇·中國之章
△こ隱居

△俺たちの家を守るため

△記憶から呼ぶ聲

△二條城の忠節

基本都是關原之戰後續人物去向交代

 

△こ隱居

·這個簡單前路早已無知己 空餘隻影在人間 那句我沒有那個人那麼溫和說的是隆景

 

△俺たちの家を守るため

·關原剛結束清正就馬上殺回九州平亂官兵衛說 連續戰鬥 你不疲憊麼 是因為對三成的罪惡感?(所以要讓自己這般疲憊借此忘記)

 

官兵衛:抱著天真想法是打不贏仗的你就一邊休息吧

清正:我確實討伐了我的朋友但更因為這樣 無論如何都要由我保護豐臣的家。要在家康的庇護下讓豐臣的家存活那麼就必須討伐背叛家康的人

官兵衛:但你將來呢?(又一 F L A G)算了現在先協力解決大友創造德川的太平盛世

↑清正還活著的時候德川還有點投鼠忌器不過他死後就呵呵了這個和後面△二條城の忠節也有關係

 

 

△記憶から呼ぶ聲

·前路早已無知己 空餘隻影在人間 之二 路邊小孩叫官兵衛こ隱居而官兵衛則表示 我不適合這名字 這名字應該是 喜歡讀書或睡午覺 更溫柔的人,然後緬懷已經死去的朋友。

 

 

 

 

△二條城の忠節

·德川和豐臣秀賴在二條城談判的事件。這個事件也被暗榮做成過戰鬥2代雙劍豪的京洛動亂。關原之戰十一年後德川和豐臣的會談是德川要求秀賴出城去見他。小猴子唯一一次離開大阪城本來就身份上 秀吉是關白而德川是征夷大將軍  小猴子出城去見德川於理不合外加人生安全問題小猴子他娘澱君是不允許的。但為了帶小猴子出去和家康會談清正答應會全程不離小猴子保護他人身安全。這對話的話清正已經是半個德川臣下而德川之臣另有席位家康要跟小猴子1V1 而清正死活不離開小猴子   

                              

清正:作為武士需要常伴在君主身邊作為武士的頭領的家康大人會理解我的心情的吧

高虎:你!

家康:高虎夠了 清正 我允許你同行 為秀賴公盡忠

就是 清正擔心1V1家康會對小猴子不利 所以要寸步不離小猴子 但是你既然是世人認知的為德川盡忠的德川臣下 在主君面前對另一個主君示好外加對主君懷疑 所以其實這也是家康不爽清正的一個原因 順帶說 這次會談清正和福島是做了玉石俱焚的準備的。會談結束後

 

高虎:清正所作所為不能輕饒他在天下的會談上明顯的表示對豐臣的忠心

家康:他討伐了三成在此之後十年一直抱著這份罪惡感活下來了。即使被罵作忘恩之臣依舊為我盡忠職守一切都是為了保護豐臣。對比畏懼我而對我阿諛奉承的豐臣舊臣來說他的忠義令人敬佩

高虎:家康大人?

家康:清正名副其實的是豐臣的頑強的厚壁只要有這壁尚在 我們無法對豐臣出手(關於壁 這個可以去查天下統一篇 三馬鹿的關聯事件目錄)

↑順帶一說清正拉小猴子見完家康這次回去就掛了

主幹篇·九州之章

三家之爭/島津霸唱/不放棄

主題是不放棄,與島津經常掛在嘴邊的賭博和島津著名戰術釣野伏相輔相成直接關聯到最後的關原突破戰。而三家分別是龍造寺家/大友家/島津家  除了沖田畷之戰 之戰是對龍造寺外岩屋城/耳川之戰 都是與大友家的戰鬥。外傳柳川之戰則是與鍋島直茂(東軍)之戰 是立花和島津不共戴天的兩勢力聯手之戰。然後這裡我也簡單科普下好了,省得人以為立花誾千代和立花宗茂是兄妹。立花宗茂是高橋紹運之子,原名高橋統虎。立花誾千代是立花道雪之女。高橋紹運和立花道雪都是大友家的家臣。立花道雪沒有兒子於是高橋紹運和他聯姻後把他兒子“嫁”過去了。具體細節可以自行查閱條目。另外九州篇的對話實則在戰場上不少而陣地的對話相對隱喻所以只能抓主幹寫了

 

相關事件

△初陣

△壯烈な記憶

△兜の緒

△鬼島津のバクチ

△父と子

△諦めない

△初陣

·這個的背景是大友宗麟狂信基督教導致家臣內部矛盾。一邊要打倒進一邊反對打島津。主戰派其中一人不爽,直接帶兵去和島津PK 於是島津和大友打起來了。而這段CG就是島津後期行動的鋪墊。豐久和立花夫婦對戰抱著玉碎的決心以換取島津的勝利然後被義弘抓回來了。

 

豐久:伯父為什麼攔著我!幹掉立花這場戰仗就贏了

義弘:然後你也死了

豐久:只要島津能贏我的性命算什麼

義弘:能賭上性命一戰的戰爭人生只有一次。你敢說這場就是這樣?一邊歇去

義弘:戰鬥中被打落頭盔實乃武士之恥!

↑這個CG和後面關原突破戰呼應。另外島津戰法釣野伏是需要餌抱著捨身的覺悟誘敵的。而豐久在關原就是這個餌。所以讓他一開始就抱著捨身的精神以贏取島津的勝利。被打落頭盔是不熟的武士和最後關原突破戰也能對應。

 

△壯烈な記憶

·對應初陣的那個背景介紹,大友就一二貨。而這個二貨搞出來的爛攤子高橋紹運依舊竭盡所能的為這個二貨竭盡所能。

 

豐久:為什麼會如此顫慄,戰鬥明明結束了。

義弘:小子你被紹運的氣魄嚇到了麼那個人為了無能君主的命令來攻打耳川戰前準備都沒。一般人在這情況戰前就已經放棄了。但他不但沒有放棄還追殺大哥到最後。戰爭就是賭博,勝負到最後一刻都難以分曉。你一開始就覺得會輸就已經決定了你後面一定會輸紹運知道這點

豐久:紹運竟然是伯父如此尊敬的人,那麼就由我打到紹運!

義弘:要說大話你先別在那發抖,連立花的小姑涼和小子都幹不過,不許再擅自行動。

豐久:我想打到紹運和立花總有一天我要讓伯父承認我

重點句是義弘的戰爭就是賭博要是一開始就抱著輸的心態必敗無疑。勝負不到最後一刻難以分曉。與關原突破戰島津絕地突破對應。深處絕境也不能放棄 更不能抱著必敗之心戰鬥。關原困境 本來義弘已經準備和家康玉石俱焚了。但在豐久的勸說下敵中突破賭命一搏最後成功從關原撤退。這裡豐久的想讓伯父承認也是後來捨身行動的一個關鍵另外豐久在伯父的教導下成功習得不放棄技能。

△兜の緒

·龍造寺率兵攻打島津兵力約3W 十倍於島津。此戰島津用伏釣以少勝多一舉擊破龍造寺。龍造寺勢在此戰後元氣大傷沒落~滅亡。

弘:龍造寺30000而島津只有3000 根本不可能贏

豐久:伯父我也要出陣

義弘:不會打仗的小鬼來了也是礙手礙腳

豐久:礙手礙腳的話就把我丟下吧即使死也不侮辱島津之名

豐久:這樣我死也不會掉下頭盔了敵方的將兵也會認可我的覺悟吧!

義弘:我說過了能賭上性命一戰的戰爭人生只有一次。你不是要打到紹運和立花麼?

