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olf Among Us 第一章 圖文全攻略

12 十月

廣告

作者:179960743

來源:3DM論壇

 

全流程全劇情攻略

遊戲的基本操作比較簡單,依靠WASD控制人物的方向移動。
LShift奔跑,T顯示可以互動的目標。
左鍵為行動鍵,滾輪能夠切換物品。
 

遊戲的進行方式取決於你的選擇。
故事會緊跟你的選擇,讓你深深融入劇情之中。
 

序幕

紐約。
秘密的幫會組織通過被稱為Glamour的魔法保護自己的秘密不被世人窺探。
而沃爾夫(WOLF)警長則維持著城市的治安。
 

高樓林立的紐約城,夜晚依然燈火通明。
在這反自然的光明中,也孕育著無數為人傳道的都市傳說。
 

沃爾夫警長就是其中一個傳說的中心。
他接到了一個報警,需要處理一處住宅裡的糾紛。
 

下了車,拿著記錄下的位址,找到了陷入麻煩的公寓。
 

打開門一看,原來是蟾蜍一家。
蟾蜍說樓上似乎出現了打鬥,需要警長的説明。
 

於是,沃爾夫上到二樓。
遠遠在樓道就聽到了爭吵的聲音。
檢視樓道裡的雜物發現似乎是經歷了一場小型的鬥毆。
 

於是,沃爾夫決定進門看個究竟。
敲門的聲音被淹沒在爭吵聲中,沃爾夫只好強行打開房門。
看到了一個壯漢似乎正在侵犯一個弱女子。
 

提示:指向門把,會出現敲門或者破門而入的選項圖示。
        不同的選項對後來問題的處理會有些許不同,不過大的故事方向不會有偏差。
        所以根據自己的喜好來選擇各種處理問題的方式吧。

沃爾夫趕緊上前推開壯漢。
並質問他為什麼要施暴。
 

這個男人看來是個蠻不講理的傢伙。
不僅不回答沃爾夫的問題,還不停的鄙視和挑釁警長。
 

提示:筆者一直選擇了比較溫和或者說正派的方式去對待這個傢伙。
        但是事實證明這是不太好的選擇。
        對付這種人只能以暴制暴。

沃爾夫無法無視這種挑釁,最後一次警告壯漢。
不過這蠻子似乎就只想用暴力解決問題。
只好一戰了!
 


戰鬥

遊戲中的戰鬥是依靠在限定的時間完成規定的動作來完成的。
越激烈的打鬥越是考驗反應和滑鼠的準確度。
 

通過快速點擊目標手肘處出現的紅圈,就能將剪其雙手。
 

同樣,快速的將滑鼠的大圓圈移動到目標上的小圓圈處,
就能夠給予目標一記老拳。
 

 

而根據提示快速按方向控制鍵WASD來躲開攻擊也是必須的。
 

打鬥過程中,會出現多個目標讓玩家快速的選取。
必須在極短的時間內點擊其中一個目標。
點擊後,就會將敵人撞向目標處。
不同的目標撞擊的傷害是不同的,需要快速做出最優選擇。
 

還會遇到需要狂按Q鍵的時候,這個時候一般就是角力的時候。
按得越快,蓄力成功幾率越大。
當蓄力完成時,就能贏得力量的抗衡。
 

終於搶過了斧頭,將壯漢打翻在地。
看來他的下巴都被打脫臼了。
 

一番惡鬥後,還弄不清狀況的沃爾夫詢問被他救下的美女。
沃爾夫的溫柔關心倒是讓美女有些靦腆了。
 

 

美女說那個壯漢問他人不是認識他,她說不認識。
然後壯漢就打他,然後警長就來救了她。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真是敷衍的回答,不過,受了重創的壯漢又站了起來。
看來警長需要一點時間解決麻煩。
 

警長讓女士稍等,然後…….
然後和壯漢的打鬥變成了空中亂鬥,兩人從窗戶沖了出來。
 

沃爾夫摔在車上,受傷不大。
而直接摔路肩的壯漢一身是血卻依然攻擊力驚人。
這是什麼玩意兒啊。
 

最後,在一番你死我活的角力後,沃爾夫擺脫了被掐死的厄運。
壯漢也被下樓幫忙美女一斧頭砍中後腦。
看來真要死了。
 

 

靠,還真沒死,這傢伙居然還在碎碎念的侮辱美女。
憤怒的女子使勁踩向了斧頭,沃爾夫也沒有阻止的意思。
 

警長幫女子點上了香煙,決定仔細問個究竟。
 

睿智的沃爾夫似乎猜出了點什麼。
她問美女為誰工作。
似乎她是某個組織的一員。
 

美女依然顧左右而言他。
嗨,你覺得我脖子上的緞帶漂亮嗎?
 