義弘:這場戰鬥要贏 顛覆不可能事才是勝負最值得回味的

義弘先是一個否定再在最後一個肯定。實則是心中早有了計較如何去打贏龍造寺。同時這場以少勝多的戰役也對應了上面說的勝負不到最後難以分曉一開始放棄就結束了。

 

△鬼島津のバクチ

·豐久親眼見識到長輩們的實力,什麼叫化不可能為可能。從此心中伯父形象又高大上了。同時習得不放棄技能LVMAX

 

豐久:戰勝了10倍於自己的敵人。難以置信

義弘:小鬼你今天不抖了嗎

豐久:你又來教訓我嗎

義弘:連我的用意都看不懂你這輩子都贏不了紹運

義弘:做的不錯作為一個小毛頭

豐久:我深切的感受到島津的強大大家都是不氣餒戰到最後呢!所以這麼強大

義弘:別得意了小鬼島津尚未功遂 接下來是制霸九州 對手是紹運和立花

豐久:雖然紹運和立花的才華在我的十倍以上但我到最後都不會放棄!

義弘:那麼我就讀你贏吧要是你贏了我的得點也會很多  

 

△父と子

·背景簡要交代下。由於龍造寺倒臺九州大勢已經傾向島津。於是島津怒草大友但高橋紹運和立花家拼死抵抗。戰線在岩屋城立花山城。主要戰線是岩屋城,然後岩屋城的守將是高橋紹運。此戰島津以50倍于高橋紹運的兵力攻打岩屋城。最後結果是紹運死戰不降戰死。島津人多但也傷亡甚大,後續解說接CG

 

義弘:別沖過頭小鬼 你以為你跟誰扛。他們到最後一刻都不會放棄的 輕敵一定會被反撲的。

↑這句基本把立花後來的不放棄和島津的不放棄統合到一起了對應後來的吳越同舟。

 

△諦めない

·這個CG發生了什麼事。其實就是紹運拼死拖住了島津的戰線而在他死戰的時候宗茂向豐臣求援。雖然紹運兵少最後身死但他把島津拖住了,最後豐臣軍殺到來九州。島津面對的就是大友&豐臣聯軍他消滅大友稱霸九州也不可能了。所以義弘說紹運贏了。紹運用少量兵力耗費了他們不少時間對大友家盡忠最後保住了大友家並妨礙了島津一統的步伐。另外就是這裡義弘問豐久要不要放棄,豐久說不。實際情況等同于關原面對德川大軍豐久依然不放棄這裡面對豐臣大軍只是個預熱。

 

枝幹篇

△吳越同舟

△子犬の記憶

△自慢のせがれ

△旅立つ息子

立花與島津 關原之戰後續處理

 

△吳越同舟

·本來關原之戰宗茂的戰線是在大津城(3代關卡)但把大津城打下了西軍敗北消息也來了。於是只能撤退撤退途中碰到關原突破回來的島津與仇人共乘一船 。不過這裡有個細節是 立花家家臣建議宗茂趁時島津疲憊報了殺父之仇 但被宗茂斥責。宗茂主動對義弘說 你我現在都是豐臣軍應該同舟共濟 舊恨不予計較。而義弘則提議宗茂不回柳川封地與他共同到薩摩對抗東軍。但宗茂以放棄自己的城池前往他人領地有違立花家家訓拒絕了。義弘感服回到領地後派兵援助立花家。然後在此也有插曲就是鍋島直茂這個西軍忽然背叛改投東軍於是乎為了城池 立花與島津聯軍就和鍋島直茂打起來了


宗茂:已經不在了嗎?那個跟小狗一樣的人誾千代會覺得寂寞吧

宗茂:他到最後都沒放棄吧

義弘:你不在這裡解決我嗎?

宗茂:失去親人的痛苦我比任何人都清楚

↑雖然暗榮的改編下變成這樣了不過不離主題啦  

△子犬の記憶

·和誾千代追憶豐久的事件

 

△自慢のせがれ

·這對話說來比較複雜。其一是對島津天下第一大賭的交代其二是對勝負不到最後一刻不能分曉的交代。總而言之就是對島津這一塊的總交代事件起到“合”的作用下面我一個個點說高虎先是報憂然後報喜簡單來說就是先棒打後給糖,本來對於島津這個西軍派最怕的就是家康的發難。所以對於高虎這個使者見面也算是一種未知的賭博。而高虎最後的話是家康不處罰島津。首先你要要知道這個不處罰是多難。立花被易改、西軍各路參戰大名或是處死或是戰死或是減封。要是當初島津直接在關原放棄突破的話根本換不到這個結局。所以關原突破戰實乃島津的最大的賭博。這一賭看不到勝機但對應上面的勝負不到最後一刻不能分曉最後也不能放棄。另外是一個題外話這裡說的是福島給島津拼死求情。但實際上給島津求情的是井伊直政。井伊直政和本多追擊島津被島津所傷依舊拼命向島津求情,本來家康是要弄死島津的但最終還是沒下手。要是島津當時沒幹這一架也沒有這樣的果。不過因為這一切開始都不知道所以才能稱之為賭博。也對應不放棄賭博到最後一刻不知道勝負這一主題。所以義弘那句島津贏了是對應整個主題最不容易的一句話  

 

△旅立つ息子

·交代完島津也要交代一下立花家的結局。結局就是宗茂在柳川之戰後被加藤清正勸降交出了城池 然後被德川易改成浪人。失去了大名之位(另外 立花之前是家臣後面變成大名是秀吉封的)而宗茂對自己的際遇並無不滿他說他不會放棄 總有一天讓立花家復活。而這點他後來確實也做到了。家康惋惜其才往後恢復了他大名的身份。↑於是九州全章都貫徹的詞就是不放棄 哪怕是置諸死地

主幹篇·關東之章

固守領地/為保衛人民而戰/家人&不能割捨的東西

·關東之章主要用處是探討一個問題,能在亂世立足是否要成為惡鬼捨棄一切情念?不過實則是惡意滿滿的一章。要知道北條後來被滅得如此淒慘,就足以證明不能捨棄情念是不能在亂世立足的。且因為章節限制,北條風雲錄之一的河越夜戰不能上場。於是就濃縮成對謙信和對信玄的主要戰爭。關於關東三國鼎立這個3代做的比較好。4代因為加入了別的因素都比較粗略。另外北條守城厲害外與氏康在與妻子的相處以及對親子的教育良好所以主題才會選成守這樣吧。另外氏康的老婆是今川義元的妹妹這個大家都知道的吧。氏康跟今川義元有摩擦的時候跟他老婆關係也很好,所以他經常會在遊戲裡提到我老婆的家。再加上早川殿和今川氏真的關係,所以本次的重點基本是議員死後和武田的鬥爭。另外關東之章的對話主要都是討論式的

 

相關事件

△休戦の季節

△鬼になる

鬼になる覚悟

遠江の混亂

信玄動く

鬼にならぬための戦い

虎の尾を踏む子犬たち

運命の予兆

負けない

守りきって

△休戦の季節

·小田原城成為天下第一堅城的重要一步。謙信圍攻小田原城 氏康採取守城方式最終結果是謙信吃不下小田原,退兵與氏康議和。另外就是,謙信本來不是要求三郎過去的。謙信要求的是氏政的兒子,但氏康把三郎送過去了。另外三郎在跟謙信之前已經被送過去武田那邊一次了。

 

鬼になる

·為了人民,能否成為惡鬼。這個是往後北條一直在探討的問題。這裡是第一次提出

 

鬼になる覚悟

·討論的重點是家康在義元身亡後和武田瓜分今川的領地的事。氏康說 當初松平元康(家康)也受過今川的恩惠,但他現在毫不猶豫的要瓜分掉今川。而信玄也是如此,為了上洛而逼死自己的兒子。順帶一提好了 武田信義和他爹鬧不和是因為他爹在今川死後對今川的處置問題。最後的結果是信義死了變相被信玄逼死。

 

氏康:亂世在逼不得已的時候不得不成為惡鬼,但是相對的沒有一定的覺悟是無法成為鬼的。

甲斐姬:我最討厭鬼了!

氏康:當然也有她這種人嘛。

 

遠江の混亂

甲斐姬:居然要擊潰以前侍奉君主的家,家康果然是惡鬼!你說是不是!!!

早川殿:甲斐、別這樣。亂世善惡難斷,直虎的家裡也有各種各樣的事情吧。

直虎:義元大人過世後的今川家連防衛遠州的力量都……雖然這樣,不過井伊家太弱小。難以對抗武田和德川家。

早川殿:今天的朋友、明天的敵人。雖然很悲傷,但時代就是這樣

甲斐姬:喝破!!!這種消極的態度我絕對不要!

直虎:甲斐她好激烈,不過看起來好帥。

早川殿:是的  她很男孩子氣

↑重點句就是早川殿那句今天的朋友 明天的敵人 亂世就是這樣。以及亂世善惡難斷。

 

信玄動く

·今川義元死後領土被信玄和家康瓜分,上面也說了吧。受到攻擊的今川氏真像氏康求援。

風魔:今川終於要完了

氏康:好像是啊

風魔:那麼就放著不管,給老虎餵食就不用被老虎咬到。

氏康:義員那小子是我的親戚,在他被老虎咬死之前我去把他撿回來。

風魔:你不是要成為鬼麼

氏康:哼 胡說什麼呢‘

 

鬼にならぬための戦い

·最後今川家還是滅亡了,不過今川氏真被氏康保護起來了。今川的領地被武田和德川瓜分。直虎成為德川的家臣

甲斐姬:主公明明肯定了亂世生存必須成為鬼,但是到最後也沒捨棄今川呢。

早川殿:父親有成為鬼的覺悟,但是父親並不是鬼。他為了不成為惡鬼在亂世中拼命戰鬥。

↑沒法捨棄什麼而戰最後什麼也守不住的FL A G

 

虎の尾を踏む子犬たち

·這事件的前提是信玄率兵攻打北條,不過氏康死守信玄多日攻不下。於是回老家,然後氏康的兒子們就開始追擊信玄。不過信玄什麼級別的獵物。這個感覺3代三增卡做的比較好。為了避免追擊老虎的兒子們被老虎咬死,氏康當然是去援護。

 

風魔:小狗們很精神的追著老虎

氏康:一群笨蛋,閉嘴撤退就行了。小子們和信玄的級別差異太大了。

風魔:這次看來只能放棄了

甲斐姬:怎麼可以捨棄家族氏康:毫無勝算的情況下派出增員只會增加無謂的損傷

甲斐姬:我不會輸!我再也不要輸!我不要主公再次變成鬼!

早川殿:有成為鬼的覺悟和成為惡鬼本身並不一樣。我想回應有這樣覺悟的父親。

↑氏康有成為鬼的覺悟最後卻沒成為鬼。而風魔反復質疑氏康要不要捨棄親人成為惡鬼是和他和氏康的契約內容有關。簡單來說就是風魔在試探氏康。因為沒有捨棄什麼 最終什麼也得不到。這個關於鬼的討論實際上是後面用來反襯那些捨棄了很多東西最後得以倖存的人的,最好的比喻就是家康。

 

運命の予兆

·為什麼氏康說完那句成為惡鬼 才怪 就來一個吹風的鏡頭。就是為了後面打臉啊

 

負けない

守りきって

·兩個並起來說是因為前一個沒有什麼可書性第二個有兩句話有比較深的FL A G

 

甲斐姬:主公和公主大人都是我重要的家人,所以我要保護你們

氏康:你非要跟來的話也可以,但答應我不要死。活著見證這個亂世的結束。

↑第一句是對應天下統一篇CG天下統一甲斐姬對戰後處決對早川殿的庇護。說的是,我去豐臣,你留在關東。雖然歷史上這個時候這裡根本沒有早川殿,早川殿應該一早就去投奔家康了。不過那段CG用了半架空半史實歸屬融合。甲斐姬是猴子的側室。那麼甲斐為了保護早川殿說的就是我去豐臣你去德川,其意思不用我明示了吧。然後氏康那句 活著見證亂世的結束甲斐確實也做到了。

天下統一章·總述
支線X主線內容疊加信息量龐大的一章 需要分步驟和組合說明。
·1 天下統一之章的某些組合是有特殊含義的
·2 天下統一之章作為本作“合”的存在
·3 對話內容較雜 部分是闡述理念 部分是關乎劇情 部分是人物支線 需要混搭閱讀
主幹篇·天下統一之章

之一 三馬鹿(加藤清正/福島正則/石田三成)

關鍵字:子嗣決裂

天下統一之章高潮部分關原之戰首當其衝的主要矛盾

 

相關事件

子飼い、血気に逸る

子飼い、意気込む

1小ちな亀裂

2四國討伐(藤堂高虎/大谷吉繼)

3ひび割れた友情(石田三成&加藤清正/大谷吉繼)

4

5逃れえぬ流れ

6九州國分

7同志

8友たちの覚悟

9天下人の覚悟

注:△的為分裂相關直接F L A G或事件

除了開始的兩個其餘全部以暗示方式預兆或展現未來的分裂結局

 

 

1小ちな亀裂

·小牧長久手結束後秀吉與家康議和 三馬鹿的討論。

福島表示:家康成為己方後秀吉的天下可定

清正則表示:表面上像正則說的但他看到更深層的方面。他覺得秀吉信賴家康。家康的人望和實力之大令他們在小牧苦戰秀吉已經看到了未來天下的走勢。而秀吉並沒有親子嗣,秀次只是養子能讓秀吉的天下安定的只有家康一人

三成:三成高度敵視家康並表示拉攏最大的敵人的行為不可理解令人不悅。

↑※第一次為家康問題鬧不和(史實這3人不和其實也有別的因素想深入瞭解還是自行翻查資料以上僅是遊戲對話內容)

 

2四國討伐

·日後分裂先見型F L A G對話 與之關聯的事件見△7同志/天下人の覚悟

高虎和吉繼討論三馬鹿並插上分裂F L A G仙人指路級對話前面幾句並不重要後面兩句才是重點

高虎:關係越好一旦出現裂痕後被分裂的更徹底假如我與他們敵對就讓他們疑神疑鬼互相猜忌

↑俗稱死亡F L A G

3ひび割れた友情(石田三成&加藤清正/大谷吉繼)

·強調三成敵視德川勢的F L A G對話與清正因德川裂痕加深&三成的性格描寫

首先是高虎來見吉繼三成感到不悅然後清正則說 現在德川是盟友 他來助陣合符常理

三成表示:高虎要是是敵人的話就麻煩了

清正:你還在敵視德川現在德川是我們的盟友你態度謹慎點

三成:失敬我沒你這麼親德川、

清正:沒人要你這麼說吧隨你便吧

之後大穀的到來詢問三成是不是又和清正吵架了。三成說他並不想這樣只是蹭得累而已

大穀:你有時候太過於傲慢這樣下去 你會失去朋友的←F L A G

三成:吉繼我該怎麼做 我不想失去朋友

大穀:你率直的說出來就好不過你是到最後也不會說吧(死蹭累蓋章)

↑從對德川敵視的升級到吉繼的話整篇鋪墊

 

4

·清正的造“家”論三成繼續對德川針鋒相對繼續以德川為摩擦點深化3人的矛盾

清正:秀吉是台利家是柱 有他們支撐著才有我們的家

三成(發難):德川是你這比喻的哪部分德川有必要麼

清正:德川是壁是可以統帥各路大名的壁

三成:這個壁真的會保護我們麼?不是把我們分隔令人畏忌的壁?

↑無視後面福島來帶動氣氛的對話無疑是裂痕加深的F L A G

5逃れえぬ流れ

·清正和大谷討論三成和家康關係的對話“以防萬一我們反目那傢伙交給照顧”的死亡F L A G

清正:最近三成的態度你怎麼看他對家康敵視的態度過於明顯。秀吉的天下家康必不可缺要是秀吉不在了家康的責任會變得更重。為此我們要更加跟他搞好關係。要是秀吉不在又與家康敵對豐臣將會被輕易摧毀。

吉繼:家康有實力有人望。但是他是為了自己目的不擇手段的人。或者這只是家崩潰遲早的問題而已,即使這樣你們還要相爭嗎?