沃爾夫只好紳士的稱讚了一番,女孩卻有些傷感。
警長突然覺得,他們曾經似乎認識。
而女孩也沒有完全的否認。這是怎麼回事啊。
 

說話間,驚人的事情發生了。
那個頭幾乎裂成兩半,腦漿都快流光的傢伙居然跑掉了。
天哪,他是什麼玩意兒!
 

美女阻止了沃爾夫繼續追查。
無意間親密的舉動似乎說明了什麼。
 

女孩輕輕的吻了一下沃爾夫。
說道,你並不像別人說的那樣,沃爾夫。
 

再見!狼!(WOLF).
留下重重迷霧,女孩獨自離去。

 

而關於警長的都市傳說,才剛剛開始!
 

第一章:FAITH
 

疲憊的沃爾夫回到了自己的公寓。
警長只希望好好休息一下,真是漫長的一天啊!
 

途徑公寓外的走道,敏感的沃爾夫察覺到路旁的樹叢中有人。
誰,快出來,我發現你了。
簡單而直接一直是警長的標誌。
 

提示:玩家在遊戲中隨時面臨多種處理問題的方式選擇。
          不同的處理方式會得到不同的回應。
          不過,不同的選擇只會改變與遊戲互動的方式或者改變達到目標的途徑。
          遊戲的整體流程和線路不會有大的改變。
          所以,融入你的角色,不要太在意選項可能導致的結果,盡情的進行角色扮演就好。
          筆者就試圖把警長塑造成一個直接、強硬但是粗中有細的傢伙

原來是Beauty(美女與野獸中的美女),可是,她在自己的公寓躲藏什麼?
她告訴沃爾夫她之所以躲藏是因為不知道進來的是誰。
多麼怪異的說辭。
 

沃爾夫答應了Beauty不告訴他的丈夫的請求後,進入了公寓。
一切都很平靜。
 

電梯口遇到了Beauty的丈夫Beast(野獸)。
沃爾夫信守了承諾,沒有透露Beauty的行蹤。
 

終於到家了,真累啊。
 

真是沒有家的樣子,要啥啥沒有。
找啥都找不到,唉,睡覺吧。
 

靠,Colin(三隻小豬的老三)居然占了我睡覺的沙發。
把他弄起來。
 

雖然很碎碎念,Colin還是讓了道。
抽支煙,和朋友聊聊吧。
 

豬朋友似乎無家可歸了,而且他還害怕沃爾夫將他送回家園。
那個他們逃離的世界,不過沃爾夫給了他善意的承諾。
這讓Colin很是感激。
 

他們談到了沃爾夫的過去,沃爾夫認為自己的過去不能成為人們怕他的理由。
因為過去就是過去,不能改變。
而Colin睿智的答道,是的,人們記得你的過去,這也不能改變。
 

頭痛。回憶起自己暴虐的過去。
算了,還是休息吧。
將酒杯給了垂涎多時的Colin,讓它別打擾自己。
 

終於可以休息一下了。
 

一陣牆門聲驚醒了沃爾夫。
原來是Snow(白雪公主),好像發生了什麼大事。
 

白雪公主急衝衝的拉著沃爾夫走出大門。
不知道怎麼的,他們以單獨相處就會有些微妙的感覺。
 

門外的階梯上用衣服覆蓋了一個什麼東西。
 

懷著不詳的預感,沃爾夫看到了自己就下女孩的頭顱。

天哪,誰這麼殘忍。
忍住憤怒和傷感,沃爾夫查看到女孩嘴裡有東西。
 

原來是緞帶上綁了一枚帶徽記的戒子。
沃爾夫和白雪公主都不知道徽記屬於哪個家族。
 

簡單的詢問了白雪公主發現頭顱的經過後,
沃爾夫決定自己查驗一番現場。
不久,在右側的走道上發現了新鮮的滴落血跡。
 

沿著血跡滴落的來路,找到一塊衣服碎片。
有誰被劃傷了。
 

走道盡頭,沃爾夫發現了鐵柵欄尖端的血跡。
有人從這裡翻了進來,而且被劃傷了。
 

拿著破布回到頭顱旁。
沃爾夫告訴了白雪公主他的推測。
 

看來,這是一個警告。
或者說一個資訊,讓他們明白他們正陷入怎樣的麻煩。
於是,沃爾夫決定去警局主管那裡看看情況。
 

在主管門外,遇到了一群混混。
沃爾夫直接忽視了他們,警長沒有時間搭理混混。
混混的頭目似乎很不爽。
 

進入主管辦公室,聽到了主管對白雪公主喋喋不休。
唉,我告訴過白雪公主叫她別說這事兒的。
 

沃爾夫只好沖上前,替白雪公主承擔了所有的責任。
(呵呵,筆者想讓警長對美女顯露出俠骨柔情的一面。)
 