清正:並沒有準備相爭他只不過覺得我的忠告很煩而已

清正:假如這是假設 我跟三成爭鬥 你能跟著三成嗎?正則一定會跟著我 只留他一個會很寂寞的。

歷史上三成和大穀如何如何不說劇情裡表現如何如何不說就這個對話是清正給自己和三成三成和大穀的F L A G 先是反目。後是吉繼跟著三成的交代事件之一(之二之三的是枝幹人物塑造和去向交代這裡不提)

6九州國分

·三成主動疏遠清正的事件到這裡基本是分道揚鑣了

三成:九州分成這樣這樣佐佐成政雖然受封肥後不過他坐不穩的 他失敗後你就是肥後的國主了

清正:你這麼想跟我分開

三成:我沒有這麼想

清正:你記著這點我為了保護豐臣什麼事都會做即使遠在肥後 你要做錯什麼事我馬上就會趕過來←F L A G

※天下人死す

↑這個單獨提出來說是因為不關聯三馬鹿決裂但有說到家康的。

三成:家康是發自內心的悲痛但是 他明天就會變。為了目的,眼淚和情感會毫不猶豫的捨棄。

7同志

·三成保姆一二號機的對話從對話得知劇情的事件與△2呼應

開始的陳述為三成救出戰(23代均有的關卡建議回顧)後左近來訪吉繼

左近:殿下與清正、正則的關係修復已經不可能了暗地裡從中作梗的恐怕是

吉繼:藤堂高虎那個人為了自己主子會不擇手段即使這會讓舊友陷入困境子嗣分裂導致時代流向大幅傾向德川

左近:我向殿下進言了只要暗中殺了德川一切就可以解決。但殿下根本不聽要正面決戰。決戰所需的人望、戰力他完全不具備。簡單來說就是意氣用事的大蠢貨雖然現在說有點遲了,你對把我和殿湊到一起人懷恨在心。是吧,吉繼

吉繼:放心吧我最後 至少要抵抗一次流向、

左近:太好了就算意氣用事 三個人一起 至少能幹點什麼吧

高虎的想法早就跟吉繼說過了所以前面一段是呼應。後面一段則是死亡F L A G

8友たちの覚悟

·和吉繼的友情和清正決裂後的友情順帶呼應吉繼之前說過的你不會說出本心的即使到最後 承上啟下的還有清正的 豐臣要活 必須依賴德川 以及你做錯事我會趕過來和為了保護豐臣 我什麼都會做。標題說的覚悟不光指吉繼 還有清正一個是士為知己者死的覺悟 一個是即使殺死朋友也要捍衛家的覺悟,比較長 就說幾個關鍵點

吉繼:你贏不了家康  你無大將之風 但我想支持這樣的你 這樣一心一意保護豐臣的你 這性命 託付於你←2記死亡F L A G 另外 此對話其實與之前+近畿之章渲染有關 屬於人物塑造支線

清正:最後的忠告你真的要跟家康鬥麼

三成:我在秀吉死後確信了家康無論做什麼都一定會摧毀豐臣所有基業

清正:你疏遠我在九州的時候這個命運就決定了吧(與△6呼應)

三成:不是清正 我是想你成為壁 代替家康 成為保護豐臣的壁(與△4呼應)

 

9天下人の覚悟

秀吉渡河那段嚴格來說和三馬鹿無關第二段高虎稟報三成被福島、清正襲擊子嗣決裂。算是官方給的正式版交代

主幹篇·東北之章

野心/脫變/龍翔在天

·從三代開始對政宗的描寫就傾向於脫變。尤其是野心的脫變,從稱霸天下的雄心壯志到壯志未酬不得不屈服於時勢。在獨霸天下和支撐天下中掙扎,雖然最後屈服依舊有所昇華龍翔在。片倉小十郎在本來就相當於伊達的謀士,不光負責戰場幫助政宗出謀劃策殺敵退兵,還要負責給政宗指明前路。這裡都有相對的表現。政宗的脫變上他擔當了相當重要的角色。奧州線的關於政宗的野心動力相當大的一部分是因為他父親。順帶八卦一下好了,政宗的父親(輝宗)有兩個兒子。他老婆義姬是個牛氣的女人,本來他們都喜歡政宗。但是政宗得了病,一隻眼睛瞎了。之後義姬就變得不喜歡政宗了(其實還有其他因素),改為喜歡二兒子。並且希望二兒子可以繼承家督。於是兄弟黨爭。輝宗喜歡政宗,而且在那個年代因為子嗣黨政而招麻煩的例子比比皆是。於是輝宗急流引退,盛年之時就禪位給年輕的政宗以示他對大兒子的支持。多少要結合到家庭因素,往遊戲裡看政宗對父親的死的表現。另外就是,奧州篇的兩大臨時工孫市和慶次屬於分支和主線結合。尤其是孫市。

 

 

相關事件

△父を擊つ

△竜の後悔

△竜の焦躁

△奧州に咲く華

△智の小十郎

△伊達と上杉

△天下の波、奧州へ

△駆け引き

△父の見たもの

△長穀堂開戦

△傾奇者、舞い戻る

△獨眼竜、飛翔

△仕事完遂

△父を擊つ

·人取橋之戰的起因就是。政宗和田村氏聯手打大內家,不過殃及池魚。這個池魚的名字叫二松本義繼。這人本來找了伊達實際引數求和,不過政宗條件屌了一點。於是這人改找了輝宗。議和成功的同時變故,挾持輝宗到人取橋。之後就是CG回想發生的內容了。順帶一提,輝宗手段比政宗溫和得多,政宗一上臺就是打這個打那個,雷厲風行席捲奧州。人取橋之戰是政宗因為父親的死一怒之下發兵攻打二松本城。但南陸奧佐竹義重為了抑制日益強大的伊達勢於是結集了蘆名等大名與政宗在二松本城開戰。此戰伊達陷入苦戰但最後勝利。不過勝利的原因還是運氣好,聯軍首腦佐竹義重的後院起火趕回去救火了。這個CG開始小十郎對伊達的勸諫實則意思是讓他別被憤怒衝昏頭腦。而本場戰鬥主要作用是反應政宗當時的不成熟(潛龍勿用階段)、那麼這場仗死去的鬼庭左月和政宗死去的父親其實是催化他野望的動機之一。因為遊戲裡的政宗覺得不統一天下,這些為他而死的人都無以為報了。還有,這裡小十郎說讓他肩膀太僵持了,後面也有對應。

 

 

△竜の後悔

·反應此時政宗心態焦慮和不成熟和下面那個是一系列的。具體原因1是父愛如山,父親的扶持他還沒得以回報父親就因為自己的不成熟間接被害。也因為自己不成熟,人取橋之戰借由老將的犧牲最後還是運氣好才險勝了佐竹。

 

 

△竜の焦躁

·比起郡山合戰背景本身更注重說明政宗統一天下的野心的原由。這段出現了一個很亮的人物~孫市。關於他為什麼要來奧州要見天下統一篇的事件—世界を共に是秀吉派他來監視政宗的。所以他一開始就提醒了政宗,現在天下已經在秀吉手裡了。言下之意是不要試圖與他對抗。至於本作的臨時工之王慶次,來這裡打工也是因為他獨特的美學驅使,後面會有說。

 

 

△奧州に咲く華

·慶次的算是個比較複雜難理解的角色,首先他喜歡以戰為生,其次他這裡也坦白了來伊達和上杉的原因是他們在泥潭掙扎,殺死了最親的人。恕我理解力不足,只能理解成他對這種在亂世掙扎的人有著特殊的審美,然後雖然他經常說自己是花,但最後卻既沒有凋零也沒有再生。所以最後他在上杉之章說自己是蘿蔔。蘿蔔是個沒什麼特性的植物,粗生粗養。應該是形容他一直在戰鬥這泥潭上打滾?不過 ,本作慶次的一個作用就是開導者,是一個負責說話的人。說話方式是直奔主題。包括對利家繼承家督和直江戰敗長穀堂後還有這個對話裡對孫市。重點都是毫不掩飾,這裡慶次提到了。孫市是猴子派來的臥底,也正確無誤。

 

 