白雪公主很是感激。(有戲了。)
 

終於,嘮叨的主管走了。
沃爾夫開始了他的吸煙惡作劇。(主管喜歡別人在他辦公室吸煙。)
 

當然,主管的離開不光是沃爾夫他們高興。
偷酒的Bufkin也肆無忌憚了。
他是這裡的文員。
 

白雪公主決定查驗下檔案,看能不能找到死去女孩的資訊。
她讓沃爾夫問問魔鏡看看——雖然半是玩笑。
 

不過魔鏡倒是真的。
而且,他對沃爾夫隨便的召喚很不滿意。
要求他正式一點。
 

無奈的沃爾夫只能拿出那套魔鏡魔鏡快快顯靈的說辭。
終於讓魔鏡滿意。
他看到了頭都快裂開的壯漢(Woodsman)居然還活著。
 

Bufkin也搬來了資料。
 

查資料之前,沃爾夫注意到了桌上的塔羅牌。
 

一張一張的翻看,發現這張牌似乎在向他說明什麼。
雖然不得其解,還是先拿著吧。

白雪公主也拿出了畫卷。
每一個通過魔法來到這裡的人都能夠找到對應。
 

沃爾夫看到了自己、白雪公主、Woodsman(樵夫)。
 

在國王模樣的人旁邊。
沃爾夫發現了一個穿著鹿皮的不起眼的姑娘。
 

而在Bufkin帶來的書裡,也找到了那枚帶印記的戒指。
 

輪到淵博的Bufkin出馬了。
戒指屬於某個古老而怪異的德國家族。
難道他們就是一切的根源?
 

而那個穿著驢皮的女孩就是著名的驢皮公主。
因為不願嫁給自己的父親而用仙女的魔法衣服偽裝成驢的公主。
她最後嫁給了一位王子。
是的,她就是那個死去的女孩——Faith!
 

而詢問魔鏡Faith的情況,魔鏡卻說這件事被封印了,無法透露。
太奇怪了。
 

沃爾夫靈機一動,詢問驢皮公主的丈情況。
卻看到一個男人和地上鮮血淋漓的匕首。
難道是王子殺了公主!?
 

沃爾夫決定和白雪公主去王子的住處查看情況。
不過臨走時突然電話響起,居然還是找沃爾夫的。
 

原來又是蟾蜍,他似乎遇到了緊迫的大麻煩。
電話說著說著就斷了。
 

沃爾夫和白雪公主趕緊出發。
 

但是,先去哪裡呢?
是遇到突發麻煩事而且性命可能堪憂的蟾蜍家;
還是殺人現場一般恐怖的王子家呢?
沃爾夫面臨重大的抉擇!