△智の小十郎

孫市:這年紀(22)就幾乎把奧羽全平定了。簡直就是翔天之龍。但是他多少有點狂氣了,就這麼放著不管讓他撞上某個人,那可是要死的。
小十郎:沒問題,因為有我
孫市:政宗那小子,有很好的死黨嘛。
↑孫市作為秀吉的臥底代為提醒政宗身邊的人讓他去提點政宗。畢竟秀吉當時的做法是希望以最少的犧牲統一天下。所以各種誇張兵力圍城,攻城戰屢見不鮮。能夠直接歸順的自然是上策,所以才派孫市過去的。

 

 

△伊達と上杉

·慶次還是從很本質的地方欣賞伊達和上杉這兩家。景勝是抱著養父對他上杉精神的教育而戰。政宗則是把父親的死當成一種愧疚鞭策自己。這兩個內在都被他看出來了,慶次質問這兩家打起來的勝負。政宗則表示自己絕對不會輸上杉,明確的表明了自己成為龍的決心。實際到了這裡,奧羽基本都在政宗手裡了。不過由於秀吉已經把大半個日本擺平,他面臨戰或降的選擇。

 

 

△天下の波、奧州へ

·其實這戰子虛烏有,不過是歷史背景構成的戰役。是方便讓觀眾理解政宗最後降服猴子的掙扎和掙扎的結果。時間線上也是沒錯的。順帶一提,理論上政宗觸怒秀吉是因為折上原之戰把蘆名(後臺是秀吉)給幹了。這裡變成直接跟猴子對上估計是章節限制為了方便看出主要矛盾所以直接省略了蘆名換成全豐臣軍陣型。

△駆け引き

·小十郎識破了孫市的身份,然後孫市這裡說的5萬石的大名確有其事,不過不是他代勞說的而是政宗歸順秀吉的時候。秀吉當面問的小十郎,當時小十郎的回答是,只想做伊達的家臣,別無異想。這裡回答也差不多了。另外說到一點就是,小十郎認清了豐臣的價值而暗中與其交涉。當時伊達家有兩派,一派要打一派要和。小十郎屬於議和派,最後成功勸伊達降服豐臣保住了伊達家。  

△父の見たもの

·!請無論如何以純潔眼光看待本條!。而這段CG看起來簡單實際上大有來頭。首先小十郎那句,我乃伊達政宗。實際上是人取橋之戰說的,用來吸引敵人火力。這個梗移到這裡了。再者為什麼小十郎中槍後政宗那麼激動呢。想想之前的事情。輝宗對政宗父愛如山,但輝宗因為政宗的不成熟犧牲了。小十郎跟政宗的關係親密(自己看條目吧),看小十郎中槍在政宗眼裡就是自己不成熟而導致身邊的人再次犧牲的悲劇重演。所以才會這麼激動。那麼小十郎是不是沒想法就沖出去挨槍。明確的說,不是!具體要看天下統一篇小田原之戰的戰鬥對話。那對話內容是您在我重傷的時候已經答應過我。加上他本身已經計畫通的找豐臣議和了,這段中槍其實完全就是以身作則逼政宗認清現實的苦肉計。

△長穀堂開戦

·具體表現政宗野心得到昇華的對話。
孫市:現在日本的中部家康和三成在打仗,你在意嗎,政宗?
政宗:我要做的事情只有一個,打贏這場仗,然後構築新時代的基石。這是對從父親開始的因為戰亂而犧牲的人的責任。也是對家臣以及人民的責任!天下人的稱謂就給家康好了。
↑政宗沒有野心了嗎?當然不,只是野心轉移了。從爭天下變成了發展國家,另領土強盛的野心。現在的政宗既瞭解自己肩負的責任,也不忘野心。比起當初人取橋之戰更為成熟。

 

 

△傾奇者、舞い戻る

·鑒於慶次最後說過他不是花。所以這段對話的資訊大概為,因為嚮往那些為亂世凋零的花。也為了緬懷這些花,慶次想要成為花與政宗一戰。為什麼最後慶次的歸屬是上杉,這裡說的是他找到了景勝這個幹寄居。上杉之章他也說了,上杉的家風吸引他來上杉。比起花,慶次更像觀花者,既看到盛開的花也緬懷早已凋零的花。

△獨眼竜、飛翔

·本來上面秀吉給小十郎5萬石讓他當大名其實是當著政宗的面說的,不過遊戲裡設定並不是這樣所以讓政宗知道這件事的方式變成了小十郎告知了。這裡並不是要政宗給他加薪,而是要告訴政宗,當初秀吉給我這樣的條件我也沒肯離開你,你可要聽我的勸諫。政宗這裡一下子就把小十郎的勸諫聽進去了。
孫市:肩膀的僵持沒了,變成了個很好的統帥了
小十郎:嗯
政宗:大家聽好!太平的序幕在奧州開始!
↑肩膀的僵持代指不成熟。與第一個CG小十郎的話呼應,而這個CG的標題。其實是指伊達在大戰後對國家的發展。那麼東北篇的結果是,政宗成長、野心脫變但肩負責任依舊有所作為龍翔在天。

 

 

分支篇

△仕事完遂

·孫市個人線的最終回,作為見證了織田、豐臣、德川 三個風雲時代的人。最後所說之話唏噓至極。至於孫市最後去了哪裡?只有暗榮知道了。

孫市:秀吉,你說有趣的那個小鬼已經化成龍飛在天上了。但你養在手下的子嗣們卻自相殘殺。天下也被家康奪去了。這可以嗎?秀吉,這是你所希望的大家都會歡笑之世?
旁白:孫市看著星空
孫市:秀吉,能幫你做的都做了。已經沒有目標了。
秀吉(天音?):胡說什麼!孫市 ,不是說好了去可愛妹子的店裡玩麼。(織田之章的對話△雑賀孫市參上)
孫市:讓你久等了秀吉,馬上給你介紹好妹子。
旁白:從此以後,沒人再見過孫市的身影

主幹篇·近畿之章

夢/理想

·無論如何必須以非歷史眼光看待的一章。比起任何地方章節來說,都要理想化的一章。理想脆弱。夢更是虛幻飄渺。但即使這樣,也不曾放棄追求。近畿篇還有不少是為高虎和吉繼日後的事情鋪路。對話主要是討論式。另外近畿篇這次基本對長政進行了大幅度重塑。有別於前兩代,不是為了盟友也不是為了愛與義而戰。只是為了創造自己的理想之世而反抗信長,堪稱近畿第一理想青年,在塑造上是最為玉潔松貞的一代。另一方面,由於長政具有這樣的品德,也具備自己的想法帶領部下。所以部下才對他忠心耿耿,以至於日後的某些事或多或少受到在他身邊那段時間的影響。

相關事件

△運命の矢

△走狗の未來

△怪物

△淺井家躍進

△姉川の決戰

△天下の夢

△終わりの始まり

△小穀の月

△天下に逆らう

△夢を、もう一度

△うたかた

△夢の続き

△運命の矢

·主要用來塑造大谷吉繼口頭禪的CG。他平時經常掛在口邊的時勢,他具有看穿時勢走向的這麼一種能力的體現。這裡具體體現,箭雨之下,毫髮無損。因為他早就知道這箭雨弄不死他,他就這麼站著又如何。另外值得說的就是大谷吉繼這個人物性格上的塑造,後面他很多行動都和這個塑造有關。本質跟順水上的浮木差不多,能看穿時勢,旁觀時勢。順著時勢走。他被高虎和三成兩次拖著走,顯得很被動。不過從各種事件看得出,他跟人相處本來就相對是比較被動的,因為本身隨波逐流嘛。另外這個CG ,從高虎和吉繼的陳述中你可以知道他們對自己的君主的滿意程度,以及他們君主是聰慧的。
高虎:你居然沒死呢
吉繼:命運之矢只有一發而已
吉繼:這邊的行動已經洩露給六角了
高虎:剛剛到達,士兵們疲憊不堪。當然,敵人也知道這點吧
吉繼:所以現在才有進攻的價值
高虎:與阿市大人相戀,正處於幸福頂峰的長政大人能想出這樣的計策嗎?
吉繼:殿下比我們想像中更聰明
高虎:走吧吉繼,功勞要逃走了
↑此戰背景為足利義昭上洛。當時的情況,足利義昭委託過六角和朝倉上洛均不成功最後委託信長,此戰勝利後足利義昭就上洛成功了  