沃爾夫應該如何抉擇呢?
提示:根據後面的情節,選哪邊都會指向最終的酒吧。
          筆者決定選擇先去蟾蜍家(青蛙王子)。
 

剛到蟾蜍家,就看到樓上Woodsman的住所裡有人在翻動東西。
沃爾夫忍不住出聲詢問了一下。
結果這個胖乎乎的傢伙立即跑掉了。
 

事有蹊蹺,沃爾夫趕緊上樓查看。
果然發現房間被翻動的一片狼藉。
而那個胖傢伙卻不知所蹤。
 

擔心樓下的蟾蜍一家有不測,沃爾夫和白雪公主趕緊來到樓下。
公主提醒沃爾夫要溫柔些,免得嚇壞小朋友。
 

進到屋裡,發現蟾蜍和他的孩子躲在房間裡。
似乎嚇的不輕。
 

詢問蟾蜍發生了什麼,什麼人來過。
他卻顧左右而言他,說是什麼問題也沒有。
 

看來問題不簡單。
白雪公主決定把蟾蜍小弟單獨帶到隔壁房間。
好讓沃爾夫放手處理這裡的問題。
 

沃爾夫決定親自察看一番。
他發現有人破門而入的痕跡。
 

蟾蜍卻說鎖早幾周就裂開了。
 

沃爾夫又找到了打翻在地碎掉的檯燈。
 

蟾蜍接著忽悠。
他喵的東西總是從桌上往地上掉,尼瑪。
 

細緻的沃爾夫查看了窗戶。
發現窗櫺檯子上居然有抓痕。
 

嗯,這個,有一天夜裡,我忘帶鑰匙了。
於是從視窗爬了進來,還刮傷了我的腿呢。
蟾蜍又忽悠了過去。
 

沃爾夫決定要戳破蟾蜍的謊言。
他又在壁畫旁發現了新鮮的血跡。
 

蟾蜍說,啊,那就是我上次刮傷手的時候弄的啊。
我剛才不是說我弄上手了嗎。
 

接著,沃爾夫發現了桌子上有某個東西被移動過。
一個一直放在上面的東西。
比如小蟾蜍的玩具布偶什麼的。
 

在地上還發現了一個帶血的衣鉤。
 

這下逮住你了,撒謊的蟾蜍。
沃爾夫一一點破了蟾蜍的謊言和漏洞。
威脅他老實交代有誰來過,誰被襲擊了?
 

在一處處證據面前,蟾蜍無法抵賴了。
他只好祈求沃爾夫別再管了,饒了他吧。
提示:實際上在選擇時可以更快的揭破蟾蜍的謊言。
          筆者為了攻略需要將所有證據都揭示了出來。
 

白雪公主似乎也和小蟾蜍相處的很好,他們達成了共識。
 

原來蟾蜍只是想保護自己的孩子。
受到攻擊的就是他自己,他頭上還在流血呢。
他被威脅不能說一個字,否則孩子的性命就會有危險。
 

蟾蜍說屠夫雙胞胎之一Dum或者Dee來找他。
想要找某些東西。某些屬於woodsman或者faith的東西。
因為蟾蜍會不時的從住客那裡“借”(偷)東西。
 

小蟾蜍從壁爐裡拿出了“借”的東西,就是桌子上被移動的物件。
原來是驢皮公主Faith的驢皮衣服。
 

衣服裡還藏著一封信。
 

信是Faith寫給自己的丈夫勞倫斯王子的。
只有短短一個詞,“對不起!”
 

事情的發展真是有些撲朔迷離了。
沃爾夫和白雪公主只好趕去王子家。
 

從王子家的窗戶望進去,裡面一片狼藉。
似乎有血和什麼東西在地上。
 

房門居然是打開的。
裡面的情景不容樂觀。
 

一進門,一股血腥味撲面而來。
 

王子倒在血泊之中。
地上就是那把在魔鏡裡看到的匕首。
一切就像預言一般。
 

王子居然還有最後一口氣。
但是他拒絕了救援,只想說些什麼。
白雪公主叫沃爾夫趕緊拿水來給他喝。
 

廚房的冰箱上還貼著驢皮公主給王子的留言。
似乎就在剛才都一切安好一般。
 

王子喝了水,似乎能表達點什麼了。
沃爾夫決定問他驢皮公主的事情。
王子聽到Faith的名字,似乎異常的悲傷。
 

王子用最後的力氣喊出了妻子的名字。
什麼也沒來得及說,就死去了。
 

看來應該先來王子這裡的,沃爾夫後悔了。
不過,一定要查出真相。
沃爾夫檢視房間,在牆壁上發現了彈孔和射入的子彈。
 

地上的血跡標明某人似乎在這裡移動過什麼。
 

打開收入牆中的雙人床。
 

一張字條映入眼前。是王子寫給Faith的。
他說從沒有想過要傷害Faith。
似乎裡面有重大的隱情。
 

沃爾夫正陷入沉思,突然,旁邊的壁櫃打開了。
一個胖傢伙飛快撞開警長跑了出去。
 

沃爾夫立即起身追擊。
 

一邊躲開胖子的攻擊,一邊緊追不捨。
這傢伙難道就是殺害王子的兇手?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沃爾夫終於抓到了這個傢伙。
他卻說他只是去王子家找東西的,他並沒有殺死王子。
他還提供了woodsman去的酒吧的名字,想將禍水引向woodsman。
 

就在此時,沃爾夫眼前一黑。
他似乎被一個和眼前胖子一樣的人攻擊了——難道是蟾蜍說的雙胞胎!
當沃爾夫再次醒來時,眼前只有美麗的白雪公主了。
一切到底怎麼了?沃爾夫急切的想知道答案……

被打暈的沃爾夫在白雪公主的照顧下恢復了神志。
公主也不知道雙胞胎之一跑到哪裡去了。
不過沃爾夫記得他說過樵夫(Woodsman)會出現在連環陷阱(Trip Trap)酒吧
 