△走狗の未來

·要點有二,首先是長政的演說。要聯合到織田之章的櫻の宴這個事件裡長政說的話。其實這裡長政已經動了要超越信長的決心了。具體見下面重點句

 

長政:在下要追上義兄義兄的這份覺悟,不,我有超越他的覺悟所想要構建的世界。阿市,讓大家都能幸福之世很快就要降臨了。
阿市:長政大人
長政:大家都做的很好,接下來也請你們繼續支持在下。
高虎:長政大人,以後都要作為信長的走狗而活嗎?
吉繼:沒辦法,不能反抗時勢
↑信長是當時時勢標準,吉繼的評定。這遊戲裡,還沒出現過偏差。作為一個讀時勢在時勢中隨波逐浪的人,長政反抗當時時勢的身影其實對他造成了相當大的影響。

△怪物

·織田篇松永離間長政的具體化版。其實長政自己內心是有所計量的才決定背叛信長的。並不完全因為松永這番話。阿市:你要討伐兄長嗎?
長政:世人會說在下是背叛者吧。但是義兄的方法 無法使天下安定。阿市,回織田吧。這對你來說是荊棘之路。阿市:阿市是長政大人的妻子,請讓我追隨您到天涯海角。

↑阿市這次表現與前幾代比也有了質的飛躍,成熟了很多。比起口頭上的愛,更多的是實際行動伴隨在長政和勝家的身邊給予他們支持。

 

△淺井家躍進

·這個時間段來說,高虎還是雜兵階級。能夠不分貴賤論功行賞,正是要說明長政的賢明。但這裡涉及到一個對高虎未來很重要的討論。就是活著,活著盡忠才是忠義具體先見對話
長政:藤堂高虎,大谷吉繼。這是按照你們的戰功分發的賞賜
高虎:您連我這種下級武士的功勳,都看在眼裡了嗎?
長政:戰功無分貴賤,論功行賞是君主必須做的。
高虎:千恩萬謝,這恩義,我一定拼死報答
長政:高虎,不能死。在亂世生存,與我一起開創新的時代吧。對在下來說,無論是現在還是未來。都需要像你這樣年輕又富有才華的人支持。
高虎:長政大人!承您貴言!
長政:大谷吉繼,你的策略非常出色,現在在下的勢力還是這麼少。總有一天,我要交付你附合你能力的大軍予你統帥。那時候你願意接受嗎?
吉繼:是!我會以你期待的方向努力的。
↑這一個對話下來,體現的是長政人品優秀誠以待人對待手下不以貴賤而分還能論功行賞。從遊戲整體來看一整個萬世賢君之表率。嘛~大概就是這麼優秀的人,才能給予部下這麼深的影響吧。影響主要反應在後續事件上。再說回對說的高虎那句活著儼然從此變成了高虎狂信的信條。(說好不提歷史的)關於高虎活著和忠義的話題,除了長政之外也有人對高虎提起過。這個關鍵字,其實從設定上而言,他是以活來反襯死的角色。假如說,吉繼的代表詞是“一瞬”,那麼高虎則是他的反義詞“悠久”這個需要結合後面的事情分解,這裡先不說了。

 

 

△姉川の決戰
·主要作用是以討論形式告訴你此戰的形勢。長政成為織田包圍網的中心?說好不提歷史的。這個對話是長政的死亡F L A G。不過從另一面反映了本作用於對比的兩人高虎吉繼性格上的不同。決定了日後各種各樣的展開。再囉嗦一句,本作會提到同樣關鍵字的人一般有所對比,這個對比直指的都是一點—亂世這個季節的殘酷。高虎的戰略評點忽略~

吉繼:這是一切都順利進行的前提,時勢是沒那麼容易改變的
高虎:我並不是這麼想,只要那位大人健在,就能改變時勢。
↑就長政問題上,感覺吉繼已經看到最後的結局了。態度淡薄隨然,高虎則是態度強硬挺長政。高虎對長政的仰慕寫在表面,但吉繼的是放在內心的。同時長政對吉繼的影響不光是舊主。後面有好幾個事件都在暗示,長政給吉繼展現的是一種敢於反抗時勢的壯勇。這種壯勇撼動了吉繼,也令他留下了遺憾。簡單來說,長政大人太閃了,跟流星一樣。吉繼還沒來得及許願流星就消失了。至於高虎,遊戲裡塑造是護主。所以無論他跟誰都會力挺自家主人。

 

△天下の夢
·這個事件主要想說明,長政的夢具有感染力。部下、妻子都跟他看到同樣的夢想。關於同樣的夢想,這個其實也有後續。不過這個事件理解為,長政和妻子和部下有著良好的羈絆。這個羈絆讓他們可以看到同樣的理想,追逐同樣的夢。

長政:你們的夢想,也是我的夢想。奪取天下吧,然後創造另大家都幸福的世界。

 

△終わりの始まり
·姊川之戰後長政的演說,明處是說明長政與信長爭鬥的理念。其實暗中也有對在場2人的啟示作用。織田包圍網被瓦解,淺井的形式急轉直下。但戰報部分不是重點啦


長政:義兄會韜光養晦捲土重來吧。天時地利人和具備,義兄簡直是就像與生俱來的天下人。在下只要順從這樣的兄長就可以了,這樣在下就會變成義兄的一部分吧。但在下不想順應這個時勢,在下想要構建屬於自己理想的天下。即使成為世人唾駡的背叛者和另妻子和家臣不幸的人。
高虎:我不會讓任何人辱駡長政大人。您對我說了要我活下去,還說了往後需要我的力量,
長政:嗯~夢還沒有結束
↑長政對反抗信長的理由和選擇的陳述。這個往後也有後續的。不過不在近畿之章

△小穀の月

·阿市和吉繼的對話。這段,說的就是夢來也匆匆去也匆匆,還陶醉在夢中的人根本不想醒來。因為醒來後的世界,是多麼的殘酷。這段阿市的自述說的正是這點,另外再說說這段很多“……”的吉繼。前面就說過吉繼對時勢的解讀在本作沒出現過偏差。正是因為他瞭解時勢,所以也知道以一人之力對抗時代洪流是不可能的。但他偏偏欣賞這種人,這個在後面有說。又前面說過的,淺井君臣夢想互通。阿市不想醒來,他又何曾想呢?

△天下に逆らう
·高虎具有逆天而行也要達成目標的決心。而吉繼相對被動又隨波逐流,這裡也不順時勢離開淺井。正是因為前面說的,而他欣賞長政原因前面也說了。
高虎:我一定會讓長政大人活下去。你不逃嗎?這走勢已經贏不了了。
吉繼:信長這個人被“魔”所愛,對隻身挑戰這樣的人的長政大人,我想要支持他。
高虎:你少有的很熱心啊
吉繼:走吧

 

△夢を、もう一度
·兵臨城下,長政和阿市還在討論追夢的事。這並不是他們醉生夢死。而是一種即使到最後一刻也不放棄追逐夢想的態度。
長政:怎麼了?阿市?
阿市:高虎和吉繼,我想起他們剛收到長政大人賞賜時候的情形。那時候大家的笑容,我不會忘記。
長政:沒事的,阿市。我們會再度歡笑,我們會再一起追逐夢想。希望你借力量給我。
阿市:樂意至極,長政大人。請讓我追隨你到最後。
↑淺井家的能同甘苦共患難的凝聚力其一是大家擁有共同的夢想。阿市和長政在這個之上還有一個愛字。  

 

△うたかた
·長政便當的CG,具體劇情亮點是這段以後的戰鬥臺詞。存活3人組,我稍微提幾個重點好了。
阿市側—悲痛欲絕被吉繼送回織田
高虎側—表示不會死,要活著實現夢想
吉繼側—一睹長政反抗時勢的身影心中有了計量

———-

另外接近秀吉和光秀會有幾組不同的對話
吉繼→秀吉 ~遵從時勢但內心無名之怒
吉繼→光秀~表示自己只是被長政隻身反抗時代的身影吸引
高虎→秀吉~勃然大怒
高虎→光秀~表示不阻止長政是因為長政是他心中理想的天下人
阿市→光秀~光秀說阿市不退信長會傷心,阿市則表示她退縮的話哥哥才會傷心  

 

△夢の続き

高虎:你準備就這麼死去嗎?我會給你俢墓的
吉繼:反抗時勢也並不壞,這是殿下教給我的
高虎:我也不會死,活下去才是忠義。我是被這樣教導的
高虎:阿市大人就拜託你了,我不會去投降織田。是時候,分開去追尋了
吉繼:夢的後續……
↑修墓這個最初是戰鬥中吉繼提起的,後面變成高虎也會提起。這個往後也有展開。這段為2人分別總結在長政身上領悟到的東西。然後分道揚鑣各自追尋在長政這裡得到的未完的夢。

 

主幹篇·武田之章

真田之章的前傳

·整篇為真田兄弟淪陷,感覺多作介紹也無用了。主公什麼的,就是打醬油。

相關事件

△滿開の桜の下で

△弟△仮面の奧の目は

△駿河侵攻△覚悟膠著

△堂々とした背

△德川家康という男

△花のごとくに散るべし

△それぞれの未來

 

△滿開の桜の下で

·真田兄弟的作用是本作核心,花.//季節的中心比喻。這個CG起的就是點題作用和後面真田之章的CG和兩兄弟之間的劇情相關。這裡哥哥輸給弟弟往後也有後續,在真田之章有所交代。

 

△弟

·武田信繁川中島之戰戰死,為了信玄的的勝利而犧牲了。信之問信玄是不是難過,而信玄說他沒有時間去悲痛,必須儘快完成王道。其實信玄心中是萬分悲痛,不過表面看不出。儘快完成王道就是為了告慰弟弟的在天之靈。這個後面也有提及。信之和信玄探討這個話題劇情上的用意是日後讓他在弟弟問題上下定決心。

 

△仮面の奧の目は

·信之的本質是守護,所以連看甲斐之虎的眼光也出現了偏差,左近一眼就看穿了老虎藏在面具之下的凶光已經鎖定了天下。

 

△駿河侵攻

·背景就是今川義元身亡後,德川和武田瓜分今川領地。女忍質疑,信玄在今川弱勢馬上就解除同盟進攻過於性急。信之疑惑之餘發現了其中的理由。而幸村則表示,按照主公的意思衝鋒即可。

 

 

 

△覚悟

·信之瞭解信玄公性急突進的原因,因為弟弟信繁的死,為了告慰為他而死的信繁加快腳步實現他的王道。而幸村則說,因為是哥哥主公才會坦承心中所想吧。信之則說,主公是為了讓他做好覺悟才對他說的。但他大概不能像主公那麼堅強跨越弟弟的死。他懇求幸村,不要凋零(死)不然留下他這個枝幹會非常寂寞F L A G 信之從開始到最後都沒有超越弟弟的死的覺悟,所以最後落得個遺憾的結局。

 

 

△堂々とした背

·三方原之戰戰後,信之和信玄討論家康。信之覺得,家康為了逃脫對那些為他捨棄性命的忠臣見死不救太過無情。信玄則表示,你覺得他讓重要的家臣去死所以不配稱之為大器麼?但信玄對家康的見解明顯不同信之,他認為家康是有不得不完成的大志,而他的家臣也知道這一點所以才奮不顧身的犧牲自己。然後信玄給信之提到了幸村的本質。說他的本質與他弟弟武田信繁類似,率直,樂意為自己的信念而死。信之則說,要是他失去弟弟,大概不會像主公這樣能重新振作。但信玄則說,你要是一蹶不振的話幸村會傷心的。要他坦然的背負這一切。信之走後,信玄病發。信玄說不想讓信之背負跟他一樣的回憶。這個具體是指,為了自己不得不做的事而讓弟弟犧牲的悔恨。這個對話既提到了家康,也提到了幸村。提到家康是因為這次是信之第一次正面和家康接觸。為了日後的鋪墊他在這裡對家康必須有所認知。而由於真田兄弟中他扮演的是一個思考者的角色,也是負責探索維繫家業道路的人。雖然這裡他還不夠成熟,但在信玄的開導下讓他理解家康的思維就順其自然了。這個理解往後起了決定性的作用。而幸村,則是一記F L A G 。明確的告訴你他的本質是率直的為理想而殉的戰士。以方便大家理解往後他各種送死行為。信玄後面那句,意思就是,說不定有一天會因他的這份率直而殉,但你要是不能振作起來,他就白死了。結合到信繁是為信玄而死的,這裡暗地裡意思是指。即使踏過弟弟的屍骸,也要振作完成自己要做的事。  

 

 

△德川家康という男

·三方原之戰德川家家臣為自己主攻而殉的身影太過炫目。深深的刺激了幸村。不過這裡沒有明說。因為這是在別的地方補完的劇情。左近與幸村和女忍提到家康。左近對家康的評價是,有著恐怖的號召力,能讓將兵毫不猶豫的為他而死的人。他覺得家康不會在這裡就倒下,問幸村要不要試試正面打到他。

↑左近的話不光是F L A G 對往後他的劇情也是有影響的。這是他第一次和家康接觸,但就這一次他已經感受到家康的恐怖之處,和他以後出仕三成的展開有有所關聯。順帶一說,左近這次的劇情比較分散。他扮演的角色比較接近解讀者/理解者。順帶說,他和大谷作為三成的理解者態度是不一樣的。一個是理解+出謀劃策。一個是理解+支持。

 

 

△花のごとくに散るべし

·幸村對士兵的討死式教育。他認為,人為了自己的理想而殉是燦爛的。具體可以見劇情概述的櫻花精神。他推獎自己的士兵也抱著這樣的精神上陣,因為他認為。這樣的死是是燦爛的,哪怕身死。這種高潔的精神也能鼓舞其他士兵。

 

 

△それぞれの未來

·這麼明顯了不用我多說了吧。

 

分支篇

△幸村の忍び

·女忍對幸村的仰慕是一直以來的,女忍說,在幸村身邊保護幸村就是她的工作。這裡又有細節信之也說守護幸村啊。不過她和信之的守護之路相當不同。信之後來的做法相當於曲線救國,而她的做法則是保姆做法。自始至終守在幸村身邊。她與信之的差別是,信之是想挽救幸村的生命,所以饒了很多路。女忍則是知道幸村的性格,一直都是以能守多久是多久的死士心態跟在幸村身邊的。所以大阪之陣的任務當然是……

主幹篇·德川之章

幹不可燃/覺悟的進化/德川家的團結力

·自從3代對家康洗白未見成效後,感覺塑造上已經放棄治療了。雖然這作有不少細節之處可以提現到家康這個人大器之處和隱忍之處。與西軍對比下。誰不喜歡有情有義的人呢?為了目的,捨棄情有天大的理由也不占一個義字。不過義這種東西,本來就不能當飯吃。所以家康追求的是更現實的東西(所以關原就是理想主義和現實主義的PK戰),對於本作現實主義戰士的家康,一個詞概括即可,忘恩之臣。有天大的理由也不能改變他把別人的家殘忍的在觀眾面前捏個粉碎這樣的事吧。然後,德川之章基本都在說,德川家康這個人多能忍。和家臣上下心意互通。家臣們瞭解主公的大志,而主公實現這個大志也是家臣希望的 家康(包括死去那些)而戰。從本來的為了保護家業不擇手段的覺悟上升到再這麼下去不行,沒有太平我怎麼對得起死去的人和亂世不完無法安身這樣的程度。當然,表現手法比較黑,看起來也是黑了。德川篇概括就是,家康織田時期臥薪嚐膽探索目標。