只好去酒吧碰碰運氣了。
沃爾夫和公主搭乘計程車一起趕往酒吧。
似乎兩人間又出現了微妙的氣氛。
 

終於來到酒吧,這是一個一半在地下的房間。
 

公主決定回去處理一些事情,就此別過吧。
似乎兩人都欲言又止。
唉,以後再說吧,如果還有以後的話。
 

酒吧的吧台女聽說了沃爾夫的來意後斷然否定了樵夫來過,
而且態度鮮明的想驅趕沃爾夫。
 

而在酒吧裡,沃爾夫還發現了之前在主管辦公室門前被他忽視的小混混。
唉,當時要是聽聽他說啥也許事情就沒這麼糟了。
 

不論沃爾夫威逼利誘,吧台女就是一口咬定沒見過樵夫。
她還時不時的瞄一眼吧台前的小混混。
似乎那傢伙才是頭頭。
 

沃爾夫發現吧台後的黑板上居然有樵夫的照片。
 

可吧台女卻說不知道是哪個顧客留下的。
 

新鮮的食物,剛抽完的煙。
一切都說明剛剛還有然在這裡。
可是,怎麼能讓吧台女開口呢。
 

沃爾夫坐到小混混身邊。
不過他馬上口吐穢言讓沃爾夫離開。
吧台女也湊過來說你騷擾到我的顧客了。
 

正當沃爾夫焦頭爛額之時,廁所傳出了沖水聲。
一個人走了出來——樵夫!
 

雖然大家都吃了一驚,不過還是假裝若無其事的坐著。
但是氛圍就像臨爆的火藥桶一般。
 

樵夫似乎和沮喪,也不願再招惹沃爾夫。
 

沃爾夫也決定和他好好談談。
不過小混混卻要阻止。
在沃爾夫說明只是談談沒有惡意後,他在勉強放行。
 

樵夫似乎也決定像沃爾夫說實話,以避免麻煩。
 

不過他說的故事居然和發生的事情八竿子打不到一起去。
面對他看著挺真誠的樣子,沃爾夫實在不知道,
這傢伙到底是成心作弄他還是腦子出了毛病。
 

當沃爾夫詢問他是否殺死了驢皮公主時。
他非常非常堅定的否認了。
情真意切的讓沃爾夫也有些動搖了。
 

小混混似乎看不下去了。
他告訴沃爾夫這就是真相,趕緊滾蛋。
 

沃爾夫還想繼續調查下去,但是,情況出現了。
小混混突然變身成為了一個渾身肌肉的怪獸。
 

他最後一次警告沃爾夫滾蛋。
不然就……
 

沃爾夫只有一戰了。
誰知吧台女也不是善類。
她也變身加入了大戰沃爾夫的行列。
 

兩個怪物!
沃爾夫有些左支右絀,吃不消了。
 

一番惡鬥,沃爾夫被打的癱倒在地。
 

小混混拖起沃爾夫準備將他扔出去。
 

就在此時,沃爾夫狂暴了。
渾身長出了長毛,獠牙和尖爪也突顯了出來。
他一爪就拍飛了這只大怪獸。
 

狼!沃爾夫露出了自己的本來面目。
這下怪物再也不是對手 了。
 

在撕掉了怪物一隻手臂後,沃爾夫停止了攻擊。

這下樵夫和吧台女傻眼了。
 

正當沃爾夫準備趁著他倆嚇傻的功夫威逼點線索的時候。
情況有發生了。
胖子雙胞胎之一突然進入了酒吧。
 

就在大家一對眼的瞬間,胖子和樵夫往兩個方向奪路而逃。
而沃爾夫只能抓住一個了。
 

千鈞一髮之際,沃爾夫做出了選擇。
他猛的撲向了胖子,這傢伙是在犯罪現場被抓到的。
也許知道的料要多一點。
 

抓住了嫌犯,沃爾夫帶他回公寓,也是警署主管辦公室所在地。
剛走到門口,就發一群員警正在封鎖現場。
一股深深的寒意向沃爾夫襲來。
 


公寓大門口又是一灘血跡。
一個球狀的東西被衣服覆蓋著。
沃爾夫似乎看到了黑色的髮絲,不要啊!
 


當沃爾夫顫抖著拉開衣服時。
他對上了公主無神的雙眸……

一個殘忍而痛苦的結局。
是什麼人要做出如此慘劇人寰的事情。
是什麼事招致美麗的女子香消玉殞。
沃爾夫能否抑制悲痛查出真凶。
重重的迷霧後面到底是怎樣的真相。
敬請期待我們身邊的狼第二章。

 

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