相關事件

雷の聲

宿り木は燃ぇた

生き殘る道

主家を討つ道
修羅道若き赤鬼
堪忍

德川の寶

猛虎に挑む

兜塚

雷の聲

·如果說織田的CG是標準的本作主線開敞式CG。那麼這個就是本作主題開場式CG,意味深遠,明確的點出了後來德川諸多行動的目的。
今川:你想殺了孤嗎,家康?想代替孤奪取天下嗎?
德川:完全沒有!
今川:家主是個重任,是即使欺騙他人,摧毀他人也必須活著留下家的人。你有這樣的覺悟嗎?
↑這個時候家康是真的沒這個意思,不過這時候沒有不代表以後沒有。今川所說的話,就是他以後要做的事情。因為這個時候家康還是今川的家臣,並不是自己當家。而今川這番話對他的啟示非常深。以至於在今川滅亡後各種戰鬥都是以留下家業展開的。包括在信長手下期間的臥薪嚐膽。

 

宿り木は燃ぇた
·先交代下,信長說的人質是怎麼回事。就是本來家康要去今川當人質,結果中途被織田劫走了。然後即使他在織田,他本家還是得跟今川效力。雖然他沒被殺,不過也在織田當了人質,後來又被送回今川當人質。
信長:家康啊,好久不見了
家康:是的,從在織田當人質以來。但是現在不是重溫故交的時候吧。
信長:為了恩情?要給義元報酬嗎?你還真是沒變。無價值!
信長:你的宿木已經燃盡,接下來。怎麼辦?哈哈哈哈哈哈!
家康:信長大人的話和視線穿過我的身體讓我不能彈動。宿木已經燃盡了,那麼我們,德川家(德川你妹,明明這個時候還姓松平的),接下來該怎麼辦。
半藏:我們不曾改變
本多:只為侍奉殿下
家康:半藏、忠勝
本多:殿下!氏真大人的氣量遠不如義元大人。今川只能走向衰敗。
家康:你叫我放棄今川麼?不行,背叛主家什麼的!
半藏:天真
本多:這樣才是殿下,但是從現在開始要走上艱苦的道路了
↑背景為清州同盟。家康本來想帶氏真找信長報仇的,氏真不願意。今川家情況越來越混亂,之後信長找家康議和。家康一番權量,還是放棄了衰敗的今川家和織田家結盟了

 

 

生き殘る道

·直虎作為本作家主代表有著非常不容易的過去。簡單敘述就是,遠州是井伊家領地。而井伊家在直虎之前的家督,直虎他爹在桶狹間戰死了。直虎他太爺爺被曳馬城的城主夫人,飯尾田鶴給毒死了。沒有男人繼承家業,本來她是不用當家主的,但有家主繼承權的男人都被奸人讒言所害。到最後死剩她 ,於是她當了家主。當時井伊家受到重創,本來井伊是和今川比較鐵的一家,但為了存活。井伊最後還是選了比較靠譜的德川。下面只說關鍵句


家康:大家無論踏上怎樣的路,都請選擇領家人和家臣幸福的道路吧。
直虎:看見我在煩惱所以特別過來激勵我了,真是溫柔的人。
↑你們別以為家康想把直虎,實際上這時候直虎還和今川比較鐵,他已經不想跟今川混了。要是能拉倒更多人去他那裡自然是更好(←以上陰謀論)。實際暗榮想表達的是,家康可以得到這麼多家臣支持。不是沒有人望的,他有獨特的方法使人信服。(←這才是真正這事件想表達的意思)

 

主家を討つ道

·這裡又有提到飯尾田鶴(椿姬)。是直虎的好友,他丈夫是飯尾連龍。
家康:不光背叛主家,還討伐主家。這樣的人,會有家臣跟隨麼?
直虎:被朋友田鶴勸說,說能給遠州和平的只有家康大人了。

 

旁白:飯尾家和德川家一樣出仕今川家(但由於家康準備跟織田混)與飯尾家有所私通,被今川氏真知道了,於是讓直虎去討伐飯尾一家。田鶴與直虎相殺戰死,直虎為田鶴修墓的地方種植了椿花,每年椿花都會美麗的綻放(因為是椿姬 所以種椿花。而這個椿花對應後來天下統一篇也有事件) 

直虎:請拿出用起來,討伐主家的人這麼說很痛苦。但是,讓遠州的人民幸福起來今川家大概是不行的。
家康:但我在毀滅我的舊主今川家。這樣的不忠之輩,你還相信我能給大家帶來幸福嗎?
直虎:我相信家康大人,不光我,我相信大家都是如此。
家康:作為家主,即使欺騙他人,毀滅他人也必須留下家業。
↑半藏、稻姬、忠勝這三個人的偷窺行為後面會有所交代的。另外德川篇主要是靠對話闡述家康的決心。雖然暗榮一貫對家康的態度就是黑,不過家康篇還是比較好的反映了他和家臣之間的羈絆。這個羈絆關聯到三方原之戰的影武者事件。想表達的是一種屬於德川的凝聚力,而這種凝聚力本身是家康的前進動力。

 

 

修羅道

·和氏康的對話,是北條之章△鬼にならぬための戦い的前文。戰後今川氏真寄居北條。家康其實也和北條有著別的關係(家康的女兒督姬和氏康的兒子氏直有婚姻關係具體可以去查天正壬午之亂。不過這個不是這時期發生的,但和後面天下統一篇有關)。氏康質問家康有成為鬼的覺悟,有捨棄人情往前進的覺悟麼。家康則說,自己有覺悟,但是尚未看清前方的目標。
氏康:是麼?那麼你痛苦掙扎然後變強吧。不過我就說這麼一點,就你現在能讓氏真活下來來說,這條路對你絕對不容易。
氏康:嘛,加油吧。不是所有人都能走上修羅之道的,你到底走成怎樣就讓我看看吧。

若き赤鬼

·井伊直虎帶井伊直政與稻姬見面的事件,和主線沒啥關係跳過。 

堪忍

·這情況就是,朝倉大軍淺井人相對比較少。而信長跟家康表面上是同盟關係實際上是織田的跑腿。信長要求家康跟朝倉對陣,而家康人少朝倉人多。所以家康才會問,你這是讓我們去死麼。但是即使是要去送死,為了留下家業也是不得不冒險和犧牲。於是家康擄袖子上了。稻姬和本多的偷聽行動是有後續的

德川の寶

·姊川之戰得勝後,家康感謝家臣的支持。大概意思,有你們的支持我才能贏才能走下去。而往後跟半藏的談話。家庭標明他一直都知道你們在後面偷聽,但你們對我這麼上心。我一定要走一條對的道路。半藏則問家康,修羅之道的前方殿下看到終點了嗎?家康說,我看到一點影子了。就像那月亮一般。

 

猛虎に挑む

·武田信玄本身準備直接繞路走了,但為何家康還要作死追擊比他強大很多的信玄呢?關於這段描述德川團結的部分其實可以忽略,前面說的狠多了。就說說家康為什麼要主動作死。就當時情形來說,信長是要破壞當時的秩序。按照他的做法是不會留任何大名的。因為他這種做法,所以舊秩序代表的大名眾以織田包圍網群起而攻之。但大部分都被他壓制了,包括他妹夫長政。那麼德川這個三河的大名和信長看起來是同盟,實際上是BOSS和跑腿的關係。因為信長在做的事,所以他更加要夾著尾巴做人,免得信長一個不爽就滅了他。這裡順帶一提,信長把妹妹嫁給了家康的兒子但後來信長的女兒告發家康的老婆和武田私通然後信長讓家康老婆和他兒子都去死了。家康的兒子是被勒令切腹(流浪演武半藏的事件有提)。雖然遊戲裡沒正面交代這件事,不過就姊川和本作信長的態度,你不耳提命面的做事他會放過你這個大名麼?

 

 

兜塚

·死了這麼多家康所重視的家臣。家康也算看清楚他修羅道的目標了,就是沒有戰亂太平之世。他把情和義都捨棄在這個兜塚裡,已經準備毫無迷惘開創通往太平盛世的修羅道了。為什麼會突然間領悟到太平盛世的目標?大概是不想讓他的家臣再為他去死吧。只要一直處在亂世,身不由己的戰亂就會不斷。那麼他和家臣既然是互相支撐,他1要保著家業2要估計避無可避的戰亂那麼就會有更多的家臣為他而死。為了不辜負這些人,也為了不讓更多的家臣死去所以他只能得出這麼個結論了。至此,家康基本黑化(喂)

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